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田囍事

肥田囍事

《肥田囍事》(英文:To Grow With Love)為香港無線電視翡翠台時裝劇集,于2006年10月23日起首播,每集連廣告共一小時,共22集,監製關永忠胡杏兒為演出"肥田"一角,增肥至150磅,並于短時間內極速減肥以拍攝部份戲份,引起社會極大回響,香港傳媒更爭相報道本劇拍攝花絮;此外另一演員胡諾言亦為此劇增肥。

概述

群下臣數目,真的與體重成反比?從小就胖嘟嘟的菲律賓華僑何美田(胡杏兒)在瘦身熱潮風行的香港受盡打擊。心灰意冷的她打算返回菲律賓,然而當她發現有人在她的畫上回響她對愛情的看法時,她決定留下來,去積極找尋那個他。

田的老板戴喜(許志安)對她肥胖的身形看不過眼,處處針對她。他沒有想過,自己竟有一天會愛上她。為了忘記田,他火速跟女友宋曼頤 (姚嘉妮)結婚。另方面,一向對愛情充滿憧憬的田當上了婚禮策劃顧問,而她的第一個客人竟然是喜!

角色簡介

《肥田囍事》《肥田囍事》

何美田(<strong>胡杏兒</strong>飾)

年齡:24

職業:D-Day 售貨員/婚禮策劃顧問(wedding planner)

性格:樂天開朗,每每遇上不開心之事總會樂觀面對,積極解決;心地善良,熱心助人,而且不計較,不怕蝕底;對愛情充滿憧憬,相信愛情裏隻有溝通、隻有悸動的感覺,沒別的,並相信有天能遇上天造地設的另一半。

背景及經歷:

美田生于菲律賓,家境富裕。美田的母親于美田幼時病逝,故父親念鄉把美田視為掌上明珠,處處溺愛保護,但是,美田沒有因此而成為一個驕縱的公主。美田熱心助人,率直樂天,深得身旁人的疼愛,而由于受念鄉的遺傳,美田天生長得胖胖的,但美田不認同時下人拼命纖體的做法,認為隻要身體健康,略胖也是一個個人特質。

因念鄉本身就是一個大肥漢,深明肥人的處世之道,故為了不讓美田失望,念鄉不斷勸解美田,肥人隻要安于現狀,找個能讓自己生活安穩的人就算是幸福了,也不需要有甚麽事業成就。為此,念鄉更執意為美田安排婚事,但對愛情固執的美田,堅決不從。美田為了堅持自己的意願,不惜與一直疼愛自己的念鄉鬧翻,毅然留在香港,尋找自己的夢想!

美田經任職D-Day店長嘉敏介紹下,在D-Day任售貨員一職。正當美田滿心歡喜的等待意中人的時候,卻撞上了戴喜,令美田的生活起了波折。戴喜是著名時裝品牌D-day的老板。在戴富、嘉敏的婚禮中,美田和戴喜已經因意見不合而結怨。在美田的眼中,戴喜是個挑剔,隻重外表包裝的商人,一切事以為可以用錢解決,對戴喜甚是不屑。而美田亦因為令戴喜于戴富的婚事上出洋相,加上插手戴喜的家事,成了戴喜的眼中釘。美田知道戴喜討厭自己肥胖身形而不欲自己留在D-Day,被戴喜多番作弄,美田雖一心等待王子,亦不屑戴喜的行徑,處處頂撞,二人成了鬥氣冤家!

一次機緣巧合下,美田邂逅連鎖餅店的太子文俊,美田動心,準備展開第一段戀情!

另一邊廂,同是肥人的美田與冠希成了交心的好友,冠希原來愛上了寶樂,卻因著肥胖而感自卑,美田以自身為例,鼓勵冠希不應自卑自憐。美田的樂觀感染了冠希,令冠希鼓起勇氣來…

正當美田身邊的人看似一切安好之時,美田與文俊的關系卻生了變故。二人雖作不了情人,卻成了交心的好友。美田更令玩世不恭的文俊明白溝通的重要,令文俊與家人冰釋前嫌,負起家族的責任。

隨著這段與文俊似有還無的關系終結,美田亦受不了戴喜的橫蠻無理,美田在秀蘭的陪伴下,無奈跟念鄉回菲律賓。

美田回到老家菲律賓,滿以為日子回復舊樣,卻竟碰上公幹時意外失憶的戴喜!為了一報早前被戴喜針對奚落之仇,美田故意收留戴喜在菲律賓,訛稱戴喜是自己的男朋友,戴喜在毫無記憶下,唯有相信這就是自己身世的‘事實’。美田遂趁機糟躓戴喜,一雪前仇,卻在與戴喜相處的期間,發現戴喜善良可親的一面,與戴喜漸生情愫,二人更在為他人籌備婚禮中互相合作,互補不足,成了最佳拍檔

再一次意外下,戴喜回復記憶,得知美田一直欺騙自己,憤然回港。美田知道戴喜不會原諒自己,可是,美田早已對戴喜動了情。在秀蘭的鼓勵下,美田決定勇敢一次,回港追回戴喜!

美田回到香港,卻見戴喜對自己態度冷淡,二人的關系膠著。美田百無聊賴,想起與戴喜在菲律賓替人辦婚禮的快樂日子,心念一轉,起了當婚禮策劃顧問。

美田懷著興奮的心情上班,可是,第一宗婚禮的主角竟是戴喜與頤!原來戴喜為了忘記美田,火速與頤結婚,更點名要美田幫手籌辦自己的婚禮…美田不相信戴喜對自己全無感情,在秀蘭又一次的鼓勵下,決定要戴喜承認與自己的感情。

最後美田傷心失意,于是打算接受念鄉的安排回菲律賓結婚之際,戴喜卻突然重新走向美田,向美田認錯,要求重新開始! 美田對戴喜並未忘情,但經歷傷害,美田亦不敢再相信戴喜。美田正猶豫時,念鄉卻大力反對二人復合。念鄉設下種種難關,想要證明給美田看戴喜隻是虛情假意。戴喜能否通過難關,證明自己到底為了解決事業危機,還是對美田真誠相待呢?

《肥田囍事》《肥田囍事》

郭寶樂(<strong>李詩韻</strong>飾)

年齡:24

職業:婚紗公司營業員

性格:夠義氣,對朋友慷慨,奈何揮霍成性,致令生活足襟見肘。對愛情猶如經營一盤生意,視結交男友為一項投資活動,時將追求者玩弄于股掌之中,認為合則來不合則去,但仍憧憬有一段美滿婚姻,跟所愛的人百頭到老。

背景及經歷:

寶樂自知天生美人胚子,但仍極力保持美好身段,不欲一絲松懈,故引來不少狂蜂浪蝶。寶樂眼見追求者眾,故對男友的要求亦高,時刻強調女人體重不能超過一百磅,男人年薪非要一百萬不可,視購物不看價錢為女人最大幸福,人生最大目標是在廿五歲前退休,嫁個有錢人。眼見限期將至,寶樂以最短時間爭取最大回報,即系同時擁有四個男友,且以不同的生日日期來應酬各人。寶樂看似對愛情不專,卻自有一番道理,認為婚姻乃女人最大成就,必需揀選條件最好,最適合自己的男人結婚,就算不擇手段亦視作理所當然。

正當寶樂忙于做個愛錢的女人,穿梭各式男友時,菲律賓的遠房親戚何美田(二人同年)卻為了逃避父親的催婚而來港投靠寶樂。寶樂得知田來港尋覓真愛,看田一身肥胖,已不存厚望,認為田此行是自討苦吃,不過本著情義,仍不住鼓勵,帶田四出尋‘草’。

寶樂表面照顧田起居生活,其實暗中跟鄉匯報,賺取報酬,伺機勸田返回馬拉,順從其父親之安排,乖乖結婚。豈料跟田的相處日久,竟被田的性格感染,漸漸認同田,衷心鼓勵田追尋真愛之餘,更助田創辦婚姻策劃公司,開展二人事業,為天下間有情人服務。

另一方面,樂被林森記茶餐廳太子爺林冠希追求,奈何冠希是個飲食無節製的胖子,寶樂根本看不上眼,但在金錢和物質的誘惑下,又甘于與冠希交往,但礙于面子問題,寶樂不斷催迫瘦身。冠希于是拋棄陋習,刻苦工作改變自己。寶樂對冠希亦因而改觀。奈何冠希成功瘦身後,自信大增,發覺自己還有很多選擇,沒必要跟寶樂一起,故另覓新歡而去。寶樂因此傷心不已,但在田的感染下,寶樂和冠希終明白建基于外貌的愛情,是多麽脆弱,毫無保障,最後痛改前非,以真情打動冠希,冠希浪子回頭,與樂譜出一段不驚天不動地,卻是動人的愛情故事…

《肥田囍事》《肥田囍事》

宋曼頤(<strong>姚嘉妮</strong>飾)

年齡:二十八歲

職業:時裝連鎖店營運經理

性格:聰明優雅、爽朗率直、主動果斷、思路清晰。對“美”執著堅持,永遠保持外貌完美,對健美追求一絲不苟,但更加不甘心被人認定為花瓶,欲以工作以示實力,對事業有野心。愛情方面亦有計算,選擇伴侶註重質素與前途,態度主動、進取。

背景及經歷:

曼頤于戴喜初成立品牌時,曾為他擔任花生模特兒,更成為戴喜御用模特兒,二人合作無間,亦于此時成為情侶。然而曼頤早知模特兒生涯並不長久,早想轉型幕後,戴喜亦看中曼頤的審美天份、人際脈絡與交際手腕,遂予以機會,讓曼頤于時裝公司任職市場推廣,邊學邊做,好勝的曼頤不甘當花瓶,勤奮上進,于短時間內成為戴喜的得力助手。

曼頤知戴喜一直以自己作為美的標準,故在他面前,一刻都不敢松懈,時刻保持最佳狀態,也因此為自己帶來無盡壓力,一粒暗瘡也會觸動神經。曼頤一直視戴喜為結婚對象,計算條件,對方有型、有錢、有事業,應該是不錯選擇,然而專註拓展事業的戴喜,卻對曼頤的關心與愛護越來越少,令曼頤感覺被冷落與辜負。

在戴喜失憶期間,被美田發掘了真性情,二人萌生感情,雖然在戴喜回復記憶後,拒絕承認與美田的一切,更不惜提出與曼頤結婚以抹掉與美田所有感覺,然而戴喜逃避不了心中最真感情,最後,更給曼頤發現真相,原來自己已輸給一個肥妹,令曼頤大受打擊!與此同時,一鳴正向戴喜反擊,及向曼頤展開熱烈追求,終于,曼頤老羞成怒,斷然拒絕與戴喜的婚姻,一念之差,答應與一鳴狼狽為奸,合謀將戴喜趕出公司,令他在措手不及間同時失去事業與愛情。然而,在下決定的一刻,曼頤卻一再矛盾,愛的反面必然是恨嗎?

《肥田囍事》《肥田囍事》

林冠希(<strong>胡諾言</strong>飾)

年齡:26歲

職業:茶餐廳太子

性格:懶散、逃避現實、不肯接受失敗、隻顧享樂。由于肥胖而自卑,亦因自卑而變得自大,常自吹自擋,以太子爺自居,終日盤據于茶餐廳內,拒絕跟外界接觸。為免被人取笑,常先發製人的去嘲諷別人,終成‘臭口一族’,自知讀書不成,隻好寄情飲食,最後更練就一身好廚藝。

背景及經歷:

冠希爸爸是林森記茶餐廳老板,家境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由于母親早亡,臨終時叮囑森要疼愛兒子,故森自小就疼愛縱容冠希,讓其養成好食懶做的性格。可惜,懶散及無節製的飲食習慣為他帶來肥胖的身驅,自小便成為別人笑柄。冠希慢慢由自卑變成自大,得罪人多稱呼人少,但始終不願面對外面的花花世界,終日藏身于小小的茶餐廳內,做其小惡霸。奈何老父森望子成龍心切,更刻意安排冠希到戴喜的時裝公司工作,可惜上班不到幾天,便因大汗及肥胖所累而遭到解僱,令其父極為失望,更怪責冠希不思進取,但冠希一心想在廚房工作,好等他發揮其廚藝本色,導致父子分歧日深。

另一方面,冠希對貌美的寶樂好感日增,但礙于肥胖身形,不敢追求,但為求搏得美人註意,不時趁寶樂前來吃東西時,出言奚落,甚至借故作弄對方,久而久之,二人變成鬥氣冤家。

未幾,冠希一番苦心給寶樂好友何美田發現,兩胖相遇,感同身受,在田的鼓勵下,冠希一心改變,拋棄陋習,刻苦工作,目的隻為追得美人歸,在愛情的驅動下,冠希拼命減肥,果然寶樂被冠希的誠意和傻勁打動,跟冠希走在一起。

冠希經過地獄式的減肥,成為‘至Fit型男’。隨著外型的改變,冠希慢慢得到異性註意,感到從沒有過的滿足和興奮,積壓在心已久的怨氣猶如山洪暴發,誓要一洗頹風,眼見外面風光如畫,美女如雲,亦不甘心與寶樂一起,而且認定寶樂隻是貪圖自己的家財,並不是真心愛自己,于是另覓新歡而去。但當冠希失去了寶樂後,再不感到快樂,畢竟寶樂是自己喜歡的,更重要是她跟自己經歷過最艱苦的減肥日子,加上老父的痛罵,冠希終于明白真正的‘美’不是單憑外表、不是討人喜歡、不是招人羨慕,而是‘真摯’的感情!冠希重新審視自己,重拾自我。最終,冠希又能否將美麗的寶樂帶回身邊,得到真摯的愛?

《肥田囍事》《肥田囍事》

楊秀蘭(<strong>黃淑儀</strong>飾)

年齡:40餘歲

職業:花店老板

性格:註重儀表,打扮得體,外表光鮮,因為專註工作而分身乏術,隻好聘請鍾點工人打理家務。不擅營商,雖為花店老板娘,卻不懂生意經營之道,以致虧損累累,人窮思舊債,每逢缺錢時便對人斤斤計較。表面上保守,實質卻是一名戀愛專家。

背景及經歷:

年青時的秀蘭慣于使用小技倆以得到男人的註視,可謂戀愛專家一名。當秀蘭往菲律賓旅行時,遇上了念鄉,被念鄉的個性吸引,二人一拍即合,已在情場上遊玩多時的秀蘭,亦決心要安定下來,留在念鄉的身邊。

可惜事與願違,當秀蘭認定了念鄉為終身伴侶時,念鄉卻斷然離去,令秀蘭傷心欲絕,受了情傷的秀蘭返回香港,追求者雖仍絡繹不絕,但秀蘭已無心戀戰,終于隨便下嫁了其中一人,想藉此療傷。可惜秀蘭的婚姻並沒有為她帶來幸福,結婚三年後,秀蘭的丈夫便拋棄了她。秀蘭經歷一次愛情重傷,加上一次婚姻失敗,歷練太多,使秀蘭心灰意冷,不再投入愛情之中,寧願一個人孤身生活。

秀蘭獨身多年,以經營花店為生,同時擁有一幢物業,本應生活無憂,但秀蘭並非生做生意的料子,往往為了追求美,而不惜工本,令自己虧本,花店生意更是未如理想。但秀蘭從未想過放棄經營,一來秀蘭隻有自己孤身一人,總得找點事做賴以為生,二來,秀蘭亦喜歡跟花店的客人來往,訂花的人不是正在追求心儀對象,就是打算結婚訂造花球,這些客人滿腦子戀愛心事,喜歡向秀蘭討意見,秀蘭亦樂于教授技巧,花店對秀蘭來說不單是為了生計,也是一種生趣所在。

秀蘭本來獨居于一幢舊式唐樓,因經濟拮據,因利成便,將房子分租予她的舊學生──郭寶樂。寶樂昔日曾跟隨秀蘭學琴,秀蘭以為寶樂仍是從前的乖學生,沒想到長大的寶樂卻跟自己想像大相逕庭,寶樂可同一時間有四名男朋友,單是這一點,已令秀蘭不屑。秀蘭往往欲以過來人身份提點樂的戀愛之道,但寶樂卻認定秀蘭不過是老姑婆一名,不肯聽從。

秀蘭漸漸跟美田建立了感情。其後美田愛上了本來經常鬥氣的戴喜,戴喜的反覆令美田深深受傷,秀蘭亦一直在旁支持,叫美田要堅持所愛,不要輕言放棄,免得他日後悔。結果如何並非最重要,重要的是不要留有遺憾,就像秀蘭當日跟念鄉的關系,留下的,是大半輩子未能釋懷。美田在秀蘭的鼓勵下跟戴喜發展,對秀蘭非常感激…

美田眼見林森對秀蘭情深一往,亦想助秀蘭解開多年心結,放下情傷,嘗試接受林森,隻是秀蘭懂得教導美田,當事情降臨至她身上時,秀蘭卻又顯得猶豫不決…

《肥田囍事》《肥田囍事》

戴喜(<strong>許志安</strong>飾)

年齡:三十三歲

職業:著名時裝品牌老板

性格:外表冷傲,沉著,憑自身聰明努力,發奮圖強,白手興家,在時裝界闖出名堂,一手建立屬于自己的品牌”D-day”,短短幾年間,已為了城中熱門名牌之一。因此戴喜是個自信心十足,自我為中心的人。

背景及經歷:

戴喜出身普通家庭,有父戴旺丁、母王艷芬和兄長戴富。一家本居于公共屋村,父母都是沒大志而甘于平淡的人。

但戴喜自小聰明過人,讀書成績更是名列前茅,小時候有一次因為穿得殘舊,被人當作小偷,受了屈辱,深感“人靠衣裝”這個道理是真理,從此立志要脫離草根階層!

戴喜大學畢業後,決心創業,看好時裝界,于是在一間時裝公司當學徒,儲足彈葯後,便要開創自己的時裝公司,卻因資金不足,向兄長富借錢。戴富為助弟創業而把老婆本借出,結果失去了未婚妻,戴喜覺虧欠了戴富,往後不停作出補償。

戴喜在事業上有一個好拍擋,亦是理想伴侶──宋曼頤,二人表面是一對絕配的璧人,但藏暗涌...

戴喜替兄長戴富辦世紀婚禮而結識了姐妹團中的何美田,因為田的外形肥胖而令戴喜對田的印象大打折扣,二人對新娘所穿婚紗意見相左,成了鬥氣冤家!天意弄人,田誤打誤撞之下入了戴喜公司當職員,于是戴喜多方針對作弄田,終逼令田自動離開公司!

戴喜到菲律賓洽談生意,遇上意外,竟成失憶!

戴喜失去所有記憶,流落異鄉菲律賓,卻遇到美田,美田存心報仇,自稱是戴喜的女朋友。戴喜在毫無記憶下,唯有相信這就是自己身世的‘事實’。美田趁機糟躓戴喜,一雪前仇。美田卻與戴喜相處期間,發現戴喜善良可親的一面,而戴喜在沒有世俗壓力下,對美田這個肥人也產生好感,二人漸生情愫,在菲律賓留下了不少美好的回憶

再一次意外,戴喜回復記憶,得知美田一直欺騙自己,憤然回港。戴喜自知愛上了美田,但過不了世俗眼光而不肯承認。戴喜為免煩惱,竟然跟女友宋曼頤結婚,而美田正好加入了婚紗公司當婚禮策劃人,接到的第一個客人就是戴喜,于是美田在籌辦婚禮過程中設法迫戴喜正視與自己的感情,戴喜反而更要傷害美田,美田隻好死心!

正當戴喜以為可以和曼頤有一段美滿的婚姻的時候,戴喜卻發現自己無法忘掉美田,而曼頤亦心知戴喜所愛的人其實是美田,曼頤把心一橫,出賣戴喜!原來曼頤早移情別戀,與戴喜的生意伙伴蔣一鳴在戴喜失憶期間暗渡陳倉,在一鳴的糾纏下,曼頤隻得作出取拾,站到一鳴一邊,設計侵吞戴喜的公司!

這時候,身處谷底的戴戴喜,首先想到的人,卻是美田,當他將要失去所有的時候,他發現自己最不想失去的,就是這個他最看不上眼的胖女子。戴喜向美田真情表白,但情感重傷的美田,已經不再容易相信別人,他懷疑戴喜的用心,會是來報仇?來作弄她?還是想騙她父親的錢挽救他的公司?戴喜痛定思痛,努力挽回美田的芳心…

《肥田囍事》《肥田囍事》

蔣一鳴(<strong>關禮傑</strong>飾)

年齡:四十餘歲

職業:商人

性格:豪邁、能幹、大膽、觀人于微,于商場打滾多年,歷練夠深,善于以“笑面虎”姿態待人,表面上似隨和、寬容,其實圓滑、世故,公事上喜歡掌控話事權,處事可以心狠手辣,反面不認人。風流、浪漫,遇上真愛,卻可死心塌地。

背景及經歷:

一鳴以製衣業起家,雖然製衣業在港已式微,但一鳴拿著多年來在製衣業賺來的資金,凡是有利可圖的生意,都會重錘出擊以謀巨利,是個不折不扣的生意人,故一鳴所經營的生意也趨多元化。

一鳴向來眼光獨到,一次,于一個新進時裝設計師的花生騷上,看中了戴喜。在製衣業具豐富經驗的一鳴,賞識戴喜的設計天份,欣賞戴喜事事力求完美的嚴謹,心想此年青人定必大有前途,而此時的戴喜又剛開始成立自己的品牌,當然感激一鳴這位伯樂,二人一拍即合,合作經營自家品牌時裝生意。利益掛帥的一鳴註資到戴喜的品牌,助他打出名堂,經過多年努力,戴喜已成為在地數一數二的設計師,連鎖店相繼開設。

由于戴喜管控公司所有設計,一鳴根本沒有最高決策權。在商言商,一鳴慶幸多年來有戴喜為自己打江山,但在公司仍需事事得戴喜首肯,令一鳴始終感覺屈居其下,心藏芥蒂,隻是圓滑的一鳴不欲影響生意與盈利,總能好好掩飾。

然而,戴喜始終歷練未深,有時候在一鳴面前會過份獨裁,終于一次,戴喜羞辱了一鳴。一鳴忍無可忍,從今以後,不再將戴喜放在眼內,向他逐步反擊,更暗暗部署吞並,利用戴喜身邊的親人如戴富來打擊他,一鳴更看中戴喜一個弱點-他的女友曼頤。

其實自戴喜介紹曼頤予一鳴認識的時候,一鳴已對她有好感,漸漸,一鳴知曼頤備受戴喜冷落,與戴喜感情日差,一鳴乘虛而入,向曼頤展開熱烈追求,令曼頤投向自己懷抱。一鳴逐步從戴喜手中奪去事業與愛情,狠狠地將戴喜趕出公司,令戴喜他失去一手成立的心血品牌,淪落至眾叛親離、一無所有,將戴喜趕入絕路!

劇情介紹

第一集

富家女何美田與父何念鄉相依為命,田身形肥胖,何父因此事事為她安排,希望她能早日出嫁。但田認為要找一個與自己心靈相通的人才是真愛;她更借舊同學Carman劉嘉敏婚禮為由,從菲律賓避走至香港。念鄉亦跟隨同往,竟在飛機上遇上對肥人有偏見的戴喜。田投靠剛和男友分手的表姐郭寶樂,樂卻帶田參加speed dating(極速約會);田此時才發原來寶樂其實‘一腳踏多船’。喜替哥哥戴富的未來太太敏造婚紗時再遇美;喜竟直說自己的設計並不合‘肥田’所穿,田不服氣,把設計改至合適自己,喜被氣走。田遇上找戴旺丁晦氣的林森,更無意中化解了兩人恩怨。另一方面,田發現了與自己心靈相通的人……

《肥田囍事》《肥田囍事》

第二集

田不弄傷喜,立刻以驚人力量抱喜去看醫生。富大婚前夕,田為完成敏心願,把敏母親留下的婚紗襟花加到喜設計的婚紗上,令她高興地出閣。田為尋找心靈相通的人決定留港;見工首天,在小巴上大出洋相,面試時亦遭人白眼,苦不堪言。幸得敏相助終成為D-day售貨員。身為D-day老板的喜作弄田,安排她穿孕婦裝為製服,令田尷尬非常。田向喜反映不應太遲放飯因影響健康,喜反說是田肥胖自製力不足。森與兒子林冠希到D-day欲買衣服出席富婚宴,田卻揭穿了富早已擺喜酒,令森怒火中燒,往找丁晦氣;丁欲息事寧人卻被喜破壞。田好心欲幫希把不合穿的衣服修改,森卻以此作茶餐廳製服以此對喜報復。

第三集

喜發現自己設計的衣服被改,查出又是肥田所為,氣得七竅生煙,更將田辭退。田的包租婆呂秀蘭為助田,特意恐嚇喜說將到勞工處告他。田也鼓起勇氣要喜道歉。喜要田知難而退,決定讓她復職,更與她打賭若田在一星期內能依隨他的生活習慣,他將向田道歉。喜與田大清早走到泳池遊泳,可惜田不久便疲累非常。此時田遇上以為是自己白馬王子的俊,田興奮得留下喜一人,追著俊走。喜發現自己的設計被抄襲,原來是合伙人蔣一鳴安排,想把品牌打進國際市場,嗚更要喜交出多幅設計以便生產。俊誤會田是孕婦,田遷怒于喜,竟不小心將喜電腦內的設計圖刪去,喜氣得無力反擊,隻求她離去……

第四集

鳴答應弟弟俊的要求請田到公司作初級設計師,喜極力反對但無效。田欲補救卻反累喜不能集中創作。頤特意到泳池陪喜放松;受到開解,喜靈感涌現,更受到鳴的贊賞。蘭發現鄉就是當年的薄情郎,決定助田留港,鄉被氣得大發脾氣。蘭教田先答應下嫁,但要一個月後才能回菲以拖延時間與俊發展。樂陪田見俊,竟對俊一見鍾情,決定將俊追到手。田將從蘭處所學的與富分享;富鼓起勇氣向弟弟提主意見,竟被喜認同,重拾自信。田與戴家吃飯,教眾人要與喜通溝;喜回家時聽到家人並不了解自己而心痛。田與俊終第一次約會……

第五集

田與俊約會時遇上爛醉如的喜,俊誤會喜是田男友憤而離去。田因遇上警察身份證而弄掉了喜珍藏的利是,更陪喜在街上露宿……田回家說出倒酶事,樂趁機親近俊,可惜被俊揭穿自己左右逢源。喜發現遺失了利是大為緊張,田幫忙尋獲,卻又不幸將內中錢幣掉失。喜傷心無奈,田卻了解到喜的童年。田送上手繪畫以替代失落的錢幣。喜得啓發,懂得讓自己放松及改善與家人關系。蘭要田向俊解釋,樂主動要求任說客。但她沒有替田說項,反而落井下石,更被尾隨的蘭與田所聽見。但一邊廂,田終發現俊並不是與自己心靈相通的人。

第六集

田知道俊不是將手印加在廣告畫上的人後,不禁大受打擊;加上蘭與樂仍為俊之事不斷擾騷田,令她不欲回家。喜等遂邀田回家作客,卻勾起了田思鄉之愁。田拉喜陪她買醉,終醉倒街頭。喜被田吐污了褲子,被迫與田于酒店共度一宵。鄉發現女兒醉到,大驚趕至香港;到樂家時與蘭重遇。樂則對田‘偷步’一事大表不滿,主動帶鄉等

《肥田囍事》《肥田囍事》

人往尋文俊,終知怪錯好人。蘭得悉田與喜之事後,更成功令鄉誤會喜是自己未來女婿。鄉知蘭經濟出現問題,竟欲贈以巨款以作補償。蘭在眾人面前將支票撕掉,剛出大門卻肉痛得蹲在地上,頻呼走寶。 第七集

田終發現是喜在畫上加上向日葵,于是田主動向文表示不能發展下去。樂大喜以為有機會,但俊拒絕,三人做回朋友。喜要田幫忙車衣,眾同事稱田受賞識,頤感不是味兒。田以為受到重用,開夜車趕製衣服,又為他拾回失去的五仙。鳴多次邀約頤吃飯不果,令他對喜的妒忌加深。鄉見喜與頤一起,以為喜一腳踏兩船大罵他,令頤憤怒離去;喜怒找田問個明白,謊言終被揭穿。喜為向頤表明不會喜歡田,竟說不會與‘一頭豬’溝通,田傷心跟鄉回菲。喜為逗頤高興,靜靜地跟隨到菲律賓公幹的她。卻偶然遇上家輝,更一同遇上車禍……

第八集

輝與喜同被送入院;醫護人員因誤會帶她往見喜。與此同時,蘭到菲欲阻止鄉將田嫁輝;田帶蘭往醫院探望喜,但發現他竟失去記憶。喜欲尋答案,卻遇上了撞傷他們的司機,被誤,以為自己與田是情侶。蘭教田要趁機報復,二人把喜打扮得如土佬般,更把師徒身分調換。喜跟隨田回家,更被鄉打了一頓。頤回港尋不著喜,隻好與鳴先進行新一季的宣傳活動。鳴介紹俊給頤認識,令她靈機一觸找俊任模特兒;樂希望與俊合作,不惜地獄式減肥,但不當的減肥法換來了頭暈腳軟;得希和俊救醒後,更以用激漲法令她吃飯。

第九集

田終日帶喜吃喝玩樂;更在深夜將他的衣服改松;喜如豬般日漸長肉。喜買褲時發現連褲也迫爆,開始拒絕吃東西。田一怒之下將他遺在商場;結果喜被打劫。田感內疚致電樂有否減肥餐單助喜,樂坦言說出自己問題;田私下找希看管樂。樂要冠希陪自己減肥,不慎把中心傳單留在他衣袋;森因此打希一頓,大家始知原來希姊是厭食症而死。樂終成功與俊宣傳照;但鳴與頤最後合拍地棄用模特兒,改將衣服掛于樹上表現自然。蘭怕田再受傷害,叫她不可心軟,田怕自己不能做到。田聽鄉說初戀往事後,與喜去尋該地,結果遇上大雨……

第十集

喜見田為自己以身擋雨,十分感動,對情侶關系深信不疑。田假裝替喜慶祝生日,送上手偶公仔和日記

《肥田囍事》《肥田囍事》

簿;秀蘭表示時機已到……田回港找希幫忙;而希向樂介紹自己的四位女朋友給樂認識。但四女誤會希欲追求樂,竟齊向森投訴。田向希說明理由,樂更教希向森說欲追求田;森大喜,讓希跟田到菲律賓。希見田有遲疑,要她想清楚是否要傷害喜。田憶起快樂時光,終下定決心。喜欲給田驚喜,竟親手製作婚紗。喜在店鋪看到頤的照片時回復記憶;此時田剛帶頤往找喜,喜把田罵個狗血淋頭,令她又再被傷害, 第十一集

輝昏迷其間一直發著與肥田結婚的美夢;鄉探病時無意中聽到醫生說輝可能會半身不遂。鄉怕田要嫁給廢人。蘭勸肥田跟她到香港生活,田剛說鄉會拒絕,鄉卻出現帶田到香港。田趁機與鄉約法三章;田在機場與富遇上,交換禮物。喜怕頤誤會,隻輕輕帶過在菲律賓的生活;田發現日出畫不見,田知戴家將送手信于森,于是到茶餐廳看能否尋回,卻被林森帶去吃飯,更與戴喜等遇上。樂為升職作婚禮策劃員而做計畫書,得田幫助;面試時主管欣賞,欲要樂解釋,樂唯有用電話向田求救,卻因此令田也獲聘加入這行業。

第十二集

輝出現向田求婚,田始知新娘是自己。輝向田表示與已與田心靈相通。樂和鄉遊說田下嫁輝,田卻感到迷茫。喜提議D-day加入大碼衣服打入國際市場,但頤卻認為有違品牌路線。另一方面喜見頤事事也為自己,竟以萬字夾屈成戒指求婚,頤高興但怕他一時沖動而拒絕。頤決定支持喜製作大碼衣服;鳴乘機提議將頤提升為管理層。田見輝的誠意,終以萬字夾製成了簡單的戒指讓輝向她求婚。無獨有偶,喜與頤亦在此餐廳中;當喜得悉有人在餐廳求婚成功,即興繪贈婚紗插畫送給‘新人’作禮物;田認出卻緣慳一面。田在卡拉OK喝醉,說出不想結婚之說話……

第十三集

田酒後竟說出要穿喜設計的婚紗行婚禮,敏與樂怕節外生枝大加反對。敏交喜帖予林森時,遇上希女朋友Sweety,說出自己是產後暴肥而遭丈夫離棄,敏聽後緊張異常,卻令富誤會妻子不愛自己,二人大吵一場。田試婚紗時,蘭提醒田想清楚最愛是誰。敏與富吵架失蹤,富方寸大亂將田婚訊讓喜知曉。經眾人開解,戴富決與穿上母親婚紗的敏再舉行一次婚禮,以證對她的愛不變。蘭卻趁此機會,偷拍喜與田的合照傳回給二人。喜特安排與頤出外公幹,更正式向她求婚;頤終于答應。田穿回喜的婚紗出嫁;此事卻為輝知曉,田悔婚……

第十四集

《肥田囍事》《肥田囍事》

大受打擊的鄉在醫院醒來,立即要肥田向輝道歉;鄉無法向輝父母交代,要與田脫離父女關系,田大驚求原諒,卻被鄉狠狠的打了一頓。田早上特準備早餐望父親消氣,但鄉竟當眾宣布收Candy為義女。鄉請來所有街坊喝上契酒,但蘭亦同時與田上契;原來這一切均是蘭替念製造下台階的把戲,但可惜最後功虧一簣,田大感無奈。田銷假上班,輝為報復田逃婚,要她繼續跟進自己的婚禮計畫,更要田替他找新娘行禮。為滿足輝的要求苛刻,樂借助希的女朋友們,令希不滿。輝對所有應征者也不滿,更學喜製作婚紗給肥田要她試穿……

第十五集

樂見自己的首次婚紗照如此不堪入目,難過非常;輝卻因此發覺樂也有可愛的一面。樂竟與輝約法三章,如自己能增肥至輝要求,就要娶她為妻。樂在森記大吃增肥之時,發現希因替樂擋雨而染上肺炎,樂跟Candy探望希,卻令Candy呷醋離去。樂得到輝父母所贈之黑金卡,感終得嘗所願;俊此時突然出現更向寶樂示愛,令眾人明白樂並非真心嫁嘉輝。蘭向樂說出田對好友的真心話,卻因此惹來樂誤會令二人交惡。輝在婚禮彩排前突然失蹤,樂將不滿發泄于田身上。原來輝去了菲律賓找公幹中的喜,要他答應照顧田……

第十六集

樂結婚不成在公園傷心痛哭,希成發泄對象。輝父母和鄉氣得要回菲;樂則要田搬走,蘭安排田到天台屋避風頭。朱經理欲辭退田時,剛好頤托田替她籌辦婚禮。田了解曼為試探自己,仍接下這工作。田見喜的大碼衫系列順利完成感到高興,頤與喜請田為模特兒;蘭遊下令田答應。樂終日無所事事,俊安排她到D-day工作,竟成為田的形像指導,但在喜幫助下二人終和好如初。D-day大碼衫推出市場,有客人揶揄以田為模特兒不如以‘豬’擔任。喜安慰田,田高興喜不再歧視肥人。頤要田暫代新娘彩排,喜見田高興的樣子時若有所思……

第十七集

《肥田囍事》《肥田囍事》

蘭要田借機奪回喜;肥田反對。樂對俊示愛,但再遭拒絕。頤與鳴要求放棄生產大碼衫,但喜卻一意孤行。喜工作不順利,取出田試衫照片觀看時,適逢肥田致電給他,令戴喜感莫名溫暖。雜志突刊登了田與喜之間的緋聞,幕後策劃竟是頤。喜被鳴與富的說話而動搖,蘭特約二人相見;但田竟罵蘭興風作浪,蘭憤而離去。喜有所覺悟,竟致電給頤說‘對不起’。戴家明白喜心系田,故意要田看喜之日記;喜終向田表白,田感動得哭成淚人。蘭賭氣自困家中,森擔心帶食物探訪,冠希竟說出不介意有後母……

第十八集

頤得知喜要與自己分手,持意在二人前扮作潚灑。鳴得悉此事即向曼頤示愛,卻遭拒絕;她更說現在隻剩下尊嚴與事業。蘭得悉二人拍拖,竟要喜買下所有鮮花送給女友;田終被辭退,蘭卻讓田在花店內開設‘肥田囍事’婚禮統籌公司。輝因病入院,但他見到喜與田探望他時,卻令他燃起再追求田的意志;輝為感動田,在廿四小時內專心協助田建設婚禮統籌公司,沒有強迫她拍拖。鄉見二人情投合又再催婚;兩人在餐廳內遇上戴喜的同行,肥田卻出醜人前;另一方面,頤認為喜被戀愛影響不能專心工作,鳴乘機挑撥……

第十九集

希與樂鼓勵森追求蘭;俊見鳴欲追求頤,特帶兄長到蘭花店向她討教。樂要森製造浪漫的婚禮來獲蘭歡心。田為伴喜出席時裝展而打拳減肥,中途卻不支暈倒。嗚高調追求曼,喜說出並不介意;鳴提出要喜以公司股份為賭註,若大碼衫銷路失敗便要將股份送給頤然後辭職,喜答應。頤為保事業,私下與鳴商量以新人推出新設計。田與喜見面,喜叫了大量美食給她;但田將食物打包帶給輝吃,輝見田忍得辛苦,叫田咬自己手臂代替牛扒,更說是‘愛的烙印’。希要林森送花給蘭,森雖怕難為情,最終鬼鬼崇崇地以‘無名氏’身分送上鮮花。

第二十集

田努力下終瘦了一點點,而希則發現自己愛上了樂。戴氐夫婦要田到戴家幫忙車衣服;原來頤欲阻止喜參加時裝展而將所有人手抽調幫新設計師。田在喜手忙腳亂之時出現,但喜為怕田擔心沒有將打賭一事說出。市場調查報告說出喜原來有一半勝機,頤唯有狠心使出最後一著。蘭得悉原來田私下吃葯減肥,不禁責罵她一番,但輝挺身維護,令肥田感動落淚。頤對田發放錯誤訊息,要求肥田阻止戴喜。田探訪戴喜,更特意與他大吵一場,卻暈倒當場;喜至始才知田私下為自己減肥之事。田不想喜失去事業,輝提議肥田回菲律賓暫避。

第二十一集 (大結局)

田幻想喜會像輝對自己百般遷就,但原來隻是夢境一場。田收到喜的短訊,但其實是輝謊言。田因此發了廿個短訊卻無回音,令她失望回菲。樂向森查問為何希失蹤,林森說兒子到了非洲去探望Candy,樂竟生醋意。俊代希籌備秘密婚禮,更成功令蘭參加‘一鳴婚禮’。婚禮當天蘭見森記眾人全禮服迎,令她大感意外;樂得俊提示,竟尋到瘦身成功的希!希更說出全為樂而減肥,更即席向樂求婚……蘭得悉真相後大為震怒,森見勢色不對即時遁走。喜成功得到大批訂單,頤輸得心服。而在菲律賓的田,卻隻得一個人看日落,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