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3之江城

聊齋3之江城

聊齋3之江城是由黃祖權,金鰲勛,黃偉執導,林文龍,蕭薔,張茜,邱澤主演的神話類電視劇。

講述了少年孤兒林峰,某日在山澗旁救了一隻受傷的大白兔後發生的系列故事。

  • 中文名稱
    聊齋3之江城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黃祖權,金鰲勛,黃偉明
  • 主演
    林文龍,蕭薔,張茜,邱澤,薛凱琪
  • 類型
    古裝,神話

演職員表

演員表

演員

角色

配音

備註

賈青

樊江城

範楚絨

高蕃之妻

前世小白兔

李威

高蕃

孫曄

樊江城之夫

前世林峰

陳司翰

王子雅

源唯傑

李 清

香蘭

馮駿驊

名妓

前世小灰兔

王 崗

聶青雲

陳一諾

蛇 妖

與高蕃、江城有隔世仇

童 飛

小蝶

江城丫鬟

職員表

導演: 黃祖權,金鰲勛,黃偉明

主演;賈青,李威陳司翰,李清,王崗,陳一諾,童飛

角色介紹

聊齋3之江城

樊江城 | 賈青

高蕃之妻,前世是小白兔。

聊齋3之江城

高蕃 | 李威

樊江城之夫,前世林峰。

聊齋3之江城

王子雅 | 陳司瀚

男2號

聊齋3之江城

香蘭 | 李清

名妓,前世是小灰兔。

聊齋3之江城

聶青雲 | 王崗

道士

聊齋3之江城

蛇妖 | 陳一諾

與高蕃、江城有隔世仇。

聊齋3之江城

小蝶 | 童飛

江城丫鬟

劇情簡介

于東北崇山峻嶺裏,有少年孤兒林峰,本出身田戶,父母雙亡後獨自耕耘幾畝瘦田,偶然以打獵幫補生計。某日在山澗旁,忽聞陣陣獸鳴哀號聲,循聲隨往,見大樹下有一受傷的大白兔,在樹根旁垂死掙扎,狀甚可憐。林峰性本善良,泛起惻隱之心,用衣服把它輕輕包住,帶回家中,並細心的替它治療傷患。

十數日後,大白兔終于得以痊愈,林峰遂把它帶回那株大樹下放生,讓它重返自然。大白兔似懂人性,雙眼流露出感激的神情,又在林峰身邊徘徊綣戀,良久才依依不舍離去。 自此當少年每到山澗附近打獵時,大白兔聞聲即主動出現相伴,而且表現親切。少年亦每每都給大白兔帶來些水果或大白菜喂飼,時日久了,大白兔更帶同一隻大灰兔出現,兩兔狀若情侶,不時耳鬢廝磨,又逗著林峰追逐玩耍,令孤單的林峰開心不已,偶爾,林峰會和兩隻大兔傾訴心底事,于是這一人兩兔,在融洽的日夕相處下,漸漸就成為了知己好友,培養出深厚的感情。 可惜好景不常,林峰某天因事,遲了到達山澗,卻奇怪地不見了兩隻大兔的蹤影,卻聞附近山谷中傳來陣陣異聲,林峰心知有事,忙快步趕去,隻見兩隻大兔正被一條大蟒追殺,大灰兔瞬間已被大蟒卷著,但大白兔沒有逃走,反而主動撲擊大蟒,企圖迎救同伴,可惜隨之給大蟒噬著不放。 林峰見狀大驚,一邊斥喝一邊拔出弓箭,射向大蟒,以阻止它捕殺兩兔。一瞬間林峰已射了三箭,最後的一箭終射中大蟒,並將之釘在地上。林峰雖然松了一口氣,卻見兩隻兔子已是奄奄一息,在哀叫了兩聲之後,就在林峰懷抱中溘然逝去。林峰傷心不已,痛哭了半天,才依依的在那株碰見大白兔的大樹下,挖了一個地洞,又用衣服把兩隻兔子的屍體包好,把它們好好安葬了。 此後,每當林峰想念大兔時,就會跑到大樹下,恍惚它們仍然在生一樣,向它傾吐心事,去慰解自己心中的孤單寂寞。數十年後,昔日的少年已再世為人,生于官宦之家,取名高蕃。高蕃從小聰明,容貌俊美,十四歲就中了秀才,又有繪畫的天份,尤其擅長繪畫工筆美女和白兔,遠近知名。成年後,許多富家大戶都想把女兒許配給他,但都被挑剔的他拒絕了。 因為在高蕃童年時,曾經邂逅一個小女孩。小女孩姓樊,小名江城。事緣高蕃在街上勸阻幾名街童流氓欺侮小動物,豈料,因此而遭小流氓圍毆,幸得懂得武功的江城出手,把對方攆走。高蕃非常感激,對江城的身手也十分敬佩,為了報恩,高蕃更替江城繪畫了一幅人像,送給江城以作答謝。兩個十歲不到的小朋友,交往了一段很短的日子後,江城就因為要跟著父親樊老鑣頭,押送鑣銀往京城而離開了臨江,之後兩人再也沒有見面。而其實上,這江城,就是昔日的大白兔,隻是彼此都不知道對方的身份而已。 高蕃有好友王子雅,也是個風流墨客。王子雅的叔父馬山,是臨江縣令,憑著家勢財力,王子雅在城中開了一家叫《紅梅谷》的酒館,常召同好飲酒吟詩作樂,高蕃不但經常參與,又因他擅長繪畫美女而甚受歌姬名妓歡迎,雖然終日處身美女群中好不快活,但也懂得潔身自愛。 某日,高蕃在湖畔垂釣看風景,忽見湖上有小船泛過,高蕃窺見船中有紅衣少女,具有與眾不同的美艷,一時神為之奪。看清楚後,原來少女竟就是長大了的江城。江城也認出了高蕃,兩人又驚又喜,但因船要駛往碼頭,兩人都來不及交談,在匆忙中隻有交換了手帕作信物,江城就帶著嬌羞而去。 高蕃重逢江城之後,茶飯不思,心中隻有對方的倩影,而對其他的女人已全然看不上眼。他忍不住要求父母替他往樊家提親。高父知道樊家從前經營鑣局,現在樊老頭雖已退休,家境也不怎麽樣,可說是一介草民,根本和高家的家勢並不匹配。但見兒子對江城像著了魔一樣,也難得他終肯答應成家,于是就托媒往樊家試試。 樊老頭見高家找人來提親,心中也很高興,隻是自覺樊家配不上高家的家勢,又怕齊大非偶,將來女兒嫁了過去,會被婆家看不起而被欺負。但江城卻表示不用怕,她有信心能和高家相處,而且,江城還透露了心中的想法,自從兒時和高蕃認識後,自己老是覺得非君不嫁,至于為甚麽有著這種想法,自己也說不出所以然來,或許她和高蕃前世有著甚麽關系,註定今世要結為夫婦。眼見雙方你情我願,樊老頭也就開開心心的答允了這頭親事。 高家大排筵席,替高蕃和江城完婚,好友王子雅等來喝喜酒,也羨慕高蕃娶得如此美貌嬌妻。隻是兩人過了大半年的新婚恩愛,卻因一次意外,而令兩人的甜蜜生活起了變化。 事緣江城回娘家探望老父,豈料途中遇上傾盆大雨,江城一不小心,受了風寒,打了一個大噴嚏之後,竟然目露凶光,向高蕃作出極其惡毒的咒罵說話,高蕃大吃一驚,因為從未見過溫柔的江城有這麽可怕的一面。但她在又打另一個大噴嚏之後,卻又回復如常,變回一個柔情體貼的賢妻。 自此之後,江城變得喜怒無常,忽冷忽熱,隻要一打噴嚏,之前無論如何溫柔體貼,千依百順,一下子卻可以變得猙獰凶悍,前後判約兩人,這令高蕃苦惱非常。有次夫妻倆外出晚膳,店家因一時怠慢,令打了一個大噴嚏之後的江城怒火中燒,竟憤然把店家小二等一眾打個人仰馬翻,全部跪地求饒,嚇得高蕃瞠目結舌。 變了凶惡的江城,也會因高蕃常替美女繪畫而心生妒忌,憤而斥罵丈夫,高蕃因為愛妻,努力多番解譯,處處忍讓,卻反令江城氣焰更盛,罵得更凶。然而再打一個噴嚏後,她就回復正常,卻又對高蕃溫柔體貼,對于之前發生的事情,竟好像毫無記憶似的。 兒子被媳婦當眾斥罵的事,傳到高蕃父母處,就找兒子過來教訓,說不應這樣縱容妻子,高蕃將情況相告,經過商議,認為江城可能患上了失心瘋。為此,高蕃找來大夫為江城診治,卻無功效,江城還是喜怒無常,經過數名大夫診治後,都找尋不到江城的病因。 反復發作的江城的脾氣變得越來越暴躁,更把丈夫當作了仇人一樣,開始之時,高蕃苦苦哀求還有點用,漸漸江城的心越來越硬,就是高蕃跪在地上道歉半天,江城也無動于中,沒有心軟。眼見兒子受夠了苦,高父也忍不住說了媳婦幾句,豈料江城竟敢公然頂撞公婆,如此不成體統,令兩老一氣之下勒令高蕃把這悍妻休了。高蕃心中雖不舍,卻也不敢再替妻子求情。 被送回樊家後,江城卻一反常態,變回一個正常人。過了一段日子,高蕃掛念江城,忍不住偷偷的去看妻子,兩人瞞著高家兩老往來,最後也被高父發現了。高父嘆息兒子對江城的情深一片,便決定叫媳婦回來,並分一個別院,讓他倆夫婦居住,兩老算是眼不見為幹凈,也希望此後他倆口子能好好相處。 隻可惜好景不常,搬回夫家的江城,忽然打了一個大噴嚏之後,又故態復萌,對高蕃斥罵甚至動手。高母往探望兒子,見他臉上都是被手甲抓破的傷痕,雙手的手指也被打得瘀朣,知他又被媳婦虐待,心疼不已,但高蕃卻仍替妻子隱瞞掩飾。 一天,變凶了的江城拿棍子追打丈夫,被打的高蕃嚇得跑回父母家躲避,江城竟不理公婆的攔阻勸說,抓住高蕃當著他父母面前,痛打一頓才恨恨而去。高父見狀疼心又生氣,斥罵兒子是自討苦吃,而高蕃也對惡妻竟如此對待自己而傷心不已。 江城虐待丈夫的事,漸漸在縣城傳揚開來,各人都議論紛紛,有男人不恥高蕃的懦弱,也有婦人欣賞高蕃對妻子的忍讓情深。王子雅的叔父,臨江縣令馬山,聽見城中竟有如此惡妻,忍不住召見樊家父女了解一下。 樊老頭向縣令叩頭請罪,馬山斥責江城對丈夫如此虐待,不守婦道之餘也敗壞了倫常綱紀。但平常除了公務事,也業餘修練法術的馬山,對江城每每打過大噴嚏之後,性情大變一事非常感興趣,認為內裏必有蹊蹺。 王子雅從京城回來,向高蕃說打聽到關于江城在京城的一些舊事。原來當年樊老頭曾在京城替女兒比武招親,江城的美貌吸引了許多漢子爭相上陣,孰料打了一個大噴嚏之後的她,變得凶狠殘暴,出手絕不留情,一個個被江城痛毆,打得重傷吐血滾下擂台,嚇得眾人面無人色轉身而逃,怪不得江城雖美,在外邊卻一直找不到婆家。 高蕃因此而認定妻子美麗的外表下,原來竟埋藏了一個如此暴力可怕的性格,無奈隻是對她是情根深種,實在難以自拔,更何況他覺得事情表後一定藏著甚麽原因的。未幾,江城又發作,並把高蕃趕出別院,高蕃再沒面目回家見父母,隻好躲到好友王子雅的《紅梅谷》中暫住。 其實,回復正常的江城內心也是極之痛苦,然而每次打過大噴嚏之後,她都變得身不由己,無法自控,她的身體言行都被完全侵佔,支配著她,而且耳邊往往聽到有一把聲音告訴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因為高蕃是罪有應得。江城雖然多番與這股怪力抗衡,可是發作之後,還是不知不覺地變成一個潑婦,並以打罵高蕃為樂。 為了排遣好友的寂寞,王子雅找來剛從京城而至的年輕歌姬芳蘭,和高蕃唱歌對飲,兩人似是一見如故,歡宴中高蕃替芳蘭繪畫,芳蘭很欣賞高蕃的才情,更加細心刻意服侍,令高蕃一時忘記了所受的苦楚。 怪病發作後的江城收到訊息,她偷偷混進了《紅梅谷》,見到丈夫和芳蘭親熱,妒恨之餘遷怒于王子雅,暗中在他的食物中混入巴豆,讓王子雅吃後肚瀉得死去活來。江城又易服改容,扮成翩翩佳公子,和高蕃爭奪芳蘭,爭風呷醋一番。最後高蕃終認出這個就是惡妻,嚇得抱頭鼠竄。 香蘭自小有慧根,她聽過高蕃訴說江城的變化後,告訴高蕃江城有這些病狀,應該是有前生仇恨之物,今生來報冤,而高蕃隻有一個選擇,就是離開江城,否則到了最後,還是小命不保。 高蕃不肯相信,香蘭帶高蕃往訪一名法師,在法師引導下,高蕃回到了前世,終看到了昔日恩恩怨怨。他自己就是那少年林峰,江城就是大白兔,她本來是來向高蕃報恩,做他的妻子,去報答他當年對自己的恩情,至于香蘭更是昔年的大灰兔,為了報恩,而前來為高蕃解答迷津。 豈料當年襲擊她的大蟒的惡靈,乘機侵佔了她的身心,更藉她來向高蕃報復。原來當日受了林峰的箭傷後,大蟒最後被其它獵人獵殺,而窩中的兩條小蛇也因此而活生生餓死,故此大蟒的惡靈懷著深仇大恨,成了冤魂,誓要去找高蕃及江城來復仇。高蕃清醒過來後,堅持不會放棄江城,因為自己實在太愛她,而且相信真愛能夠感動一切,讓大蟒的惡靈放棄報仇之念。 可是一切都事與願違,大蟒惡靈借著江城身體,來對付高蕃的手段更是變本加厲,同時,江城是妖孽化身之說亦傳到懸令馬山耳中,對法術一知半解的馬山,親自率眾降魔,卻反惹來許多笑話。在一番努力下,變凶了的江城終被擒,而一直以來,江城的所作所為已引起公憤,眾人一致認定要將江城是妖怪附體,要燒死她以免再遺害人間。 行刑前,高蕃和香蘭拚死將江城救走。當兩人獨處破廟中,江城又打個大噴嚏,體內的大蟒惡靈再度出現,失去常性,激動下要將高蕃殺死,在下手之時,江城的本能理智卻與大蟒的惡靈劇鬥起來,江城情願自殺,也不肯殺害眼前的恩人丈夫高蕃。 眼看江城就要自盡之際,香蘭和法師出現,法師向江城臉上噴水,並同時大喝:『不怨不恨,前生不真,今世不假,忘記吧…。』但一直佔據江城身體的大蟒惡靈始終不忿,誓要殺高蕃而後快,法師無奈隻得出手,佛光乍現,大蟒惡靈終被收服。冤魂離體,江城回復正常,終于做回一個溫柔體貼的女妻子,和高蕃回復了正常又恩愛的夫妻生活。

分集劇情

第1集

蛇妖殘害無辜,為禍人間,法師聶清雲替天行道,正要斬妖之時,不想蛇妖竟附身鏢師之女樊江城身上,並言與江城有隔世宿仇。聶清雲不忍傷及江城,蛇妖趁機逃脫。清雲知蛇妖不會罷休,告知江城日後小心,並前往臨江縣,提醒蛇妖另一個隔世仇人,江城的未來夫婿高蕃,切記'忍'字。 高蕃出身富貴之家,常與老友王子雅在紅梅谷酒館,喝酒唱和。由于高蕃儒雅俊秀、畫藝高超,深得美女小昭垂青。子雅有心撮合,但高蕃婉拒,並告知心中已有所屬。 高蕃童年時,曾因勸阻幾名街童欺侮小動物,而遭圍毆,幸得懂得武功的江城出手相救,倆人結識並成為好友。後江城隨父樊超離開臨江,去往京城居住。倆人雖十載未見,但對彼此均念念不忘。 高蕃父母催促兒子早日成家,但高蕃心念江城,左推右搪。而遠在京城的江城,也被其父樊超逼迫比武相親。不想,擂台之上,江城被蛇妖附身,出手凶惡狠辣,重傷求婚者,惹來非議,樊家父女被迫離開京城。 高蕃受子雅之托,為富翁的小妾作畫。可小妾蠻橫無禮,高蕃與之發生口角之時,不慎失足落入江中,眼見性命危急,幸被返鄉的江城救起。

第2集

江城和高蕃久別重逢,歡喜不已,然蛇妖接踵而至,誓要讓倆人由愛變恨,最後互相殘殺。 新任臨江作縣令,王子雅的舅父馬山甚好修仙練法,卻隻是半桶水材料,為試剛調製的隱身仙水,遂騙子雅來作試驗品,弄得侄子死去活來,啼笑皆非。 聶清雲發現蛇妖附身于江城身上,將蛇妖打傷驅離。並提點江城,暗示其勿與高蕃締結姻緣。江城不解緣由,況且,她與高蕃已是兩情相悅,互許終身。 高蕃父母得知高蕃與江城往來,頗嫌江城出身江湖,有心攔阻。無奈高蕃對江城情根深重,非卿不娶。兩老也隻得退讓,答應到樊家提親。一直為女兒終身大事擔憂的樊超,在知曉江城與高蕃彼此鍾情後,立刻允下親事。 見好友覓得佳人,子雅羨慕之下,對心儀之人,色藝雙絕的歌姬香蘭,殷勤備至,百般追求。可惜,香蘭一心隻想了斷塵緣,隨師父聶清雲潛心修道。 聶清雲在與蛇妖鬥法之時受傷,離開前托付香蘭,阻止高蕃與江城結親,以免蛇妖有機可乘。香蘭雖感為難,但還是直言勸告倆人不要成親,以免為彼此招來禍端。

第3集

高蕃與江城並未聽從香蘭的勸阻,倆人終于完婚。洞房花燭之夜,蛇妖本要作亂,但被聶清雲留下的符印所傷,隻能離開。 高蕃和江城新婚燕爾,恩愛不已。可惜好景不常,傷愈之蛇妖乘暴雨之機再次附身。江城受風寒病倒,打了個噴嚏後,目露凶光,惡毒咒罵高蕃。高蕃大驚,但江城再打噴嚏之後,回復如常。 被蛇妖纏住的江城變得喜怒無常,隻要一打噴嚏,立刻變得猙獰凶悍,判若兩人。起初,高蕃認為江城大病初愈,因而處處忍讓,但江城性情愈加暴劣。 子雅為始終未能打動香蘭而煩惱不已。他帶香蘭拜見舅父馬山,誰知痴迷于修道的馬山對香蘭一見如故,更認了香蘭為誼女。 面對性格大變的愛妻,高蕃頭痛之餘仍百般包容,但江城對丈夫非打即罵。高蕃父母極為不滿,而高蕃卻為愛妻辯解,並找大夫為江城診治,可惜未有功效。江城更將高蕃當作了仇人一樣,刁難懲罰。高蕃父母忍無可忍,訓斥幾句,豈料江城竟敢公然頂撞公婆,甩手回了娘家。 江城回到樊家便變回正常,而高家兩老卻勒令高蕃把悍妻休離,高蕃不舍,為難之際,樊超趕來為女求情。

第4集

看在樊超以及兒子對江城的情深一片的份上,高家父母終答應讓江城返回高家。江城既歡喜又忐忑,承諾不再發脾氣,然蛇妖並未放過,先是蠱惑挑撥,又再附身,令她失去神智,對高蕃又是拳打腳踢。 高蕃被打地鼻青臉腫,抱頭逃到父母之處。高家父母見江城故態復萌,上前攔阻,竟被江城推到在地。眼見安樂之家被鬧地雞飛狗跳,高家父母氣惱至極,斥罵兒子自討苦吃,而高蕃也對江城竟如此對待自己及父母而傷心不已。 江城虐待丈夫,忤逆公婆的事在縣城傳得沸沸騰騰。馬山召見樊家父女,了解實情。江城委屈辯解,似乎被某種東西所控,失去神智。稍知法術的馬山,也覺事有蹊蹺,其後更喬裝混進高家,果見附在江城身上的蛇妖真面目。馬山嚇得狼狽逃離,隻是身為縣令,不可導人迷信,唯有苦難言。 子雅告知高蕃,江城在京城的舊事,斷定江城婚前便是殘暴之人。高蕃沮喪卻不願背棄江城。此時,回復正常的江城也陷入極度痛苦之中。父親樊超重病臥床,而她雖知被怪力所控,卻無法與之抗衡。 王子雅帶高蕃到紅梅谷飲酒散心,席間,香蘭溫柔體貼,令高蕃一時忘記了所受的苦楚。看出香蘭對高蕃有情,子雅雖感難過,但成人之美,退讓成全。

第5集

為躲避江城,高蕃在紅梅谷暫住,香蘭溫柔相待,倆人的感情日漸深厚。江城聽聞訊息,喬裝成老婦人混進紅梅谷,果見高蕃與香蘭親近,妒恨之餘遷怒于王子雅。先是放巴豆懲戒王子雅,接著,又女扮男裝,羞辱香蘭。高蕃認出江城,嚇得抱頭鼠竄。江城盛怒之下,對高蕃和王子雅狠下殺手,幸好樊超及時趕到阻止,但也被女兒氣得暈厥。 樊超病逝,江城悲痛欲絕。高蕃擔憂妻子,偷跑去樊家探望,卻被江城吊起虐待。幸而子雅和馬山趕到,將其救走。 高家父母勸高蕃休了惡妻,而香蘭也勸其離開江城,否則性命不保。高蕃固執不信,香蘭逐以聶清雲所贈法寶,令高蕃看到了前世的恩恩怨怨。 原來在八十年前,高蕃的前世,山野少年林峰曾與一白一灰兩隻兔子結成知己,但兩隻兔子被蟒蛇所害,而林峰又殺死了蟒蛇。八十年後,白兔轉世為江城來報恩,灰兔則轉世為香蘭,指點高蕃迷津。而蛇妖便是那條蟒蛇的惡靈,附在江城的身上,好讓夫妻相殘。得知真相,高蕃更不願放棄愛妻。 高家找來一眾江湖術士前來捉妖,但被打得落荒而逃。又值高父壽誕,蛇妖頂江城之身出現,大鬧壽宴,犯下眾怒。眾鄉親告到縣衙,要馬山嚴懲江城。

第6集

馬山及王子雅知附于江城身上的蛇妖凶惡且法力高強,自認力敵不來,于是布下天羅地網,以高蕃為餌,引江城出現,合眾人之力,終將江城擒下。 馬山將江城囚禁在祠堂,打算擇日為其驅妖除邪。但由于江城引起公憤,鄉民認定江城是妖怪附體,隻有燒死她,才能徹底除掉蛇妖,以絕後患。 高蕃不忍妻子受刑,潛入祠堂,把江城救走。破廟中,高蕃告知江城事情緣由,並表示,與愛妻生死不棄。江城感動不已,可惜,蛇妖又至,將江城控製。高蕃向蛇妖哀求,願以自己的性命相抵,要其放棄糾纏江城。然蛇妖卻揚言要鏟平臨江縣,殺死所有人以報心中之恨。 蛇妖呼風喚雨,破壞江邊堤壩,打算水淹臨江縣。馬山得訊,忙集全城百姓之力,堵住缺口的河堤。聽到城內百姓的慘叫聲,高蕃痛苦欲絕,蛇妖得意,正要了結高蕃性命,江城的本能地蘇醒,舍命與蛇妖相鬥,寧願同歸于盡,也不肯再傷害丈夫。眼看江城就要自我了結之際,聶清雲和香蘭趕到,一番惡鬥後,終將蛇妖收服。 雨過天晴,馬山等官民合力把缺口堵塞,化險為夷。而江城也在昏迷了七天七夜之後,被聶清雲救醒。塵埃落定,經歷過生死劫難的高蕃和江城終于恢復了正常恩愛的夫妻生活,而香蘭則隨聶清雲修行而去。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