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之死口述實錄

老舍之死口述實錄

《老舍之死口述實錄》是2009年5月復旦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圖書,作者是傅光明,鄭實采。

老舍之死口述實錄作者10多年來先後採訪了40餘位作家、學者和老舍親屬,與他們就老舍之死這一話題做了比較深入、細緻的調查、分析和評說。

  • 書名
    老舍之死口述實錄
  • 定價
    250.00元
  • 出版社
    復旦大學出版社
  • 作者
    傅光明,鄭實采
  • 出版時間
    2009-5-1
  • 開本
    16開
  • ISBN
    9787309064445

​內容簡介

人們以前所了解的"老舍之死",有些是否已經在某種程度上,成了按照高度程式化的形式,用固定的"特徵形容詞"編纂成的另一種形式的"荷馬史詩",或"關于過去的一副拼圖",裏面儲存了多少的"歷史的真實"?

本書作者10多年來先後採訪了40餘位作家、學者和老舍親屬,與他們就老舍之死這一話題做了比較深入、細致的調查、分析和評說,其中有些材料是首次披露,具有較高的學術價值。

老舍老舍

編輯推薦

1966年8月的一天,人們在北京的太平湖發現了一個老者的屍體。他被靜靜地打撈上來,並在當天火化,然而他的名字卻沒有隨同那疲憊瘦弱的身體一起消失。相反,許多年以後,每逢這位老人的誕辰紀念日,人們都要將不朽的光環獻給他。他的謎一樣的"非正常死亡",早已在不經意間成為歷史傳說的一部分。為什麽這個曾用筆創造了無數鮮活生命,又給無數生命帶來愉快的老人會孤獨地結束自己的生命?本書就是答案!

圖書目錄

胡絜青:周總理跺著腳說:"把老舍先生弄到這步田地,叫我怎麽向國際社會交待啊!"

舒乙:他的死是絕對必然。我特別可憐我父親,他這麽一個人,最後的下場是這樣,實在讓人無法接受。我有一種壓抑不住的悲傷草明曾來我家道歉歷史怎麽可以這麽玩弄!

楊沫:這8月23日的一日一夜,將"永載史冊"

王松聲:我親耳聽到老舍問我:"松聲,這怎麽回事?"

葛獻挺:他沒死在孔廟,是我下令把他趕快提前送回來的

端木蕻良:老舍之死是"文革"中一個悲哀的插曲

曹菲亞:老舍當時為什麽不躲開,現在也覺得是個謎

草明:自殺的好多,不過是他有名氣

林斤瀾:老舍對政治完全外行,對製度的思考並不多

浩然:老舍打了紅衛兵,是反革命,把他抓起來

柯興:整個"文革"期間,我從未戴過什麽紅衛兵、造反派的袖標。我也壓根兒就不是造反派!

馬聯玉:這是"文革"中給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我當時非常恐慌

宋海波:誰叫來的紅衛兵,至今是個謎

蕭軍:《致祭老舍(舒舍予)歸來偶成二律並敘》

蕭耘:我認為"8·23"事件是有組織、有計畫、有預謀的

張啓潤:對于老舍之死,我無愧于心

馬希桂:我真怕把老舍"五馬分屍"了!

李牲:沒有人把老舍當作主要攻擊對象

周述曾:1960年市委的文化部曾經要批判老舍

田蘭:"文革"這樣的事情,是登峰造極的極左

陳天戈:我們始終跪在火堆邊,前後有六個小時

黎丁:講起"文化大革命"開始了,他是很興奮的樣子,很激動

盛佔利:一般死人是橫著漂的,我看見老舍是立著漂的。好像腳底墜了東西

侯文正:關于老舍之死,我一直蒙受著不白之冤

郝希如:是我打撈老舍屍體,並處理的現場

韓文元:是我和郝希如一起把老舍打撈上來的

"她":女八中的紅衛兵是我帶隊去的文聯。自始至終,我沒有打過老舍一下

白鶴群:有人說是他撈的老舍屍體,我說是我撈的

張芳祿:老舍用紅磚在太平湖北岸的桌球台子上寫滿了字

朱軍:老舍屍體是我撈的!

冰心:我總覺得他一定會跳水死

于是之等:老舍投湖是他本身靈魂的升華

曹禺:老舍先生不是自盡,是逼死的呀!

從維熙:自殺需要勇氣,自殺是另外一種勇敢,老舍先生就是這樣

蕭乾:被逼得自盡的,與他殺有何區別!

王火:他是用死來表白並抗議

施蟄存:為了迎合政治的需要改作品,就去掉了一個作家的身份

柯靈:老舍先生的死可以看作是一個作家人格的體現

黃裳:老舍解放後一直是一帆風順

葉辛:老舍之死不僅是他個人的悲劇,也是祖國和人民的悲劇

王元化:假設老舍活到今天,他會對自己一生有-個非常清醒的認識

蘇叔陽:他熱愛的文化被摧毀了,還不準講理,隻有死了

趙大年:老舍和周恩來斷了線,他不理解了

張鍥:老舍的死是寧死不屈

丁東:老舍這人,一輩子沒受過屈辱,怎能忍受"文革"這樣的屈辱

刑小群:這件事對中國教育的反思太有意義了

梅志:胡風說,"像老舍這樣的人他們都容不下!"

楊義:自殺是一種抗議,沉默地活下來也是一種抗議

邵燕祥:最後他徹底絕望時,隻能選擇這條路

王蒙:老舍一輩子沒受過這樣的侮辱,他無法咽下這口氣

嚴家炎:老舍之死我認為激憤是主要的,悲觀絕望也有些

鄧友梅:連老舍都這樣了,除去緊跟江青的人,文化界留不下什麽人

錢理群:"焚書坑儒"把老舍逼到絕路上去了

季羨林:老舍的人格是站得住的,要不,也不會去投太平湖

餘秋雨:老舍之死和他天真、純凈的思維有關

附錄一:老舍最後的兩天(舒乙)

附錄二:死的呼喚(舒乙)

附錄三:再談老舍之死(舒乙)

附錄四:最後的糧票(舒乙)

附錄五:情似根(舒乙)

附錄六:浩然在說謊--舒乙訪談錄

附錄七:打屁股(端木蕻良)

附錄八:"紅八月"的"8·23"(林斤瀾)

附錄九:殺動物不是殺人呀(何長生、譚淑玉夫婦)

附錄十:在殺動物這件事上我妹妹他們其實是被冤死的(金業勤)

附錄十一:金志勤、高孔鏘的遺書

附錄十二:"文革"中蕭軍致中共中央有關領導信件(摘錄)--1967年1月29日

附錄十三:"文革"中"專政組"指令蕭軍寫出的《我的再一次檢查和自我批判》(摘錄)--1972年6月16日

附錄十四:關于侯文正同志"文革"初期在北京市文化局有關問題查證情況的報告

附錄十五:關于"文革"初期我在北京市文聯的一些情況(侯文正)

附錄十六:我的幾點申辯(侯文正)

附錄十七:我的申辯信(侯文正)

附錄十八:有關回憶文章的比較研究(侯文正)

附錄十九:我的一些想法(侯文正)

附錄二十:誰為老舍收屍已不重要(傅光明)

後記:重構過去的記憶(傅光明鄭實)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