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

胡同

胡同(hú tòng)亦作“衚衕”(hú dòng ),也叫“里弄”、“巷”,是指城鎮或鄉村里主要街道之間的、比較小的街道,一直通向居民區的內部。它是溝通當地交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根據道路通達情況,胡同分為死胡同和活胡同。前者只有一個開口,末端深入居民區,並且在其內部中斷;而後者則溝通兩條或者更多的主幹街道。胡同,是北京的一大特色。著名的胡同:北京的東交民巷、什剎海胡同等。

  • 中文名稱
    胡同
  • 外文名稱
    Alley
  • 類型
     地點
  • 起源
    根據史料記載,胡同一詞最初見於元雜曲

基本簡介

胡同胡同

北京的胡同有上千條,形成於中國歷史上的元朝明朝清朝三個朝代,其中的大多數形成於13世紀的元朝。胡同的走向多為正東正西,寬度一般不過九米。胡同兩旁的建築大多都是四合院。四合院是一種由東西南北四座房屋以四四方方的對稱形式圍在一起的建築物。大大小小的四合院一個緊挨一個排列起來,它們之間的通道就是胡同。

胡同從外表上看模樣都差不多,但其內在特色卻各不相同,它們不僅是城市的脈搏,更是北京普通老百姓生活的場所。北京人對胡同有著特殊感情,它是百姓們出入家門的通道,更是一座座民俗風情博物館,烙下了許多社會生活的印記。胡同一般距離鬧市很近,但沒有車水馬龍的喧鬧,可謂鬧中取靜。而且對於鄰里關係的融洽,胡同在其中發揮了有效的作用。

胡同現已成為北京文化的載體。老北京的生活氣息就在這胡同的角落裡,在這四合院的一里,在居民之間的鄰里之情里。外人只有身處其中才能得到最深的體會。

​基本起源

胡同胡同

根據史料記載,胡同一詞最初見於元雜曲。元代雜曲名家關漢卿的《單刀會》中,有“殺出一條血胡同來”的台詞。元雜劇《沙門島張生煮海》中也有如下對白:張羽問梅香:“你家住哪裡?”梅香說:“我家住磚塔兒胡同。“其中提到的磚塔兒胡同就是今天的磚塔胡同

明代沈榜所著《宛署雜記》中記載道:胡同本元人語。

根據史料記載和民間傳說,目前學術界對“胡同”一詞含義和來源的解釋主要有三種:

1、水井:在蒙古語突厥語滿語中,水井一詞的發音與胡同非常接近,在歷史上,北京的吃主要依靠水井,因而水井從居民聚居區的代稱進而成為街道的代稱,由此產生了胡同一詞。

2、元朝時遺留的名稱:蒙古語將城鎮稱為“浩特”,蒙古人建立元朝以後,就按照自己的習慣,將中原城鎮街巷也稱為“浩特”,後來“浩特”演化為“火弄”或“弄通”,進而演化成今日的“胡同”和“弄堂”。

3、胡人大同:認為胡同一詞是元朝時政治口號“胡人大統”的簡化版。

基本歷史

胡同胡同

胡同的歷史和現在的北京城一樣久遠,現在的北京舊城是以元大都為基礎修建的,元大都城共有十一座城門,城門內的大街構成了全城主幹道。主幹道相交形成若干長方形居民居住區,居住區中又有等距離東西走向的若干小巷,這些小巷就被稱為胡同,當時規定大街寬二十四步(約37.2米),小街寬十二步(約18.6米),胡同寬六步(約9.3米),胡同、小街和大街構成了完整的的元大都城市街道體系。

北京城是在元大都的基礎上修建的基本沿襲了元大都的格局,內城包括磚塔胡同在內的許多胡同都是元代的遺存。但自明開始,對城市建築的規範越來越寬鬆,出現了許多斜街和不規則的街道,明英宗時期開始修建的外城斜街和曲折不標準的胡同就更多了。

歷史上的北京以胡同眾多而著稱,民間有“著名的胡同三千六, 沒名的胡同賽牛毛”的說法。代《橋津志》記載元大都有“三百八十四條火巷,二十九條胡同”;明代張爵<京師五城坊巷胡同集>一書中記載,明朝北京共有街巷胡同約一千一百七十條,其中直接稱為胡同的約有四百五十九條;清代朱一新《京師坊巷志稿》一書中所列的北京街巷胡同名顯示,清朝時北京有街巷胡同二千零七十六條,其中直接稱為胡同的九百七十八條;1944年日本人多田貞一在<北京地名志>記載,當時北京共有三千二百條胡同;1949年的統計顯示北京城區有名字的街巷6074條,其中胡同1330條,街274條,巷111條,道85條,里71條,而習慣上,人們把上面提到的胡同、、里統稱為胡同。

胡同文化

胡同胡同

在歷史上和現實中,胡同都是城市普通市民生息的場所,胡同與北京文化的形成和存在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相比於代表皇家文化的紫禁城天壇頤和園,胡同可以說是北京平民文化的代表。青磚灰瓦清水脊幾乎已經成為老北京的象徵。 

一、“胡同”最初不是漢語

胡同一詞最初見於元雜曲。關漢卿的《單刀會》中,有“殺出一條血胡同來”之語。元雜劇《沙門島張生煮海》中,張羽問梅香:“你家住哪裡?”梅香說:“我家住磚塔兒胡同。”磚塔胡同在西四南大街,地名至今未變。元人熊夢祥所著有的《析津志》中說得很明白:“胡同二字本方言。”何處的方言呢?元大都的。明人沈榜在《宛署雜記》中更進一步地說:胡同本元人語。既是元人語,那就不能是漢語。元代將人劃分為四等,分別是:蒙古人,色目人,漢人和南人。所謂漢人,指北方的漢人,女真人,契丹人和高麗人。這四種人並非同一個民族,也不使用同一個語言。那么“元人語”也肯定不是“南人語”,至於色目人,包括的民族更多。故此“元人語”只能是蒙古語。 

二、胡同與井關係密切

有的學者認為,胡同是從“忽洞格”———井轉變過來的。筆者贊同這個觀點。因為從大都的實際看,胡同與井的關係更密切一些。

先從胡同的形成看。元大都是從一片荒野上建設起來的。它的中軸線是傍水而劃的,大都的皇宮也是傍“海”而建的。那么其它的街、坊和居住小區,在設計和規劃的時候,不能不考慮到井的位置。或者先挖井後造屋,或者預先留出井的位置再規劃院落的布局。無論哪種情況,都是“因井而成巷”。直到明清,每條胡同都有井,這是毋庸置疑的。

再從胡同的名字上看。北京胡同名字的成因,不外乎這么幾個:以寺廟命名的,以衙署、官府機構命名的,以工地工場命名的,以府第、人名命名的,以市場命名的等等。但是,為數最多的,是以命名的,光“井兒胡同”就曾經有過十個;加上大井、小井、東西南北前後井、乾井、濕井、甜水井、苦水井……不下四五十個。這說明,胡同與井是密切相關的。

三、奇怪的名字原於音譯

北京有些胡同的名字令人奇怪,因為用漢語無法解釋。但是,如果把這些胡同的名字成蒙古語,就好解釋了。試舉幾例:屎殼郎胡同,這名字多難聽、多醜陋!當初此地的居民為什么要起這么個名字?其實這個名字譯成蒙古語是“甜水井”!朝內有個“墨河胡同”,蒙古語的意思是“有味兒的井”,大概是被污染過吧。此外,如鼓哨胡同(或寫做箍筲胡同),苦水井;菊兒胡同或局兒胡同,雙井;碾兒胡同或輦兒胡同,細井;巴兒胡同,小井;馬良胡同或螞螂胡同,專供牲畜飲水的井……

胡同胡同

北京還有不少“ 帽胡同”。“帽胡同”蒙古語是壞井、破井的意思,前面加上一姓氏,表明這個壞井是屬於某家私有的。這不是牽強附會,白帽胡同旁邊,曾有個“白回回胡同”,說明這裡曾是白姓穆斯林的住宅。而“豬毛胡同”附近曾有個“朱家胡同”,說明這裡確實住過朱姓人家。楊茅胡同附近就是楊梅竹斜街。 年代久遠,有些發音被念走了樣,這也不足為怪:漢語地名念走了樣的難道就少么?不過有些蒙古語的地名難以考證了是真的。

胡同是井的音譯,這一點應該沒有什么疑問了。但有幾點還必須強調一下,胡同和井,在元大都時代都有了“市”的意思,沙絡市也可以叫沙絡胡同,是珊瑚市的意思。在古代漢語裡本來就有“市井”一詞,“因井而成市”嘛。同在元大都時代,胡同和井也有了“大街”的意思,<析津志>鐘樓:“樓有八隅四井之號,蓋東西南北街道最為寬廣”。意思很清楚,“井”等於大街。

舊北京的井窩子。在沒有自來水的時代,北京居民的飲水主要靠井。一般居民沒有私家專用水井的,就得到公用水井去汲水。

基本概況

胡同胡同

由於胡同和北京歷史密切的淵源,胡同和四合院被看作是北京平民文化的象徵,以胡同為主題的北京風情游也逐漸升溫。 但是隨著歷史的發展,越來越多的胡同和平房區成為危房改造的對象:一方面是居住在舊城區的市民日益感到老式房屋不堪使用,生活不便,另一面是市區政府和房地產開發商急於利用舊城大片的土地,在來自底層和上層雙重的重壓之下,北京的胡同正在以每年數十條的速度加速消失,取代胡同的是現代化但沒有北京建築特色的高樓大廈和通街大道。因此,一些文化人士發出警告:北京的文化正因為胡同和四合院的消失而消亡,世界城市建築史上的經典之作——明、清朝代建造的北京胡同正瀕臨徹底消失的邊緣。

2004年2月1日,建設部簽發《城市紫線管理辦法》規定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內的歷史文化街區的保護範圍,即紫線範圍內,禁止進行違反保護規劃的大面積拆除、開發;禁止對歷史文化街區傳統格局和風貌構成影響的大面積改建;禁止損壞或者拆毀保護規劃確定保護的建築物構築物和其他設施;禁止修建破壞歷史文化街區傳統風貌的建築物、構築物和其他設施;禁止占用或者破壞保護規劃確定保留的園林綠地、河湖水系、道路和古樹名木等;禁止其他對歷史文化街區和歷史建築的保護構成破壞性影響的活動。這一管理辦法為北京舊城胡同和四合院的保護提供了重要的法律依據。

著名胡同

東交民巷 最長的胡同

一尺大街 最短的胡同

九灣胡同 拐彎最多的胡同

錢市胡同 最窄的胡同

磚塔胡同 最古老的胡同

國子監街 文廟和國子監所在地

小楊家胡同 就是《四世同堂》中的小羊圈胡同

​命名特點

胡同胡同

每條胡同一形成,人們自然會給它起個名,這個名稱一旦被大多數人所接受,叫開了,就確確實實地代表了這條胡同在整個城市中的方位,成為人們交往、通信等活動中不可缺少的標誌。這是胡同名稱的實用指代作用。 由於胡同名稱從元朝開始形成胡同起,一直都只是靠人們口頭相傳,至於用文字寫在標牌上掛在胡同口上,只是民國後才有的。

北京的胡同雖然看起包羅萬象,有河湖海(大江胡同、河泊廠胡同、團結湖、海濱胡同)、山川日月(圖樣山胡同、川店胡同、回升胡同、月光胡同)、人物姓氏(張自忠路、賈家胡同)、市場商品(菜市口胡同、銀碗胡同)、工廠作坊(打磨廠、油漆作胡同)、花草魚蟲(花枝胡同、草園胡同、金魚胡同、養蜂夾道)、雲雨星空(雲居胡同、雨兒胡同、大星胡同、空廠)、雞鴨魚肉(雞爪胡同、鴨子店、鮮魚口、肉市街)等等,名目繁多,令人看著眼花緣亂,但如果認真分析,還是有其自個兒內在的規律的。

多以衙署官方機構、宮壇寺廟、倉庫作坊,橋樑、河道、集市貿易、商品器物、人物姓氏、景物民情等決定胡同、街巷的名稱,其中許多沿用至今。

命名方式:

1.以形象標誌來命名

因而好多胡同都是以一個較明顯的形象標誌來命名的,這也表現出北京人的實在、直爽和風趣,象較寬的胡同,人們順嘴就叫成了“寬街”、窄的就叫“夾道”、斜的就叫“斜街”、曲折的叫“八道灣”、長方形的稱“盒子”、短的有“一尺大街”、低洼的有“下窪子”、細長的叫“竹桿”、扁長的稱“扁擔”、一頭細一頭粗的叫“小喇叭”等等。

還有以特殊標誌命名的胡同,如堂子胡同、石虎胡同、柏樹胡同(今百順胡同)、鐵獅胡同等。此外,還有以當地特點或形狀命名的胡同,如耳朵眼胡同、羅圈胡同、椅子圈胡同等。

2.以地名命名

早年間,最顯眼、最突出的標誌就要數城門、廟宇、牌樓、柵欄、水井、河流、橋樑廠,所以就出現了以此命名的西直門內、外大街、前、後圓恩寺胡同、東四(牌樓)、西單(牌樓)、大柵欄(老北京人讀成:大市臘)、水井胡同、三里河、銀錠橋胡同等胡同名稱。

3、樹木植物

有的小胡同附近沒有這些特別顯眼的標誌,胡同中種的樹多,就有了柳樹胡同,棗林胡同、椿樹胡同等以樹命名的胡同。

4、方位

許多胡同在起名時為了好找,還在胡同名稱前加上了東、西、南、北、前、後、中等方位詞,象東壇根胡同、西紅門胡同、南月牙兒胡同、北半壁胡同、前百戶胡同、後泥窪胡同、中帽胡同等。

5、北京的土語

因為胡同名稱是住在胡同里的北京人自發起的,所以有不少北京的土語在裡邊,象背陰兒胡同、取燈兒胡同、悶葫蘆罐兒胡同、答帚胡同、胰子胡同、嘎嘎胡同等。

還有不少胡同帶有兒音,更顯得京味兒十足,象羅兒胡同、鴉兒胡同、雨兒胡同、上兒胡同、帽兒胡同、盆兒胡同、井兒胡同等。

6、吉祥話

有些胡同名稱還能表露出人們的美好願望,人們總樂意用一些吉利的字兒來給胡同起名。象帶有什么“喜”啊、“福”啊、“壽”啊等字眼的胡同就有喜慶胡同、喜鵲胡同、福順胡同、福盛胡同、壽長鬍同、壽逾百胡同等等。還有帶著“平”啊、“安”啊、“吉”啊、“祥”啊字眼的平安胡同、安福胡同、吉市口胡同、永祥胡同等等。 還有富於浪漫色彩的胡同名稱,如百花深處、杏花天等,也有可笑的狗尾巴(老北京人讀作“狗乙巴”)、羊尾巴烊乙巴)胡同等等。

7、以衙署官方機構命名的胡同

如祿米倉、惜薪司、西什庫、按院胡同、府學胡同、貢院胡同、兵馬司等,以皇親國戚、達官貴族的官銜命名的胡同如永康侯胡同、武定侯胡同、三保老爹胡同(三保太監鄭和故居今名三不老胡同),吳良大人胡同等。

8、以市場貿易命名的胡同

如鮮魚口、騾馬市、缸瓦市、羊市、豬市、米市、煤市、珠寶市……

9、以寺廟命名的有隆福寺街、大佛寺街、寶禪寺街、護國寺街、正覺寺胡同、觀音寺胡同、方居寺胡同等。

10、以手工業工人和一般居民姓名命名的胡同有砂鍋劉胡同(今大沙果胡同)、汪紙馬胡同(今汪芝麻胡同)、騸馬張胡同(今栓馬胡同)、孟端胡同、劉漢胡同(今劉海胡同)、安成家胡同(今安成胡同)。

11、胡同與人名

命名文化:

北京的胡同,名字很有講究,是我們研究明清社會的參考資料。明成祖朱棣定都北京以後,他的功臣大都居住在北京,不少胡同以此得名。

如永康侯徐忠住宅所在的胡同就叫永康侯胡同,即今天北城的永康胡同。武安侯鄭亨住宅所在的胡同叫武安侯胡同,後來錯叫武王侯胡同,即今天的西四北八條。

明初大將軍徐達長期居住在北京,他的長女嫁給了當時的燕王朱棣。朱棣攻打南京時,徐達第四子增壽為朱棣通風報信,被建文帝殺掉。朱棣進南京後撫屍痛哭,他即位後就追封徐增壽為武陽侯,不久又封定國公,定國公徐氏居住的街巷就叫定府大街,也就是今天北城的定阜街。

至於今天的三不老胡同是三保太監鄭和故居所在地。鄭和人稱三保老爹,他居住的胡同叫三保老爹胡同,後來訛稱為三不老胡同。東城的無量大人胡同,即今天的紅星胡同,是吳良大人胡同的誤稱。吳良是明太祖手下大將。

胡同胡同

明朝中葉以後商業經濟發達起來,當時有些個體勞動者也以他們出色的勞動為他們居住的胡同留下了名字。如明朝南城有個姓唐的洗布帛的勞動者,他們居住的胡同就叫唐洗白街,即今天崇文區的唐洗泊街。

宣武區有條粉房琉璃街,那是粉房劉家街的誤稱。東城有個姓姚的手工業勞動者,鑄鍋鑄得好,他家所在的胡同就叫姚鑄鍋胡同,後來被訛稱為堯治國胡同,就是今天北京站西街附近的治國胡同。 北城有個豆腐陳胡同,後來訛稱豆腐池胡同。明朝還有個特點,當時製作祭祀用的紙馬鋪很多,這反映了明朝宗教活動盛行。胡同名字中就有汪紙馬胡同、何紙馬胡同,今天都已訛稱為汪芝麻胡同、黑芝麻胡同了。

北京的胡同名稱,實際上是以人為中心的,有的胡同直接以人名來命名。也有不少胡同雖沒以人名來命名,但其中卻有名人故居,像米市胡同里有康有為故居、北半截胡同中有譚嗣同故居、珠朝街有孫中山先生到過的中山會館、小楊家胡同是老舍先生的出生地、護國寺街有梅蘭芳故居,後圓恩寺胡同有茅盾故居、西四北三條有程硯秋故居等等。而其它各類胡同名稱雖不是直接以人名來命名的,但也都與人們的日常生活有著直接關係。

象文丞相胡同、張自忠路、趙登禹路等胡同的名稱都是人們為了紀念民族英雄而命名的,從而明顯表達了人們對民族英雄的敬慕。這就說明胡同的名稱絕不僅僅只有實用的指代作用,還具有美學功能和人文傾向。

北京胡同的名字從不同側面反映了舊北京的地理政治軍事經濟文化宗教民俗,是研究北京歷史文化的重要資料。

胡同胡同

北京胡同的命名有很多種類型: 以衙署命名:如北兵馬司胡同、府學胡同、外交部街、內務部街等

以人名官名命名:如三不老胡同(原名三寶老爹胡同,指三寶太監鄭和)、武定侯胡同、石老娘胡同(西四北五條)

以貿易市場命名:羊肉胡同、花市大街、缸瓦市、米市大街等

以寺廟命名:寶產胡同、磚塔胡同

特殊標誌命名:如鐵獅子胡同、耳朵眼胡同等

以器物命名:如菸袋斜街、紗帽胡同

以動植物命名:如高義伯胡同(原名狗尾巴胡同)

以形狀走勢命名:如弓背胡同、一尺大街等

以水井命名:如福綏境(原名苦水井)、王府井大街、龍頭井胡同等

北京還進行了多次胡同名稱改造,修改了一些不雅的名稱,如蝎虎胡同——協和胡同;王寡婦斜街——王廣福斜街;驢市胡同——禮士胡同;狗尾巴胡同——高義伯胡同;劈柴胡同——辟才胡同等。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