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瓊·佩斯

聖瓊·佩斯

聖瓊·佩斯(Saint-John Perse,1887年5月31日-1975年9月20日),法國詩人和劇作家,筆名Alexis Léger和Alexis Saint-LegérLéger。他于1960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獲獎原因為"由于他高超的飛越與豐盈的想像,表達了一種關于目前這個時代之富于意象的沉思"。

  • 中文名稱
    聖瓊·佩斯
  • 外文名稱
    Saint-John Perse
  • 別名
    Alexis Léger
  • 國籍
    法國
  • 出生日期
    1887年5月31日
  • 逝世日期
    1975年9月20日
  • 職業
    文學 詩人和劇作家
  • 主要成就
    1960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生平簡介

求學

​聖瓊·佩斯(Saint-JohnPerse,1887-1975),一八八七年五月三十一日生于西印度群島的法屬瓜德羅普島,原名阿列克西·聖-萊熱·萊熱,又名阿列克西·萊熱,一九二四年他發表長詩《阿納巴斯》時開始啓用聖瓊·佩斯的筆名。父親是種植園主。佩斯從小受到良好的教育,而且求知欲強,興趣廣泛。一八九九年,因瓜德羅普島上發生地震,佩斯隨父母回到法國,先在大西洋比利牛斯省的省會波城學習,後于一九四年考入波爾多大學攻讀法律。一九五年和一九七年,因服兵役和父親去世,分別停學一年,直到一九一年佩斯才從大學畢業。

聖瓊·佩斯聖瓊·佩斯

從政

一九一四年,佩斯考入法國外交部任職,從此開始他的外交生涯。他先任外交部隨員,一九一六年起在法國駐中國使館工作,先後任北京使館秘書和上海領事館領事,直至一九二一年奉調到美國華盛頓,擔任參加裁軍會議的法國外交部長的亞洲事務顧問。在華五年間,他曾到過中國的東北、西北,並穿越大沙漠。一九二二年,佩斯奉調離美回法國,先後任外交部辦公室主任、外交部政策司司長、外交部秘書長等職,多次參加重要的國際會議。一九四年,因反對政府與納粹德國妥協,反對《慕尼黑協定》,被政府撤職,流亡美國,在華盛頓國會圖書館任文學顧問。為此他被當時的法國維希政府剝奪了國籍,他在巴黎的寓所也遭到了查抄。

文學創作

二戰結束後,佩斯恢復了法國國籍和外交公職,但他仍居留美國,從事文學創作,並遍遊南北美洲各地,直到一九五七年他才返回闊別十七年的法國,住在地中海濱的吉安半島上,但多數時間仍住在美國。一九五八年,佩斯和美籍女士杜拉斯·羅素結婚並繼續從事文學創作。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日在吉尼斯病逝。

作品創作

詩人作品

一九一一年,他的第一本詩集《贊歌集》以聖-萊熱·萊熱的名字發表。

長詩《阿納巴斯》(1924,一譯《遠征》)是詩人在中國任外交官期間,于一九二年六月至一九二一年三月在北京西北郊的一座道觀內創作的。全詩共分十章,外加序曲和終曲。該詩表達了一種不斷開拓的進取精神,歌頌了人類無窮無盡的創造力。

聖瓊·佩斯聖瓊·佩斯

經過長期的沉默之後,佩斯于一九四四年出版了詩集《流亡》。該詩集共收有四首長詩:《流亡》(1942)、《雨》(1943)、《致異邦女友詩一首》(1943)和《雪》(1944)。

一九五七年出版的長詩《海標》,構思七年,是佩斯後期作品的代表作。它由不同形式的四個部分組成,即《祈求》、《唱段》、《合唱》和《獻詞》,是一首雄渾有力、結構奇巧、歌頌大海的散文詩。《海標》象征著詩人與海的結合,大海同時也就是詩。它是一部受到偉大的自然力啓發寫成的作品。

佩斯的詩作還有《風》(1946)、《紀事詩》(1960)、《群鳥》(1962)、《已故情人所吟唱的》(1969)、《二分點之歌》(1971)等。

作品風格

佩斯的詩理智而又激昂,充滿了對人類命運的關切和對現實社會發展的憂慮。他啓發人們去追懷迷離恍惚、浩如煙海的往事,同時也贊美大自然的力量,使人聯想起茫茫宇宙。在風格上,他的詩既有史詩的宏偉氣勢,又有優美迷人的想像和深沉濃厚的感情,融法蘭西古典詩歌的節律和《聖經》體自由小節詩的形式為一體,構成一種富有音樂性和詩意盎然的流暢散文,創造出獨樹一幟的風格。佩斯大部分詩的內在結構主要由意象、情感和理念三項特質構成。首先是無次序、無框線的意象疊加,其次是對自然、人生、宗教以及古往今來種種事物產生的感情的自由組合,最後是世界文化與習俗的互相交織、無窮漫射。由于這三者的開放,從而無限地拓展了佩斯詩境的時空,同時也使得他的詩顯得撲朔迷離,晦澀難懂。所以他的詩較難為廣大讀者所接受,僅為少數知音所賞識。盡管如此,佩斯無疑仍是二十世紀西方最重要的詩人之一。

寫作特色

佩斯的作品非凡奇特,在形式和內容上都很錯綜復雜,但創作這些詩歌的大師卻絕不是孤獨傲岸的,如果人們把這理解成他將自己幽禁于自由意志的滿足,僅僅對自己感到興趣的話。恰恰相反,他的佔主宰地位的品格,是表達羈纏于其全部復雜性、其全部連續性當中的人類事物的願望,是描寫永遠作為創造者,而世世代代與同樣永遠不甘屈服的自然力量進行鬥爭的人的願望。他跟曾經生活在我們風風雨雨的星球上的所有種族化為一體。"我們的種族古老,"他在一首詩中唱道,"我們的臉不可名之。時間曉得不少關于所有人們的事,我們原來就是那副樣子……事物的海洋煩擾著我們。死亡就在舷視窗,但我們的道路不在那兒。"

在對人類創造力量的贊美中,聖瓊·佩斯有時可能記起德國詩人荷爾德林的贊美詩。後者也是一個語言的魔術師,洋溢著詩歌的奇瑰壯麗。為了小視詩歌,把對詩歌力量的崇高信仰當做一種詭論,是輕而易舉的,特別是當它似乎以與渴望人類交流的一種直接反應需求成反比的力量,來表明自己權力的時候。從另一方面看,聖瓊·佩斯還是孤獨和異化的雄辯榜樣,而當詩歌追求高尚目的時,這種孤獨和異化在我們時代又是詩歌創作的重大條件。

他用以在那種惟一的表達方式中,進行不屈不撓創作的崇高執著。這種方式使他得以實現自己的意圖,即一種孤傲而又總是切中肯綮的形式。他敘事詩無窮宏富的別致風格,要求人們在心智上付出很大心血。這可能會使讀者感到厭倦,而詩人要求于他們的,正是做出全神貫註的努力。他從一切學科,一切時代,一切神話,一切地域擷取隱喻;他的組詩使人們想起仿佛彈奏出宇宙音樂的大顆海貝。他的力量就在于這種浩瀚的想像力。流亡、隔絕等所喚起情緒的無聲絮語,給了他的詩以基本的格調;而且,通過人類力量和無助的雙重主題,可以察覺到一種勇武的呼吁。或許,這一呼吁在詩人作品《紀事詩》(1960)中,得到了更清晰的表達。在這首充滿廣闊瑰麗的詩中,詩人概括了那個時代末期的形形色色,同時又依稀影射現今的世界狀況。他甚至對歐洲發出了預言式的呼吁,吁請歐洲命運攸關的時刻,這一歷史進程的轉捩點。該詩以這些話結尾:"了不起的時代,我們來了。測度我們的心靈吧。"

中國足跡

阿納巴斯的誕生

聖瓊·佩斯的詩歌《阿納巴斯》是一部極其偉大的作品,能夠在中國誕生,使中國詩人感覺慚愧的同時,也倍感榮幸。中國詩人西渡在他的文章裏,介紹了聖瓊·佩斯在北京從1917年到1921年在法國公使館工作的經歷,在5年的時間裏,他從三等秘書升為一等秘書。他與中國政界的很多官員有密切往來,1917年張勛復闢的時候他去紫禁城交涉,救助過被復闢部隊扣為人質的民國總統黎元洪的家眷。他也曾經與蔡元培以及梁啓超等中國文化名流有所交往。

聖瓊·佩斯聖瓊·佩斯

預言未來

五四運動之前,敏銳的他就預言了在未來中國的馬克思主義思想的傳播。"中國終會走上團隊精神,非常接近教條的列寧式共產主義",他的這封信寫于1917年1月3日。更為奇特的是,他預言了當時中國外交總長陸徵祥的最後歸宿,陸氏"很容易在想象中看到他在困境或孤獨中,在歐洲的修道院度起餘年",正如他的預言一樣,作為天主教徒的陸徵祥最後遠離政壇,去了異國他鄉的比利時修道院做了一名修道士。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