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

United States(U.S.)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簡寫NSC,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是美國總統幕僚機構之一。

  • 中文名稱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
  • 外文名稱
     United States(U.S.)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 簡    介
    美國總統幕僚機構之一
  • 簡    寫
    NSC

基本簡介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根據《國家安全保障法》成立于1947年,當時美國和蘇聯在全球範圍的冷戰態勢已經逐漸醞釀成形,美蘇兩國關系日趨緊張。在這種背景下,時任美國政策製定者認為單憑外交努力已經無法有效牽製蘇聯,故創設國家安全委員會用以協調軍隊(包括海、陸、空以及海軍陸戰隊)及國內情報及國家安全機構,製定統一的外交安全政策。近年來該委員會的決策過程中的形式主義的部分(如會議時間、地點、參與者等)越來越淡化,但在美國國家安全與外交決策中的地位卻越來越重要。

小布希總統與國家安全團隊在白宮開會,2006年7月5日小布希總統與國家安全團隊在白宮開會,2006年7月5日

成立時間

1947年初,杜魯門總統向國會提交了一份草案,建議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家安全資源局、中央情報局作為國家安全的主要協調機構。 1947年7月25日,美國國會的正式檔案中出現了“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提法。7月26日,杜魯門總統將其簽署為法律,即1947年的《國家安全法》正式出台。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

美國據此成立了國家安全委員會,有7名主要成員,包括總統、國務卿、國防部長、陸海空三個軍種的部長、國家安全資源局局長。

成立于1947年的國家安全委員會是一個龐大而臃腫的機構,裏面的成員太多,意見太多,不利于形成決議。海軍部長福裏斯特對于國防部長這一職務不太滿意,因為他無法領導三軍部長。而軍方對服務于參謀長聯席會議的聯合參謀班子規模太小也不滿意。 這些矛盾都促使杜魯門總統對1947年通過的《國家安全法》進行修改。

1949年國會通過對《國家安全法》的修正案後,國家安全委員會減少了三軍軍種的部長和國家安全資源局局長,但是增加了副總統,並把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和中央情報局局長作為法定顧問。 從此,美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人員構成和基本功能基本固定下來。

自成立以來,歷屆總統大多很倚重,特別是處理重大危機時,常要召開國家安全委員會會議,實際上成為美國政府討論和研究重大戰略決策的核心組織。由總統任委員會主席,其成員有副總統、國務卿、國防部部長、財政部部長、緊急準備局局長、中央情報局局長、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及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日常事務由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主管。

主要職責

主要職責是:統一有關美國國家內政、軍事和外交政策,向總統提出建議。但不是決策機構,不能製訂政策,隻是總統有關安全政策的統籌、協調、參謀機構,是與國務卿密切合作協助總統製訂長期對外政策的思想庫,是為總統提供有效軍事安排的事務機構。在國家安全委員會會上達成的意見,須經總統採納,才成為政策。

成員組織

委員會主席:美國總統

軍事顧問: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

情報顧問:國家情報總監

定期參與成員:白宮幕僚長、國家安全顧問等

追加參與成員:財政部長、法務部長、國土安全部部長、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行政管理和預算局局長等(臨時成員,根據會議內容名單發生變化)。

成立簡史

美國國安會是美國政府討論和研究重大戰略決策的核心組織,為總統國家安全和外交事務方面的決策提供參考。

美國是世界上第一個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國家,美國總統為國安會主席。目前,定期參加會議者包括副總統、國務卿、國防部長、財政部長和國家安全事務顧問。此外,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是國安會法定軍事顧問,國家情報總監是法定情報顧問。經常參加會議的還有白宮辦公廳主任、法務部長、國土安全部部長等重要官員。艾森豪威爾時期設立了一個總統特別助理來處理國家安全事務,後來這個頭銜定為“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也習慣性地被稱為“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現在,國家安全事務顧問是國安會日常工作的負責人,由總統直接任命,無需經過國會批準。當然,其實際權力的大小,完全取決于總統的信任度和政治需要。

美國的國安會誕生于冷戰的風雨之中。1946年3月5日,英國前首相丘吉爾在美國密蘇裏州的富爾頓發表了一個題為“和平砥柱”的演講。這個講話,被後人視為冷戰正式開始的標志。一年後的7月26日,美國國會通過了《1947年國家安全法案》,國安會由此誕生。國安會下設中央情報局,協調政府各部門的情報工作。

美國的國安會起初並無太多權力。時任總統杜魯門擔心這個機構權力太大,會影響自己的權威。1947年9月26日,他第一次參加了國安會會議,此後國安會的會議他隻參加了1/5。國安會工作人員缺乏,不能經常開會,總統也常繞過它決策,並直接指示各部部長執行。

隨著冷戰的加劇,國安會身上的“情報血統”得以凸顯,這讓杜魯門看到了國安會的價值。當時,擔任國安會情報顧問的是中情局局長。國安會開會時,經常由中情局局長率先匯報有關情況,然後進行討論。此後幾十年,抓情報和採取秘密行動一直是國安會的重要功能之一。由于一些秘密行動被曝光後給總統帶來尷尬,裏根時代的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卡盧奇改組了國安會,提出國安會主要職能是向總統提供政策咨詢,協調政府工作,秘密行動應由中情局去執行。

然而,這並未改變國安會在安全領域統攬全局的地位。目前,美國有16個情治單位,除中情局這個獨立情治單位外,還有國防部下屬的國防情報局、國家安全局等軍情部門,法務部下屬的聯邦調查局和美國緝毒局。此外,國土安全部、能源部、國務院和財政部也各有情治單位。這些情治單位由國家情報總監統管,他又將情報匯總到國安會。

為了美國的國家利益,國安會可以在東西方情報戰中大打出手,也可以推動震驚世界的秘密外交,更可以站到反恐的第一線。2001年9月11日,紐約世貿大樓遭到恐怖攻擊。從那一刻開始,美國的國安會有了一個新的使命:反恐。當天晚上9時,時任總統小布希對全美發表電視講話,隨後立刻召開國安會會議,拍板“嚴懲策劃和發動這些襲擊的組織及任何庇護這些組織的國家”。10月7日,美國主導的聯軍開始進攻阿富汗“基地”組織和塔利班,“反恐戰爭”正式打響。小布希還成立了國土安全委員會,建立了國土安全部,與國家安全系統平行,以加強美國的國內安全工作。

小布希的8年總統任期,“反恐”是其底色。在他的第一個任期內,把持國安會的是兩位鷹派人物:副總統切尼和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缺少軍方背景的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康多莉扎·賴斯對反恐戰爭比較外行,但小布希非常信任賴斯,無論出訪國外還是在戴維營度假,他身邊總有賴斯的身影。白宮甚至流傳這樣的說法:總統會聽副總統切尼的意見,對國務卿鮑威爾的提議也很重視,但總是和賴斯商量後做最後決定。

2009年,歐巴馬上台。他對小布希的“反恐戰爭”一直持批評態度,力主從阿富汗和伊拉克戰場抽身。入主白宮後,他做出一些改革姿態,包括將國土安全委員會並入國家安全委員會,精簡了機構設定,強化反恐情報的共享。

在加強反恐措施方面,歐巴馬毫無松懈。他選擇了海軍陸戰隊上將瓊斯擔任自己的第一任國家安全事務顧問,以彌補自己在安全事務方面經驗的不足。接替瓊斯的是他的副手多尼隆,後者在個性上與歐巴馬更合拍,與歐巴馬核心圈關系也很密切,其妻子凱西曾是副總統拜登夫人的辦公室負責人。如今的安全事務顧問蘇珊·賴斯,更是歐巴馬的親信。在國安會領導之下,刺殺拉登等一系列反恐行動得以展開,美軍的無人機襲擊行動也在全球多個熱點地區進行。美國反恐專家穆德表示,“基地”組織曾是美國的心腹大患,如今其影響力已大大消退,意圖襲擊美國的恐怖組織也減少了,雖然始終有恐怖分子揚言襲擊美國,但行動能力今非昔比,而這也證明了國安會反恐機製的有效。

美國國安會從無到有半個多世紀,產生了不少“明星型”的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基辛格,他是尼克松主政時的國家安全事務顧問。

在基辛格之前,時任總統肯尼迪的國家安全事務顧問邦迪權力很大,肯尼迪及其繼任者約翰遜不斷升級越南戰爭的行動,就是在邦迪等人的催促下實施的。邦迪還搞過與中國有關的“秘密動作”。上世紀60年代,時任法國總統戴高樂決心和新中國建交。1963年秋,他派前總理富爾以私人名義訪華,商談建交。10月24日,邦迪收到中情局的情報,認為中法不會建交,戴高樂“得看華盛頓有什麽反應”。但邦迪不放心,仍多方試探戴高樂的態度。11月2日,毛澤東接見了富爾,中法建交談判順利結束。1964年1月,法方通知美方,法國即將與中國建交。約翰遜急壞了,找邦迪商議。邦迪說,這時唯一的辦法是不讓台灣的蔣介石當局宣布與法國斷交,企圖造成“兩個中國”的現實,讓北京難堪。但這樣的小動作,最終被證明無濟于事,淪為笑談。

接下來的基辛格吸取了邦迪的教訓,表現不俗。為結束1973年到1974年的第四次中東戰爭,基辛格乘飛機輾轉往返于以色列、埃及和敘利亞進行調解,“穿梭外交”一詞因此而誕生。他還在中美關系解凍過程中發揮過重要作用。1971年7月,他秘密訪華,周恩來與他舉行會談。當時,周恩來嚴肅地批評了美國對越南的侵略,也批評了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錯誤立場。基辛格恭恭敬敬地聆聽。中美關系是基辛格一生引以為豪的成就,因為這改變了世界局勢。他是唯一一位健在的見過所有新中國最高領導人的美國政治家,至今在中美關系上仍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基辛格之後,活躍于外交舞台成為美國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的一個傳統,這個位置上又先後出了不少外交名人。卡特時代的布熱津斯基,老布希時代的斯考克羅夫特,小布希時代的康多莉扎·賴斯,歐巴馬時代的多尼隆、蘇珊·賴斯等都是如此。當然,假如總統更看重國務卿,或希望大權獨攬,情況就不同了。裏根就不重視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執政期間換了6名顧問,且他的國家安全事務顧問不能直接向總統報告,是歷屆總統班子裏最沒權力的顧問。[1]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