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華 -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

肖華

肖華(1916-1985),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參加過土地革命戰爭、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歷任空軍政委、總政治部副主任等職。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肖華譜寫的《長征組歌》被評為二十世紀華人經典音樂作品之一。

  • 中文名
    肖華
  • 外文名
    Xiao Hua
  • 別名
    肖以尊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江西省興國瀲江鎮肖屋村
  • 出生日期
    1916年1月21日
  • 逝世日期
    1985年8月12日
  • 信仰
    中國共產黨
  • 職業
    新中國開國上將
  • 主要成就
    抗日戰爭解放戰爭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中共中央委員,全國人大代表榮獲八一勛章

    展開

  • 代表作品
    長征組歌、怎樣進行戰時政治工作、鐵流之歌
  • 軍銜
    上將

人物簡介

肖華(1916.1.21~1985.8.12),中國人民解放軍上將,傑出的共產主義戰士,久經考驗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我軍卓越的政治工作者。

1979年蕭華全家福1979年蕭華全家福

1916年1月21日生于江西省興國城區。1928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後任共青團興國縣委書記。1930年3月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7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紅四軍軍委青年委員,連和特務營政治委員,第10師30團政治委員,紅1軍團政治部青年部部長,紅軍總政治部青年部部長,少共國際師政治委員,紅1軍團政治部組織部部長,陝甘支隊第一大隊政治委員,紅一軍團第二師政治委員。

抗日戰爭期間,任八路軍115師政治部副主任,343旅政治委員,八路軍東進抗日挺進縱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魯西軍區政治委員,115師政治部主任兼山東軍區政治部主任。解放戰爭時期,任遼東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中共遼東省委書記,南滿軍區副司令員兼副政治委員,東北野戰軍第一兵團政治委員,第四野戰軍特種兵司令員。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政治委員,總政治部副主任,軍委總幹部部副部長、部長,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中共中央軍委副秘書長,軍事科學院第二政治委員,蘭州軍區第一政治委員。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和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是第3屆國防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6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中國共產黨第8、11、12屆中央委員。

1985年8月12日在北京病逝。

生平經歷

肖華,又名肖以尊,江西省贛州市興國縣瀲江鎮肖屋村人,出生于貧苦工人家庭。其父母都是共產黨員,他家是中共興國縣地下黨組織的交通站。其父母後來都在革命鬥爭中獻出了生命。肖華自幼天資聰穎,少年時代投身革命,經常擔任送信任務。1928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同年12月20日參加興國暴動。在暴動的頭一天晚上,他邀集幾名共青團員悄悄摸到全城反動分子的門前,在門上用木炭畫了記號。暴動時,暴動隊伍按記號把全城反動分子一網打盡。偽公安局長肖敬安被抓獲。

1955年授銜時的肖華1955年授銜時的肖華

1929年4月,毛澤東率紅四軍第三縱隊來到興國城,肖華第一次見到了他。毛澤東在瀲江書院崇聖舉辦了“土地革命幹部訓練班”,肖華是年齡最小的學員。同年12月,年僅13歲的肖華便任少共興國縣委書記。他奔走區鄉,發動青年參加共青團組織,還以共青團員為骨幹,組織少年先鋒隊。他的組織才能深得毛澤東稱贊。1930年3月被調入中國工農紅軍,7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紅四軍軍委青年委員,連政治指導員、營政治教導員、團政治委員,紅軍總政治部青年部長,少共國際師政治委員。

1933年夏,肖華主持全軍青年工作會議,向中央提出了在青年中擴大紅軍,建立“少共國際師”的建議。不久,在中央蘇區掀起擴紅高潮,組建起“少共國際師”,17歲的肖華被任命為師政治委員,他率領這支年輕的隊伍投入反“圍剿”激戰。1934年,在廣昌驛前高虎腦戰鬥中,他身先士卒,率領少共國際師同國民黨軍展開白刃格鬥,與兄弟部隊一起挫敗了敵軍三個主力師的進攻。長征中肖華任紅一軍團組織部長、二師政治委員。1935年3月21日,他指揮搶渡烏江先遣部隊,冒著風雨,勇猛果敢再渡烏江,鞏固和擴大烏江渡口陣地,使紅軍主力安全渡過了烏江。在越過大涼山時,他率先遣隊向彝民耐心宣傳黨的民族政策,協助劉伯承同彝族首領小葉丹結盟,使紅軍順利通過彝族區。在強渡大渡河戰鬥中,他帶領紅軍戰士,冒著敵人的槍林彈雨,沖入敵陣,速戰速決。到達陝北後,他參與指揮了直羅鎮、東征、西征和山城堡等重大戰役。在東征的兌久峪戰鬥中,他親臨前線指揮作戰,不幸左腿負傷。

抗日戰爭開始時,任八路軍一一五師政治部副主任,參加了名震中外的平型關戰鬥。1937年11月,任一一五師三四三旅政治委員,與陳光一起指揮了廣陽、義棠鎮、午城、井溝等戰鬥。

1938年6月,年僅22歲的肖華任八路軍東進抗日挺進縱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他于7月中旬率領東進抗日挺進縱隊,曉行夜宿,渡過汾河,穿過同蒲路,橫跨太行山,越過津浦線,深入敵後的冀魯平原,于9月27日抵達山東樂陵縣城。國民黨委派的樂陵縣長牟宜之沒想到肖華如此年輕,說還是個“娃娃”,從此,八路軍“娃娃司令”的名字便在冀魯邊不脛而走。挺進縱隊到達冀魯邊後,肖華深入發動民眾,迅速開啟了局面,建立了冀魯邊抗日根據地。1939年11月,肖華出任魯西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員,加強了共產黨和八路軍在魯西的政治、軍事力量。由于肖華所部英勇善戰,當地民眾稱之為“肖華支隊”。1940年7月,中央決定成立華北討逆軍,肖華任華北討逆野戰軍政治委員、魯西行政公署主任。他和司令員宋任窮一起,發動討伐漢奸石友三戰役,共殲石軍2萬餘人,鏟除了石友三頑固派的社會基礎,粉碎了敵人妄圖擠走八路軍的企圖。1943年3月,中央批準成立新的山東軍區,肖華任軍區政治部主任、中共中央山東分局委員,協助羅榮桓指揮山東軍民粉碎了日寇的頻繁“掃蕩”。抗戰勝利後,肖華奉命率山東部隊4個師橫跨渤海,進軍遼東,並任遼東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中共遼東省委書記。在東北,他指揮部隊長途奔襲,殲滅日偽殘餘2萬餘人和難以計數的小股土匪。1946年1月5日,國民黨第五十二軍空襲溝幫子、盤山地區,奪取營口。肖華指揮部隊奮起還擊,殲敵1759人,取得保衛營口首戰勝利。從營口撤出後,又與號稱“國內無敵”的國民黨新六軍及五十二軍大戰沙嶺子,三戰本溪,擊斃敵五十二軍副軍長鄭明新、二十五師師長劉世懋。撤出本溪後,肖華又指揮部隊發起鞍(山)海(城)戰役,殲敵一八四師五五一團和五五團一個營,斃傷敵人1200餘名,俘敵團長以下官兵2100餘名,迫使敵師長潘朔端率2700多人起義。黨中央、毛澤東專門致電表揚:“鞍山戰鬥打得很好。”1946年10月,杜聿明親自指揮8個師計10萬之眾再次進攻遼東,與肖華較量。肖華成竹在胸,選擇杜聿明號稱“千裏駒”的敵二十五師開刀,主動放棄安東城,誘敵二十五師孤軍冒進,在新開嶺打伏擊。肖華親赴前線指揮。戰鬥結束,共斃傷敵團長以下3150人,俘敵師長李正誼、副師長段培德以下5877人,敵二十五師8000餘人全部被殲。新開嶺戰役,創造了東北民主聯軍在解放戰爭中首次殲滅敵人一個師的先例。1946年11月後,肖華出任中共南滿分局副書記、南滿軍區副司令員兼副政治委員,東北野戰軍第一兵團政治委員,東北野戰軍特種兵司令員,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特種部隊最早的領導人之一。在圍困長春戰役中,他提出“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心戰為上,兵戰為下”的策略,積極展開政治攻勢,爭取了國民黨六十軍和新七軍先後起義和投誠,和平解放了長春。

1949年3月,東北野戰軍改稱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肖華任“四野”第十三兵團政治委員。3月31日,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央領導在北平香山接見並宴請“四野”師以上幹部。當肖華給毛澤東敬酒時,毛澤東笑著說:“肖華,你我多年不見,可是我的耳朵長得很,你一時司令,一時政委,一時山東,一時東北,出息好大喲!”

新中國成立後,肖華歷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政治委員,總政治部副主任、總幹部部部長,總政治部主任,中央監察委員會副書記、解放軍監察委員會書記,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常委、副秘書長。他致力于繼承和發揚人民軍隊的光榮傳統,參與領導製定具有重大歷史意義、1954年頒布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工作條例》。他創作的《長征組歌》,周恩來生前一共看過7次演出,能一字不漏地唱下全部歌詞,在彌留之際還提出再聽一次《長征組歌》。“文化大革命”中,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製造了“總政閻王殿”大冤案,對他進行惡毒誣陷和殘酷迫害,使他身陷囹圄達七年之久。1975年恢復工作後任軍事科學院第二政治委員,蘭州軍區第一政治委員、黨委第一書記,中共甘肅省委書記。他努力探索現代戰爭條件下的戰略戰術和政治工作,總結新時期部隊建設的經驗,寫出了《論中國人民解放軍在四化建設中的地位和作用》等重要論文。生前著作還有《鐵流之歌》、《艱苦歲月》等。1977年4月肖華出任蘭州軍區政治委員,司令員韓先楚在為肖華舉行的歡迎儀式上說:“肖華同志在很長時間裏擔任軍隊的重要領導職務,是我軍的主要領導人之一。肖華同志文武兼備,軍政兼優。論武,他有統軍之才,當過縱隊司令、軍區司令;論文,他有豐富的政治工作經驗,從紅軍的青年部長一直到人民解放軍的政治部主任;論才,他能詩善文,《長征組歌》早已家喻戶曉。因此,周恩來總理說肖華人才難得……”他是中國共產黨第八屆、第十一屆、第十二屆中央委員,第一屆、第五屆全國人大代表。

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榮獲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35年,曾被選為國際共產主義青聯第六屆執行委員。1949年7月,被選為第二屆世界民主青年聯盟理事。

1985年8月12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優秀領導人、傑出的政治工作領導者肖華病逝于北京,享年69歲。

婚姻家庭

妻子:王新蘭

後代:肖華和妻子王新蘭共有5個孩子。1944年在沂蒙王新蘭生下了他們的第一個女兒肖雨。1945年肖華率部挺進東北後,他們的第二個孩子又出生了。男孩下面,又是3個女孩。分別是肖雨、肖雲、肖霜、肖露、肖霞。

重要事跡

長征途中的年輕首長

長征途中,新戰士吳宗漢去給肖華當警衛員,第一次見面時,由于膽小不敢抬頭。肖華問:“多大了?”“二十。”“嘿!比我還大一歲咧!”吳宗漢抬頭一看,眼前的首長果然年輕,不禁心想:他這麽小就當首長啦!

肖華

肖華出生在一個貧苦的泥瓦匠家庭,家裏無房無地,借祠堂一角棲身。肖華自幼聰穎好學,每年都以第一名的成績獲得祠堂學租獎勵,被人譽為“神童”。他身材瘦弱,衣衫襤褸,卻才高志大。12歲那年,在《我的將來》作文中,便立志“打倒軍閥”、“鏟除列強”,深受老師的器重。

這一年,縣商會捐給學校一批樂器,讓學校組織樂隊。肖華看中了一把鋥亮的銅號,不料一吹竟發出“嗤”的一聲,引起同學一陣哄笑。商會會長的兒子嘲諷的說:“飯都吃不飽的人,還想吹號。”肖華氣得漲紅了臉,請求老師讓他練吹號。老師鼓勵他說:“有志者,事竟成。”天道酬勤,肖華苦練半年,小號吹得嫻熟。

在一次學校聯歡晚會上,肖華的小號獲得一陣又一陣的喝彩,把晚會推向了高潮。在場的紳士老板們紛紛打聽:“這是誰家的公子?”老師講出肖華的身世後,老爺們不樂意了。第二天,老師難過地說:“校董會不讓你吹號了……”肖華默默地交出心愛的小銅號輟學回家。

1928年冬天,肖華參加了興國暴動。他把紅軍便衣隊引進城,帶著幾個伙伴用木炭在全城反動分子家的門上畫了標記,暴動隊伍按記號把反動分子一網打盡。

1929年4月,在去參加毛澤東在興國舉辦的“土地革命幹部訓練班”。年底,他擔任了興國團縣委書記。他很快跑遍了全縣,區區建立了團委,鄉鄉成立了團支部,還組織了少年先鋒隊。第二年3月,毛澤東來到興國,聽他匯報縣青年團的工作,對他的組織才能十分欣賞,不久便把他調到紅四軍軍部工作。

肖華在紅四軍僅一個多月,就利用戰鬥間隙,把全軍青年組織健全起來。以後他又擔任了連、營、團政委。1933年夏,他在全軍青年工作會議上,提出建立“少共國際師”的建議。不久,在中共蘇區的擴紅熱潮中,組建了一支由共青團組成的“少共國際師”,不滿18歲的肖華擔任了這支年輕的部隊的政委,他率部投入反“圍剿”戰鬥和北上抗日。

長征路上,肖華再次吹起了心愛的銅號。1935年1月,“少共國際師”北渡烏江,為主力北上開路。烏江天險,岩峭壁陡,水急浪高。夜裏,幾十個紅軍乘竹筏偷渡過去,藏在崖壁下。第二天清晨,一個排的紅軍分乘三架竹筏沖向北岸,被敵人發覺,機槍噠噠掃來,子彈激起一米多高的水柱。英勇的紅軍改偷襲為強攻。“嘀嘀噠噠……”南岸的沖鋒號響了崖壁下的紅軍跳了出來。突然,紅軍號手中彈,沖鋒號聲然而止,三架竹筏已逼近北岸。師政委肖華迅速拾起銅號,嘹亮的號音立刻響徹烏江兩岸,紅軍齊聲吶喊:“沖啊!……”

抗日戰場的娃娃司令

1938年8月,肖華任八路軍東進抗日推進縱隊司令員兼政委,率部挺進冀魯邊。

冀魯邊北鄰天津,南靠濟南,均駐有日寇重兵。國民黨山東省主席沈鴻烈和河北省主席鹿鍾麟,均對冀魯邊虎勢眈眈。為站住腳跟,肖華決定採取“和沈打鹿”的策略。

肖華親自赴惠民縣城,與沈鴻烈談判。沈鴻烈曾任奉軍艦隊司令和青島市長,是個老奸巨猾的反共頑固派。他聽說肖華不過是22歲的“娃娃司令”,十分輕視。肖華離城30裏,沈鴻烈就派兵列陣示威,企圖嚇跑肖華。肖華進城後,他又避而不見,打算氣走肖華。肖華胸有成竹,不見“長官”見民眾,進城後立即散發《給惠民各界慰問信》,進醫院慰問傷兵,到學校講演,“娃娃司令”的風採令惠民各界傾倒。沈鴻烈慌忙安排會見,一番唇槍舌戰後,達成了抗日協定。沈鴻烈也不得不對肖華連稱欽佩。

鹿鍾麟見勢不妙,收買民團孫仲文進攻肖華。肖華把握戰機,沉著應戰,鹽山一仗定乾坤,將其痛殲,斬斷了鹿鍾麟深向邊區的魔爪。邊區的其他民團和草莽,無不望風歸附。一年後,肖華麾下的抗戰武裝達2萬多人,建立了縱橫15個縣的抗日根據地。

東北解放戰場屢敗杜聿明

抗日戰爭勝利後的第二個月,肖華率4個師經海路搶佔遼東半島,任遼東軍區司令員兼政委。1946年四五月,國民黨東北保全司令長官杜聿明指揮5個師,向駐守本溪的肖華部隊進攻。肖華放棄本溪,收攏兵力,在鞍山反戈一擊,殲敵一八四師主力,迫使其師長潘朔手下2700餘人起義。毛主席致電肖華稱贊:“鞍山戰鬥打得好!”同年10月,杜聿明集中8個師,再次同肖華較量,肖華選擇杜聿明起家的老本,號稱“千裏駒”的整編二十五師開刀,主動放棄安東城,誘敵孤軍冒進,設伏新開嶺,將敵二十五師一舉全殲,俘虜敵師長以下5800餘人。首創東北民主聯軍一次殲敵一個整師的先例。連續敗在“娃娃司令”肖華手下的杜聿明氣得以頭撞牆。

文革中慘遭迫害

60年代初,在籌建軍事博物館時,兼任軍博黨委書記的肖華堅持把一幅突出林彪在主要位置的《井岡山會師》油畫剔除,引起林彪不滿。肖華曾長期在林彪部下任職,卻不肯被他籠絡。林彪更為惱火的是,他在軍中發動文化大革命的陰謀遭到肖華抵製。“文革”中,江青通過林彪插手軍隊,在上海召開部隊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並別有用心地搞一個《紀要》,企圖同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分庭抗禮。江青要肖華參加座談會,肖華氣憤地說:“江青不是搞國劇改革嗎?怎麽又管起軍隊的事來了?管得這麽寬呀!”拒絕出席。江青大為惱火,給肖華記上了黑帳,和林彪合伙整肖華。

肖華

1966年10月,軍事院校學員到國防部“造反”,肖華採取了措施製止。林彪、江青乘機攻擊肖華“壓製革命,打擊造反派”。1967年1月19日,在軍委碰頭會上,江青跳出來指責“肖華是劉志堅的黑後台”。次日凌晨,造反派就揪走肖華,刷出“打倒肖華”的標語。周恩來聞訊大怒:“肖華同志從紅小鬼到總政治主任,跟著毛主席幾十年,他怎麽會反對毛主席、反對毛澤東思想呢?”當時在上海的毛澤東也當即指示:“肖華是個好同志。”肖華得以復出,他仍不氣餒地同林彪、江青作鬥爭。1967年7月25日,林彪惡狠狠地對他操縱的造反派頭子說:“你們要戰鬥,要突擊,要徹底砸爛總政閻王殿。”肖華終于身陷囹圄,長達7年。林彪沉沙後,有人暗示肖華說:“去給江青倒個歉,就免于坐牢了。”肖華大義凜然:“我沒有錯,我寧願把牢底坐穿!”

自古忠奸不相容。同一個肖華,周總理叫他“紅小鬼”,毛主席稱他“好同志”,而林彪、江青一伙卻畏之為“閻王”。而黨的好戰士、人民的將軍卻寵辱不驚,心中隻有黨和人民。1985年8月12日,他在彌留之際還喃喃地說:“這麽多年,是黨把我培養大的,可我為黨和人民做的事太少、太少了……”前來看望他的總書記胡耀邦俯在他耳邊大聲說:“你為黨、為人民奮鬥了幾十年,黨和人民是不會忘記你的!”

在軍委辦公會上被千夫所指

人們是從歌聲中開始知道肖華的,他任空軍政委時為飛行員寫的那首戰歌──“看雄鷹在展翅飛翔,聽渦輪在縱情歌唱,人民的空軍,祖國的好兒男……”;他在總政治部主任任上寫的那首膾炙人口的長征組歌──“紅旗飄,軍號響;子弟兵;別故鄉……”

人們都很崇敬肖華,首先肖是地地道道的儒將,其次年輕有為。解放軍中最年輕的少將是吳忠(34歲),最年輕的中將是張池明(38歲),最年輕的大將是許光達(47歲),那最年輕的上將就是肖華了,1955年授銜時才39歲。

不僅如此,肖華17歲時就是“少共國際師”的政委了。當他22歲率八路軍“東進抗日挺進縱隊”前往山東惠民與國民黨山東省政府主席沈鴻烈共商統一抗戰大計時,59歲的沈鴻烈出口不遜:“一個娃娃,也來和我談判。”但在唇槍舌劍的談判之後,沈對蕭敬佩不已,“娃娃司令”由此在冀魯邊區敵我雙方傳開。

然而不少老兵不同意這樣的看法,肖華是年青有為,是儒將,但不是個東西。別說他整段蘇權、逮鍾偉,數數看吧,反彭德懷,他有功;反羅瑞卿,他有功;反林彪,他有功;反四人幫,他又有功,他的“儒”功太地道啦。我指出不能光怪肖華,就說59年軍委擴大會議吧,也不就鍾偉和萬毅兩人拍案而起嗎?那1569個師長軍長司令幹嘛去了,表態發言揭發的不是多得很嗎?老兵們說不一樣,有些是要過關而不得已,有些是不知內情按線劃分,有些的確是不歡喜彭德懷的作風。但肖華批彭帶有很深的個人成見。在批彭時,絕大多數的都在路線上批,在軍事俱樂部上批,而肖華卻在裏通外國上作文章,他揭發58年隨彭德懷帶隊的軍事代表團訪蘇時有裏通外國之嫌,所能拿出的唯一證據是彭和赫魯曉夫一桌吃飯時沒有我方的翻譯。“儒”得和當年秦儈的“莫須有”沒什麽兩樣。不得不同意這是很惡心的,在那個年代,犯個路線問題可能還會等得到給出路的政策,如果是裏通外國,那就永無出頭之日了。以後逐漸解密的文獻表明,解放軍將領們早就對“娃娃司令”的儒功不以為然了,隻不過礙著毛澤東的面子。一旦他們有了機會,他們的憤怒和不滿就會象火山一樣爆發。

67年2月有所謂的“大鬧懷仁堂”,被將帥們指著鼻子罵的是四人幫那幾個人。

65年1月在軍委辦公會上被千夫所指的就隻有肖華一人。會議上肖華一臉得意春風,高聲帶大幅度揮手動作向幾乎所有的與會者挑戰:“去年的大練兵,大比武,沖擊了政治,影響了四個第一,方向偏了。十三陵的軍事表演是各地拼湊尖子,弄虛做假,欺騙毛主席……”

沒等肖華說完,濟南部隊司令員楊得志拍案而起,“你給我講清楚,誰說是假的?十三陵軍事表演,我們濟南部隊來的尖子哪個是假的?民兵表演,祖孫三代上靶場,阿公假還是孫子假?全是真的!他們打靶,一槍一個,百發百中,凡參加的人都口服心服,怎麽是假的?誰說假的我就跟他辯論!”北京部隊司令員楊勇跟著站起來,“你們說大比武以後不比了,我就比!不比就沒個高低上下,就分不清先進後進”,他停頓一下扯開嗓門向肖華反擊,“去年底軍事訓練真的打破了教條框框,技術訓練達到了歷史上,沒有過的高度。誰向林副主席反映軍事訓練沖擊了政治,就是別有用心!”

肖華不大敢和戰功顯赫譽冠全軍的“三羊(楊得志,楊勇,楊成武)開泰”正面交鋒,一面耍無賴,“你們就是用大比武擠佔了政治教育的時間,用軍事沖擊政治!”一面不客氣地指責主管軍事訓練的副總長張宗遜上將,“在這個問題上,你應該有一個正確的認識和檢查!”張宗遜也不是好惹的,他站起來據理力爭大聲反駁,“既然你提出軍事沖擊了政治,那好,你們看看到底是誰沖擊了誰?”他向所有與會者展開了訓練時間表,“軍委有規定,軍事政治的訓練時間是三七開,政治三,軍事七,現在實際情況怎麽樣呢?我這裏有統計,政治佔了60%以上的時間。你說是軍事沖擊了政治,什麽時候沖擊了政治?”“是啊,你說到底誰沖擊了誰?”“十三陵大比武決不是欺騙毛主席,誰這樣說才是欺騙毛主席!”

賴傳珠陳再道王必成、皮定鈞、秦基偉、黃新庭等各總部各大軍區負責人紛紛回響群起而攻之。肖華當時是領有毛澤東和林彪的上方寶劍,試著猜度肖華對于他的昔日戰友、那些不怎麽過問上層政治的職業軍人們,幾乎一致的不滿或鄙視是個怎樣的心情,因為我們知道在班上如果所有的伙伴都不理你了,你即使有工宣隊班導的全力支持,你也完了。

但肖華還是幸運的,至少比黃吳李邱和四人幫幸運,他進了八寶山。

失蹤之謎  

1930年,毛主席將14歲的肖華交給紅四軍政委羅榮桓時說:“這孩子日後會有大出息。”于是,肖華便從興國的“赤患”成長為少共國際師政委;從冀魯邊區的“娃娃司令”錘煉成共和國最年輕的開國上將。因為年輕,使這位身經百戰的將軍具有了某種傳奇色彩。當一部《長征組歌》唱遍神州大地的時候,人們又認識了一個詩人肖華。然而,“文革”中,時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的肖華卻神秘地失蹤了。七年過去了,他又在毫無任何征兆的情況下,突然出現在天安門城樓上。肖華的失蹤成了一個謎。

文革初期,毛主席在天安門接見紅衛兵,要肖華參加。“四人幫”得知後,布置一伙人截住肖華的車,致使肖華未能參加。1967年7月25日,林彪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了他們操縱的人,指示說:要徹底砸爛總政閻王殿。自此,肖華被連續批鬥。八月,在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的操縱下,一大批造反派瘋狂地沖進總政大院,把標語貼滿牆壁。其中一則標語尤令人註意:“毛主席說,肖華是扶不起的天子”(粉碎“四人幫”後,肖華的夫人王新蘭曾向毛主席身邊的工作人員了解毛主席是否說過此話?工作人員都未聽說)。

1967年12月,在林彪、江青一伙的操縱下,造反派炮製了一份《關于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肖華的罪行和處理意見的報告》,分別上報毛澤東、林彪、中共中央、中央軍委、中央文革小組。在這份充滿誣陷、不實之詞的報告中,他們羅列了肖華的“六大罪狀”,對于“總政閻王殿”的問題,他們是這樣說的:“總政治部長期被彭德懷、黃克誠譚政、羅瑞卿、肖華所把持,經過他們苦心經營,變成了水潑不進、針插不進的資產階級獨立王國,一個劉、鄧設在我軍的黑分店。”

1968年初,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把肖華極其秘密地關押在離總政不遠的一個叫做松樹胡同的小院裏。從此,肖華“失蹤”了。

關押肖華的小屋隻有5平米,小屋的窗戶用鐵板釘死了,屋裏吊著一隻日夜通明的100瓦燈泡,一個槍口從門上的小孔伸進來。看守規定肖華睡覺必須臉迎著燈光和槍口。由于肖華“態度頑橫,拒不交待問題”,常被打得遍體鱗傷。肖華的食譜是:早飯,半個窩頭、一碗玉米面糊;中飯,一個窩頭、一碗菜湯;晚飯與午飯同。七年之間,天天如此。肖華獲釋時,全身浮腫,毛孔出血,望之令人滄然。

王新蘭尋夫

林彪、江青也沒放過肖華的夫人王新蘭。在肖華被抓的前5個月,王新蘭就被抓走了。這位從小參加紅軍的女戰士被關了三年,遭受了種種非人的折磨與磨難。後來未作任何結論,又莫名其妙地放了。她出獄後就開始打聽肖華的下落。因為當時社會上載言肖華已不在人世了,有的說被秘密處決了,有的說自殺了,有的說病死了。後來王新蘭在一張小報上看到一條訊息:張春橋說:“林副統帥說過,肖華三反分子這個案子,什麽人也翻不了。”王新蘭由此判斷,丈夫還活著,而且還在抗拒著強加在他頭上的罪名。為了丈夫,王新蘭給毛主席寫了一封長信,為丈夫伸訴。她找到王震,王震通過葉劍英把信交給了毛澤東。毛澤東批示:“王新蘭說肖華不是三反分子,請中央政治局討論。”但由于當時林彪、江青兩個反革命集團的幹擾,這封信也不了了之,王新蘭陷人漫長的等待之中。1971年春,總政的一個老水暖工輕輕地敲開了王新蘭的門,把他在松樹胡同修通路時見到肖華的事告訴王新蘭。他還活著!王新蘭心中的一塊石頭落了地。9月13日,林彪折戟沉沙溫都爾汗,使王新蘭看到了希望,但是肖華依然沒有訊息。

兩年過去了,王新蘭苦苦等待著。由于心力交瘁,她的心髒病發作,住進醫院。在醫院,王新蘭給周總理寫了一封要求見肖華的信。總理很快批示讓他們見面。王新蘭和孩子們被帶到一間會議室。“相見時難別亦難”,這是他們別後5年的第一次見面。神情有些呆滯的肖華見到家人,目光中閃過一絲驚異,但又立即恢復了原先的樣子。幾個孩子見活潑開朗的父親成了這副模樣,忍不住哭了起來。王新蘭怕肖華看到自己的眼淚,背過身默默流淚。

特偵組的人一直坐在旁邊,一家人什麽話也不敢說。氣氛相當沉重。肖華隻是不停地說,“我很好,你們不要擔心……”肖華的兒子肖雲借攙扶父親上洗手間的機會,把事先寫在手心的“林彪死了”的字偷偷給父親看,肖華一怔,目光亮了一下。在探望結束時,肖華突然對王新蘭說:“新蘭,你自己要多保重!”一句話沒說完,王新蘭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流下來。

重見天日

肖華在中國政治舞台上“失蹤”了七年,終于引起了毛主席的註意。1974年9月,在慶祝建國25周年前夕,中央派人將出席天安門國慶觀禮的人員名單送毛主席審定。毛主席仔細看了一遍名單,什麽話也沒說,退了回去。過了幾天,經修改的名單又送到主席面前,主席看後又退了回去,依然什麽話也沒說。9月29日,第三次將名單送來後,毛主席看了半天,拿起筆,親手添上了肖華、劉志堅兩個人的名字。“四人幫”慌了,指示特偵組立即釋放肖華,並為肖華趕製軍裝。特偵組來通知肖華出去時,肖華顯得異常平靜。肖華抗拒出去,他說:“當初你們為什麽抓我?現在為什麽放我?我要一個文字結論。”造反派亂了陣腳。原來,肖華和總政一大批領導被打倒關押,完全是林、江兩個反革命集團聯合“砸爛總政閻王殿”的直接結果。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毛澤東竟然想起了已被關押七年的肖華,而肖華偏偏不出去。他們擔心毛澤東再過問,無奈之中,開車來接王新蘭。王新蘭見肖華穿了八年的軍裝已經爛成一條條的,忍不住落淚。她關心的是丈夫早點離開這裏,回到那個雖然破舊但不失溫暖的家。她勸丈夫:“主席讓我們回去就回去,是是非非怎麽說得清,孩子們都在家等著你呢。”肖華怔了半天,終于嘆了一口氣,說:“好吧。”9月30日,肖華出席了國慶招待會。周恩來感慨萬分地握著肖華的手,久久不放,卻沒有說出一句話。

肖華

國慶節那天,“失蹤”了七年的肖華又出現在天安門城樓上。

聽說肖華出獄了,年近90的朱德讓康克清打電話,說想見肖華。肖華夫婦來到朱德家,朱老總一手拉一個看了又看,連連說,“回來了就好。”朱德指著滿屋子的書說:肖華啊,你被抄了家,什麽都沒有了,你平時愛學習,就把這些書拉走吧。肖華說不出話,使勁搖了搖頭,落下了眼淚。

京西賓館,來看望肖華的人絡繹不絕。許世友一見肖華,就失聲痛哭:“肖主任,你冤枉啊!”

1977年4月,粉碎“四人幫”不久,中央任命肖華為蘭州軍區第一政委並兼任甘肅省委書記。肖華在大西北一幹就是七年,為那裏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建立了不朽的業績。1983年6月,肖華當選為六屆全國政協副主席。為了適應新的工作,他寫了一首自勉的詩:“南征北戰,飽嘗風霜。青春獻給民族解放,壯年織進祖國錦綉新裝。老驥奮發,雄心激蕩。四化征程搏風擊浪,餘輝煥發同樣是滿天霞光!!”

個人作品

長征組歌

肖華參加長征時才十八歲,過草地時任紅一方面軍第二師政委;1964年9月任總政治部主任。1964年4月,肖華同志患肝炎到杭州療養。他憶起那些在艱苦卓絕的長征路上倒下去的戰友,經常夜不能寐,往往夜裏從床上爬起來奮筆疾書,寫詩作詞,激情和淚水濕透了紙背。

為了創作《長征組歌》,肖華同志在杭州西湖水畔的一座小樓裏,反復學習毛主席關于長征的論述,研讀了古今中外的詩詞歌賦,不知熬了多少個不眠之夜,體重減輕了好多斤。幾個月後終于寫出了《長征組歌》初稿,又反復征求意見,于1964年11月中旬基本定稿。

1965年1至4月,戰友文工團的晨耕、生茂、唐訶、遇秋四位作曲家合作完成了《長征組歌———紅軍不怕遠征難》的譜曲。戰友文工團經過兩個多月的排練,于1965年“八一”建軍節正式在北京上演,連演了三十多場,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1970年,“一月風暴”驟起,肖華同志被“打倒”,《長征組歌》也被誣蔑。

1967年3月3日晚上,周總理出席人民大會堂的一個六千人的大會,他慷慨而激動地說:“肖華同志從紅小鬼到總政治部主任,跟著毛主席幾十年,他怎會反對毛主席、反對毛澤東思想呢?‘毛主席用兵真如神’這一句是傳神之筆嘛!《長征組歌》我都會唱,我們為什麽不唱呢?……”他用《長征組歌》保護了肖華同志。

鐵流之歌

這裏匯集的是一個革命老戰士從心底流出的詩和歌。詩言志,歌詠言。反映革命戰爭的詩歌在本詩集中有重要篇幅。這些都是作者的親身經歷,所以詩的感情充沛,描寫抒情,都很真切,具有較強的感染力。此外,建國以後的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是《鐵流之歌》的又一個描寫領域。肖華同志的詩歌奔放明快,充滿激情。此外還有《怎樣進行戰時政治工作》、《艱苦歲月》等。

獲得榮譽

1.14歲任少共興國縣委書記,16歲任少共國際師政委,向來有“娃娃司令”之說。

2.1983年當選為全國政協副主席,是黨的八屆、十一屆、十二屆中央委員,第一屆、第五屆人大代表。

3.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榮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人物評價

作為“紅小鬼”的肖華,馳騁疆場,叱吒風雲,戰功赫赫;作為“神童”的肖華,才華橫溢,筆耕不輟,碩果累累。他先後出版詩集《長征組歌》、《鐵流之歌》和回憶錄《艱苦歲月》。《長征組歌》成功地再現了萬裏長征歷史畫卷,生動地謳歌了中華民族,中國共產黨人百折不撓的革命精神,歷久不衰,享譽中外。同一個肖華,周總理叫他“紅小鬼”,毛主席稱他“好同志”,而林彪、江青一伙卻畏之為“閻王”。

肖華

1985年8月12日,身為全國政協副主席的肖華在彌留之際仍對身邊的人喃喃地說:“這麽多年,是黨把我培養大的,可我為黨和人民做的事太少、太少了……”前來醫院看望他的胡耀邦俯在他耳邊大聲說:“你為黨、為人民奮鬥了幾十年,黨和人民是不會忘記的!”    

人物軼事

1964年4月,時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的肖華因患肝炎到杭州療養。可他並沒有躺在病床上靜心休息,卻考慮起了紀念紅軍長征30周年的事。他想到:自己是二萬五千裏長征的參加者、幸存者,有責任、有義務寫一部真實地記述長征的作品。

肖華

幾經琢磨,他決定寫一部組詩。于是,從1964年9月開始,他不顧病情,全身心地投入了創作。後來他追述過當時的情形:“我寫長征組詩,不知道自己掉了多少眼淚。有些段落,如《告別》、《進遵義》、《過雪山草地》、《報喜》等,就是一面流淚一面寫的。”為創作長征組詩,蕭華熬過了許多個不眠之夜,轉安酶升高了4次,體重減輕了好幾斤,真正到了“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地步。

兩個月後,組詩基本定稿,蕭華再三斟酌,用了毛澤東《七律·長征》詩的第一句———“紅軍不怕遠征難”作為組詩的總題目。

肖華

1965年3月,肖華的這部組詩交由北京軍區戰友文工團的4位作曲家———晨耕、生茂、唐訶、遇秋譜曲。在譜曲過程中,肖華抱病連續用10個上午的時間給4位作曲家詳細講述長征的歷程,使作曲家們都聽入了迷。作曲家生茂回憶說:正患病的肖華將軍講長征,“時而眉飛色舞,時而慷慨激昂,時而潸然淚下。將軍講到’四渡赤水’時,惟妙惟肖地勾勒出’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的壯觀場面。將軍對長征的細致描繪,為我們完成譜曲任務打下了堅實的根基。”

1965年10月,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30周年之際,北京軍區戰友文工團把肖華的組詩搬上了舞台,這就是被譽為“紅色經典”作品之一的《長征組歌》。《長征組歌》以磅礴的氣勢、動人的情愫、悅耳的曲調迅速流行于全軍,繼而風靡全國,40年來已演出1000餘場仍常演不衰。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