胚胎幹細胞

胚胎幹細胞

胚胎幹細胞(embryonic stem cell,ESCs,簡稱ES、EK或ESC細胞。)胚胎幹細胞是早期胚胎(原腸胚期之前)或原始性腺中分離出來的一類細胞,它具有體外培養無限增殖、自我更新和多向分化的特性。無論在體外還是體內環境,ES細胞都能被誘導分化為機體幾乎所有的細胞類型。胚胎幹細胞研究在美國一直是一個頗具爭議的領域,支持者認為這項研究有助於根治很多疑難雜症,因為胚胎幹細胞可以分化成多種功能的APSC多能細胞,被認為是一種挽救生命的慈善行為,是科學進步的表現。而反對者則認為,進行胚胎幹細胞研究就必須破壞胚胎,而胚胎是人尚未成形時在子宮的生命形式。由胚胎來源的原始(未分化)細胞,它們具有分化成為眾多特異細胞類型的潛能。

  • 中文名稱
    胚胎幹細胞
  • 外文名稱
    embryonic stem cell
  • 釋義
    早期胚胎或原始性腺中分離的細胞
  • 簡稱
    ES或EK細胞
  • 最早
    1981
  • 舉例
    倉鼠、大鼠、兔、豬、牛、綿羊

概述

胚胎幹細胞胚胎幹細胞

胎幹細胞(embryonicstemcell,ESCs,簡稱ES或EK細胞。)胚胎幹細胞是早期胚胎(原腸胚期之前)或原始性腺種分離出來的一類細胞,它具有體外培養無限增殖、自我更新和多向分化的特性。無論在體外還是體內環境,ES細胞都能被誘導分化為機體幾乎所有的細胞類型。胚胎幹細胞研究在美國一直是一個頗具爭議的領域,支持者認為這項研究有助於根治很多疑難雜症,是一種挽救生命的慈善行為,是科學進步的表現。而反對者則認為,進行胚胎幹細胞研究就必須破壞胚胎,而胚胎是人尚未成形時在子宮的生命形式。

科學研究

自1981年Evans和Kaufman首次成功分離小鼠ES細胞,中國外研究人員已在倉鼠、大鼠、兔、豬、、綿羊、山羊、水貂、恆河猴、美洲長尾猴以及人類都分離獲得了ES細胞,而且已經證明小鼠ES細胞可以分化為心肌細胞、造血細胞、卵黃囊細胞、骨髓細胞、平滑肌細胞、脂肪細胞、軟骨細胞、成骨細胞、內皮細胞、黑色素細胞、神經細胞、神經膠質細胞、少突膠質細胞、淋巴細胞、胰島細胞、滋養層細胞等。人類ES細胞也可以分化為滋養層細胞、神經細胞、神經膠質細胞、造血細胞、心肌細胞等。ES細胞不僅可以作為體外研究細胞分化和發育調控機制的模型,而且還可以作為一種載體,將通過同源重組產生的基因組的定點突變導入個體,更重要的是,ES細胞將會給人類移植醫學帶來一場革命。

進一步說,胚胎幹細胞(ES細胞)是一種高度未分化細胞。它具有發育的全能性,能分化出成體動物的所有組織和器官,包括生殖細胞。研究和利用ES細胞是當前生物工程領域的核心問題之一。ES細胞的研究可追溯到上世紀五十年代,由於畸胎瘤幹細胞(EC細胞)的發現開始了ES細胞的生物學研究歷程。

胚胎幹細胞胚胎幹細胞

許多研究工作都是以小鼠ES細胞為研究對象展開的,如:德美醫學小組在去年成功的向試驗鼠體內移植了由ES細胞培養出的神經膠質細胞。此後,密蘇里的研究人員通過鼠胚細胞移植技術,使癱瘓的貓恢復了部分肢體活動能力。隨著ES細胞的研究日益深入,生命科學家對人類ES細胞的了解邁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在98年末,兩個研究小組成功的培養出人類ES細胞,保持了ES細胞分化為各種體細胞的全能性。這樣就使科學家利用人類ES細胞治療各種疾病成為可能。然而,人類ES細胞的研究工作引起了全世界範圍內的很大爭議,出於社會倫理學方面的原因,有些國家甚至明令禁止進行人類ES細胞研究。無論從基礎研究角度來講還是從臨床套用方面來看,人類ES細胞帶給人類的益處遠遠大於在倫理方面可能造成的負面影響,因此要求展開人類ES細胞研究的呼聲也一浪高似一浪。

生物特性

ES細胞的形態學特徵

胚胎幹細胞胚胎幹細胞

ES細胞具有與早期胚胎細胞相似的形態結構,細胞核大,有一個或幾個核仁,胞核中多為常染色質,胞質胞漿少,結構簡單。體外培養時,細胞排列緊密,呈集落狀生長。用鹼性磷酸酶染色,ES細胞呈棕紅色,而周圍的成纖維細胞呈淡黃色。細胞克隆和周圍存在明顯界限,形成的克隆細胞彼此界限不清,細胞表面有折光較強的脂狀小滴。細胞克隆形態多樣,多數呈島狀或巢狀。小鼠ES細胞的直徑7μm~18μm,豬、牛、羊ES細胞的顏色較深,直徑12μm~18μm。

ES細胞的分化

ES細胞的全能性指ES細胞在解除分化抑制的條件下能參與包括生殖腺在內的各種組織的發育潛力,即ES細胞具有發育成完整動物體的能力,可以為細胞的遺傳操作和細胞分化研究提供豐富的試驗材料。ES細胞發育全能性的標誌是ES細胞表面表達時相專一性胚胎抗原(Stagespecificembryonicant,SSEA),而且可以檢查到OTC4基因的表達,這兩種蛋白是發育全能性的標誌。ES細胞中AKP及端粒酶活性較高,可用於ES細胞分化與否的鑑定。ES細胞的多能性是指ES細胞具有發育成多種組織的能力,參與部分組織的形成。將ES細胞培養在不含分化抑制物的培養基上,可以形成類胚體。將ES細胞在特定培養基進行培養,可以定向分化成特定組織,如ES細胞在含有白血病抑制因子(LIF)和維生素A酸(RA)的培養基上,可以分化形成全壁內胚層,將ES細胞與胚胎細胞共培養或將ES細胞注入囊胚腔中,ES細胞就會參與多種組織的發育。

套用前景

生產克隆動物

胚胎幹細胞胚胎幹細胞

ES細胞從理論上講可以無限傳代和增殖而不失去其正常的二倍體基因型和表現型,以其作為核供體進行核移植後,在短期內可獲得大量基因型和表現型完全相同的個體,ES細胞與胚胎進行嵌合克隆動物,可解決哺乳動物遠緣雜交的困難問題,生產珍貴的動物新種。亦可使用該項技術進行異種動物克隆,對於保護珍稀野生動物有著重要意義。

生產轉基因動物

用ES細胞生產轉基因動物,可打破物種的界限,突破親緣關係的限制,加快動物群體遺傳變異程度,可以進行定向變異和育種。利用同源重組技術對ES細胞進行遺傳操作,通過細胞核移植生產遺傳修飾性動物,有可能創造新的物種;利用ES細胞技術,可在細胞水平上對胚胎進行早期選擇,這樣可以提高選樣的準確性,縮短育種時間。

用於器官組織移植

作為一種被稱之為“種子細胞”的ES細胞,為臨床的組織器官移植提供大量材料。人ES細胞經過免疫排斥基因剔除後,再定向誘導終末器官以避免不同個體間的移植排斥。這樣就可能解決一直困擾著免疫學界及醫學界的同種異型個體間的移植排斥難題。

治療人類胚胎幹細胞群

細胞治療是指用遺傳工程改造過的人體細胞直接移植或輸入病人體內,達到治癒和控制疾病的目的。ES細胞經遺傳操作後仍能穩定地在體外增殖傳代。以ES細胞為載體,經體外定向改造,使基因的整合數目、位點、表達程度和插入基因的穩定性及篩選工作等都在細胞水平上進行,容易獲得穩定、滿意的轉基因ES細胞系,為克服基因治療中導入基因的整合和表達難以控制,以及用作基因操作的細胞在體外不易穩定地被轉染和增殖傳代開闢了新的途徑。

揭示人及動物的發育機制及影響因素

生命最大的奧秘便是人是如何從一個細胞發展為複雜得不可思議的生物體的。人胚胎細胞系的建立及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可以幫助我們理解人類發育過程中的複雜事件,使人深刻認識數十年來困擾著胚胎學家的一些基本問題,促進對人胚胎發育細節的基礎研究。人胚胎幹細胞的體外可操作性,可以一種倫理上可接受的方式,提供在細胞和分子水平上研究人體發育過程中極早期事件的方法。這種研究不會引起與胎兒實驗相關聯的倫理問題,因為僅靠自身胚胎幹細胞是無法形成胚胎的。

藥學研究方面

胚胎幹細胞系可分化為多種細胞類型,又是能在培養基中不斷自我更新的細胞來源。它發展為胚體後的生物系統,可模擬體內細胞與組織間複雜的相互作用,這在藥物研究領域具有廣泛的用途。胚胎幹細胞有望在短期內就能體現的優勢在於藥物篩選中。目前用於藥物篩選的細胞都來源於動物或癌細胞這樣非正常的人體細胞,而胚胎幹細胞可以經體外定向誘導,為人類提供各種組織類型的人體細胞,這使得更多類型的細胞實驗成為可能。雖不會完全取代在整個動物和人體上的實驗,但會使藥品研製的過程更為有效。當細胞系實驗表明藥品是安全的且效果良好,才有資格在實驗室進行動物和人體的進一步實驗。

在候選藥物對各種細胞的藥理作用和毒性試驗中,胚胎幹細胞提供了對新藥的藥理、藥效、毒理及藥代等研究的細胞水平的研究手段,大大減少了藥物檢測所需動物的數量,降低了成本。另外,由於胚胎幹細胞類似於早期胚胎的細胞,它們有可能用來揭示哪些藥物干擾胎兒發育和引起出生缺陷。人胚胎幹細胞還可以用於其它用途。由於這類細胞本質上可以無限量地產生人體細胞,它們對於旨在發現稀有人蛋白的研究計畫理應有用。國際上許多製藥公司、學者都瞄準了這一重要的研究領域。

細胞替代治療和基因治療的載體

胚胎幹細胞最誘人的前景和用途是生產組織和細胞,用於“細胞療法”,為細胞移植提供無免疫原性的材料。任何涉及喪失正常細胞的疾病,都可以通過移植由胚胎幹細胞分化而來的特異組織細胞來治療。如用神經細胞治療神經退行性疾病(帕金森病、亨廷頓舞蹈症、阿爾茨海默病等),用胰島細胞治療糖尿病,用心肌細胞修復壞死的心肌等。

胚胎幹細胞還是基因治療最理想的靶細胞。這裡的基因治療是指用遺傳改造過的人體細胞直接移植或輸入病人體內,達到控制和治癒疾病的目的。這種遺傳改造包括糾正病人體記憶體在的基因突變,或使所需基因信息傳遞到某些特定類型細胞。

當然,幹細胞技術的最理想階段是希望在體外進行“器官克隆”以供病人移植。如果這一構想能夠實現,將是人類醫學中一項劃時代的成就,它將使器官培養工業化,解決供體器官來源不足的問題;使器官供應專一化,提供病人特異性器官。人體中的任何器官和組織一旦出現問題,可像更換損壞的零件一樣隨意更換和修理。

科研結果

胚胎幹細胞胚胎幹細胞

美國有關科學家指出,一些從成年動物體中提取的幹細胞,並不如預想的那樣能轉化成各種器官組織。這表明,在幹細胞醫療研究方面,成體幹細胞還不能取代胚胎幹細胞。有關研究報告將發表在《自然》雜誌上。

2011年11月15日,獲得官方批准進行全球首例人類胚胎幹細胞臨床試驗的美國傑龍(Geron)生物醫藥公司日前宣稱,由於所需費用過高,他們已經決定終止這一試驗。這一決定立刻引發慈善機構等希望從研究中受益的團體和個人的不滿。

傑龍公司表示在對人類胚胎幹細胞臨床試驗成本進行戰略評估後,他們決定終止這一里程碑式的研究項目。這家總部位於加州的公司此前首次獲得美國聯邦藥物管理局批准,對脊髓傷害病人進行幹細胞治療臨床試驗,試驗開始於2010年10月份,至今(2011年11月)已有4位病人接受了試驗治療。

研究的爭議

胚胎幹細胞研究與社會倫理的衝突

一、臍帶血的使用

胚胎幹細胞研究若能成功,將對於整個醫療技術產生劃時代的影響。但是,因其必須由胚胎中取得,牽涉到許多倫理道德的問題,因此,目前我國醫界逐漸流行新生兒臍帶血保存。臍帶血中含有大量的造血幹細胞,可以幫助許多病人恢復其血液與免疫系統的功能。臍帶血除具有現階段最容易取得之特性外,質、量最優的多能性幹細胞,亦能兼顧未來醫學發展的可能性,是目前疾病找出治療方法的折衷途徑。

由於臍帶血具有以下幾項優點:1.相當純淨:尚未受到放射線、藥物、毒物、病菌等污染;2.細胞生命力強:臍帶血幹細胞產生新細胞的能力較骨髓內的幹細胞強;3.來源容易:臍帶血的取得較容易又不具傷害性;4.及時性:許多疾病的治療時效相當重要,臍帶血於出生時即以冷藏方式備用,可隨時取用;5.排斥性較低:以臍帶血做異體移植時,較少有排斥反應,發生移植物抗宿主疾病的程度亦較輕;6.感染性少:尤其與病人本身之周邊血相比較時;7.組織相容性(histocompatibility)較佳:兄弟姊妹間的臍帶血移植,合適機會可能達50%等。因此使得臍帶血套用的範圍更為寬廣,甚至逐漸取代骨髓移植與周邊血移植等治療方式。

臍帶血移植主要套用於血液惡性疾病、先天代謝性遺傳和惡化腫瘤經化療、放射線治療後,病患恢復造血機能和免疫系統的重建。也由於臍帶血的收集對於產婦、嬰兒沒有任何危險,冷凍保存臍帶血細胞的技術也日益成熟,故有愈來愈多的家庭願意捐贈或以私人保存方式,將以往在生產後視為廢棄物處理丟棄的胎盤/臍帶,先行收集其中之血液並交由專業的機構和人員處理保存。

二、複製動物、複製器官與複製人

胚胎幹細胞胚胎幹細胞

除了臍帶血研究外,目前全球進行胚胎幹細胞研究可能的胚胎來源有四:1.人工流產得到胚胎組織,2.人工生殖後擬銷毀的多餘胚胎,3.以體細胞轉植術所製造的人類胚胎或混種胚胎,4.為研究使用而由捐贈者精卵製造的胚胎。

所謂的複製(clone),是指藉由一個細胞、器官或是去氧核糖核酸(DNA)持續不斷的分化成另一個在基因型態上完全相同的細胞、器官或是去氧核糖核酸的一種過程。

目前大家所著眼的“複製”則大多是放在“治療性複製”上。理論上,治療性複製將是人類疾病的“終極治療”,它將可提供不受排斥的細胞、組織與器官,治療種種的疾病。

所謂的“治療性複製”,包括了核移植、胚胎幹細胞製備(Preparationofhumanembryonicstemcell)及控制分化(controlofdifferentiation)三個部分。目前這三部分都已有了初步成果,雖然離成功尚遠,但以人類過去科技發展的軌跡來看,既然可行性已獲得證實,則成功率與改進應指日可待。

以人類而言,同卵雙胞胎具有一致的遺傳因素,發育過程也在同一子宮,但仍有許多特性不同。在發育的過程中,有太多的機率及外來的影響,所以相同的基因型(genotype)並不意味著表現型(phenotype)也一定相同。越來越多證據顯示,決定phenotype不只是genotype,卵細胞內細胞質的環境更是決定phenotype的重要因素;亦就是胚胎髮育母方控制(maternalcontrolofdevelopment)。當然,沒有兩個卵子的細胞質環境會完全一致,因此相同的genotype不能保證相同的phenotype是非常合理的。

而複製動物則是把成年動物的一個細胞,植入一個已經拿掉基因物質的卵子。但事實上,沒有人知道卵子如何設定細胞的基因,並且,有愈來愈多證據顯示,要利用複製技術製造健康的動物,比原來預期的更為困難。由於複製作業整體的成功率不到3%。許多專家認為這是各種複製災難的開始。複製動物尚且如此困難,在相關問題解決之前,複製人實不應輕易嘗試。

但,撇開複製技術的困難度不談,“複製”本身所帶來的社會倫理衝擊則更引人爭議。

三、何謂“生命”

首先,複製動物是否侵害到動物本身所具有的生命權的相關輿論正方興未艾。為了複製技術,而使得動物必須忍受不必要的痛苦是否真有必要?但另一方面來講,如果依此說法推論的話,目前為止為了人類醫療進步所做的所有動物試驗,恐怕也有重新評估的必要。

另外,前面所提及,大家目前著眼的“治療性複製”,事實上有一個極負爭論的重點:雖然現今許多國家都嚴格禁止複製人的研究,但為了醫療研究所複製的胚胎則有不同的標準。其是否意味著:因為醫療研究所產生的胚胎可以視為不具有生命,為了生殖研究所複製的胚胎才算是人呢?同樣的一個胚胎,是不是可以有不同的定義標準?

一個成功的複製胚胎的故事,其背後必定隱藏著許多個失敗的例子,這些實驗失敗的胚胎是否可以單純的將其視為研究的樣本呢?

的確,胚胎幹細胞的研究已被醫界視為兵家必爭之地,在這種情況下,自然希望約束愈少愈好,但是,由於其涉及生命定義及來源,因此極負爭議,用可能發展成生命的受精卵做研究,也一再挑戰著宗教界、哲學家信仰的神經。

胚胎、生命的定義到底為何?從法律的角度而言,法律上對生命的定義,依據民法第六條為通說:出生采獨立呼吸說,死亡采腦死說;但為保護胎兒繼承權,依民法第七條,特別將胎兒保護提前規定胎兒,以將來非死產為限,關於個人利益之保護,視為既已出生,采法定解除條件說。

也就是說,當胎兒有呼吸時,即認定其具有生命,而為了進一步保障胎兒的繼承權,在胎兒尚未出生前,只要將來沒有死產,就可以視為已經出生。

站在法律的觀點,胚胎並不具有生命,有呼吸能力的胎兒才能算是生命,但其卻與宗教界的看法相違背。站在宗教界的立場,當受精卵產生的那一剎那,就已經有生命的產生,胚胎擁有的權力應該和胎兒一樣,任何有機會發展成生命的胚胎都應該受到保護。

事實上,為了試管嬰兒就可以犧牲胚胎,為了維護個人自主選擇權就可以墮掉胎兒的墮胎合法化,若延續胚胎具有生命的概念,則這些又算什么?胚胎幹細胞的改變若稱為違反自然,對抗疾病、基因工程的研究是否有繼續下去的必要?從極端的角度而言,利用醫學的力量延長壽命也是一種違反自然的作法。

也因此,一些傳統保守的道德觀念,如反墮胎合法化,反對干預自然、反對扮演上帝角色的觀點等,也使得在法理上可能不具異議的胚胎幹細胞研究,卻面臨了傳統道德價值觀的強烈質疑。

目前各國現況

括胎盤.只有桑椹胚(Morula)的細胞是全能的,可以成為所有組織或胎盤. ." src="http://a1.att.hudong.com/57/69/01300001248577132870693463764_s.png">胚胎幹細胞(Embryonic Stem Cells)起源於囊胚(Blastocyst)內部細胞(Inner Mass Cells),為多能幹細胞,它可以成為任何組織,但不包括胎盤。只有桑椹胚(Morula)的細胞是全能的,可以成為所有組織或胎盤。 .科學期刊將全球對於胚胎幹細胞研究的規範從嚴謹到寬鬆分為四等級:第一級為絕對禁止,連研究都不行的國家包括法國、瑞士、冰島波蘭等;在全球醫學研究居龍頭地位的美國居第二級,根據布希去年八月的宣示,美國國家研究經費只能用於現有細胞株的研究,不得再以受精卵製造新的細胞株,德國的規範與美國相同。

胚胎幹細胞(Embryonic Stem Cells)起源於囊胚(Blastocyst)內部細胞(Inner Mass Cells),為多能幹細胞,它可以成為任何組織,但不包括胎盤。只有桑椹胚(Mor胚胎幹細胞(Embryonic Stem Cells)起源於囊胚(Blastocyst)內部細胞(Inner Mass Cells),為多能幹細胞,它可以成為任何組織,但不包括胎盤。只有桑椹胚(Mor

第三級規範允許研究人工流產或人工生殖遺下的多餘胚胎,以製造新細胞株,目前日本、加拿大以色列澳洲屬於這個等級,中國是全世界規定最寬鬆的國家,允許因為研究目的而製造新的胚胎,美國私人經費支持的研究也屬於這一個等級。

一、美國

美國眾院在去年八月通過全面禁止複製人議案,布希總統因道德理由反對“複製人類”,不管為生殖目的或醫療研究目的,都在禁止之列,胚胎幹細胞研究已做成不得再增加胚胎幹細胞株的禁令。美國聯邦政府有條件的支持幹細胞研究,但僅限於現存的六十幾株幹細胞珠,不再資助製造新的人類胚胎幹細胞。

每個國家對於美國的這項決定都有不同的看法,英國的一些科學家,對於美國的決議感到失望,因為美國畢竟是世界上投入醫療研究經費最多的國家,美國在胚胎幹細胞研究方面的限制,將使得未來投入這方面研究的人才、資金相對減少,對於胚胎幹細胞研究的進展會產生負面的影響。

德國反對這方面研究的人卻對美國的決定表示歡迎。反對者認為,這將使得歐洲和美國政府對於此項議題的看法更趨一致性。

雖然美國聯邦政府不再資助製造新的人類胚胎幹細胞,但是這項決議僅限於聯邦政府資助的研究,一般民間機構卻不受限制,私人企業仍然可以資助相關的研究發展,因此可以預見,這項政策的效果將十分有限。

二、歐洲

歐洲各國目前對於人類胚胎幹細胞研究的法律規範,都還是停留在各自分歧的狀態。十五個歐聯國家中,有九個已經針對這項議題立法。

奧地利法國德國以及愛爾蘭雖然都禁止與胚胎相關的研究,但是其中,德國在1991年通過的胚胎保護法(theEmbryoProtectionLaw)雖然完全禁止針對人類胚胎進行遺傳研究,但是其並未禁止因研究需要而進口的人類胚胎幹細胞,且法國也正在考慮修法開放幹細胞研究的可能性。

西班牙芬蘭允許在有限制的情況下進行胚胎研究,而丹麥的科學家只能做有關於控制胚胎受精的研究。

在瑞典,胚胎研究是被允許的,只要倫理委員會通過,科學家甚至可以從事製造胚胎的實驗計畫。

英國則是所有的國家中態度最開放的。依據1990年的人類胚胎法案(HumanEmbryologyAct)科學家不僅可以針對捐贈的胚胎做研究,甚至可以自行創造新的胚胎或是為了幹細胞的研究而複製胚胎。

梵諦岡教廷雖然沒有正式對於美國政府的態度做出回應,但是教宗約翰保羅二世已經公然表達其反對幹細胞研究的立場。

三、亞洲

日本國內目前傾向準許此方面的研究,而南韓的科學家多認為胚胎幹細胞研究的潛在利益要遠超過其所帶來的危險。新加坡政府則已經針對生物科技建立了一套特殊的道德規範。

以色列的國會在1999年通過的法案,已經明確禁止利用胚胎幹細胞來進行基因複製,創造複製人。但是,法條中僅規定不能複製出“完整的人體”(completehumanbeing),並沒有確切禁止複製胚胎從事其他與醫療目的相關的研究。

中國是目前全世界規定最寬鬆的國家,允許因為研究目的而製造新的胚胎。

結語

由科學期刊將各國對於胚胎幹細胞研究的法定規範分為四級可以看出,目前全球乃至於各國國內對於相關研究仍沒有共識,雖然幹細胞研究的最初目的是為了造福人類,但在幹細胞研究正如火如荼的進展時,對現有價值觀造成影響的社會討論若沒有加速進行,沒有建立共同的規範來加以遵循,將可能使得研究發展到無法控制的地步。

舉例來說,在各國標準不一的情況下,去年十一月間英國高等法院裁決,由於英國現有法律並未對複製人有所規範,也未明文禁止,因此,義大利羅馬大學胚胎學者安提諾利已於英國展開複製人計畫,今年底前很有可能就會看到成果。複製人若合法,將面臨哪些問題?複製人在法律上的人格為何?是否具備自然人的身份?出生和死亡又該如何定義?嬰兒和母親之間的連結是否仍能延續?世代間的連結是否會出現斷層?

統籌規劃國家相關科技的政策方向、倫理方針與立法推動工作;同時提升包括醫療、公職、學校及媒體人員的倫理素養,相信這是一個值得努力的方向。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