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史 -2002年韓國電視劇

羅曼史

《羅曼史》是韓國MBC電視台于2002年出品的浪漫愛情劇,由鄭潤鉉執導,尹美倍編劇,金荷娜、金在元主演。

該劇講述了老師彩媛與她的學生大男孩冠宇之間突如其來的浪漫愛情故事。

  • 中文名稱
    羅曼史
  • 首播時間
    2002年
  • 製片地區
    韓國
  • 集    數
    20集
  • 導    演
    鄭潤鉉
  • 類    型
    都市、愛情、偶像、言情
  • 發行公司
    MBC電視台
  • 主    演
  • 上映時間
    2002年
  • 拍攝地點
    韓國
  • 每集長度
    50分鍾

劇情簡介

女主角彩媛老師(金荷娜飾)是一個具有雙重性格的人,時而迷糊時而成熟,時而堅強時而脆弱,時而安靜時而活潑,但卻始終有顆純真善良的心。由于她的失誤而造成的一起車禍,讓她結識了大男孩冠宇(金在元飾)。在珍海的遊玩中,在爛漫的櫻花下,冥冥之中命運安排了彩媛與冠宇短暫卻美好的再次遇見。冠宇處處透著溫柔體貼,而彩媛的天真可愛也將冠宇深深吸引。愛情的甜蜜剛釀出甘露,二人卻必須面對無奈的離別。許多天後,當他們意外的重逢,卻發現了彼此隱藏的身份。父母的責難、學校的壓力,讓他們的愛情舉步維艱。面對一系列的困難,這對戀人到底能不能擺脫命運的捉弄、等來他們的春天 。​

羅曼史

分集劇情

第1集

第一集 崔冠佑是珍海牛仔褲廠崔社長的長子,今年已經讀高三了還整日痴迷于搖滾樂,對父親已經破產的訊息卻一無所知。冠佑與朋友們組建的樂隊即將公演,他們正載著樂器駛往演出地,沒想到前面一輛寶馬車裏飄出一沓檔案貼在冠佑的車窗上,結果冠佑的卡車撞到路邊,樂隊成員也都受了傷。寶馬車上的女孩金彩媛見自己闖了禍暈了過去。在醫院裏,冠佑看到受傷的同伴,想著精心準備的公演也泡了湯,不禁氣憤不已,帶著同伴們來到彩媛的病房找她算帳。彩媛見到氣勢洶洶的冠佑,立即裝出一副我見猶憐的可憐相,冠佑竟對她一見鍾情,不但不要賠償還對彩媛噓寒問暖,同伴們氣得咬牙切齒。冠佑的姐姐雲熙正在大學就讀,一副典型富家千金的作風。漢江實業公司的理事李銀石受邀在大學講課,遲到的雲熙請求銀石在點名冊上為她簽到,遭到銀石拒絕。雲熙則一氣之下撕掉了銀石遞給她的申請表,這時銀石對她手上的戒指產生興趣,于是雲熙提出幫他挑選戒指,條件是允許自己簽到,銀石答應了她。原來銀石正準備向青梅竹馬的彩媛求愛。

第2集

冠佑父親的牛仔褲廠被漢江實業公司以不正當手段收購,而漢江實業的尹社長正是彩媛的母親。冠佑的父親下跪請求漢江的負責人銀石高抬貴手,但銀石卻命人將他趕了出去。冠佑對彩媛念念不忘,決定試試在次日珍海的慶典活動上尋找她。慶典上,找不到彩媛的冠佑正心灰意冷,突然看到正玩架子鼓的彩媛。冠佑自我介紹是即將畢業的大學生,而做教師的彩媛則撒謊說自己是秘書。冠佑拉著彩媛到海島遊玩卻因錯過末班船被困在島上,夜晚兩人在島上吃著泡面,冠佑出其不意吻了彩媛,泡面都撒在了彩媛的腿上。彩媛大喊好燙,冠佑卻誤會是在說他的吻好燙,心中十分得意。次日離開海島後,冠佑接到電話說家裏出了事,他與彩媛約定中午再見。冠佑回家聽到父親自殺身亡的噩耗,忙于料理喪事忘記了與彩媛的約會,等不到冠佑的彩媛十分傷心,以為冠佑是騙子。尹社長去參加冠佑父親的葬禮,冠佑的母親聽說她就是收購丈夫企業的社長,與她大打出手。彩媛這才明白冠佑是崔社長的兒子,而正是自己母親的公司逼得冠佑一家家破人亡。

第3集

尹社長一家即將返回漢城,彩媛獨自從機場跑出來返回冠佑家。在靈堂外看著痛哭的冠佑,彩媛心裏很不是滋味。已破產的冠佑一家即將搬離珍海的別墅,這時冠佑父親的私生子孔明被其生母遺棄在冠佑家門前,冠佑的母親想把他送進孤兒院,冠佑不忍又將他領了出來,一家人搬進了漢城四處露雨的棚屋。銀石送戒指給彩媛,正式向她求愛。彩媛回答自己前一段時間已經有了心上人,但是感覺到他們之間沒有可能,自己會在結束掉前一段感情後再考慮接受他的愛意。冠佑與弟弟長飛到新的高中報到,彩媛在學校遇見冠佑,兩人驚喜萬分,冠佑拉起彩媛打算去喝咖啡,卻被一旁的老師攔住,讓他對金彩媛老師尊重點兒,兩人這才從興奮中清醒過來,明白雙方都隱瞞了真實身份。自己日夜思念的心上人竟突然變成自己的學生,令彩媛不知如何是好。破產前後生活的巨大反差令雲熙無法接受,整日抱怨死去的父親。冠佑的母親也難以接受丈夫有私生子的現實,趁冠佑不在將四歲的孔明遺棄在一戶人家門前。

第4集

英俊的冠佑來到學校,成為眾女生愛慕的對象,令學校的惡霸李鋼珠看不順眼。午飯時鋼珠要趕走同桌吃飯的冠佑,而冠佑也裝出一副老大的模樣,其實心裏十分緊張。冠佑找到一份在酒吧彈鋼琴的工作,回家的路上為孔明買了零食,可到家卻不見了孔明,母親表示已將他丟掉了。冠佑在警察的幫助下終于找到孔明,原來他被冠佑同班的班代智秀收留。冠佑的母親去做清潔工,被安排到雲熙所在的大學打掃。雲熙撞見正在打掃衛生間的母親,一時難以接受。心情難過的雲熙跑出校園,不慎被機車撞倒,路過的銀石想幫助她,但雲熙卻跑開了。雲熙忍受不了這樣貧困的生活,離開家與曾經追求過她的風鈞同居。而冠佑的弟弟長飛也不知了去向,隻剩下冠佑在苦苦支撐這個家。彩媛要為冠佑的班級代課,早晨在公共汽車上,冠佑表示十分期待聽她講課,令彩媛緊張不已。

第5集

由于冠佑的緣故,彩媛講課緊張得語無倫次,不得不找借口暫停上課。冠佑向彩媛表示雖然自己現在穿上了校服,但是愛她的心一點也沒有變。彩媛聽了不知如何是好。冠佑發宣傳單給同學,邀請他們光顧自己打工的酒吧,同時也給了彩媛一份。夜晚時,當彩媛趕到酒吧卻看到冠佑與智秀一同領著孔明的情景,不禁心生醋意。冠佑將自己的情況告訴了智秀,智秀表示願意幫助他照料孔明,同時冠佑也將自己愛上彩媛的事告訴了她,向她詢問彩媛的電話和地址。冠佑深夜去找彩媛,彩媛以為是同住的母親的秘書敏珠,圍著浴巾去開門,結果令她尷尬不已。冠佑向彩媛表白心意,可彩媛卻違心地拒絕了他。鋼珠找冠佑單挑,冠佑不願打架,于是鋼珠命長飛修理他,答應事後將機車送給長飛。長飛痛打哥哥後揚長而去,令冠佑難過不已。

第6集

雲熙不甘心繼續過著貧困的生活,決心到夜總會上班,風鈞苦苦相勸也無濟于事。雲熙拿著夜總會預支的錢買了衣服和新車,並請風鈞帶錢給母親,讓風鈞慌稱是他借給母親的。彩媛聽說冠佑每日打工到凌晨,深夜跑去看望他。遠遠看著辛苦搬運的冠佑,彩媛心疼不已。正在此時,彩媛接到警察局的電話,長飛因盜竊及破壞公物被捕。冠佑隨彩媛趕到警察局,被告知長飛將被送進管教所。看著弟弟變成這樣,冠佑十分難過,感到無顏回家去見母親。彩媛徹夜陪在冠佑身邊,希望能夠安慰他,冠佑枕在彩媛的腿上不知不覺睡著了。智秀路過看到這一情景,感到十分驚訝。次日,彩媛請求冠佑從此忘記自己,令冠佑不知如何是好。風鈞按照雲熙的吩咐拿錢給她的母親和冠佑,但冠佑了解風鈞一向吝嗇,識破了他的謊言,也不肯接受他的錢。銀石再次向彩媛表白愛意,而彩媛心中仍然難忘冠佑,一時不知如何答復才好。雲熙聽說漢江的社長其實形同虛設,銀石才是真正的實權人物,她來到漢江向銀石求職。

第7集

冠佑偷偷在教學樓上懸掛"彩媛我要繼續愛你!"的條幅,引起全校轟動。智秀明白是冠佑所為,心中醋意大發。智秀看到在音樂室共處的冠佑和彩媛,有意讓同學到音樂室去。彩媛含淚打了冠佑,這一情景被門外的學生拍了下來。智秀答應幫冠佑幫忙照顧孔明,在智秀家做計時工的冠佑母親看到智秀帶著孔明回家,大吃一驚。冠佑到拘留所看望弟弟長飛,他的話終于令長飛感動,說出盜竊的其實是鋼珠。冠佑去找鋼珠算帳,卻被痛打一頓,冠佑一氣之下抄起磚頭打破了鋼珠的頭。彩媛走進辦公室,看到班導正在責打冠佑,她上前護住冠佑並將他扶到校醫室,彩媛的舉動令眾人議論紛紛。雲熙終于如願進入漢江實業,並逐漸取得彩媛的母親--尹社長以及銀石的賞識。彩媛為徹底結束與冠佑的感情,答應了銀石的求婚,並約他一起到冠佑工作的酒吧。在酒吧裏,冠佑看到彩媛與銀石親密的樣子,一把拉開了彩媛並讓銀石死心,銀石漸漸想起他就是因被收購自殺的崔社長的兒子。

第8集

彩媛將她與冠佑之間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銀石,並請求銀石幫助自己阻止與冠佑的愛。銀石聽了心裏很不是滋味。冠佑到智秀家接孔明,智秀提醒他與彩媛是不可能的,如果他還不罷手,自己會阻止他。次日,智秀在學校網站上公布了彩媛與冠佑戀愛的事,而冠佑強吻彩媛的情景又恰被學生撞見,一時間流言四起。彩媛為讓冠佑死心,告訴冠佑就是自己母親的公司收購了他父親的工廠,冠佑聞言不知如何是好。銀石因為彩媛的事心情煩悶,到夜總會買醉,被安排服務的小姐恰好是雲熙。雲熙見客人竟是銀石,立即轉身跑掉了。為阻止彩媛對冠佑的愛,銀石決定下個月就與彩媛結婚。而彩媛為逃避冠佑,答應了他的求婚。冠佑的母親得知了次子長飛進管教所的訊息,暈倒住進了醫院。雲熙擔心母親,將自己的手機交給冠佑以方便聯絡。冠佑接到打給雲熙的電話,才知道姐姐原來在夜總會上班,心中不是滋味。彩媛由于想念冠佑,寢食難安,于是約敏珠一起去唱歌,回來時遇到徘徊在彩媛家門前的冠佑。

第9集

冠佑向彩媛提出最後的請求,請她陪自己回珍海拜祭父親,彩媛答應了他。拜祭過冠佑的父親,彩媛發現冠佑在發高燒,而天又下著大雨,于是隻好與冠佑一起到旅館投宿。冠佑躺在床抗訴說著離別的話語,約定來世再與彩媛相愛,彩媛聞言淚流不止,借口買葯跑出了旅館。從葯店回來的路上,彩媛看到很多消防車,到了旅館門前才發現這裏失火,焦急的彩媛到找遍了醫院和警局不見冠佑的蹤影,心灰意冷地坐在旅館的廢墟前發呆。這時突然傳來冠佑的聲音,令彩媛驚喜萬分,兩人相擁而泣。經過這場事故,彩媛更加確定冠佑在自己心中的重量,她告訴冠佑自己會堅持下去,無論未來有多麽艱難。智秀在珍海旅館火災的新聞報道中看到彩媛的身影,猜到她一定是同冠佑在一起,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妒意。智秀告訴彩媛自己已經知道他們到旅館投宿的事情,如果她還不停止與冠佑交往,就要向學校告發。彩媛回到漢城後將訂婚戒指還給了銀石,聽說彩媛還在與冠佑交往,銀石十分痛苦,深夜到夜總會借酒澆愁,推門而入的服務小姐正是雲熙。

第10集

雲熙見銀石已經醉倒,突然心生一計。她將人事不醒的銀石帶到酒店,製造出他酒後非禮的假相。銀石一覺醒來,對醉酒期間的事毫無記憶,相信了雲熙的話,對自己的作為深感歉意。銀石因自己酒後失禮的事向雲熙道歉,但雲熙表示自己一直喜歡著他,反令銀石不知所措。彩媛到管教所看望長飛,並且帶了很多書勸他努力學習。冠佑的母親見此情景,對彩媛十分感激。智秀在學校處處與彩媛作對,令冠佑非常擔心彩媛的處境。冠佑找智秀談話,請她不要為難彩媛,他的話反而令智秀的妒意如火上澆油。彩媛到平日十分要好的學生素英家家訪,並且給家境困難的素英買了食品,又收拾好房間。但素英聽說彩媛與冠佑的事後,也對彩媛的所作所為不能理解,令彩媛深受打擊。智秀生日時邀請冠佑陪自己一起看電影,恰好此時冠佑珍海的朋友們來訪,冠佑叫來彩媛一起喝酒,一時高興忘記了與智秀的約會。

第11集

智秀以為冠佑故意爽約氣憤不已,她打電話給冠佑又恰好是彩媛接聽,更令智秀醋意大發。智秀一氣之下打電話給報社揭露教師彩媛與學生冠佑的戀愛。冠佑帶著孔明約彩媛一起去動物園玩,三個人玩得非常開心,拍了好多照片。在捷運上,一位婆婆誇他們夫妻都長得這麽好看,令冠佑和彩媛心裏都甜絲絲的。冠佑因為失約的事向智秀道歉,說自己因為陪珍海的朋友忘記了約會,而智秀卻以為他在撒謊敷衍自己,又把彩媛與冠佑戀愛的事告到了校長那裏,並且把從前同學拍攝的冠佑與彩媛共處的錄像交給校長,校長聽了半信半疑。彩媛去取與冠佑的合影,過馬路時不慎遺失了照片,被同事撿到拿給了校長。校長向彩媛詢問此事,令彩媛無言以對,而報社記者的採訪更令彩媛身心疲憊。回到家裏,彩媛不禁在父母面前失聲痛哭起來。冠佑猜到揭露此事的人定是智秀,跑到智秀家向她質問,他們的對話被在智秀家作鍾點工的冠佑母親聽到。

第12集

智秀坦言自己是告發者,令冠佑非常氣憤。母親得知兒子竟與老師戀愛,大吃一驚。智秀在冠佑母親面前為冠佑辯解,並請母親勸說冠佑保持沉默,以免受到牽連。彩媛與冠佑的事鬧得沸沸揚揚,連警察也開始介入調查。警察拿出珍海旅館的投宿登記,令彩媛無言以對。銀石與敏珠趕到警察局,銀石慌稱是自己與彩媛投宿旅館,彩媛才被釋放。彩媛帶病講課,卻被學生扔雞蛋,而最後聽課的學生隻剩下冠佑一個,兩人淚眼相對,內心痛苦不堪。彩媛與冠佑約定做好各自的位置,直到這個世界可以接受他們。彩媛的父母得知了女兒與學生戀愛的事,對彩媛大發脾氣,彩媛心裏更加不是滋味。彩媛沖出家門,懷著滿心委屈來找冠佑,兩人久久擁抱在一起。學校成立委員會決定對彩媛與冠佑的處罰,冠佑當眾表示自己愛著彩媛,所有的錯誤都因自己而起。這時候,冠佑的母親聞訊來到學校。

第13集

由于冠佑承擔下一切的責任,被學校勒令退學。冠佑的母親得知彩媛就是逼得丈夫自殺的公司社長的女兒,更加難以接受彩媛,以死脅迫彩媛離開冠佑,彩媛隻好答應。彩媛不忍冠佑被退學,向學校表示是自己引誘冠佑,請求學校開除自己,之後彩媛決定出國旅行以逃避冠佑。彩媛離去前給冠佑打來電話,兩人含淚約定三年後在初識的地方再見。轉眼冠佑已經高中畢業,正在籌備開一家牛仔褲設計工作室,在法律系就讀的智秀常陪在他身邊幫忙。冠佑接到電話說孔明在學校打架,剛剛處理好孔明的事情,又聽說長飛曠課訊息。雲熙憑借自己的能力與心計成為漢江實業的高級設計師,銀石與尹社長都對她十分賞識,而銀石依然對彩媛念念不忘成為雲熙最大的心病。

第14集

尹社長為追求最新潮流,到市場閒逛,看到冠佑的牛仔褲後,對他的設計十分欣賞,請看店的風鈞轉達有意聘請冠佑擔任漢江的設計師,但冠佑卻一直避而不見。三年前約定的日子即將到來,彩媛回到韓國。敏珠勸說她不要把多年前的約定當回事,而此時冠佑的朋友也在同樣勸說著冠佑。冠佑最終決定去見尹社長表明態度,敏珠見到尹社長要請的設計師竟是冠佑大吃一驚。冠佑向敏珠打聽彩媛的情況,敏珠慌稱彩媛已決定在巴黎定居,令冠佑十分失落。父母安排彩媛與銀石結婚,而雙方父母見面的時間恰好定在彩媛與冠佑約定的日子。彩媛不顧相親跑去珍海赴三年之約,但路上卻出了車禍,醒來已是次日凌晨,彩媛趕到珍海時冠佑剛剛離去。沒有等到期盼三年的戀人,兩人內心無限悵惘。冠佑懷著難過的心情喝得爛醉,正在工作室等他的智秀看見他的樣子十分傷心,責備冠佑不該忽視自己對他的愛。

第15集

銀石因為彩媛失約十分傷心,雲熙見了心裏不是滋味。銀石請雲熙離開公司,因為彩媛即將到公司上班,更加令雲熙難過。雲熙提醒銀石,他對彩媛的感情是執著而不是愛情。由于在三年前約定的日子見不到冠佑,已經死心的彩媛答應了銀石的求婚。雲熙從風鈞處得知尹社長曾多次聘請冠佑,于是勸說冠佑進入漢江。雲熙告訴冠佑彩媛早已回國,而且很快就要結婚的訊息。冠佑跑到彩媛家門前,看到銀石送彩媛回家的情景,不禁對彩媛十分失望。冠佑決定與漢江合作,到公司去見尹社長時在電梯裏遇見第一天上班的彩媛,兩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彩媛已記不得冠佑的手機號碼,令冠佑有些傷心。彩媛約冠佑見面,兩人因為各自的原因,都慌稱自己沒有去珍海赴約。雖然表面上裝作若無其事,其實彼此心裏都十分難過。冠佑請求最後一次送彩媛回家,在彩媛家門前冠佑情不自禁擁抱了她,恰好被銀石撞見。

第16集

彩媛推開冠佑,表示自己即將結婚,不想與他再有瓜葛,令冠佑傷心離去。望著冠佑的背影,彩媛淚流滿面。銀石見此情景,指責彩媛不該與冠佑糾纏不清,彩媛更加難過。雲熙懷孕了,她想瞞著銀石生下孩子,以此抓住銀石。母親偶然發現雲熙的病歷才知道女兒懷孕的事,心中驚訝不已。母親到公司詢問雲熙懷孕的事,雲熙稱自己愛上了一個積極結婚的男人。母親聞言大受打擊,走出公司時暈倒在門口,彩媛遇見將她送入醫院。冠佑聞訊趕到醫院,在醫院門口,彩媛與冠佑約定今後象普通同事一樣相處。母親跟蹤雲熙,以調查令女兒懷孕的男人究竟是誰。在雲熙與銀石同居的公寓,母親破門而入,從母女倆的爭吵中,銀石才得知雲熙懷孕的訊息。銀石勸雲熙拿掉孩子,但雲熙卻執意不肯。公司在拍攝服裝的宣傳畫冊,可冠佑的作品還差一件沒有送到,組長拍彩媛到冠佑處去取,令彩媛十分為難。

第17集

彩媛在冠佑的工作室等待他趕製作品,聽到彩媛的肚子餓得咕咕叫,冠佑為她拿來泡面。彩媛吃著泡面,不禁想起當初在珍海與冠佑初識時的情景,冠佑也有著同樣的心境,但是兩人卻都在竭力壓抑著情感。彩媛與銀石正在拍攝婚紗照,冠佑聽說令姐姐懷孕的男人竟是銀石,他趕到拍攝地痛打銀石後將彩媛帶走。冠佑將一切告訴了彩媛,令彩媛深受打擊。彩媛向銀石表示要重新考慮結婚的事,銀石回答當初隻是一時空虛才會犯錯,並且告訴彩媛自己的女人就是雲熙,即使自己與雲熙結合,同樣會成為她與冠佑的障礙。尹社長對冠佑的設計非常滿意,卻令銀石更加惱火。銀石將冠佑就是當年與彩媛戀愛的學生一事告訴了尹社長,尹社長大吃一驚,決定終止與冠佑的合作。銀石為逃避雲熙的糾纏,打算將她調往中國工作,雲熙當著尹社長的面向他表示不滿,令銀石十分尷尬。事後在銀石的苦苦勸說下,雲熙終于同意去做流產,總算讓銀石松了一口氣。

第18集

雲熙請銀石陪同自己到醫院做流產,但她卻瞞著銀石叫來彩媛。見到銀石到來,驗證了雲熙孩子的父親就是銀石,彩媛傷心離去。銀石追逐彩媛跑出醫院,隻剩下雲熙一個人淚流不止。冠佑在停車場遇見敏珠,聽敏珠抱怨彩媛借自己的車子去珍海出了車禍,冠佑才明白彩媛其實去過珍海赴約。而此時彩媛聽到冠佑給她的語音留言,感動不已。消除了所有誤會後,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約定再也不要分開。由于尹社長已經知道冠佑的身世,決定終止與他的合作,同時暫停銷售冠佑設計的服裝。銀石聽到訊息,冠佑的店鋪裏還在銷售已經賣給漢江的服裝款式,他派人拍下照片,打算借此控告冠佑侵權。雲熙拿到當年銀石企圖隱藏的父親的遺書,並將此事告訴了銀石的父親--漢江實業的李董事。父親向銀石詢問此事,聽說雲熙拿到了遺書,令銀石十分擔心。彩媛與冠佑興高採烈地逛街買菜,打算回到冠佑的工作室一起共進晚餐。智秀聽說他們再度戀愛的訊息,不禁滿心失落。

第19集

銀石向雲熙表示願意拿錢買回遺書,但雲熙回答自己想要的是看著銀石身敗名裂。雖然表面上對銀石恨之入骨,但走出房間後,雲熙卻難過得淚流滿面。彩媛的父親參加了冠佑組織的公益社團,冠佑總是埋怨他幹活太慢,當他知道對方竟是彩媛的父親,深感意外,決定今後改變態度,爭取彩媛父親的好感。雲熙將父親留下的遺書拿給冠佑,並將當初銀石搶走遺書,以及漢江實業以不正當手段收購父親公司的事都告訴了冠佑,勸說冠佑遠離彩媛。次日,母親從智秀處得知冠佑再度與彩媛戀愛地事情,也逼著冠佑離開彩媛,令冠佑十分為難。彩媛到工作室找不到冠佑,不停地打電話給他,冠佑卻猶豫著不肯接聽。次日清晨,冠佑看到在工作室門前守候一夜的彩媛,慌稱自己睡了一天,所以沒能接聽電話。聽了他牽強的理由,彩媛很不高興。雲熙回到與銀石同居的公寓收拾東西,銀石因雲熙父親的事情向她道歉,但雲熙還是頭也不回地走了。

第20集

雲熙計畫將銀石當年以不正當手段收購父親公司的事公布給媒體,但冠佑勸說姐姐考慮腹中的孩子,不要讓他生活在殘缺的家庭,雲熙猶豫不決。尹社長十分擔心雲熙會將當年收購一事公諸于眾。敏珠告訴尹社長,冠佑就是當年被收購工廠的社長之子,為了彩媛他未必會告發此事。銀石以漢江的名義控告冠佑侵犯著作權,接到警局的傳票,冠佑氣憤不已,跑到公司與尹社長理論。彩媛聽到他們的對話,才明白冠佑所承受的痛苦。父親告訴銀石,冠佑已經決定不再告發非法收購一事,而公司計畫將他調往中國工作。銀石臨行前看望雲熙,他將公寓的鑰匙交給雲熙,請她等待自己回來,自己一定會作個好爸爸。雲熙感動得淚流滿面。冠佑與彩媛分頭向對方父母懇求,請求長輩們能同意他們的戀愛。兩人的誠意終于打動了雙方家長,兩家的恩怨也就此化解。冠佑與彩媛回到學校故地重遊,冠佑在校園向彩媛求婚,彩媛欣然應允。一對有情人終成眷屬,兩人久久相擁在一起。

(以上資料來源 )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崔冠佑金載沅 ----
金彩媛金荷娜 ----
尹智秀韓惠珍 ----
崔允熙金有美----
李恩錫鄭盛煥 ----
李英淑金海淑----
現錫沈陽洪----
尹美姬樸元淑----
金康奉高入均----
李英圭金勇建----
民淑安弘瑞----
學生李敏鎬----
車工名李炳竣----
李江珠瑞玄伎----
出演泰賢----
尹南文崔備志----
出演崔三煥----

職員表

出品人MBC電視台
製作人鄭雲峴
導演鄭潤鉉
編劇尹美倍
發行MBC電視台

(以上資料來源 )

角色介紹

羅曼史

崔冠佑 | 金載沅

十九歲的高三學生,父親是珍海一家牛仔褲工廠的社長,父親在世時,是個不懂事的叛逆小子,幾乎所有的時間都花在玩搖滾樂上。父親破產自殺後,冠佑獨自支撐起這個家,逐漸成熟起來。在一次車禍中,對彩媛一見鍾情,相處中兩人都隱瞞了真實身份。冠佑搬到漢城轉入新的高中後,才發現彩媛竟成了自己的老師。

羅曼史

金彩媛 | 金荷娜

二十五歲的高中教師,性格開朗活潑,母親是漢江實業公司的社 長,正是因為漢江以不正當手段的收購,才導致冠佑一家家破人亡。在珍海的相處中,彩媛對冠佑漸生情愫。當漢城再次相遇,兩人的關系變成師生後,彩媛一再逃避,但最終決定接受冠佑的愛意,與冠佑定下三年之約。

羅曼史

崔雲熙 | 金幼美

冠佑的姐姐,天生麗質,自尊心極強且愛慕虛弱。父親破產時正在大學就讀,畢業後進入漢江公司,憑借能力與心計成為漢江的高級設計師。因無法忍受破產後貧困的生活,不惜到夜總會工作。後來希望借助漢江的理事李銀石一步登天,當懷上銀石的孩子後,真心愛上了他。

羅曼史

尹智秀 | 韓惠珍

冠佑轉入漢城的高中後,冠佑所在班級的班代。因性格冷漠,被稱為冰山美人,但卻對冠佑漸生愛慕之情。當得知冠佑深愛彩媛後,不禁醋意大發,一再破壞他們的戀愛,甚至將他們師生戀的事情公諸于眾,令兩人不得不暫時分離。

羅曼史

李銀石 | 鄭成煥

漢江實業公司的理事,非法收購冠佑父親公司的實際操縱者。銀石生平最大的兩個心願就是得到彩媛和漢江公司。但最終發現其實雲熙才是他的真愛。

(以上資料來源 )

音樂原聲

羅曼史
曲目曲名歌手
Disc 1
1Love Theme '로망스'
이경섭
2Promise (Feat. 한성호)
한성호
3이별이 오지 못하게
페이지
4Happiness
이경섭
5Love ThemeII
이경섭
6Till…
김효수
7윤희 Theme (Cello)
이경섭
8내가 택한 사랑
김돈규
9너와 함께
이지우
10아버지 Theme
이경섭
11이별이 오지 못하게 (Piano)
이경섭
12관우 Theme
이경섭
13The Theme of 'Romance'
이경섭
14CD Bonus Track (MR)
V.A
Disc 2
1Promise
V.A
2Tears
V.A
3Promise
V.A

(以上資料來源 )

播出信息

播出日期
地區平台時段類型
2002年5月8日 ~ 2002年6月27日
韓國MBC
周三、周四晚21:55水木連續劇

(以上資料來源 )

劇集評價

《羅曼史》一如它的名字,向觀眾展示了一個唯美、純凈的愛情世界。在這樣一個國度裏,男女主人公將內 心深處最純潔最美好的情感展現在觀眾面前,以師生戀為主題打破韓國保守道德觀念(新華網 評)

劇照劇照

《羅曼史》以被人忌諱的"女老師和男學生的愛情"為題材,通過男主人公的成長過程,告訴人們,生活中愛情不僅具有超越習俗和禁忌的力量,還具有越是純真,強烈,就越能散發驚人的力量,通過該劇,還可以重新回味懂得愛情的珍貴,卻深藏在心底,被人遺忘的模糊和愛情記憶。

《羅曼史》沒有亂煽情,覆蓋整部劇集的依舊是健康、明亮的調子,師生戀加姐弟戀的故事別有一份心動和美麗。冠宇和彩媛雖然有著6歲的年齡差距但依然阻擋不了愛情,男女主角有著相通之處,那就是感性和隨性的生活態度,兩人的性格塑造是全劇最大的亮點(新浪網 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