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山蘇姬

翁山蘇姬

翁山蘇姬,1963年在英國牛津大學攻讀哲學、政治學和經濟學,並在1967年獲得學士學位。

  • 中文名稱
    翁山蘇姬
  • 外文名稱
    Aung San Suu Kyi
  • 出生地
    緬甸仰光
  • 畢業院校
    英國牛津大學聖休學院
  • 信    仰
    佛教
  • 民    族
    緬甸
  • 國    籍
    緬甸
  • 代表作品
    可填寫多項,以逗號間隔,總字數不超過30
  • 主要成就
    1991年,昂山素季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
    組建了緬甸全國民主聯盟,並出任總書記
    非暴力推動緬甸民主化
  • 職    業
    緬甸全國民主聯盟總書記
  • 出生日期
    1945年6月19日
  • 別    名
    昂山素季

人物資料

中文名:昂山素季

外文名:Aung San Suu Kyi

國籍:緬甸

出生地:緬甸仰光

出生日期:1945年6月19日

職業:緬甸全國民主聯盟總書記

畢業院校:英國牛津大學聖休學院

信仰:佛教

主要成就:非暴力推動緬甸民主化

個人簡介

家庭關系

父:昂山將軍,現代緬甸獨立運動的領袖,被緬甸人尊為“國父”

兄:昂山奧

夫:邁克·阿裏斯(Michael Aris),1999年因癌症去世

長子:Alexander,1973年出生

次子:kim,1977年出生

名字由來

昂山素季的名字由其家人姓名而來,昂山來源于其父親,Suu來源于祖母,Kyi則是她母親。她也常常被稱為Daw Aung San Suu Kyi,Daw在緬甸語中是一種對年長女性的敬稱,即女士。

學歷

1963年在英國牛津大學攻讀哲學、政治學和經濟學,並在1967年獲得學士學位

 得獎紀錄

拉夫托獎(1990)

薩哈羅夫獎(1990)

諾貝爾和平獎(1991)

賈瓦哈拉爾·尼赫魯獎(1992)

帕爾梅獎(2005)

2011年4月21日,美國《時代》周刊2011年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100強,排名第十八。

主要經歷

1964-1967年,留學英國。1969-1971年,在紐約聯合國辦事處任職助理秘書 。

1972年,在英國與阿裏斯結婚。

1985-1986年,在日本京都大學南亞研究中心從事訪問學者。

1988年9月,獲悉母親中風後獨自回國。成為全國民主聯盟的聯席創辦人兼總書記。

1989年7月20日,緬甸軍政府以“危害國家”罪名,開始6年被軍政府軟禁的生涯,其間一家人隻共聚過4次。

1990年5月27日,全國民主聯盟在大選中以壓倒性票數獲勝,但選舉結果遭軍政府抵賴。

1991年7月10日,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1995年7月,獲釋。丈夫再到緬甸跟他見面,但此行卻是兩人的最後相聚。

1996年,丈夫阿裏斯獲準最後一次探望她後,從此終身不準踏入緬甸國土,同年她被指煽動學生示威再度被軟禁。

1998年7月, 緬甸軍政府禁止她與全國民主聯盟成員會面。

1999年3月27日,丈夫在倫敦因患末期前列腺癌病逝世。軍政府批準她出國奔喪,但她拒絕。

2000年5月2日,官方報章指她可能會因叛國罪被判死刑。

2000年9月, 因違反軍方禁令,欲前往北部城市曼德勒再次遭受軟禁。

2000年10月,與軍政府秘密展開對話。

2002年5月,軍政府有訊息指將在一、兩天內釋放她。

2002年5月6日,遭緬甸軍政府軟禁19個月後,終于重獲自由,她今後可自由參與任何政治活動。

2010年11月13日,現年65歲的緬甸全國民主聯盟總書記昂山素季軟禁期滿獲。

2012年1月28日,66歲的昂山素季出席競選活動,吸引了上萬人參加。

2012年5月2日,民盟領導人昂山素季當選緬甸人民院議員。根據緬甸聯邦選舉委員會2日發布的公告,在45個議會議席補選中,全國民主聯盟(簡稱民盟)已贏得40個議會議席。[1]

競選總統

第22屆世界經濟論壇東亞峰會被稱為“達沃斯論壇亞洲版”,5日首次在緬甸首都內比都開幕。緬甸總統吳登盛在會上大談改革理念及緬甸“去軍政府化”的成果。而反對黨領袖昂山素季6日在論壇上明確表示:“我想競選總統,這一點我很坦白。但為了獲得競選資格,必須推動修憲。”緬甸憲法規定配偶是外國公民者,不能參選總統。昂山素季已故丈夫是英國人,這成為她競選總統的最大障礙。

因父之名

第一次看到昂山素季的人,都驚嘆于她與其父昂山是如此相似。

昂山素季的寓所裏懸掛有父親的畫像,甚至在出席社會活動時也經常手捧父親的畫像。昂山素季將自己視為父親精神的追隨者。

1988年8月26日,她第一次對示威人群發表講話時,支持者把她看作另外一個昂山,一個扛起父輩旗幟的精神領袖。面對激昂的人群,她曾說道:“作為我父親的女兒,我不能對眼前的一切繼續熟視無睹。”

昂山在緬甸享有“國父”般的聲望。1939年8月15日,昂山秘密成立緬甸共產黨,並出任緬共總書記。1940年,為反抗英國統治,昂山來到中國廈門嘗試尋求中國共產黨的幫助,但在廈門被日本特務機關攔截並說服,最終脫離共產黨,轉而與日本合作對抗英國。在與日本達成協定後,日本特務機關將昂山等緬甸人秘密送到日軍佔據的海南和台灣接受了軍事訓練。

1941年12月27日,在日本的幫助下,組建了以昂山為副總司令的緬甸獨立軍。爾後,昂山帶領他的武裝潛回緬甸。1942年,昂山帶領緬甸獨立軍,協助日軍擊敗了英軍及第一次入緬作戰的中國遠征軍,殺死了數萬英軍與中國遠征軍士兵,幫助日軍基本佔領了緬甸全境。1943年3月,昂山被日軍提升為少將——“昂山將軍”頭銜由此得名。同年昂山被日本天皇授予三級日升勛章。1943年至1945年昂山在巴莫為首的緬甸傀儡政府中任國防部長。

1944年8月,當日軍在太平洋戰場上節節敗退時日無多時,昂山秘密成立反法西斯聯盟,並聯絡在印度的英國當局尋求支持。1945年3月,昂山率緬甸國防軍倒戈進攻日軍,直至日本投降,被譽為“反法西斯英雄”。

1946年昂山任緬甸行政委員會副主席,實際等于總理,主持緬甸政局。1947年1月,率代表團赴英進行談判,與英國政府簽訂了爭取緬甸獨立的協定。同年7月19日,與其他6名部長同時遭刺殺。這一天,後被定為緬甸的“烈士節”。

昂山身亡時昂山素季年僅2歲,但這並不妨礙她對父親懷有深厚感情。昂山素季每年都要在緬甸“烈士節”那天追思父親。為了顯示對父親的敬仰,昂山素季在大學時期即撰寫過父親的傳記。[4]父親昂山在緬甸人心目中的崇高威望也給昂山素季帶來了不同凡響的政治影響力,這也是她第一次演講就能感召眾多緬甸人的重要原因。

人物生平

1945年6月19日,昂山素季出生于緬甸首都仰光。

1947年7月19日,其父昂山將軍被緬甸愛國黨人刺殺,昂山素季時年2歲。

1960年,其母被任命為緬甸駐印度大使,昂山素季隨母親離開了緬甸來到印度,在當地一所女子學院學習,接觸到聖雄甘地的政治與哲學思想。

1963年,18歲的昂山素季被送往英國牛津大學,攻讀哲學、政治學和經濟學,並獲得學士學位,畢業後留校任職。由于當時緬甸正值奈溫將軍統治時期,昂山素季無法回國,時任聯合國秘書長吳丹幫她在紐約聯合國辦事處謀到助理秘書一職。後來又在不丹外交部等處任職,在緬甸以外的國家生活了28年。

1971年于與研究西藏文化的英國學者、牛津大學教授邁克·阿裏斯(Michael Aris)訂婚。

1972年,昂山素姬與邁克·阿裏斯結婚。婚後的15年間,昂山素季隨阿裏斯在牛津靜靜地過日子,照顧家庭、相夫教子、陪伴兩個孩子成長,避免跟流亡的緬甸異見人士接觸,也從不主動卷入緬甸政治的是非之中。

1988年3月,昂山素季之母中風病危,當她匆匆告別丈夫與兩個兒子,回到仰光照顧因中風病危的母親時,正值緬甸人民發起反抗軍政權的遊行示威,遭到軍隊和警察的殘酷鎮壓,共有兩百多名無辜民眾死難,舉國彌漫著恐怖氣氛。很多受害者、激進分子和退役高級軍官,要求她出來領導民主運動。

1988年8月26日,仰光近百萬民眾在瑞德貢大金塔西門外廣場集會,昂山素季第一次面對這麽多的民眾發表演說。在她首次公開發表重要演講的前夕,政府散播有關要刺殺她的謠言,但她對任何威脅都是溫文不驚。“我不能對祖國所發生的一切熟視無睹。”在集會上,她一身雪白的長裙,宛如一隻從仙境飛來的白天鵝。她那慷慨激昂的神態、鏗鏘有力的聲調、擲地有聲的言詞,令所有在場的民眾印象深刻,並讓他們想起了她的父親昂山,“父女兩人如同一個模子塑造出來的”。緬甸人民發現,他們盼望已久的領袖誕生了。從那一刻起,昂山素季不再是一名旁觀者。其實,她並不喜歡政治,她更想當作家,“但是,我參加了,就不能半途而廢。”從此,昂山素姬,這個外表柔弱、身材單薄的女子,成了軍政府最頭疼的人物。她沒有權力、沒有金錢、沒有官銜,卻擁有了緬甸人民的心。

1988年9月27日,昂山素季組建了自己的、也是緬甸人民的政黨——緬甸全國民主聯盟,並出任總書記。民盟很快發展壯大,成為全緬最大的反對黨。1989年7月20日,軍政府以煽動騷亂為罪名對昂山素季實行軟禁,她拒絕了將她驅逐出境而獲自由的條件。

1990年5月,緬甸舉行大選,昂山素季的政黨“全國民主聯盟”贏得了絕對優勢,贏得了議會四百九十五個議席中的三百九十二席。在正常情況下,她應該成為國家總理,但是,軍政府對大選的結果不予承認,宣布民盟為非法組織,繼續監禁昂山素季。軍方組建了“恢復國家法律和秩序委員會”來掌握政權,後來又將其改名為“國家和平與發展委員會”。

1991年,昂山素季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她無法親自前往挪威領獎,隻好讓兒子代替自己發表了答詞。這份答詞中引述了昂山素季的名言:“在緬甸追求民主,是一國民作為世界大家庭中自由與平等的成員,過一種充實全面、富有意義的生活的鬥爭。它是永不停止的人類努力的一部分,以此證明人的精神能夠超越他自然屬性的瑕疵。”她將諾貝爾和平獎的130萬美元獎金交付信托,用于緬甸人民的健康與教育。

1994年10月21日,聯合國下屬有關機構在菲律賓召開“文化與經濟發展關系”國際研討會,被緬甸軍政府軟禁的昂山素季寄去一篇論文,由菲律賓前總統科·阿基諾夫人在會上代為宣讀,文章尖銳地駁斥關于開發中國家“應該經濟先走,民主緩行”的觀點;指責許多當權者不分青紅皂白,將民主運動與要求落實人權問題一概說成是受西方意識形態影響而加以否定;呼吁聯合國重視和支持開發中國家特別是貧窮落後國家的民主運動和人權問題。這篇演講也在整個亞太地區造成了很大的轟動效應。

1995年7月間昂山素季被釋放,然而她很清楚,一旦離開緬甸赴英國探視家人,她很有可能永遠不能再次回到緬甸。結果她選擇留下,從此再也沒有機會與她的丈夫見面。

1996年她被指煽動學生示威再度被軟禁。

1998年7月,緬甸軍政府禁止她與緬甸全國民主聯盟成員會面。

1999年3月27日昂山素季的丈夫在倫敦因患前列腺癌逝世。緬甸軍政府批準她出國奔喪,但她拒絕。

2000年9月,昂山素季因違反軍方禁令,欲前往北部城市曼德勒再次遭受軟禁。

2000年10月昂山素季與緬甸軍政府秘密展開對話。

2002年5月6日 遭緬甸軍政府軟禁19個月後,獲得一次短暫釋放。

2007年5月27日,原本是她軟禁令屆滿的日子,按道理她應該能夠自由地走出家門,與民眾接觸,但是緬甸軍政府提前2天到她的住所,通知她軟禁期將繼續延長。

2009年5月,美國男子約翰·耶托(John Yettaw)泅水進入被軟禁的昂山素姬湖邊住所,在逗留3晚後循原路嘗試遊回市中心時被保全發現,當場被捕。事後,緬甸軍政府以昂山素姬違反軟禁法為由,將昂山素姬投入仰光永盛監獄,並進行司法審判。此事在國際社會引起巨大反響,人們普遍將這場審判視為緬甸軍政府的一個蓄意陰謀,意在把昂山素姬關押到預定于2010年舉行的大選之後。各國關于釋放昂山素姬的呼聲此起彼伏,但緬甸軍政府不為所動。

2009年7月初,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訪問緬甸,希望說服緬甸軍政府釋放包括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季在內的 200名政治犯,但是,緬甸軍政府以避免幹涉緬甸司法程式為由拒絕了潘基文同昂山素姬的會晤。潘基文對此曾經深表失望。

2009年8月11日,緬甸一家法院裁定昂山素姬有罪,稱她違法了緬甸國內安全法律,裁決昂山素姬入獄服刑3年,但隨後根據軍政府的命令,改為在家軟禁18個月。

2009年8月15日,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事務小組主席吉姆·韋伯在緬甸的行政首府內比都會見了緬甸軍政府首腦丹瑞,韋伯是與緬甸軍政府領導人丹瑞將軍會面的最高級美國官員。作為對美國在緬甸外交政策上有所松動的回應,緬甸同意韋伯隨後轉往仰光,會見了被判軟禁的昂山素姬,並宣布釋放被緬甸法庭判處七年監禁的美國公民約翰·耶托。

2010年11月13日,昂山素季被釋放。緬甸政府開放在昂山素季住所外設定的禁區,大批支持者涌入到其住所周圍。 昂山素季走出被軟禁的住所,與在門口等待的媒體和支持者揮手並進行了簡短的講話。隨後,緬甸民盟的一些領導人走進昂山素季住所與其商討今後工作事宜。

2011年11月5日,緬甸官方報紙《緬甸之光》首次披露總統吳登盛批準修改政黨註冊法的訊息,取消了先前對參政的一些限製條件。法新社5日評價,這是緬甸政府進一步示好反對派的舉動,為緬甸全國民主聯盟領導人昂山素季重新參與政治“鋪平道路”。[5]2012年1月28日,66歲的昂山素季出席競選活動,吸引了上萬人參加。

語錄摘要

《恐懼與自由》中文節選:“導致腐敗的不是權力而是恐懼。那些掌權者恐懼喪失權力及無權者恐懼權力的蹂躪,都導致了腐敗……”

“極權主義是一種建立在敬畏、恐怖和暴力基礎上的系統。一個長時間生活在這個系統中的人會不知不覺成為這個系統的一部分。恐懼是陰險的,它很容易使一個人將恐懼當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當作存在的一部分,而成為一種習慣。”

“我們並不缺少發展所需要的科學與技術,但我們內心深處依然缺少些什麽,一種真正的心理溫暖的感覺。”

“我們需要一個更好的民主政治,一個有著同情心和愛心的民主政治,我們不應羞于在政治上談論同情和愛心,同情和愛的價值應成為政治的一部分,因為正義需要寬恕來緩和。一位記者問我,‘你和別人交談時總是對宗教談論得很多,為什麽?’我回答:‘因為政治是關于人的,我不能將人和他的精神價值分離開’”。

凄美愛情

對比她坎坷的政治經歷,更讓人感到扼腕嘆息的是她和那位英國丈夫之間凄美的愛情。

早于1970年代,兩人在牛津訂下婚姻盟誓前,研究西藏文化的英國學者邁克·阿裏斯已經知道,有一天 命運會叫他們在家與國之間作出抉擇。他清楚知道,眼前這個容顏清麗的妻子絕非一般緬甸女子,她體內流著的是緬甸獨立運動領袖昂山的血,生來就跟國家人民扣連一起。她內心明白,當人民需要她,她必會毫不猶豫付出自己。

婚後十多年,她隨他在牛津靜靜過日子,照顧家庭,讓他專心學術研究,那是他們婚姻中最美好祥和的時光。直至1988年3月,昂山素姬獲悉母親中風病危,便匆匆告別丈夫與兩個兒子,趕返緬甸侍母,想不到此一去,卻是夫妻天涯斷腸之始。

此後,阿裏斯多次要求到緬甸探妻,均遭到軍政府拒絕。幾經爭取,幾年間兩人隻短暫會面五次。

夫妻最後的相聚是在1995年底,可是此後他便不再獲準進入緬甸。1999年3月,阿裏斯因癌症在牛津逝世,在軍政府多番阻撓下,昂山素姬最終也無法赴英奔喪。

“我永遠不會站在你和你的祖國之間。”當年阿裏斯這句愛的承諾,最後通過死亡來體現。他的愛,是別在昂山素姬發上的那朵白花,素凈而堅貞。而今,則化作她孤獨長路上的一盞溫柔的燈,靜靜為她照亮前路。

昂山素姬得知丈夫去世的訊息,悲痛欲絕。軍政權催促她去英國,與兩個兒子團聚。但是,昂山素姬知道,自己一旦離開祖國,就再也不能回來了。她在日記中寫道:“我的家庭的分離,是我爭取一個自由的緬甸所必須付出的代價之一。”

2005年6月19日:全球14個國家爆發反緬甸示威,要求釋放昂山素季因為這一天是她60歲的生日。Damien Rice的這首Unplayed Piano也創作于此。據說被軟禁期間,昂山素季沒有消沉。她的生活十分規律,閱讀詩歌、散文,學習法語和日語。她愛聽搖滾樂,美國搖滾樂隊“感激的死者”是她最喜歡的一支搖滾樂隊。她還經常在夜裏獨自彈奏鋼琴曲,但是她的鋼琴壞掉之後想修復卻受到了層層的阻撓。這也是damien這首歌歌名《unplayed piano》的來源。

Damien rice和lisa hannigan唱到:

"Come and see me

Sing me to sleep

Come and free me

Hold me if i need to weep

Maybe it's not the season

Maybe it's not the year

Maybe there's no good reason

Why i'm locked up inside

Just cause they wanna hide me

The moon goes bright

The darker they make my night

Unplayed pianos

Are often by a window

In a room where nobody loved goes

She sits alone with her silent song

Can somebody bring her home ”

如泣如訴的歌詞描繪了昂山素姬凄美的愛情和悲慘的現狀,讓人無法不為之動容。

受邀演講

昂山素姬于2011年5月30日應香港大學之邀請,通過影片向香港大學師生及社會公眾,各國媒體發表了作為香港大學百周年校慶講座系列之一的演說。演說全文如下:

人,不應當被分類成好的或者壞的,聰明的或者愚蠢的,這是我喜愛的眾多理念之一。僅將人們分為學習的人和不學習的人也許會更加明智一些。在這兩個極點之間,有一個很寬的地帶,則是根據個人對他們所處理的學習資料能夠進行正確的估量和理解來評分。

當然,在這裏我對學習的定義是廣義的。它包括從任何機構或者任何老師以外所得到的東西。它意味著獲得這樣一些知識和經歷:幫助我們去對付生活賦予我們的挑戰,尋找途徑去加強我們自身的存在,以及為我們星球上的芸芸眾生的存在尋找盡可能多的途徑。換種方式說,學習的最高形式是讓我們為這個世界的居民付出關愛,擔負責任,並且給予我們將關愛轉化成具體行動所必須的知識。

自然,這樣的學習觀,和香港大學的校訓“(智慧和美德)明德格物”所構想的教育觀是一致的。

百年來為這個世界培養擁有獨立思考,中肯表達能力的年輕人,並且用這些能力來使我們的世界變得更好,這樣的成就,足以使這所學校感到自豪。這所學校創辦人的期望已然大大實現。

在學校的奠基儀式上,盧押爵士期望香港大學的畢業生們將來可以對中國的四萬萬人民產生無可估量的影響。他沒有料想到,今天這所學校,舉世聞名,吸引了來自全世界的莘莘學子,他們,有一天將會為不隻一個國家帶來不斷擴展的影響。

在我思索著香港大學的種種成就時,我充滿了深深的敬仰,並且,我承認,還有深深的哀痛。每當我想到其他國家所取得的教育成就,我就想到了我的祖國那讓人悲哀的教育狀況。

緬甸的教育水準和教育機構曾經讓亞洲和其他國家仰視和羨慕。仰光大學,比香港大學晚成立10年,是仰光學院和賈德森學院,一所浸信會學院合並而成的。這所大學迅速成為培育聰明的年輕知識分子和為擺脫殖民統治而獻身的民族主義者的土壤。

即便學術水準穩步提升並且被西方歷史悠久的教育機構所認可,學生的愛國熱情還是獲得了新的力量。仰光大學成為了爭取平等和正義運動的先驅,並且最終這些運動得到了來自曼德勒大學和其他緬甸學校的學生們的支持和參與。

政治運動和大學的緊密聯系在緬甸成為了被建立起來的傳統。當國家陷入了軍人統治,學生們是最早提出恢復民主權利的抗議者。當威權統治緊緊束縛這個國家,大學作為培養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的機構,其地位也被大大削弱了。

然而,在極權主義統治20多年後,仰光大學的學生們再度領導擺脫軍政府統治的運動。這就是著名的1988年騷亂。

如今,20多年過去了,很多學生們為之犧牲自由和生命的民主和人權,依然未能得到實現。同時,各級教育水準都下滑,緬甸是一個渴求它的人民,尤其是年輕人的潛力能夠得以實現的國家。

我要在這裏提出的是,1988年學生運動的很多領袖如今仍然身陷囹圄,度過無比漫長的刑期。

教育,應當被人人所享有,而不是少數人的特權。教育,應當培養出提升人類尊嚴,領導人類走向積極方向的價值觀。教育,應當成為真正的學習過程,而不是炮製溫順,服從,不能合理解釋為什麽公正和自由不應成為全人類與生具來的權利的人。

我祝賀香港大學為人類所取得的成就,還有它扎實的學術成就,這些使得它成為亞洲最令人尊敬的大學之一。我期待能夠和這所大學的教員,學生進行更深入的合作。

我堅信終有一天我們將在緬甸收獲真正的教育的果實,並且和全世界來分享。這將會是智慧和美德勝利的那一天。

牛津博士

當地時間2012年6月20日,英國牛津,緬甸反對派領導人昂山素季抵達牛津大學博德利圖書館,她被授予牛津大學的榮譽博士學位。現任牛津校監的前港督彭定康親自接待,昂山收到當地民眾和校友的熱烈歡迎。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