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美傑

者美傑

者美傑,原國家警衛局中校警官,1996年退役。先後在公安分局、市局、公安部從警多年,對治安、刑警、內保、警衛等多個警種的工作了如指掌,尤其在大型活動、大型企業及名人要人的安全警衛工作上經驗豐富,戰績顯赫。現任中國武術協會國家級散打裁判、中國武術散打王爭霸賽組委會副秘書長、國際警察搏擊大賽組委會副秘書長、中國警察汽車拉力賽組委會副秘書長、北京偉之傑搏擊俱樂部總教練、北京偉之傑安保諮詢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

  • 中文名稱
    者美傑
  • 出生地
    北京
  • 籍貫
    河北
  • 曾就職
    中南海警衛

​個人簡歷

其它:不詳

現就職:中國民間第一安保公司《中國偉之傑安保咨詢服務有限公司》

《中國偉之傑高級安保培訓學院》

者美傑者美傑

職務:總裁

人物履歷

曾經為以下中國領導人做過隨身警衛工作:鄧小平、趙紫陽、胡耀邦、楊尚昆、喬石、王震、江澤民、李鵬、朱鎔基、李瑞環、賈慶林、吳邦國等。

曾經為以下外國元首做過隨身警衛工作:美國總統柯林頓、小布希、俄羅斯總統葉利欽、德國總理、加拿大總理、新加坡總理、日本天皇、古巴領導人卡斯特羅、巴解組織領導人阿拉法特等。

曾作為以下大型活動的安全官:第十一屆北京亞運會,北京世界婦女大會、北京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國際馬拉松、"三五"汽車拉力賽、中國警察汽車拉力賽、雅尼中國巡演、世界三高演唱會、世界搏擊大賽,"喬丹"亞洲之行,"西班牙皇家馬德裏足球俱樂部"中國之行、日本大相撲中國公演,中國網球公開賽,比爾.蓋茨奧運之行等。最值得驕傲的當屬2008年第29屆北京奧林匹克運動會安保顧問 。

同時兼任某些中外知名企業及名人要人的安全顧問。

者美傑辦公室牆上有一幅黑白照片,兩位前國家領導人在鏡頭前微笑著握手,他們身後人頭攢動。照片意味深長,但不是每一個人都能理解。隻有了解者美傑經歷的人,才會明白照片的意義,才能在畫面的最深處,找到那個人。那個人穿黑西裝,白襯衣,戴墨鏡,側身而立。那個人就是者美傑,十幾年前,他的身份是中南海高級警衛人員。在民間,像他這樣的人,因為李連傑一部著名的電影而被稱為"中南海保鏢"。1980年,15歲少年者美傑正式學習中國武術,拜訪名師,苦練武功。那不是一時心血來潮,他的目標很清晰:成為武林達人和警界精英。5年後,者美傑如願考進北京人民警察學院,1987年畢業後分配到當時的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中南海警衛組"。"中南海警衛組"的工作是負責中南海外圍的警衛,者美傑對從他面前而過的高級警衛們心存羨慕,"坐在外國元首身邊的中方衛士長面色沉靜、含威不露,像影子一樣不離左右",他下決心要做這樣的警衛。1990年亞運會前夕,北京市公安局警衛局面向全北京在職警察挑選高級警衛,經過對身高、形象、能力、特長、家庭成分等一系列的考核後,最終確定了20人,者美傑名列其中。他走進紅牆,開始跟隨中央首長參加國事活動,並在外國元首來訪中執行警衛任務。

者美傑1965年出生在北京,"文化大革命"期間,許多家庭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波及,他家也不例外,全家下放到河北農村進行務農勞動,那時他還隻有五歲。這一去就是五年,直到1976年粉碎"四人幫",父母落實政策才得以返城。

者美傑自幼對武術存有濃厚的興趣,喜歡舞刀弄槍,十五歲開始正式學習中國武術,拜訪名師,苦練武功,盼望著有一天能練就一身本領,成為一個武林達人和一名警界精英。1985年他考入北京人民警察學院,1987年畢業後分配到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中南海警衛組"。

者美傑曾說:"我在中南海警衛組的時候,負責的是中南海外圍的警衛。有一次,路過長安街,我看見一隊國賓車隊威風凜凜地從釣魚台開出,坐在外國元首身邊的中方衛士長面色沉靜、含威不露,像影子一樣不離左右。當時,我就暗地裏下決心做警衛就要做這樣的。"

他從小習武,身懷絕技,至今是中國武術協會國家級散打裁判,擁有自己的搏擊俱樂部。

作為國內最早成立的高級安保公司,他帶領他的團隊在這個新興的領域摸索前行。

在大多數人的心目中,"保鏢"是一個非常傳奇的職業,"名人保鏢"就更是蒙上了一層神秘色彩,作為身懷絕技的武林達人,者美傑背後隱藏著無數不為人知的傳奇故事。

者美傑坦言:"我的工作經歷有些能說,有些現在不能說,有些永遠不能說!"

者美傑

工作經歷

說起第一次為要人做貼身警衛,者美傑用了一個幾乎讓人暈倒的比喻:就像初戀一樣!因為太難忘了。

那是去機場接一位外國元首,者美傑和同伴們穿上統一的深色西服,"武裝上陣",心情既興奮又緊張。"場面很大,我突然眼睛不好使了,腦子也有點兒暈,因為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判斷出周圍的人哪些是正規接見的、哪些是記者,誰應該在這個近距離的圈子內,誰不應該在。自己的站位也要講究,不能站在要人的前面擋住了鏡頭,也不能直接站在要人的背後。"任務圓滿結束後,者美傑發現由于太全神貫註,衣服都濕漉漉的了。不過,他到現在都依然覺得很有成就感。

者美傑這樣描述過他記憶最深刻的一次任務。上世紀90年代初,巴解組織領導人阿拉法特來中國訪問,他做貼身保鏢。"我們陪他去北京的方庄附近參觀,訪問當中,突然附近傳來一聲巨響,這個巨響有點像爆炸物的聲音。"者美傑和他的同行們都非常緊張,因為阿拉法特的風險等級很高,外部很多信息也反映出有刺客對他採取行動,"于是離阿拉法特比較近的人馬上用身體把他保護起來,其他的警衛保鏢把手放在槍上,準備隨時出擊。結果大家定睛一看,是不遠處汽車排氣管發出的聲音,虛驚一場。"

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不相信那樣一場虛驚可以被冠之為"最",因為對于一個需要保守工作秘密的人而言,居然能夠拋出一個時間、地點、人物都算清楚的事件,實在令人難以置信。誰知道它經過了多少次的推敲編排才出籠。

其中的良苦用心當然可以理解。保鏢本身就是一個充滿傳奇、神秘色彩的職業,更何況是中南海保鏢,留給人想象的空間無窮大。

一招搞定喬丹的日本保鏢

盡管10年的警衛生涯給了很多者美傑終身受益的東西,但在而立之年時,他還是提出轉業,離開了警衛局。

"時間長了,這個舞台對我來說有點小,覺得自己身上的能量沒有全部發揮出來。我這個人不是能在一個地方幹一輩子的,不太安分,總想找到更大的舞台,再超越自己一些。"者美傑的語氣非常堅定。

轉業後者美傑又回到了公安系統,從事大型活動的安全保衛工作。在積累、徘徊了三年後,他終于成立了自己的安保公司,為名人、要人、大型企業提供安保咨詢和特種服務。這在當時的北京是第一家。者美傑稱自己的團隊為風險控製人員或安保咨詢人員,而不是保鏢。"中國還沒有保鏢這個職業,也不可能隨便成立一個保鏢公司。"

于是,演藝界、體育界和商界的名人成為者美傑公司主要的服務對象。帕瓦羅蒂、施瓦辛格、喬丹、皇馬、日本大相撲團、李敖等等都陸續登上了者美傑的客戶名單。

NBA巨星喬丹在球迷心目中位置像神一樣,具有巨大的號召力和影響力,因此他到中國參加活動的時候吸引了大批的球迷,他們圍追堵截、窮追不舍,為了一睹球星的風採或者得到一個簽名,近乎瘋狂。

作為那次活動的安全官,為了保障球星的人身安全,者美傑和他的伙伴們不得不和瘋狂球迷們玩起了貓捉老鼠的遊戲,他們不停地變換活動場所和路線,所有計畫既縝密又靈活,巧妙周旋,出奇製勝,成功地躲開了球迷的圍追堵截,出色地完成了各種商務活動,喬丹也不禁豎起了大拇指,稱贊道:"Verygood!"者美傑還給記者講述了一個有趣的小插曲:"那次,喬丹從日本帶的一個保鏢,算是武林達人,在和我們一起執行任務時盛氣凌人。有一次在國際俱樂部,他提出想比試一下,我讓他嘗到了中國太極的魅力--一招就把他放倒了。從那以後,他對我們中方警衛都畢恭畢敬。"說完,嚴肅的者美傑輕輕笑出了聲。

喬丹中國之行喬丹中國之行

"救"出貝克漢姆和羅納爾多

值得一提的是,皇家馬德裏足球俱樂部的兩次中國之行,都是者美傑和他的團隊提供的安全服務。

2003年,皇馬第一次來中國,主辦單位請者美傑的公司提供安保服務。"第一次合作協調不太好,主辦單位對安保工作也估計不夠,我們主要提供了人手,沒有全套的安全方案,所以我客觀地說,皇馬第一次來北京有點兒亂。"

在一個新聞發布會上,皇馬的隨行安全官和現場的工作人員還發生了沖突,原因是活動的主辦單位覺得自己出錢了,想讓皇馬在現場多停留一些時間,但皇馬的安全官堅決不同意。在雲南也發生了球迷沖進球場、擾亂了秩序的事件。

"皇馬的安全官曾是西班牙的一個皇家警察,他聽說我跟他的身份差不多,很想和我見面,但當時我在海南組織中國警察汽車拉力賽,沒能見上。"者美傑說。

2005年皇馬第二次來中國,雙方終于見面了。有了第一次的教訓,對方正式給者美傑遞交了委托書,請他做中方的安全官。與國外的保鏢不同,者美傑的身材並不高大威猛,臉上也沒有令人生畏的霸氣,這讓皇馬安全官對他和他團隊的能力心存疑慮。

在天津塘沽的一個大酒店,皇馬一行遭遇了一次險情。"那是一個臨時增加的商務活動,我們沒有時間提前對現場進行安全控製,承辦方對活動的準備又不足,結果酒店裏非常混亂,球迷們擠得一塌糊塗。"

因為還沒有吃飯,有的隊員手裏抓著食物邊走邊吃,一會兒人群就蜂擁上來。見此情景,者美傑和皇馬的安全官一前一後護著貝克漢姆往外沖,其他安保人員在周圍拉起人牆。"真是給搶出來的,小貝、羅納爾多的衣服已經給撕破了,沒有人像盾牌似地護著這些球星,他們的人身就會受到損傷。"者美傑回憶說。

群體性的人員聚集,一旦失控就容易發生危險。幾次化險為夷之後,皇馬的安全官對者美傑的團隊徹底信服了。中國之行圓滿結束後,這位西班牙的安全官特意拿著禮品來到者美傑的房間表示感謝,"他對我說,希望我以後能帶隊去西班牙作客,到時皇家馬德裏就是我們的家。"

李敖成了忘年交

"這個職業就像廟裏的護法神--韋馱菩薩。"者美傑說,所以他寧願受委屈,當"討厭門神",也不願看到危險降臨,因為一旦出了問題,就意味著任務失敗。

正是因為經歷了多次大型活動的考驗,者美傑和他的團隊在業內贏得了不錯的口碑,"李敖神州文化之旅"的主辦單位就是這樣慕名而來的。

對者美傑來說,李敖在他的職業生涯中是個特殊人物。他不是明星,但崇拜者很多,他是位民間人士,卻牽動兩岸的交流。有人愛他,也有人恨他。

者美傑對此感嘆道:"起初我兩頭不討好呢。"開始,李敖對安保工作並不十分重視,認為警衛沒必要搞得那麽緊張。"去法源寺參觀時,裏面空間很小,我們提出現場要控製人數,結果還是進去了很多人。有抓他拉他的,還有人從背後伸手想打他,被我們及時發現製止了。當時李敖和主辦單位都不知情,事後告訴他們都有些後怕。李敖畢竟70多歲了,經受不住。"

在北大圖書館,李敖再一次被上千"敖迷"包圍。

"我們先是在圖書館的展室參觀,參觀過程中就發現外面聚集很多人,現場有些失控,根本出不去,而且沒有後門。現調人已經來不及了,我們的人又少,清人也清不動,外面的人又越聚越多,沒辦法,隻能硬往外沖。"

者美傑和其他人護著李敖剛走出門,人群轟地一下就擁上來,把他們團團圍住。

"李敖也嚇了一跳,沒想到這種瘋狂的情景。我們真像是殺開一條血路,把原來練的八卦掌法都用上了,有抱的有推的有拉的,硬是把他給搶救出來了。他身上倒沒什麽損傷,我們一個個狼狽不堪,衣服撕了,對講機丟了,鞋掉了,眼鏡腿也折了,身上還青一塊紫一塊的。"

李敖大陸之行 通過這兩次事件,李敖與警衛們的關系一下子就拉近了很多。到了上海後,主辦方幹脆把李敖和警衛們的房間調到了一起。李敖經常很晚睡覺,睡不著的時候就拉著者美傑聊天,徹夜長談。

者美傑說,他到目前為止,仍然和李敖經常保持聯系,成了名副其實的忘年交。

在採訪的最後,者美傑語重心長地說:"一般人可能會認為我們這個行業非常風光,但是不太可能理解背後的一些苦衷。比如,你要做一個優秀的警衛人員,必須具備一個強健的體魄,冬練三九、夏練三伏就不用說了,執行任務的時候,經常吃不上、喝不上,一連十幾個小時都不能休息,這是家常便飯。但是我覺得這些身體上的痛苦跟精神上的緊張相比又算不得什麽了,因為做這種工作,時刻都要保持一種緊張的狀態。所以我勸對這個行業很感興趣、想加入這個行列的朋友,一定要做好心理準備。"

李敖大陸之行李敖大陸之行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