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海岩

胡海岩

胡海岩,1956年10月生于上海,祖籍福建閩侯。力學專家,北京理工大學校長(副部長級),教授,博士生導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 中國力學學會、中國航空學會副理事長,Acta Mechanica Sinica副主編。2007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現任北京理工大學校長、黨委副書記。
  • 中文名
    胡海岩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上海
  • 出生日期
    1956年10月
  • 職業
    北京理工大學校長、黨委副書記
  • 性別

​基本信息

胡海岩,1956年10月生于上海,祖籍福建閩侯。力學專家,北京理工大學校長(副部長級),教授,博士生導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 中國力學學會、中國航空學會副理事長,Acta Mechanica Sinica副主編。2007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現任北京理工大學校長、黨委副書記。

個人經歷

曾任德國Stuttgart大學洪堡基金研究員,美國Duke大學訪問教授。

1994年任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

1998年任副校長、黨委常委,

2001年任校長、研究生院院長,

2007年任北京理工大學校長、黨委副書記。

現兼任國際理論與套用力學聯盟(IUTAM)理事,中國力學學會理事長,中國航空學會副理事長,中國兵工學會副理事長;科學出版社《非線性動力學叢書》主編,《Acta Mechanica Sinica》副主編,《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on-Linear Mechanics》等5種國際期刊編委;國家科學技術獎評審,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評審委員會委員,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咨詢專家委委員、力學評審組組長,解放軍總裝備部科技委委員等。1991年被授予“有突出貢獻的中國博士學位得主”,1992年獲政府特殊津貼,1994年入選國家教委“跨世紀優秀人才計畫”,1996年獲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1998年被授予“國家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2001年被授予“全國國防科技工業先進工作者”,2005年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2006年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

負責工作:行政全面工作。

聯系學院:宇航學院、理學院。

相關信息

北京理工大學校長胡海岩

四年前,我曾在你們的開學典禮上談論“大學之道”。當時,我向大家提出了三點希望,一是培養興趣,術業專攻;二是確立目標,勇挑責任;三是奉獻社會,情系民生。四年來,我高興地看到,你們勤奮學習,積極實踐,健康成長,全面發展,用實際行動展現了具有“高遠理想、精深學術、強健體魄、恬美心境”的北理工學子風採。

今天,在你們即將揚帆起航的時刻,我想再次和同學們交流心聲,並達成一個約定。這個約定是“心中有愛,因愛成長,為愛奮鬥”,共創美好的未來。同學們聽到“為愛奮鬥”或許會詫異,因為國人比較含蓄,言談中很少直接涉及愛。然而,愛是人類的高級情感,是激發我們奮鬥的動力。今天我結合這個約定說三句話。 第一句話,這個愛的約定包含著小愛,即愛母校,與母校共同成長。

四年來,同學們在苦讀求索中度過了難忘的青春歲月,在老師們的悉心教導下體味了美好的大學時光。你們不會忘記,初次見到良鄉校區時那種“夢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的感覺;你們不會忘記排起長龍等班車和公車的場景;你們不會忘記集體春遊的快樂和迎接期末考試的緊張;你們不會忘記中心教學樓前的草坪和徐特立院長的塑像;你們不會忘記每晚出現在操場上的扯玲表演和周末操場邊為我們足球隊大聲吶喊著“北理工,加油”的情景。

在眾多美好的回憶中,我想同學們最難忘的應該是剛剛回到中關村校區就經歷了建校70周年活動,與老師、學長共同見證了母校的輝煌。從四年前的開學典禮,到兩年前的母校建校70周年慶典,再到今天的畢業典禮,母校與同學們在共同成長、共同展望美好的未來。四年的時間裏,母校以更加廣闊的視野、更加開放的姿態、更加執著的努力,在學科建設、隊伍建設、校園建設、辦學國際化、體製機製創新上取得新進展;而四年的時間裏,同學們逐步具備了理論基礎、專業知識和實踐能力,綜合貭素顯著提高,對自己的未來人生有了獨立思考。

當然,同學們的回憶並非都是甜美的,也有苦澀的一部分。比如,兩校區辦學使得同學們在選課、實驗等方面感覺不便;緊張的辦學資源讓同學們要忍受找不到自習室、網速不給力的鬱悶;正在探索中的教育教學改革尚未給同學們提供更多鍛煉自我能力的機會等等。在同學們將要離別之際,我要向你們道歉。母校同你們一樣,還需要完善自我,繼續成長。

同學們,我相信正是這點點滴滴甜美與苦澀的記憶,時斷時續幸福與遺憾的感覺,共同匯成了你們對母校的情感。今天我們的約定就是,始終將對母校的熱愛儲存在心中,讓這份熱愛激勵同學們不斷成長。此時此刻,我腦海中不禁想象到10年、20年後你們自豪地返回母校的場景。那時,你們會因母校的進步而自豪,會渴望與同窗回憶美好的往事,更會堅定地告訴學弟學妹們:不要抱怨,而要奮鬥。第二句話,這個愛的約定包含著大愛,即愛祖國,奉獻于國家事業。

2008年北京奧運會成功閉幕之時,同學們在喜悅與自豪中來到了北京理工大學。在開學典禮上,我向同學們重點介紹了學校出色完成奧運會排球場館任務,為科技奧運、綠色奧運作出的貢獻。當時,我希望同學們理解:大學之道在于奉獻。你們身上承載了更多的責任,因為你們將是祖國的脊梁!

四年中,絕大多數同學的表現令我欣慰。你們志存高遠、胸懷天下,用實際行動詮釋了北理工學子愛國奉獻的崇高精神。在你們即將畢業之際,我聯想到2009年夏天同學們在操場揮汗如雨的訓練,聯想到在天安門廣場參加國慶60周年觀禮的情景。在新中國成立60周年系列慶祝活動中,你們承擔了民眾遊行第22方隊“民主政治”彩車任務。以你們為主體組成的方隊放棄暑假休息,克服重重困難,最終取得了圓滿成功。

我知道,同學們在日常生活中很少談及對祖國的熱愛之情,但這些點點滴滴感人事跡都真切地展現了你們的拳拳愛國之心。我可以自豪地說,北理工學子們一直在用實際行動傳承著這種愛國之情。

一千年前,北宋大儒張載曾寫下:“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四句話是古今知識分子的器識與宏願,是當代高等教育的理想境界,也是母校對你們的重托。我希望,同學們將自身發展融入報效祖國的事業之中,勇擔使命、樂于奉獻,推動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和人類社會的文明進步。

同學們,今天這份約定是要大家把愛植根母校,把愛獻給國家,用一份忠誠、持久、熱烈的愛,推動母校和同學們共同成長。第三句話,踐行校訓精神,共創美好未來。

牢記校訓,不僅是一種感恩,更是牢牢樹立一種做人信念。對于北理工學子來說,如何履行好“心中有愛,因愛成長,為愛奮鬥”這份約定,答案就蘊含在我們的校訓之中。

建校70多年來,我校師生員工崇德尚行、學術報國,凝練出了“德以明理 學以精工”的校訓。德以明理,是指道德高尚,達到以探索客觀真理作為己任之境界;學以精工,是指治學嚴謹,實現以掌握精深學術造福人類之理想。這八個字,是價值引領,是方向目標,更是行動要求,代表著學校文化的靈魂和核心。希望同學們牢牢記住校訓,以校訓精神指導生活、指導工作、指導人生,將北理工人的特質、風格和氣派帶到廣闊的奮鬥天地中,帶到為國效力的事業中,帶到社會各行各業中。

同學們,明天你們就要開始新的生活。無論你們走到哪裏,母校都會惦念著你們,牽掛著你們。我希望你們能時刻關註母校的發展,支持母校的建設。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同學們,勇敢地去拼搏吧!我們相約明天,共創美好的未來。母校永遠愛你們,永遠力挺你們。

理工院校不可缺失人文精神

1 大學應培養具有家國情懷的人才

記者:社會非常需要傑出人才,在您看來,如何才能培養出傑出人才?

胡海岩:現在許多用人單位、企業抱怨大學沒有培養出人才,我覺得這是過于狹隘和片面的說法,大學大學部的4年僅是成才道路的一個組成部分,並不是培養人才的唯一途徑,我不贊成這樣片面理解錢老提出的問題。

錢學森40多歲成為世界公認的著名學者,大學大學部的學習隻佔這40多年的十分之一,所以不能僅僅說中國大學存在問題。我們知道,家庭影響、工作環境、社會環境、自身的心理環境,這些都是影響成才的因素,所以,中國的學校難以培養出頂尖人才的命題應從更深層面去理解。有人認為錢學森那代人上的大學比現在的大學更好,這些說法我不太贊同。

我們知道,以錢老為代表的老一代大學生都有難得的家國情懷,即使在國外已經身處高位,當祖國需要他們、召喚他們的時候,他們總是義不容辭地回來,哪怕國內給他們的工資、學術平台等軟硬體遠不如國外。如果說這是培養人才的成功,我非常贊同。這些學生的愛國情結、家國情懷讓人敬佩,如果我們大量流失頂尖人才,如果學子們沒有滿懷愛國之情,國家的前途命運將很難想象。要培養出頂尖的人才,我們更應該加強全面貭素教育,包括更註重愛國情懷的培養、對國家建設事業執著追求的精神等,這些大方面可能更重要。

胡海岩

記者:您認為“人才”的標準是什麽?您希望走出北理工的學子具備哪些貭素?

胡海岩:我覺得在如今對人才需求多元化的社會大環境下,北京理工大學對優秀畢業生的評價也不會是統一的標準和模式。但在人生觀和價值觀方面,我希望北理工的學子都有正確的認識。第一,要熱愛國家熱愛人民,要有責任感,這也是北理工過去引以為自豪的傳統;其次,要有好的學術基礎,把在這裏學習的精深學問轉化成建設祖國的力量。把這兩點放在一起就是北理工現在的校訓:德以明理、學以精工。我希望我們的學生崇尚道德,達到以追求客觀真理為己任的境界;學術精深,能夠用精深學問報效國家。

當然這是基本要求,對一部分優秀的學生,在他們的知識結構、創新能力、動手實踐能力等方面,我們有更高的要求。北理工作為一所以國防科技為特色的工科院校,培養學生的主體是工程師,當然還有一部分學生成為科學家、政治家、企業家等。我們並不設定統一的人才標準,無論你將來成為物理、化學、生命科學等學科的科學家,還是人文社會科學領域的專家,我們都引以為豪。現在的年輕人的追求是多元化、豐富多彩的,但是回到最基本的,熱愛國家,有一種感恩精神,有一種社會責任感,這恐怕是非常基本的要求。

記者:請您具體解釋一下北理工校訓“德以明理、學以精工”的內涵。

胡海岩:校訓的製定者不是具體的某個人,而是全體北理工人智慧的結晶,大家共同商議的結果。從字面上看,體現理工類學院的特色,內涵上強調德和才。另外也是大學精神的體現,我們註意到有些大學的校訓拿去做一個工廠的廠訓、一個研究所的所訓好像都可以通用,沒有強調學術的內容。

2006年開始啓動校訓的製定工作,2007年我到北理工工作的時候,當時已經征求了很多教師、學生以及離退休老職工的意見。經過反復提煉,我們覺得有兩點要堅持,一是德才並舉,二是要有特色。不要一些全國許多高校都在用的詞,比如“團結緊張”、“嚴肅活潑”、“團結求實”等類辭彙,這不太像一所高等學府有內涵的校訓。同時,希望涵括北理工的獨特之處。校訓經過反復推敲,一直到2010年8月才正式確立,是在北理工70周年校慶之前新生入學時發布的。過去學校有一些好的口號,比如“實事求是,不自以為是”等確立為學風,這樣共同形成北理工大學精神的體系。

2  辦了文科院系未必就有人文精神

記者:有一個現象,很多理工類院校越來越重視“文史哲”院系的發展,認為理工科院校也不能缺少“人文精神”,您如何看待人文精神與理工院校的辯證關系?

胡海岩:幾乎所有以理工科為主的高校後來都發現,沒有文科的話學校人文精神的缺失對于人才的培養和發展是不利的。但又不能脫胎換骨改造成一所綜合性大學,所以很多這類高校開始舉辦一些文科。

同時我們也在思考,辦了文科院系是不是就有人文精神了?我覺得未必,特別是以套用文科為主的,恐怕人文精神體現的還是不夠。傳統的“文、史、哲”和現在的“經、管、法”,顯然是“經、管、法”比“文、史、哲”要熱得多,那麽這樣的專業結構是不是可以說就有“人文精神”了,我看要打一個問號。如果天天都圍著市場經濟轉,圍著講著經管法的事情,恐怕人文精神也還是缺失的。

我們在北理工講人文精神,我認為很大程度上受延安精神的影響。人文精神不是靠我們辦了幾個文科學院就會自然改善的,而是說我們在辦大學的過程中要把校園的“精神層面”始終放在很重要的地位。我認為,把一所大學辦好,除了基本的物質條件,最重要的是高水準的師資,另外一個就是人文精神,你有什麽樣的人文精神,就會製定什麽樣的大學製度,大學師生就會按什麽樣的製度構架去學習和生活。

其實,人文精神是最高層次的東西。蓋大樓10年足夠,人才培養是20年、30年一代人,人文精神對大學來講則需要更長時間的積淀。北理工已經70年了,人文精神當然有,但是和理想大學相比,還是有欠缺,所以我們最近剛剛製定完十二五期間的人文建設綱要,大到思想層面,小到學院的樓宇應該如何體現學院的文化,都有一些構想和要求。

人文精神建設需要從更多方面著手,我記得去年和藝術學院院長從台灣訪問回來,就請他談感想,希望他在北理工的形象設計、塑造方面要有作品。學院不能僅僅滿足于培養自己的學生,還要在孵化校園人文精神方面做更多的事情。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