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家族

考試家族

本片充滿著溫情和幽默,特別是最後一段尤為感人。演員矢沢永吉是日本的超級搖滾天王,該片主題音樂也是由他擔綱;田中裕子是曾飾演轟動一時的電視劇《阿信》的青年阿信的著名演員,大平奈津美可愛天真的表演同樣不遜色于前兩位,值得大家一看。

  • 中文名稱
    考試家族
  • 外文名稱
    No Problem
  • 出品時間
    2002
  • 首播時間
    2002
  • 製片地區
    新加坡
  • 集    數
    20集
  • 類    型
    劇情,喜劇
  • 發行公司
    新傳媒
  • 主    演
    謝韶光,陳麗萍,陳泰銘,愛麗,陳漢瑋,李錦梅,盧瑞恩
  • 上映時間
    2002年
  • 拍攝地點
    新加坡
  • 每集長度
    45
  • 出品公司
    新傳媒

​基本信息

熱愛馬拉松的真澄與妻努力催谷女兒,希望她能升讀名校。但真澄因被革職大受打擊,為重拾信心參加馬拉松,比賽當日,正是女兒參加入學試之期,大家分別面對人生考驗。        

考試家族考試家族

演員表:

劇中人物: 演員:

富樫真澄 矢沢永吉

富樫利恵 田中裕子 Tanaka Yuko

富樫真結美 大平奈津美

橘要塾長 西村雅彥

古本監督 大杉漣

聖園國小校校長先生 岸部一德(友情出演) Kishibe Ittoku 監 製:楊錫彬

主要演員:

陳莉萍 飾 包金蓮 謝韶光 飾 康仲賢陳泰銘 飾 包金祿 陳麗貞 飾 朱麗葉陳漢瑋 飾 包金福

劇情簡介

不可以太松,太松怕米不熟;不可以太緊,太緊怕米散掉!--這是包粽子的學問,但何嘗不也是管理家庭的學問呢?

電視劇考試家族

【考試家族】以一個賣粽子家庭成員面對生活壓力、經濟困境的經歷,以喜劇手法,表現新加坡人對文憑的重視、及追求名牌的心態等你我熟悉的生活課題。

靠包粽子起家的風騷阿公包中南(劉謙益飾)和"包粽神仙手"(比常人快幾倍)楊阿嬌(李茵珠飾)靠賣粽子養大三個孩子,大女兒叫金蓮,二兒子叫金祿,小兒子叫金福。

大女兒金蓮(陳莉萍飾)是個沒什麽學識,也沒什麽野心的...

分集劇情

第1集

包中南是南伯旺肉粽店的老板,幼子金福和妻子阿嬌幫忙店裏業務。這一天,店裏人手不夠,連嫁出去的女兒金蓮也回來幫忙賣粽子。唯獨二兒子金祿沒出現。

原來金祿被妻子朱麗葉拉去名校"面試",希望能為即將上小一的獨生兒子展鵬求得一個學額,可是最後還是失望而歸。

朱麗葉堅信名校出高人一等的人材,堅持要把孩子送進名校,金蓮則是個典型的阿嫂,為人糊塗隨和,得過且過。事事以老公仲賢的意見為意見。大男人主義的仲賢和跋扈的朱麗葉水火難容,一到星期天,金蓮回娘家吃飯的時候,仲賢和朱麗葉一定有一番冷嘲熱諷的場面出現。而阿嬌這個家婆也很不滿意朱麗葉這個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上流媳婦"。

這一天,金福的女朋友JESSICA答應幫朱麗葉搭線去見一名校的校長。朱麗葉這次誓在必得,想簽下一萬元的支票以取悅校長。誰知金祿不舍得這筆錢,以致錯失良機。朱麗葉本來大發雷霆,還拿新女傭來發脾氣。幸虧得悉自己參加電視台的"貴夫人比賽"入圍,有得出風頭,朱麗葉反嗔為喜。

朱麗葉放下平日高高在上的架子,好聲好氣要求阿嬌等人教她包粽子,以便在貴夫人的才藝表演項目中脫穎而出。誰知道在電視台派隊來拍攝的那天,朱麗葉的女傭不堪朱麗葉的吹毛求疵跑到鏡頭前面求救,朱麗葉上前阻攔,還摔了個四腳朝天!

第2集

朱麗葉推到女傭鬧上警局,出來後還氣呼呼的指著女傭責罵給記者拍了下來。新聞上報後朱麗葉馬上成了過街老鼠,被鄰居指指點點,朱麗葉被搞到草木皆兵的,吵著要金祿搬家,金祿很是為難。

JESSICA私自替金福報讀企業管理課程,金福本想推掉,JESSICA卻故意以分手來威脅,金福隻得乖乖的去上課。班上有個愛搽風油精的女同學孫鳳喜,金福很受不了她。放學時鳳喜又換了個風塵女郎裝扮要金福順便送她到芽籠,金福拒絕,鳳喜卻厚著臉皮糾纏,金福隻得無奈送她去。原來鳳喜是到夜總會唱歌,而當時金祿也陪著客戶喝酒聽歌,之後金祿還借故先離開跑去賭場賭錢,回家後還騙心緒不寧的朱麗葉是喝客戶開會。

仲賢由于受不了金蓮昔日追求者SAMPSON的刺激而打算購買公寓,卻又借故嫌房子小,于是JESSICA表示手頭上有一間不但空間大,還靠近名校的房子,原本無精打採的朱麗葉一聽到名校,馬上精神一振表示要去看房子,仲賢為了不甘示弱也要去看。大家看後對房子都很滿意,課室知道房價150萬時又遲疑不決,于是JESSICA提出了由仲賢、金祿與金福三家人合買的建議,仲賢與朱麗葉驚愕…

第3集

中南對金福搬出去住及出外工作不表贊同,可是阿嬌卻認為不應該讓兒子像他們一樣給粽子綁一輩子,連出國遊玩的時間都沒有,中南被阿嬌一說,不禁心裏一觸,之後又見金福英語不弱,也覺得不該讓金福困在粽子店裏,因此答應給他出外做工,同時答應替他繳付房子的首期款項。

朱麗葉還在被虐待女傭一事困擾,有鄰居天天按門鈴和塞紙條,搞到朱麗葉幾乎要崩潰。一次,朱麗葉激動的爬上椅子要拿掉門鈴內的電池時不慎摔倒撞到後腦昏迷送院。這次事件更促使朱麗葉要搬家的決心,基于房價高昂,于是便委曲求全的討好金蓮,要跟他們合買公寓。

仲賢原本不答應,可是後來在工作上遇到新人的挑戰,為了面子問題,最後也順水推舟的答應同住,但是提出必須住主人房的條件,誰知道金蓮忘記跟朱麗葉提這件事,所以朱麗葉堅持自己一定要主人房,後來她又為了名校而做出讓步。

在小一報名當天,朱麗葉和金蓮到名校來給康燕和展鵬報名,朱麗葉胸有成竹的認為不必抽簽就可以順利被錄取,豈知還是得抽簽。康燕很快就抽到了,可是展鵬卻遲遲沒給抽中,朱麗葉嚇到幾乎昏倒……

第4集

金蓮叫王太和陳嫂來家裏,要送沙發和窗簾布給她們,因為新家已經用不上。王太和陳嫂見到金蓮跟仲賢的結婚照片,都認為現在的仲賢更加有魅力,說仲賢可能會被女人勾引,金蓮起初不以為然,後來經不起王太和陳嫂的危言聳聽,開始有些不安。

在送康燕去上舞蹈課後,金蓮發現有個俊男在盯著她,以為是自己有魅力,卻原來俊男是個推銷員要她買教育光碟。金蓮興奮的拿光碟給仲賢看後,才知道自己上了金字塔銷售法的當,嚇到半死。

搬家在即,阿嬌準備了炭爐要仲賢、金祿和金福搬家當天帶去新家生火。朱麗葉知道後堅持說這是迷信,不讓金祿帶去,金祿也奈何不了她。搬家當天,朱麗葉得悉炭爐是發財爐、燒了水喝還可以風生水起後,便偷偷的拿了仲賢一家人的開水喝,仲賢很生氣,與朱麗葉起了沖突。

金福在JESSICA的安排下,終于到車行買賣汽車,誰想到竟然跟孫鳳喜是同事。上班第一天就來了個女顧客,其他同事借故開溜,金福便上前招呼,還陪她試車,可是到最後生意卻給孫鳳喜搶了去……

第5集

金福一見到鳳喜就酶運連連,認定鳳喜是掃把星。兩人不論是在上課或上班時,經常彼此抬杠,自從上回金福送了鳳喜去GEYLANG就認定鳳喜是風塵女子,時常戲謔鳳喜是出來賣的,盡管鳳喜一再的辯護自己隻是夜總會的歌星,金福還是一幅不相信的樣子,惹得鳳喜滿腹怒火。鳳喜更因此"恐嚇"金福如果把她的謠言散播出去,就會把他五馬分屍,然後在傷口灑鹽,。

文亮到JESSICA的公司上班,事先卻不露風聲,金福以開玩笑的語氣問文亮是不是對JESSICA起貓貓之意,文亮笑而答道:"我正有這個意思"。JESSICA的同事,JUNE一見到有錢有型的文亮,對他產生仰慕之意。

金蓮邀朱麗葉一家人搞入伙酒,朱麗葉卻大力反對,暗地裏對金祿說不希望讓全世界的人知道他們是三家人合資買屋子。仲賢到公司派新居入伙的邀請卡給上司。上司委派仲賢去上電腦課程,仲賢陽奉陰違的派助手小張代他上課。仲賢派邀請卡給同事,借機向眼中釘JOHNNY炫耀,並奚落JOHNNY一番。

JOHNNY與小張在洗手間裏講仲賢壞話,質疑仲賢為何買得起高級公寓,懷疑他是靠外家支援。仲賢聞言,決定不辦入伙酒,未免合買公寓的事被同事知道。金蓮知道不辦入伙酒後,大感失望。

朱麗葉的闊太太要來公寓參觀,朱麗葉隻好求助于金祿要他設法支開家人,金祿感為難,後終于想出以動物園的票來支開金蓮一家人。金蓮與仲賢臨時決定不去,留在家裏好好的享受二人世界。怎知,正當朱麗葉帶著闊太太們回來參觀,撞見僅圍上毛巾的兩公婆,情急之下,仲賢更是不小心,掉了毛巾……

第6集

仲賢與金祿兩人鴛鴦戲水的事令朱麗葉在友人的面前顏面無存。朱麗葉與仲賢撕破面,大吵起來。朱麗葉自嘆命苦,接二連三的厄朱運接踵的來,現在就連親戚也欺負她。朱麗葉決定今後與金祿的家人楚河漢界厘清楚。朱麗葉把所有的帳單擲出來,與眾人一分一毫算清楚。仲賢不甘示弱,要金蓮把家裏用的雜費單也拿出來。

金福上班時,發現鳳喜嘴角腫了一塊。好意的關心鳳喜,反被鳳喜罵多管閒事。鳳喜打惡作劇電話給李聰明,被金福聽到,鳳喜再次警告金福。鳳喜在登台時,被粗狂的王老板看上,乘獻錢時,吻了鳳喜,並以高金買下鳳喜。正當鳳喜與王老板在酒店外拉扯時,被去吃夜宵的金福看見。

次日,鳳喜來上班時,金福故意揶揄鳳喜,鳳喜費盡唇舌解釋不果,恰好有豪客到,指明要找鳳喜,鳳喜讓給金福以封住他的嘴。怎知,該豪客卻對金福施以壓力,要在一個月後,拿到車。否則,將對金福不利。

朱麗葉在電梯裏遇上貴婦鄰居李老太與軒軒,寒暄幾句時,金蓮突然汗流浹背的沖進電梯裏,金蓮大吐口水說巴剎遠,附近的超級市場東西貴。李老太以看不起的眼神藐視她們,朱麗葉感到無地自容。朱麗葉數落金蓮,要她自我改變,提高自己的格調,免得被人看不起。仲賢聞言,嘲諷了朱麗葉幾句,兩人又再次起爭執。無辜的金祿與金蓮頓時成了夾心餅。

JESSICA與文亮去OPENHOUSE,二人稍加動手打掃。JESSICA差點摔

倒,亮忙扶住JESSICA,自己反而受傷。JESSICA開啟文亮的錢包時,無意中發現到自己的照片,感錯愕。

金祿回家,朱麗葉正嚴厲督促展鵬做功課,朱麗葉埋怨康蕎與康燕看電視機影響到展鵬,要金祿關掉電視機,金祿隻好把康蕎與康燕帶到樓下的遊樂場玩。展鵬受不了朱麗葉的苛刻要求,哭鬧的跑出廳來,金蓮看了不忍心,把展鵬帶去樓下的遊樂場玩。

鳳喜找上李家,按門鈴,沒人回應,隻好在門外等候,金福開門,無意中看見鳳喜賴在門外,以為鳳喜是來尋仇。鳳喜一看見金福住在這裏,感意外,要金福開門讓她進去,金福不肯。展鵬在遊樂場玩捉迷藏的時候,不見蹤影,眾人擔心不已,忙找尋展鵬的下落。

鳳喜見到展鵬正要脫衣,下去成人泳池,忙阻止。金福見到,誤以為鳳喜拐帶展鵬,情急之下大聲喝住鳳喜,自己卻不小心滑倒,撞向鳳喜與展鵬,累得不識水性的鳳喜與展鵬掉進泳池裏…

第7集

展鵬掉下水,令朱麗葉對金蓮生氣萬分,說出以後劃清楚河漢界,金祿受不了朱麗葉的壓力,又偷偷跑去賭,並向大耳窿借了一筆錢。

鳳喜無意中發現從金福房裏可以看見對窗的軒軒房間,驚喜不肯離去,金福不知就理,感鳳喜難以捉摸。

中南以一家之主姿態,用一支筷子易折原理要大家了解家庭凝聚力的重要,朱麗葉表面上妥協,心裏還不是味道。

小張獲升職加薪,仲賢以為自己也有希望,誰知MrLu竟叫仲賢以後的工作一腳踢,還要仲賢帶顧客去選磚,仲賢心裏不高興,在小張面前勸對方要為自己的利益著想,不要讓老板變相剝削。

康蕎和康燕為金蓮畫生日卡,仲賢回來提要上雲頂,大家高興,誰知仲賢根本忘記老婆生日,金蓮不介意,仲賢反內疚。

金蓮從陳嫂、王太口中獲知人人高價請補習為自己的孩子惡補,心裏有擔憂,王太慫恿金蓮一起賣Cuperwear,金蓮不敢答應。

鳳喜跑來李家看孩子,敲門不果,金蓮帶康蕎回來正好碰見,鳳喜想到可在金福房裏看孩子事,順水推舟願教康蕎,金蓮喜出望外。

朱麗葉和富太喝茶,Kelly和Candy等提最近參加了一個俱樂部,叫朱麗葉也參加,朱麗葉有心動,回運動店找金祿,金祿本已安排了一筆錢打算還大耳窿賬,誰知朱麗葉的死纏爛打卻打破了金祿的"計畫"。

鳳喜心情好幫金福賣車,還買東西給對方吃,引起眾同事對金福的取笑,金福發誓絕不會喜歡鳳喜,要不名字倒過來念。

金福回家竟見鳳喜在自己家裏出現,金蓮說出原因,金福感對方必有目的,金蓮也取笑金福可能鳳喜有意親近,金福不以為然。

鳳喜借補習又偷溜入金福房間,身體已感不適,金福發現趕對方走。鳳喜在公寓外過馬路時差點暈了過去,撞在金福車上,金福把對方送回家,無意中發現軒軒的照片……

第8集

金福發現了鳳喜的秘密向鳳喜追問,鳳喜坦然承認,令金福驚訝于鳳喜身份的復雜。

金祿買了俱樂部的會員證,朱麗葉一心要炫耀,邀請全家人一起去,仲賢看不順眼,堅持不肯去,金蓮隻好帶女兒同往。

俱樂部的設備令大家大開眼界,朱麗葉為了不失面子更點貴菜請大家,阿嬌始終覺得那是兒子的錢有心痛

文亮有意親近Jessica,Jessica心裏有數,把June拉入其中,四人去捉螃蟹,Jessica更製造機會給二人,文亮見金福和Jessica在一起又親熱,心裏總是不好受。

金福發現鳳喜又上門來教補習,知道對方其實是想看兒子,故意開啟門讓發現入,誰知李聰明出現把簾拉上,鳳喜有激動,金福看在眼裏,探問鳳喜為何拼命賺錢,鳳喜說出要為孩子找回媽咪,金福心裏有同情。

金蓮為了康蕎會考可以拿100分,做包煮粽還準備雞蛋香腸,康蕎在學校肚子痛,仲賢有埋怨,幸康蕎說考完了才肚子痛,大家舒了一口氣。

仲賢為爭回面子,在合家吃飯的時候答應請大家上郵輪,眾雀躍。仲賢向公司請假,MrLu態度不是很好,令仲賢擔心,但又自信自己的能力,往找老友探情況,誰知竟見對方淪為雞飯小販,心裏開始恐慌,決定不上船,但還是請眾人去。

仲賢在公司無所事事,心裏不好過,MrLu終召仲賢,提公司有經濟問題,需削減開支,要減仲賢30%薪資,仲賢沉不住氣,毅然辭職。

仲賢回家欲把真相相告,誰知見金蓮緊張終隱瞞事實,並相信自己很快便能找到工作。正想再往面試,對方一聽仲賢不會立體製圖已沒興趣,仲賢隻好落寞走。

大雨滂沱,仲賢被困雨中,開始感到自己的彷徨………

第9集

金蓮不知道仲賢已經失業,照舊帶父母,孩子和金祿一家上郵輪度假。吃飯時,朱麗葉對金祿和展鵬吃什麽都諸多限製,最後葉三人隻吃沙拉。阿嬌對朱麗葉不滿,金祿還要替老婆說好話。

在泳池邊,因為金蓮讓展鵬打扮成女孩子般,朱麗葉追趕展鵬要他脫衣,結果滑倒而扭傷了腰部。為表示歉意,金蓮把朱麗葉搬到高級的套房,無緣無故花了一大筆錢。

金祿在郵輪上遇見大耳窿陳,被逼應酬他,兩人一起打乒乓。朱麗葉碰見二人,問金祿大耳窿陳是什麽人,把金祿嚇得一身冷汗。幸好有驚無險,他借大耳窿的秘密沒有被拆穿。大耳

窿陳似乎對朱麗葉有興趣,乘機提醒金祿欠的款項差不多到期了,金祿有些擔心。

Jessica送金福去考試,並且監視他直到入場為止。誰知Jessica接到June電話,有一排豪宅要賣,須要她幫忙。Jessica一走,金福收到鳳喜求救的電話,原來鳳喜得了急性盲腸炎,金福隻好送他去醫院。

在醫院,鳳喜需要開刀。卻有恐懼,怕會一睡不醒。鳳喜交代金福後事,要把所有的財物留給她的兒子。金福覺得鳳喜可憐,答應幫她記下存折收藏的地點。

Jessica去到豪宅,發現隻有文亮在,心中有芥蒂。二人順利讓屋子成交,打算去慶祝。文亮對Jessica喜歡的食物了如指掌,言語間不知不覺流露出對Jessica的情意。Jessica義正詞嚴叫文亮不該有妄想。下車沿著山路自己離開。

醫院,鳳喜剛動完手術要醒來,手在空中無助地抓著,金福自然伸出手給喜抓住。當Jessica帶著疲倦的腳步來到。看到金福握著鳳喜的手,在她床邊睡著,不由得呆住了…

第10集

金福和Jessica送鳳喜回醫院後,兩人在車上,Jessica吃醋一言不發。金福向Jessica發誓自己一生隻愛Jessica。Jessica這才轉嗔為喜。鳳喜在醫院叫金福買了一大堆的食物給她。並且告知金福自己的過去,原來所嫁非人,金福開始同情鳳喜。

仲賢見有很多信件,都是拒絕他求職的和每月的開銷,難免失落。金蓮等人上了郵船回來,見到金蓮買的紀念品,仲賢有點不滿金蓮亂花錢,但不敢表露出來。之後金蓮還向仲賢討三百元,買康燕和康蕎開學的書本和校服。仲賢無奈拿出三百元,誰知,麗葉從房間裏出來,仲賢死愛面子,隻好再拿出兩百塊給金蓮。金蓮開心,仲賢心痛。

展鵬和康燕第一天上學,金祿還特地為展鵬錄製上學第一天的專輯。麗葉更為了引起校方好感,穿得非常隆重。在學校,麗葉不滿展鵬坐在課室後面,要求老師幫展鵬換位。眾家長聽到,也跟風,老師不耐煩叫眾家長等候。麗葉在食堂等,突然發現鑽石手鏈不見了,緊張欲哭。金蓮電眾人來幫忙找,麗葉則求校長給她十分鍾找手鏈,延遲下課,卻引來眾家長的不滿。最後,麗葉發現原來手鏈掉落在自己的手提袋裏。這時,麗葉已引起全部家長的註目。

小張約了仲賢想介紹Freelance工作給仲賢,仲賢知道Johnny壓他的價,不肯接。仲賢回家發現六堂弟要結婚,又要花一筆錢深感無奈,心中有種雪上加霜的感覺,告訴金蓮以後不要再參加任何紅白事。金蓮問多幾句,仲賢沉下臉。

王太告知眾阿嫂男人在外面有外遇會出現的兆。金蓮對仲賢起了疑心,于是當晚特地穿了一件新買的睡衣,要主動親熱。可是仲賢因心煩前途而無動于衷,金蓮問仲賢是不是外面有女人,仲賢還怪金蓮多心,金蓮感委屈。

仲賢自己出去招生意,遇到一個理發店老板娘。二人在一起卻被金蓮、陳嫂和王太誤會搞外遇。三人跟仲賢對峙。仲賢大罵金蓮,金蓮傷心掉頭就跑,仲賢緊追,金蓮一個不小心滑倒…

第11集

正哭得稀裏嘩啦的金蓮,得悉仲賢失業而不是搞婚外情,松了一口氣對仲賢說:"你失業,總好過我失去老公!"惹得仲賢又好氣又好笑。金蓮為了減輕仲賢的負擔,毅然的跑去面試,結果不成功。金蓮把多年來的私房錢存折給了仲賢,兩人不禁為家裏的開銷苦惱,金蓮提議賣掉公寓,拿回現錢。金蓮向

JESSICA打聽房價行情,問賣掉公寓劃算嗎?朱麗葉反對,還奚落仲賢一番。仲賢礙于面子,決定不賣公寓。仲賢千交萬代金蓮別把失業的事說出去。

JESSICA與文亮被公司委派去香港設立分公司,JUNE得知兩人有機會單獨出門,心裏酸溜溜,並向JESSICA申明那張白金卡是她要定的。JESSICA沒好氣,說不如把機會讓給JUNE,因為她舍不得與金福分隔兩岸。文亮知道

JESSICA是為了避免與他獨處,才放棄機會,文亮決定犧牲自己,還騙JESSICA說不去香港是為了要經營與JUNE的感情,JESSICA看著兩人親昵的舉止,不禁咋舌。

朱麗葉得知展鵬聽寫的成績竟然輸給康燕,不堪一擊,前往學校找班導,要求讓展鵬做班代,以增添展鵬的信心。班導卻告訴朱麗葉展鵬在班上凡事都慢三拍,朱麗葉聞言,深受打擊。朱麗葉把展鵬送去接受健腦操訓練,並從中知道了展鵬左右腦不平衡,就決定把展鵬送去學芭蕾舞。當展鵬見到跳芭蕾舞的全是清一色的女生時,對芭蕾舞極為反抗,不願進去,結果舞蹈老師-陸華濃出來,輕易的就把展鵬哄了進去。

鳳喜拿病假,不去上班,卻來到超級市場買火車軌道。思子心切的鳳喜,乘李老太不註意的時候,用軌道火車來拐帶軒軒…

第12集

軒軒失蹤的訊息傳開,令金福感到萬分擔心。金福嘗試通知鳳喜,鳳喜卻一直沒有接聽電話,金福隻好前往鳳喜的家。結果金福赫然的發現原來軒軒就在鳳喜的家中。

鳳喜向金福娓娓道出當年失去軒軒的原由,金福終于勸服了鳳喜把孩子送回給李聰明。就要抵達李家門口時,鳳喜依依不舍的把軒軒交給金福,鳳喜看著金福抱著軒軒放在李家門口,面對著與親骨肉別離,鳳喜倒在金福的懷裏,悲極而泣。

金福為了幫助鳳喜把孩子送回去,而誤了與JESSICA約會的時間。JESSICA在戲院外苦苦等候金福,金福終于來到。為了避免JESSICA誤會,金福隻好對JESSICA撒慌。居于對JESSICA的愧疚,金福答應了JESSICA,做一件以前他不願意做的事。

金蓮應征中文抄寫員,成功錄取,唯必須繳付定金。金蓮把好訊息告訴仲賢。兩人商議如何安排家裏的大小事,仲賢提議由他來打理家務,而仲賢也展開了他的住家男人的生涯。金蓮歡天喜地的去工作,怎知原來是一場虛空…金蓮受騙,又不敢讓仲賢知道,隻好瞞住仲賢偷偷跑去餐廳工作。

金祿在股票了吃了一點甜頭,請了一家人去中餐廳用餐,眾人卻赫然發現了金蓮在餐廳裏捧餐…

第13集

金蓮在酒樓工作的事被發現,中南和阿嬌震驚不已,仲賢更感沒面子,金蓮說出不想老公擔心的苦衷,也婉矩了回粽子店幫忙的事,仲賢終有感動。

仲賢送孩子去上芭蕾舞班上課,第一次與陸華濃相遇,誰知隔天兩人又在巴剎又碰上,兩人交談甚歡,鋪下了他日的情感發展。

李聰明來車行找鳳喜要對方放棄爭取孩子撫養權,金福相幫,看在Jessica眼裏,心裏有擔心,終提出訂婚,金福初有愕然,但終欣然接受,此時,鳳喜正被惡徒跟蹤,求助于金福,金福根本無暇顧及。

Jessica訂婚事,令文亮失落,但還是送了有對方喜歡的歌曲的音樂盒,令Jessica感動。

訂婚日,眾開懷,隻有金祿心神不寧,原來股價又跌,朱麗葉又來要求要買名貴首飾,金祿窮于應付,隻好再找大耳窿陳借錢。

金福發現鳳喜受傷,心裏有內疚,但鳳喜表現堅強。鳳喜回家,發現門被潑漆,同屋者不願再與鳳喜同居一室,鳳喜往找李聰明,發現對方用閉路錄像機錄了自己的粗暴樣子,鳳喜失落萬分,走在茫茫路上,找不到一個歇腳處………

第14集

股票大跌,朱麗葉為金祿擔心,金祿繼續隱瞞真相,大耳窿來催賬,金祿窮于應付。

展鵬不想做功課,康蕎等教鏡子偷看法,被朱麗葉發現,暴跳如雷,金祿心情不好,煩上加煩,第一次對朱麗葉大呼小叫,朱麗葉錯愕。

金福送走Jessica,回車行聽同事談遇見鳳喜事,終獲知原來鳳喜流離失所,金福決定幫鳳喜,帶鳳喜回粽子店。粽子店生意不好,中南又意外受傷,意盡闌珊,金福看在眼裏,決定重振"南伯旺",鳳喜對金福看法改觀。

金蓮在酒樓遇Sampson,對方驚訝于金蓮出來做事,邀金蓮幫自己賣鋼鍋,金蓮初不答應,隻決定嘗試,誰知竟滿到滿堂彩。仲賢帶孩子逛商場,見金蓮與Sampson關系不錯,心生妒嫉,後聽了東方比利分析,感自己也有小氣,終答應讓金蓮賣鍋,金蓮心裏高興,決定在事業上給自己一個機會。

朱麗葉逼展鵬讀書應付統一考試,展鵬發燒也不知,金蓮發現,朱麗葉和金祿送展鵬看醫生,醫生說出孩子可能面臨壓力,提議帶展鵬見心理醫生朱麗葉為展鵬情況擔心,回家中,大耳窿陳和打手竟出現要金祿還債,金祿忙跑,誰知朱麗葉竟落在對方手中,金祿有大驚!

第15集

緊接上一集,麗葉和金祿被大耳窿逼到牆角。大耳窿向金祿討債,麗葉不相信金祿會去賭博,還欠下十萬塊。金祿承認,麗葉非常的驚訝和失望。麗葉叫眾家人到中南家講個清楚。阿嬌見到金祿滿臉傷痕,誤以為是麗葉所致,與她發生口角。麗葉向眾人說出金祿去賭博和欠下十萬塊一事,眾人都不敢相信。麗葉不斷的責備金祿,金祿一氣之下罵了麗葉,麗葉氣憤的離開,金祿追上,但麗葉躲了起來。

金祿接展鵬出院,展鵬吵著要媽媽,金祿感不耐煩,一時不小心對展鵬發了脾氣,金祿向展鵬道歉。金祿打了好幾通電話,還是找不到麗葉的蹤影。金蓮安慰,並告訴金祿,全家人已經決定把公寓賣掉,替金祿還債,金祿感愧疚。

麗葉把首飾和現款從銀行裏提了出來,交給金祿,並告訴金祿從此和他互不相欠,還提出離婚一事,眾人勸阻,但麗葉一意孤行還帶走了展鵬。金祿痛苦不堪。

金福充滿信心回粽子店包粽子,文亮來捧場,金福告知文亮替他守秘密,因Jessica還不知道此事。金福拿著粽子去推銷,結果一點都不理想,隻好拿著粽子去車行請就同事吃。鳳喜好心替金福推銷粽子,卻被被同事們取笑。鳳喜教金福推銷產品的必勝招,可是金福說一點都不管用。二人嬉鬧,拉進了彼此的關系。

金蓮接獲要上電視做節目,感到興奮。Sampson替金蓮改頭換面,仲賢卻不以為然。金蓮到電視台做節目,見到東方比利,樂開了懷也特別緊張。做節目時手忙腳亂,被坐在家裏看電視的仲賢取笑。之後仲賢和金蓮到咖啡店吃東西被影迷認出,仲賢則被冷落。仲賢買了兩條特價牛仔褲給女兒,誰知金蓮同樣買了牛仔褲給女兒,而且還是名牌貨,仲賢不是味道。金蓮給仲賢家用,康蕎開玩笑,說金蓮給仲賢的比以前仲賢給她的多,仲賢感尷尬。

阿嬌約見麗葉,勸麗葉回到金祿身邊,可是麗葉堅決和金祿離婚。金祿追上麗葉,求他原諒。麗葉說太遲了,已經決定帶著展鵬移民。展鵬不肯跟麗葉走,麗葉氣得自己走,誰知一輛車快速的朝著麗葉駛去。

第16集

朱麗葉險些被汽車撞倒,金祿奮不顧身的救朱麗葉,導致自己撞傷。朱麗葉卻慰問也沒有一句,帶著展鵬離去。朱麗葉告訴展鵬就要移居去美國,展鵬不想去,並說隻想和爸爸在一起,還對朱麗葉發脾氣,鎖在房裏,任朱麗葉怎麽叫,展鵬都不開門。金祿得悉朱麗葉要帶著展鵬飛往美國,嘗試挽留,朱麗葉卻綳起臉,冷言相向。

仲賢在超級市場遇見JOHNNY,並在仲賢身後大大的數落他,仲賢在無意中聽到這番話,讓他的自尊心受創。之後,仲賢發現康蕎與康燕的成績不理想,勤加鞭策,讓兩個孩子大感吃不消,康燕問仲賢幾時要回去工作,因而觸怒了仲賢。

仲賢逛書局幫孩子買參考書的時候,遇到陸華濃。仲賢好意幫她提重物提回家。在陸華濃家,兩人邊品茗花茶邊聊,仲賢拿起陶笛吹了一首曲子,華濃也拿起陶笛在一旁伴奏,兩人默默的用眼神交會。

金福提了賣不完的粽子回來,中南看了也近乎泄氣的叫金福回去車行工作。鳳喜說要去找李聰明算帳。原來李聰明以軒軒的健康為理由,要帶孩子移居去國外醫療。金福堅持要陪鳳喜一起去。鳳喜帶軒軒去看醫生,李聰明嘲諷金福是舊貨商,穿他的舊鞋,更侮辱鳳喜賣身給金福,金福為鳳喜和聰明結怨。

鳳喜情緒低落,感嘆著幸福就像池塘裏的魚一樣,看得到卻不容易得到,金福為了證明幸福是可以自己爭取的,而下去池塘捉鳳喜所指的魚"。當天晚上,金福一身髒兮兮的出現在鳳喜面前,手上拿了裝著"幸福魚"的紙袋。鳳喜感動不已,情不自禁親了金福…

正當朱麗葉要與金祿辦分居協定書時,接到校方的電話,告知展鵬在學校出事了。兩人忙趕去學校,級任老師告知展鵬抱病來考試,為的是考取優越的成績,那麽父母親就不會分開。金祿聞言,心裏更是難過不已,金祿再次求饒朱麗葉念在展鵬的份上不要離婚,朱麗葉不願妥協,堅持要去律師樓辦分居手續,兩人來到律師樓,金祿竟然暈倒在分居協定書上。朱麗葉怔驚不已,隨著救護車送金祿去醫院。

醫生證實金祿是由于腦部受到撞擊,導致腦血管破裂,硬腦膜出血,必須馬上施手術。阿嬌回想起,當日金祿是為了救朱麗葉才受傷,面對著生死未明的金祿,朱麗葉飽受內心的譴責,悔恨不已…

第17集

朱麗葉回想起與金祿以往的回憶,面對著生死未卜的金祿,忍不住哭了出來,眾人見朱麗葉還有惻隱之心,也不再責怪朱麗葉。醫生出來,宣布手術成功,眾人紛紛松了一口氣。

仲賢花心思的籌備與金蓮的水晶婚紀念日,想給金蓮一個意外驚喜,怎知,金蓮竟然為了幫SAMPSON去示範鋼鍋而忘了和仲賢的約會。仲賢在家裏苦苦等候金蓮,不果,終忍不住跑到公寓樓下,竟然撞見金蓮與SAMPSON在車上親昵的舉止。仲賢醋性大發,與金蓮,SAMPSON大吵起來。金蓮怪責仲賢無理取鬧,仲賢一氣之下,拋下金蓮,獨自離去。

仲賢在街上遊蕩的時候,偶遇在今天生日的陸華濃,兩個失落的人彼此交心的暢談,仲賢苦訴被老婆冷落,老婆已經好久沒有泡熱騰騰的咖啡給他,陸華濃聞言,立即沖進去咖啡廳捧了咖啡給仲賢,仲賢莫名的感動,接過咖啡。當仲賢得悉陸華濃已經好久沒有慶祝生日了,忙拉了陸華濃的手上車,在深夜裏,四處為陸華濃找蛋糕,陸華濃感動不已。投入仲賢的懷裏,二人一發不可收拾的擁吻…

仲賢回家時,發現金蓮徹夜沒睡的等待著他,心裏感到內疚。金蓮向仲賢道歉。對著金蓮,仲賢頓時感到萬分愧疚…因而決定與陸華濃斬斷情絲。

端午節即將來臨,粽子店的生意一落千丈,鳳喜提議套用管理學的策略來改革粽子。並如火如荼的展開行動,發明了新口味的粽子,並邀眾人來試吃。結果,隻有梅菜扣肉粽成功獲得眾人的贊賞。金蓮更答應在節目中推銷新產品。金福與鳳喜雀悅萬分,阿嬌意識到兩人曖昧的進展,心中不樂。

陸華濃約仲賢見面,仲賢不赴約。陸華濃鬱鬱寡歡病倒了,當仲賢得悉這個訊息,終忍不住去看她…結果,兩人又情不自禁的擁在一起…

第18集

金蓮在電視上推銷南伯旺的新口味粽子,果然帶來吸引力,令不振的南伯旺生意又起死回生。

金祿終于醒來,認得眾人,惟對朱麗葉陌生,醫生提金祿可能暫時失憶,要朱麗葉從新勾起金祿對往事的回憶。朱麗葉屢試金祿都不得要領,阿嬌提出過去朱麗葉對金祿的態度,令對方反省。

仲賢和陸華濃的婚外情繼續發展,但仲賢總需要回到金蓮的身邊,令陸華濃感痛苦,甚至企圖自殺,仲賢陷于感情的深淵中,不能自己。

南伯旺生意興隆,大家都高興,金福要謝鳳喜,兩人開玩笑玩在一起,別阿嬌發現,阿嬌提醒金福不要一腳踏兩船,金福開始感覺自己對鳳喜有情。

李聰明突然領著兒子來,要求與鳳喜復合,鳳喜半信半疑,心裏矛盾,買醉歸來,恰遇金福關店,扶鳳喜上樓,兩人的親熱狀被剛從香港回來的Jessica看見,醋意難消。

包家租來海邊度假屋燒烤,金福心情不快,中南要金福找回Jessica,鳳喜帶Jessica來,兩人終冰釋前嫌,Jessica說出原來鳳喜欲與前夫復合,金福意外,企圖找機會問鳳喜,但鳳喜卻逃避。

仲賢接陸華濃電話告之可能懷孕,兩人往找醫生,誰知金蓮也剛好來做檢查,金蓮目睹仲賢竟與別的女人在一起,不能接受給予對方一個耳光,怒然離去……

第19集

金蓮發現仲賢竟然和陸華濃有不尋常關系,根本不能接受,跑回粽子店,仲賢來求原諒,被中南打傷,金蓮心裏有不忍,被阿嬌指責沒原則。仲賢走投無路暫宿小酒店,心裏懊惱不已,不知道應該如何挽回錯局。

金蓮不敢把實情告之二女,朱麗葉看在眼裏,感懷自己和金祿的關系,希望金蓮能夠給予仲賢機會。她自己盡量取悅金祿,希望刺激他恢復記憶。卻不知道金祿實已恢復記憶,隻是感失憶的自己能得到對方更多的溫柔,故一直隱瞞,不知該什麽時候告之。

鳳喜再見李聰明談孩子撫養權事,李聰明說出自己願與鳳喜復合全是一個騙局,隻是不想鳳喜和金福在一起,鳳喜感對方的卑鄙,李聰明企圖佔鳳喜便宜,鳳喜掙脫後卻扭傷了腳,隻能一拐一拐回家。回來卻聽到中南和阿嬌在選定金福和Jessica的婚期,鳳喜心裏不是味道,但為了成全二人,慌稱自己也要與前夫復合。金福不能接受追問原因,鳳喜扮開心要金福珍惜幸福,兩人心裏都有難言的糾纏說不出口。

金福接受電視台訪問,說出梅菜扣肉粽的由來,不禁有感觸,Jessica從伙計口中獲知金福和鳳喜曾一起創造了這新口味粽子,心裏不悅。

金蓮心情失落,Sampson勸金蓮看開,仲賢來電視台找金蓮,被Sampson打了一頓,金蓮心不忍,終讓仲賢說出心裏話。仲賢坦然承認自己的錯,並說出自失業後一個男人沒有了尊嚴的痛苦,金蓮要仲賢去把尊嚴找回來才能原諒他。

陸華濃來看仲賢,仲賢說出為了妻女願付出一切,陸華濃知感情不能勉強,黯然離去。

仲賢決心重頭再來,回以前的設計公司求職,雖遭嘲諷也不介意,更願接受一份低薪工作。金蓮從東方比利的節目裏聽到仲賢改變的訊息,知道仲賢浪子回頭,心裏有感動。

金福派喜帖巧遇李聰明,從對方口中知道鳳喜根本沒有和對方復合,李聰明出言侮辱鳳喜,金福為鳳喜不值打了對方,李聰明心有不甘,誓不讓二人有好日子過。

Jessica試婚紗,邀得鳳喜來做軍師,金福找機會問鳳喜原由,鳳喜不願說,表示隻要大家開心就好。

鳳喜回家,李聰明帶醉意出現企圖強奸對方,雙方爭執拉扯,眼見鳳喜就要遭殃,金福送鳳喜遺漏在車上的手提電話上來看到,終將李聰明打跑。

鳳喜傷心的看著金福送給自己的魚已死,感幸福已經不復存在,金福終說出心裏話,自己喜歡的是鳳喜,兩人相擁,Jessica卻已出現,目睹一切……

第20集

Jessica看見金福與鳳喜相擁的一幕激動離去,誰知竟被車子撞著,緊急入院。金福和鳳喜都很內疚,文亮更責怪金福對Jessica的不忠,說出自己其實喜歡對方的真相。

Jessica醒來,要金福不要離開自己,鳳喜看在眼裏,眾選擇不告而別,令金福悵然若失。

仲賢工作表現出色被委以重任,突接陸華濃電話,機場送別,陸華濃祝福仲賢,兩人感情終劃是休止符。仲賢與康蕎和康燕吃快餐,兩女問爸爸何日歸家,仲賢說金蓮給自己一個考題,要考到100分才能回家,並要兩女努力讀書。

大家籌備搬出公寓,朱麗葉有不舒服,金祿緊張,令朱麗葉心裏甜滋滋。

金福和Jessica開始辦婚禮,兩人拍結婚照,金福心不在焉,Jessica知道金福心有所想,也有失落。

朱麗葉發現有孕,金祿無奈將自己假失憶的實情相告,朱麗葉震怒不已,但最後終提出三從四德和五大戒條要金祿答應,兩夫妻終和好。

康燕和康蕎為讓仲賢回家,跑到廣播電台去哀求,金祿和仲賢趕到,都為兩女行動感動。仲賢重回公寓,一家人又為搬家事忙碌起來。

金福和Jessica註冊結婚,兩人都在證書上簽著名字……

兩年後,鳳喜在金蓮的新書發布會上出現,金蓮拉鳳喜回南伯旺新分店,與金福再重逢,但兩人都沒有說出心裏話,鳳喜離去,金蓮和阿嬌矚金福去追回自己的幸福。

一幕幕的往事重新揭起,當日Jessica並沒有在證書上簽字,而是選擇放棄兩人痛苦的關系,金福終叫文亮去追回Jessica

金福終找到鳳喜,說出自己的思念,並把印著小魚的盒子遞上,要追回永遠的幸福,鳳喜終感動,兩人在繁忙的十字路口緊緊的相擁起來…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