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蛇神 -瑪雅神話

羽蛇神

瑪雅神話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羽蛇神(納瓦特爾語∶Ketsalkoatl,西班牙語∶-Quetzalcóatl-,英語∶-Quetzalcoatl,feathered snake,plumed serpent-)羽蛇神(Feathered snakePlumed serpent)是一個在中部美洲文明中普遍信奉的神隻,一般被描繪為一條長滿羽毛的蛇形象。

最早見于奧爾梅克文明,後來被阿茲特克人稱為魁札爾科亞特爾(Ketsalkoatl),瑪雅人稱作庫庫爾坎(Kukulcan)。

  • 中文名稱
    庫庫爾坎
  • 外文名稱
    kukulcan
  • 司    掌
    推動雲彩,帶來風雨
  • 樣    子
    最光輝燦爛的華麗羽衣,十分美麗
  • 其他名稱
    羽蛇神
  • 神話體系
    瑪雅神話
  • 象    征
    播種、收獲、五谷豐登
  • 性    格
    易暴易怒

​基本簡介

羽蛇神(納瓦特爾語∶Ketsalkoatl,西班牙語∶-Quetzalcóatl-,英語∶-Quetzalcoatl,feathered snake,plumed serpent-)羽蛇神(Feathered snake或Plumed serpent)是一個在中部美洲文明中普遍信奉的神祇,一般被描繪為一條長滿羽毛的蛇形象。最早見于奧爾梅克文明,後來被阿茲特克人稱為奎茲爾科亞特爾,瑪雅人稱作庫庫爾坎(Kukulcan)。

羽蛇神羽蛇神

按照傳說,羽蛇神主宰著晨星、發明了書籍、立法,而且給人類帶來了玉米。羽蛇神還代表著死亡和重生,是祭司們的保護神

羽蛇神的另外幾個同胞包括:被剝了皮的東神——西佩托特克;戰爭之南神——惠茲洛波特利;夜神與北神——黑色的特茲卡特裏波卡;羽蛇神自己則代表西方之神。羽蛇四個兄弟在于百之間相互爭鬥,都希望成為至高無上之神,從而使世界邁進了五個連續的時代,也就是“五太陽時代”。羽蛇神統治的是第二個時代,也就是“四風時代”,後來,他的統治被特茲卡特裏波卡用陰謀推翻了。

中美洲並不是唯一相信羽蛇神的宗教。信仰摩門教和天主教的信徒認為羽蛇神可能實際上代表耶穌基督。

歷史起源

墨西哥的羽蛇神

在中美洲歷史上有許多不同的團體都有崇拜羽蛇神,但其確切的起源不明。阿茲特克人一直把羽蛇神作為他們寺院的核心形象,但是這個神在阿茲特克人出現之前很長時間就存在了。許多人認為在墨西哥特奧蒂瓦坎古城羽蛇神被尊為第一文化的宗教象征。直到21世紀,仍舊可以在該地區找到蛇的圖像上古老的寺廟和其他建築物。

瑪雅人的羽蛇神

在中美州古典時期的瑪雅文化中,他的名字為“瓦克薩克拉胡恩·烏巴·肯”(Waxaklahun Ubah Kan),意為“戰蛇”(War Serpernt);

庫庫爾坎金字塔台階處的羽蛇神庫庫爾坎金字塔台階處的羽蛇神

在瑪雅文化後古典時期,他亦被視為是古典瑪雅藝術中的幻像蛇(Vision Serpent),所謂“幻象蛇”,是瑪雅人透過放血儀式(Bloodletting rituals)而產生幻象,該幻象為一條蛇,瑪雅人相信透過這幻象蛇可跨越宇宙各層,幫助他們與眾神或祖先溝通。

羽蛇神與雨季同來。而雨季又與瑪雅人種玉米的時間相重合。因而羽蛇神又成為瑪雅農人最為崇敬的神祇。

起源自中國說

有人說瑪雅人的羽蛇神是殷商時期的中國人帶過去的中國龍。如果這種說法成立,那麽其中所說的瑪雅人,首先應該改成中美洲人。因為,中美洲的許多民族都有對羽蛇神的崇拜。而且,與中國龍有關的雨水紋圖案也可以在中美洲許多國家和地區的古跡中發現。因此,包括墨西哥和中國的一些學者在內的許多研究者都認為,墨西哥印第安人的祖先可能來自中國,中墨兩國古代文明可能有某種聯系。

關于形象

神秘莫測的羽蛇神神秘莫測的羽蛇神

相關傳說

相傳,在羽蛇神奎茲爾科亞特爾統治世俗萬神時期,人們生活所需要的各種物產都很豐富。玉米神、花神、雨神、水神等助民農耕以及豐饒,玉米豐收,葫蘆像人的手臂一樣粗,各種色彩的棉花自己生長,不需要人去染色。各色各樣的羽毛豐滿的鳥兒在天空中翱翔歌唱。黃金、白銀和寶石都很豐富。奎茲爾科亞特爾使天下太平,生活富裕平和。

羽蛇神羽蛇神

有關庫庫爾坎的傳說世代在居住于尤卡坦的瑪雅人中傳頌。在其中一則故事裏,庫庫爾坎是一個誕下來是一條蛇的男孩子。當他年紀漸大,可以明顯看得出他是羽蛇,而其姊則在山洞中照顧他。後來他大得連姊姊也無法再喂飼,便飛離洞穴,飛入海中,造成地震。為了讓姊知道他仍然在世,庫庫爾坎在每年七月都會造成地震。

一個來自尤卡坦民間傳說的現代結集指出庫庫爾坎是如何成為有翼的蛇:他飛往太陽並嘗試向著太陽說話,但是太陽因為燒得太猛而燒掉了他的舌頭。在該結集裏亦提到庫庫爾坎如何經常越過尤卡坦的瑪雅雨神恰克,以助預測大雨,因為庫庫爾坎擺動尾巴時所產生的風清掃大地,使之保持清潔。在恰帕斯州的拉坎敦人(Lacandon)認為庫庫爾坎是一條邪惡的怪蛇,是太陽神的寵物。

相關建築

庫庫爾坎金字塔

在現代留存的最大的瑪雅古城,奇岑-伊扎中,有一座以羽蛇神庫庫爾坎命名的金字塔。在庫庫爾坎金字塔的北面兩底角雕有兩個蛇頭。每年春分、秋分兩天,太陽落山時,可以看到蛇頭投射在地上的影子與許多個三角形連套在一起,成為一條動感很強的飛蛇。象征著在這兩天羽蛇神降臨和飛升,據說,隻有這兩天裏才能看到這一奇景。所以,現在它已經成為墨西哥的一個著名旅遊景點。而在當年,瑪雅人可以借助這種將天文學與建築工藝精湛地融合在一起的直觀景致,準確把握農時。與此同時,也準確把握崇拜羽蛇神的時機。

庫庫爾坎金字塔庫庫爾坎金字塔

奇琴伊察的武士廟

在庫庫爾坎金字塔的東面一座宏偉的四層金字塔被稱為勇士廟,廟的前面和南面是一大片方形或圓形的石柱,名為“千柱群”,這些石柱過去曾支撐著巨大的宮殿。武士廟的入口處是一個用巨大石頭雕成的仰臥人形像,古瑪雅人稱它“恰克莫爾”神像,它的後面是兩個張著大嘴的羽蛇神。環繞著這片中心區方圓幾公裏內還有很多奇琴伊察舊城的石砌建築,均為同一時代的遺址。

奇琴伊察的武士廟奇琴伊察的武士廟

武士廟刻有極其豐富的浮雕裝飾。大門上有兩根纖細的蛇形柱,蛇頭雕刻精美,兩邊牆面雕有龍頭蛇身圖案浮雕,梯道兩邊的頂端立有武士小雕像。

聖井

瑪雅人雨神極為崇拜,每到春季都要舉行盛大的祭獻儀式。每當祭獻的日子,國王都要將挑選出來的一名14歲的美麗少女投入這口通往“雨神宮殿”的聖井,讓她去做雨神的新娘,向雨神乞求風調雨順。在獻美女的同時,祭司和貴族們也把各種黃金珠寶投入聖井,以示誠意。

在瑪雅人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之後,傳說中的這口聚集著巨大寶藏的聖井也漸漸被荒野叢林所湮沒。

19世紀,有個名叫湯普遜的美國人嘗試尋找這口“聖井”,他在這座羽蛇之城發現了一處神秘的人造洞穴。1903年,湯普遜把神廟中發現的寶藏公之于世,他雖然找到了離聖井不遠處的這個人造洞穴,也發現了一些洞中隱藏的珍寶,卻並未找到真正的瑪雅人的聖井。  

天文觀象台

奇琴伊察的天文觀象台是瑪雅建築中極為重要的一座建築物。這座圓塔過去是瑪雅人的天文台,塔高12.5米,天文台建在兩層高台之上,和庫庫爾坎金字塔一樣,高台上面的台階的位置,是經過精心計算後才決定的,與重要的天象相配合。台階和階梯平台的數目分別代表了一年的天數和月數。52塊雕刻圖案的石板象徵著瑪雅歷法中52年為一輪回。這座建築物的方向定位也顯然經過精心考慮,其階梯朝著正北、正南、正東和正西。塔內有一道螺旋形樓梯直接通到位于塔廟的觀測室,室中有一些位置準確的觀察孔,供天文學家向面板測,可以十分準確地算出星辰的角度。

雖然我們今天看到的隻是瑪雅人的天文台殘跡,但近代考古學家仍然可以核對瑪雅人的計算結果。瑪雅人測量的偏差角度,最多隻有2度,而事實上發生的偏差通常不超過0.005度。如此準確的成就,並不靠經緯儀等類的觀測儀器,對于古代人來說,這怎麽可能呢?

隨著對這座天文台和庫庫爾坎金字塔的深入研究,人們對瑪雅人的歷法和天文知識也越來越感到迷惑不解。人們發現,自古埃及以後,世界上沒有一個民族比瑪雅人更為時間一去不返這個問題所困擾了。

那麽瑪雅人的歷法又是怎樣的呢?有興趣的同學,不妨和我們一起來看看。就現在來看,我們可以毫不誇張地說,瑪雅人的歷法是古代各民族中最精確的。瑪雅人的歷法究竟精確到什麽程度呢?他們把一年分為18個月,每個月20天,年終加上5天禁忌日,共365天。他們測算的地球年為365.2420天,而現代人的準確計算為365.2422天,誤差為0.0002天(即24.48秒),也就是說5000年的誤差才僅僅一天。

瑪雅人用一套非常復雜的方法來記錄重要事件的日期。這套方法以三種不同的計時法為基礎:除了使用陽歷之外,他們還有金星歷和佐爾金歷。他們計算出金星歷年為584天,而現代人測算的金星歷年為583.92天,兩者差別每天隻有12秒。至于佐爾金歷更是一種特殊的宗教歷法,這種歷法一年分為13個月,每月20天,每年共260天。這種歷法從何而來,實在令人不解。因為這種紀年法不是以地球上所能觀察到的任何一種天體運行為依據的。前蘇聯學者卡扎切夫等人認為,佐爾金年歷法是瑪雅人的祖先依據另一個至今我們尚不知道的星球運行規律製定的。

有位研究瑪雅文明的專家寫道:瑪雅人的思維一步一步邁向地老天荒,時間進行的路線一直延伸到遠古的時代,融入千年期,千年期融入萬年世,最後遠古到人類的心靈無法想像和理解的永恆深處。在瑪雅人的一塊石碑上,他們計算出9000多萬年前的一個日期。而這些都是實際的演算,精確地標明日月的位置。面對著瑪雅人的天文數位,現代人無法不感到茫然。

考古挖掘

2013年5月,在墨西哥羽蛇神殿地下深處的一個隱秘洞室內,墨西哥國家人類學歷史研究所的考古學家發現數百個神秘的金色球體。至于這些球體的用途,考古學家尚無法給出一個明確答案。

神秘金色球體神秘金色球體

神秘球體是小型機器人“特拉洛克II-TC”借助紅外掃瞄器發現的。這些球體隱藏在一個此前未被勘測的古代洞室,就在2000年歷史的地道盡頭。被發現的球體由粘土製成,周長在1.5到5英寸(約合4到13釐米)之間。它們的黃色來源于一種被稱之為“黃鉀鐵礬”的物質。考古學家指出,這些球體仿佛由金屬製成,因為黃鉀鐵礬由黃鐵礦氧化形成。黃鐵礦是一種金屬礦石,也被稱之為“愚人的黃金”。

古跡遺址

奇琴伊察古城遺址,位于墨西哥東南部的尤卡坦州,離尤卡坦首府梅裏達100多公裏。它被認為是瑪雅-托爾特克時代最重要的城市,現存數百座古代建築物,是尤卡坦半島上最大的瑪雅文化遺址,有“羽蛇神的故鄉”之稱。198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其作為文化遺產,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奇琴伊察”在瑪雅語裏是“伊察人的井口”的意思。這是因為在距離奇琴伊察城不遠的地方,有兩個天然泉瀑布,早在五六世紀時,伊察人就在靠近兩口泉水的地方定居,從此這裏就叫奇琴伊察。  

相關後代

今天,1/10的金字塔建造者的後裔還在其古老帝國的地域裏生活,一並經歷了長期的征服後頑強地存活下來了的,還有他們自己獨特的語言。“印第安人”——這個詞包含了太多的難以置信的解釋和景象。  

佐齊爾人

為了到達拉斯卡薩斯的聖克裏斯托瓦爾,要穿越松樹林中的曲折蜿蜒的道路,要翻過恰帕斯的馬德雷山脈。恰帕斯是墨西哥人數最多的土著人——佐齊爾人的領地,他們是經歷了人口膨脹之後的少數種族之一。而聖克裏斯托瓦爾是一個殖民地城市,用玫瑰紅色的瓦片作裝飾,建築面板是巴羅克風格,貴族氣派的住宅被雕刻得像糖果盒一樣。它是印第安查姆拉地區和佐齊爾人的首都。在市場上,和數個世紀前一樣,人們對銅色皮膚的人畢恭畢敬。他們的傳統服裝是黑羊毛罩衫,飄逸的褲子用多彩的帶毛邊的腰帶束住。

在幾個村庄之中,聖胡安查姆拉村是佐齊爾人最大的聚居地。  

納瓦人

海拔2162米的普埃布拉在墨西哥的東南部,是與其同名的普埃布拉州的首府。這是一個建于1531年的城市,最初的城市名是天使之城。它是100萬居民的榮耀。眾多的鍾樓,小教堂,教堂的球形屋頂,大教堂以及西班牙貴族的住宅的外牆都因鑲嵌了阿茲雷荷磁磚而熠熠閃光,真正是一個五彩斑斕、色澤艷麗的地方。

納瓦地區延伸在普埃布拉山脈之中,在多山的平原上,在高海拔的山坡的蜿蜒處。冬天,山頂被雪覆蓋,此地區整年都在下大雨、發洪水。在火山的山坡上越往高處,可耕種的土地就越少,山谷底覆蓋著殘存的森林。從17世紀起,西班牙殖民者在這個地區破壞了森林,他們把樹木製成木炭,燒製普埃布拉的陶瓷器和各種各樣青銅和鐵的工藝品。35萬納瓦人生活在這個區域,他們講尤脫特卡語系的兩種方言。納瓦人在墨西哥人反抗支持墨西哥皇帝馬克西米連的法國軍隊的戰爭中,立下了卓越的功勛。如今,在極小的村庄也經常會遇見一些跳舞者,他們穿著被擊敗的法國朱阿夫團士兵的紅褲子。給人的感覺是他們首先是印第安人,其次才是墨西哥人。  

塔哈斯克人

這些居住在巴茲瓜羅湖岸上的遊牧人信奉火神和太陽神,他們曾以飾有太陽符號的囚犯向眾神獻祭。這些村庄的居民大部分生活來源是捕魚,用竹漁叉捕獵野鴨。在一根樹幹製成的平底大船上,可以看見佳尼酋島的漁民們在用纖細優美的蝶形漁網捕魚。

在塔哈斯克人的想象中,宇宙分為3個世界:天的世界、地的世界和亡靈的世界。塔哈斯克人最重要的宗教儀式于每年的1月5和6日在聖德羅尼莫舉行,這是聖夢日,人們在這幾天跳一種特別的舞蹈。跳舞者帶著鬼臉、面具,隻穿著褲子,模仿駝背的老人,裝出老成的樣子模仿他們過去的成就,突然又以機靈鬼輕率的姿態跳起來,然後,歲月的重量突然壓在了每個人的身上,使得他們又重新變為老人那老態龍鍾的模樣了。扮老人的碩大的面具由一種植物的漿汁製成——在西班牙人之前就擁有的一種非常精細的技術。面具的架構先用一些細細的麥秸桿捆綁在一起,上面再塗上一種樹膠的漿。製造此種樹膠,首先要將一種蘭科植物的黏液脫幹,然後將其從帶石灰的石頭中篩出來,最後,要特別小心地把它浸濕,以便產生薄薄的漿。這種漿幹了以後會有很好的硬度,能遮風擋雨以及應付其他惡劣的天氣。

古代瑪雅人居住在今天的墨西哥南部、瓜地馬拉和宏都拉斯地區。在漫長的遠古年代裏,瑪雅人以他們自己的聰明才智和血汗,創造了輝煌燦爛的瑪雅文化。庫庫爾坎金字塔、武士廟、聖井等等,這些奇妙的建築更是這一寶庫中的瑰寶。  

黑暗之神

在羽蛇神奎茲爾科亞特爾統治世俗萬神時期,人們生活所需要的各種物產都很豐富。玉米神、花神、雨神、水神等助民農耕以及豐饒,玉米豐收,葫蘆像人的手臂一樣粗,各種色彩的棉花自己生長,不需要人去染色。各色各樣的羽毛豐滿的鳥兒在天空中翱翔歌唱。黃金、白銀和寶石都很豐富。奎茲爾科亞特爾使天下太平,生活富裕平和。

羽蛇神羽蛇神

但是這個幸福的時期並不長久。三個好戰嗜血的神非常妒忌奎茲爾科亞特爾和他的臣民們和平安寧的生活,覺得自己被人們所忽視,所以密謀顛覆他們。這三位神,就是戰神惠齊洛波契特利,黑暗之神狄斯克特裏波卡和妖神特拉克胡潘。

他們在狄斯克特裏波卡的牽頭主使下對國都圖蘭城施加妖術。黑暗之神扮成一個白頭老翁,來到奎茲爾科亞特爾的王宮前,對侍從們說:

“請帶我去見羽蛇神,我要和他說幾句話。”

侍衛們勸他退下,因為奎茲爾科亞特爾身體不適,無法會客。

但黑暗之神竭力請求他們轉告天神說,他之所以來就是為醫治天神而來,侍衛們便進去代為稟告,羽蛇神準允會見他。

走進羽蛇神的寢宮之後,狡猾的黑暗之神裝出對這位生病的天神十分關切的樣子:“你的病體如何?”他問道,“我特地給你帶來一種靈葯,您喝了它,病一定會好的!”

“你來得正是時候,”羽蛇神答道:“許多天以來,我一直在想著您的到來。我的病已經相當沉重,整個身體都受到影響,手腳都無法活動了。”

黑暗之神對羽蛇神說,他的葯對羽蛇神的健康大有好處。羽蛇神把那葯喝了一些,覺得精神果然立刻有了好轉,奸詐的黑暗之一就勸羽蛇神喝了一杯又一杯。其實那種葯是酒神最新釀造的烈酒,不久,羽蛇神就被灌得神志不清,任由他暗中的敵人擺布了。

狄斯克特裏波卡用龍舌蘭酒迷倒羽蛇神之後,又決定去勾引威馬克王的女兒,威馬克是奉羽蛇神的旨意治理圖蘭國世間俗務的國王。黑暗之神想依此來推毀羽蛇神的基業和他在人們心目中的形象。

黑暗之神扮作一位英俊庸灑的印第安人,化名圖威育來到威馬克的宮殿。

威馬克的女兒非常漂亮,國王把她視為掌上明珠,盡管有許多門當戶對的王公貴族前往求婚,卻都因為沒有被眼高于頂的公主看中而被拒絕。這位公主在一次偶然的機會看到了這位喬裝的圖威育,不由得被他雄健野性的赤裸的肌體所吸引,勾起被壓抑太久的男歡女愛的欲望。而且這火愈燃愈旺,以致于神魂顛倒,寢食俱廢而身染沉痾。威馬克王在探知女兒病因之後,出于對女兒的愛,便決定召見那奇特的圖威育。

圖威育被帶到國王面前,故作驚恐地伏在地上說:

“小人罪該萬死,竟以卑污之軀致使公主殿下身染重病,理當千刀萬剮。”

威馬克不勝煩惱地想,若是殺了這位陌生人的話,自己的女兒肯定難逃一死,迫不得已隻好退一步說:

“既然如此,那你有何良策可以讓我女兒重新恢復健康?”

“小人既非巫師也非良醫,隻有這赤條條的身子可供公主驅使。”狡詐的黑暗之神心懷叵測地說。

威馬克心想也隻好如此了,使命圖威育到公主宮中去侍候。不久,公主病體康復,而且面色愈發紅潤嬌美,整日與圖威育在宮中纏綿的事傳遍了王宮內外。威馬克王無奈隻好讓他們成婚。

圖威育與公主的這段奇情,使得所有臣民非常不滿。他們時常議論紛紛:“那麽可愛的公主怎麽嫁了個傷風敗俗的大淫公?這位駙馬肯定是個妖魔,專門來勾引公主的。”

威馬克風聞臣民的抱怨,也深感臉上無光,為了分散臣民的註意力,便在黑暗之神的唆使之下,決定向鄰國科特龐克開戰。

托爾特克人被征召入伍,全付武裝,積極準備發動戰爭。當他們來到科特龐克這個同樣信奉羽蛇神的鄰國時,便有意讓圖威育帶領他的侍從打頭陣,希望借敵人的手把他殺掉。但黑暗之神和他的手下大發雄威,一路上攻城略地,殺人如麻,很快就征服了鄰國的大片土地。威馬克為圖威育的勝利舉行了盛大的慶祝活動。圖威育的頭上被插上印第安武士的羽毛,他的身體被塗上黃色和紅色相間的古怪圖案,以表彰他的赫赫戰功。

被人們刮目相看的黑暗之神于是開始實施他的第二步計畫。

他借著圖蘭城國王威馬克的名義,在城中舉行了一個盛大的宴會,召集鄰近國家的青年男女來參加聚會,在那裏和著鼓聲跳舞唱歌,瘋狂作樂。狄斯克特裏波卡唱著奇妙動聽的曲子,要求集會的人合著他的歌聲節拍起舞,于是人們的舞是越跳越快,到最後他的步子快得使他們都發瘋了,他們身不由主地跟著黑暗之神死亡之歌的節拍,一股腦兒地滾進一個很深的山谷中,變成了凌亂不堪的石頭。

後來,黑暗之神又假借一位名叫得基瓦的勇士的名義,邀請圖蘭城居民和近郊的居民到一個名叫“霍奇特拉”的花園裏去遊玩。當人們集聚一堂的時候,他用魔力催動一把遮天蔽日的大鋤頭肆無忌憚地攻擊他們,屠殺了許多在場的人,其餘驚惶逃竄的人相互踐踏,死傷殆盡。

然後,狄斯克特裏波卡和他的同伙特拉克胡潘一同來到圖蘭城最大的集市。在那裏,狄斯克特裏波卡的手掌上放著一個很小的嬰兒,他讓他在手掌上跳舞,玩魔術。這個嬰兒就是戰神惠齊洛波契特利。托爾特克人看到這種奇異的把戲,都爭相涌上前來想看個明白,結果許多人被踩死了。這使得托爾特克人(阿茲特克人的一支)大為憤怒。他們照著特拉克胡潘的詭計,把黑暗之神和戰神都殺死了。

誰知,這兩個神死後,屍體發出有毒的惡臭,使得成千上萬的托爾特克人得病而死。于是妖神特拉克胡潘又唆使人們把屍體扔掉。但是當人們準備把屍體搬走的時候,他們發現屍體非常沉重,根本搬不動。他們集合幾百名勇士把屍體用繩子捆住,但是他們一拉繩子就斷了。所有拉繩子的人都倒地而亡。

羽蛇神羽蛇神

特拉克胡潘的妖法使得圖蘭城裏的托爾特克人非常苦惱。他們很明顯地看出,他們的國家在混亂中日漸衰敗,仿佛末日就快來臨了。

羽蛇神看到他的臣民在妖神的驅使下把國家搞到這種程度,非常失望和氣憤,他決定離開圖蘭,回到故土特拉巴蘭國去。他把他所造的宮殿全都放火焚毀了,將自己的所有財寶都埋藏起來。他使田野荒蕪,使樹木枯萎,獸類遷往南方的高原;他使太陽黯淡無光,他又命令所有羽翼豐滿的鳥兒都離開安娜胡阿克山谷,跟隨他到遙遠的故國去。

他神黯心傷地一路來到一個名叫瓜奧蒂特蘭的地方。他在那裏的一棵大樹下休息了一會兒,他叫侍從拿一面鏡子給他。

他在鏡子中照著自己的臉,喊道:“我老了!”然後,又再向前走去,由吹笛的樂師陪伴著他。走倦了,就坐在一塊石頭上休息,他在那石頭上留了一個手印,後來人們就叫那裏為“手印”。

他在柯阿潘的地方,遇到了那些跟他作對的眾神。

“你到哪裏去?”他們不懷好意地問他,“為什麽離開你的都城?”

“我回特拉巴蘭去,”羽蛇神說,“我就是從那兒來的。”

“為什麽又要回去呢?”那些妖神追問道。

“我必須回到我們的父親那裏,“羽蛇神答道,“總有一天,你們也必須回到那裏。那時,我還會回到這裏來!”

“那麽,你就高高興興地走吧,”他們說,“但請你把你所知道的技術都教給我們吧!”

“你們用不著這些,你們隻會破壞,嗜血和戰爭。除非有一天,我再從海上來時,人們才會需要它們。”羽蛇神昂然地說。

然後,他來到海邊,踏上一條由蛇編成的筏子,漂流到特拉巴蘭去了。

神秘動物學
神秘生物神秘生物列表動物學
亞洲大洋洲歐洲南北美洲南極洲
南極哥斯拉南極人間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