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布泊 -地名

羅布泊

地名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羅布泊(Lop Nor),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東南部湖泊。由于形狀宛如人耳,羅布泊被譽為"地球之耳";又被稱作"死亡之海",又名羅布淖(nào)爾後來經過地質工程者的改造,這裏變成了"希望之城"。先秦時的地理名著《山海經》稱之為"幼澤",也有稱泑澤、鹽澤、蒲昌海等。羅布淖爾系蒙古語音譯名,意為多水匯集之湖。在塔裏木盆地東部,海拔780公尺左右,位于塔裏木盆地的最低處,塔裏木河、孔雀河、車爾臣河疏勒河等匯集于此,為中國第二大鹹水湖。公元330年以前湖水較多,西北側的樓蘭城為著名的"絲綢之路"咽喉,之後由于氣候變遷及人類水利工程影響,導致上遊來水減少,直至幹涸,現僅為大片鹽殼。

  • 中文名稱
    羅布泊
  • 外文名稱
    Lop Nor
  • 適宜遊玩季節
    四月中旬和十月中旬
  • 拼音
    lúo bù pō
  • 建議遊玩時長
    2-3天
  • 所屬國家
    中國
  • 狀態
    已幹涸
  • 門票價格
    免費
  • 海拔
    780米
  • 開放時間
    全天
  • 著名景點
    小河墓地
  • 所屬城市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 所屬區域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地理情況

羅布泊在若羌縣境東北部,曾是中國第二大內陸湖,海拔780米。

羅布泊 羅布泊

羅布泊曾有過許多名稱,有的因它的特點而命名,如坳澤、鹽澤、涸海等,有的因它的位置而得名,如蒲昌海、牢蘭海、孔雀海、洛普池等。元代以後,稱羅布淖爾。在20世紀中後期因塔裏木河流量減少,周圍沙漠化嚴重,迅速退化,直至20世紀70年代末完全幹涸(在20世紀70年代以前為中國第二大鹹水湖,自從羅布泊幹涸後納木錯成為中國第二大鹹水湖,第一大是青海湖)。

盆地中河流如塔裏木河孔雀河車爾臣河疏勒河等匯集于此,曾經形成了巨大的湖泊。此後湖水減少,樓蘭城成為廢墟。1921年後塔裏木河斷流,湖水又有加,1942年測量時湖水面積達3,000平方公裏。1962年湖水減少到660平方公裏。1970年以後幹涸,主要原因是因為塔裏木河兩岸人口突然增多,不斷向塔裏木河要水,使其長度急劇萎縮至不足1000公裏,使300多公裏的河道幹涸,導致羅布泊最終幹涸。敦煌哈密、鄯善、吐魯番庫爾勒、若羌、且末、和田、阿克塞、肅北、瓜州、尉犁、民豐、于田、墨玉、玉門、鐵門關等都處于羅布泊周邊地區。

自20世紀80年代美國公布已幹涸的羅布泊“大耳朵”衛星照片以來,“大耳朵”被認為是羅布泊東湖的幹涸湖盆。在已經結束的“重走彭加木科考探險之路”科學考察中,研究人員發現了羅布泊東湖連續向西延伸的湖岸線,由此測算出羅布泊古湖面積超過1萬平方公裏。

歷史變遷

歷史

古羅布泊誕生于第三紀末、第四紀初,距今已有1800萬年,面積約2萬平方公裏,在新構造運動的影響下,湖盆地自南向北傾斜抬升,被分割成幾塊窪地。

羅布泊 羅布泊

漢朝時期這裏曾經有一個人口眾多,頗具規模的古代樓蘭王國。它于公元前176年以前建國、公元630年消亡,有800多年歷史。它東起古陽關附近、西至尼雅古城、南至阿爾金山、北至哈密。公元前126年,張騫出使西域歸來,向漢武帝上書:“樓蘭,師邑有城郭,臨鹽澤”。此後,它成為聞名中外的絲綢之路南支的咽喉門戶。 而羅布泊“廣袤三百裏,其水亭居,冬夏不增減”,它的豐盈,使人猜測它“潛行地下,南也積石為中國河也”。這種誤認羅布泊為黃河上源的觀點,由先秦至清末,流傳了2000多年。歷史上,羅布泊最大面積為5350平方公裏。

據酈道元《水經註》記載,東漢以後,由于當時塔裏木河中遊的註濱河改道,導致樓蘭嚴重缺水。敦煌的索勒率兵1000人來到樓蘭,又召集鄯善、焉耆、龜茲三國兵士3000人,不分晝夜橫斷註濱河,引水進入樓蘭,緩解了樓蘭缺水困境。到公元四世紀,曾經是“水大波深必汛”的羅布泊西之樓蘭,到了要用法令限製用水的拮據境地。盡管樓蘭人為疏浚河道作出了最大程度的努力和嘗試,但在此之後樓蘭古城最終還是因斷水而廢棄了。曾幾何時繁華興盛的樓蘭,無聲無息地退出了歷史舞台;盛極一時的絲路南道,黃沙滿途,行旅裹足;煙波浩淼的羅布泊,也變成了一片幹涸的鹽澤。

至清代末葉,羅布泊水漲時,僅有“東西長八九十裏,南北寬二三裏或一二裏不等”,成了區區一小湖。

1921年,塔裏木河改道東流,經註羅布泊,至1950年代,湖的面積又達2000多平方公裏。

1931年,陳宗器等人測得面積為1900平方公裏。

1941年,在蘇製1:50萬地形圖上,量得面積為3006平方公裏。

新中國成立後,興起多次開墾浪潮,大批內地人遷移西部組成建設兵團,開展土地平整運動,塔裏木河兩岸人口激增,水的需求也跟著增加。擴大後的耕地要用水,開採礦藏需要水,人們拼命向塔裏木河要水。幾十年間塔裏木河流域修建水庫130多座,盲目地用水像個吸水鬼,終于將塔裏木河抽幹了,致使塔裏木河由60年代的1321平方公裏萎縮到1000平方公裏,320公裏的河道幹涸,以致沿岸5萬多畝耕地受到威脅。1960年代因塔裏木河下遊斷流,羅布泊迅速幹涸。到1972年,羅布泊最後幹涸部分為450平方公裏。

羅布泊幹涸後,周圍生態環境發生巨變,草本植物全部枯死,防沙衛士胡楊樹成片死亡,沙漠以每年3~5米的速度向羅布泊推進,很快和廣闊無垠的塔克拉瑪幹沙漠融為一體。羅布泊從此成了寸草不生的地方,被稱作“死亡之海”。

研究

羅布泊和因它而繁盛的樓蘭古國,一度吸引了很多國內外的探險者。幾千年來,不少中外探險家來羅布泊考察,寫下了許多專著和名篇,發表了不少有關羅布泊的報道。但是,由于各種局限和偏見,也製造了許多訛誤,為羅布泊罩上了神秘的色彩。

羅布泊

義大利商人馬可·波羅,俄國探險家普爾熱瓦爾斯基,瑞典地理學家斯文·赫定,美國人哥丁頓,英國斯坦因,日本人桔瑞超和法國人邦瓦洛等,都考察過羅布泊,並留下精彩的描寫。

清代地理學家徐松在《西域水道記》的插圖中標明塔裏木河匯註孔雀河下泄羅布泊。

阿彌達深入湖區考察,撰寫《河源紀略》卷九中載:“羅布淖爾為西域巨澤,在西域近東偏北,合受偏西眾山水,共六七支,綿地五千,經流四千五百裏,其餘沙嘖限隔,潛伏不見者不算。以山勢撰之,回環紆折無不趨歸淖爾,淖爾東西二面百餘裏,南北百餘裏,冬夏不盈不縮……”

1876年,沙俄軍官普爾熱瓦爾斯基,在塔裏木下遊考察後,以其片面之見,錯誤的認定卡拉河和順湖即中國古記所記羅布泊。他的學生科茲洛夫和英國的斯坦英支持他的看法。德國地理學家範李希霍芬卻持反對的觀點。

接著,瑞典人斯文·赫定系統的提出一套關于羅布泊遊移的理論,認為它南北遊移的周期是1500年,是由于湖底周期性沉積、抬升和風飽蝕降低的結果。這種遊移說,曾長期為中外學者所接受。除斯文.赫定外,美國人亨庭頓提出了“盈虧湖”的理論。

經過中國科學家實地考察,證實了羅布泊是塔裏木盆地的最低點和集流區,湖水不會倒流;入湖泥沙很少(湖底沉積物3600年僅1.5釐米),幹涸後變成堅固的鹽殼,短期內湖底地形不會劇烈變化。對湖底沉積物通過年代測定和孢粉分析證明,羅布泊長期是塔裏木盆地的匯水中心。從而證明了遊移說是不切實際的推斷。

附近居民

羅布泊人是新疆維吾爾族最古老的民族,他們生活在塔裏木河畔的小海子邊,“不種五谷,不牧牲畜,唯一小舟捕魚為食。”其方言也是新疆三大方言之一,其民俗,民歌、故事都具有獨特的藝術價值。這是一個單一食魚的民族,喝羅布麻茶,穿羅布麻衣,豐富的營養使許多人都很長壽。八九十歲都是好勞力,甚至還有一百歲的新郎。羅布人結婚的陪嫁,有時是一個小海子(小湖泊)。

自然資源

羅布泊有全中國最豐富的鉀鹽礦藏資源,羅布泊地區北部鉀鹽儲量2.5億噸以上,是中國為數不多的鉀鹽礦中次大的一個超大型鉀鹽礦,預計羅布泊鎮將會取代格爾木成為中國最大的鉀鹽生產基地。

自然氣候

羅布泊位于塔裏木盆地東部,光照條件好,晝夜溫差大,夏季氣溫高達70℃。

現代研究

中科院遙感所邵芸研究員表明,在古代羅布泊,西湖是疊加在古東湖上的,而東湖面積超過1萬平方公裏。

羅布泊

邵芸帶領團隊承擔的國家863計畫“新型成像雷達地下目標探測與隱伏特征提取技術研究”課題通過了科技部組織的驗收。3年多來,課題組共開展了5次野外調查,採集了大量野外樣品,進行了實驗室分析,探地雷達的探測驗證,充分利用雷達遙感技術對幹沙層、幹燥鹽殼層的穿透能力,探測了被埋藏的羅布泊古湖岸線,對羅布泊“大耳朵”的成因之謎提出了新的見解。

20世紀70年代,科學家在遙感圖像上發現幹涸的羅布泊呈現神奇的耳朵形狀,從此,羅布泊“大耳朵”就因其特殊的形態及成因不明而引起了地學界的廣泛關註。

邵芸團隊通過多源雷達遙感圖像解譯以及極化雷達特征分析,取得三項重大科學發現:

羅布泊

首先,在遙感圖像上呈現“大耳朵”形狀的羅布泊是由于羅布泊古東湖的西半部分為西湖所覆蓋,使得原來圈閉的湖岸線被部分切割和掩蓋,因此在遙感圖像上能看到古東湖的東半部分,故呈現“耳朵”形狀。利用雷達遙感技術能夠透視風成沉積層和極端幹燥鹽殼層的能力,發現了埋藏于西湖湖相沉積物之下的古東湖湖岸線,證實了古東湖連續向西延伸的湖岸線的存在,說明西湖(鹹淡水混合)是疊加在古東湖(鹹水)之上的。這一科學發現表明羅布泊古湖岸線原來是呈圈閉狀態的,而不僅僅是“耳朵”狀的。

其次,在野外科學考察中,找到了羅布泊古東湖的北部和西部湖岸線,確認了羅布泊的邊界,由此推測,羅布泊古東湖分布範圍可能遠遠大于原來測量的5350平方公裏,初步測算超過1萬平方公裏。

第三,羅布泊古東湖的幹涸過程可以劃分為6期,在雷達圖像上表現為明暗相間的6個條帶。明條帶為高含鹽量湖相沉積層,代表了羅布泊較強烈的萎縮,湖面快速縮小,鹽分快速結晶析出。暗條帶為低含鹽量湖相沉積層,代表了羅布泊的相對較弱的萎縮,湖面縮小,但是過程緩慢,依然有西側的河水、山上的融雪水,進行一定的補給,故含鹽量較低,摻雜著較多的泥沙質沉積物。上述過程重復出現與持續推進,是羅布泊古湖區越來越小的真實記錄,說明在羅布泊逐漸萎縮、幹涸的過程中出現了6個期次的湖相沉積環境變遷,代表了至少6個期次的幹—濕氣候變化,對于幹旱地區環境演變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旅遊景區

漢代烽火台  

羅布泊

離庫爾勒60公裏處的一座保持較好的古烽火台遺址。有學者根據修建長城的防御意義,認為古長城的西端應包括了尉犁縣的古烽火台,若此成立,該烽火台應是西長城的起始。

營盤漢代遺址

一處羅布泊地區中儲存較完好的古遺址。有一圓形城牆,直徑300m,牆殘高近6m,城西有一佛塔遺址,碎土坯形成金字塔形。古城北邊兩公裏處的高台地上,存有佛塔基座,佛塔基座西邊則是著名的古墓群,為羅布泊地區最大的墓葬群。據資料介紹,營盤是官辦的屯兵驛站,一方面也扼守絲綢之路的中道,起保護商旅作用,一方面孔雀河就于城旁流過,土地可以屯墾。

龍城雅丹  

羅布泊

羅布泊地區三大雅丹群之一,位于羅布泊北岸。土台群皆為東西走向,成長條土台,遠看為遊龍,故被稱為龍城。龍城雅丹又稱為白龍堆雅丹,並被《中國國家地理》評選為中國最美的三大雅丹第二名,譽為“最神秘的雅丹”,因為極少有人見過它的真貌。

土垠

為中國考古學家發現並命名的一處漢代後勤驛站遺址,殘存物極少,但在古時是絲綢之路的一處軍事要地。

太陽墓

位于孔雀河古河道北岸。它是1979年冬被考古學家侯燦、王炳華等所發現,古墓有數十座,每座都是中間用一圓形木樁圍成的死者墓穴,外面用一尺多高的木樁圍成7個圓圈,並組成若幹條射線,呈太陽放射光芒狀。 經碳14測定,太陽墓已有3800年之久,它是哪個民族哪個部落的墓地?為何葬在這裏?這群人居住何方?是把太陽當做圖騰建造此墓還是有別的意義……20年過去,仍是個不解之謎。羅布泊文明和樓蘭文明之間近2000年的斷裂又是怎麽一回事?也許待太陽墓之謎解開也便有了結論。

古胡楊林

位于太陽墓地西側,在古河道北岸的一片台地上,有成片的株距相等、行距相同、樹幹尺餘粗的枯死的胡楊林。這成排成行的枯樹,帶有明顯的人工營造的特征。

羅布泊

餘純順墓

位于鐵板河出口不遠的一處土台,1996年6月餘純順迷失方向步行到此,因幹渴全身衰竭而死亡。他死時距自己親手填埋的水和食品供給地點僅2km。現建有墓地墓碑。

羅布泊湖心標志

1997年底,一工程師根據地圖經緯度測量的湖心地點,雖然沒人考證,也成了一景觀。1997年標志點隻埋下一個空汽油桶,1998年2月廣東首個女子羅布泊探險隊樹下第一塊木碑後,現已增加了數個石座、木碑,成了一些走羅布泊者留下紀念物之處。

庫木克塔格沙漠

為高海拔沙漠,位于阿爾金山和湖盆之間,為我國第三大沙漠,並以獨特的羽毛狀沙帶著稱。

孔雀河  

源于博斯騰湖,流經庫爾勒、尉犁縣進入羅布荒漠,現中遊河道灌滿流沙,偶有稀疏胡楊樹和蘆葦、紅柳,下遊河道則寸草皆無,一片死寂,淪為荒漠,河道兩岸偶有轟然倒地的枯胡楊。

樓蘭古城

古樓蘭國遺址。現在,還可看到民居遺址,民居的一些用具,佛塔、古墓群,一小佛塔上的彩繪雖經千百年,至今還可辨識。

西域三十六國之一的樓蘭在歷史舞台上隻活躍了四五百年便在公元4世紀神秘消亡,是何原因至今說法不一。過了1500多年,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和羅布人向導奧爾德克于1900年3月28日又將它重新發現,因而轟動世界,被稱之為“東方龐貝城”。百年來,樓蘭一直是中國乃至世界各地探險家、史學家、旅行家研究考察的熱點。樓蘭美女、樓蘭古墓、樓蘭彩棺……一個又一個樓蘭之謎誘惑著所有的人們。

紅柳溝

羅布泊南岸一片紅柳土包構成的戈壁灘景觀。  

樓蘭農場

緊挨著樓蘭古城有一建設兵團團場,因該處自古以來得益于阿爾金山的雪水,有農牧業存在的條件,因此除了現代人在墾荒,古時就有發達的灌溉系統。在米蘭農場的民族連可以拜訪羅布人的後裔。

敦煌雅丹

敦煌雅丹屬于古羅布泊的一部分。為沙漠平原區,光照充足,降雨量少,蒸發量大,四季多風,最大風力可達12級以上。在地質上位于新生代(距今約6500萬年以來)敦煌——疏勒河斷陷盆地的中心部位。由于岩層產狀水準,垂直節理發育,較松軟岩層在大自然疾風暴雨的漫長風化中,導致了各種雅丹風蝕地貌的形成。位于敦煌市西北約180km處,玉門關西北約100km處。公園面積398k㎡。

核試驗

  • 1964年10月16日,中國在羅布泊地區成功試爆了第一枚核子彈
  • 1967年6月17日,中國第一顆氫彈在羅布泊爆炸成功。
  • 1964年—1996年,羅布泊一共進行過45次核試驗,其中23次是大氣核試驗。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