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戰役

老山戰役

老山位于中國雲南省麻傈坡縣船頭以西,主峰海拔1422.2米,扼越南西北部河江市通向中國雲南省的咽喉,由于其戰略地位十分重要,中越在老山進行了長達十年的爭奪戰。

  • 名稱
    老山戰役
  • 地點
    位于中國雲南省麻傈坡縣船頭以西
  • 參戰方
    中國,越南
  • 外文名
    Laoshan Campaign
  • 開始時間
    1984年4月28日
  • 結束時間
    1993年4月1日

事件起因

1984年4月28日凌晨,隨著兩顆信號彈騰空而起,我邊防部隊集結的數千門各式火炮同時開火,數十萬發炮彈帶著中國人的憤怒猛烈地傾瀉在老山、者陰山的越軍陣地上。炮火打得氣壯山河,越軍陣地完全被籠罩在一片火海之中,越軍士兵在睡夢中就被炸得屍骨無存。老山戰役爆發。

戰役過程

1984年4月28日,昆明軍區(後並入成都軍區)第14軍40師、41師,11軍31師分別對老山,者陰山一線越軍發起進攻!40師一部7分鍾佔領662.6高地,5小時20分攻上老山主峰,下午,兩個主力營向船頭,八河裏東山方向推進,佔領敵10餘個高地。到5月15日,又收復了八裏河東山。

老山戰役老山戰役

經過18天的血戰,我邊防部隊收復老山、者陰山

1984年6月12日,越軍偷襲我老山近那拉方向的陣地,守衛該陣地的二連幾乎全部陣亡,偵察兵陣亡。天亮後我一個排45人陣亡 。後來一個火箭炮齊射,我步兵才重新奪回陣地。其後越軍出動500~600人沖擊,結果被我炮兵牢牢地封鎖住,死傷慘重。

鑒于老山的重要性,失利後的越軍決定再次發動攻擊。由于有了4.28及6.12之戰,我軍各方面均加強了警惕,在情報的蒐集上更是不遺餘力。情報指出,越軍有可能對我松毛嶺陣地發動進攻,但準確的時間無法確定。

雙方戰備

我各方均作好準備,尤其是炮兵。12個炮連,加上4個坦克連。火力分配,分兵把口,在敵人可能接近的地方計畫了攔阻火力,分地段,一個連負責一段。兩個連順公路亂打,逐段攔阻。三個火箭炮連,在149高地一個,在李海欣高地(142高地)一個,在結合部一個。諸元全數準備好,榴彈炮裝上彈丸。火力計畫代號"野豬",一說進"野豬狀態",就裝上了。

老山戰役老山戰役

根據各方的情報,我判斷越軍應該于1984年7月12日凌晨將會有所行動。越軍兵力為313師兩個團,316師一個團,312師一個團,345師一個團,一個特工團,總計六個團的兵力。

情報證實,于是我軍加緊準備,囤積彈葯。我14軍40師119炮群配屬119團的40師炮團(欠第4營、85加農炮營7連),趙扣斌團長部配備2.5個基數的彈葯。前沿陣地為14軍40師119團的士兵。

慘烈戰役

03:00時,指揮部給出三個點,命令119炮群進行擾亂性射擊,打一個齊射。而趙團長認為,一次齊射太少。通過電台聯絡前沿陣地,但前沿的答復是沒有情況。于是趙團長對著沙盤問119團張又俠團長:假設越軍凌晨5點出擊,按步兵常規,部隊現時應該在哪裏?張團長指出,隻能在清水河以北300米那片地方,隻能在陣地前500米以內,不會以外。但指揮部給的點是1000米以外。于是趙團長報告了炮兵指揮部並說明理由,得到指揮部的同意後,趙團長決定了三個點, 6個炮連一齊開火。隔了十分鍾後,又打了第二次。前沿再次報告:"沒有反應!" 于是發射照明彈,但前沿答復依舊。于是,大家都認為是情報有誤,虛驚一場,除了一線警衛部隊外,所有部隊都放松了警惕並沉沉睡去。

老山戰役老山戰役

然而,實際的情況是很恐怖的。實際的情況是:越軍已經潛伏到我軍陣地前的500米以內地段內。趙團長組織的兩輪射擊,準確地打在敵隱蔽的戰鬥隊形中,兩個營長當場被擊斃,兵員死傷慘重。但失去指揮的部隊沒有暴露,輕重傷員無一呻吟。頃刻,照明彈起,嚴密偽裝的越軍蟄伏如前, 重傷員至死不動,無線電也靜默,紀律與貭素令人瞠目。

凌晨5點(情報很準確!),越軍偷偷地摸了上來,一瞬間,全線開火。我軍立即還擊,在黎明的黑暗之中,彈道發出的光亮密如雨絲。由于放松警戒,我守衛部隊傷亡慘重,不久向其他部分請求支援。但越軍已經摸了上來,敵我交錯,炮火已無法使用。經指揮部商議,封鎖陣地前沿,命119炮群打後續梯隊。

130火箭炮一口氣打了十三個齊射,85加農炮,100迫擊炮,152加榴炮,130加農炮,甚至師屬坦克營的坦克也一字排開,彈著點就在陣地前200米處分六個點從左到右從右到左來回打, 形成一道火牆,用炮彈封鎖得死死的,炮管真的打紅了。空爆彈、榴彈、燃燒彈,彈群所到之處,一炸就是一大片,大批的越軍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連炸起的硝煙都是紅色的。整整一個上午,越軍都沒能靠近我陣地, 那一天119炮群幹進去了一萬多發,到中午12點,2.5個基數的彈葯全部打完,在指揮所裏的119團團長張又俠一聽炮彈沒了,當場就背過氣兒去,他的一個步兵團,沒有炮火的支援,無論如何也抵擋不住越軍6個團(實際上,當時進攻119團陣地的敵人是兩個加強團,不是6個團,6個團是指此次戰役中越軍總共投入的兵力)的攻擊。晨,後勤即從紅河州調出的470台卡車去拉炮彈。

由于沒有了炮火的支援,盡管士兵們拼死守衛,但越軍一個營還是佔領了142高地。

老山戰役老山戰役

13:00,炮彈運到,119炮群重新發出怒吼,集中全部火力猛轟142高地,頓時,142高地上硝煙彌漫,一片火海,步兵一個排45人隨著炮兵火力的延伸往上沖,一下子就收復了142高地,越軍一個營600多人,隻剩下6人活著,142陣地上屍橫遍野,到處是殘肢斷臂,慘不忍睹。

142陣地的失利並沒有使越軍退縮,相反更凶猛地沖上來。越軍士兵的表現也真的是無話可說,硬碰硬,6個團一批一批往上沖,少有地發動了營團級的集團式沖鋒,我方士兵的機槍、炮彈像割草一樣把越軍一批一批地擊倒,鮮血把山坡都染紅了。

松毛嶺

7.12一戰,越軍在松毛嶺上留下了3700多條生命,屍體把山坡都蓋滿了。葉劍英元帥看過戰場錄像後不禁驚嘆:"自淮海戰役以來還沒有見過這麽多敵人屍體。" 我軍在此次戰鬥中也有一定的損失,但由于保密的原因,沒有公布傷亡數位,但可以肯定是,作為守方,還有重火力的支援,傷亡損失肯定是相對較少的。由于屍體太多,加上南亞叢林氣候炎熱潮濕,因此屍體很快就開始腐爛,而且出于人道,我方決定通知越軍收屍。

7月14號,我們打宣傳彈,讓越軍來收屍,規定他們要打紅十字旗,50人以下不準帶武器,但越軍來了六、七十人,不但不打旗,還架著高射機槍。你敗了還違反規定,還來逞能,我也沒客氣,于是炮兵一個急促射,打得一個也沒回去,于是越軍再也不來收屍了,正好趕上雨季大熱天,屍體腐爛得很快,防化團上去消毒,大瓶香水到處灑,用火焰噴射器燒,前沿陣地臭氣熏天,士兵們被熏得連連作嘔,連飯也吃不下,此乃後事。

7.12松毛嶺大戰,打出了我軍的軍威、國威。

戰役綜述

1979年2月對越自衛還擊作戰後,越軍不斷對中國雲南省文山州邊境一線進行挑釁、襲擾、蠶食,進而入侵老山、者陰山、八裏河東山等地區。為了驅逐入侵的越軍,保衛領土和邊境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鞏固國防,除雲南省軍區所屬部隊堅守邊防一線外,還先後從各大軍區抽調部隊參加防御作戰。

老山戰役老山戰役

1979年4月,昆明軍區陸軍第14軍42師進入文山州,在雲南省軍區邊防部隊協同下,堅守邊防一線陣地。先後參加了收復羅家坪大山、扣林山等戰鬥。至1984年4月27日撤離文山歸建。​

1984年1月,昆明軍區陸軍第11軍31、32師總計8932人進入文山州,在西疇縣西灑、蚌谷、董馬等地駐訓;陸軍第14軍40師,41師122、123團總計18297人進入文山,在馬關、麻傈坡等地駐訓。同時進入文山州的還有原昆明軍區炮兵第4師,在硯山駐訓。同年4月,該前述部隊配屬邊防15團(守備2團)先後參加收復老山、者陰山、八裏河東山作戰。共斃、傷、俘越軍6633人(其中11軍斃、傷、俘越軍2128人,14軍斃、傷、俘越軍4505人),該前述部隊犧牲766人(含民兵、民工),其中老山、八裏河東山方向犧牲651人,者陰山方向犧牲115人,在老山戰區最為慘烈的"7.12"戰鬥中,僅14軍40師119團、41師122團等部隊便犧牲61人。同年8月5日--12月9日,該前述部隊撤離文山州,凱旋歸建。

1984年7月13日,中央軍委命令南京軍區陸軍第1軍1師,第12軍36師,南京軍區炮兵第9師師部率炮兵第3、14、16團,福州軍區炮兵第3師總計 26624人進入文山州赴中越邊境輪戰,集結于文山、硯山兩縣駐訓,並于1984年12月9日接替陸軍第11軍、第14軍和炮兵第4師在老山、八裏東山方向的防御任務。同時進入文山州參加防御作戰的還有:北京軍區工兵第15團,福州軍區工兵第1團、南京軍區工兵團,沈陽軍區高炮第18團,武漢軍區汽車第8、12團,昆明軍區工兵第7團以及總參直屬工程建設第115團。

另據總參謀部電示,調武漢軍區第20、54軍,成都軍區第13、50軍,廣州軍區第43軍分別組成以軍為單位的第1、2、3、4、5偵察大隊(五個偵察大隊計有3532人)。該五個偵察大隊于1984年7月27日到達雲南麻傈坡縣茨竹壩、楊萬、八布、猛硐、都龍地區駐訓參戰,歸昆明軍區前指指揮。

1985年1月30日,根據總參電示,沈陽軍區通信幹擾營于1985年4月15日前開赴麻傈坡縣,配屬昆明軍區前指,接替總參通信第7團幹擾營的任務。調成都軍區汽車第17團接替武漢軍區汽車第8、12團。

1985年5月25日,根據總參4月9日指示,第1軍所屬部隊和第1、2、3、4、5偵察大隊,武漢軍區汽車第12團全部撤離出戰區,凱旋歸建。同年5月30日,第1軍所屬部隊撤離文山州,凱旋歸建。第1軍所屬部隊共殲滅越軍5007人,在1984年12月20-21日越軍團級規模進攻中,第1軍所屬部隊犧牲17人,負傷48人,在1985年1月15日戰鬥中,犧牲46人,負傷75人。五個偵察大隊與越軍作戰68次,斃敵520人、傷敵140人、俘敵17人。

1985年3月,濟南軍區陸軍第67軍199師、第46軍138師、濟南軍區炮兵第12師總計31146人進入文山、硯山兩縣集結駐訓。該前述部隊于1985年5月30日進入戰區接替第1軍所屬部隊防務。同時進入老山戰區(含八裏河東山)的還有第26、46軍組成的第6偵察大隊,空降第15軍組成的第7偵察大隊,成都軍區汽車第17團。同年7月,第67軍200師598團亦進入老山戰區。自接替第1軍所屬部隊在中越邊境執行防御作戰任務以來,該上述部隊斃敵4000餘人、傷敵4390人、俘敵10人、毀敵車27台、炮225門、工事1150個、繳炮3門、槍141支。第67軍所屬部隊在戰鬥中負傷1721人、犧牲413人,其中199師就犧牲300餘人(其中在1985年5月31日-6月11日的戰鬥中,僅595團就犧牲120餘人,被俘1人;同年12月22日,597團在進攻405陣地的戰鬥中犧牲20餘人)。第67軍所屬部隊是各輪戰部隊中戰果最為顯赫的、但同時也是付出傷亡代價最大的。

1986年6月,第67軍所屬部隊撤離文山,凱旋歸建。同時撤離戰區的還有第6、7偵察大隊,成都軍區汽車第17團。

1985年9月,新疆軍區組成的第8偵察大隊,陸軍第19軍組成的第9偵察大隊和陸軍第21軍組成的第10偵察大隊相繼進入戰區,至1986年六七月間,先後撤離戰區歸建。

1985年6月4日北京軍區工兵第16團率14個連(欠舟橋連)共1400人于該日由河北官廳啓程入滇作戰。

奉軍委1985年8月26日命令,蘭州軍區第47軍接替67軍在老山戰區的防務。1985年中秋節,總政歌舞團團長傅庚辰彭麗媛閻維文柳培德去老山主峰慰問演出。

1986年1月,蘭州軍區陸軍第47軍139師,141師421團、炮兵旅、高炮旅;第21軍61師,蘭州軍區炮兵第1旅、汽車團、電子對抗營總計37351人進入文山、硯山兩縣集結駐訓。4月30日,第47軍所屬部隊進入老山戰區接替第67軍防務。第47軍在老山戰區作戰期間,斃敵2440人、傷敵4151人、俘敵6人、毀敵車22台、炮302門、工事2000餘個。第47軍所屬部隊在戰鬥中負傷892人、犧牲149人。

彭麗媛在老山慰問演出舊照彭麗媛在老山慰問演出舊照

1987年5、6月間,第47軍所屬部隊先後撤離戰區,凱旋歸建。

奉軍委1986年9月1日命令,北京軍區第27軍接替第47軍在老山戰區的防務。

1986年9月,北京軍區陸軍第27軍、北京衛戍區、天津警備區組成的第11偵察大隊進入戰區,在文山馬關縣都龍地區執行偵察任務;由陸軍第38軍組成的第12偵察大隊進入戰區,在麻傈坡八布地區執行偵察任務。至1987年2月,先後撤離戰區歸建。

1986年12月,北京軍區陸軍第27軍79師,80師,81師241團,軍區炮兵第14師10、37團總計33700人集結文山、硯山兩縣駐訓。1987年4月30日,第27軍所屬部隊接替第47軍在老山戰區的防務。第27軍所屬部隊在老山戰區作戰期間,斃敵1580人、傷敵1800餘人、俘敵1人、毀敵車35台、炮103門、工事808個。第27軍所屬部隊在戰鬥中負傷172人、犧牲63人。

1988年3月27日-6月3日,第27軍所屬部隊撤離戰區,凱旋歸建

1987年12月,由沈陽軍區第16軍組成的第13偵察大隊;第40軍組成的第14偵察大隊;第64集團軍組成的第15偵察大隊進入戰區執行偵察任務。1989年1月14-16日,第13、14、15偵察大隊先後撤離戰區歸建。

1988年1月12日,成都軍區陸軍第13軍37師(就是我所在的111團所屬師),38師1、2團,炮兵旅、工兵團、電子對抗營總計17000人進入文山、硯山兩縣集結駐訓。

1988年4月15日,成都軍區第13軍所屬部隊進入戰區(這批參戰部隊以37師為主),接替第27軍所屬部隊在老山戰區的防務。第13軍所屬部隊在老山戰區作戰期間,斃敵725人、傷敵1062人、毀敵車8台、炮49門、工事228個、彈葯所24個、槍2支、繳炮1門、槍40支。第13軍所屬部隊在戰鬥中負傷215人、犧牲26人。

第13軍所屬部隊于1989年5月和10月分兩批(第一批為第109團,第111團于12月撤回重慶)撤離老山戰區,凱旋歸建。

自1979年1月至1991年1月,空軍航空兵第5、11、17、21、22、27、28、30、33、37、44、45、46師;偵察3團、運輸機團以及北京、沈陽、濟南、蘭州、成都軍區的地空飛彈營先後在老山戰區輪戰。航空飛行師(團)駐硯山縣平遠機場,地空飛彈營駐麻傈坡縣大坪和馬關縣馬鞍山,輪戰時間為6至9個月。

1989年10月31日,奉總參命令,成都軍區守備第1師部分部隊配屬第40師部分兵力接替第13軍所屬部隊老山戰區對越防御作戰任務。

1990年2月15日,成都軍區雲南前指在正式將老山戰場對越防御作戰指揮權移交雲南省軍區前指後復原。1993年2月10日,中央軍委批復:解除老山地區防御作戰任務,復原雲南前指,邊防部隊轉入正常守衛,停止空軍航空兵和地空飛彈部隊在中越邊境輪戰。

各支援保障分隊撤離;邊防15團(守備2團)于1993年4月1日零時轉為正常守備。雲南省軍區各部隊在老山、者陰山、八裏河東山執行防御作戰和支援配合輪戰部隊作戰任務,參戰16000餘人、炮400門、車500台,截止1989年10月31日輪戰結束。期間殲敵1242人、傷敵1693人、俘敵27人、毀敵車15台、炮17門、營房212棟、工事128個、彈葯所6個、繳152火炮1門、槍40支。雲南省軍區部隊負傷884人、犧牲59人。

戰爭軼事

戰鬥中,一營步兵一連有個戰士小程,是重慶市人。小伙子吹、拉、彈、唱、跳樣樣精通,還寫得一手好毛筆字,是個多才多藝的戰士。小程本來在連隊當文書,連隊的各項工作協調得井井有條。但自從接到作戰任務以後,他坐不住了,三番五次找連隊領導要求去尖刀班。胡連長考慮到連裏也需要他,同時也考慮到小程的家庭是兩代軍人,在家又是獨子,所以沒有答應他的要求。此事急得小程像熱鍋上的螞蟻,焦躁不安,在實在沒辦法的情況下,他咬破右手的中指,蘸著自己的熱血給連隊黨支部寫了請戰書,表達了他對祖國,對人民的赤誠之心。

老山戰役老山戰役

連隊幹部幾經商議,最後決定調他到七班任班代,擔任全營的尖刀班。

尖刀班既要給全營帶路,還要開路,更要隨時準備和敵人接火,任務之艱巨可想而知。1984年4月28日戰鬥打響以後,小程對全班說:"我們7班是全營第一班,第一班就要沖上第一道戰壕,拿下第一個高地,就是死,也要死在第一批。"

在向76號高地的攻擊中,他在擊斃一名越軍後被敵人高射機槍擊中,犧牲在陣地上。戰友們在現場清理烈士遺物時,從他的上衣兜裏找到了一封未發出的浸透鮮血的家信。

親愛的爸爸、媽媽:

你們好!

在這決戰的前夕,我們的訓練任務十分繁重,一封家信寫了幾次還沒寫完,我想你們肯定等急了。沒有辦法,願遠方的二老保重身體,工作順利!

據我們連隊的幹部講,這場大戰就要開始了,我自己也經常想象戰鬥中那慘烈的畫面。每當如此,我心中總是莫名其妙的產生一種愧疚思戀之情。有人說:戰爭是殘酷的集中表現,軍人是冷酷的典型代表。其實,這話隻說對了一半。我們軍人也是人,也是父母所生、父母所養,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熱血男兒,並不是冷酷無情的的冷血動物。越是這樣,我心中越是想念你們二老雙親。

我還清楚地知道,你們二老隻有我這麽一個獨子。當初參軍時,爸爸那無可奈何的表情和媽媽那辛酸的淚水已經使我刻骨銘心,臨上火車離開重慶時,爸爸那少有的慈祥微笑和媽媽那近似嘮叨的重復囑咐,使人們常說的"可憐天下父母心"這句話在我的腦海裏得到深刻的延伸。為兒我就是做牛做馬、盡孝至終也難以回報父母的養育之恩。我是多麽想在體弱多病的母親面前撒一下兒時的嬌歡,哪怕是看到母親一絲痛楚地苦笑,為兒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今天是4月25日,我們明天晚上就要向戰區開進了,戰爭這個人類互相殘殺的魔鬼就要向我們走來,我們和越軍同時走在了死亡的邊緣。雖然我們每個軍人對生都有著深深的眷戀,但是,當我們看到邊疆人民慘遭殺害,看到那遺棄的大片田園,看到老人孩子無家可歸棲身山林,看到越軍那狂妄猙獰的嘴臉。我作為一名軍人,總有一種負債的內疚感。這裏的現實激勵了我,這軍人的職責告訴了我,這祖國的尊嚴驅使著我,以牙還牙,以血還血,用我們軍人的一腔熱血去換取祖國完整的領土,用我們的青春去托付起邊疆人民的一方平安。

爸爸,您當過兵,您完全可以預料現代戰爭的後果,萬一孩兒有什麽不幸,您一定要挺住,要多多開導多病的母親。孩兒是黨員,黨員在戰場上就是帶頭打頭陣,別人不能吃的苦你必須能吃,別人不敢去的地方你必須要去。為兒我萬一在戰鬥中犧牲了,我求爸爸幫兒辦理好一件後事,代我繳納51年的黨費,每月三毛,總計183元6毛錢。

再見了,我敬愛的爸爸,

再見了,我親愛的媽媽。

不孝兒 程

敬上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