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

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

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Joint Chiefs of Staff)是分布在美國各軍事力量主要兵種的首長小組。其機構與英聯邦國家的參謀長委員會相類似,主要職能是兵種的協調和進行合作參謀,為國防部、國土安全部、國家安全委員會和美國總統提供軍事咨詢。

參謀長聯席會議的組成由聯邦法律規定,包括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CJCS)、參謀長聯席會議副主席(VCJCS)、陸軍參謀長、海軍作戰部長、空軍參謀長、海軍陸戰隊司令以及國民警衛隊局長。所有任命均由總統提名並經參議院批準。各軍種首長不僅是參謀長聯席會議的組成人員,同時也是各自軍種部長,如:陸軍部長、海軍部長和空軍部長的軍事顧問。

根據1986年的戈德華特-尼科爾斯法案,參謀長聯席會議成員,無論集體還是單獨都沒有作戰指揮權,而是充當總統至國防部長,和國防部長至各作戰司令官之間的指揮連結。

聯合參謀部(JS)總部設在五角大樓,由國防部四大軍種的人員組成,協助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副主席履行職責,聯合參謀部主任(DJS)為中將海軍中將編製。

參謀長聯席會議不包括海岸警衛隊司令,海岸警衛隊在美國國土安全部之下,而不像四大軍種隸屬國防部。然而,海岸警衛隊始終是一個軍事部門(美國法典第14章第1節),並在戰時置于海軍部之下,海岸警衛隊司令亦可列席參謀長聯席會議。

  • 中文名稱
    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
  • 外文名稱
    Joint Chiefs of Staff 
  • 主要職能
    兵種的協調和進行合作參謀 
  • 定 義
    各軍事力量主要兵種的首長小組

簡介

原因

由于在內戰之後美國軍事的不斷增強,使陸軍和海軍之間聯合軍事行動的困難急劇增加。陸軍和海軍的聯合行動無論在計畫或執行時都不受支持,並導致美西戰爭中的加勒比海戰役時發生分歧以至發生阻礙。陸軍和海軍聯合委員會在1903年由羅斯福建立,由軍隊首長、總參謀長和海軍總務委員會及陸軍總參謀團構成。"智囊團"的聯合委員會起到了製定聯合作戰計畫以及解決軍種間的沖突作用。

不幸的是,聯合委員會幾乎沒有什麽作為,因為其綱領規定無權執行其決策。聯合委員會也很少能提出自己的意見,而是在陸軍或海軍的秘書處提出問題後進行有限的評論。其結果是聯合委員會對美國參加一戰幾乎沒有貢獻。

成立聯合委員會

一戰後,1919年時兩軍秘書處同意重組聯合委員會。此時,聯合委員會的成員包括正副參謀長、陸海軍作戰計畫製定者,在聯合委員會之下有聯合計畫委員會為其效力。有了新的成員,聯合委員會開始主動提供建議,但是聯合委員會仍沒有法定權力執行其決策。

在日本襲擊珍珠港兩星期之後,溫斯頓·丘吉爾率領"參謀長委員會"成員,即英國陸海空軍主官前來華盛頓。該委員會于1923年成立,此時的任務是協調國王陛下的陸海空三軍將士對軸心國作戰。美國當時沒有類似的機構來與英國製定聯合作戰計畫,因此,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設立了一個代表陸軍、陸軍航空兵和海軍的"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羅斯福的親信和助手威廉·萊希海軍上將領導該組織,並充當與總統的聯絡人。萊希的頭銜是"陸海軍總司令的參謀長"。在1942年7月29日,萊希上將成為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並組織了班底人員。于是,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就成了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領導美軍的組織。其主要職責為製定最高軍事戰略;決定人力和物力資源的分配使用;隨總統出席盟國首腦會議,提供軍事決策方案等。轄有參謀長聯席會議、聯合參謀部、心理戰聯合委員會、聯合情報委員會等機構。從該機構的設立到1945年9月日本投降為止,總共研究了約1457個不同的問題。

威廉·丹尼爾·萊希威廉·丹尼爾·萊希

首屆參謀長聯席會議成員

姓 名

職 位

隸 屬

海軍五星上將威廉·丹尼爾·萊希

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和總統特別軍事顧問

美國海軍

陸軍五星上將喬治·卡特利特·馬歇爾

陸軍參謀長兼陸軍總司令

美國陸軍

陸軍五星上將亨利·哈裏·阿諾德

陸軍副參謀長兼陸軍航空兵總司令

美國陸航

海軍五星上將歐內斯特·約瑟夫·金

海軍作戰部長兼海軍總司令

美國海軍

首屆參聯會首屆參聯會

作用和職責

成員介紹

威廉·丹尼爾·萊希成為陸軍和海軍的參謀總長(1942年7月20日至1949年5月21日),事實上並不是參謀長聯席會議的主席,而是參謀長聯席會議職務的前身。1947年,根據國會法案確定建立永久性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並于1949年設立了主席職位。奧馬爾·納爾遜·布萊德雷上將是參謀長聯席會議的第一任主席。近40年來,該機構一直指揮著美國軍隊,其體製根據法律偶爾有所修改。例如,1952年,海軍陸戰隊司令被批準參加參謀長聯席會議的大部分會議,並在1978年成為參謀長聯席會議的正式成員。2012年根據國防授權法案的規定,國民警衛隊局長成為參謀長聯席會議的正式成員,歐巴馬總統于同年12月31日簽署法令生效。

維西執掌的參聯會維西執掌的參聯會

製度的缺陷

這一製度有著嚴重的缺陷。除了主席以外,每個參謀長都是本軍種的首長,而政府卻指望他會拋棄為本軍種謀利益的本位主義,以國家利益為重。要平衡和兼顧兩方面的利益是困難的。參謀長們要調製"紫色"是不勝其難的,"紫色"是五角大樓採用的一個隱喻,意即把綠色(陸軍)、藍色(空軍)和白色(海軍)軍服的顏色摻和在一起,達到水乳交融的紫色境界。把這些有雙重頭銜的領導人放在一起,期望他們能達到"聯合一致",這根本是痴心妄想的目標。

克勞執掌的參聯會克勞執掌的參聯會

參謀長聯席會議還有責任向國防部長和總統提供軍事方面的建議和意見。但這必須是參謀長們一致的看法,而不是某個人的意見。所有參謀長要達成一致看法,惟一的途徑幾乎就是相互遷就,彼此照顧。結果,為參謀長聯席會議工作的1600人的聯合參謀部花費了成千上萬個工時,拿出來的是冗長的、誰也不得罪的大家都高興的檔案。這種檔案每一位參謀長都能接受,但對國防部長或總統卻幾乎毫無用處。這一松散的組織機構部分地說明了為什麽參謀長聯席會議從未提出明確的主張,以防止在越南的泥沼中越陷越深。

這種有缺陷的機製一直運行到第九任主席戴維·瓊斯上將任上,他于1982年剛退休後不久,直言不諱地痛述其弊端。瓊斯上將提出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應成為國防部長和總統的"最重要"軍事顧問,並應被授予更大的權力來領導為各參謀長服務的參謀部。當時的陸軍參謀長夏伊·邁耶上將曾想要完全取消參謀長聯席會議,代之以成立國家軍事委員會,其成員不對特定的軍種負責,因而可以把全部精力致力于協調整個武裝部隊。這些建議引起了一場爭論,其結果是參議員巴裏·戈德華特和眾議員比爾·尼科爾斯提出倡議,並使國會于1986年通過了國防部重組法,通常稱為"戈德華特-尼科爾斯法"。

鮑威爾執掌的參聯會鮑威爾執掌的參聯會

該法第一次賦予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以真正的權力。作為"最重要的軍事顧問",他有包括製定軍事戰略、指導國防預算、作戰及聯合演習計畫等,分享國防部長部分職權,他可以直接向國防部長和總統陳述他自己的主張。他不再局限于先呈報參謀長們摻了水的一致性建議,然後再小聲地談他個人的看法。然而,參謀長們仍然是顧問,要鼓勵他們提出自己的主張,甚至可以不同意主席的意見。戈德華特-尼科爾斯法還將聯合參謀部的1600名人員置于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而不是多頭的參謀長法人團體的領導之下。即使進行了這種改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仍未置身于指揮系統之中。但國防部長可以要求各項軍事命令通過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下達給野戰司令官,理查德·布魯斯·切尼就是這樣做的。

小威廉·克勞上將是一位過渡時期的主席,因為戈德華特-尼科爾斯法是在他任職期到一半時生效的。科林·鮑威爾是掌有戈德華特-尼科爾斯法案所賦予的權力的第一位主席了。因為他的魅力及其手腕,造就成為美國戰後空前的軍事強人,時人喻為德懷特·艾森豪威爾第二。但美國政治體製是不允許軍事強人出現的,他退休以後的歷屆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即不再有他的權利及威望。

現在,他們的首要職責是確保人事的準備,政策,規劃和培訓為各自的軍隊服務和作戰指揮官利用,參謀長聯席會議也為美國總統和國防部長提供軍事建議。另外,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還是美國總統和國防部長的首席軍事顧問。作為如此重要的咨詢顧問,除了包括美國總統和其他非參謀長聯席會議的官員組成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之外,參謀長聯席會議成了製定軍事政策的第二要職。

沙利卡什維利執掌的參聯會沙利卡什維利執掌的參聯會

組織結構

歷任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

01、奧馬爾·納爾遜·布萊德雷五星上將(1949年8月至1953年8月)

02、阿瑟·雷德福海軍上將(1953年8月至1957年8月)

03、內森·特文寧空軍上將(1957年8月至1960年9月)

歷代參聯會主席歷代參聯會主席

04、萊曼·蘭尼茲爾上將(1960年10月至1962年9月)

05、馬克斯韋爾·泰勒上將(1962年10月至1964年7月)

06、厄爾·惠勒上將(1964年7月至1970年7月)

07、托馬斯·穆勒海軍上將(1970年7月至1974年7月)

08、喬治·布朗空軍上將(1974年7月至1978年6月)

09、戴維·瓊斯空軍上將(1978年6月至1982年6月)

10、小約翰·維西上將(1982年6月至1985年9月)

11、小威廉·克勞海軍上將(1985年10月至1989年9月)

12、科林·鮑威爾上將(1989年10月至1993年9月)

00、戴維·傑裏邁亞海軍上將(1993年10月,代理)

13、約翰·沙利卡什維利上將(1993年10月至1997年9月)

14、亨利·謝爾頓上將(1997年10月至2001年9月)

15、理查德·邁爾斯空軍上將(2001年10月至2005年9月)

16、彼得·佩斯陸戰隊上將(2005年10月至2007年9月)

17、邁克爾·馬倫海軍上將(2007年10月至2011年9月)

18、馬丁·登普西陸軍上將(2011年10月至今)

歷任參謀長聯席會議副主席

1、羅伯特·T·赫雷斯空軍上將(1987年2月至1990年2月)

歷代參聯會副主席歷代參聯會副主席

2、戴維·E·傑裏邁亞海軍上將(1990年3月至1994年2月)

3、威廉·A·歐文斯海軍上將(1994年3月至1996年2月)

4、約瑟夫·W·羅爾斯頓空軍上將(1996年3月至2000年2月)

5、理查德·D·邁爾斯空軍上將(2000年3月至2001年10月)

6、彼得·佩斯海軍陸戰隊上將(2001年10月至2005年10月)

7、埃德蒙·W·詹巴斯蒂亞尼海軍上將(2005年10月至2007年8月)

8、詹姆斯·E·卡特萊特海軍陸戰隊上將(2007年8月至2011年8月)

9、詹姆斯·A·溫尼菲爾德海軍上將(2011年8月至今)

現任參謀長聯席會議成員

姓名

職位

隸屬

馬丁·登普西(Martin Dempsey)陸軍上將

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

美國陸軍

詹姆斯·溫尼菲爾德(James A. Winnefeld,Jr.)海軍上將

參謀長聯席會議副主席

美國海軍

雷蒙德·奧迪爾諾(Raymond T. Odierno)陸軍上將

陸軍參謀長

美國陸軍

喬納森·格林納特(Jonathan W.Greenert )海軍上將

海軍作戰部長

美國海軍

馬克·威爾什三世(Mark Welsh)空軍上將

空軍參謀長

美國空軍

約瑟夫·鄧福德三世(Joseph Dunford)海軍陸戰隊上將

海軍陸戰隊司令

美國海軍陸戰隊

弗蘭克·格拉斯(Frank J.Grass)陸軍上將
國民警衛局局長美國國民警衛隊

領導設定

主席職責

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是法定的美軍最高級軍官和美國總統的最重要的軍事顧問。他負責參謀長聯席會議的協調,包括主席、副主席、陸軍參謀長、空軍參謀長、海軍作戰部長和海軍陸戰隊司令。參謀長聯席會議在五角大樓有自己的辦公室,主席地位雖高于各軍種的首長,但開始時卻沒有越俎代庖的權力。

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旗幟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旗幟

二戰接近尾聲前後,陸軍部向國會建議,建立一個隻受一名軍官領導和受一名文職國防部長監督的國防參謀機構,以此來"統一"武裝力量。1947年設立"國家軍事機構"和國防部長一職,國防部長隻有少量的工作人員,級別與三軍部長平等,同屬內閣部成員,是"各有一套人馬的三個軍種部的人質";各軍種之間的關系仍由沒有主席的參聯會進行協商,各軍種部擁有獨立的指揮權。

1949年國會又頒布了《國家安全法》,加強國防部長的權力,創立單一的國防部,三個軍種部劃歸其下,不再是內閣部,國防部長通過編製預算來解決軍種的紛爭;參聯會設立主席一職,主席是國防部長和總統的首席軍事顧問,但各軍種還保留"作戰指揮權"和"行政獨立"。1958年《國防改組法》使國防部長掌握了作戰指揮權,在財會、科研、後勤等方面均有更大的實權,建立了以國防部長為首的作戰指揮和行政管理兩大系統。1986年《國防法》擴大了參聯會主席的許可權,分享國防部長職權,但它仍然是總統和國防部長的首席軍事顧問,參聯會無權指揮軍隊。

副主席職責

參謀長聯席會議副主席由《戈德華特-尼科爾斯國防部重組法案》于1986年確立。副主席是四星上將或海軍上將。參謀長聯席會議副主席是法定的美軍第二領導人,僅次于主席。主席缺席時由副主席主持參謀長聯席會議的會議。在主席授意下也可以執行這些職責。直到1992年的國防安全法案生效時這個職位才在參謀長聯席會議中有了充分的權力。

參謀長聯席會議副主席旗幟參謀長聯席會議副主席旗幟

高級軍事顧問職責

威廉·蓋尼一級軍士長(William J. Gainey)在2005年10月1日被選為首屆參謀長聯席會議的高級軍事顧問。這是一個新設立的職位,向主席提供聯合軍事環境下入伍人員的詳情。

布賴恩·巴塔利亞,現任高級軍事顧問布賴恩·巴塔利亞,現任高級軍事顧問

高級軍事顧問一職目前空缺。高級軍事顧問對于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來說,是提供有關聯合軍事的一體化、實施和發展建議的顧問。此外,高級軍事顧問幫助開展士兵中有關聯合軍事教育,提高利用士兵聯合作戰能力,並執行主席的職責的指示。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