羯族

羯族

羯(jie, 二聲)族在中國歷史的比較短暫,在東晉十六國時期建立了後趙政權,是匈奴貴族的奴隸軍隊。匈奴造反的時候,羯人強大,最後消滅了匈奴政權,稱霸中國北方。羯族從嚴格意義上說並不能成為一個民族,它是匈奴的一個分支。 但是相比黃種人佔多數的匈奴,羯族具有明顯的白種人特征。

羯族:羯人入塞之前,隸屬于匈奴,即"匈奴別落"。羯人具有深目、高鼻、多須的特點。其族源有數說:曰為入塞匈奴19種中羌渠之後裔;或曰西域胡佔主要成分;或曰即西域胡之一種;或曰與小月氏有淵源關系。約于漢代為匈奴所俘而帶入塞。

在歷史上閃光的時期非常短暫,僅僅在五胡時期建立了一個小小的地方割據政權。

  • 中文名稱
    羯族
  • 所屬
    匈奴的一個分支
  • 羯人特點
    深目、高鼻、多須
  • 政權建立時間
    五胡時期
  • 語言
    羯族語言
  • 宗教
    Zoroastry

民族簡介

羯族羯族

1、起源及種族

《晉書》卷一百四《石勒載記上》載:“石勒字世龍。其先匈奴別部羌渠之胄。”《魏書》卷九五《羯胡石勒傳》雲:“其先匈奴別部,分散居于上黨、武鄉、羯室,因號羯胡。”唐長孺先生指出,當時稱為別部,意為與匈奴本非一族。被稱之為羯,也並不完全是因為居于羯室,晉朝之雜胡皆可稱為羯。

羯人入塞之前,隸屬于匈奴,即“匈奴別落”。羯人具有深目、高鼻、多須的特點。其族源有數說:曰為入塞匈奴19種中羌渠之後裔;或曰西域胡佔主要成分;或曰即西域胡之一種;或曰與小月氏有淵源關系。約于漢代為匈奴所俘而帶入塞。

陳寅恪主張羯人是月氏人。陳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論稿》,第30頁。

唐長孺認為主要為西域胡。唐長孺:《魏晉南北朝史論叢》,第416頁。

王仲犖認為:羯人是石國人。認為羯人高鼻深目多須、崇祆教,同匈奴不是一個部落;又據《魏書》有者舌國,《隋書》有石國,都柘折城,即今天的塔什幹,據此推斷,石勒的祖先可能就是石國人。移居中原後,遂以石為姓,其祖並為部落小帥。王仲犖:《魏晉南北朝史》上冊,第241頁。

譚其驤認為:羯人是中亞康居人統治下的索格底亞那人。譚其驤:《羯考》,《東南日報》副刊,1947年。

七十年代以來,童超經過多方考證,認為羯人是中亞康居人,但羯人不是被康居人所征服的南部農業居民——索格底亞那人,而是康居(羌渠)遊牧人。兩漢時期,康居羈屬匈奴,因而可能有一部分人隨匈奴東來,轉戰于蒙古草原,其後又隨之南遷,逐漸內徙于上黨武鄉一帶,因為他們既是康居人,又是匈奴的附庸,故稱:“匈奴別部,羌渠之胄。”童超:《關于五胡內遷的幾個考證》,見《山西大學學報》1978年4期。這個論證與文獻記載更為切近,較為可信。

2、農業高度發達

羯族羯族

入塞後的羯人保留著部落組織,部有大、小酋帥。羯人主要從事農業,生活貧困,有的為漢族地主傭工,有的外出作商販。他們原信仰“胡天”(祆教),後來多信佛教,人死後,實行火葬。 做為少數民族,他們能把農業放在如此高度,也說明了羯族在東漢時期已開始隨匈奴內遷,漢晉時期的羯人雖還保持有一定的遊牧經濟,但農業所佔的比重越來越大。

在羯族尚未建立正式的國家之前,所需軍糧除一部分自給以外,其它皆掠奪而來,如《晉書·孝愍帝紀》說公元317年夏北方大旱,隨之蝗蟲泛濫,“時石勒亦竟取百姓禾,時人謂之胡蝗”,在他攻打襄國時“分遣諸將收掠野谷”。這或多或少有戰爭不斷,居無定處的因素在。

即待石勒建立趙,政局稍穩以後就開始進行了農業化,他令右常侍霍浩為“勸課大夫”,與他人一起“循行州郡,核定戶籍,勸課農桑”,平常賞賜也多以谷帛為主,如在巡幸冀州諸郡時,引見“高年、孝悌、力田、文學之士,班賜谷帛有差”。

石勒的後繼者也繼承了他發展農業的政策,如石虎就對“田疇不闢,桑業不修”的地方官員嚴加貶抑。在上下的一齊努力下,羯族石氏統治區內農業生產出現了繁榮的局面,國倉豐盈,石虎就曾經“以租入殷廣,轉輸勞煩,令中倉歲入百萬斛,餘皆儲之水次” 。農業生產的發達可見一斑。

3、建立後趙30年後隨即被滅

羯人石勒于東晉元帝大興二年(319)建立趙國,史稱後趙,為十六國之一。參照魏﹑晉王朝的法規,建立各種政治製度,設立學校,提倡經學,閱實戶口,勸課農桑,對安定社會起到一定作用。但法政嚴苛,殺人甚多。實行“胡漢分治”,禁說“胡”字;稱羯人為國人,稱漢人為漢人;縱容羯人欺壓異族。朝廷設有專門官吏門臣祭酒,管理羯人訴訟。333年,石勒死,侄石虎奪取政權,施行暴政,民不聊生,于349年為冉閔所滅。羯人最後主要同化于漢族之中。

語言宗教

羯族語言是印歐語系的一個分支,是伊朗、阿富汗一帶的印歐語言的方言,Tocharian(月氏)和Sogdian(粟特)也是如此。

羯族的宗教是Zoroastry。這個宗教是起源于波斯的。

食人惡魔

許多人都讀過魯迅的《狂人日記》,裏面對中國的幾千年封建道德以“吃人”兩字概括。這種“吃人”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吃人。但確實也有把人殺了吃的。吃人在中國可謂歷史悠久,在春秋時期,齊國的易牙就把自己的孩子做成了菜給齊桓公吃,唐時的張巡守睢陽,糧草用盡時吃過人,黃巢造反時也吃過人。一些城池被圍,人餓得受不了,就易子而食。但這些事情都是極個別的,或源于少數統治者的瘋狂,或者是因為實在沒有辦法。但在中國的“五胡亂華”這一中國與人類歷史最黑暗的時期,卻有許多人被大規模地宰殺烹食。在入侵中原的胡人中,幾乎所有的胡人都沒有自己的文字。十分野蠻,許多胡人還保留著食人的獸性。以羯族,白種匈奴,鮮卑族三族最為凶惡。

羯族羯族

羯族簡直就可以稱之為“食人惡魔”了。史載他們行軍作戰沒有糧草,擄掠漢族女子作為軍糧,羯族稱漢族女子為“雙腳羊”。夜間奸淫。白天則宰殺烹食。羯族對漢族的血債實在太多,在他們所建立的後趙政權中,漢族幾乎到了滅族的邊緣。後趙開國皇帝石勒(羯族)公然明定胡人劫掠漢族士人免罰,胡人有所需,可以任意索取一般漢人的東西。同時又禁止漢人稱遊牧民族作胡人,而稱“國人”,違者斬。他的開國漢人大臣,來朝見他時,因身上值錢東西和衣服被胡人搶了,勒問他出了什麽事,大臣正在氣頭上,說胡人搶了他,而忘了說國人。才發覺說錯了話,趕緊向石勒賠罪,勒赦免了他。可以想像一般漢人當時的處境。 由于聽信巫師之言,石勒對漢人。其子(一說為侄,一說為與其嬸所生)石虎更加變本加厲百倍。他跟一條毒蛇一樣,腦筋裏隻有三件事,一是淫欲,二是殺戮,三是享樂。

發男女十六萬,運土築華林苑及長牆于鄴北。時逢暴雨,漳水水漲,死者數萬人;石虎已有多處宮殿,還不滿足,又驅漢丁四十餘萬營洛陽、長安二宮,造成屍積原野;修林苑甲兵,五十萬人造甲,十七萬人造船,死亡超過三分之二;奪漢女五萬入後宮肆意變態凌殺污辱之行,其間由于負婦義夫的反抗,死者不計其數;從長安--到洛陽--再到鄴城,成漢的使者見到沿途樹上掛滿上吊自殺的人,城牆上掛滿漢人人頭,屍骨則被做成“屍觀”,恐嚇世人,數萬反抗將士的屍體被棄之荒野喂獸;

血腥屠殺和殘酷的民族壓迫,北方漢人銳減至六七百萬,造成赤地千裏的景象;人口的大量減少,土地的大量荒蕪,傍之虎狼等野獸成群出現繁殖。石虎將邯鄲(一說臨漳以南)以南中原地區,數萬平方公裏土地劃為其狩獵圍場,創全人類有史以來的吉尼斯世界記錄。規定漢人不得向野獸投一塊石子者,否則即是“犯獸”,將處以死罪,被殺或被野獸吃掉的人不計其數,漢人的地位竟連野獸都不如;太子石邃比他爹石虎還要令人發指。如果說石虎是殘暴荒淫的話,這個二十幾歲的青年隻能以變態來解釋。在自己府上閒著無聊的時候就帶著刀亂竄,碰到自己的侍女就把她的頭砍下來,擦幹凈血放到盤子裏面做成工藝品和部下觀賞。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個惡魔竟然篤信佛教,他命令他所擄掠的漢族女子做尼姑,碰到漂亮的就先和她交配,然後就把這個倒酶的尼姑身上的肉割下來和牛羊肉混著煮,還把這種食品賞賜給部將吃,讓他們猜測是什麽原料做的。

冉閔滅後趙政權,一次解放被擄掠的漢族女子達二十萬。這些漢族女子不是被擄去作妻作妾的。而是作為“雙腳羊”一樣的家畜。隨時隨地被奸淫蹂躪。也可能隨時隨地被宰殺烹食。有五萬多少女這時雖被解放,但也無家可歸。

民族消亡

冉閔在北方百姓擁護下稱帝,國號大魏,史稱冉魏。

冉閔發起屠胡後,北方各地漢人群起回響。消滅大量胡族,迫使其它胡族離開中原。一度基本掃清了中原。冉閔發起的復仇行動是當時漢人的絕地反擊!

羯族羯族

羯趙內亂時之機,“冉家軍”陣斬羯族軍士三萬,又坑殺四萬羯兵。羯族精銳盡失,這些都是羯族的青壯年男子,也是鄴城二三十萬羯人的親人。他們對冉閔恨之入骨,冉軍對鄴城羯族屠殺了二十幾萬,山西南部的羯人和胡人(長的像姜氏胡人的漢人也倒了酶)也被報復的漢人殺盡,襄國滅亡羯人又被殺了一道。羯民族被基本殺絕。

隻有一支不到一萬人的羯族部族,向北投奔蒙古高原的鮮卑人,未被漢人消滅。後來鮮卑人幫他們報仇殺了冉閔,滅冉魏。鮮卑入主中原後,這支羯人一直在鮮卑的統治下以打仗為業。不過密月關系沒過多久,鮮卑內戰時??變態地殺著鮮卑人,差點把鮮卑整民族給滅了。 其後在鮮卑人復仇性的打擊下,這個部族殘餘的羯幾千人在後景帶領下跑到南方梁朝統治區。被好心的南方梁朝政府接納,提供他們美食收為僱傭軍。後景之亂,這支不到萬人的胡族在忘恩義的領導人後景帶領下,對江南漢人實施血腥的種族滅絕政策。使原本人口眾多千裏沃土的江南變成赤地千裏,白骨遍地,野獸出沒的不毛之地。僅屠健康城就將全城四萬戶約二十萬人殺絕。這就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侯景之亂

直到南梁將領陳霸先帶珠江流域的兩廣軍隊準備充分後北伐江南,花了很大代價才滅悼這支萬人不到的好戰頑族,這一種族才真正從地球上消失。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