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與海 -美國作家海明威著名小說

老人與海

美國作家海明威著名小說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老人與海》(The Old Man and the Sea),是現代美國小說作家海明威創作於1952年的一部中篇小說,也是作者生前發表的最後一部小說。作為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它圍繞一位老年古巴漁夫展開,講述他與一條巨大的馬林魚在離岸很遠的灣流中搏鬥的歷程。雖然對它有不同的文學評價,但它在20世紀小說和海明威的作品中是值得注目的,奠定了他在世界文學中的突出地位。 1953年5月4日海明威的《老人與海》獲得普利茲獎。

2017年1月,2017年聯考北京卷《考試說明》發布,《老人與海》納入北京聯考必考範圍。

寫作背景

​《老人與海》這本小說是根據真人真事寫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海明威移居古巴,認識了老漁民格雷戈裏奧·富恩特斯。1930年,海明威乘的船在暴風雨中沉沒,富恩特斯搭救了海明威。從此,海明威與富恩特斯結下了深厚的友誼,並經常一起出海捕魚。

老人與海

1936年,富恩特斯出海很遠捕到了一條大魚,但由于這條魚太大,在海上拖了很長時間,結果在歸程中被鯊魚襲擊,回來時大馬林魚隻剩下了一副骨架。

1936年4月,海明威在《鄉紳》雜志上發表了一篇名為“碧水之上:海灣來信”的散文#,其中一段記敘了一位老人獨自駕著小船出海捕魚,捉到一條巨大的大馬林魚,但魚的大部分被鯊魚吃掉的故事。當時這件事就給了海明威很深的觸動,並覺察到它是很好的小說素材,但卻一直也沒有機會動筆寫它!

1950年聖誕節後不久,海明威產生了極強的創作欲,在古巴哈瓦那郊區的別墅“觀景社”,他開始動筆寫《老人與海》(起初名為《原有的海》)。到1951年2月23日就完成了初稿,前後僅用了八周。4月份海明威把手稿送給去古巴訪問他的友人們傳閱,博得了一致的贊美。海明威本人也認為這是他“這一輩子所能寫得最好的一部作品!”

作品特色

結構

1. 縱式結構

他採取了縱式結構的方式,即在眾多漁夫中老人作為他小說中的主人公桑地亞哥,選擇了非常可愛的孩子馬諾林做老人的伙伴,選擇了遼闊深遠的大海作為老人捕魚的典型環境,選擇了一生中難得遇見的大馬林魚作為老人的對手,把這一系列情節的發展按自然的時空順序安排在兩天時間內進行,這樣剪裁實際上有許多東西並沒有被真正剪裁掉,而是讓讀者自己去完成,達到“一石多鳥”的藝術效果,寓意深厚。一方面集中體現了他作品的主題:“一個人並不是生來要給打敗的,你盡可以把他消滅掉,可就是打不敗他。”這是他筆下“硬漢子”形象所反映的“重壓下的優雅風度”。

老人與海

2. 輪輻式的布局

小說的全部時間非常緊湊,前後隻有四天:出海的前一天,以老人從海上歸來為引子,讓周圍的人物一個個出場,交代了他們與老人之間的關系:一個熱愛他,跟他在一起學習釣魚的孩子馬諾林;一對非常自私的父母;一群尊敬他,但永遠不能理解他的打漁人;一個關心他的酒店老板。老人就生活在這樣的人物群體中,相比之下,他與眾人有著明顯的不同,他很樂觀,心胸開闊,是個經驗豐富、充滿信心、勤勞勇敢、富于冒險、熱愛生活的純樸的古巴漁民。同時,這種輪輻式結構還能產生線索清晰明了、中心集中突出、故事簡潔明快的效果。

3. 緩急相間的節奏感

海明威在論述節奏時曾這樣說:“書啓動時比較慢,可是逐漸加快節奏,快得讓人受不了,我總是讓情緒高漲到讓讀者難以忍受,然後穩定下來,免得還要給他們準備氧氣棚” 這篇小說給人的節奏感就是這樣,故事開始給我們交代老人與周圍人的關系時,娓娓道來,速度比較緩慢,隨著老人航海的進程,速度也逐漸加快著,當老人與馬林魚、鯊魚正面交鋒時,速度之快達到了極點。特別是魚在不斷的掙扎,起伏波動,鯊魚在猛烈的進攻,老人很疲憊的情況下,讀者情緒高漲,緊緊的替老人捏一把汗。

每一本書,都有它自己的“靈魂”,當你閱讀一本書時,自己也就在不知不覺當中,陷入了那個書中所構想的世界。

因為書所有的“靈魂”不同,自然那個所構想的世界也不一樣。而我所指的“靈魂”,就是每本書,其自身要表達的思想,或者願望。

我們會因為那些感人的書,而潸然淚下,或因為那些記錄屈辱歷史的書,而熱血沸騰,甚至因為那些武俠、玄幻的書,而將自己想象成天下第一的人。

《老人與海》卻是一本能讓人了解,什麽才是真正的人生,什麽才是堅強的書,一本實實在在的好書。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會不斷地受到挫折、失敗還有許多負面的情緒,許多人因此而消極、失去對生活的熱愛。而《老人與海》卻刻畫出一個與大海搏鬥,在艱難的環境下,奮力生活的老漁夫。大家應該記得,在書中提到過,老人的漁船上那破舊的帆布,就像是一面失敗的旗幟,仿佛在宣告著老人永遠都捕不到魚的倒酶運氣。但是,他沒有放棄,仍然出海捕魚。而在現實中,某些人卻不能堅持,面對挫折就選擇了放棄,選擇了逃避。和那已經生活窘迫的老漁夫相比,那些逃避的人真的是不知道什麽才是挫折。我們可能會因為考試的失利,而對自己失去信心。或者因為別人的批評,而自暴自棄。在那時候,想想這個堅強的老漁夫,他是如何面對生活的。自己的心,自然就會釋然許多。

1. 完美的照應

《老人與海》非常講究照應的完美。老人獨自一人住在海邊一座簡陋的茅棚裏,第85天的黎明他從這裏扛著工具由孩子送他出海;三天後的黎明,他獨自駕著小船又回到了海邊。

2. 引人的懸念

海明威在《老人與海》中一開始就設了兩個懸念:老人一連84天一條魚也沒捉到,他準備第85天繼續捕魚,他很背運(孩子的父母這樣看他),那麽,他能否捕到一條大魚?老人在感到他的力氣可能不支的情況下,認為自己有信心有訣竅,認為像他這樣一個“古怪”的老頭子會做好一切的,那麽,他有什麽樣的信心和訣竅?他的“古怪”又表現在哪裏呢?這是讀者迫切想要知道的,這股巨大的吸引力牢牢牽著你去尋找你所想知道的一切,最後讀完作品就會得到比較圓滿的答案:老人第85天捕到了一條特大魚,不過最後又失去了;他的信心就是戰勝一切困難,取得最後的勝利;他的訣竅就是對付魚的一切有利辦法;他的“古怪”表現在他那堅毅不可戰勝的倔強性格上,懸念隨著情節的發展消失了,我們對作品的整體精神也得以了解,這就是懸念設定的藝術效果。  

藝術特色

縱式結構

他採取了縱式結構的方式,即在眾多漁夫中老人作為他小說中的主人公桑地亞哥,選擇了非常可愛的孩子馬諾林做老人的伙伴,選一系列情節的發展按自然的時空順序安排在兩天時間內進行,這樣剪裁實際上有許多東西並沒有被真正剪裁掉,而是讓讀者自己去完成,達到“一石多鳥”的藝術效果,寓意深厚。一方面集中體現了他作品的主題:“人並不是生來要給打敗的,你盡可能把它消滅掉,可就是打不敗他。”這是他筆下“硬漢子”形象所反映的“重壓下的優雅風度”。

 輪輻式的布局

小說的全部時間非常緊湊,前後隻有四天:出海的前一天,以老人從海上歸來為引子,讓周圍的人物一個個出場,交代了他們與老人之間的關系:一個熱愛他,跟他在一起學習釣魚的孩子馬諾林;一群尊敬他,但永遠不能理解他的打漁人;一個關心他的酒店老板。老人就生活在這樣的人物群體中,相比之下,他與眾人有著明顯的不同,他很樂觀,心胸開闊,是個經驗豐富、充滿信心、勤勞勇敢、富于冒險、熱愛生活的純樸的古巴漁民。同時,這種輪輻式結構還能產生線索清晰明了、中心集中突出、故事簡潔明快的效果。

緩急相間的節奏感

海明威在論述節奏時曾這樣說:“書啓動時比較慢,可是逐漸加快節奏,快得讓人受不了,我總是讓情緒高漲到讓讀者難以忍受,然後穩定下來,免得還要給他們準備氧氣棚”這篇小說給人的節奏感就是這樣,故事開始給我們交代老人與周圍人的關系時,娓娓道來,速度比較緩慢,隨著老人航海的進程,速度也逐漸加快著,當老人與馬林魚、鯊魚正面交鋒時,速度之快達到了極點。特別是魚在不斷的掙扎,起伏波動,鯊魚在猛烈的進攻,老人很疲憊的情況下,讀者情緒高漲,緊緊的替老人捏一把汗。

前後照應

《老人與海》非常講究照應的完美。老人獨自一人住在海邊一座簡陋的茅棚裏,第85天的黎明他從這裏扛著工具由孩子送他出海;三天後的黎明,他獨自駕著小船又回到了海邊。

象征意義

老漁人聖地亞哥是海明威塑造的最終一位悲劇英雄,也是他終身塑造的硬漢性情的最終總結。貧窮而又不走運的老漁夫聖地亞哥的命運是悲痛的,而他卻又是一個失敗的英雄,“打不敗的失敗者”,海明威的硬漢子風格像精靈一樣錚錚依靠在聖地亞哥這一人物形象之上,這就是海明威“硬漢子”精力的意味,他不論有意照樣無意,不論是盲目亦或不盲目,都作為了海明威“冰山準則”的有力表現。

聖地亞哥是一個“單獨在灣流裏的一隻小舟上打魚的老頭兒”。生涯和歲月給白叟的熬煎,令他“後頸上凝集了深入的皺紋,顯得又瘦又憔悴”,“身上的每一局部都顯得垂老”了,可是他的那雙眼睛“跟海一樣藍,是興奮的,毫不懊喪的”。作品一開端時,老頭兒正趕上“時運不好(那是描述倒運的一個最壞的字眼兒)”。八十四天,整整八十四天,他連一條魚都沒有捉到,這對一個以打魚為生的漁夫來說,那真是再倒酶不過的了。就連跟他在一同很長工夫的一個孩子,也不得不在第四十天分開了他。

老人與海老人與海

老漁人的凄慘命運恰是海明威的本身遭遇在藝術上的折光反射。海明威曾經參與過兩次世界大戰和西班牙戰爭,人們還未從世界大戰的惡夢中醒來,破滅、丟失等各種悵惘困擾著人們。戰後的社會是一片紊亂、凄涼的現象,戰爭和社會的各種荒謬景象給海明威的精力和身體上都帶來了很深的創傷,可謂九死終身。這也恰是老漁人聖地亞哥衰老的顯示之一。別的,我們發現從1940年《喪鍾為誰而鳴》之後,海明威整整十年沒有宣布希麽主要作品,而1950年出書的《過河入林》又遭到言論界的一致批判,“很多談論家甚至斷言海明威的才智曾經幹涸,再也沒有什麽新穎器械了”[vii]。這個景遇與聖地亞哥白叟一開端的情狀何等的類似,白叟背了運,連續八十四天打不到魚,當他坐在海濱酒店時,四周的漁夫都在訕笑他或許對他寄予同情。

聖地亞哥為了證明自己是個“古怪老頭兒”,或者說是為了證明自己是有堅強勇氣與毅力,為完成隻屬于自己的那項別人無法替代完成的任務,為了鰥夫的光榮與尊嚴,聖地亞哥一定要捕到一條大魚,對于尊嚴與榮耀,海明威是極其強調的,他曾經一度打算為該文使用“人的尊嚴”這一標題。對于海明威來說,要寫好一篇“一輩子所能寫出的最好的作品”,“從戰術上講,現在發表《老人與海》可以駁倒認為我這個作家已經完蛋的那一派意見。海明威意識到《老人與海》的這部作品的完成,將讓“別的優秀而成熟的作品與它相比大為遜色”。我“今後還要努力寫得更好一些,但這會是非常困難……我是一個專業作家,對這部作品心中有數。”老漁人聖地亞哥也意識到了“85”是個吉利的日子,“可以捉到一千磅的大魚”。聖地亞哥老人在捕到他一生捕到過的甚至見到過的最大的魚後,耗盡了全身了精力,不僅兩手空空,而且傷痕累累;而海明威在寫完這部最優秀的作品後,直到最後的自殺都未曾發表過任何作品,在寫《老人與海》的同時寫的另一部長篇小說《海流中的島嶼》都是在1970年他妻子整理後發表的。

雖然海明威說:“人們說什麽象征主義,全是胡扯”,筆者認為把老漁人聖地亞哥作為“打不敗的失敗者”的人物形象進行塑造與對海明威雙重性格的探討也分不開。悲劇超越了他的失敗,升華了存在的意義,失敗後的言語與行為又折射出海明威的人生觀和行為準則。精神上的勝利給了這些失敗者和其創造者做人的尊嚴和勇氣,同時又以一副面具去掩蓋內心深處的、具有浪漫主義色彩的懦弱和自然主義宿命論。海明威的恩師格魯特·斯泰因這樣評述海明威的性格:“他用殘忍當盾牌,以掩蓋他驚人的膽怯和敏感。”《海明威傳》的作者庫·辛格也這樣說:“海明威外表粗魯健壯而又英勇,頗具男子氣概,但在內心裏,他有一種女人的直覺、善感、溫情、容易落淚。”而著名的海明威學者傑佛裏·邁那斯教授卻很直接地指出:“在外表上極力壓製他性格上多愁善感的一面,裝出一副男子豪放不羈的形象”。正是由于海明威本人的精心掩飾,使我們判斷失誤而在潛意識裏對他的硬漢子精神產生了公式化的認定。對于海明威多愁善感的一面在老漁人聖地亞哥身上也有體現。且看聖地亞哥是怎樣在清晨喊醒小男孩的,“他輕輕握住孩子的一隻腳,然後便一直握著直到孩子醒來”這就是老人的細膩而又溫情的一面,這一面卻就被海明威極力地掩飾過,這一點也許與他雙重性格有密切的關系。在現實和虛構的兩個世界裏,追逐描寫失敗而又不承認失敗成了海明威內心不安與痛苦的一劑良葯。

白叟處境的一步步惡化就是為了顯示出海明威這一硬漢子在“重壓”之下所顯示出的“優雅風姿”,如許的重壓之下,白叟的掉敗才顯得尤其悲壯,剛開端時,天天出海,但連續40天沒有釣到一條魚,這種掉敗就夠“倒運”了,後來小孩兒馬洛林的離去更讓白叟的處置顯得暗淡蒼涼,最終的遭遇更讓人感應慘痛,但是就是這種“從掉敗依然是到掉敗”的景況下,聖地亞哥完美地表現了海明威的硬漢子性情:當他的大魚被鯊魚吃得僅剩下一副骨骼時,他自問:“可是,是什麽把你打敗的呢?”“什麽也不是……是我走得太遠啦。”白叟英勇地供認了本人的掉敗,卻又絕對置信自我的力氣。置信他即使是掉敗仍然英勇無比,置信在精力上並沒有敗給鯊魚,由于被祛除的是鯊魚,而不是本人,恰是基于看待掉敗的英勇、毫不泄氣的精力,聖地亞哥領會到:“一旦給打敗,工作也就輕易辦了”。于是“目前隻需把船盡能夠好好地、乖巧地開往本人的口岸去。”當戰役已成舊事,輝煌也已逝去,桑提亞哥是那麽安詳寧靜地完成殘剩的任務,絕好地表現了“重壓下的優雅風姿”。假如說人生是個競技場,天然就是人生的大布景。而此刻的聖地亞哥卻已完全逾越了這個天然,逾越了別人生中的磨練、輝煌、成功亦或是掉敗。

老人與海老人與海

聖地亞哥“重壓下的優雅風姿”的意味與筆者在前面提到的戰爭對海明威的身心推殘,戰爭的嚴酷、統治者的虛假及其流血的無謂改動了海明威年青時“解救世界民主”的龐大志向。

第一次世界大戰鑄成了海明威對人類社會的基本觀點,嚴峻的影響了創作基調。在海明威眼裏,世界充溢了暴力與虛假;滅亡不成防止地等候著第一小我。這就是海明威筆下主人公聖地亞哥的凄慘命運的又一意味。在這種社會中生活下去,就必需為本人樹立一整套的生活規律,這就是:“在生涯中,就是不克不及取勝,也切切不成以認輸,你可以在靜靜忍耐中全力活下來;拋棄情緒的糾葛,莫要顧影自憐;在戶外的體育活動中追求歡欣,把‘硬漢性情’作為生命的支柱”恰是這套生活規律讓海明威成功地塑造出了典型的硬漢子形象,就算是駕著漁船“上面是一面千瘡百孔的帆,上面先後補上了一些面粉袋,如一面標記著被打敗的旌旗,”上天註定了白叟掉敗的命運,但面臨掉敗所顯示出來的仍是硬漢子的安然立場。海明威經由十六年之後,悟出了昔時阿誰老漁夫的故事的真理,他把古巴漁民的真實故事故成了一個浸透著人生哲理的寓言,海明威不再是純真地講述這個故事,而是揉進了本人的人生體驗、感情和思維。“八分之一”的起原于生涯素材,而餘下的“八分之七”倒是需求經過想象去發掘的藝術真實與意味主義了。

可見聖地亞哥的意味所出現出寄意的多義性,雖然個中也不乏某種模糊氣味,但我們照樣不得不供認的是聖地亞哥是“海明威式”硬漢子精力的最佳表現者。

“硬漢性格”的補充

“運氣是我有了一個好老頭兒和一個好孩子,而近來作家們已經忘記還有這些事情",海明威在談到小說成功的因素之時,曾頗為自得地將小男孩與老人相提並論。由此可見,小男孩馬洛林在《老人與海》中起著不可或缺的作用,然而小說的真實素材《在大海上》這篇通訊裏卻並無小男孩其人,小說中他卻佔了不少篇幅,這便是海明威藝術創意與匠心所在,要研究《老人與海》象征因素,小男孩馬洛林顯然很值得讀者與批評家們推敲了。

老人與海老人與海

孩子是從五歲起跟老人上船學習捕魚的,孩子的個性特征從另一個側面反映了老人的性格,孩子雖然很小,但並不顯很孩子氣;從老人那裏學到的不僅是捕魚的本領,還有自尊自強的精神,並學會懂得生活的艱辛與男人的責任。稚嫩的肩膀早已習慣了清早就得出門打魚的生活的磨礪,縱然是“走路還打瞌睡”,仍然說“這算什麽,男子漢就得這樣。”鏗鏘有力,落地有聲的言語充分的展示了“海明威式”的硬漢子精神。

在老人的潛意識裏,孩子是自己人生的另一階段,因為一個人不可能夢到兩個自己,所以盡管他與孩子朝夕相處,他“做夢時從沒有夢見過孩子”。孩子的離開是孩子家長的決定,老人不願意也不讓孩子為難,于是不讓他再跟著自己,不讓小男孩也沾上老人的酶運,孩子多次的要求堅持回來,縱然老人的失敗就擺在面前,現實證實了老人的失敗,老人的多次回決,但始終阻止不了孩子。他不怕失敗,蔑視失敗,勇敢地面對失敗,因為在小男孩心裏,聖地亞哥是一個“神釣”、“與眾不同”。孩子在回歸幫助表現海明威“重壓下的優雅風度”,小男孩的出現決不是可有可無的點綴品,是有其象征意蘊的,是人類的未來生命延續的維系物,也是硬漢子不向命運低頭的力量源泉。聖地亞哥正是從孩子的鼓勵下堅強不屈的拼搏下去,他意識到:“要不是孩子,我早完了,這一點不承認可不行”,在與命運搏鬥中,幾次想到小孩,“要是孩子在這兒多好啊!”所以有了孩子,生活中才會有痛苦和歡樂,才會有災難和希望,人類社會也才會生生息息,延綿不絕。

將唯一的一個與老人相依為命的小男孩馬洛林從桑地亞哥身旁無情地取走,這也是海明威獨到的藝術創意。取走是因為老人“倒酶”,是因為孩子的父母強令孩子另攀高枝。也是因為海明威生活在趨向于腐朽和沒落的社會裏,海明威作為正直而又清醒的知識分子,一方面看透了社會的虛偽和腐敗,然而雖然他有膽有識,又有著自信和堅毅的品質,但長期的搏鬥使他覺得力不從心了,認為即使自己再怎麽,也無法改變這黑暗的現實。因而他感到苦悶,感到疲倦,感到希望和勝利的渺茫,漸漸地就變成了一個實際上的精神勝利者,渴望用精神的勝利使自己得到慰藉,得到解脫。

正是在這種心態的驅使下,海明威流露出對弱者的同情,對有錢人的輕蔑,對貧富差距的不滿,于是當老人感到孤寂和痛苦以及失敗之後,孩子終于下定決心回到老人的身邊,孩子的再次回歸,顯示他無視父親的權威與漁民們對運氣的迷信,“去他媽的什麽運氣,我要運氣跟我走。” “家裏人說起來,我才不管呢。”孩子在回歸之前,老人的奮鬥也是孤立的,無論如何英勇都註定會失敗,孩子的話昭示出他在老人的英雄氣概的感召下走向了成熟,在失敗之中隱隱約約地又感到了一絲的歡樂與光明的希望。

大海是生存環境的象征

大海在整篇故事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它是聖地亞哥老人賴以生存的物質世界,是他生活的全部內容,海為他準備了神秘的大魚,為他提供了展示其無比的勇氣和毅力的場所,從美學角度來講,大海是一幅“意味著許多東西”的寫意畫。

老人與海

在蒼茫而神秘的大海,她是“仁慈的,十分美麗的,但是她有時竟會這樣地殘忍,又是來得這樣的突然,那些在海面上飛翔的鳥兒,不得不一面點水搜尋,一現發出微細而凄慘的叫喊……”,可是“老頭兒總是把海當作一個女性,當作施寵或者不施寵的一個女人。”“為什麽盜賊鳥和強大的鳥把像海燕一樣的鳥兒弄得那樣柔弱、那樣纖細,海洋有時竟能夠如此殘忍呢?”

聖地亞哥雖然也想到“海洋仁慈又十分美麗”,但是,他所強調的是“海洋就是能夠如此的殘忍,又是來得這樣的突然”,那些弱小的鳥兒隻能發也“微弱而凄慘的叫聲”。聖地亞哥在這裏流露的分明是對海洋殘忍的不滿,是對海燕一類弱小鳥兒的同情,如果我們聯系當時的美國現實,當時麥卡錫主義在美國猖獗橫行,民主與進步力量遭到瘋狂的迫害,整個美國社會彌漫著疑懼和恐怖的氣息,聖地亞哥關于海洋會突然變的殘忍。又為什麽要反復交待聖地亞哥對大海上小鳥的同情呢?作者隻提到屬于同類的海上的兩種鳥兒,海燕和黑色的小海燕,而“尤其為弱不禁風的黑色小海燕傷心”。當反共的麥卡錫主義在美國猖獗時,美國共產黨人卻沒有形成一支對抗力量,眾多的共產黨人和民主進步人士遭受審判和監禁,美國人民經歷著空前的大劫難。海明威正是在這特定的殘酷現實面前,把“海燕一類的鳥兒”寫成了無法抗拒風浪的生靈,並把它選作受害于“海洋殘忍”的代表。小說中“海燕一類的鳥兒”即象征美國共產黨、人和民主進步人士。我們又註意到大海一律都是“暗黑的”,“黑漆漆的”或是其它黑暗的色調,仿佛大海是一個穿著黑衣,帶著黑色的面紗,海洋又是“如此的殘忍”這又不正象征著麥卡錫主義把美國搞得天昏地暗的社會現實麽?

但海明威卻又給大海賦予了女性的身體和靈魂。海的女性,讓她自身蘊含著大量的生殖力和可能性,所以才能為老人準備好一個巨大無比的魚,她的寬廣足以使老人駛入體驗不可知的和未知的現實奧秘的領域,她的浩大足以允許老人生活的永恆之中。聖地亞哥與自然的關系也主要體現在他與大海的依存又鬥爭的關系之上,美國是一個多民族國家,各民族文化的海洋上匯合並經由海洋而輸入美國,美國文化的源頭也必須追溯至歐洲文化的愛琴海文化。這也是海明威選擇“大海”作為漁夫聖地亞哥生存環境的重要原因,而文化的博大精深也非“仁慈、善良”的女性才可容納的。

老人與海老人與海

獨自在海上的日子,聖地亞哥看日升日落、觀月隱月現,與魚鳥作伴,和風水對話,他也變成了大海的一部分。“海洋是仁慈的,十分美麗的,”最終給予了老人一條“比小船還長兩英尺”的大馬林魚。可是海洋又是殘忍的——那些成群結隊而來鯊魚奪走了他辛苦追捕到的大魚,粉碎了他的“光榮”。老人的孤獨與快樂、鬥爭與失敗都和大海相聯系。老人與大海的關系是既依存于大海又要與大海鬥爭。他不僅僅從大海獲得生存條件、生存技巧,還從大海獲得朋友和對手。大海是他的生活場所和戰鬥場所,也將成為他的最後歸宿,這與海明威有極其重要的關系。

海明威隻是一個描寫男人的作家,他描寫的是能在“重壓下表現優雅風度”的男人,“海明威沒有一部可以稱得上是專門以女人為中心主角或以婦女讀者為主要對象的作品”,與海明威同時代的評論家艾德蒙·威爾遜說:“他筆下的女性是不真實的”,這是由于母親的清高自負、驕縱自私給海明威留下終生影響,母親十足的男性氣質與專橫令海明威極其反感,甚至在他母親死後多年,海明威還在朋友面前憤憤地說他的母親是雌雄同體,母親的“男性化”行為造成了海明威心裏障礙——認為自己缺少真正的母愛,這就讓他在戀愛時表現出明顯的戀母情結,總是愛戀年齡比他大的女人,這一事實也間接地反映出他在前半生中不斷尋找一位理想母親替代者的渴望與決心,“女人是使他不安的最大根源”,父母在婚姻上的不諧調與海明威(1899年)大7歲的阿格尼絲(1882年)的拒婚對海明威的傷害反映出海明威性格極為脆弱的一面。這一現實令海明威內心不安與痛苦,于是精神上的寄托成為了醫治他內心的一劑良葯。那麽“仁慈的、美麗的大海”成為他內心的理想化身。

因此,這幅“意味著許多東西”的寫意畫成了海明威生存環境的剪影。

鯊魚是惡勢力的代表

關于小說中的“鯊魚”的象征意義,也有多種不同的解釋,諸如象征復仇女神,象征時間,象征死神等等。但海明威自己明確地說過。“那可惡的鯊魚……,就好比所得稅。我努力工作,碰上好運氣。我得到一張數目可觀的支票,于是所得稅就像鯊魚一樣跟蹤而來,用尖利的牙齒大塊大塊地咬著吃,那老人沒說到這個,我卻說到了,顯然海明威這裏的“鯊魚”是充斥于他所處世界中惡勢力的象征。

而海灘上那具巨大的、白色的馬林魚骨。它作為老人與馬林魚激烈追逐,與鯊魚拼死相爭的見證,可以說既是勝利的象征,也是失敗的象征,正是這種微妙的對立統一與相互之間轉換,讓我們在一次看到了依附其上的海明威式的硬漢子精神。對于馬林魚,作者對它的描寫貫穿于全篇。它大而且美,比老人的漁船還長兩尺,風度優雅,儀態萬分,在水層潛遊時是一抹巨大的黑影,躍出海面時,銀光閃閃,它牽引著自己的追捕者在茫茫的大海上急劇而又從容地挺進,將身後的波光浪影染成一片暗紅。這些描寫,不僅切合于全篇海上的風光,更重要的是使這條馬林魚作為一種自然的壯觀與偉大的象征而與孤獨的老人、飄零的船隻形成對照,反射也作為它的追捕者與征服者的老人那副黑瘦的軀幹中所蘊涵的力量與光輝。在馬林魚這一象征性形象的照耀下,小說的全部描述也就獲得了更為豐厚的意蘊。

聖地亞哥所看到的馬林魚似乎比我們人類“更崇高、更有力些”,也看到了鯊魚的“無所畏懼”,實際上寫魚也是為了寫人。因為老頭兒知道“什麽是一個人能夠辦得到的”,“這一個總要去殺死那一個”,其實也是“弱肉強食”的資本主義社會的象征。被鯊魚蠶食後的馬林魚隻剩下的“白色魚骨”又何嘗不是戰爭的另一個縮影。

戰爭使海明威迷惘的心理貭素發展成為基本的個性特征。一九一八年七月,海明威在義大利前線被炮彈片擊中負了重傷,當時還不滿十九歲。這次戰爭對于海明威生活和創作具有決定性的影響。他說它是“地球上前所未有的最大規模、最凶殘、指揮最糟糕的屠殺。誰不這樣寫誰就是說謊。”戰爭摧毀了人類文明,摧毀了青年對生活美好的幻想,摧毀了建立在人道主義基礎上的道德和價值觀念。西方青年在戰爭中看到的資本主義條件下生存的醜惡,悲慘和無目的性,從而成為頑固地、深不可測的懷疑主義和悲觀主義的犧牲品,這樣造成了“迷惘的一代”。海明威由于從少年時期就具有了“迷惘”的“病史”,而戰爭給他的精神和肉體都造成了人所不及的創作,所以海明威這樣說:“我對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印象壞透了。”“戰爭在一個作家心靈裏留下的創傷是很難愈合的。”海明威令人拍案而起的反戰情緒在他戰爭為題材的各種作品中有突出的表現。因此在白色的魚骨這座“小冰山”的底部,還有八分之七可能就象征著殘酷的戰爭。

老人與海老人與海

聖地亞哥希望釣到大魚的時候,他果然釣上了前所未聞的大魚,他對大魚的贊美,身軀的龐大、姿態的優美、威力的巨大、色澤的美麗,可以使人聯想到它象征著人們渴望創造的奇跡,要達到的宏偉目標,甚至是要實現的遠大理想。而那些不斷前來吞吃、咬噬大魚的鯊魚,則可視為搶掠成性、製造災難、阻止人們達到理想境地的各種破壞性惡勢力的象征。

對于聖地亞哥又為何去贊美另外一種鯊魚(鯖鯊),這是一向註重風度的海明威借聖地亞哥之口說也他對各種敵對力量不同的態度。海明威曾經說過:“我寧可有一個誠實的敵人,也不願擁有很多虛偽的朋友。”鯖鯊或許象征著海明威所喜歡的那種“誠實的敵人”。小說著重寫鯖鯊遊姿矯健,反應迅捷,牙齒銳利,進攻直率而勇猛,毫無畏懼,對它的死海明威也寫得有聲有色。但是聖地亞哥贊美鯖鯊的風度和力量,他並沒有忘記鯖鯊是他的“敵人”。他是懷著“要把對方置于死地的無比狠毒的心腸”刺死鯖鯊的。但是對待星鯊,聖地亞哥的態度就截然不同了,星鯊吃腐爛的東西,貪婪而凶殘,氣味也難聞,還偷襲瞅著的海龜,咬海裏遊泳的人,在進攻方式上也非常令人厭惡。聖地亞哥十分鄙視這種鯊魚,但是卻深深知道它們的厲害。海明威就是這樣在他的作品中來向人們展示冰山下的“八分之七”的。

更多象征形象

“更深的東西是您懂了以後所看到的東西”,海明威這樣告訴他的讀者們,當我們真正讀懂了《老人與海》以後,我們會懂得不僅僅隻是老人、小孩、大海和魚類有一定的象征主義。在這部作品裏“更深的東西”還很多。

如小說中的“獅子”在作品中有節律地反復出現,老人甚至從夢中都夢見了“獅子”。顯然“獅子”作為力與勇的另一稱呼,它在小說中的不斷出現,構成了一種寓意十分明確的象征:象征著老人追求力與勇的搏擊精神,這種搏擊精神就是“海明威式”的硬漢性格的體現。

另外,在《老人與海》中的壘球手老狄馬吉奧與老人角力的黑人大力士,鼓著長長的黑翅膀在海上盤旋找追捕目標的鷹,以及關于老人吃的鮪魚都有一定的寓意,都具有聖地亞哥形象的特質,它們都與作品中其他人物、環境有著符合實際生活本來面目、渾然一體的關系,然而又都是海明威代以傳達“意味”的象征體。這與象征主義作家所偏好的那種為追求所謂“主觀真實”,面對客觀世界支離扭曲,任意構造象征意象的作法是格格不入的,這種差異也許就是海明威不願接受象征主義桂冠的一個重要原因。

老人與海老人與海

海明威還通過象征性描寫隱晦地表達了他對美國現實的極度悲觀。小說有多處描寫“能夠使人聯想到距離耶穌蒙難”的情景。當聖地亞哥看到星鯊時,他的喊叫就像“一個人感到釘子穿過他的雙手釘進木頭裏而不由自主發出的喊叫聲。”這裏暗示的“一個人”就是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再如聖地亞哥“他扛著桅桿坐在那兒”,還有他睡覺的姿勢,“兩條胳膊直直地伸在外面,兩隻手心朝上,就這樣瞅著了。”作者用這些象征性描寫是在暗示:美國的耶穌又被釘在十字架上了,基督精神死亡了。海明威正是以這種無言的、隱晦的,基督徒或許能夠領的方式,向他的絕大多數信奉耶穌基督的同胞、世人傳遞他對美國現實的莫大悲哀。

獲得榮譽

影響歷史的百部經典之一

美國歷史上裏程碑式的32本書之一

1953年獲普利策獎

1954年獲諾貝爾文學獎

1986年法國《讀書》雜志推薦的理想藏書

48小時內賣出520萬本,銷量排名第一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獲得銀製勇敢勛章(medaglia d'argento)

因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當非官方的軍事通訊記者而在1947年獲得銅星勛章(Bronze Star Medal)

1953年憑《老人與海》獲得普立茲獎

1954年憑《老人與海》及一生的文學成就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海明威的名言

他最著名的話:一個人並不是生來要給打敗的。你盡可以消滅他,可就是打不敗他。

生活與鬥牛差不多。不是你戰勝牛,就是牛挑死你。

我多希望在我隻愛她一個人時就死去。

所有的罪惡都始于清白。

沒有失敗,隻有戰死。

勝利者一無所獲。

對一個作家最好的訓練是—不快樂的童年。

二十世紀的喪鍾為人類而鳴!

如果你有幸在年輕時居住過Paris,那Paris將會跟著你一輩子。

隻向老人低頭。

每個人都不是一座孤島,一個人必須是這世界上最堅固的島嶼,然後才能成為大陸的一部分。

上帝創造人,不是為了失敗。

作品簡析

這是一場人與自然搏鬥的驚心動魄的悲劇。老人每取得一點勝利都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最後遭到無可挽救的失敗。老人與海但是,從另外一種意義上來說,他又是一個勝利者。因為,他不屈服于命運,無論在怎麽艱苦卓絕的環境裏,他都憑著自己的勇氣、毅力和智慧進行了奮勇的抗爭。大馬林魚雖然沒有保住,但他卻捍衛了“人的靈魂的尊嚴”,顯示了“一個人的能耐可以到達什麽程度”,是一個勝利的失敗者,一個失敗的英雄。這樣一個“硬漢子”形象,正是典型的海明威式的小說人物。

在20世紀30年代以後發表的一些短篇小說裏,海明威描寫了一些拳擊師、鬥牛士、獵人等形象,在這些下層人物身上,他塑造了一種百折不撓、堅強不屈、敢于面對暴力和死亡的“硬漢子”性格,《老人與海》中聖地亞哥的形象就是這種性格的發展與升華。小說中的大海和鯊魚象征著與人作對的社會與自然力量,而老人在與之進行的殊死搏鬥中,表現了無與倫比的力量和勇氣,不失人的尊嚴,雖敗猶榮,精神上並沒有被打敗。可以說,這樣一個形象,完美地體現了作者所說的“你盡可把他消滅掉,可就是打不敗他”的思想。

​作者簡介

歐內斯特·米勒爾·海明威(Ernest Miller Hemingway,1899年7月21日-1961年7月2日),美國小說家。海明威出生于美國伊利諾伊州芝加哥市郊區的奧克帕克,晚年在愛達荷州凱徹姆的家中自殺身亡。海明威代表作有《老人與海》、《太陽照樣升起》、《永別了,武器》、《喪鍾為誰而鳴》等。海明威被譽為美利堅民族的精神豐碑,並且是“新聞體”小說的創始人,他的筆鋒一向以“文壇硬漢”著稱。海明威的寫作風格以簡潔著稱,對美國文學及20世紀文學的發展有極深遠的影響。

歐內斯特·米勒爾·海明威歐內斯特·米勒爾·海明威

《老人與海》:作者海明威,美國著名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老人與海》是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古巴老漁夫聖地亞哥在連續八十四天沒捕到魚的情況下,終于獨自釣上了一條大馬林魚,但這魚實在太大,把他的小船在海上拖了三天才筋疲力盡,被他殺死綁在了小船的一邊,在歸程中一再遭到鯊魚的襲擊,最後回港時隻剩下魚頭魚尾和一條脊骨。這雖然是一個故事簡單、篇幅不大的作品,但含義豐富,很多教師把它作為英雄主義教育的教材,推薦給廣大學生,使之成為經久不衰的暢銷書。 1899年7月21日,海明威出生在美國伊利諾伊州芝加哥郊外橡樹園鎮一個醫生的家庭。他的父親酷愛打獵、釣魚等戶外活動,他的母親喜愛文學,這一切都對海明威日後的生活和創作產生了不少的影響。中學畢業後,海明威在美國西南的堪薩斯《星報》當了6個月的實習記者。這家報館要求新聞報道簡捷明快。海明威在《星報》受到了良好的訓練。

康復後的海明威作為加拿大多倫多《星報》的記者常駐巴黎。他對創作懷著濃厚的興趣,一面當記者,一面寫小說。他的創作得到當時著名小說家的鼓勵和指點。在近10年的時間裏他出版了許多作品,其中最有名的是《太陽照常升起》。《太陽照常升起》是海明威第一部重要的小說。寫的是像海明威一樣流落在法國的一群美國年輕人。他們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迷失了前進的方向,戰爭給他們造成了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巨大傷害,他們非常空虛、苦惱和憂鬱。他們想有所作為,但戰爭使他們精神迷惘,爾虞我詐的社會又使他們非常反感,他們隻能在沉淪中度日,美國作家斯坦因由此稱他們為“迷惘的一代”。這部小說是海明威自己生活道路和世界觀的真實寫照。海明威和他所代表的一個文學流派因而也被人稱為“迷惘的一代”。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海明威懷著要親臨戰場領略感受戰爭的熱切願望,加入美國紅十字會戰場服務隊,投身義大利戰場。

大戰結束後,海明威被義大利政府授予十字軍功獎章、銀質獎章和勇敢獎章,獲得中尉軍銜。伴隨榮譽的是他身上237處的傷痕(被炸彈彈片嵌入身體留下的)和趕不走的惡魔般的戰爭記憶!

1928年,海明威離開了巴黎,居住在美國的佛羅裏達州和古巴,過著寧靜的田園生活。他經常去狩獵、捕魚、看鬥牛。但不久,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海明威無法再過寧靜的生活了。1937年至1938年,他以戰地記者的身份奔波于西班牙內戰前線。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作為記者隨軍行動,並參加了解放巴黎的戰鬥。

1929年,海明威的長篇小說《太陽照樣升起》和《永別了,武器》是“迷惘的一代”文學的最好作品。小說的主人公亨利是個美國青年,他自願來到義大利戰場參戰。在負傷期間,他愛上了英籍女護士凱瑟琳。亨利努力工作,但在一次撤退時竟被誤認為是德國間諜而險些被槍斃。他隻好跳河逃跑,並決定脫離戰爭。為擺脫憲兵的追捕,亨利和凱瑟琳逃到了中立國瑞士。在那裏,他們度過了一段幸福而寧靜的生活。但不久,凱瑟琳死于難產,嬰兒也窒息而亡。亨利一個人被孤獨地留在世界上,他悲痛欲絕,欲哭無淚。小說在戰爭的背景下描寫了亨利和凱瑟琳的愛情,深刻地指出了他們的幸福和愛情是被戰爭推向毀滅的深淵的。

老人與海老人與海

1940年,海明威發表了以西班牙內戰為背景的反法西斯主義的長篇小說《喪鍾為誰而鳴》。作品描寫了主人公美國青年喬頓,他志願參加西班牙人民的反法西斯鬥爭,奉命在一支山區遊擊隊的配合下,在指定時間炸毀一座具有戰略意義的橋梁。喬頓炸毀了橋梁,在身負重傷的情況下獨自狙擊敵人,等待他的是死亡。喬頓有高度的正義感和責任心,他因自己能為反法西斯鬥爭捐軀而感到光榮和自豪。這部作品是海明威中期創作中思想性最強的作品之一,在相當程度上克服和擺脫了孤獨、迷惘與悲泣的情緒,把個人融入到社會中,表現出為正義事業而獻身的崇高精神。

1941年底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海明威立即將自己的遊艇改裝成巡艇,偵察德國潛艇的行動,為消滅敵人提供情報。

1944年,海明威隨同美軍去歐洲採訪,在一次飛機失事中受重傷,但痊愈後仍深入敵後採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他獲得一枚銅質獎章。

四十年代初,海明威來中國報導抗日戰爭。五十年代發表長篇小說《過河入林》。

1952年,海明威發表了中篇小說《老人與海》:老漁夫聖地亞哥在海上連續84天沒有捕到魚。起初,有一個叫馬諾林的男孩跟他一道出海,可是過了40天還沒有釣到魚,孩子就被父母安排到另一條船上去了,因為他們認為孩子跟著老頭不會交好運。第85天,老頭兒一清早就把船劃出很遠,他出乎意料地釣到了一條比船還大的馬林魚。老頭兒和這條魚周旋了兩天,終于叉中了它。但受傷的魚在海上留下了一道腥蹤,引來無數鯊魚的爭搶,老人奮力與鯊魚搏鬥,但回到海港時,馬林魚隻剩下一副巨大的骨架,老人也精疲力盡地一頭栽倒在陸地上。孩子來看老頭兒,他認為聖地亞哥沒有被打敗。那天下午,聖地亞哥在茅棚中睡著了,夢中他見到了獅子。“一個人並不是生來要被打敗的。你盡可以把他消滅掉,可就是打不敗他。”這是聖地亞哥的生活信念,也是《老人與海》中作者要表明的思想。通過桑地亞哥的形象,作者熱情地贊頌了人類面對艱難困苦時所顯示的堅不可摧的精神力量。孩子準備和老人再度出海,他要學會老人的一切“本領”,這象征著人類這種“打不敗”的精神將代代相傳。

聖地亞哥是海明威所崇尚的完美的人的象征:堅強、寬厚、仁慈、充滿愛心,即使在人生的角鬥場上失敗了,面對不可逆轉的命運,他仍然是精神上的強者,是“硬漢子”。“硬漢子”是海明威作品中經常表現的主題,也是作品中常有的人物。他們在外界巨大的壓力和厄運打擊時,仍然堅強不屈,勇往直前,甚至視死如歸,他們盡管失敗了,卻保持了人的尊嚴和勇氣,有著勝利者的風度。

海明威一生勤奮創作。早上起身的第一件事,就是進行寫作。他寫作時,還有一個常人沒有的習慣,就是站著寫。他說:“我站著寫,而且是一隻腳站著。我採取這種姿勢,使我處于一種緊張狀態,迫使我盡可能簡短地表達我的思想。”

20年代是海明威文學創作的早期,他寫出了《在我們的時代裏》、《春潮》、《沒有女人的男人》和長篇小說《太陽照樣升起》、《永別了,武器》等作品。這一時期,正值西方世界沉淪為愛略特在社會崩潰背後所看到的荒原時期,長篇小說《太陽照樣升起》就是寫戰後一群流落歐洲的青年的生活情景以及他們精神世界的深刻變化。小說主人公傑克·巴恩斯是一名美國記者,戰爭毀掉了他的性能力。他愛上了一名英國護士勃瑞特·艾希利,後者也傾心于他,但他們無法結合。

30、40年代,他塑造了擺脫迷惘、悲觀,為人民利益英勇戰鬥和無畏犧牲的反法西斯戰士形象《第五縱隊》,長篇小說《喪鍾為誰而鳴》。他還在此時根據在非洲的見聞和印象寫了《非洲的青山》、《乞力馬扎羅山的雪》, 還發表了《法蘭西斯·瑪貝康短暫的幸福》。1932年發表了《午後之死》, 尊奉美國建築師羅德維希的名言“越少,就越多”,使作品趨于精煉,縮短了作品與讀者之間的距離,提出了“冰山原則”,隻表現事物的八分之一,使作品充實、含蓄、耐人尋味。

50年代,塑造了以桑地亞哥為代表的“可以把他消滅,但就是打不敗他”的“硬漢形象”(代表作《老人與海》1950年)。海明威是美利堅民族的精神豐碑。

一個美國作家羅伯特·柯恩——一個對生活頗多虛妄與浪漫幻想的人也愛上了勃瑞特,但她並不喜歡他。這一群歷經滄桑的青年,戰後浪跡歐洲大陸,整日無所事事,聚飲、爭吵或毆鬥。戰爭奪取了他們的親人,給他們留下了肉體上和精神上的創傷,他們對戰爭極度厭惡,對公理、傳統價值觀產生了懷疑,對人生感到厭倦、迷惘和懊喪。小說從一個獨特的角度譴責了戰爭,具有反戰色彩。小說因寫了一代人的迷惘而成了“迷惘的一代”文學流派的代表作。

《永別了,武器》(又譯《戰地春夢》)是海明威的代表作。他以反對帝國主義戰爭為主題,揭示了“迷惘的一代”出現的歷史原因,控訴了戰爭毀滅人的理想和幸福,戕害人們的心靈,並使千百萬無辜生因此塗炭。這篇作品顯露了海明威散文風格的基本特色和“現代敘事藝術”。作品故事情節簡單而意境純一,語言樸實無華,句子短小凝練,環境描寫達到情景交融。

二戰後,海明威創作進入晚期,其代表作為《老人與海》,由于小說中體現了“人在充滿暴力與死亡的現實世界中表現出來的勇氣”而獲得1954年的諾貝爾文學獎,獲獎原因是:“因為他精通于敘事藝術,突出地表現在他的近著《老人與海》中,同時也由于他在當代風格中所發揮的影響。”對于這一贊譽,海明威是當之無愧的。海明威一生的創作在現代文學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頁。他以自己的經歷披露了當權者的偽善和現實的殘酷,刻畫了美國年輕一代的迷惘情緒,作品中洋溢著對勞動人民的熱愛,在探索藝術創作的途徑中使現實主義在開放性的兼容並蓄中獲得了新的光彩!

獲獎後的海明威患有多種疾病,給他身心造成極大的痛苦,沒能再創作出很有影響的作品,這使他精神抑鬱,形成了消極悲觀的情緒,終于以自殺這種方式解脫了自己。這也是海明威“硬漢子精神”的一種追求吧。

關于創作海明威有一個著名的比喻:冰山通常八分之七都浸沒在水下,作家要再現的是那露在水面上的八分之一,其餘的應該留給讀者予思考和想象。

⊙激勵人心的句子

● 一個人可以被消滅,但不可以被打敗。

● 人並不是生來就要吃敗仗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