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鷹

老鷹

老鷹,也叫鳶,是小型猛禽,雄鳥體長21~54釐米,雌鳥體長64~91釐米,雌鳥比雄鳥大。老鷹性情凶猛,嘴呈黃色,上嘴彎曲,腳強健有力,趾有銳利的爪,翼大善飛。漢語中將隼科中較大的鳥類和鴟鴞科的鳥類(貓頭鷹)等食肉鳥類俗稱也劃為鷹類,但一般隻是專指鷹科鳥類。

鷹的分布極廣,廣泛分布于世界的各大洲。中國境內的鷹主要分布區為西藏新疆內蒙古、青海以及陝西南部安康、商洛等巴山茂林地帶均有分布。在動物世界裏,鷹是一個科的總稱,分有許多不同的種類。它有雙銳利的眼睛,可以看見數千米甚至更遠。卵生,恆溫動物。

  • 中文學名
  • 拉丁學名
    Aquila
  • 別稱
  • 動物界
  • 脊索動物門
  • 亞門
    脊椎動物亞門
  • 鳥綱
  • 亞綱
    今鳥亞綱
  • 隼形目
  • 亞目
    隼亞目
  • 鷹科
  • 亞科
    鳶亞科、齒鷹亞科等
  • 鷹屬
  • 鳥類
  • 二名法
    老鷹
  • 分布區域
    世界各地
  • 英文名稱
    eagle

分布範圍

我國境內的鷹主要分布區為西藏新疆內蒙古青海

老鷹

生活習性

概述

鷹的類別很多,等等,都屬于鷹類,在每個類別裏又包括很多種。

鷹科是一個成員非常復雜的科,我們所熟悉的猛禽如鷹、雕、鷂、鵟和舊大陸兀鷲都是鷹科的成員。鷹科成員大小,習性各不相同,有最大型和最凶猛的的猛禽,也有小型的猛禽,有的食腐肉,如多種兀鷲,有的食鳥類,如雀鷹,有的食獸類,如角雕,有的食魚,如漁雕,有的食爬蟲,如蛇雕,有的食昆蟲,如蜂鷹,還有些適應特殊的事物,如食水果的棕櫚鷲和專食蝸牛的蝸鳶。鷹科可進一步劃分為9亞科,有64屬209種,其中我國有鳶亞科、鷹亞科、雕亞科、鵟亞科和禿鷲亞科,共20屬46種,並不廣泛。

鷹一般指鷹屬的各種鳥類。視覺敏銳,能在高空飛翔時看到地面上的獵物。由于鷹眼的視網膜的黃斑處有2個中央凹,不僅比一般動物多1個,而且中央凹的感光細胞每平方毫米多達100萬個(人眼僅約有15萬個)。上喙尖銳彎曲,下喙較短。4趾具有銳利的鉤爪,適于抓捕獵物。性情凶猛,肉食性,以鳥、鼠和其它小型動物為食;有些種類喜食屍體,如禿鷲。兩翼發達,善于飛翔,一般多在晝間活動。多棲息山林或平原地帶,如蒼鷹、雀鷹(鷂子)、鳶(老鷹)等。

烏雕

烏雕(Aguilaclanga)俗稱皂雕或花雕,體形比蒼鷹大,全身黑褐色,腰部有V字型白斑,尾比金雕及白肩雕長。幼鳥翼的復羽先端有淡色斑。翼下初級飛羽基部也有淡色斑。常棲于沼澤、河川、水邊等地,嗜食蜥蜴、蛙、小型鳥類、鷗、鴉以及鼠類,也常食動物屍體。終年留居我國東北和長江下遊一帶,冬時常見于福建、廣東等地。

隼是小型猛禽,一般比鴿子稍大一些,翅狹而尖,尾長,飛行敏捷,以小型動物及昆蟲等為主食。我國常見種類有遊隼,燕隼及紅隼等。

遊隼(Falco peregrinus)是隼類中體型較大,翼較寬的一種,成鳥上體濃青黑色,下體發白,有細的橫紋。幼鳥上體暗褐色,下體有縱紋,幼鳥及成鳥頰部有鮮明的須狀黑斑。性甚凶猛,飛行迅速,常棲于沿海地區,在河湖上空疾飛,掠捕野鴨等鳥類為食,為我國北方的旅鳥,南方為冬候鳥。

燕隼

燕隼(Farco subbuteo)體形似遊隼但較小,翼先端尖銳,棲止時翼與尾等長,與其他鷹類不同。上體黑褐色,成鳥從胸到腹有黑色縱斑,從脛到下尾赤褐色。幼鳥縱斑粗,下體褐色較濃,頰部有須狀紋。翼下面淡灰色,飛翔時看起來似為黑色鳥類。棲于林區農耕地、平原、草原等地,飛翔輕捷迅速,常在飛翔中捕食昆蟲及小形禽鳥。遍布我國東部,在黃河長江流域,為夏候鳥,為廣東省留鳥。

紅隼

紅隼(Falco tinunculus)雄性背褐色,頭尾青灰色,尾先端有黑帶。雌體為赤褐色,上面有橫斑,下體有縱斑,飛翔時飛羽黑褐色、復羽褐色很顯明,翼較遊隼為尖銳。常棲于農耕地、田圃附近以及開闊的山麓草原等地。常常停翔在空中,見到餌物即直下掠之,嗜食昆蟲、小鳥及小型嚙齒類。終年留居于華北一帶,冬時見于我國東南部大陸及台灣。

草原雕

就拿雕來說,在我國有7種,其中有一種叫“草原雕”的,是唯一棲息在內蒙中部開闊草原地帶的鷹類。它能大量獵食嚙齒類有害動物,如野兔、黃鼠、跳鼠及田鼠等,在保護牧草的茁壯生長、提供牲畜足夠的飼料方面,起著積極作用,從而是發展畜牧業生產上的“有功之臣”。另外,由于它們捕食了那些帶有傳染疾病的和體弱的鼠類,因此,在控製疾病的蔓延、保持生態平衡上起著“清道夫”的作用。

草原雕的雄鳥體形較小,體長約740mm,全身羽毛褐色。雌鳥較大,體長約780mm,羽毛的顏色較深。它們遍布我國西部,南抵喜馬拉雅山脈,東達內蒙中部、東部及河北省。秋後遷到南方越冬。草原雕多見于低山和開闊的草原地帶,平時飛行較低,多見翱翔在150~200m高的草原上空,有時在地面上尋找獵獲物,站在鼠類洞外“守株待兔”。它每日取食的時間,與鼠類的活動規律恰好一致,大都在早上7~10點以及傍晚時候進行覓食,故此是鼠類的有力天故。營巢在樹上、岩壁上或在旱獺洞裏。樹上的巢,主要以樹枝、蘆葦等為材料,內鋪草或羊毛等物。4~5月間產卵,每次產2~3枚,卵上有紅褐和蒼灰色斑點。孵卵期45天,育雛期55天,8月底幼鳥即可出飛。

鷹絕不僅僅是供人類狩獵用的獵禽。更重要的是,它們在維持生態平衡中是不可替代的角色。50年代初期,法國兔子成患。為了控製兔子的數量,保護農牧場,法國人故意使兔粘液瘤病在野兔中流行。這樣,法國確實有效地控製兔子的數量,但歐洲其他國家卻因此遭殃。因為這些國家兔子的數量維持在正常水準,而兔粘液瘤病的流行造成90%兔子死亡。可是,在西班牙南部馬裏馬斯生活的兔卻一直保持相當的數量,這是為什麽呢?原來,馬裏馬斯地區捕食猛禽較多,而感染粘液瘤病的病兔又較易被猛禽捕殺,染病的兔子不斷被淘汰,于是粘液瘤病並沒在馬裏馬斯兔群中流行。如果沒有猛禽,誰又能使馬裏馬斯兔群兔于瘟疫之災呢!這是一個極端的例子,但它說明,在自然生態系統中,鷹這種捕食鳥類能對它捕食對象的群體起控製或保護作用。

實際上,它們是在幫助捕食對象的群體淘汰體弱多病、無生存競爭能力的個體,從而保證獵物群體的健康及競爭能力。當然,它們也在一定範圍內控製獵物的數量,如一隻雀鷹每年要吃290隻老鼠,這相當于16對老鼠一年所能繁殖的小鼠數。可想而知,雀鷹對鼠類的數量具有強有力的控製能力。因此鷹類是生態平衡中一個不可缺少的環節,讓我們努力保護這些猛禽吧。

金雕

金雕(Aguilachrysaetos)俗稱潔白雕,體較大,全身為黑褐色,體色為雕類與鷹類中最發黑的一種。成鳥頭頸部金黃色。幼鳥尾羽基部以及翅膀飛羽的基部為白色,成長後白色部分消失。飛翔時翼長而寬,尾端稍圓形。在我國也有分布的白尾海雕與虎頭海雕的幼鳥,全身也為褐色,與金雕很相似,但尾形為楔形,是與金雕相區別的重要標志。棲于山地,常高踞山崖巔頂或飛翔于高空中。性凶猛,喜食野兔、雉、鶉以至大形哺乳動物幼麝等。巢營于高山懸岩上或峭壁的樹上,遷徙時在我國東北常能見到。幼鳥馴養作獵鷹;飛羽及尾羽可供製扇,有重要經濟價值。

老鷹

金雕素以勇猛威武著稱。古代巴比倫王國和羅馬帝國都曾以金雕作為王權的象征。在我國忽必烈時代,強悍的蒙古獵人盛行馴養金雕捕狼。時至今日,金雕還成了科學家的助手,它們被馴養後用于捕捉狼崽,對深入研究狼的生態習性起過不小的作用。當然,在放飛前要套住它們的利爪,不至于把狼崽抓死。據說,有隻金雕曾捕獲14隻狼,它的凶悍程度可見一斑。

金雕並非金色的雕,盡管它源于希臘語的名字直譯是金色的鷹。這裏提到的金色,可能是就它頭和頸後羽毛在陽光照耀下反射出的金屬光澤而言,因為它全身的羽毛呈傈褐色,跟金色相距甚遠。金雕體長近1m,體重4kg左右,是雕中最大的一種,它們的腿除腳趾外全被羽毛覆蓋,看上去確實儀表堂堂。

金雕翼展達1.5m,飛行很快,在追擊獵物時,它的速度不亞于猛禽中的隼。正是因為這一點,分類學家最初將它們列為隼的一種。金雕飛行快捷,它有機智靈活的捕獵方式。在搜尋獵物時,金雕是不會快速飛行的,它們在空中緩慢盤旋。一旦發現獵物,它們便直沖而下,抓住獵物後便扇動雙翅,疾若閃電般飛向天空。剛剛出窩的狼崽常常遭到這種襲擊,待母狼趕來營救已為時過晚。在空中,金雕也能隨心所欲地捕食。有人記述過金雕從地面沖上天空,捕食飛過的野雞的情形:金雕沖上天空,當飛到野雞下方時,突然仰身腹部朝天,同時用利爪猛擊野雞。野雞受傷後直線下落,金雕又翻身俯沖而下,把下落的野雞凌空抓住。這簡直是一位卓越的飛行家在表演。金雕的巢都建在高處,如高大樹木的頂部、懸崖峭壁背風的凸岩上,因為這些地方人和其他動物很難接近。一對金雕佔據的領域非常大,有近百平方千米,對接近它們巢的任何動物,它們都會以利爪相向。因此,研究金雕巢是一項冒險的活動。然而,一位瑞典女鳥類學家卻成功地進行了一次冒險活動。她發現了一個金雕巢,並想接近它。由于她的冒犯,金雕立刻發起攻擊,在“嘰—嘰—”的尖利叫聲中,金雕一次次向她俯沖,但每次她都敏捷地避開金雕的攻擊。最後,金雕無可奈何,隻好放棄攻擊,盤旋著飛走了。于是,她在金雕巢對面的懸崖上建起觀察點。她發現她所觀察的巢中已經有兩隻渾身長滿白色絨羽的幼雛,金雕每天都要飛出很遠為幼雛尋食。久而久之,金雕就不再註意她。有一天,她換了一頂帽子,沒想到此舉又招來金雕的輪番攻擊。她隻好又換上原來的帽子,金雕才安然地飛去。金雕的這一舉動引起她的興趣,于是,她製做了一個假人,並為它穿上一身跟自己不同的衣服。她把假人背在背上走出來。金雕立刻又發現了這個攻擊目標。這次金雕成功了,它抓起假人,飛到離巢不遠的一片空地上,丟下假人便飛走了。原來,這片空地是金雕的“糧庫”,那裏還貯存著一些金雕沒吃完的動物屍骨。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小金雕漸漸長大了。一天,一隻不安分的小金雕走出巢來,一失足跌到巢下的山坡上。女鳥類學家趕忙前去搭救,捕食歸來的金雕見狀尾隨而來。也許是由于女鳥類學家懷中抱著它們的“愛子”,這次金雕並沒有發起攻擊。待女鳥類學家把小金雕放口巢中,安然離去後,金雕才迫不及待地落到巢裏。

我國是盛產海雕的國家,產地集中在西部和東北部。玉帶海雕是一種廣泛分布于我國西部高原的海雕,它們體型巨大,翼展達2m。它們特別愛吃旱獺幼崽和鼠兔。它們常靜棲在距旱獺洞和鼠兔洞十幾米的地方,當獵物探頭出洞四處張望時,碩大的玉帶海雕便猛撲過去。它們起飛時的聲響很小,因此捕食的成功率很高。在蘇聯外貝加爾地區生活的玉帶海雕主要以魚為食,兼吃一些鼠免和鴻雁。玉帶海雕的尾羽黑褐色,尾羽中部還有一條白色的寬頻。玉帶海雕的尾羽是非常珍貴的羽飾,因此它常遭到人們捕殺。白尾海雕跟玉帶海雕大小相近,它尾羽是純白色的,非常顯眼。白尾海雕生活在沿海地區,繁殖時它們遷徙到東北及長江下遊一帶,冬季在長江以南越冬。白尾海雕的食物除魚外,還有野兔、鼠、幼鹿。在冬天,它們還偶爾捕食狗和貓,甚至能以屍體腐肉和漁場附近的垃圾為食。白尾海雕的食量很大,但它們也很耐飢餓,它們可以45天不吃東西而安然無恙。白尾海雕的全身羽毛幾乎都有經濟價值,翼羽、尾羽可製扇,尾下覆羽可作裝飾羽。白尾海雕和玉帶海雕在我國都很稀少,已列為國家二類保護動物。白頭海雕是最著名的一種海雕,它們隻生活在北美。18世紀,美國國會將白頭海雕定為國鳥。從那時起,美國的國徽和軍服上全都印有白頭海雕腳握橄欖枝的圖案。在這個圖案中,橄欖枝象征著和平,白頭海雕則意味著戰爭,兩者結合在一起象征著集和平和戰爭兩大權利于一身的美國國會。

白頭海雕

白頭海雕最突出的特點是頭和尾都潔白如雪,身體其餘部分為棕色。它們的幼鳥跟成鳥不同,出生時全身羽毛都是傈褐色,跟金雕相似。隨著年齡的成長,小白頭海雕頭部和尾部的羽毛逐漸變白。一般幼鳥需要7年才完全成熟,那時頭尾才變得跟父母完全一樣。白頭海雕以捕食魚類和其他一些小動物為生,它們也食腐肉。它們還常常倚仗武力奪他人口中之食。有時它們逼著鷗等弱小的捕魚鳥吐出獵物;有時則強行搶食,弱小的鳥迫于它們的強大而讓出食物。甚至體型較大的美洲鷲也得在它們的威逼下,乖乖地吐出已吞入嗉囊中的腐肉,否則美洲鷲就會遭到白頭海雕的猛烈攻擊,輕則受傷,重則喪命。但是,就是這樣一種強悍的猛禽也沒能逃脫被人類捕殺的厄運。即使在它們被推崇為國鳥的美國,從1922年到1940年就有103454隻白頭海雕被槍殺。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仍有1000餘隻白頭海雕喪生于獵人的槍口下。但白頭海雕的厄運不止于此,近來,科學家們發現,白頭海雕血液中有毒化學物質的含量明顯高于其他猛禽,許多白頭海雕的生殖器官和腦組織都因而受到損傷。更為嚴重的是,大量的胚胎常常死于體內過量的有毒化學物質的毒害。白頭海雕的數量因此而急劇減少。目前,美國正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來拯救瀕危的白頭海雕。真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老鷹

提起老鷹,大概無人不曉,因為無論在城鎮郊區還是鄉村山野,幾乎處處可見它們的蹤跡。它們時而振翅直飛,時而高空盤旋,飛行姿態之輕盈,令人羨佩。清代詩人高鼎有一首詩:“草長鶯飛二月天,拂堤楊柳醉春煙。兒童散學歸來早,忙趁東風放紙鳶”。這裏紙鳶就是風箏,而鳶是老鷹在分類學上的稱謂。古人把風箏稱作紙鳶,說明人們對鳶那種輕盈優美的飛行姿態多麽熟悉。在英語中,鳶也被稱作kite,而kite的中文意思就是鳳箏。由此可見,古今中外對鳶的認識是非常相似的。

鳶是鷹的一種,辨認它們很容易:它們全身羽毛呈暗褐色,在飛翔時,翅上左右各顯露出一塊白斑,尾是中間凹的叉形,跟其他鷹中間凸的圓形尾截然不同。“老鷹抓小雞”盡人皆知。那麽,鳶是不是嗜雞成性呢?實際上,鳶的食性很雜,它們常在田野間捕食兔、鼠等小哺乳動物,也吃小鳥、蛇、蛙、魚、蝗蟲、螞蟻和蚯蚓,有時它們甚至吃一些五谷雜糧。在海濱,鳶時常以垃圾、腐魚、小動物屍體為食,因此被人稱作清道夫。相對來說,小雞在鳶的食譜中隻佔很小一部分。

赤鳶

赤鳶是廣泛分布于歐洲、北美和中東的一種鳶。它跟我國常見的鳶的不同之處,在于它的羽毛呈紅褐色,因而得名“赤鳶”。赤鳶體長0.6m左右,雙翅展開達1.6m,尾也是叉形。每到繁殖季節,雌雄赤鳶在天空中比翼齊飛,萬裏晴空像一個巨大的“舞場”,雄赤鳶盡情地上下翻飛,向雌赤鳶展示自己的飛行本領。“互訂終身”之後,雌雄赤鳶便一同 “嘰嘰嘰嘰嘰……” 地歡叫著飛到它們中意的巢址,“安家立業”。赤鳶的巢大部分是舊巢,很大的可能是它們這一對前一年用過的。巢一般建在接近森林邊緣的高大樹木上,這使巢不僅成為它們的孵卵“場”,還成了它們的了望塔,非常便于搜尋獵物。當然,舊巢必須經過修理才能使用,于是“夫妻”雙雙忙碌起來,它們用嘴叼來小樹枝、苔鮮、各種各樣的紙條、獸毛、爛布頭,甚至還從附近人家晾衣繩上叼來衣服,真是“不拘一格選巢材”。

當舒適的巢修好後,雌赤鳶便產下2~4枚卵。4月中旬,渾身長滿灰色絨羽的小雛便出殼了,它們張開大嘴,不停地鳴叫討食。雄赤鳶便急忙外出為雛鳶捕食,這時,雄赤鳶每天出獵多達6次,每次行程至少也有20多千米。

赤鳶的食譜跟鳶一樣龐雜,它們吃田鼠、家鼠、旱獺、蛇、蠕蟲、動物屍體及腐肉等等。在食物緊缺時,赤鴦還會為“孩子們”去“討飯”。當然,嚴格他說它們並非真正地“討飯”,它們隻是悄悄地站在正在撕食食物的大型猛禽或猛獸身邊。如果食物的主人“大發慈悲”,就會剩下一些吃不完的食物,赤鳶便把這些剩食“收拾回家”。

在幼雛孵出的第一個星期裏,雄赤鳶總要單獨外出,為“全家”捕食。一個星期之後,雌赤鳶才跟“丈夫”一同出獵。

小赤鳶出世後45天左右開始“鍛煉”翅膀,它們站在巢邊,不斷地扇動翅膀,但不能起飛。“父母”對小赤鳶的練習漠不關心,每天仍不斷出獵,全憑小赤鳶自己不斷摸索。練習4~5天之後,強壯的小赤鳶就試著做第一次飛行了。在小赤鳶練飛的這段時間內,“父母”格外地忙碌,因為練飛的小赤鳶總是吃不飽。赤鳶“父母”一次次出獵,回到巢中把食物往巢裏一放,便又急忙飛向狩獵場”。而巢內,隨著它們一次次地飛回,發生一次又一次的“搶食鬥爭”。飢腸轆轆的小赤鳶們互不相讓,爭先搶食。當然,強壯的小赤鳶總是佔上風,生存競爭即使在“兄弟姐妹”之間也無例外!幾個月後,翅膀練硬了的小赤鳶們離開了“家”,開始了獨立生活。

蝸牛鳶

鳶類中,有不少奇特的種類。例如,有一種分布在美國佛羅裏達州以及南美洲地區的鳶,它叫做蝸牛鳶。很久以前,人們就知道這種鳶專以蝸牛為食,但怎麽個吃法卻鮮為人知。後來,一位名叫赫伯特.朗的美國探險家根據他在英屬蓋亞那的觀察,詳細地描述了蝸牛鴛吃蝸牛的方法。原來,當蝸牛鳶拾到一個蝸牛時,它並不急于行動。它用爪握住蝸牛殼,靜靜地耐心等待。當蝸牛認為萬事大吉,身體緩慢伸出殼時,蝸牛鳶使用尖利的嘴準確地刺中蝸牛的肉身,2分鍾後,蝸牛便癱瘓了。然後,蝸牛鳶搖動硬殼,甩出蝸牛的肉身。這時,它們才迫不及待地吞下蝸牛肉,連蝸牛封閉硬殼的角質化厴也一同吞下去。

鵑隼

蝸牛鳶的這種取食方法的確獨特有趣。然而,更有趣的是分布在印度—馬來亞地區叢林中的另一種鳶——鵑隼。它們可以用腳掏取藏在樹洞中的動物。它們的腳如同猴子的“手”一樣靈活。它們的腳踝,就是一般人們印象中鳥的“膝關節”,不僅可以向前彎曲,而且還可以向後彎曲,如同人的手腕那樣。

蜂鷹

蜂鷹也是一種鳶。它們體長約0.6m,背部羽毛深褐色。臉部呈有小而致富的羽毛,看上去像鱗片一樣。蜂鷹經常棲息于稀疏的松林中,常到鄉村田野和草原上活動。蜂鷹挖掘蜂巢,吞食蜂卵、蜂幼蟲甚至長有毒刺的成年蜂。它們臉部鱗片一樣的致密羽毛像頭盔一樣,使蜂群奈何不得。蜂鷹在夏季常隨蜂群移動而轉移棲息地。冬天,它們則又回到較溫暖的地區。蜂鷹不僅吃蜂,它們也吃蟈蟈、蝽象、鼠類、蛙及蛇等小動物。據記載,蜂鷹在我國東部丘陵和南方很常見。蜂鷹嗜食蜂類,給養蜂業帶來一定的損失,但在另一方面,蜂鷹也啄食害蟲,給農林業生產帶來一定益處。

老鷹

安第斯神鷹

在南美安第斯山脈,安第斯神鷹正遨遊碧空、俯視丘陵,期望能遇到一隻死羊以飽飢腸。從外表看,安第斯神鷹跟非洲草原上的禿鷲非常相似:頭和脖子都隻生著短短的絨羽,仿佛是裸露的。但是,鳥類學家指出,它們並無共同的祖先,也沒有親緣關系。非洲草原上的禿鷲是舊大陸鷲的後裔,是鷹的近親。而安第斯神鷹是新大陸鷲。

大約在2000萬年前,舊大陸鷲曾駐足美洲新大陸。後來,由于某種目前尚未確知的原因,它們徹底從新大陸上消失了。隨著舊大陸鴛的消失,新大陸鷲的祖先興起了,成了新大陸上以屍體、腐肉為食的鳥類。據研究新大陸鷲的祖先在生存歷史上較舊大陸鷲還要久遠,它們是單獨進化的一類鷹鷲類鳥。跟舊大陸鷲不同,新大陸鷲的鼻孔是相通的,有些種類有根發達的嗅覺器官;新大陸鷲的爪很細弱,不像舊大陸鷲有雕一樣強勁的利爪。另外,新大陸鷲的鳴管很不發達,因而近乎“啞巴”。

現存的新大陸鷲隻有7種,因為它們全部分布在美洲,所以又稱美洲鷲,安第斯神鷹就是其中之一。這種鷲體羽黑色,雄鷲前額有一個大肉垂,裸露的頸基部有一圈白色的羽領,裸露的頭、頸和嗉囊都呈鮮紅色,因它們主要棲息在安第斯山脈中溫尼佐拉至苔拉德福格的高山上,又因它們展翼達3m,體重達12kg,被認為是可飛行的最大的一種鳥,所以,人們稱它們為“安第斯神鷹”。

安第斯神鷹善于翱翔,能借助山間的上升氣流升高,並悄無聲息地飛越溝壑大川。它們可以以任何動物的屍體為食,尤其愛吃牛羊的屍體。跟許多舊大陸鷲不同,安第斯神鷹很少聚成幾十隻的大群一起進食。安第斯神鷹十分貪食,不吃完屍體,是絕不會離去的。安第斯神鷹常常在吃食後飛到高高的懸崖上久“坐”,因為它們吃得太多太飽。不過,它們的消化系統肌肉發達,消化力強,即使所食過多也能順利消化。目前,因為得到了嚴格的法律保護,安第斯神鷹在安第斯山區和南美太平洋沿岸比較常見

另外老鷹對待他們的孩子是比較殘忍並且明智的,成年鷹逼迫幼鷹到巢穴邊並讓它們跳下去,幼鷹在空中拍打翅膀,從而練習飛翔,幼鷹經常摔得遍體鱗傷。這種方法雖然殘忍,卻是幫助幼鷹學會飛翔的必要過程。

馴化幼鷹

鷹是充滿傳奇色彩的鳥。千百年來,鷹一直被人類所神化,成為勇敢、威武的象征,但鷹和人類的關系不隻于此。

宋代大詩人蘇東坡曾寫道:“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酒酣胸膽尚開張。”這是蘇東坡在《密州出獵》一詞中描繪他率人出獵時的情景。其中“右擎蒼”就是說右臂上站著蒼鷹。當然,這隻蒼鷹是被人馴化專門用來打獵的獵鷹。

馴養野鷹用于狩獵活動,在蘇東坡那個時代以前就已開始了。我們的祖先很早發現鷹善于捕捉野雞、野兔和野鴨等動物,于是他們開始探索馴鷹狩獵的方法。歷史上,用鷹狩獵被稱為鷹獵。司馬遷在《史記》中曾記載秦朝宰相李斯被處死前仍想著“牽黃犬,臂蒼鷹,出上蔡東門”的生活。可見,當時鷹獵已是貴族的主要遊樂活動之一。據考證,鷹獵最早起源于東方,公元前721~705年亞述(美索不達米亞北部的王國,在今伊拉克北部)國王薩爾貢二世在位時便有鷹獵活動。後來,西方的商人、冒險家和東征的十字軍士兵在東方學會了鷹獵術,並將此術傳入歐洲大陸。起先,鷹獵是特權階級專有的消遣活動,到17世紀,鷹獵便在大眾中普及了。1770年,世界上第一個鷹獵者協會在英格蘭成立。鷹獵所使用的鷹種類很多,在我國主要是蒼鷹。這種鷹體形修長,雄鷹體長0.5m,雌鷹比雄鷹大,約0.56m。野生蒼鷹喜歡棲息在森林中。它們翅膀短圓,飛行時,蒼鷹可振翅疾飛,亦可在高空悠閒地翱翔,還能懸停在空中發出“滴—利利利……”的鳴叫。蒼鷹捕獵時,總是先落在一棵視野寬闊的大樹上尋找獵物,一旦發現目標便急沖而下,鷹獵者正是利用蒼鷹這種捕食習性。蒼鷹捕獵的成功率很高,因為它有獵人和獵犬幫助驚動獵物,當獵物驚慌失措時,蒼鷹便迅速出擊,一舉抓獲獵物。這時獵人要及時趕到,奪下獵物,給獵鷹喂食以示獎勵,否則,獵物就會成為蒼鷹的美食。據說雌鷹的捕獵本領比雄鷹高,因而馴鷹人喜歡誘捕雌鷹馴養。

馴鷹主要是馴化幼鷹。不過,一般蒼鷹都在高大樹木的頂部做巢,很少有人敢到鷹巢中掏雛鷹。如果那樣,偷竊者會受到雌雄蒼鷹的攻擊,輕則被抓傷,重則被抓傷雙眼,甚至喪命。由于近幾十年來大量使用農葯,森林被過度開發,蒼鷹已不多見了。鷹獵活動也或多或少地影響蒼鷹的存活數量,這一問題如何解決還有待研究。在世界上很多國家,遊隼也是常用的獵鷹。中世紀時,在英國,隻有伯爵以上的貴族才有擁有遊隼的權力,一般貧民百姓隻能馴其他的鷹。嚴格他說,遊隼不是鷹而是隼。隼的體型一般比鷹小,它翅膀尖長,善于疾飛,有鳥中殲擊機的美稱。

我國古代稱隼為鷙,是疾飛之鳥的意思。隼跟鷹的重要區別在嘴上,隼上頜邊緣有一個銳利的齒突,而鷹沒有。

遊隼在它同類中算較大的一種,它體長約0.5m,雙翅展開可達0.7m左右。遊隼主要在開闊的原野上活動,農田、草地、河谷及山地丘陵都是它們大顯身手的地方。遊隼飛行很快,在捕捉獵物時,最快可達每小時360km。遊隼主要以鳥類為食,而且大都在空中捕食。它們以高速追上獵物,伸出利爪猛擊獵物。獵物受傷後直落到地上,有時遊隼不等獵物落地,便在空中將它們截獲。然而,有時遊隼也會失手,不能一舉擊中獵物。遇到這種情況,遊隼是從不放棄獵物的,它會再次升空攻擊,直到捕獲獵物為止。捕獵時,遊隼一般先用利爪刺穿獵物的頸椎骨,再用嘴啄破獵物頸部血管,有時甚至啄斷獵物的脖子。然後,它撕掉鳥的羽毛,撕食獵物的肌肉。這種本領即使是剛出窩的小遊隼也運用自如。一窩遊隼在一個夏天能吃掉300隻中等大小的鳥。它們的食譜中包括針尾鴨、赤頸鴨、綠頭鴨、銀鷗、斑鳩、野雞、野兔、鼠和昆蟲等。正因如此,遊隼才廣受馴鷹者賞識。

遊隼分布廣泛,從寒冷的北極到非洲的南端都有它們的蹤跡。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曾馴養大批遊隼,用它們在空中截擊同盟國用于傳遞訊息的信鴿。這樣做,確實破壞了協約國的情報系統。但是,遊隼不能識別敵我,它們也不會放過德國的信鴿,德國人這才被迫停止使用遊隼。我國也有遊隼,但主要是冬候鳥,而且數量十分稀少。目前,在世界範圍內,遊隼受到嚴重的威脅,數量正在急劇下降。造成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是世界範圍的濫用農葯。遊隼捕食體內積存農葯的獵物後,它們的生殖系統受到損害,就會降低產卵率和胚胎的成活率。更嚴重的是,在包括遊隼在內的許多猛禽腦部血液中檢測出微量的農葯,這對遊隼高度發達的運動調節系統無疑是一個潛在的威脅。一旦腦部的農葯量達到中毒水準,遊隼不僅不再是捕獵能手。而且很可能連飛翔都困難了。在美國,遊隼被認為已瀕臨絕跡,許多科學家正全力以赴,投入拯救和保護工作。這種風靡一時的獵鷹還能重振雄風嗎?人們拭目以待。

人類影響

隼形目的鳥身姿矯健,在各大文明中都被視為神明頂禮膜拜,現在許多國家還把它們選為國鳥,象征國家精神。

老鷹

人類很早就利用隼形目的鳥善于捕獵的特點來馴化它們為自己服務。隼形目威武的外形和神奇的捕獵能力一直為人們所鍾愛。現在世界各地隼形目鳥類的馴養依舊普遍,並且對其標本的需求也很多,以隼形目鳥進行的鳥類貿易也難以禁絕。

隼形目鳥類的習性決定了它們在食物鏈頂層的地位,是自然選擇的重要力量,它們的存在除去了許多老、弱、病、殘的個體,使整個生態得以平衡。長期的進化使它們具有許多成功的特徵,對微生物的抵抗能力就是其中之一,一生中它們會吃下許多帶疫患的個體,但卻能保證自己不受感染,很好的控製了疫病的傳播。

就是這樣進化上的強者,也受到了人類活動的威脅。上世紀農葯的廣泛使用就對這些食物鏈頂層的鳥造成了滅頂之災,有毒物質在體內的快速積累(生物放大作用)對它們造成了嚴重的傷害。如美國國鳥白頭海雕就因DDT的毒害而無法產下正常的卵。

相關遊戲

老鷹捉小雞

老鷹捉小雞,俗稱“黃鷂吃雞”,又叫“黃鼠狼吃雞”,是一種多人參加的益智娛樂遊戲,在戶外或有一定空間的室內進行。這種遊戲,對發展學生靈敏性和協調能力,培養學生合作練習,合作意識有一定的促進作用。

遊戲玩法

多人遊戲,遊戲方法為:遊戲開始時前先分角色,即一人當母雞,一人當老鷹,其餘的當小雞。小雞依次在母雞後牽著衣襟排成一隊,老鷹站在母雞對面,做捉小雞姿勢。遊戲開始時,老鷹叫著做趕雞運作。母雞身後的小雞做驚恐狀,母雞極力保護身後的小雞。老鷹再叫著轉著圈去捉小雞,眾小雞則在母雞身後左躲右閃。遊戲規則,若老鷹用手拍著小雞的身子便算捉到了,小雞便要從隊裏退下來。一場遊戲結束後,重新分配角色,上一輪被抓到的小雞則成為下一輪的老鷹角色,開始新一輪的遊戲。

規則

以石頭、剪子、布定出老鷹、雞媽媽、小雞仔後,老鷹和雞媽媽,相對雞媽媽後面依次是小雞仔,老鷹不抓雞媽媽,隻能突破雞媽媽的防線,抓住最後面的小雞後,老鷹為勝。雞媽媽為了防止老鷹抓住自己身後的小雞仔,可以張開雙臂,盡量攔住老鷹,不要抓捕住自己身後的小雞仔們。雞媽媽在攔的同時,可以大聲喊著老鷹從哪邊過來了等話語,告訴自己身後的小雞仔們。雞媽媽的身體為防止老鷹的捕捉,可以左右移動,在雞媽媽身體左右移動的同時,雞媽媽身後的小雞仔們也隨著以相同方向來轉動,萬一老鷹突破了雞媽媽的防線,快要抓住最後面的小雞仔時,小雞仔立即蹲下,雙手捂住耳朵,這樣老鷹得重新站在雞媽媽的前面,遊戲就不得不重新開始。而老鷹一旦突破了雞媽媽的防線,右手抓住了最後面的小雞仔後,就算是老鷹為贏,遊戲就得從石頭、剪子、布那兒重新開始。

老鷹抓小雞的遊戲玩起來非常簡單。選擇一片平坦、空曠的地面,面積根據人的多少來決定。選好地方後,幾個人以石頭、剪子、布,或者先是手心、手背等形式,分出老鷹、雞媽媽、小雞仔來,遊戲就可以開始了。

老鷹抓小雞的遊戲特別簡單,沒有更多的花哨,沒有現代孩子們愛玩的遊戲玩具那樣復雜,但其中最為重要的是排成一隊的“小雞們",他們之間必須要配合好,大家齊心,隨著"雞媽媽"而動,隨叫停而停,不然的話,最後面的小雞就容易被捉到。

在這個遊戲中,隻要玩下去,勝利一方必屬于老鷹無疑。因為主動權完全掌握在老鷹手中,母雞除了可以防守,毫無進攻之可能。這倒也符合事實,但這個遊戲還有一個重要規則,那就是老鷹不可侵犯母雞,這才使得母雞對小雞的護衛成為可能。

相關歌曲

《老鷹抓小雞》 歌詞:

童年的故事忽然想起

父母的叮嚀多少已忘記

歡樂的時光太多又太短

最讓我難忘記是老鷹抓小雞

童年的時光已悄悄的過去

老師同學的伙伴都哪裏更忘記

校園的歡樂有太多太有趣

讓我難忘記是老鷹抓小雞

老鷹抓小雞老鷹抓小雞

父母教會了我快樂的遊戲

老鷹抓小雞老鷹抓小雞

兒時的情誼真叫我想你

過去的時光已這麽過去

我心中還藏著你的小秘密

初戀的人兒你呀在哪裏

是否還想起我和你抓小雞

美好的時光都成回憶

你已應該有了你的好知己

是否會想我甜來的小秘密

也教會他中老鷹抓小雞

老鷹抓小雞老鷹抓小雞

歡樂的遊戲歡樂的一個你

老鷹抓小雞老鷹抓小雞

今天的往事甜蜜和回憶    

鷹的傳說

鷹是世界上壽命最長的鳥類,它最高可活到七十歲。

要活那麽長的壽命,它在四十歲的時候必須做出困難卻重要的決定。這時,它的喙(hui,四聲)變得又長又彎,幾乎能碰到胸脯;它的爪子開始老化,無法有效地撲捉獵物;它的羽毛長得又濃又厚,翅膀變得十分沉重,使得飛翔十分吃力。此時的鷹隻有兩種選擇:要麽等死,要麽經過一個十分痛苦的更新過程——一百五十天漫長的蛻變。它必須很努力的飛到山頂,在懸崖上築巢,並停留在那裏,不得飛翔。

鷹首先用它的喙打擊岩石,直到完全脫落,然後靜靜的等待新的喙長出來。鷹會用新長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指甲一根一根拔掉,鮮血一滴一滴灑落。當新的指甲長出來後,鷹便用新的指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五個月以後,新的羽毛長出來了,鷹重新開始飛翔,重新擁有力量,再開始以後三十年的歲月。角色轉變之後的老鷹,才能有力翱翔,奔跑也不困倦,行走也不疲乏。

所以,老鷹更換羽毛的過程雖然痛苦,就如同煉獄一般。但是,一旦更換了羽毛,老鷹就像涅盤後的鳳凰,繼續遨遊于萬丈蒼穹,展示它的王者之姿。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