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雄甘地 -印度民族主義運動和國大黨領袖

聖雄甘地

印度民族主義運動和國大黨領袖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莫罕達斯·卡拉姆昌德·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1869年10月2日--1948年1月30日),尊稱"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印度民族解放運動的領導人、印度國民大會黨領袖。

莫罕達斯·卡拉姆昌德·甘地出生在一個印度教家庭,父親是當地土邦首相。甘地19歲時遠赴英國學習法律。1893年,甘地來到英國統治下的南非,領導南非印度人爭取權利。他把印度教的仁愛、素食、不殺生的主張,同《聖經》、《古蘭經》中的仁愛思想相結合,並吸收了梭倫、托爾斯泰等人的思想精髓,逐漸形成了非暴力不合作理論。1915年,甘地回到印度,很快成為國大黨的實際領袖,使"非暴力不合作"成為國大黨的指導思想,開始為印度的獨立而奔波。"二戰"後,印度分裂為印度與巴基斯坦兩個國家。面對兩國的衝突,對雙方都有重要影響的甘地多次以絕食來感化他們,呼籲團結。1948年1月30日,甘地遭到印度教頑固教徒刺殺。

甘地是印度國父,也是提倡非暴力抵抗的現代政治學說--甘地主義的創始人。他的精神思想帶領國家邁向獨立,脫離英國的殖民統治。他的"非暴力"的哲學思想,影響了全世界的民族主義者和爭取能以和平變革的國際運動。

  • 中文名稱
    莫罕達斯·卡拉姆昌德·甘地
  • 外文名稱
    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
  • 別名
    Mahatma Gandhi(聖雄甘地)、印度國父
  • 國籍
    印度
  • 民族
    印度斯坦族
  • 出生地
    英屬印度波爾班達爾(一譯博爾本德爾)
  • 出生日期
    1869年10月2日
  • 逝世日期
    1948年1月30日
  • 職業
    印度民族解放運動領導人、印度國民大會黨領袖
  • 畢業院校
    倫敦大學學院
  • 信仰
    印度教
  • 主要成就
    印度國父、最偉大的政治領袖之一
    甘地主義的創始人
  • 代表作品
    《印度自治》《我體驗真理的故事》

人物經歷

甘地甘地

甘地的一生飽經憂患,歷盡坎坷。他出生于英國殖民桎梏下的印度,成在一個虔誠信奉仁愛不殺生、素食、苦行的印度教的家庭。他自幼靦腆、羞怯、循規蹈矩。13歲便依父母之命與一同齡文盲女孩結婚。

16歲喪父,第1個孩子出生便夭折。從國小到中學,甘地一直平庸無奇。少年時代雖受當時革新之風的感染,曾經嘗試打破素食以強身健體、振興民族國家,終因擺脫不了從小所受的教育,半途而廢。19歲時,不惜被開除種姓身份,遠涉重洋,赴倫敦求學。異域的文明曾令甘地產生過深刻的自卑而拜倒在它的腳下,宗教陳規的約束使他在一個全新環境裏無所適從。短時的迷惘與摸索之後,他終于放棄了對西方文明的盲目模仿,堅持了原有的宗教信仰並兼收並蓄其他宗教教義,接受了英國法製思想的教育,取得了倫敦大學學院的律師資格。學成歸國後,他開始在孟買從事律師業務,卻歷遭挫折。第一次替人打官司就因臨陣怯場而砸鍋。半年後打道回府,在家鄉拉奇科特靠兄長和親友的資助維持律師業務。律師業務的毫無起色及令人窒息的環境,使他倍感苦悶壓抑。當有個來自南非印度人的案子要他處理時,他便義無反顧地踏上了前往南非的歷程。

在南非這個種族歧視根深蒂固、無所不及的英國殖民地,甘地作為有色人種先後遭遇到了一連串的歧視與侮辱。民族自尊心和同胞在此所受的苦難驅使他走上了領導南非印度人反種族歧視的鬥爭的道路,成為引人註目的人物。正是在南非這塊充滿種族歧視的土地上,甘地對他曾經傾慕過的西方文明產生否定,培養和鍛煉了自己從事公眾工作的能力,掌握了作一個成功律師的秘訣,基本形成了他的宗教、人生觀、社會政治觀。他在南非領導的艱苦卓絕的反種族歧視鬥爭,為南非印度人爭取到了基本平等的權利,他從中也試驗成功了一種有效的武器——真理與非暴力學說及其實踐。不過,在這種反歧視過程中,甘地對英帝國仍充滿幻想。

1915年,甘地回到印度。回國初年,他坐三等車遊歷印度各地,以深入了解他久別的祖國。一年以後,他開始發表演講,宣傳自己的主張,從事非暴力鬥爭,試驗並發展了非暴力學說。他對當時正在進行的戰爭予以支持,希望以此換取英國的開恩,給予印度自治。“一戰”後殖民當局的種種作為使甘地由一個英帝國的忠實追隨者變成了不合作者。1919年3~4月間,為抗議反動的“羅拉特法”,他發起全國性的非暴力抵抗運動,由于殖民當局的血腥鎮壓和民眾的暴力反抗,甘地一度宣布暫緩非暴力抵抗運動,嘗試與政府合作,但英國政府繼續在哈裏發旁遮普問題上倒行逆施,打破了甘地的幻想。在印度全民反英鬥爭高漲的情勢下,甘地的不合作思想趨于成熟,並率先在哈裏發運動中發起民眾性的抵製殖民政府的立法機構、法院、學校、封號與洋貨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進而推廣為全民反帝鬥爭形式。

甘地甘地

1920年9月,國大黨加爾各答特別會議和12月的那普爾年會正式通過了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計畫及甘地起草的黨綱,使非暴力不合作成為國大黨的指導思想;爭取“印度自治”成為國大黨的現實鬥爭目標;國大黨也因此由一個少數上層分子主要依靠憲政手段從事活動的團體變成一個有廣泛民眾基礎、依靠民眾性直接鬥爭進行全面反帝鬥爭的現代資產階級政黨。甘地在國大黨內的領導地位也因此確立。此後,不論甘地是否在國大黨內任職,他始終是國大黨的“靈魂”,左右著印度民族解放運動發展的方向。1922年2月,因運動中出現暴力事件,甘地宣布停止第一次非暴力不合作運動,挫傷了士氣,引起國大黨內的思想混亂。甘地也身陷囹圄。出獄後甘地致力于重振民心士氣。

1929年12月31日,國大黨拉合爾年會通過爭取印度獨立的決議,並授權甘地領導新的不合作運動。1930年3月他率領78位志願隊員開始“食鹽長征”,揭開了第二次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序幕,給英殖民主義者以巨大打擊。運動進行中甘地又與總督談判,並出席圓桌會議,民眾運動因此而松懈,被英國殘酷鎮壓下去。1934年10月,甘地因與國大黨領導層再次出現嚴重分歧而宣布退黨,但仍在關鍵問題上指導國大黨的工作。1939年9月3日,英國代表印度宣戰後,甘地的極端非暴力立場與國大黨領導機構的有條件支持戰爭的主張發生尖銳沖突,以致他兩次被免職,又因英國政府頑固不肯滿足國大黨的要求,國大黨兩次請甘地復出。這期間,甘地的反帝立場進一步發生變化。

1942年4月,在印度國內廣大民眾反英情緒高漲和日本侵略者迫近印度的情勢下,甘地提出了英國“退出印度”的口號,並先後發起了1940~1941年第三次不合作運動和準備發動第四次不合作運動,均被英國鎮壓下去。甘地入獄直到1944年5月。戰爭結束後,處于內外交困的英國政府懾于印度民族解放運動再起的壓力,答應印度獨立的要求。但因印、穆兩教的分岐對立由來已久,加之英國分而治之政策的影響,印、巴分治已成定局。甘地為維護印度統一不懈努力,終無回天之力,隻好接受分治。

獨立後甘地獲得了印度人民和國大黨的崇高敬意,但他卻大權旁落,其終身為之奮鬥的非暴力理想也被束之高閣。而對分治以後的宗教仇殺與混亂,甘地殫精竭慮,利用自己的威望與絕食幫助平息了大規模教派仇殺,自己卻成了教派沖突的犧牲品,死在了一名狂熱的印度教徒的槍口之下。

印度的政治家族尼赫魯-甘地家族聖雄甘地無血緣關系。當年聖雄甘地的追隨者尼赫魯和他的女兒英迪拉以及外孫拉吉夫(英迪拉的長子)相繼成為印度總理。巧合的是,英迪拉嫁給了一位也姓“甘地”的記者費羅茲·甘地(Feroze Gandhi,生于一個區別于印度教的異教家庭),所以她的姓跟西歐一樣,隨夫姓由“尼赫魯”變成了“甘地”,她的姓名便成了英迪拉·甘地(Indira Gandhi),這個政治家族才採用甘地這個姓氏,從而有了影響印度政壇的尼赫魯-甘地家族一說,人們簡稱為甘地家族。新近宣布棄任總理的新力婭·甘地拉吉夫·甘地遺孀

成就榮譽

他在印度被給予“國家的父親”之榮譽。

甘地甘地

甘地的主要信念是“satyagraha”,意為“精神的力量”、“真理之路”、“追求真理”等。這鼓舞了其他國家的民主運動人士,如馬丁·路德·金曼德拉等人。

他經常說他的價值觀(是從傳統的印度教信仰演化來的)很簡單,那就是:真理(satya)、非暴力(ahimsa)。他的生日,10月2日,被定為甘地紀念日(Jayanti),是印度的國家法定假日,也是國際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紀念日。

通過“非暴力”的公民不合作,甘地使印度擺脫了英國的統治。這也激發了其他殖民地的人們起來為他們的獨立而奮鬥。最終大英帝國分崩離析了,取而代之的是英聯邦,或者更準確一點是聯邦(因為“英”這個首碼于1946年沒有了,變成了Commonwealth of Nations)。

Mahatma”(一般漢譯為“聖雄”)來源于梵語的敬語mahatman,原意“Great Souled”,偉大的靈魂。這是在他授予印度詩人羅賓德拉納特·泰戈爾"Gurudev"(意即“偉大的導師”)的稱號後,1915年泰戈爾贈予他的尊稱,意為合聖人與英雄于一身。

這個頭銜的使用也在印度以外國家和地區被廣泛地接受,部分的反映出在他的時代印度和英國的復雜關系。無論如何,這個頭銜的廣泛使用,是同世界上對甘地這樣一個對于非暴力和自己的宗教信仰的極其執著的人的廣泛接受相一致的。

人物評價

甘地的思想極為龐雜。他留下了卷帙浩繁的言論記錄,其內容涉及哲學、政治、經濟和社會各個方面,不僅宗教的與政治的混為一談,而且資產階級思想與小生產者思想兼而有之,可以說是無所不包,無奇不有。然而甘地主義的核心卻是其為印度民族解放鬥爭提出的真理與非暴力學說。而對強大的武裝到牙齒的敵人

甘地甘地

1940年,他提出的唯一鬥爭武器就是堅持真理與非暴力。用甘地的話說,真理是神,非暴力則是追求真理、即認識神的手段,甘地認為這是強者的武器。這種抽象而富有神秘色彩的學說看起來令人費解,難以讓人信服,但它卻包含著重要的政治內容,具有較大的套用價值。因為在印度這樣一個種族混雜、宗教信仰多樣、種姓隔離和英國實行分而治之政策的殖民地國家,“真理是神”實際上是把印度各種各樣的宗教信仰“眾神歸一”,把宗教的神與現實中的理想揉和在一起,用人民大眾熟悉、了解的語言和形式,喚起人們在真理的旗幟下不分種族、宗教、教派、種姓團結起來,勇敢無畏地追求真理。這無疑是印度資產階級借以宣傳民眾、組織民眾、吸引民眾參加反英鬥爭的有效武器。同時因為它提倡非暴力,不僅適應了英國殖民統治下人民被剝奪了武裝的權利,一直受宗教成見麻痹的現實,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被披著議會民主製外衣、富于統治經驗的殖民者接受;不僅能發動民眾,又能始終把民眾運動限製在一定的範圍內,因而很適合印度民族資產階級在“一戰”和十月革命後印度民族獨立運動蓬勃興起,無產階級世界革命高潮來臨的時代條件下,既希望利用民眾的反帝鬥爭以實現自身的政治經濟目標,又要防止工農運動的深入發展危及其自身利益的需要。印度現代民族解放運動幾度洶涌澎湃,雖歷遭挫折,卻歷久不絕,並最終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後,民族獨立和解放運動大勢所趨的情勢下,迫使英國殖民者撤出印度,應該說,甘地主義在這一過程中起了重要的作用。

當然,甘地把非暴力作為宗教信仰和不可變更的原則,明顯地具有種種弊病和缺陷,對印度民族解放運動產生了一些消極影響。如絕對的非暴力不可能實現;貶斥一切暴力,給民眾運動製定清規戒律,不準越雷池一步,必然束縛民眾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如果隻要發生暴力就停止運動,必然挫傷士氣,喪失革命時機,延長革命過程;民眾性自苦和自我犧牲,總有時間和環境的局限性;在反革命暴力的鎮壓下,徒手的抵抗隻能是無謂的犧牲;註重小處著眼,認為註重手段目的自明,往往導致輕重倒置,目標模糊;非暴力的宗教色彩迎合了民眾的蒙昧落後意識,不利于民眾的真正覺醒;等等。盡管如此,甘地的真理與非暴力學說仍在理論和實踐上值得我們進一步研究。

甘地的一生復雜多變,極富爭議。無論對于他的敵手,還是他的親密同事抑或一般民眾來說,他始終是個謎。人們對他的評價也是眾說紛紜,毀譽不一。在一些人看來,他簡直是“神的化身”、“真理的代言人”,而在另一些人看來,他是“欺世盜名的救世主”、“矯揉造作的陰謀家”。曾幾何時,他被斥責為“印度封建主義不折不扣的辯護士”、“帝國主義的幫凶”、“民眾性民族解放運動的主要叛賣者”,但時至今日,人們一般都承認,甘地是印度民族資產階級的代表,印度現代民族解放運動的領袖,他對印度的民族獨立和解放事業功不可沒。

甘地的偉大人格幾乎是舉世公認。他具有赤誠的愛國熱誠,崇高的犧牲精神,追求真理的執著信念;堅強的意志,堅韌的耐心,隨機應變的本領;他待人謙恭、誠實、光明磊落,不分貴賤善惡一視同仁,沒有種族歧視和宗教偏見;他註重實際,反對空談;他關心下層人民疾苦,善于體察民情並始終與人民民眾打成一片;他生活清苦,安貧樂道;他尊重女性,提倡人的精神完善和社會和諧;他的道德修養堪稱楷模。正因為如此,甘地這位身材矮小、其貌不揚的東方人博得了不同民族、信仰和階級的人的景仰和愛戴。

他被人們稱作“巴普”,意思是父親,因為他是20世紀印度的國父。即使在印度從英國統治者手裏爭得獨立之前,很明顯甘地就已經是3億8千萬印度人爭取自治鬥爭中的關鍵人物和領袖。

甘地遠不隻是一個聰明的律師、優秀的演說家、堅定的人權戰士和政治領袖。他還是一種與眾不同的政治領袖的典範。他寫過一本有關他早年生活的書,書的標題是“我體驗真理的故事”。奧秘就體現在這個標題中。他可以無拘束地談論他的失敗和他的困難。他犯了錯誤時,就自動承認錯誤。

首要的是,他拒絕從他的政治活動中獲取任何利益。在他回印度之前,他就決定要像窮人那樣生活,決不佔有財富。他在印度旅行時,坐的是硬座,從不預訂座位,而是跟農民和其它普通百姓在一起。在城市裏,他拒絕乘坐人力車——一種由赤腳男人拉著的兩輪車。他吃得很簡單,從不吃肉。他早晨起得很早,然後坐在紡車旁紡棉線。他認為從領袖到最窮的農民人人都應該準備幹重活

他對所有宗教問題都感興趣,而不隻是對印度的神。他讀過很多的書。每天傍晚六點鍾,他都暫停工作進行祈禱,甚至當他跟其它的世界領袖在一起的時候也是這樣。每周總有一整天,他是在沉默之中度過的。在他的一生中,他總是設法獲得神靈的真諦。

甘地認為人們都應該能夠“像愛自己一樣愛世上最平凡的人”。甘地憎恨幾千年來使印度社會分裂成不同種姓的那種習俗,而他的目標就是要廢除這種習俗。他支持那些幹收入最低的活的、屬于社會最貧困階層的人們。由于他的身體力行,所有印度人終于能夠自由地在村子裏同一口井中打水喝,到同一個寺廟去祈禱,甚至可以相互通婚。

甘地對于婦女平等的問題給予極大的重視。他最大的信念也許就在他所說的“真理的力量”這個印度習語中。如果存在一條不公正的法律,——在印度和南非的英國統治者曾經通過了許多這種法律——那麽,每個人都有責任拒絕服從這條法律,但不採取暴力手段。人們應該為了他們的信念而隨時準備進監獄,而不應該拿起武器去戰鬥。

莫·甘地是以個人之力抗拒專製、拯救民權和個人自由的象征。盡管甘地在1937年到1948年之間獲得過五次提名,但他始終沒有獲得過諾貝爾和平獎。多年以後,諾貝爾委員會對此公開表達過他們的遺憾。

甘地去世後,他的事跡一直受到廣泛的評論。例如英國首相丘吉爾不禁感慨說:“見到甘地先生,……是令人作嘔,他曾是一個妨害治安的Middle Temple出來的律師。現在在東方作出苦行僧的樣子,半裸的在總督府前遊行,卻出名了”。

愛因斯坦這樣評論甘地:“後世的子孫也許很難相信,世上竟然真地活生生出現過這樣的人。”(Generations to come will scarcely believe that such a one as this walked the earth in flesh and blood.)他又說:“我認為甘地的觀點是我們這個時期所有政治家中最高明的。我們應該朝著他的精神方向努力:不是通過暴力達到我們的目的,而是不同你認為邪惡的勢力結盟。”

1999年《時代》雜志將甘地評選為20世紀風雲人物。第一名是愛因斯坦,第二位是羅斯福總統,印度的甘地則名列第三位。

人物思想

甘地的哲學和非暴力不合作的思想深受薄伽梵歌,印度教信仰以及耆那教的影響。非暴力概念在印度的宗教中長久以來就有。印度教,佛教,耆那教中對于此都有重述。甘地在他的自傳“我的對于真理的實踐經歷”揭示了他的哲學和生活方式。

甘地甘地

甘地奉行的苦行僧式的個人克己生活製度包括素食獨身默想禁欲。一周有一天不說話,放棄西方式衣服而穿了印度土布做的印度傳統服裝,用紡車紡紗,參與勞動。甘地的哲學和非暴力不合作(satya, ahimsa)的思想深受薄伽梵歌印度教信仰以及耆那教的影響。非暴力(ahimsa)的概念在印度的宗教中長久以來就有。印度教,佛教,耆那教中對于此都有重述。甘地在他的自傳“我的對于真理的實踐經歷”(The Story of my Experiments with Truth)揭示了他的哲學和生活方式。

盡管他去倫敦時,在倫敦的朋友擔心他的身體,極力勸他吃肉,但甘地謹遵母親的教誨,拒絕了朋友的提議,又由于此後一系列的事件的影響,甘地逐漸成為一個嚴格的素食主義者(不吃禽類、魚類以及其衍生品)。他在倫敦求學時看過很多關于素食主義的著作,對他的影響也很大。在印度教和耆那教中素食主義是根深蒂固的。他的家鄉就有很多印度教徒是素食主義者。他嘗試不同的飲食,最終相信素食足以滿足人體的最小要求。他也曾很長時間不進食,並以此作為政治武器。

在他三十六歲時,他禁欲,變成了一個徹底的禁欲主義者。禁欲是受印度教的影響。但是他沒有離婚。據說他的這個決定沒有同他的妻子討論,而是直接向她宣布的。甘地每周一天不說話。他相信沉默帶給他內心的平靜。這來自于印度教中的“沉默”(mouna)和“平靜”(shanti,梵語音譯)的力量。他在沉默時靠在紙上寫字來交流。從他三十七歲開始的三年半裏,甘地拒絕讀報紙。他認為塵世的喧囂比他內心的不安更加不堪。

在從南非的成功法律工作回到印度後,他放棄了代表富有和成功的西方式衣服。他的意思是要穿的能夠被印度最貧窮的人接受。他宣揚使用家庭紡織的土布(khadi)。甘地和他的跟從者,使用自己用紡車紡的布做衣服。這對英國的權力集團是一個威脅。因為當印度人因為沒有工作而空閒時,他們從英國那裏買衣服;而當印度人自己做衣服時,英國的工業就空閒了。後來國大黨的黨旗中就有紡車圖案。

人物軼事

晚年軼事

時至1947年8月底,印度獨立剛滿半月,旁遮普省的12個縣已在血泊與火海中掙扎了2周,倒是加爾各答這個火葯庫因為甘地的坐鎮一直沒有爆炸。參加甘地祈禱會的人以空前規模在擴大,1萬、10萬、繼而50萬,甚至高達100萬,在一個宗教狂熱的國度裏,當億萬信徒聆聽一種聲音的時候,它所創造的奇跡與神話可想而知。甘地在加爾各答創造的奇跡,曾引起舉世矚目。當時《倫敦時報》這樣評說:“這座城市是印度的奇觀。”蒙巴頓從新德裏致函甘地,盛贊他的功德無量:“在旁遮普,我們有一支55000名士兵組成的別動隊,他們被大規模的暴亂弄得一籌莫展,在孟加拉,我們的幹預部隊隻有1個,那裏卻沒有發生任何暴亂。”

甘地甘地

1947年8月31日早晨,奇跡出現16天之後,宗教仇恨之火終于還是點燃了加爾各答這個火葯庫。當晚10點,一群狂熱的印度教青年突然闖進海達利公館院內,要求與甘地談話。當時甘地正躺在草墊上,身邊是他的侄孫女摩奴和阿巴。甘地被吵聲驚醒,站起身來,說:“嚷什麽,我在這兒,你們殺我吧?”說話間,兩位渾身是血的穆斯林掙脫人群,躲藏到甘地身後,但一根根棍子向他們飛去,好在甘地個子不高,才沒被擊中,直到增援的警察趕來才解了圍。隨後,對穆斯林貧民窟一系列的襲擊行為達到喪心病狂的程度。這些都是國民公僕團極端分子策劃的。

加爾各答事變給甘地以致命的打擊,這位終生致力于非暴力理想的老人似已有一種幻滅感。為了使加爾各答恢復理智,拯救千百萬無辜者免于死亡,甘地隻有拿生命孤註一擲了。他對外發表聲明,決定從9月1日起開始絕食,一直到動亂結束,不成功便成仁。這次絕食無論對他本人和他的同志們來說都是一次冒險。此時甘地已78歲高齡,長時間的焦慮與奔波又使他精疲力竭,絕食開始後他的體力很快衰竭,幾小時後便出現心律不齊,時至午夜,他說話的聲音就含糊不清了。

甘地絕食的訊息幾小時就傳遍了加爾各答城。多少年來,甘地的絕食鬥爭已成為激發人們鬥爭的信號。整個印度雖然85%的居民不識字,沒有收音機,但人們總能了解他絕食的各個階段的詳細情況,每當甘地受到死亡威脅時,人們都一致本能地為他擔憂,一批又一批焦慮不安的民眾紛紛來到海達利公館看望他。但瘋狂的暴力行為似脫韁的野馬一時難以遏製,縱火、殺人、搶劫仍在進行。

從第2天早晨起,前來海達利公館詢問甘地健康狀況的人越來越多,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知名人士紛紛來到甘地臥榻前,請求甘地停止絕食。

第3天凌晨,甘地健康惡化的訊息一經傳出,整個加爾各答沉浸在焦慮與悔恨之中,一股友善的浪潮突然席卷了這座難以駕馭的大都市。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一起在暴行肆虐的貧民區遊行,呼吁恢復秩序與平靜。中午時分,27名市區的極端分子來到海達利寓所門前,承認了自己的罪惡活動,當晚,全城恢復平靜。印度教徒、錫克教徒和穆斯林顯要人物起草了一項共同聲明,庄嚴保證阻止宗教仇恨再起。

1947年9月4日晚,甘地喝了幾口桔子汁,宣告結束了73小時的絕食鬥爭。甘地不惜犧牲生命以捍衛和平的舉動終于製止了加爾各答暴亂的蔓延,他因此獲得了極高的聲譽。甘地的老友,獨立印度的首任孟加拉省督拉賈戈帕拉戛查理說:“甘地建樹過許多豐功偉績,然而最為神奇的乃是他在加爾各答戰勝了邪惡,其意義甚至超過了印度獨立。”

在確信加爾各答不會再有問題時,甘地決定前往被血與火吞噬的旁遮普省。然而,還沒來得及到那裏,首都新德裏又發生了新的暴力事件。由于周圍的農村極不安全,成千上萬的穆斯林都涌到這裏避難。93日早晨,印度教徒從殺害中央車站的穆斯林苦力開始,接著大規模洗劫穆斯林的商店,打死商店老板。新德裏的暴亂將對整個印度半島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由于警察多半開小差,僅有的部隊人心渙散,公共秩序嚴重癱瘓,新總理尼赫魯甚至不得不親自揮舞棍棒,驅散暴亂分子。

新政府對于局勢幾乎一籌莫展。這些人執政前大部分時間都在英國人的監獄中度過,而且一直從事不合作鬥爭,從沒有機會深入了解和治理這個國家。英國人丟下一個爛攤子讓他們收拾,他們哪裏應付得過來。96日,總理尼赫魯和內政部長帕迭爾急電招回當時正在西姆拉休假的蒙巴頓,由他出面組織應急委員會。

9日,甘地前往旁遮普時路過新德裏。一下火車,帕迭爾便一臉沮喪地告訴他德裏的情形,甘地于是決定留下來。由于原先甘地住過的“賤民”區已擠滿難民,他隻好住到了國大黨的支持者、甘地的忠實擁護者比爾拉的寓所。甘地當即發表聲明,一定要盡力使德裏的空氣恢復平靜。9月10日,甘地來的第一天就作了40公裏旅行,視察了許多難民區。當天的祈禱會中,他發表了一篇動人心弦的演講(全文向全國轉播),追述了他初到新德裏的印象。他感到這裏就像一座死城,沒有歡笑,沒有希望,隻有恐怖、混亂與仇恨。他感到不理解,在獨立自由的印度為什麽會出現如此現象,不理解人們為什麽要被趕出家園,在自己的國家內還會出現難民問題。他認為“政府應負責,人民也有責任”。甘地每天都去視察難民營,嘗試打動那些因仇恨而咬牙切齒、面容扭曲的人們,然而收效甚微,一次,在一座難民營出口處,一位男子把他小孩的屍體扔到甘地懷裏,再有一次,甘地在無人護衛的情況下進入難民營,一群被仇恨激怒的人圍住他的汽車狂喊亂叫。一天晚上,當甘地一如既往地在祈禱會上把《雅歌》、《可蘭經》、《新約》、《舊約》與《薄伽梵歌》一起誦讀時,人群中有人大叫:“以你贊美真主的名義,我們的妻子和姐妹遭到強奸,我們的兄弟被屠殺!”“打死甘地!”甘地不得不停止祈禱。盡管如此,甘地並不灰心,他每天照例去亂區視察,安撫民心,排憂解難,並照例每天舉行晚禱,發表他的觀點與見解,抨擊人們的失去理智,譴責政府的辦事不力,建議人們該如何遵紀守法,勿施暴力;同時,他還得應付外界的各種問題與來訪者,並替《哈裏真報》撰稿。

1947年10月2日,甘地78歲誕辰。數千封來自世界各國和獨立印度的電報和信件向他表示祝賀。各界領導人、難民、印度教徒、錫克教徒和穆斯林相繼來到比爾拉官邸,向他敬獻水果、糖果和鮮花。尼赫魯總理及其他各部部長、新聞記者、外國使節和蒙巴頓夫婦親臨甘地臥室向他表示祝賀。然而甘地的狀況令來訪者無比震驚,他一反慣常的生動表情與狡黠神色,一臉的憂鬱與沉悶。他決定以祈禱、齋戒與手搖紡車來過生日。在這天的晚禱上,他語氣低沉:“你們要祈禱神靈,以結束目前的敵對狀態;或者為我早日離開人間禱告上蒼,我不想在烈日紛爭的印度過生日。”

11月末的一天晚上,新德裏東北90公裏的小城帕尼帕特又發生錫克教徒屠殺穆斯林事件,甘地隻身驅車前往那裏,平息動亂。在市政當局臨時搭起的一座小平台上,甘地對潮水般涌來的民眾進行演講,並與各種各樣的反對意見爭論。他不厭其煩、深入淺出地講述信仰自由、宗教平等的理論,用整個心靈設身處地地安撫受苦受難的難民,懇請他們摒棄暴力和仇恨,發揚理智和寬容。他的邏輯那樣不可辯駁,他的言辭那樣懇切真誠,他的意志那樣堅韌不拔,人們的狂怒與傷痛漸漸平息。僅僅幾小時後,帕尼帕特的居民傾城而出,擁戴他們的聖人離去。

1947年歲末的日子,甘地始終沉浸在莫大的悲傷之中,印度的分治給他的心靈以致命的創傷,終生宣揚非暴力卻無法改變印度內亂四起的現狀,舊日印度的一切落後的東西並未在新生的印度中消逝,這一系列現實令甘地無限感傷;而他又發現那些追隨他革命的同志登上政權寶座後絲毫無意執行他的理想。他與他們之間的鴻溝越來越大。甘地指責印度政府日益腐敗,譴責各部部長舉行盛大豪華的酒宴而不顧數百萬難民的餓死,指責印度的新生知識分子打算使國家工業化,而不關心農民利益,他建議這些知識分子應到農村去,與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以了解農民的真實需要。

由于他的尖銳言論,令新政府領導大為不悅,他們漸漸不願再征詢甘地的意見。

除了這些煩惱外,當時困擾甘地的還有兩大問題,一是首都新德裏的局勢。政府借助于武力而不是甘地所倡導的人民心靈的力量暫時維持平靜,但是各種隱患大量存在,一些人骨子裏暗藏殺機,暴亂隨時可能再度發生。二是政府對巴基斯坦的態度。國大黨拒不償還分給巴基斯坦的55000萬盧比的款項,想從經濟上扼殺它;甘地認為這是一件極不體面的事,有損印度的精神傳統。為使以上這兩個問題得到較好的解決,甘地決定再次進行無限期絕食,直至新德裏恢復平靜和政府答應償還巴基斯坦的款項。

1948年1月13日,甘地開始了一生中最後一次絕食。這天早上,甘地在比爾拉寓所的花園內舉行了簡短的宗教儀式,出席這一儀式的有尼赫魯、摩奴、阿巴、秘書普雅雷拉爾·納耶爾等,還有印度新聞界和其他國家駐印度首都的數10名記者。11點55分,絕食開始了,甘地在草褥上躺下,慢慢進入夢鄉。

甘地宣布進行絕食和停止絕食條件,使很多人感到震驚和沮喪,甚至反感。當時新德裏的局勢與加爾各答有所不同,這裏到處擠滿難民,不少難民為逃避難民營內寒冷和惡劣的生活條件,紛紛佔領清真寺和穆斯林的住宅,現甘地要他們歸還棲身之地,再回到難民營去,他們極不情願。而且,甘地要求償還巴基斯坦巨額款項,也令一些人憤恨不平。不少印度教徒認為甘地絕食自毀是有偏見的陰謀詭計。甘地停止絕食的條件也激怒了大多數部長,他們認為拒償這筆款項理所當然。

由印度教極端分子組成的國民公僕團獲悉甘地進行絕食的原因,增加了他們的仇恨心理,他們認為甘地此舉無異于政治訛詐,他們準備立即鏟除甘地。

絕食當晚,甘地例行晚禱,他用發自內心的微弱聲音祈禱諸神純潔大家的心靈,清除所有人間的紛爭,讓印度教徒、錫克教徒和穆斯林兄弟般和睦相處。他說:“我要使德裏經受一場考驗,無論印度和巴基斯坦發生多麽嚴重的屠殺事件,我懇請首都人民不要放棄自己的義務……各個教派,全體印度人必須以人道主義取代野蠻行徑,必須使自己成為名符其實的印度人,如果你們不能如此,我也無需繼續活在塵世。”

這一次甘地的體力消耗更快。自上次加爾各答城的絕食後,甘地的腎功能已開始減弱;加上一連串不幸事件的打擊,他的血壓急劇上升,一直靠一種特製的鎮靜劑維持。因為絕食之故,鎮靜劑的使用也受到嚴格限製。

14日上午,甘地體重僅有49.5公斤,這意味著絕食一天後體重即下降了1公斤,用不了多久,甘地瘦弱體內的營養儲備將消耗殆盡。而對絕食的人來說,當機體已開始消耗蘊藏在肌肉內的蛋白質時,危險即已來臨,其結果必然導致死亡。

15日,可能危及甘地生命的危險征兆出現。這天的小便化驗結果中發現了含有丙酮和酸性成分的毒性物質及其他危險症狀,證明導致死亡的過程也已開始。醫生力勸甘地停止絕食,但甘地置若罔聞。這一次人們對甘地的絕食反應遲緩,直到絕食的第3天,新德裏街頭才開始出現小規模遊行,呼吁教派和睦、親善,以拯救甘地生命。這天下午,印度政府經過長期的爭論和猶豫,終于決定立即償付巴基斯坦的55000萬盧比。尼赫魯在紅堡廣場向德裏市民發表演講,希望人們以實際行動拯救甘地生命,“因為喪失聖雄的生命,也就是喪失印度的靈魂”。15日的晚禱會,甘地因極為虛弱,無力行走,甚至無法支撐起來,沒有出現在比爾拉寓所外的草坪上。他竭盡全力,用麥克風向聚在草坪外的數百名民眾說了幾句話,他的聲音細如遊絲,人們預感到聖雄的生命已危在旦夕。這一不祥之兆喚醒了人們沉睡的良知和麻木的神經,民眾排成長陣,人人雙手合十,在一片肅穆的氣氛中依次從甘地的陽台前走過。

16日的清晨,第一號有關甘地的健康公報發布,告之印度人民甘地健康狀況已嚴重惡化,這一不幸訊息使印度全國的氣氛發生巨大變化。各個城市內,人們紛紛涌向廣場,高呼“親善”、“團結”和“拯救甘地”的口號。各教派與各界領袖代表在全國各地相繼成立了“拯救甘地生命委員會”,數十萬人舉行聚會,為甘地祈禱。

尼赫魯率領由政治和宗教領導人組成的代表團來到甘地草墊前,安慰甘地,希望他停止絕食。動于衷的卻是甘地。不管人民多麽激動,也不管尼赫魯如何勸導,他依然不肯停止絕食。他期待的是“人民心靈深處的反應,是真心誠意的幡然悔悟,是實實在在的具體行動”。1月17日上午,新的健康公報表明急性尿毒症即將奪去甘地的生命,這時甘地已進入絕食的第3個階段,即最後一個階段,他的精神突然好了起來,整個地沉浸在安靜之中,除了關節痛外,沒有其他不適。他向秘書口授了停止絕食的7項條件,這些條件幾乎涉及到新德裏城生活的各個方面,包括:印度教和錫克教難民必須把改成住房的117座清真寺歸還給穆斯林,取消對新德裏穆斯林商人的抵製,保證乘坐印度火車旅行的穆斯林的人身安全等。甘地要求新德裏各政治組織的領導人,包括他的敵手印度教大會的極端分子必須在他的聲明上簽字。

當晚,整個京城的註意力都集中在如何盡快讓甘地終止絕食上。商業活動停止了,機關、商店、作坊、工廠、咖啡館關閉了,在大清真寺廣場上,來自各種族和各教派的數10萬民眾舉行盛大集會,強烈呼吁他們的領導人接受甘地聲明的條款。比爾拉寓所內,甘地的健康狀況急劇惡化,短暫的清醒後是長時間的虛脫,同時伴有譫妄現象,醫生與身邊工作人員焦慮萬分,卻又無可奈何。尼赫魯再次來到甘地臥榻前,見到他敬愛的“巴布”(“巴布”即父親)奄奄一息,禁不住百感交集熱淚盈眶。蒙巴頓也來到甘地身旁,此情此景,也令這位戎馬一生的異域軍人倍覺酸楚。

17日晚,甘地大部分時間陷入昏厥與譫妄狀態,脈搏微弱而不規則,身體各重要器官的功能已經開始崩潰。秘書拿來各派領袖在他的口授聲明上的簽字,這上面除了沒有印度教大會地方代表和國民公僕團的代表簽字外,新德裏幾乎所有派別組織的領導都簽字保證恢復平靜,和睦相處。醫生勸甘地喝點東西,甘地輕輕嘆息了一下,而後擺擺頭說:“不,任何事情不能操之過急。在我中斷絕食前,任何鐵石心腸的人也會動心的。”

18日上午,甘地處境危急,很快將進入長時間的人事不省。國大黨主席緊急動員,他派出一幫人前去尋找甘地所要的簽字,自己帶了一幫人親自前往比爾拉寓所。不一會,各派代表終于聚齊,其中包括印度教極端分子及國民公僕團的神秘代表,他們都已在7項聲明上庄嚴簽字,並依次走到甘地臥榻前,親自確認自己的庄嚴保證。

甘地獲得了這場絕食的全部勝利,但執著的老人仍不肯中止絕食,他在死亡的邊緣,用盡渾身力氣,口授了一項聲明。他希望各派代表不僅要保證新德裏的平靜局面,而且應使全印度都能從根本上消除不安定因素。他說:最大的錯誤觀點,莫過于認為印度隻屬于印度教徒,或認為巴基斯坦隻屬于穆斯林。雖然要改變全印度和巴基斯坦人民的意識是件艱苦的事,但隻要我們齊心合力,任何事情都是可以辦成的。甘地講話後,在場的所有人一一俯身表示了他們的庄嚴承諾,當最後一個人立下誓言後,甘地宣布停止絕食。一場令世界人民驚心動魄的絕食鬥爭終于圓滿結束。

絕食勝利似乎給垂暮之年的甘地註入了新的活力。來自世界各國輿

論的贊譽是一個重要原因。倫敦《新聞紀事報》報道:“一位78歲的瘦弱老人竟以神奇力量震撼了整個世界,賦予世界新的希望;它所顯示的力量,可以勝過核子彈的威力。”始終敵視甘地的《泰晤士報》也不得不承認“甘地先生推崇的勇敢的唯心主義,這一次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得到更加充分的肯定”。法國《世界報》發表評論,“善良的甘地再次證實,他自己乃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叛逆者”。美國《華盛頓郵報》寫道,“獲悉甘地安然脫險的訊息後,慰藉的浪潮席卷全球。這足以說明甘地的聖潔之心受到人們普遍頌揚”。埃及報紙頌揚甘地是“東方世界一位品德高尚的兒子,將其畢生精力獻給和平、寬仁與博愛事業”。印尼報紙認為甘地的功德“為把亞洲人從苦難中救出來帶來了曙光”。“巴基斯坦之父”真納也在甘地絕食停止的當日宣布歡迎昔日的政敵前來訪問他的新國家。面對這些鋪天蓋地的美譽,甘地感到由衷的欣慰,他認為這意味著他畢生為之奮鬥的理想終為世人矚目和接受,此時他又萌生一個宏偉的計畫,準備以步當車,穿越剛被沖突弄得傷痕累累的旁遮普大地,沿著難民逃亡的大道一步一步走向巴基斯坦。這樣他既可以體察民情,安撫民心,又可以廣泛傳播非暴力和博愛思想。為了這一計畫,他必須養精蓄銳

小故事五則

老師的暗示

甘地甘地

甘地小時候並不聰明,從國小到中學,他的成績都不是很好。可是他一點兒也不頑皮,是個誠實害羞的孩子。 有一天,一位督學到甘地的學校檢測學生的英文水準。他讓學生們聽寫了五個英語單詞,甘地寫對了四個,就是“茶壺”這個詞不會拼。正當甘地皺著眉頭冥思苦想的時候,老師剛好走到他旁邊。老師用腳尖輕輕地碰了一下他的椅腳,暗示他去偷看旁邊同學的卷子,可甘地繼續低著頭想,不願看別人的答案。

結果,大家都考了滿分,隻有甘地一個人考了八十分。督學走後,老師把甘地叫到面前,說:“傻孩子,偶爾作弊一次又有什麽關系呢?如果你也能拿滿分的話,我們就可以受到表揚了。”可甘地堅持認為自己那樣做是正確的,抄襲就是不對,倒是老師讓他作弊,讓他感到非常難過。

湊雙完好的鞋子

一天,甘地坐火車,不小心把自己穿著的一隻鞋子掉在鐵軌上了。此時,火車已經轟隆隆地啓動了,他已不可能下車去撿那隻鞋子。 旁邊的人看到甘地沒了一隻鞋子,都為他可惜。忽然,甘地彎下身子,把另一隻鞋子脫下來,扔出了窗外。身邊的一位乘客看到他這個奇怪的舉動,就問:“先生,你為什麽要這樣做呢?” 甘地笑了笑,慈祥地說:“這樣的話,撿到鞋子的窮人,就有一雙完好的鞋子穿了。”

被趕出頭等艙

甘地在英國學成以後到南非做了一名律師。有一次,因公事遠行,他得到了一張頭等艙的火車票。當甘地拖著行李準備上車時,一名白人工作人員看見他是有色人種,竟把他的行李扔在站台上。原來,在英國殖民地——南非,種族歧視非常嚴重,有色人種是不能坐頭等艙的。  那一晚,甘地在站台上凍了一夜。他想不明白,每個人地位都應該是平等的,為什麽自己會受到歧視呢?于是,他到南非的各個政府部門申訴,同時也得到了輿論的支持。最終他贏得了這場鬥爭的勝利。

做一個有出息的人

甘地小時候經常做一些偷偷摸摸的事:偷偷地抽煙,偷父母的錢,到餐館偷吃羊肉……有一次,他向哥哥借錢去外面大吃大喝,為了還錢又偷刮哥哥金鐲子上的金子去賣。父親知道了這事後非常難過,加上工作勞累過度,就病倒了。  父親躺在床上,天天盼著甘地來認錯,但他始終沒來。甘地打算把犯下的罪過都寫在一張紙上,準備接受父親的懲罰。可是,一切都遲了。父親的病越來越重,很快就去世了,隻留下一張紙給甘地,上面寫著:一個誠實、自力更生的人,才是一個有出息的人。看了這張字條,甘地淚如泉涌,他心中響起了一個有力的聲音:父親,我一定不會再讓您失望了!

四億件毛衣

寒冬裏的一天,妻子看見甘地穿得很單薄,就非常痛心地說:“天氣那麽冷,你為什麽不穿件毛衣呀?”甘地笑笑說:“我沒有毛衣,也沒有錢買毛衣!”  妻子有點摸不著頭腦:“給你織的毛衣呢?你的錢呢?”甘地不好意思地說:“今天早上在街上看見一個老人在乞討,就把毛衣脫給他了,錢也給他買吃的了!”  妻子有點無奈地說:“又是這樣呀!那我再給你織一件!”“我們家可不隻我一個人沒得穿,一件怎麽夠呀?”甘地急忙說道。  “那你要多少件呀?”妻子疑惑地問。甘地一本正經地說:“我們家有四億兄弟姐妹,隻有他們都有毛衣穿了,我才會穿。你能不能多給他們織幾件呀?”  妻子聽到這話後樂了,她知道他說的“四億兄弟姐妹”是指印度全國勞動人民。妻子幽默地說:“好!好!好!我盡量多織幾件!”

後世紀念

電影

​電影《甘地》獲得美國奧斯卡最佳影片。該片的導演是理查德·阿滕伯勒(Richard Attenborough);主演是本·金斯利(Ben Kingsley),他的一半血統也是來自古吉拉特邦。

電影《甘地》海報電影《甘地》海報

雕塑

在英國,有幾座甘地的塑像,最著名的是在他學習法律的倫敦大學學院的附近的Tavistock Gardens。

在美國,舊金山的Ferry樓旁,休斯敦的Herman公園,紐約的Union Square,亞特蘭大的馬丁·路德·金紀念處,華盛頓特區Dupont Circle的印度使館附近,都可以看到甘地的塑像。在巴黎,阿姆斯特丹,巴塞羅那和裏斯本,也有甘地的雕塑。印度政府贈給加拿大溫尼伯市一座雕塑,以表達他們對安家于此的加拿大人權博物館的支持。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