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母門

  • 中文名稱
    聖母門
  •  稱作 
    裸體聖母
  • 時    間
    2008年12月
  • 類    別
    事件

事件評論

聖母門,又可以稱作"裸體聖母"事件。 這是一次不同文明和文化背景以及世界觀引發的沖突。同時也值得正處于世界觀、價值觀正處于全面轉變的國人去進一步思考:東西方的宗教信仰以及道德觀差異究竟是否像既往我們所認知的那麽膚淺。

事件概況

墨西哥版的《花花公子》2008年12月號竟然以打扮成聖母瑪利亞的裸體模特兒作封面,招來輿論痛批,《花花公子》總社被迫于近日出面道歉。據台灣報道,這本在12月1日上架的墨西哥版花花公子,封面上的模特兒,罩著白色頭巾,身上一絲不掛。封面標題寫著"我們愛你,瑪麗亞"。 報道說,在瓜達露佩聖母日期間,《花花公子》竟然在這個墨西哥最重要的宗教節慶前,推出裸體聖母作封面的雜志,觸犯了眾怒。總公司趕緊出面道歉,說墨西哥版的《花花公子》雜志內容,雖然不需要經過總社審核,它們還是願意為這件事情"誠摯道歉"。

不過墨西哥《花花公子》出版社卻依然嘴硬,說12月號封面和聖母瑪麗亞一點關系也沒有,事實上,那位模特兒芳名竟然就是瑪麗亞,封面文字標題寫的瑪麗亞,說的是模特兒而不是聖母瑪麗亞,"大家都誤會了"。

事件啓示

誤解

我們有些中國人,不知從哪裏得來一個印象,以為西方人對人體,都開放前衛得很,女性袒胸露背,招搖于鬧市,是家常便飯。甚至有人想象,在西方的街頭,矗立的是一片白花花的屁股的叢林。然而,這一次,《花花公子》總社的道歉,讓我們知道了,女性裸體招搖,在西方人的眼裏,也是不庄重的,有礙觀瞻。而讓神聖的瑪利亞一絲不掛,是對信仰的褻瀆,問題就更大了。

異化

近幾年來,國內風氣漸開,女性們在著裝方面,簡直日新月異,早擺脫重重禁錮,也敢于當眾秀胸秀背秀腿了。這無可厚非。但是,不看場合,不分時間地點,放任裸體在眾目睽睽之下橫陳,則未免太過。諸君試看,演藝界明星,以裸為賣點,大力開發身體資源,競相裸體出鏡;新潮藝術家,則盛行行為藝術,竭力在裸體上做文章;至于某些"網路紅人",更是不把裸體當一回事,暴露豐乳肥臀成了她們贏取關註的首選。現實生活中,著低腰褲在大庭廣眾之中露出股溝的女孩子,不在少數,很令人側目。有人開玩笑說:現在的女孩子,衣服越穿越上了,褲子越穿越下了。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要不了幾年,上面隻要戴頂帽子,下面隻要穿雙襪子。這不純粹是玩笑。

信仰缺位

這些且不說罷,如何對待民眾心目中的神聖,則不得不辯。

從前的中國是個泛神論的國家,山精樹怪,河蝦海鱉,都可能擁有輝煌廟宇,受人膜拜,遍地開花的山神廟、河神廟,就是明證。因為什麽都可拜,也就什麽都可不拜,中國從而成了最沒有宗教信仰的國家,西方人心目中神聖不可侵犯的上帝聖母,都是扯淡。但是,對待為人類做出巨大貢獻的偉人,從來不缺乏敬仰愛戴。這些偉人,是中華文明的締造者,塑造了中國人的國民性,規定了中國歷史的發展軌跡。他們,就是中國人心目中的上帝聖母。比如孔子,是萬世師表,天下法則。孔廟所到之處,也是中華文明的甘泉灌溉之處。可是,近來卻流行惡搞偉人。三皇五帝,堯舜孔孟,都是惡搞的對象。如果是嚴正指出偉人身上的缺點,告誡人們不可迷信,猶有可說,但某些人,目的偏偏不在這裏,而是以褻瀆的手段將一切庄嚴神聖娛樂化,信口開河,落實在筆下口頭,大禹成了婚外情專家,孔子是不懂天下大勢的小醜,而魯迅呢,僅僅是個有時歪打正著的文壇訟棍。于是,應有的道德觀蕩然無存,價值體系日見紊亂,人生信仰一片模糊。

後果

信仰是人生的指路燈塔,沒有信仰,不懂敬畏的人隻能是行屍走肉。

西方人信仰上帝,膜拜聖母,因此對把聖母瑪利亞裸體推上雜志封面的褻瀆行為憤怒。我們中國,也別褻瀆、惡搞、凌辱偉人,肆意摧折價值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