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將行

老將行

《老將行》是唐代詩人王維在盛唐時期創作的一首七言樂府詩。

此詩寫一老將年少勇戰,轉戰沙場,後因"無功"被棄,然而他自不服老,在邊地烽火重燃時,他壯心復起,仍想為國立功。全詩分三部分,開頭十句是第一部分,寫老將青少年時代的智勇、功績和不平遭遇;中間十句為第二部分,寫老將被遺棄的清苦生活;最後十句為第三部分,寫邊烽未息,老將時時懷著請纓衛國殺敵的衷腸。詩中大量用典,幾乎句句對仗,層次分明,自始至終洋溢著愛國激情,格調蒼涼悲壯,但哀而不傷。

作品信息

【名稱】《老將行》

老將行老將行

【年代】盛唐

【作者】王維

【體裁】樂府

作品原文

老將行

少年十五二十時,步行奪得胡馬騎⑴。

射殺山中白額虎⑵,肯數鄴下黃須兒⑶。

一身轉戰三千裏,一劍曾當百萬師。

漢兵奮迅如霹靂,虜騎崩騰畏蒺藜⑷。

衛青不敗由天幸⑸,李廣無功緣數奇⑹。

自從棄置便衰朽,世事蹉跎成白首。

昔時飛箭無全目⑺,今日垂楊生左肘⑻。

路旁時賣故侯瓜⑼,門前學種先生柳⑽。

蒼茫古木連窮巷,寥落寒山對虛牖。

誓令疏勒出飛泉⑾,不似潁川空使酒⑿。

賀蘭山下陣如雲,羽檄交馳日夕聞。

節使三河募年少,詔書五道出將軍。

試拂鐵衣如雪色,聊持寶劍動星文⒀。

願得燕弓射大將,恥令越甲鳴吾君⒁。

莫嫌舊日雲中守,猶堪一戰取功勛。

注解譯文

註解

⑴步行句:漢名將李廣,為匈奴騎兵所擒,廣時已受傷,便即裝死。後于途中見一胡兒騎著良馬,便一躍而上,將胡兒推在地下,疾馳而歸。見《史記·李將軍列傳》。

⑵射殺句:與上文連觀,應是指李廣為右北平太守時,多次射殺山中猛虎事。白額虎(傳說為虎中最凶猛一種),則似是用晉名將周處除三害事。南山白額虎是三害之一。見《晉書·周處傳》。

⑶肯數:豈可隻推。鄴下黃須兒:指曹彰曹操第二子,須黃色,性剛猛,曾親征烏丸,頗為曹操愛重,曾持彰須曰:“黃須兒竟大奇也。”這句意謂,豈可隻算黃須兒才是英雄。鄴下,曹操封魏王時,都鄴(今河北臨漳縣西)。

⑷蒺藜:本是有三角刺的植物,這裏指鐵蒺藜,戰地所用障礙物。

⑸衛青:漢代名將,漢武帝皇後衛子夫之弟,以征伐匈奴官至大將軍。衛青姊子霍去病,也曾遠入匈奴境,卻未曾受困折,因而被看作“有天幸”。“天幸”本霍去病事,然古代常衛、霍並稱,這裏當因衛青而聯想霍去病事。

⑹李廣句:李廣曾屢立戰功,漢武帝卻以他年老數奇,暗示衛青不要讓李廣抵擋匈奴,因而被看成無功,沒有封侯。緣,因為。數,命運。奇,單數。偶之對稱,奇即不偶,不偶即不遇。

⑺飛箭(一作“飛雀”)無全目:鮑照《擬古詩》:“驚雀無全目。”李善註引《帝王世紀》:吳賀使羿射雀,賀要羿射雀左目,卻誤中右目。這裏隻是強調羿能使雀雙目不全,于此見其射藝之精。

⑻垂楊生左肘:《庄子·至樂》:“支離叔與滑介叔觀于冥柏之丘,昆侖之虛,黃帝之所休,俄而柳生其左肘,其意蹶蹶然惡之。”沈德潛以為“柳,瘍也,非楊柳之謂”,並以王詩的垂楊“亦誤用”。他意思是說,庄子的柳生其左肘的柳本來即瘍之意,王維卻誤解為楊柳之柳,因而有垂雲雲。高步瀛說:“或謂柳為瘤之借字,蓋以人肘無生柳者。然支離、滑介本無其人,生柳寓言亦無不可。”高說似較勝。

⑼故侯瓜:召平,本秦東陵侯,秦亡為平民,貧,種瓜長安城東,瓜味甘美。

⑽先生柳:晉陶淵明棄官歸隱後,因門前有五株楊柳,遂自號“五柳先生”,並寫有《五柳先生傳》。

⑾誓令句:後漢耿恭與匈奴作戰,據疏勒城,匈奴于城下絕其澗水,恭于城中穿井,至十五丈猶不得水,他仰嘆道:“聞昔貳師將軍(李廣利)拔佩刀刺山,飛泉涌出,今漢德神明,豈有窮哉。”旋向井祈禱,過了一會,果然得水。事見《後漢書·耿恭傳》。疏勒:指漢疏勒城,非疏勒國。

⑿潁川空使酒:灌夫,漢潁陰人,為人剛直,失勢後頗牢騷不平,後被誅。使酒:恃酒逞意氣。

⒀聊持:且持。星文:指劍上所嵌的七星文。

⒁恥令句:意謂以敵人甲兵驚動國君為可恥。《說苑·立節》:越國甲兵入齊,雍門子狄請齊君讓他自殺,因為這是越甲在鳴國君,自己應當以身殉之,遂自刎死。嗚:這裏是驚動的意思。

韻譯

當年十五二十歲青春之時;

徒步就能奪得胡人戰馬騎。

年輕力壯射殺山中白額虎;

數英雄豈止鄴下的黃須兒?

身經百戰馳騁疆場三千裏;

曾以一劍抵當了百萬雄師。

漢軍聲勢迅猛如驚雷霹靂;

虜騎互相踐踏是怕遇蒺藜。

衛青不敗是由于天神輔助;

李廣無功卻緣于命運不濟。

自被擯棄不用便開始衰朽;

世事隨時光流逝人成白首。

當年象後羿飛箭射雀無目;

如今不操弓瘍瘤生于左肘。

象故侯流落為民路旁賣瓜;

學陶令門前種上綠楊垂柳。

古樹蒼茫一直延伸到深巷;

寥落寒山空對冷寂的窗牖。

誓學耿恭在疏勒祈井得泉;

不做潁川灌夫為牢騷酗酒。

賀蘭山下戰士們列陣如雲;

告急的軍書日夜頻頻傳聞。

持節使臣去三河招募兵丁;

招書令大將軍分五路出兵。

老將揩試鐵甲光潔如雪色;

且持寶劍閃動劍上七星紋。

願得燕地的好弓射殺敵將;

絕不讓敵人甲兵驚動國君。

莫嫌當年雲中太守又復職;

還堪得一戰為國建立功勛。

作品鑒賞

這首詩敘述了一位老將的經歷。他一生東征西戰,功勛卓著,結果卻落得個“無功”被棄、不得不以躬耕叫賣為業的可悲下場。邊烽再起,他又不計恩怨,請纓報國。作品揭露了統治者的賞罰蒙昧,冷酷無情,歌頌了老將的高尚節操和愛國熱忱。

全詩分三段,開頭十句為第一段,是寫老將青壯年時代的智勇、功績和不平遭遇。先說他少時就有李廣之智勇,“步行”奪得過敵人的戰馬,引弓射殺過山中最凶猛的“白額虎”。接著改用曹操的次子曹彰故事,彰綽號黃須兒,奮勇破敵,卻功歸諸將。詩人借用這兩個典故,描繪老將的智勇才德。接下去,以“一身轉戰三千裏”,見其征戰勞苦;“一劍曾當百萬師”,見其功勛卓著;“漢兵奮迅如霹靂”,見其用兵神速,如迅雷之勢;“虜騎崩騰畏蒺藜”見其巧布鐵蒺藜陣,克敵製勝。但這樣難得的良將,卻無寸功之賞,所以詩人又借用歷史故事抒發自己的感慨。漢武帝的貴戚衛青所以屢戰不敗,立功受賞,官至大將軍,實由“天幸”;而與他同時的著名戰將李廣,不但未得封侯授爵,反而得罪、受罰,最後落得個刎頸自盡的下場,是因“數奇”。這裏的“天幸”,既指幸運之“幸”,又指皇帝寵幸;“數奇”,既指運氣不好,又指皇恩疏遠,都是意涵雙關的。詩人借李廣與衛青的典故,暗示統治者用人唯親,賞罰失據,寫出了老將的不平遭遇。

中間十句為第二段,寫老將被遺棄後的清苦生活。自從被棄置之後老將便“衰朽”了,歲月蹉跎,心情不好,連頭發都白了。他昔日雖有後羿射雀而使其雙目不全的本領,但久不習武,雙臂就如同生了瘍瘤,很不利落了。古人常以“柳”諧“瘤”,並且“楊”“柳”通假。在這裏詩人以“楊”諧“瘍”(瘡)是照顧到詩的平仄聲調。老將被棄,瘍生左肘,卻還得自尋生計,“路旁時賣故侯瓜”。“故侯”,指秦東陵侯召平,秦破,為布衣,種瓜于長安東城。這裏說他不僅種瓜,而且“路旁時賣”,可知生活沒有著落;“門前學種先生柳”,也是指他以耕作為業的意思。陶淵明門前有五柳,因自號“五柳先生”。至于住處則是“蒼茫”一片“古木”叢中的“窮巷”,窗子面對著的則是“寥落寒山”,這更見世態炎涼,門前冷落,從無賓客往還。但是老將並未因此消沉頹廢,他仍然想“誓令疏勒出飛泉”,象後漢名將耿恭那樣,在匈奴疏勒城水源斷絕後,與戰士們同甘共苦,終于又得泉水卻敵立功;而決不像前漢潁川人灌夫那樣,解除軍職之後,使酒罵坐,發泄怨氣。

最末十句為第三段,是寫邊烽未熄,老將時時懷著請纓殺敵的愛國衷腸。先說西北賀蘭山一帶陰霾沉沉,陣戰如雲,告急的文書不斷傳進京師;次寫受帝命而征兵的軍事長官從三河(河南、河內、河東)一帶征召大批青年入伍,諸路將軍受詔命分兵出擊。最後寫老將,他再也呆不住了,先是“拭拂鐵衣如雪色”,把昔日的鎧甲摩擦得雪亮閃光;繼之是“聊持寶劍動星文”,又練起了武功。他的宿願本就是能得到燕產強勁的名弓“射天將”(“天將”一作“大將”),擒賊擒王,消滅入寇的渠魁;並且“恥令越甲鳴吾君”,絕不讓外患造成對朝廷的威脅。結尾為老將再次表明態度:“莫嫌舊日雲中守,猶堪一戰立功勛”,借用魏尚的故事,表明隻要朝廷肯任用老將,他一定能殺敵立功,報效祖國。魏尚曾任雲中太守,深得軍心,匈奴不敢犯邊,後被削職為民,經馮唐為其抱不平,才官復舊職。

這首詩十句一段,章法整飭,大量使事用典,從不同的角度和方面,刻畫出“老將”的藝術形象,增加了作品的容涵量,完滿地表達了作品的主題。沈德潛《唐詩別裁》謂“此種詩純以對仗勝”。詩中對偶工巧自然,如同靈氣周運全身,使詩人所表達的內容,猶如璞玉磨琢成器,達到了理正而文奇,意新而詞高的藝術境界。

作者簡介

王維

​王維​王維

(701-761)唐代詩人。字摩詰。原籍祁(今山西祁縣),遷至蒲州(今山西永濟),晚年居于藍田輞川別墅。青少年時期即富于文學才華,擅畫人物、叢竹、山水。公元721年(開元九年)中進士第一,為大樂丞。因故謫濟州司倉參軍。後歸至長安,被擢為右拾遺。安史亂前,累官至給事中。公元756年(天寶十五載),為安史亂軍所獲,署以偽官。兩京收復後,降職為太子中允,後官至尚書右丞,故亦稱王右丞。王維詩現存約四百首,最能代表其創作特色的是描繪山水田園等自然風景及歌詠隱居生活的詩篇。他繼承和發展了謝靈運開創的寫作山水詩的傳統,對陶淵明田園詩的清新自然也有所吸取,使山水田園詩的成就達到了一個高峰。詩與孟浩然齊名,並稱“王孟”,同為盛唐山水田園詩派的代表人物。晚年無心仕途,專誠奉佛,故後世人稱其為“詩佛”。有《王右丞集》。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