胡革紀

胡革紀,筆名阿弋。黑龍江省佳木斯人。1976年10月07日生于黑龍江省同江市,出身普通工人家庭。13歲開始閱讀《海底兩萬裏》、《船長的女兒》、《金銀島》、《魯賓遜漂流記》、中國四大名著,逃學自學中文寫作。自學考試中文專業畢業(哈爾濱師範大學),80年代拜師于劉紹棠、臧克家,臧克家三次為其詩集《詩苑》、《走出黑森林》、《人生詩選》題寫書名,劉紹棠為其主編的《人生文學報》題寫報頭,80年代影響很大。89年代出版有詩集《走出黑森林》(北京出版社)臧克家題寫書名,劉紹棠、蘇叔陽題詞、《青春的夢囈》(長江文藝出版社)、報告文學集《難忘的1991》獲得二等獎。當年獲得黑龍江省同江市優秀知識分子稱號。現任專業編劇、製片人、影視高級策劃,編劇有30集電視劇《李白與杜甫》(中央電視台)、《李白傳奇》、《太上老君》、《錯過》、《女人幫》、25集電視劇《日落之前愛上你》策劃(曹穎、藍正龍主演)等電視劇。電影《政協委員》編劇、總製片人、紀錄片《李白在安陸》總撰稿之一、總製片人。2012年獲得第六屆紀錄中國節目類三等獎。1983年至今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人民文學》、《當代》、《散文選刊》等全國各級報紙雜志發表文學作品、新聞報道4000餘篇(首)。中國電視劇編劇委員會會員、中國紀錄片委員會會員、黑龍江省作家協會會員、杜甫研究學會理事。
  • 中文名稱
    胡革紀
  • 別名
    阿弋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山東
  • 出生日期
    1976年10月07日
  • 職業
    編劇,製片人
  • 畢業院校
    自學考試中文
  • 信仰
  • 主要成就
    電視劇劇本《詩的國》電影《藏羌魂》、《政協委員》、《時尚女郎之江湖》
  • 代表作品
    紀錄片三集《李白在安陸》獲得第六屆三等獎

製片人阿弋

原名:胡革紀

胡革紀

【筆名由來】

自1989年多次遊歷全國各大名城,雖有固定職業不安分,固起筆名:阿弋。

阿弋:具有遊弋的意思。阿紀轉化而來。

【年歷事跡】

1966年生于一個東北的貧窮的小村。

1975年差點溺水松花江

1983年畢業于樂業中學。畢業證是找人拿出來的,成績不夠。同年8月失業青年

1984年秋季。自學中文專業。

1985年,長春電影製片廠劇作家班函授免費學習,因為寫有《中國士兵》電影一部,未拍。

1986年創辦《人生文學報》劉紹棠題寫報頭,臧克家題詞。

胡革紀

1988年自學考試畢業。同年做文化局專業編劇。

1989年出版第一本書,詩集《走出黑森林》。

1991年獲得優秀知識分子稱號。

1993年——1995年旅居俄羅斯。

1996年開始新聞業務至2004年。

2005年至今做影視編劇、製片人、出品人。

【胡革紀作品集】

1、1989年詩集《走出黑森林》(北京出版社);

胡革紀

2、《難忘的1991》報告文學(黑龍江教育出版社)

3、1994年詩集《青春的夢囈》(長江文藝出版社);

4、1998年詩集《觸摸心靈》提出和諧社會、和諧自然、和諧生命觀點。

5、2005年三十集電視劇本《錯過》;

6、2006年長篇小說《粉紅囂塵》;

7、、散文集《我用百年換你不孤獨》、《遠去的白樺林》;

8、2008年電影劇本《時尚女生》國家允許拍攝;

9、2009年二十五集電視劇劇本《女人幫》國家允許拍攝;

胡革紀

10、2009年四十集電視劇《李白傳奇》劇本、製片人、出品人之一;

11、2009年長篇情感專輯《女人密碼》系列三本;

12、2009年八卦題材《娛樂色不戒》。

13、編劇有30集電視劇《李白與杜甫》(中央電視台)、《《李白傳奇》、《太上老君》、《錯過》、《女人幫》等電視劇。

14、電影《千金買壁》、《女大學生講究》、《忠誠》編劇、三十集大型歷史文化名人電視劇《李白與杜甫》編劇之一,與中央電視台副台長高峰合著。

15、2010高清人文紀錄片《李白》、電視劇劇本《詩聖杜甫》。

16、2010高清紀錄片《兵琥——藏軍萬裏遠征》、電視劇《兵琥》。

17、25集電視劇《日落之前愛上你》策劃。

18、2011年3集紀錄片《李白在安陸》總製片人、編劇(與安陸文化局局長曹成海合著)。

19、2011年電影《政協委員》總製片人、編劇(與山東濱州政協顧峰合著)。

20、2012年電影《讓指望不空——毛岸英在陽信》製片人、編劇。

21、2012年電影《範仲淹鄒平勵志》製片人、編劇。

22、2012年紀錄片《杜甫》系列十集製片人、總撰稿。

23、2012年紀錄片《李白》系列製片人、總撰稿。

24、2012年電視劇《北京城市村民故事》編劇、製片人。

25、電影《郭沫若》製片人。

26、2012年5月13日紀錄片《李白在安陸》獲得第六屆“紀錄中國”節目類三等獎。

阿弋詩歌賞析

弦歌

昔往的風,曾抽痛我的心,卻也飄灑了盼望的種子。

我的生命,就是時代的殿堂。

阿弋

1

這是我為你籌備的最高貴的贈禮,也是一生的奉獻,面對面呈獻給你。

漫長的路上,我心火如爐,燒製人生的咖啡,等待註入你的心杯。

那一時刻終會來臨,隻要生命的燈盞不碎,隻要心焰還有一絲的微明。

千萬次相逢時刻,曾經是渴望、激動、溫暖也愁憂。

你的存在不是我的夢幻,未逢是暫時走在相逢的時空中。

2

在你為我準備的居所,做你永久的寄居者。

領受你宏大無邊的恩惠,讓生命的光彩四溢。

內裏的生命,外面的生活你自始自終都在傾註,把所有的歲月縮短,編織我最精美的華冠,加冕在我的頭上。

你從未因我的手充滿憂傷,而放棄關愛。

3

緣是你給我創造的,就象一根有形無形的線,你始終牽著另一頭,而這頭纏在我的腕上。

等待是代價,也是苦修磨難的歷程。

那一時刻真的不會久遠,不會永遠在夢裏。

4

騎士般的榮耀 ,就是做你的使者,持著你的佩劍,丈量天下。頭頂著你加冕的華冠,做時代的歌者,將福音傳遍窮蒼。

你把世紀未的弦歌收回,為我做永久的珍藏;又將世紀初的笛奏吹響,流溢出清澈如泉的水,洗滌我一路的風塵。讓怨憂化蝶,隨歲月的風,從我身邊飛過。

夢你光彩四溢,踏著時代的火輪而來。將金衣披贈與我,成為世上最富有、高貴的人。

5

嶄新的樂章就在掛著燈的腳下。腳下有暢通的路。

一切都在過去,一切都在開始。你的恩澤沒有中斷過。

你始終在給我力量。

6

福音如奔洪,淹沒一切。

生命的語言閃爍著火焰,在關懷中跳蕩。

問候仿佛來自久遠,卻那麽熟悉,卻真是第一次,使我的生命充滿活力,品償永生的滋味。

7

也隻有你,我知道自己被愛的光環始終纏繞著。

既然要做你的歌者,沒有理由不珍愛自己,不嚴求一生。常將弦歌彈奏。

無邊的大度,什麽樣的日子,你都讓我容納,輕松走在時代的路上。

你的擁抱使我永持清心。

你的生命是我的生命,絕對不可分割。

8

面對你放牧的羔羊。要見你,我必須洗滌七日,著上盛裝,參加最後的也是最初的晚餐。

我是一粒塵,你卻從來沒將我棄放在角落。

9

你在我的心裏,設定了海,沒有行不過去的坎坷、困境的舟。

你將日子用生命的線,穿起我生活的珠子,色彩紛呈。唯一不變的是走過日子的心度。

10

你已為我備了舟。

人生的苦海,何愁無渡。

弦歌已奏,路標已設。

你給我豐富的生命力,撐著脊梁,不讓我的頭低下,迎著最後的也是最初的風。你將世紀的聖殿清洗的一塵不染,大門永開。

11

我願為你永生。

花的美麗是因為有欣賞者,總被關註。

你的呼喚,是不凋的希望之燈,是我唯一的向導。

12

時空可變,貧寒、富貴、容顏、也可變,唯你的呼喚和賞賜始終如一。

一次的擁有,奉獻一生。悔不是我該說的。

結局和開始都會有。

我真的該聖潔的活著,否則怎麽有資格彈奏你的絲弦。

成熟是擋不住的。

青果樹是你施給我的平安,看它知道自己。

13

你總將我托在掌中。

我拿什麽回報你呢?

你讓我一次次地擁有,做自己的主人。

14

你總給我吹奏雅歌。用你唯一的笛管。

我微小的心,怎能承受得起你無償的福澤。

你不讓我的希望成泡,總是給它註入新生命。讓我對自己負責。

15

你從未忽視過我。

平凡中送我含金量。

平淡的人,卻有最旺盛的生命力。

你讓我吃榮辱二道菜。

你設人生的大宴。

16

為登另一座峰。

有時你將我在已有的峰上趕到低谷。

總將驕傲取走。

你讓我激動不起來,不忘前面還有峰谷。

必須逾越一個又一個峰谷。

17

感恩和怨憂。

我心中記著二本帳。

沒有什麽能改變我。

你給我的執著近乎頑固。

18

人生如一嘆息。

別讓我久候了。

你撫愛我起床。

在一個朗日的清晨。

渴望的渴望,希望的希望。

生命的生命,許多是因你而存在。

珍惜自己,何償不是珍惜你呢。

你讓風總在提醒我。穿薄呵加衣。

風是季節的使者。

20

我要走路,自己的路。

給我不滅的燈吧!

照亮生活,照亮自己。

生活不屬于弱者,盡管弱者也生活其中。

21

你的存在啓示什麽?昭示什麽樣的天簌?

石擋不住水,水卻在磨石。

水還會回頭,卻不定日期。

默默的歲月在流逝。

默默的時光在途中。

22

夢隻有睡著了才能實現。

而你不是我的夢。

捕魚的人,沙灘留不住他的腳印。

心胸寬了 又窄。

靈魂在海濤上行走。

海的那邊還是海。

23

不管你認為是執著還是荒謬。

不管你聽還是不聽。

隻要太陽還升起。

我就不停止歌唱。

隻要一息尚存。

24

平淡中,你讓我握著高貴的心。

隻有歲月才能讀懂。

生命的宣言。

25

愛無罪,恨不可赦。

審判我的臣民,我自己。

模擬的法庭。

我的上帝在天堂關愛。

我卻不是自己的上帝。

我隻能是自己的國王。

26

晨曦是擋不住的。

黑夜,你早一點離去吧!

我用心推動和詛咒。

太陽,我知道你明天的出現不取決于我。

27

草們不與樹攀比什麽,綠蔭由林中鋪出。

沿著土地的走向,延長、寬廣了自己。

雨的淚,並不是自己的憂傷。

淋濕的葉子,舉著水珠,陽光和微風投來安慰。

碧綠當歌,感恩落雨的雲。

蒼穹的路更宏闊,偶然的經過,也將恩澤垂落。

28

森林、草地、河面。

你的微風輕拂。

拔響琴,

無聲的風中,音樂奏起。

合諧的旋律,被懂音樂的盡情享用。

29

路,通往海的深處。

一路的石塊,一路的風景。

樹的枝葉蔭涼,撐著傘,永遠不折。

小溪藏在幽谷,卻因清涼,招睞鶴鳥的停棲。

30

將摯誠的心,呈獻給你。

領受你無微不致的關愛。

我什麽時候能踏風階而上。

哪條路通往你的聖殿。

坐在你身邊聆聽的是誰?

誰有資格與你有約?

31

你給我包容一切的胸懷。

穿著粗布的外衣走過日子的胡同。

將智慧裝滿我的大腦,勝比黃金。

你給我心靈的安慰和恆久的忍耐。

在我最困苦的時候。

32

你沒有忘記渺小的我,裹在寬大的翼下,讓我也有高度。

我受傷的心靈沒有剩下一滴清淚,已流不出辛酸。

你將我帶到森林,欲將苦悶掛在枝上,感受綠色吐納的生命氣息,啓迪我凝固的思維。

我本想將謝恩和敬意獻給森林,可是它已不給我濤聲。

我已沒有傍聽的機會和得到遙望的許可。

我戰抖著離開了森林的邊緣。洗滌七日我也無法,也無資格面對它們。

我的雙足沾滿泥土,身軀註滿疲憊,卑微的心早已被世俗泡爛。

33

你讓太陽將地球一遍遍照過。

憑你宏大的毅力和耐心。

讓一切還歸原本,是你的愛意。

你始終做著單調的啓示和呼喚。

時代過去了,你卻沒卻中止過。

將光化做最細的線,穿過任何的縫隙。

給渴望已久的人,已經均等的機會。

打爛歲月的網,救那掙扎的日子。

你不斷地給太陽傾註能量。

34

我因淚水能與你的長河交融而富足。

任何力量無法將我的感恩驅散。

腳下有了路,眼前有了燈。

被愛而又受傷的情懷真的寬廣了。

當我知道,你沒有停止過對我的恩典。

大師作古老了。厚厚的經典,永遠是謎。淡泊不起來的我,在你的關註中。象樹每年增加著年輪。

探索的勞困,被你的笛音和弦歌消散。

35

請給我登堂的機會和門票。

我是你的兒子,請將基業賜給我。

請你重新組合一個全新的我,等待那一時刻來臨。

用力摔碎我骨中的頑疾。

我將為你的到來,愉悅吹呼。

我怎能不歌唱。

怎能放棄你贈予的笛呢?

36

晝思夜想,我會怎樣與你擁有一個美好的開始。

你讓歲月使我成熟,這是何等的慈愛?

你不停地推動時代的風。

空紙應該飛散。應該是藍圖和你的樂章。

將廢棄的舊紙埋藏。

造一個墳墓。

37

你是我的榮耀,將我輝煌。

洗滌我的眼睛吧,不被困朦,看清你的來路。

承納過程中的風。

請給我寬廣的心胸。

願你賜福與我的同族,讓我們同步。

38

我已經聽到你的腳步聲。

將虛偽撕爛,捧著誠實的心,在等待。

為迎接你,我必須要走出困竟,遺棄以往的惡習。

你已將笛放在嘴上,展開了我們要合唱的樂譜。

誰在說:沒有任何的訊息。

你使我快樂,歌聲不絕。

我在你的居所,必然享受你的光華。

39

你註重我的言行,顧念渴望的心,使它初衷不改。

每一個黎明,你都用朝霞警醒我,那不是夢,忘記昨天吧!

我憂鬱的身心,在你巨手的撫愛中增加了不朽的創造力和信念。終會有一日,跪拜在你的居所門前。在那裏與你同居。

你讓歲月的風,將擋在我路上的頑石風化。在崎曲中鋪一條永生的路,並使它為我延伸不止。讓那在路上掘井的,自己掉進去,填平坎坷,讓我平坦。

你的庇護讓我雙淚如泉,那是感恩的詩行。

你拉著我小小的手,走在赴聖的路上,這是何等福份,我簡直要被福澤溶化。

40

你釋放所有的關愛和忍耐,給我永恆的信心。

不因困乏而泣,不因憂愁而迷惘。

你不讓我的眼睛,漂起未定航向的船。

你收納我脆薄如杯的生命,不斷地加註力量,讓我涌動如潮,洗滌心靈的憂傷和腳上的沉重。

以往的歲月羞愧地掩上了臉,遠去了。

41

你的愛無邊無限,永永遠遠。

你將晝夜厘清。晝裏有陽光,夜裏有星宿,為我設定望遠不滅的希望的燈台。

你竟如此的眷顧與顧念,給我的平凡化為不凡。

我不過是倉海一粟,你卻不讓我蒸發,放在波濤中永存。

無論是憂愉還是快樂,你都讓我在日子中,做自己的主宰。

你的光輝比陽光還燦爛,無時無刻都讓我生活在你的愛憐中。

42

我怎麽能不稱謝你呢?怎麽能將你的笛管丟棄呢?將你的美意和美德掛在樹枝呢。

你坐在時代的大殿中,塗抹去我多少生活和生命中的艱難和煩憂。

你在我患難的時候,給我抗爭的信心,不屈的信念。種上盼望的種子,結出忍耐的果子。讓痛苦的心更加堅定,承擔一切痛苦。淡泊自己,淡泊一切。

你讓歲月消除我,曾經的心靈創傷。把我的委屈來撫慰。

在貧乏的日子,你不忘我的困苦,給我以自強的毅力,磨煉心志。知道一切都會有所改變,指望不空。

43

你不要站在遠處!不要隱藏,把好未來的門。

有人在輕慢自己,也輕慢別人。

有人依照在織網,設計自己的陷阱。

咒罵、詭詐、欺壓、保守沒有放下劍。

願你阻擋陳舊的風。

願你洗滌私欲難填的心。

願你把人的一切邪惡的腳纏住。

嶄新的時代,應該有全新的內容。

44

你不能將拉著我的手松開,不能把我忘記。

盡管我在往昔,將不良親近了。可我的良知時時常提醒我,遠離。

我怎麽能無動于衷,面對現實呢。

誰在說我,沒有資格跨進你的門。

我知道,你對我,永遠擁有廣闊的胸懷。

45

我是你的分子,是你的彰顯,是你的存在。

敬慕你的冠冕,仰望你的宏大,感恩你的惠贈。

我怎能不以你為榮?

你是我生命的最初,生命的最後,生活的開始,生活的延續。我是你的歌者,是你懷中的寵兒。我的所得,你為我護守。我的所失,你為我尋找和彌補。贈給充足的完善時間。不因我的羞澀以及錯誤,而斷訣血脈樣的關系。

我要遍走大地,角落也不放棄,將你的號角吹響,傳遍八荒。

你在我的左右。風雨水火,都不離棄。

我的心潮澎湃,我的熱情高漲。因你富足,因你康健。

你不將我遺棄,也不將我埋藏。

你是我的生命燈塔,是我的路。不拽淺人生的帆,不迷失方向。

46

你不是虛無。存現于時空間,生命悠遠。

你的聲音在我生活的內含中,你的顯彰在我的生命實質裏。你是龐碩無極的現實。

你亙古就已存現。孕育歲月,聯接時代。為我準備了來路也準備了去路。倍受恩崇的是,有幸站在交接的門口。那是何等的榮光。

你無限的延續,永無終止。我不過是剎間的閃電,你卻讓我發光、雷鳴。

47

我是你的雀鳥。飛在你的天空。

你在路上,撒下麥子,養育我的生命。浩蕩的福份,為我掛在雙翼。承受風雨磨煉毅志,感受陽光知道還有美好。穿過雲層知道高度,落地領受踏實。

住在你的山寨。躲過冷箭,避開枝上的繩。

你讓我如雀鳥的人生豐潤。不因困苦而不飛翔;不因憂愁而不鳴唱;不因受傷而落跌。

等待那一時刻的到來。

48

我來到你的居所。在你備置的床上,放下了二十世紀的行李。

依然是你的歌者,是你看護和牧放的羔羊。你的賜賞依然沒有中斷,反而成倍遞增。

因你,我快樂的欲崩,愉悅的戰抖。

你披著七彩的霞衣蒞臨。我被你廣博的愛包裹。

49

請你接受我的祭。

以往的憂鬱都化為忍耐。

以往的迷惘都化為希望。

以往的危運都有所改變。

我把悔過的自新,獻給你。

藐視的眼睛,不是尊重。

邪念的心思,不如水晶。

你讓我知道,歲月是過客。

消亡的時空,有我。

隻有質樸獻給你。你才接納。

50

我的榮譽是你的榮光。

你卻不宣揚。

千年如一日,你城府如穹蒼。

你隻是傾註,沒有回收。

因你,我滑倒又站起。

你的力量無與論比。

51

你在過去,給予我那麽多的困惑。

是讓我,有朝一日面對你嗎?

是讓我,知道生存的內含嗎?

困惑曾籠罩我,我卻用酒喂養它。

它使我失去信心。

它使我希望渺茫。

它使我志向迷失。

困惑讓我,尋找出路。

52

憂愁今日在,明日在。

今天的風讓它刮,明日還有明日風。

千萬別抓,它的根。

看到釘,想到鋼條。

你如此的勸尉,我怎能忘卻。

53

你給我憂傷。

是讓我成熟嗎?

是讓我清醒嗎?

是告訴我,人生不僅僅有歡樂嗎?

因你,憂傷不絕 。

憂傷卻有安慰。

憂傷卻有忍耐。

憂傷卻有盼望。

你總讓它來訪。在以往的歲月中。

54

你給我理想。

知道人生的燈常明。

知道目標不空。隻需努力。

知道生存,不那麽簡單,必須規劃。

理想是旗。

你讓它舉著我的火焰。

你讓它飄著我的信念。

你讓它旌蕩著我的心。

82

愛是你寶殿流出的清泉。

你溢蕩水晶錚琮的溪流,伸出滿握的手,緊握我欠餘的心野,開出百合般的花朵。為我孤獨人生種植美麗。

我在你愛的奔流中享受甘甜,讓自己以蜜般情義相擁友誼,涌泊到愛的深處,將痛苦浸泡。

我靈魂化做你的分子,浼浼在反璞的森林間,使我不喪失自然,不遠離你。

你因我的貧乏,長不出細芽,親臨不了草原,你滋潤我如草的生命。

你讓我知道,愛是父與子般同脈的親緣。

在你的世界裏,沒有愛,我就不能,也沒有資格更新自己,復活自己。

愛是你細浪上的落葉,被你容飄,被你托舉。

83

我不做失落和迷惘的承載者,我要做你門外叩門人,做你門裏的探索者。

我要拾起路上的堅石,裝進心靈和意志的口袋,以便來到你的門前,敲打遲開的門,給你最清脆的預報。

我要睜開雙眸,那怕裂出鮮血,也要看清你園中的景觀,以飽滿我可憐的生命。

一生,我隻有一次進出的機會,怎麽能輕慢自己,放棄自己的權責。

生命的音符

1

你的森林使我想到安歇的巢。

飛翔中的憂傷和風的擋阻都化為高度。

我痛疼的心因為有可歸之處而寬慰。

我的目光雖不如燭光照亮寬敞的房間,卻將心堂和信念照亮和抻遠。

勞碌是養育生命和生活的小橋,我不給它加過多的重量,隻需能平安度過。

困惑曾一度將我失迷,忘怯了暮霞的召喚。

我的凄鳴在子夜蕩飛泊飄,你讓林濤為我指航。

登上你森林的樹枝梢,我才感到安逸和幸福。

被風折傷的翅隻有在你那裏才能得到理療。

我的雙足被你的枝上的露珠清洗,疲憊散消,

心裏飢渴的願望被你充溢和滋潤。

明日的闖蕩沒有因以往的消逝而沒有目標。

信心是我振翅的動力,那能量來源你森林的巢。

你的溫暖傾註了我的生命,我的生命卻不是安逸。

2

你廣袤的草原,碧綠的嫩草使我萌生遊蕩不歸的向往。

我與孤月為伴,在勞途中急急的尋找。

困頓疲憊著我的身心,隻要想到你草原腹地的清泉,歇息的岸邊,是那樣溫暖,是那樣清澈,是那麽恬靜。

被你的羊鞭追趕也是一種寬慰。

想往與你的草原同在,我才能心安,不因風沙太大而懼怕,不因孤單而讓渴求瘋長而急蕩。

好在你的陽光燈塔還在黎明為我亮起。

沒有圖示我也能親近到你的身邊。

綠色就是你永遠的指南。

3

我要做你花園中的蝴蝶,隻有你那裏沒有羅網,讓我自由與花蕊在風中共舞。

在你這裏我才能有永久的樂園。

我的蛾翅隻有在你這裏才能脫化成翼。

翻飛在你的目光輔就的舞台。

我的演出不管是長是短,卻能任意發揮。

暴風雨來了我能在你的花葉下躲過摧殘。

停息在你的蕾枝上,無論有多麽憂傷,也能夠得到藉慰。

在你的蕊的芳香中,我才能得到掌聲。

你的開放一度度再來,我也能在你那裏一次次由蛾化蝶。

你已成為我生命的依賴和榮耀,我是何等的知足而快樂。

4

你的大海使我可以流放生命的小舟。

波浪翻涌卻有一條永遠的水路。

你讓風張揚我舟上的帆,向我未見之鄉駛進。

我從什麽地方什麽時候下海早已忘記,隻能讓清晰的回憶提醒我童時的遙望的渴念。

唯一不變的心度象你澎湃的胸懷,已忘去了岸上的沙灘,盡管它曾一度擱淺過我的小小心船,卻沒有擋住我的目光;雖然它曾將我參差不齊的腳印蕩的無影無蹤,我卻由那裏走向了你的胸懷。

你讓陽光和月輝做我不滅的燈塔,為我指引著永不變更的水道,我有什麽理由不滿風飛速,以期早日抵達你寧靜的港灣。

5

心中有你我已豐滿了自己。

陽光曝曬我自己也會尋找蔭涼。

大雨滂沱你是我的睛空和大傘。

我有足夠的信心走在陽光下和陰雨中。

你的大棚有我一把椅可以安歇。

我就是走上一生的路,也要臨近那個帳門。

憂傷不過是路上的狂風,隻有稍刻的刮吹。

苦悶不過是被路的終點太遙遠而生的暫時的憂懷。

愁憂是因為盼望盡早走向你,

它決不會泯滅我行走的志向和毅力。

心因歲月滴血,渴望卻未幹涸,因為有你在我的生命中一直澆灌。

希望的鼓永不停止敲打,你一直在我的胸懷加註力量,永此不變。

6

因你大地的寬廣,我塵埃的人生也有飛揚。

定落的憂傷與寂清也得到你的承納和寬容。

即使在角落也能與你相合,也有你的氣息不絕如縷與我相吸。

你沒有因我的微小將我棄丟出你的大掌。

因你的大地深厚,我也有高度和深度。

因你的永存,我的生命不斷延伸和成長。

因你我沒有忘怯了故裏,隻要能與你的大地親合,我就不再祈求什麽了,沒有什麽能值得我欲喜萌生。

因你的地脈上山峰可以遙望你的天涯。

因你的草地我可以與芳草、鮮花將手相握,也能將自己微小的生命有所奉獻。

我因此得到了你的澆灌和看護,也得到同族的愛戴,這收獲本該是你的,卻歸屬了我。我以此而榮光,你因此悅歡。

你恩澤的大翅,攜我奔蹬人生高峰的頂端。

你的慈愛不是大木樁拴我生命的小馬,讓我或在草莽奔駛,或在白樺林的秋天小徑獨自漫步信遊。

我的嘶嗚不是悲哀,是對你的歌唱,是為你誦朗著謝恩的詩行。 正因為愛,我能包容一切,寬恕一切,相信自己也相信你,忍耐東西南北吹來的風寒,站在飄雪的生存環境,也能點燃一堆生命的篝火。

8

我持著生命的燈盞,曾在黑夜行走,尋找你明亮的廳堂。

盡管夜鳥突飛,為黑夜製造了不安,可我的腳步沒有因恐怖而顫抖,那是目光的前方有你,心中有你。

燭光搖著我尋覓的苦臉,可是我的心不酸,即使苦澀也是暫時的,因為你比我更愛它,總用最溫柔的熱情撫摸,直到溫暖將失望消融,將澀澀的愁憂拂去,安置上信心的泉,洞穿坎坷的巨石為止,使它也鍛化為水滴,隨歲月的飄雲而消逝在生命的天際。

我渴望的燈在尋你的路上搖拽,一天不進入你的廳堂,就不會滅熄。因為擁有它,我才能沿著你的路行走、前行。

9

麥子已成我桌上的面包和糕點,養我溫飽的妻兒老小。

種你,你就為我收獲四季,收獲生活。

你以芒尖面對蒼天,那不是伸怨,也不是指責,而是向陽光討溫度,向雲討要雨水,期望為我成熟一響,收割入倉。

我飽足的三餐,因你沒有焦慮。

你在我的體內為我唱生命的歌。

粒粒豐滿的小軀體,補養著我可憐的生命.

我卻從未憐恤過你,面對你金黃的時節,我總是感慨萬千,但還是投下了第一鐮。

種你收你,收你種你,我不能往返的人生,被你始終喂養著。

10

我蒙受你的福澤,不象糠秕的人生,被風吹散。

我的生命象樹,根扎在你溪水的岸邊,吮吸著如乳的清泉,小小的枝條挑著綠葉和花蕾。

平淡中享受著你時代和歲月的關註。

在那苦盼和行走的路上,我無數次跌倒,又爬起,隻因為心的小手欲與你緊握。由傷口浸出的血滴,被你的風一度吹幹,雙手在疼痛中也伸向你的方向,眼眸也沒有因淚而迷惘你所在的位置。

沒有時間和心血計較身邊的冷暖,在這有限的生命中,如果棄丟了你,很難想象自己會有怎樣的歷程,日子該如何度過。

褻慢隻能傷痛我的委屈,決不能滅泯我渴慕你的心胸和希翼。

拉著你福份的手,我的手從未虧空過。

11

因你的床榻,我安然入睡,夢見你慈愛的大手扶拭著我的淚眼,我在你的指尖聳立,伸著雙手,讓胸膛坦露,承受你如霧迷散的關愛包裹。

我心因快樂跳出,越上你的胡須,象一隻猴子攀沿;我不會用愉悅與人交換美酒。

你的光照耀著我,我被祥光掛起與你同遊蒼穹。

在飛翔中,你的大翅將我的羞辱由羞辱我的人手中奪回,將它變成尊榮,掛在我的脖子上,閃爍著我靈魂體面的光束。

我受傷的情感被你的溫補縫合。

困苦的窄路,被你的巨手拓寬。

你憐恤我微小的生命,聽我哭泣的呢喃。讓憂傷化為堅定生存的信念,將憂鬱變為清醒,走在一條向往的路上。

12

因你的顧念 ,我從未受到孤單的折磨,盡管我看不見你,你不在我的眼前,我的信心告訴我,你就在我的身邊。

危運中你沒讓痛苦榨幹我的淚眼,絞盡我盼望的心澤,你不讓苦悶的雨滴,濕我理想的旗,你總讓它旌著我探索的幟角。

因你一切定時的設計,我不虛度流逝的年華。

因你苦心為我傾註不絕,我將自己特別的看重,將一切歡樂和痛苦都視平淡,唯你為我的尊大。

因你的啓迪,我無所欲求,隻想用短瞬的人生尋求切慕你的路。 即使生命赴九泉,在深土的白骨,也要將冢上的野菊滋養,讓它托舉著我不滅的靈燈,等待你拾起並把它送到你的樂園暫存。

13

你的居所,使我慕生寄居的渴望,踏上不歸路。

你的道路,使我追求奔赴的路途,充滿磨煉意志沉穩。

生命的道路就在你的腳下向我延伸,觸須纏繞著我的靈魂花束。你在亙古就已撒下了我的花種,我的嫩芽就蔭生在你時代的大地中。我如花的生命在生活中長出你的枝葉,托舉著你贈予的花蕾,而這短暫過程,除了你的關愛,也有我永久的慕仰。你握著我的心蕊,我牽著你的大手,存在的過程即為永遠。

我軀體上每一枝葉,每一瓣花面,都是你手的註愛在顯現,我始終舉著你的風鈴,你的風鈴在為我搖響。我搖響它也是為更好地臨近你。

14

我在歲月的時光中經歷生命,那可怕的歲月總是象小情人,看看我書寫的情書,就把它丟在風中,背我而去。

歲月仿佛簡單成日出日落,可沒簡單我的心思渴想也沒簡單的隻剩下青春,反而復雜成額上的皺紋,冠上的白發。

我的心念充足,我的目標堅定,我的步履不停都是因為你,你早已佔據了我的生命。隻要我的行為出于你,我就仿佛拉著你的手在說話。如果我的行為出于自己,我發現所得是那麽少,少的可憐。軀體儼然空蕩蕩地在雲上飛飄,生命的經歷總是虧空。

我在你的隧道行走,腳步聲不是我踏響的而是由你那發出的,一聲接一聲,一步接一步,我在你那行走,充填著你,可有時,我們又象並肩一同穿越。

15

你花園的小徑,象情絲系著我的希望。

路邊開放的花蕊托舉著我的顧戀和一切。

我被你種植的花草迷戀,它們總在我的腦際和生命中常住,于是我自己也一次次開放。

為了能在你的小徑上散步,能與你的花蕾說上悄悄的話,在什麽樣的境地,我都力爭如花的活著,讓自己的擁有由裏到外,克服一切,承納一切。

正是如此,我仿佛手上有花,腳上踏花,身上開花,心裏有永遠的小徑和花園。

我內裏的生命因此而有活力,內裏的花園芬芳四溢,我外在的生活也該聖潔,得到光照也該亮起來。

16

我的眼睛閃著希翼的小燈,其實是你點燃的,你也做了我的燭台,你就在光輝中為我支撐著一片明亮。

我不僅僅亮了自己,也亮了你。我們彼此似乎有不可割分的巨緣,一但離開你,我的眼睛仿佛遮上大幕沒一絲光明,你也在遠處漸斬地暗去。

我的靈魂就會象遊絲脫離了軀體,在時空中做無歸孤泊,喚來江河也很難再度潤濕我幹癟的心。

請你做我靈的飼養者吧,讓它化成清泉,由巨石縫中汩汩不涸,流出我心的小溪,奔赴生命的海洋,讓我生活的小舟,永遠泊起,向你的岸邊靠港。

17

我不能讓我的靈魂象鴿子一樣,尋找不到一根幹柴,尋找不到星點的火種。

因為我的希望和生命必須重生,必須由涅般中,所以我要以鳳凰為榜樣。

憂傷和勞憊的一生,我的心已被覆上厚厚的憂塵,它不是洗滌就能消刷的,也不是歲月就能醫治了的,因為我的翅已被風折傷。

即使我的一切都是平淡,也要重生,因為在我的身上掛著的佩劍沒有出過一次鞘,手中的王冠沒有頂戴在頭上。

我要舞出一路的喝彩,讓那劍光閃爍出光芒,讓那王冠戴在頭上,做你的王。

父母養育了我的生命,卻沒給我一個思想 。我的內體有他們的血脈,靈性卻屬于自己。

要讓探索化為尋找和得獲的基路,讓能豎起我信念的思想大旗,在我的思維中升起,升起我的人格和毅志以及忠誠。

我便因擁有了旗,將生命充滿四溢,將生活重新變換,直到內裏外裏有一個統一。

隻有如此,我才擁有一個新造自己,因為我已不是以往的空洞的人,而是因旗而自立不倒的人,我舉著它,它舉著我,它飄著我的毅志,我舉著它不倒。

19

我的生命不是流水,不似曇花不似空中的雲。

我必須要讓生命時時長進,握住它的根,握住歲月的手,不能讓時光把我簡單地消沒。

在你那裏,我不能因為你的龐碩而復雜自己。血肉是膠質的,還是給我自然的屬性吧,我不過和魚一樣,遊在你的水中,就該識水性,如果一但躍上岸,將心靈及肉體暴曬,那是可怕的脫離。

當我的目光伸向你的時候,涌生出需求切慕的心,在沒有了望你的時候,我的心被自私和保守的盾圍護著,它是那麽堅硬而又僵化。當擁有了新的方向,我的毅志因此而堅強富有靈動,觸角延至生活的核心中,于是我的心室被實際的希望的光照亮,我便有信心象風箏飛越天空,又能回歸本原。于是,蜻蜒的化身也有它的飛騰和棲落。

20

我感覺的輻射有如陽光,穿刺黑暗。明亮印證存在,它撥動著動蕩和平安的兩根弦,調合著我肉質的神經。

動蕩搖著我的身心,也是因關註身心它才泊動。于是毅志軟化,死便成了渴求,沉悶以及痛苦,在生命的最後一息都在與我談條件。

平安的感覺,讓我的身心安寧,富有不可戰勝的信念,即使走在鄉野的泥濘路,心裏卻擁有高速公路上駕車的體會,那麽舒適和平穩。

生活的源泉以及感覺的發祥地,那便是生命。強弱操縱著我的一切,我為什麽放棄敏銳呢?而不知道自己活在什麽地方和有什麽作為呢?

21

我以什麽印證自己的存在呢?一是靈魂,二是身體。靈魂是身體的燈,身體是靈的台。在我與你的渠道中,二個主體都在運行。如果缺了靈魂,身體是邁不動步的,如果身體在前行,而沒有靈魂,身體在你的眼裏也是空無。

正是二個主體的承載互補,我在你的心裏高大而明亮,忽視是不會由你那產生的。

也正是存在靈體,實質的我展現在你的面前,于是便擁有了你,你也擁有了我。

22

陽光下一個我。

身軀裏一個我。

精神裏一個我。

三體合一,我才是我。

陽光下的我是一種自然的存在。

身軀裏的我是一種生存的體現。

精神的我是前兩種的幟,前兩者均可以死去,遠離後者,而後者有永遠的存續性。

第一個我可以感受日光的曝曬、風雨,是一種和風一樣的伙伴。

第二個我是神經充配的載體,它因第一、三個我而悅樂或憂悶。 第三個我可以承受一切。

喔,可憐的我。

23

認識決不能象線,抻拉不起悟性,而要象同脈的河道,相互觸通,心裏便是它們的源。

要進入生命的海洋,就必須有流經的過程,就必須有顯呈的經歷,就必須有聯合和相溶,心靈才能抵達生命渴求的水域。

靈是水上的韻,河面便是水魂,認識是河渠,心思是流向,缺了一個,好象沒有什麽人生如水的好光景。

它們真正的紐帶,不是簡單的哲學關系,而是生命的內質。

24

人生的邁步不是簡單的理想而推動和實現的,那一切都是蛋殼,而不是內裏的清黃。

善惡是人生的外在的行為,是一個錢幣的正面和反面,是外部的體現,不可能是生命的實質顯呈和明耀。

知識、事業、思維的變更都不可能是生命的進步。

生命是太陽的光,升起和落下,都有太陽一樣的概念在自然中涌動。

生命是對自然的真正體現,是對生活以及現實生命的擊打。

生命是對自己的征服。自己的內含不應該是純自然或純外在或純內在,而是固定生息的本原,或是那個存續性極強的靈的彰示。

25

負責任的生命,不是對理想和理性的負責。它的道路心靈是起跑點,在這個跑道上的人是對生命負責。善惡、美醜、真假、志向和禿廢、警醒和麻木、良心與卑賤都是可能得獎的選手。

我們該讓哪個選手怎樣煅就一個飛奔的速度?這是一個智慧深邃的哲學,不是物質與精神可以簡單回答和解詮的。

我的出路是否真的在腳下?我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沒有路,而在生命的內裏,卻是有個出路。

看不見,摸不著,就象空氣,它的確存在,因為沒有它,我的確不能生存。

真實的存在

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

1

我把什麽失落和遺忘了?錯誤象一個大鉤子,搭在心靈的窗沿,痛苦向上攀沿。你要窺視什麽?

探索啊,你不該象野狼走出黑森林,對著天簌幹嚎了一陣,夾著尾巴又走回了森林。

我要將茅屋拆徐,隻留那茅屋的土地,築起紅紅的瓦房,不,我要將瓦房也在有朝一日拆除,建座大廈,隻要能讓心靈體面而舒適地安居。

我要用探索的繪筆,那怕彎曲的點線隻有一個藍圖的輪廓,我也決不放棄實踐,那怕得到些微的磚塊,也要放在正確的無誤的位置。

提高和完善合諧有多麽重要,維護和尊重應有的進取精神又是多麽困難。

雖然我已知道精神哲學和物質哲學因該脫鉤,然而依賴性和溶合性分開也是錯誤。

二元論左手拿著美洲的蘋果,右手拿著亞洲的梨解釋水果概念。 唯物主義、唯心主義將天上地下大繩解來解去,心靈和文明斷了檔。

精神事實上確有自己的領域。

心靈擰上鑼絲,安上奔騰7現代化不了,現代化隻能使我家的門越來越防盜,隔開了我的心靈與外界的交通,窗上柵欄,銅也好、金也好,沒有給我真正的平安。自然的風,每天都要以不同的心情去感受。

2

謾罵、自我譴責都沒有使我的情緒有所好轉和發泄,反而更仇恨和孤獨。隻有批判,才能提高自己,內裏才有所平安。

不平衡的板子有高有低,高檔服裝披在身上,苦澀的心也能流出淚。

拿出身上僅有的一元錢給了討飯的,就同情和憐憫以及愛心實足嗎?那隻能說向善的花還沒凋,不能說是將文明和道德做了譯釋。

沒有與太陽解約已是萬幸。

物質豐富了,靈魂卻象沒娘的孩子,礦野的風沙。

我太需一種生命的精神,實在太需要。否則站在風中就感到孤單,站在夜空下就懼怕有鬼附身。

3

我可憐的神經,在古今中外的大哲學家的道上飛跑,怎麽也拿不出一點精髓將腦子和心靈註滿豐富。我得到了唯一存在的贊美和勉懷、尊重,可我的心靈還是象斷了線的風箏。空虛象風在指尖涌動,說有卻無,說無卻有。

和諧的精神比太陽還明亮。因為沒有和諧的心裏平安和擁有,走在陽光下,心裏也有委屈和憂悶。

真象在說明,你手裏拿著一支玫瑰,人們問:“送給誰的?”你說送給情人,人們信。如果說是送給妻子的,人們會半信半疑,送給友人的,人們全然不信,可你卻是送給友人的,象征友人與自己比愛情更美好情誼,有什麽不妥?

善就是關愛,可如今,你幫人無條件做一件小事或資助,當回報時,你說不用。他會遠離你,懷疑你有病或有所企圖。

美就象在美容師的指上,時裝的面料和款式上,也仿佛自鳴得意的神態上。

把愛情歌曲唱得死去活來欲死欲生,後台卻討價不公,撕亂了衣服。站在“崇拜”者面前的舞台上仿佛自己就是王和皇後,一開口,錯字滿嘴,曲一響搖頭擺尾,陶醉不行,磁帶絞了,露了吹竽者的像。

多麽軟弱的女伴,你怎麽能象花,刻意讓園工塑造自己,因風一吹,就搖頭動蕊,正是因為風的淺薄(某些男人)。可你不能,養你的是土地。

4

我在土地上生存,不一定是土地的意義,在時空中生活,不一定是時空的意義,是擁有靈性的人物。

雖然面對大地以及時空象火花剎間一閃。但確確是存在的擁有,這也是大地和時空的擁有。我不敢輕慢自己,也不敢輕乜它們,苦辣酸甜雖是在它們那裏發生,但也被消融。

5

探索就是身心的投入與眾不同者,以生命實踐生命,就是向未知的門叩門人。

打石者隻要砸下一錘就有火花出現,即使沒有火花,也有錘音鳴奏。

往往真摯的渴求以及不放棄某一種信念,在什麽樣的境地都加以維護和盼望,到是讓人羨慕的美,而不是可憐。我們不能以同情相待,應予以理解和敬仰,或許這就是一種支持。

我精神的觸須在現代化中伸延,願始性的情感卻越空落,虛無的心靈怎麽能得到安穩?什麽樣的精神是我的依托呢?

精神問題可以解決心靈問題,探索合諧以實踐的步伐是我的心靈面包和牛奶。

6

我不想將自己的無知和缺點說教于你,僅僅是為你托著一束沒有人涉足過的山野採擷的小花,喜不喜歡由你。取舍不能一概而論。你說是不?

生存的真實遠比生存重要,那麽探索是向無知叩門。但是,沒有合諧適當的途徑和方法。叩門的力度是值得懷疑的。

我們人的生存生活的內容並不單一,正象花園的花朵,生長著上百種或千種以上,而每一種自然有開放的價值和意義,也自然有欣賞者。

合諧是一種精美的平衡。我用心握著它,走在陽光裏,卻不死死地盯著陽光,否則我得到的是黑暗,還有暈眩。

7

能夠安慰心靈的東西不一定不變,並不一定有獨一性,往往微不足道的,都可以在合諧的探索中,升華為一種精神,影響人一生。如果有永恆的東西,那就是靈。靈不是魂,靈有良知、知覺、交通,而魂裏有自私、驕傲、貪欲、心思、意志、感情。靈你可以當成風理解,在空氣中你看不到,但它卻實在送你冷暖的感覺。

我深信自己的追求完美的動力來源于靈的呼喚,也深信激情和動力來源于合諧的探索。憂悶、迷惘和遺憾,取決于自己,放棄了生存的真實意義。

8

尋找的目的,也是在至高的精神那裏得到寬慰和容納,因為有什麽樣的精神,就有什麽樣的面貌和氣質,他將未來和生存內容真實寫在了歷程中。

無窮盡的探索不是象空無邁進,不是沒有任何意義和圖勞,而在這個即使將來不能實現的現實中,致少有夢的大翅攜著我飛越,有一個理性使我不空虛,因目標而不寂清。

9

心靈不是版畫,刀功越細,傷害越大。安慰它,看似容易,卻非易,往往有時要付出生命的代價。自然的原始性的純樸精神,特別在當代卻象杯曠泉水,生活在現代化中的人卻永遠盼望和幹渴。

淺薄和無知不是返樸,是墮落,人格的劣變。

虛榮、貪婪、嫉妒既對物質實質有歪曲的情感,也導致精神的扭曲。

憐憫、關愛隻能變成渴求,而得不到滿足。

真正地將人的實質本性和似有似無的靈做為探索藝術的主旨,才能創造人的精神產品,才能形成真正共嗚的藝術。影響精神的世界以及生活不是內容,而是表現形式。生存自然是重要的,沒有靈魂的生存似乎象思維簡單的豬羊。

隻有探索才有朝氣,才有精神可以依賴和寄托。

10

前途不是方向,它隻是人生旅途的道路。和諧的探索也不是目的,隻是不倦的進取和長進。物質文明在生活的需求中飛速發展,精神不該在生命中落後和敗壞。博物館建的好,沒有價值昂貴的文物,遲早導致人們在外欣賞,而不進入,免得後悔。

我要做什麽?我要有什麽樣的前途?要在什麽道路上行走,靈魂可以起到呼喚的作用,沒有呼喚是難以清醒的,和諧的探索就是一種明智的前行,將責任擔在肩就有崇高的精神自然彰顯。

11

我沒有責任擔當象太陽一樣的權力,將歲月日日照耀。但有責任讓自己堅定起來,珍愛陽光的普照和放棄黑夜的日子,因為它對于我太多也太少了。在這個大環境中,我要接納來自任何一方的苦惱,也要分享努力而來的歡樂。它們總象白日與夜晚在交換,而又不象太陽和月亮那麽守時守約,存留的時間也是變化無常。可我不能使生命變戲法,隻有持著探索的杖,那怕能爭取到有如分子一般小的自立成果、平衡內在的生命和外部的生活僅那麽一剎那,你就不能否認我曾有過可憐而不可悲的真實存在。

12

盡管以往的歲月,仿佛隻存留了嘆息。

今天的日子卻因以往而不肯忽視。省略的人生好象自古以來就沒有,也不該有這樣的悲哀。

我不敢妄稱認真的生活是人最高境界。因此而小視與你。其實你我都一樣,蒙著太陽恩賜有溫暖,悅受著糧食的汲美而活命;你我的痛苦雖來源不同,卻都使心靈不安,盼望化為忍耐。

我怎麽能忍心面對寒冷的人講羽絨服和中央空調室裏的暖風?我隻能告訴你,你欲求就是探索的萌動,就可以叩開一扇門。

13

如果說探索是牡丹,摯著就是水仙,和諧就是美界的標碑。

我是不是該在心靈裏種置它們,設立它們?是的,我必須要這樣。

不能沒有純潔,不能沒芳香,盡管它們開放的時節需要培育,可我不養育它們,誰為我免費贈賜呢?也隻有擁有了它們,我才擁有了“真正的愛情”。

14

一切的主旨和目的,都是為了讓內裏的生命外在的生活均衡和平安。

尋找一條溝通生命和生活的路,讓我們暫短微小的生存有所作為,那怕是擁有永不放棄的信念,而沒有所厚重的收獲,也是值得敬慕的。你能說田野的蜻蛙沒有江河裏的魚的水性嗎?

15

一隻蝸牛對路說:“我要走到你的盡頭”。路笑縐了路面的臉化為畸曲,可是蝸牛仿佛沒有聽見、看見,依然在路上爬行。

我怎麽能敢嘲諷蝸牛呢?做出是可憐和可悲的結論呢。怎麽能不讓想象進入它的內心呢?爬行,一味的爬行何償不是對路的蔑視呢?何嘗不是你我走在探索的路上呢?可貴不是在最後,而是經歷。

16

肉體的死亡和腐爛,是對生活的放棄和對歲月的句子最終圈上句號,靈魂是可以用省略號和破折號的。

我不能因為句號是個圓的,就輕意圈上,做無意義的終結。就是死亡也有飛躍的雄姿。

17

如果我連自己都不認識了,怎能認識你呢?如果我連自己都不珍視,怎麽能珍視你。我決不能讓文明在自己的心靈上著火。燒的灰飛煙散,讓你看到絕望。

腰可以因生活的勞困而彎曲,心絕對不能,否則怎麽能對得起自己,對得起你的友誼。

我不可能做你的裏程碑和榜樣,但可以做你上路的腳石,可以做你苦樂參照的鏡子,隻要你肯踏上,隻要你肯將我的碎片拾起,照不到你的周身,隻要能與你的眼睛對視,讓你知道自己的眼睛還有光,這已足夠。

18

我的存在,不該否定偶然性,它即已生存就成了必然。探索自始至終是必然的,否則生命該如何認真向歸宿交待?羞澀隻能說明質樸,最後的嘆息中飽含著羞愧。

盼望不該是無緒的,祈求是沒有必要的,也是毫無價值的。

每天都重要,忽略是背叛。責任象血液應該永遠奔流。隻要活著。

19

無為不能順己順人,無爭不能有進有退。

進退實實在在人生的境地,看重和輕看都是謬論。我怎麽能一手握著看重,一手拉著輕看呢?隻有心靈預以適度的均衡和自覺。

20

可廢棄的必然不會永存。探索是永恆的長進途徑。我不能將它遺落和丟棄,讓它磐石般坐在我心靈裏,做我靈的基石,讓生命在時光中有所改進,有所飛越。隻有這樣,在最暗淡的境況中,我也會有持著雲彩飛舞的夢幻。在憂凄的哭泣中,淚水的滴珠也有晶亮的渴盼,將眼睛洗明;在歡樂中,笑聲應保持慎重,甜盡苦還會來,但在悅愉的氛圍中,享受也是一種高品味。

21

在深秋的北方白樺林行走,飄在頭上的黃葉最好想它綠意盎然的明春,想它紛落如繽與自己親呢;想它在枝上的夏輝,想它的成熟在風中又寫上一筆。誰能說在這樣的範圍中,會有飄零的感覺,滋生你的愁緒,嘆華年如此?

冷風中,將心手全然交與風,行走的步子不如放慢,改成散步,風也成了同途伴旅,誰能說和諧與紊亂的雜絮沒有情結?

22

蹙逼和諧的是紊亂,回望西天的彩霞也飄落于大地,荒原的草莽燒紅落日,峰戀卡住餘輝,我怎麽能不在無序中自傷?讓痛苦將歲月燒煮。

回過頭去看,來路也變成了遙遠,被風裹攜著沒有言語背對著我。

去路還是那麽慢長,邁出又一步來路。欲加濃重的呼召,仿佛總像日出的光一樣,貼在驛站的牆上,我隻好得令從夢中醒來,又上路。

23

人在旅途,身子隻能是心靈的奴隸。疲憊隻能說與它鄉的竹床,而心卻與高空的明月闊論。

獨自往來,儼然胸裏有千軍萬馬相隨,為心靈開道,大將軍何嘆麾下無良將?

孤舟被萬浪親吻愛撫,魚族何償不與它急渡。左右是岸,前後是路,渡口卻在前邊。

24

站在原位,腳步不邁,怎麽會腳下有路。

心路未泯就將雄心化為動力,推動雙足讓引力分散。邁出左腳,就讓右腳立即跟上。否則那個心弦,總找不到撥動的指。

虔誠確信就有和諧的裏程碑,在探索的路上顯現有望的方向。

25

時代是個步伐健捷的人,總邁著大步,它不可能坐下來,象慈愛的老人與你交談,告訴你什麽是探索?什麽是跟上?什麽是和諧?什麽是世界?什麽是生活?什麽是生命?生命和生活都在你的心裏,在內裏外裏有絕對可以混然溝通不滯不塞的和諧存在。

如果你跟在時代的後面跑,隻能是氣喘吁吁,隻能是心灰意冷,隻能是沮喪和失望,也將自己丟失了,不僅僅是可憐的問題,而是可悲!

手是可以拉著時代的手的,心也能因它而和諧同步,是可以同行的。將手搭在時代的肩上,同它作兄弟,他會象長兄裹著你,攜著你飛越、行走。

被歲月創傷,必被它包裹和醫治。隻是你不能仇視它,始終都于它親近。

26

心的微波站首先接收信號,然後發射信號。如果沒有天線的匹配,恐怕結果不是那麽令人滿足。所以,豎起心靈天線塔是最重要的。

我心慧明和平安以及不安,不是外芒爍閃的刺射,是固有的,所以不困閉它是主要的,讓和諧鋪一條探索的路,在一定的條件下,痛苦和身軀的疲憊也是一種慰藉和自豪。

在內裏尋求安寧,我才安寧。在內裏煉就力度,我的雙手才充滿力量,外在就可以在我的心上存留,也能被雙足踏上。

我的天和地,我的歲月和時代,我的日子和生活,都因我存在而存在。面對它們就是我的擁有,我怎麽會渺小于它們。掌中的彩筆雖繪不出它的全貌,也能點上幾滴血墨。

27

活著未償不可將太陽常掛心宇,即使照亮不了別人,也能照亮自己。

火炬雖小,做暗夜的膽,也能將墨幕撕開一條紋路,讓行走在夜路人眼睛看不清前方,也能看清延伸在腳下的路。

未知的未必不存在,未必不可用心悅受,未必它也不在渴求你。太平洋在遠方,我雖未去過,可我將家鄉的小河延闊了幾萬倍,太平洋就是大概的那樣,在腦際在心胸。

28

我怎麽能讓靈在人生的路上象孤葉落零在秋風中,飄揚著愁緒。

一切的努力都覓尋那心靈的滋養。出籠的面食隻能飽食我的腹部,養我的軀體,雖也養活肉質心髒並跳蕩著它的生命, 卻無能為力寬慰屬于靈的心靈。

幹涸的心靈隻能讓眼睛形同死魚的雙目。沒有富足的心靈,雖活在世界中,也是最孤寂的載體,抬不起高昂的頭。

沒有理由自棄,不讓生命刮起人生的季風,吹不動沙石,也能讓河海生縐。

29

那怕我擁有可憐的自信,也比可悲的生命更值得自慰。

生是現在的事,死是將來之事。何苦因那未日苦渡今天,阻擋希望的風,不讓清新挹註快慰呢?

我笑江河笑,我愉花草也盡展于眼前。

看到的就屬于我。

30

存在就是希望的標桿。

生命不是草芥,是希望的擁有者。沒有什麽可讓我們懼怕,沒有什麽能真正將生命鏟除。能夠在夢裏出現的,它也一定能在眼前呈現。

我不去懺悔自己,如果我已讓靈得到安寧,如果我已為此而努力即使我在歧途上行走過,讓靈魂得到創傷,即使我慢待了歲月,讓憂鬱拜訪了多次。隻要我醫治了自己,在一種不諧和紊亂中,將和諧找到了,歲月不會將屬于我的花佩揉碎,它終會掛在我的胸前,終會讓快樂與我的心靈共舞。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