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劍風雲錄

聯劍風雲錄

《聯劍風雲錄》中,繼續講述了于承珠、葉成林、鐵鏡心、霍天都、凌雲鳳步入成年之後用心感受著人生,各有各的選擇、各有各的快樂、憂傷和愁懷,在悲喜間見證著那份生命中的"不得不",從而活出更為多彩多姿的人生,

"中年情懷濃如酒",嚴格而言,在本書中,他們都尚未步進中年,然而解讀他們各自的人生之路,卻仿如品嘗著一杯杯醇酒,讓人平添幾多感嘆和唏噓。

  • 書名
    聯劍風雲錄
  • 作者
    梁羽生
  • 類別
    武俠小說
  • 連載時間
    1961年~1962年
  • 章回
    四十回
  • 連載報刊
    大公報·小說林

簡介

《聯劍風雲錄》中,繼續講述了于承珠、葉成林、鐵鏡心、霍天都、凌雲鳳步入成年之後用心感受著人生,各有各的選擇、各有各的快樂、憂傷和愁懷,在悲喜間見證著那份生命中的“不得不”,從而活出更為多彩多姿的人生,“中年情懷濃如酒”,嚴格而言,在本書中,他們都尚未步進中年,然而解讀他們各自的人生之路,卻仿如品嘗著一杯杯醇酒,讓人平添幾多感嘆和唏噓。

聯劍風雲錄

基本資料

卷首詞:

詩酒琴棋消永日,流年似水匆匆。春花爭似舞裙紅,繁華如夢幻,惆悵怨東風。

人近中年愁鬢白,卻嗟壯志成空。倚欄看劍劍如虹,豪情難自譴,高唱大江東。

──調寄臨江仙

主人公:張玉虎、龍劍虹、霍天都、凌雲鳳(即白發魔女師父凌慕華)

故事歷史年代:明朝成化年間

看點:喬北溟與張丹楓之戰、凌雲鳳的個性

前集:《散花女俠

續書:《武林三絕》《廣陵劍》

首發資料:1961年07月03日至1962年11月25日,大公報

內容梗概

鐵鏡心在與沐燕成婚,成為王府郡馬。花前月下,恩愛無雙之餘也暗暗懷念起以前與于承珠等相遇于江湖的時光,恰逢明朝皇太子朱見深繼位,各省以志慶賀的貢物紛紛遭劫,鐵鏡心遂向沐國公請纓,偕同沐璘護送貢物進京。一路上,鐵鏡心目睹貴州貢物被劫,十分心驚。在同廣東、廣西等省聯保進京途中,突遇強盜搶劫。更令鐵沐二人心驚的是劫物的首領竟是沐璘兒時的朋友,張丹楓的弟子張玉虎。張玉虎因鐵鏡心早年救助義軍脫困之故,讓鐵鏡心護送貢物北行,並告知劫物的原委,這次搶劫貢物是為金刀寨主和葉成林駐扎海上的義軍籌集軍餉。

鐵沐二人懷揣著張玉虎的錦旗,不日來到武夷山。不料貢物還是被龍劍虹率人劫走。張玉虎不知龍劍虹的來歷,先後已有幾省的貢物被龍劍虹所劫。兩人武功不相上下,張玉虎與龍劍虹打賭,以所劫貢物多寡定輸贏。在杭州鐵鏡心與于承珠相遇,談及往事,更增無限唏噓。而石驚濤也終原諒了鐵鏡心當年的軟弱,授其武功心法,師徒兩人終重歸于好。一心練劍的霍天都卻不滿妻子凌雲鳳下山,要于承珠等代為勸說凌雲鳳回山。

張玉虎和周山民的兒子周志俠在山東道上遭到七陰教教主陰蘊玉及其女陰秀蘭的陷阱,幸得丐幫幫主畢擎天營救,並打退了七陰教的進攻。張玉虎到七陰教居所索要貢物,卻遇到昆侖山星宿海喬北溟的管家厲抗天為少主喬少少向陰蘊玉提親,遭到陰秀蘭的拒絕。陰秀蘭早已芳心暗慕張玉虎,陰蘊玉向張玉虎逼親,張玉虎自是不願意。其實張玉虎早已愛上了龍劍虹。此時龍劍虹偷入陰府,盜走了貢物。

張玉虎趕回金刀寨,此時西北五省貢物聯保入京,護送人員就是喬北溟父子。凌雲鳳、龍劍虹及金刀寨等眾豪傑已設伏等候。雙方惡戰多時,喬北溟武功絕頂,群雄情勢危急。幸得霍天都尋妻而至,夫妻兩人聯劍敵住了喬北溟,一番波折,終劫得了貢物。至此張玉虎也明白龍劍虹武功本為凌雲鳳所授,而一番所為也是為義軍劫取貢物。霍天都要求凌雲鳳隨其一同返回天山,凌雲鳳卻不甘獨善其身,志在江湖上闖出一番為國為民的事業,雙方不歡而散,霍天都獨自回天山。

鐵鏡心保送貢物到達京都,龍顏大悅,任命鐵鏡心為御林軍副統領。這時御林軍統領翦長春等卻要求鐵鏡心抓捕于承珠等。為了于承珠,鐵鏡心接受了張丹楓之計,假死逃過一難,也認清了官場的腐敗,決心深研師傅石驚濤留給他的劍譜,後也終成一代劍術名家。在西山廟中,張丹楓力敗喬北溟,後偷入皇宮,逼迫朱見深不再追究貢物等事。

京都事了之後,張玉虎回到金刀寨。正遇怪客上山,要與山寨平分貢物,遭到拒絕後,兩怪客施毒脅迫。周山民、凌雲鳳和張玉虎三人身中巨毒,昏迷不醒,施毒的怪客是百毒神君。

百毒神君是七陰教主陰蘊玉的師兄,妄圖憑借毒功統治武林。陰蘊玉早年被百毒神君所逼奸,生下了陰秀蘭,自覺身世悲涼,組建了七陰教,但行事依然帶有幾分正直和善良。龍劍虹隻身下山懇求陰家母女拯救周山民等三人的生命,百毒神君也圖謀陰蘊玉身上的《百毒真經》而向陰家母女痛下殺手,一場生死比拼,陰蘊玉與百毒神君均受創而死,陰臨死將餘下的二顆半解葯給了龍劍虹。龍劍虹面對僅剩的二顆半解葯,忍痛讓張玉虎服下了半顆解葯,張玉虎寒熱交煎而痛苦不堪,幸而陰秀蘭犧牲了自己的武功才救了張玉虎。龍劍虹感激陰秀蘭救了張玉虎,欲玉成其好事,便避開張玉虎隨師傅凌雲鳳回天山,而陰秀蘭也懷著同樣的心事,不願拆散張龍的關系,一人獨自離開山寨,不料在途中受喬少少所擒,帶回星宿海,沿途飽受折磨。

凌雲鳳上天山懇求霍天都到昆侖山營救陰秀蘭,霍天都感陰秀蘭救凌生命,無法推托,但心中卻也不情願。無奈這時喬北溟的修羅陰煞功又進了一層,霍凌夫婦無法取勝,反而在比試中被喬偷學了內功心法,從而達到了修羅陰煞功正邪合一的最高境界。雖有烏蒙夫出手相幫,重創喬北溟,救得陰秀蘭,但烏蒙夫卻因傷重不幸逝去。

其時,葉成林的義軍基地遭到官軍的騷擾及武林敗類的進攻,水寨被攻破,好在葉成林夫婦等均安然無恙,在張玉虎、霍天都的幫助下,一眾人乘船來到山東。

而這時張丹楓和喬北溟約定好在嶗山比武,喬北溟用新練成的神功重創各路達人,終于張丹楓到了,兩位當世正邪第一的達人展開了一場大決戰,終于邪不勝正,張丹楓以高超的武功擊敗了喬北溟。

嶗山頂上,英雄歡聚,葉成林、于承珠決定率領義軍去金刀寨與周山民會師。月下林中,張玉虎、龍劍虹情意眷眷,而周志俠、陰秀蘭也成眷屬。隻有霍天都與凌雲鳳或喟嘆或爭吵或沉默,雙方都覺得志不合、道亦不同,凌雲鳳臉上掛著晶瑩的淚珠,離開了霍天都。

人物介紹

主要人物

張玉虎 張丹楓之徒,張風府之子。

龍劍虹 凌雲鳳的結拜妹妹。

凌雲鳳 原名凌慕華,霍天都之妻。

霍天都 代替陽宗海的新“四大劍客”之一,天山劍法的創造者。

其他人物

鐵鏡心 沐琮的郡馬,石驚濤之徒。

沐琮 沐國公,鐵鏡心的岳父。

沐燕 鐵鏡心之妻,沐琮之女。

沐璘 沐琮之子,沐燕之弟。

張丹楓 天下第一劍客,“四大劍客”之首,玄機門下第三代弟子。

石驚濤 “四大劍客”排名第三,鐵鏡心之師。

烏蒙夫 “四大劍客”排名第二,慕容華之師。

段澄蒼 白族首領。

于承珠 “散花女俠”,葉成林之妻,張丹楓之徒。

葉成林 東海抗倭義軍寨主。

畢擎天 丐幫幫主。

張寶 保護雲南省貢物的武師。

楊義 保護雲南省貢物的武師。

盤天羅 赤霞道人的首徒。

蒙元子 赤霞道人的三徒弟。

蔡福昌 保護廣東省貢物的武師,少林派達人。

韋國清 保護廣西省貢物的武師,巡撫衙門的總捕頭。

黑摩訶 專與獨腳盜做買賣的印度珠寶商,張玉虎之師。

白摩訶 專與獨腳盜做買賣的印度珠寶商,張玉虎之師。

周志俠 “金刀小俠”,周山民之子。

周山民 金刀寨主,北方綠林盟主。

石翠鳳 周山民之妻。

春杏 龍劍虹的丫鬟。

夏荷 龍劍虹的丫鬟。

秋菊 龍劍虹的丫鬟。

冬梅 龍劍虹的丫鬟。

羅青 仙霞嶺彩虹寨副寨主。

祝節 湖南辰州僵屍門長老。

祝符 湖南辰州僵屍門長老。

孤雲道人 武當派二代弟子。

屈九疑 武當派二代弟子,孤雲道人的師弟。

朱寶 江湖買解,朱靈之兄。

朱靈 江湖買解,朱寶之妹。

成海山 鐵鏡心的師弟。

石文紈 成海山之妻。

王釗 巡撫親兵營的統立。

屠剛 “日月輪”,保護浙江省貢物的武師。

褚霸 “陰陽手”,保護浙江省貢物的武師。

柳澤蒼 太湖正寨主。

蔣平根 太湖副寨主。

陰蘊玉 七陰教教主,姬環、赤霞道人之徒。

陰秀蘭 陰蘊玉之女。

童冠豪 “霹靂手”,馳名北五省的老英雄。

殷梅閣 “天雷劍”,馳名北五省的老英雄。

朱大雄 “火神彈”,馳名北五省的老英雄。

杜趕驢 金刀寨小頭目。

七星子 武當派第一輩達人。

孟璣 “神箭手”,金刀寨副寨主。

卜雲鵬 關東劍客。

魏大猷 關東馬場場主。

杜子平 “六合槍”,東海抗倭義軍副寨主。

石霸 泰山幫幫主。

褚元 北方丐幫副幫主。

範子朋 河南老武師。

玄瑛道人 玄妙觀觀主。

林金源 福建老鏢客。

金碩 各省武師的領袖。

朱見深 憲宗皇帝。

谷竹均 精于醫道的河南老前輩。

盧道隱 精于醫道的陝西老前輩。

劉完達 金刀寨副寨主。

萬天鵬 萬家樹之子。

白逢源 金刀寨迎賓亭的頭領。

慕容華 烏蒙夫之徒,長孫玉的師兄。

長孫玉 林仙韻之徒。

張霸 義軍頭目。

王兆慶 柳澤蒼的跟隨。

大雄道人 符大元的義兄。

符大元 “胖金剛”,大雄道人的好友。

王德 義軍了望台守衛頭目。

雲重 雲蕾之兄,董岳之徒。

澹台鏡明 雲重之妻。

褚靈石 山東飲馬川寨主。

戴立翁 河南老武師。

聶冬青 江南鎮海幫幫主。

無色 “少林三大神僧”之一,少林寺監寺。

無相 “少林三大神僧”之一,少林寺刑堂。

無我 “少林三大神僧”之一,少林寺護經。

韓鐵樵 “神拳無敵”,氓山派掌門。

鎮天神君 “鐵嶺三神君”之一,混天神君、驚天神君之兄。

混天神君 “鐵嶺三神君”之一,鎮天神君之弟,驚天神君之兄。

驚天神君 “鐵嶺三神君”之一,混天神君、鎮天神君之弟。

反派人物

喬北溟 天下第一魔頭。

厲抗天 “大力神”,喬北溟的管家。

喬少少 喬北溟之子。

陽宗海 原“四大劍客”之一、大內總管,赤霞道人之徒。

婁桐蓀 原御林軍統領。

翦長春 御林軍統領。

東方赫 管神龍大徒弟。

貫居 貫仲之子,原兩湖鹽運使。

符君集 大內總管。

楚天遙 原名楚大齊,“鐵扇書生”,齊魯之間的獨腳大盜。

石鏡涵 “百毒神君”,姬環之徒。

管神龍 “獨臂擎天”,赤霞道人的師侄。

摘星上人 昆侖星宿海的達人。

曲野樵 “胖金剛”,摘星上人的好友。

崔元溥 青州達人。

古獨存 管神龍二徒弟。

姬尤 姬環的養子。

薩力雄 “大力神魔”,曾稱雄漠北,楚天遙的好友。

卜紹 薩力雄之徒。

青雲道人 使劍能手。

崔寶山 “神錐”,石三泰首徒,厲抗天的結義兄弟。

提到人物

赤霞道人 與玄機逸士齊名的達人,盤天羅、陽宗海、蒙元子之師。

玄機逸士 葉盈盈之師。

祈鎮 明英宗。

張風府 “京都三大達人”之一,原御林軍統領,與樊忠、貫仲八拜之交。

樊忠 “京都三大達人”之一,與張風府、貫仲八拜之交。

貫仲 “京都三大達人”之一,與樊忠、張風府八拜之交。

樊英

周健 金刀寨主,周山民之父。

葉宗留 葉成林叔父。

楊子周 仙霞嶺彩虹寨大寨主。

六如道長 武當派掌門人。

無住禪師 少林寺住持。

于謙 前朝忠臣、于承珠之父。

于冕 于謙養子。

張驥 浙江巡撫。

周泰 “八卦刀”,保護江蘇省貢物的三個武師的師傅。

鄭國有 丐幫長老。

畢凌虛 畢擎天的祖父。

潮音和尚

石竹君 青城派女俠。

四空道人 武當派第一輩達人。

霍行仲 霍天都之父。

董牧 “鐵砂掌”,董家堡堡主。

雲蕾 張丹楓之妻。

王振

姬環 “毒手神魔”,當世第一使毒達人。

龐通 龐家堡堡主。

萬天遊 點蒼派劍客。

萬家樹 萬天遊之子。

葉盈盈 “飛天龍女”,玄機門下二代弟子。

劉湘雲 青城派女俠、萬家樹之妻。

石鴻博 武林中數一數二的人物,婁桐蓀之師。

林仙韻 “金鉤仙子”,烏蒙夫之妻。

海若道人 嶗山上清宮主持,婁桐蓀、厲抗天的好友。

李全 浙江巡撫。

董岳 “金剛手”,雲重之師。

石三泰 保定暗器大師。

屠龍尊者 摘星上人的好友。

殷牧野 北京鎮遠鏢局總鏢頭。

作品鑒賞

求索武俠世界的人生路——品讀《聯劍風雲錄》(作者:天山遊龍)

在羽生先生的系列小說中,如果說《冰川》、《雲海》、《冰河》是最完整的三部曲,《彈指》、《絕塞》及《劍網》、《幻劍》本為一部書,那麽《散花女俠》和《聯劍風雲錄》則構成了完美的姐妹篇,《散花女俠》寫的是少年意氣闖江湖,而《聯劍風雲錄》則是繼續《散花女俠》未完的故事,相同的人物漸步入成年之後那份對人生不同的感受及體驗,兩部書的聯系是何等的密切,唯讀一部都會讓人感覺到不完整。

在武俠小說的世界中,很多都是寫及男女主角的少年時期,他們往往是二十來歲時就練成絕世武功,功成名就,使整個人生達到了一個巔峰,之後的結局多是偕美歸隱,這樣的寫法雖然頗為激蕩人心,但是漫長的人生就此歸隱,豈非顯得寂寞?相比之下,系列小說更能反映出一個完整的人生,不隻是少年意氣,更有中年情懷,還有老年的寂寞、憂傷,這也是系列小說的可貴之處。

夢醒黃粱 功名隨逝水 心懸知己 鮮血濺塵埃

還是繼續那一曲未了的《浣溪紗》。京城高官,各省武師面前,鐵鏡心血濺階前,掉轉青鋒刺向自己咽喉,再而自斷心脈。

這一刻,他的生命之花綻放著。七年前,他為于承珠拼著一死救出被圍的義軍;七年後,還是為了她,再次冒著生命危險而自斷心脈。七年,整整的七年,心中那份潛藏著的感情可曾淡卻?盡管那份回憶不隻是快樂,還有那深入心靈的創傷,久久而不能愈合。“你記不記得我以前對你說過的話,不管什麽,隻要你的事情,我縱赴湯蹈火,亦所不辭。這次的事,我隻是要向你證明我是一個可以靠得住的朋友。”無所求,更無所望,隻有平平淡淡的一句表白,用一個行動作出了證明,惟其如此,更顯得這份感情純潔而可貴,任那時光流逝,任是背道而馳,然人間自有真情在。喜歡鐵鏡心,不喜歡鐵鏡心,于此時此刻都為他而打動。他本是“平凡一書生”,文武全才,也有豪情壯志,卻總顯得時運不濟,他用心去感受著人生,更沒有想過要傷害誰,然而命運卻給予了太多無奈的選擇,太多的“不得不”,造成了師傅的不諒,苦苦愛戀的意中人離他而去。

然一味地指責他是多麽的不公平,誰都有軟弱的時候,設身處地,易地而處,他們又當如何。可惜這個世界沒有太多的如果,所以他隻有默默地承受著心中那份難以言明的苦楚。所幸這個世上還有傾慕于他的痴心女,讓他于無助中得到一份安慰,得到一份平靜,也讓飽經非難的人生得到了暫時的休憩。四季如春,風景如詩如畫的昆明山水中,花團錦簇的郡馬府中,閨中聯句,月下彈琴,飛閣弈棋,花間作畫,說不盡的夫妻恩愛,韻事頻頻,度過了七年的光景,在富貴叢中,繁華夢裏,卻彰顯出另一份難以排遣的寂寞。他生命中的兩名女子,于承珠和沐燕任誰都不曾讀懂鐵鏡心,前者隻感受到他的虛榮和軟弱,未能體味他那一份真情及勇氣;而後者隻欣賞他身上文採風流的氣質,卻未及意會到那隱藏著的不甘寂寞的豪情。

七年後,為了貢物,他再次重走江湖,追懷那少年闖蕩江湖的激蕩年華,然江山代有人才出,武學一道,本來不進則退,更要在江湖那生與死的磨練中以求進境。七年光陰,于他畢竟太過平靜了,得到一些就難免失去一些,他在不知不覺中落後了,空懷豪情逸興,卻先後被少年的張玉虎、龍劍虹所羞辱。“卻似移舟上碧灘,一灘經過千灘難!酷憐劍氣銷磨盡,飛瀑流泉日影寒!”懷著難抑的悲傷,狂歌當哭,讓人心生憐意。而朝思暮想的人再次相見竟然顯得如此之陌生,心頭千言萬語竟隻得幾句客套話,曾經的共同患難變成了陌路之人,兩人之間隔著一層厚厚的障壁,不可打破。問蒼天何其殘忍,予他以如此之傷害。雖有恩師的諒解,師徒間冰釋前嫌,贈予劍譜,然而這也無法彌補那份陌生感給他帶來的傷害。揚名天下又如何?高官及第又如何?每當想起她總是那份不安、不自信及傷痛,他對她無所求、無所望,隻想作出一個證明,一個表白,將生命中的那份真情展現出來,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價。懷著心中的這份真情,他終于踏出了這一步,由生到死又從死到生的一步,既完成了人生的涅槃,又作出了這份表白,贏得了所有人的尊敬,更開啟了兩顆緊閉的心扉。七年了,他們終于又再一起心對著心進行交流,為了這一晚,他等了整整七年。那刻在心頭中的傷痕于不知不覺中愈合了,那份感人的情誼也得到了升華。這是天地中難得的一份情,值得付出生命代價的一份情。相信至此所有的人都會感受到一種輕松和欣慰。

鐵鏡心,很平凡的一個人,惟其平凡,彰顯親近。一直對他抱著一份好感,我不喜歡張玉虎和龍劍虹,隻因為他們羞辱過鐵鏡心,埋怨著于承珠對他的陌生感。當書中提及鐵鏡心滲透了驚濤劍法,成為一代的武學大師,心中不由感到一絲的欣慰,而在《牧野流星》中,看到後人竟將其與張丹楓相提並論,更感到開心,老天終于予他一份補償。

一鳳凌雲,失群亦是合群時,隻傷舊侶欲安歸

正在林子裏那對交柯合抱的大樹底下,凌雲鳳孑然獨行,剛剛走過。她與霍天都彼此有不同的抱負,誰勉強誰跟從自己都將令對方鬱悶終生,因此,他們在沒有半點爭吵的情形下分手了。

當張丹楓以絕世武功擊敗不可一世的喬北溟,群雄紛紛歡慶勝利,當張玉虎與龍劍虹,周志俠與陰秀蘭那兩雙小兒女紛紛締結百年之好的歡聲笑語中,卻有著一雙傷心人,凌雲鳳傷心,霍天都何嘗不傷心,因為他們的內心深處都是如此深愛著對方,青梅竹馬的快樂時節,共歷磨難的追思光景,雙劍合璧中那甜蜜的心與心相連,這一切都是無法輕易抹去的。然人生就是如此,不是簡單一個愛字就能戰勝一切,因為他們彼此都有他們的抱負,他們的理想,這是值得為之付出一生、付出一切的理想,不是輕易可以放下的。

融會百家,獨創一派,為武學增添新的一頁,這是霍天都終生的追求,在他眼中。芸芸眾生,奔波勞累,為誰辛苦為誰忙。人生光景數十年,彈指一揮間,回首望去,留下了足以載入史籍,另令後人受益的一點東西,是多麽的難得的事,是值得為之付出一生。天下有太多不平事,願以一己之力,為蒼生盡一份力量,卻是凌雲鳳的追求,置身事外,忍見受苦眾生,這樣的生活不能令她心安。即使練成絕世武功又當如何?難道學武不是為了世間那種種的不平之事?更何況她不願為籠中的金絲雀,卻願是沖天凌雲的一鳳,管盡人間不平事,救盡世上可憐人。當兩種不同的理想在一起發生沖突碰撞時,任誰也不能解開,曾經,他們都是那麽地期待對方,願用自身的愛感動對方,化解這段矛盾。但他們願為對方付出一切,甚至是付出自己的生命,卻無法交出自己所追求的理想信念,這是高于生命的追求。世間有太多的未知領域,需要有為之窮盡一生的鑽研者、探究者,才能開啓新的領域,造福于後人;然世間也有太多的不平事,需要舍棄自己為蒼生的革命者,正是這兩種人都是我們需要的,因為在理智上、情感上他們雖然都感受到分手帶來的痛苦,卻在一定程度上都找到內心的平衡,因為他們都將一切獻身于他們的理想,對已對人都是意義重大的事業。

當凌雲鳳在張丹楓的指點下領悟了新的劍法,旁人都希望用這套劍法彌合彼此之間的矛盾,在此基礎上雙方相互探討,心心相連而永不分開,然讓人想不到的是反而使凌雲鳳更加自立,更不用倚靠于霍天都,而勇敢地走向自己的生活。也許人生道路上充滿著太多的不可知,遠離了少年的那份熱情,步進了成年,換來的是對生活的那份思索。還是那句話,“中年心事濃如酒”,而霍天都和凌雲鳳的最終分手,仿似苦澀的一杯酒,讓人反思,讓人回味。

想想《聯劍風雲錄》這個婚姻悲劇,真如革命時代的張中行和楊沫,也是曾經是那麽的深受對方,卻因不同的志趣及追求走上不同的道路,一位成了國學大師,另一位成了革命者。我們既感動于張中行,由于他的學術成就和探研精神,我們也感動于楊沫,那份革命熱情,和那份追求女姓自尊自立的可貴精神,他們都是這個世界所需要的,對比與霍天都與凌雲鳳,真覺得有很多的相似之處,這相似的兩段婚姻悲劇,又能苛責于誰,隻能是感嘆和感傷造化弄人而已了,因為外人永遠無法感受當事者的那份痛苦而又無悔的情感。

凌雲鳳忽地抬起頭來,一手攜著龍劍虹,一手攜著張玉虎,哽咽說道:“咱們同一條路走吧,該回去了!繼續她救助天下蒼生的道路,而霍天都終創立了天山劍法,也為日後武林中流砥柱的天山派打下了一個武學基礎。三十年不見,三十年刻骨銘心的思念,但是他們在痛苦中都無悔于他們的選擇,這或許已足夠了。

自古正邪不兩立,看那一場巔峰的決鬥

嶗山頂上,張丹楓和喬北溟相向而立,一邊是天下第一劍客,一邊是天下第一魔頭,一場震動武林的生死決鬥即將開始,決鬥雙方此時懷著的卻是一份“可惜”。

自古以來,巔峰人物的孤獨寂寞隻有自己知道,人生求一知己何其之難,而求得一位尊重的對手更是難上加難,但可惜自古正邪不兩立,他們註定要進行一場你死我活的決戰。一方要稱霸武林,一方要維護武林正氣,一方是邪派人物的倚靠,一方是武林正義之士的希望,這場決鬥是無法避免的。

張丹楓,宛若無法窮盡的一本書,他的絕世風採、絕世武功依然如此醉人,隻要張丹楓出現的場合,其他的男主角都不可避免地黯然失色,且看中年的張丹楓,皇宮中縱論天下大勢,迫使皇帝放棄追究劫貢物一事,解救了各省護送貢物的武師;指點凌雲鳳,使其劍法自成一家;巧計使鐵鏡心擺脫險境,而又損耗自身功力為鐵鏡心療治;在喬北溟凶焰囂張時,兩次現身決戰喬北溟,這時的張丹楓,已儼然是正派之士的希望,他雖然不是書中的主角,但是每次的出現都註定有不平凡的事,中年的張丹楓,那份成熟的氣質神採更讓人心醉,他的存在集中了所有的光芒,也使他身邊的人不由自主成了配角,霍天都也不例外,更不用說張玉虎了。喬北凕,可以說是羽生先生筆下影響最大的魔頭。“喬北漠雙眸炯炯,神光湛然,一看之下,竟似深得正宗內功精髓的一代宗師,要仔細觀察,才瞧得出一兩分邪氣,心知他果然是參透了正邪兩派的上乘武學,另闢練功蹊徑,達到了正邪合一,扭轉陰陽的境界。”作為邪派一代宗師,他的氣度,心機,甚至智慧都是驚人的。不論是巧用霍天都、凌雲鳳的內功醫好僵化的雙腿,還是借用毒葯之功增進修羅陰煞功的修為,借詰難武學之法盜得正派內功心法,從而終成為邪派中第一位練成正邪合一的宗師,更不用說其後來留下那足與任何一派爭雄的正邪合一的武學秘籍。而力敗霍天都、凌雲鳳的雙劍合璧,在嶗山上視天下英雄為無物的氣勢,足讓所有的人為之膽寒。

一場震驚整個武林的決戰終于開始了,這是一場百年難得一見的大戰,張丹楓的絕世劍法和內心心法與喬北溟的第九重修羅陰煞功和正邪合一的功夫展開了驚人的碰撞,從力求速戰速決到彼此相持,再到彼此使出了殺手神招,張丹楓以絕頂內功硬接了喬北溟一掌,最終還是邪不勝正,喬北凕終于心服口服,盡管他練成正邪合一的武功,然張丹楓是不可戰勝的,不僅敗于張丹楓的絕世武功,更敗于其偉大的人格,這場大戰終于結束了,然而它又遠未結束,此後是喬北凕矢志復仇,在荒島上留下了武功秘籍,直至三百年後,厲勝男憑喬北溟遺下的秘籍挑戰天山派掌門人唐曉瀾,並使盡各種手段終于勝了唐曉瀾,為師門爭光。然喬北溟雖敗卻保住了性命,而厲勝男雖勝了卻失去了生命,這場三百年後以生命換來的勝利是否太過昂貴了。

夢好總難圓 珠還琴斷 情天長有恨 鳳泊鸞飄

七陰教主爬到百毒神君的跟前,將他的屍身再行擺好,嘆口氣道:“誘你為惡的兩個壞朋友,我都給你收拾了,你也可以死得瞑目了吧?”聲音越來越弱,最後苦笑道:“恩恩怨怨,是是非非,都已了結,我也到了該走的時候了。”

難忘的是七陰教主陰蘊玉人生經歷的種種苦難。她的一生可說是歷盡了世間的苦難,出生時遭親生父母所遺棄,撫養其成人的師父赤霞道人不僅拆散了她的大好姻緣,更是懷著不憒之心。受師兄的奸污和毀容,最終更死在其手下。紅顏薄命,種種的劫難令人看後覺得心酸。受盡傷害的一顆心,懷著拯救天下受苦的女子的心願成立了七陰教,卻因行事詭秘又手段狠毒而為正派所不諒而淪為邪派,或許還有那被毀之容,然而誰又想到那張被毀之容背後還有著如此悲慘的故事,自尊自強,卻又自怨自艾,既然名門正派都瞧不起自己,又何必高攀,一切都是揮不去的煩惱。對女兒的愛,對昔日愛人及愛人之手的愛,讓她願為之付出一切,觀萬家樹寫給陰蘊玉的遺書,才覺得原來世上還有這等純潔的感情,經年不變,在羽生先生的整個創作生涯中,他總在尋求著那種超乎尋常男女之情的更珍貴感情,羽生先生是善良的,他相信人世間會有如萬家樹夫妻這樣善良的人,這樣珍貴的兩顆心,更有那可寶貴的一段感情,雖然不能成就姻緣,雖然分別多年,但是無改彼此間的信任,死別的一封托孤遺書,將親生兒子交予交托到昔日愛人手中,他堅信,她必將無負自己所托。她也做到了,隻可惜她的苦難尚未結束,毀她一生的所謂丈夫最終還是殺了她,而為了所愛的女兒,她放棄了生存的機會,將解葯留給女兒生愛的人。真是苦難般般都歷盡,而今撒手別人間。

滿懷心事如潮涌,月色花香隻惹愁

龍劍虹心中悲痛,忐忑不安,撬開張玉虎的牙關,用溫水送那半顆解葯,喂他服下。

這是經歷了多少掙扎,多少鬥爭而作出的選擇。

平心而論,我個人不喜歡張玉虎和龍劍虹,理由是因為他們少年得志中透著一點讓人難以接受的輕狂,仿佛少了一點內涵。看張玉虎對霍天都的指責不滿,覺得其為人處事中似乎帶著一種自我為中心,自以為真理在手而藐視一切的缺點,所以更破壞了對他的印象。然而當張玉虎中毒受傷時,龍劍虹歷盡磨難求取解葯還是讓人為之一動。

當龍劍虹懷著二顆半解葯回到山寨時,她的內心經歷著的是如何重大的痛苦不安。受傷的三個人,一是她的姐姐兼恩師凌雲鳳;一是抵御外敵,身系天下安危的金刀寨主;一是心愛的人張玉虎。應該犧牲誰,這對每一個人內心都會難以作出選擇。更何況這種痛苦不能讓人知道,她是心憂天下的俠女,她選擇了應救周山民,她受凌雲鳳太多的恩情,所以她救了凌雲鳳,然而她的這一做法,有可能是用自己的手葬送了愛人的生命,更有負于為救人而舍棄生命的七陰教主陰蘊玉,和深受著張玉虎的陰秀蘭,此後情何以堪,一生都將于不安中度過。然而她還是做出了這樣的選擇,不為什麽,也無法探究為什麽,人世間的情感是復雜的。懷著這種歉疚的心,當陰秀蘭為張玉虎療傷時,她卻懷著負疚之心而選擇留書離去,不僅是為了犧牲自己而成全陰秀蘭,更重要還是覺得有負于張玉虎和陰蘊玉母女,這不是簡單的一個“讓情”。

在此再提一提羽生先生常為人詬病的“讓情”,其實羽生先生筆下的讓情,往往隻是由于一些原因而產生的一個想法或一時情感沖動,給相愛雙方愛情路上增添的一點波折,然羽生先生筆下最尊重的也是愛人之間的那份真摯情感,最終相愛的雙方終成美好姻緣,試看羽生先生筆下,何嘗真有過將自己的愛人讓與他人的事,最多也就是由于種種原因而黯然退競爭的那份神傷。

陽宗海和婁桐遜 貫穿兩部小說的兩位反面人物,在《散花》中,這兩人應該算得是主要的反派人物,可惜在本作中喬北溟太過光芒迫人,兩人隻有淪為配角了。然兩人可說還是壞事做絕,狠毒陰險。謀奪復職,劫取解葯,挑動南管北喬聯合與正派對抗,殺死喬少少而嫁禍于承珠種種都寫出了一對卑鄙陰毒的反面人物。最終陽宗海自殺,而婁桐遜卻又溜走,想來如果再有一部續集,這個人物應該還有很大的表演舞台。 其餘種種反面人物,管神龍、摘星上人武功雖高,卻不具有一代宗師的氣魄。石鏡涵、楚天遙、薩力雄徒見狠毒,流于俗態。喬少少雖為喬北溟獨子,也有一身武功,其智慧卻不及其父之萬一,隻見其好色,不見有所作為,最終慘死于自己人之手。倒是厲抗天對主之忠心,讓人欽敬,臨危救主,也有了後來的厲家後人復仇故事。

梁羽生之巔峰對決:《聯劍風雲錄》(作者:雲慕湮)

武俠顧名思義有俠還需有武,並且武功是武俠很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武俠終歸到底屬于浪漫主義,俠客們行俠仗義傲笑江湖的超能力是人們渴望擺脫現實的一種寄托和折射。而武功則是俠客們的理想浪漫的重要載體,武功是體現俠客們超越凡人的一個重要元素,所以武俠中的武功不僅是為了獵奇。武功體系的成功與否很大程度上決定著武俠的精彩程度。好比動作電影中,天馬行空,充滿想象力與技擊肢體美的武打動作,既是感官的享受,也是心理上超現實的滿足。當年徐克拍《黃飛鴻》系列的時候,開始的動作設計是“寫實派”的劉家良,但不能滿足徐克對想象力的要求,改用“寫意派”的袁和平,開創了港台動作電影的新時代。武俠亦是如此,舊派武俠的武功趨于寫實,一招一式,不厭其販。舊派名家白羽還找了一位精通技擊的合作伙伴鄭證因進行創作,當然還有還珠樓主接近神話過于光怪陸離的劍仙小說。新派區別于舊派的一個重要標志就是武功的描寫,新派武俠發展舊派刻板寫實缺乏想象力與意象效果的武功描寫,又完全不脫離真正的武術技擊走向神話或者劍仙,這就很好滿足了人們超現實的渴望,又不過于神奇飄渺,為俠客們既有超現實的一面又能承載普通人的各種情感提供了平台。于是新派各大家們各顯神通創造了無數華山論劍紫禁決戰的經典江湖對決,成為武俠的一個重要特色。

金庸的武功無疑是非常成功的,以至于深入到人們的生活中來。誠如評論中所說的,金庸將許多中國傳統文化元素引入到武功中來,幾乎是重塑了承載傳統文化博大精深的中國武術。在金庸的武功體系中層次分明,變化萬千,奧妙神奇,並且有很強的意象性,一招一式盡現金庸武功的高超奇妙,使眾多身為武術技擊門外漢的讀者如此如醉,可以說金庸解構了現實中的武術技擊,經過藝術處理後,重組成了充滿想象力又亦真亦幻的金庸武功。舉個簡單的例子比如“降龍十八掌”中那招“亢龍有悔”,金庸不僅給這種類似“大力金剛掌”的武功起了個很有魅力的名字,並且經過解構重組後增大了武功的威力,深化了武功的含義與意象。“降龍十八掌”招式的名字都來源于《易經》,其中就有《易經》中那種“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剛健精神。如“亢龍有悔”,這句乾卦的爻辭就很好體現了“降龍”天下至剛又含蓄,暗合中庸之道。

相比金庸充滿了傳統文化色彩註重招式的武功,古龍則是另闢蹊徑,更註重“無招勝有招”,並充滿了西方搏擊色彩,比如古龍的武功非常追求速度,如阿飛的快劍與傅紅雪的快刀。並且古龍描寫武功更多是虛晃一槍,借用其他元素代替,古大俠比的是智商與情商。比如《武林外史》中沈浪與快活王的鬥智鬥勇,而《白玉老虎》幹脆成了間諜競技。就是正規的比武中也多是如此。如《風雲第一刀》中“兵器譜”中前五名的幾次經典對決。李尋歡單挑郭嵩陽更多的還是對手惺惺相惜,孫老先生單挑上官金虹,上官單挑呂奉先玩的都是心理戰,最後的PK轉換為正義對邪惡的必勝。就是最為讀者津津樂道的決戰紫禁之巔,燦爛絕倫的“天外飛仙”還是成了陪襯。

相比之下梁羽生的武功要遜色很多,除了能力的因素之外,梁氏卻也是志不在此,“以俠勝武”決定了梁氏武俠中武功不是重點。梁氏武功的缺點羅立群在《古龍全集》的序言中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此外梁氏武功還是很註重招式的描寫缺乏想象力,而且梁氏的武功體系中層次性不強,很少有巔峰對決的高峰之戰,很多的決戰都有些群毆的性質,一場混戰寫的也很熱鬧,讓人看的卻是稀裏糊塗。小魚爛蝦之間的死纏爛打也大書特書,缺少華山論劍的決定達人,一浪打一浪就是沒有高潮。比如《江湖三女俠》中關東四老與薩氏雙魔的一場混戰,此類的混戰寫的多了就顯的很沉悶,很多讀者說梁書沉悶拖沓大概也與此有關。 在我印象中《聯劍風雲錄》應該是梁書武功決戰描寫的最好的一部。似乎這部書中梁氏刻意來準備一場武林大對決。故事的情節比較簡單,時間大約在《萍蹤俠影錄》的二十年後,《散花女俠》的七年後,明英宗死後,新皇登基,各省押送貢物進京,綠林英雄劫各省貢物為兩支抗擊外族的義軍籌備軍費。官府與綠林的對抗,引發喬北溟與張丹楓的正邪大戰。整部書主要是圍繞張丹楓與喬北溟兩大絕頂達人展開,武功大戰寫的很有層次感,層層烘托,反復鋪墊,最終將張喬推向巔峰對決的紫禁之巔。開始的押貢劫貢之爭拉開了整場大戰的序幕,蔡福昌韋國清等武師這樣的不入流人物,一招“黑虎掏心”引出了各路神仙,在開始的較低檔次的比武大戰中主要是鐵鏡心張玉虎這樣的二三流選手為故事熱身,隨著官府綠林對抗的加劇,厲抗天、喬少少、霍天都夫婦等準一流一流達人陸續出場。武功的層次也不斷的升級,本來以為鐵鏡心以是不弱,誰知剛一出場就被兩個張玉虎龍劍虹兩個晚輩後生殺得灰頭土臉,年輕人剛得意不久,手持獨腳銅人的厲抗天(此君就是厲勝男的祖先)就開始威風八面。好不容易霍天都凌雲鳳等人壓過厲抗天,才發現厲抗天不過是一家奴而已。青龍峽口,西北各省聯貢進京,貢物之爭達到頂峰,最後的BOSS喬北溟閃亮登場,半身不遂的老喬就已使各路英雄難以抵擋,幸好有霍凌夫婦雙劍力敵喬北溟。

喬北溟無疑是梁氏少有的經典反面人物,作為對抗絕世驚艷張丹楓的邪派天縱之材,極具梟雄本色。不但武功高強,手腕了得,老謀深算,而且作為梁氏筆下出身不好的邪派中人,這次梁氏非常難得地以一種欣賞的角度來刻畫他,頗有宗師氣概。眼高于頂的老喬南下中原隻為武林第一人張丹楓,“天下英雄為使君與操耳”的自負溢于言表。最為難得的是,喬北溟不但是邪派梟雄,更是武道上一位偉大的探索者,貨真價實的武學大宗師。梁氏武功鮮有描寫的好,就是天山劍法也顯得缺少想象力,“修羅陰煞功”卻老喬的手中發揚光大,聞名天下,當然三百年後厲勝男挾此功以生命的代價壓倒天山派為喬北溟雪恥更是錦上添花。按書中交代“修羅陰煞功”歷史上隻有一位西藏喇嘛練到過最高的第九重,並且當場走火身亡,而喬北溟則成功地創造了歷史,一舉練到第九重。而在這個過程中喬北溟武道上天才四溢,想前人之不敢想,做前人之不能做,天才到匪夷所思的地步,恐怕連張丹楓都不能不甘拜下風。甫一出場就借與霍凌夫婦比拼內力之機,移花接木為自己的偏癱做理療。 身體康復後一戰張丹楓敗北,已練到第七重的老喬專研“修羅陰煞功”最後兩重。其中喬北溟分辨陰秀蘭的解葯一段非常精彩,在並不了解解毒方法的情況下,老喬拿狗作化學實驗,分類排除,汗,老喬的邏輯思維能力好強,還有化學家的潛質,最後在分辨三種性能相近的解葯時靠號脈感受陰秀蘭的心理變化分辨出解葯,再汗,還懂心理學。“修羅陰煞功”走的是陰寒的路子, 老喬發明出依靠熱性葯物做保溫劑的方法,成功突破第八重。最後老喬借與霍凌夫婦切磋武功,並與霍天都武學論道,得到正宗心法,正邪合一,由魔入道成為練成“修羅陰煞功”第九重的第一人。並且喬北溟與霍天都武學論道更是成為梁書中極少的武道研討,盡管霍天都不通世務,喬北溟存心不良,但從武道的角度上則是兩位武學大家武道思想的精彩交鋒,兩人以一張桌子為機鋒表達王道霸道之爭則是很難得的,不禁令人聯想起《風鈴中的刀聲》中丁寧與姜斷弦插花論道的經典。盡管梁氏在這部書中對武功的描寫仍顯拖沓,就是張喬的兩番大戰以純技術的角度看還是寫的略現簡單,但由于人物的成功塑造,當兩人相向而立時就已經意味著巔峰對決的開始。張喬兩番大戰,每次開戰之前張丹楓均贈喬北溟一顆“小還丹”恢復功力,老喬也是梟雄氣十足毫不客氣地接受。喬北溟一戰張丹楓因功夫未成而敗北,二戰張丹楓時魔功大成,貴為天下第一達人的張丹楓也不得不拔出少年成名時的青冥寶劍接戰喬北溟,雖然二人正邪不兩立,武道上又何嘗不是瑜亮相逢的巔峰對決?此戰亦成為梁書最經典的決戰。一番天地為之變色的盤腸大戰終于接近尾聲,喬北溟敗局已定,卻仍未心甘,未心甘他那前無古人的“修羅陰煞功”第九重。電光火石中,張丹楓硬接喬北溟的“修羅陰煞功”,“既生瑜,何生亮?”“張丹楓道:“喬北溟,你好生去吧。”喬北溟長嘆一聲,僕地便倒。”讀到此處,莫可名狀的悲愴替代了正義戰勝邪惡欣喜。“喬北漠斷斷續續地說道:“死在你的劍下,死也值得!隻、隻、隻可惜我一生心血……武學失傳……”張丹楓神色黯然,說道:‘這我可沒有辦法幫助你了。’”梁氏首次出現正邪對手的惺惺相惜,猶如謝曉峰面對燕十三,西門吹雪面對葉孤城,如同方寶玉面對白衣人那句“你永遠不會知道,你我這樣的人活在世上,是多麽寂寞……”後來喬北溟逃亡海外,長命過百歲,相比之下張丹楓贏得了決戰卻付出更大的代價,折壽四十年。三百年後厲勝男金世遺在石室裏看到喬北溟的遺刻“一恨不能與張丹楓再決高下”,是否會想象起當年張喬對決的驚心動魄?  

棋逢對手,喬北溟厲害若此,他的宿命對手張丹楓依舊光彩照人。很難說是梁羽生造就了張丹楓還是張丹楓成就了梁羽生,張丹楓從《萍蹤俠影錄》開始,接下來的《散花女俠》、《聯劍風雲錄》,一直持續到《廣陵劍》開頭張丹楓極其光輝的一生的謝幕。從少年出場伊始,都是當仁不讓主角,《聯劍》之中的中年張丹楓也將梁羽生的傳統理想人格進行到底,《萍蹤》中那個詩酒風流的張郎青春無敵,《散花》中那個驚濤拍岸時于承珠少女情迷心中浮現的亦師亦友的潛意識情人,《聯劍》中既是運籌帷幄,計無遺漏的大國士,又是令霸悍如喬北溟的邪派宗師都心服的大宗師。盡管沒有了少年時酒意斜上眉梢的瀟灑,無酒自狂的銳氣,甚至《聯劍》中竟然沒有見到雲蕾與張丹楓一起出場,但中年張丹楓的成熟飄逸並重更彰顯了梁氏追求的魏晉風流,將御林達人一網打盡,師徒三人飄然入深宮,談笑自如,處處藏鋒,不動聲色中令皇帝就範,不愧是梁氏筆下的首席名俠。對喬北溟的兩番決戰中,張丹楓盡顯宗師風範,每次都給喬北溟平等的機會,另其盡之所長,甚至為讓老喬心服口服不惜兩次硬接“修羅陰煞功”,直至喬北溟戰敗身死,亦是死而無怨。梁氏不太追求情節詭奇,因此小說節奏一向比較舒緩,卻能給人一種生活的氣息。如于承珠與張丹楓亦師亦友的微妙關系,梁羽生將其處理得很好,張丹楓對于于承珠無疑是完美男人,甚至是潛意識中的夢中情人,但梁氏將這種類似于“戀父情節”的微妙感情轉化為于承珠生命中的指引,更深沉熱烈的部分卻永遠沉入八百裏洞庭與心海之中,偶爾會泛起漣漪,很是細膩動人。書中最後喬北溟追殺于承珠,萬分緊急中,張丹楓及時趕到,依舊的白衣飄飄,從容不迫,人近中年的于承珠竟然喜極而泣,其中的微妙動人隻可意會不可言傳。  

張喬兩大達人魅力四射,但還有一人更加耀眼,那自然就是凌雲鳳了。《聯劍》很大程度上延續了《散花女俠》的人物故事,幾乎可以算是講《散花》中的人物中年時的故事。武俠大都講的是少年多情,少女懷春,很少真正去講中年人的人生。少年時血性意氣,理想至性,對人生的孜孜以求,對愛情的生死相許,雖然充滿了激情,但缺少持久的冷靜。而《聯劍》中講了不少人到中年後的對人生的重新認知,比如鐵鏡心,比如凌雲鳳,比如霍天都,雖然看起來很平淡,卻有一種充滿了感情的凝重。而本書中凌雲鳳與霍天都的故事也彌補了《白發魔女傳》中相關內容的空白,這段故事也顯得特別的真實。凌雲鳳與霍天都本是青梅竹馬,又歷經磨難一對有情人方才終成眷屬,隱居天山,武道相伴,過上了隻羨鴛鴦不羨仙的幸福生活。幸福中卻也有不如意,恩愛的夫妻卻也存在裂縫。霍天都一心撲在研究隱居清修研究劍法,凌雲鳳卻渴望江湖中行俠仗義。如果在金庸書中,肯定不會有這樣“七年之癢”,楊過就會和小龍女相伴一生,趙敏也會讓張無忌一生畫眉。凌雲鳳與霍天都的裂縫主要原因在于凌的獨立意識太強,但也從一個側面說明愛情並不是人生的唯一,少年時或許會為了愛情不惜一切,以後就難說了,我不知道溫莎公爵夫婦是否真的幸福,完美的都是愛情,不完美的都是婚姻。凌雲鳳最後的出走無疑是武俠版“娜拉的出走”,女人會不會走出家庭還要時代來證明。有人因此詬病凌雲鳳,認為凌不過是一個沒有感情的革命機器,放著好好的日子不去過,非要去天天鬧革命。我卻認為其實不然,盡管梁書有很重階級鬥爭氣氛,但《聯劍》中的兩支義軍都是雖然不滿朝廷腐敗,但卻是抵御外族入侵,並且凌雲鳳不滿丈夫一心修劍堅持出走的原因是認為學武之人應該行俠仗義,保家衛國,為國為民。郭靖義守襄陽,堅守“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為人稱頌不已。而凌雲鳳作為一女子,堅持俠義原則,不惜放棄美好的家庭與恩愛的丈夫,出走江湖更令人敬佩,古往今來印象中隻有秋瑾女俠有如此英風。結婚十年的凌雲鳳最動人之處莫過于梁羽生送給她的四字評語:“天生俠骨”。記得《聯劍》中凌雲鳳出場之時,在敵軍策馬縱橫無人敢阻,單挑驕橫的厲抗天,凶悍之極的厲抗天也不禁心中一凜,說不盡颯爽豪邁。強敵前來山寨挑戰,列座群雄都不禁,惟獨凌雲鳳天生俠骨,仗劍而出。即使與丈夫雙劍合璧力敵喬北溟,霍天都有些畏懼老喬的霸悍,而凌雲鳳雖武功不如丈夫,卻是意氣如虹,激勵丈夫硬撼喬北溟。由于張丹楓遠在大理,經常隻有凌霍夫婦才能招架喬北溟,霍天都極不願涉足義軍之事,而凌雲鳳俠骨熱腸,無論是義軍有事,還是朋友有難,均是一馬當先,每次都要去說服志不同道不合的丈夫去解困濟難。如此光彩照人的凌雲鳳稱得上梁氏筆下最完美的女人。凌雲鳳終歸是心屬江湖的凌雲一鳳,結局與霍天都的分手也是值得。後來霍天都創立天山派,傳徒晦明禪師,凌雲鳳遊俠江湖,收養了一狼孩,即為後來的白發魔女。晦明與白發魔女各自授徒傳業,就是後來大名鼎鼎的“天山七劍。”  

凌雲鳳一身俠骨,不甘心做籠中鸚鵡,結婚十年重新選擇了自己的人生。而與她的同齡人也各自改變著自己的人生,比如鐵鏡心。梁氏似乎很喜歡寫知識分子的軟弱性,最有名的當屬《白發魔女傳》中的卓一航,卓一航深愛著練霓裳卻沒有勇氣擺脫師門的束縛,最終誤傷練霓裳,青絲紅顏一夜白頭,玉羅剎變成了白發魔女。《聯劍》中鐵鏡心也是梁氏批判的軟弱的知識份子,但在梁氏充滿階級鬥爭味道的批判中,鐵鏡心卻顯得很真實,盡管他有很多缺點。《散花女俠》中鐵鏡心是忠臣之子,師傅是偷盜大內寶劍的劍客,少年時不滿朝廷腐敗,卻頗輕視草莽義軍,儒雅風流頗有張丹楓的遺風,很愛面子,甚至有些浮華,所以他不成熟,所以也顯得年輕。鐵鏡心愛上于承珠,兩人卻不是志同道合的革命伴侶。鐵鏡心被官府利用,泄露了義軍的秘密,因此徹底失去了于承珠,後來鐵鏡心為不被情人輕看,冒險幫助義軍突圍。于承珠嫁給葉成林繼續自己的事業,而鐵鏡心則遠赴雲南娶了沐國公之女。《聯劍》則講的十年後鐵鏡心自己的改變,少年時既不滿朝廷腐敗,又認為草莽義軍是烏合之眾,做得了沐國公的乘龍快婿,有嬌妻相伴卻覺得蹉跎了歲月。押解貢物,重出江湖,卻發現江湖不是那個江湖,接連被張玉虎龍劍虹兩個小輩羞辱,看鐵鏡心傷心山水悲歌狂呼,既笑他的酸,也共鳴他的真。也許鐵鏡心是軟弱的知識分子,卻顯得真實,以此人為鏡,能鑒出自己的影子。西湖月夜,拜祭于謙,也懷酹過去的歲月,物是人非,再見于承珠,少年的張狂激動早已褪去,客氣的寒暄中無限惆悵。接下來則去解少年時結的結,押送貢物進京,備受封賞之後,十年前的威逼利誘再次輪回,自斷經脈為了于承珠也是為了自己,假死也是真死,生命又經歷了一次蛻變。也許于承珠終究不會對鐵鏡心再有當年的少女情懷,但每人都自己的路,于承珠可以繼續追求自己的事業,鐵鏡心去走自己的路,無須再感嘆歲月蹉跎。鐵鏡心有很多的缺點,並因為他的缺點而受到挫折教訓,從而不斷成長成熟。金無足赤,人無完人。  

當然《聯劍》在梁書並不出名,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梁羽生畫蛇添足,其實講述凌雲鳳她們中年人的人生變化與張喬決戰已經足夠了,梁氏非要把大量的筆墨花在張玉虎龍劍虹等人身上,這些年輕人年少無知,矯揉造作,顯示的隻有幼稚可笑。最糟糕的是,張玉虎龍劍虹的感情故事沒有任何看點,一對年少張狂卻沒有個性的少男少女,梁氏非要加入一段三角戀,並上演梁氏最低俗的“讓情”。“**姐姐好可憐,比我更需要**哥哥,我還是成全他們吧。”非常的無聊,很大地削弱了《聯劍》的價值。

作品目錄

第一回

壯志未甘消 徒嗟往事

豪情難自遣 又涉江湖

第二回

客店規雙姝 疑雲陣陣

荒山揮寶劍 殺氣騰騰

第三回

三省連鑣 中途逢玉虎

兩番被劫 意外見神龍

第四回

弄鬼裝神 行屍藏貢物

飛針揮劍 古廟鬥妖人

第五回

古寺興波 神龍施妙手

荒山較技 玉虎暗生情

第六回

柳絮卷芳心 西湖浪靜

樓船騰劍氣 東海波翻

第七回

面壁十年 天山甘獨隱

凌雲一鳳 湖海怎相忘

第 八 回

休戰抱仁心 事還貢物

劫船來怪客 力拒群雄

第九回

毒掌詭謀 重傷周志俠

神壇法杖 再見畢擎天

第十回

妙技震矯娃 丐幫勝敵

神威驚教主 怪客提親

第十一回

劍影刀光 雙英入虎穴

龍騰虎躍 合力敗魔頭

第十二回

鐵扇逞凶 書生追玉虎

飛花退敵 道士釋前嫌

第十三回

峽谷魔兵 幾番爭貢物

天山練劍 初次露鋒芒

第十四回

旨趣未相投 夫妻有恨

姻緣欣遇合 兩小無猜

第十五回

凶焰迫人 抗婚悲弱女

良言解困 妙計出迷途

第十六回

聯劍御魔 鴛鴦悲折翼

消兵餌禍 姐榮入京都

第十七回

夢醒黃粱 功名隨逝水

心懸知己 鮮血濺塵埃

第十八回

塞外神魔 兩番遭敗跡

御林達人 一網競成擒

第十九回

獨探靈堂 奸徒來鐵府

震驚帝座 豪俠入深宮

第二十回

破鏡望重圓 一心學劍

奇珍圖染指 雙怪拜山

第二十一回

酶霧彌空 群雄遭暗算

金環墮地 惡客遂妊謀

第二十二回

折節求援 深山逢異士

焚香報訊 古廟見奇情

第二十三回

受盡折磨 傷心談往事

驚聞噩耗 灑淚哭良朋

第二十四回

夢好總難圓 珠還琴斷

情天長有恨 鳳泊鸞飄

第二十五回

遺命托孤兒 凄涼不盡

苦心求解葯 魔難無窮

第二十六回

妙計耍雙凶 幸逃險地

靈丹遺半顆 難出生天

第二十七回

心事涌如潮 難揮慧劍

情懷濃似酒 忍拆鴛鴦

第二十八回

灑淚別情郎 命途多舛

孤身逢惡少 際遇堪悲

第二十九回

良友遭危 傷心憐簿命

虔心學劍 低首服娥眉

第三十回

弱女何辜 魔宮遭酶手

奸人得志 靜室練玄功

第三十一回

恩怨齊消 同心御強敵

夫妻朕劍 午夜闖昆侖

第三十二回

劍求通玄 連番陷圈套

神功絕世 各自顯奇能

第三十三回

一瞑隨塵 群豪揮熱淚

前情若夢 二女結同心

第三十四回

西子樓頭 彈痕驚異事

小孤山麓 鴻爪系相思

第三十五回

一意覓芳蹤 巨舟出海

中途逢怪客 荒島遭危

第三十六回

虎躍龍騰 群雄來水泊

波翻浪涌 雙劍鬥神魔

第三十七回

血雨腥風 島嶼遭劫火

天羅地網 奸賊布陰謀

第三十八回

浪涌波翻 傷心基業毀

龍爭虎鬥 豪氣未曾消

第三十九回

毒手逞凶 神僧遭敗績

玄功解困 大俠顯奇能

第四十回

驚見劍光寒 元凶接首

愁看人影沓 一鳳凌雲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