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密歐 -組合

羅密歐

羅密歐是著名足球運動員大衛·貝克漢姆的次子,2002年9月1日出生,現居住于洛杉磯

2016年1月,羅密歐入圍GQ"十大最會穿"型男榜,是10位帥哥中最年輕的一位,位列第8名。

  • 中文名稱
    羅密歐詹姆斯 貝克漢姆
  • 外文名稱
    Romeo James BECKHAM
  • 出生地
    倫敦的波特蘭醫院
  • 最喜歡的卡通
    蜘蛛人
  • 哥哥
    布魯克林 
  • 出生體重
    七磅
  • 特點
    體質很弱,很容易發燒感染
  • 妹妹
    哈珀
  • 國籍
    英國
  • 父親
  • 居住地
  • 母親
    維多利亞
  • 星座
    處女座
  • 出生日期
    2002年9月1日9時40分
  • 弟弟
    克魯茲
  • 就讀學校
    Curtis School

簡介

人物:

羅密歐與朱麗葉羅密歐與朱麗葉

神父

羅密歐朱麗葉

卡普利特(朱麗葉之父)

芒提哥(羅密歐之父)

羅密歐羅密歐

羅密歐的朋友

朱麗葉的表兄

帕裏斯

第一幕 引子

(神父來到舞台中央)

神父:(嚴肅,深沉)請註意,我是神父。在我們居住的這個地方,有兩大家族,一家叫” 芒提哥”(芒提哥從身後舞台左側走出,左手舉一牌,上寫”芒提哥”,右手向眾人示意。)另一家叫”卡普利特” (卡普利特從右側走出,做類似動作。)

神父:但兩家之間有著相當深刻的矛盾,這矛盾是如此如此如此的深刻,以至于這兩家人一 碰面就會立即發生毆鬥。(背後兩人同時發現對方,並扔掉手裏的牌子,各自從背後拿出一 把大錘,奔向對方,兩人廝打起來,這時,其他演員站成一排,看到兩人打架,同時捂住嘴,身體後仰,作驚訝狀。)

神父:(在拳腳中躲閃)他們兩家的矛盾已經嚴重影響了本市的正常社會治安,于是我想出了這樣一種方法來化解他們之間的矛盾,我的靈感來自于卡普利特家舉辦的一次舞會, (燈光漸暗,幕閉)

第二幕

(奏《春之聲》舞曲,燈光漸明,朱麗葉和眾女孩優雅地說笑)

(羅密歐從舞台右側上)

羅密歐:天哪!這是哪位仙子不小心墜落凡間,在我的心中掀起如此壯闊的波瀾!也許我應該壯起膽子,請她跳支舞。(羅密歐走到朱麗葉身旁,很紳士的伸出右手,作邀請姿勢。朱麗葉很優雅伸出左手,接受邀請。舞曲驟變成阿雅的《壁花小姐》,兩人跳起搖擺舞。) (音樂漸止)

羅密歐:也許我的冒昧對您來雨是一種褻瀆,對我來說,您就像一座神龕,我想用無比崇敬 的心來靠近您,但又怕我的平凡玷污了您。

朱麗葉:算了算了,廢話真多,你是羅密歐吧?

羅密歐:(驚奇狀)你怎麽知道的?

朱麗葉:(拿出一本《莎士比亞全集》)LOOK!莎士比亞告訴我的。

羅密歐:MY GOD!(暈倒)

朱麗葉:沒見過世面,(拍羅密歐)喂喂,你愛上我了吧?

羅密歐:(慢慢恢復)…嗯?…喔!…你怎麽知道?

朱麗葉:(驕傲的)因為…我很漂亮啊!(提著裙子旋轉)而且…我也很有錢!(從口袋裏掏出一大堆鈔票向天空撒去)

羅密歐:(激動地)沒錯!太對了!

(幕後音,朱麗葉的表兄<陝北話>:朱麗葉,你娘叫你去買饃,你咋還不去咧?!)

朱麗葉:(上海話)喔,曉得嘍!(轉身下) (羅密歐下,依依不舍地)

(背景音樂:《彩虹》”我的世界從此以後多了一個你…”一段) (神父上)

神父:這短暫而美麗的邂逅,使得兩個年輕人相愛了,他們都不由自主地把心交給對方儲存。當天晚上,朱麗葉在自家的陽台上,對著星星訴說她心中的秘密… (音樂漸止)

朱麗葉:(站在陽台上,雙手交錯于胸前,仰望月亮,作祈願狀)羅密歐,喔,羅密歐!為什麽你偏偏要姓芒提哥?忘記你的姓氏,來到我的身邊吧!友為我至親的愛人,為了你,我也將會忘記我的姓氏!

羅密歐:(翻過柵欄,溜到陽台下,很激動地)耶!朱麗葉,我是多麽幸運啊!哈哈…

朱麗葉:(打斷)是羅密歐吧?你怎麽現在才出現啊?!讓我在這裏浪費感情!

羅密歐:(驚訝地)喔?你怎麽知道我會來?

第三幕

(神父上)

神父:就這樣,兩人深深相愛了,但隨之而來的卻是一連串的事(語氣突然由嚴肅變得不耐煩)唉這樣說真的很煩吶,不如這樣吧,(拿出一張接龍,上面著:停止、播放、快進、快退,四個鍵。用手按快進鍵,舞台一側有人舉起一塊紙板,上寫:快進)加快一下進程,具 體的事情有以下這些:羅密歐與朱麗葉在我的主持下舉辦了婚禮。

(羅密歐與朱麗葉上台擺好姿勢站在神父身後) (神父匆忙轉身主持婚禮)

神父:你願意嗎?

羅密歐:我願意。

神父:你?

朱麗葉:我願意。

神父:OK,散!(打響指,羅密歐與朱麗葉下) (神父然後轉身繼續對觀眾)

神父:羅密歐的朋友與朱麗葉的表兄在街頭相遇…

(羅密歐的朋友與朱麗葉的表兄從舞台兩側迅速上發現對方,立即廝打,動作誇張)

神父:朱麗葉的表兄把羅密歐的朋友殺了,(羅密歐的朋友倒下)這一情景被剛巧經過的羅密歐看到(羅密歐上,先驚訝,後憤怒地沖向朱麗葉的表兄)出離憤怒的羅密歐殺死了朱麗 葉的表兄,(朱麗葉的表兄倒下)法庭宣布,將羅密歐逐出本市。(法官上,吹哨、出示紅 牌,羅密歐抱怨:shirt!,下。)而恰在此時,一個名叫帕裏斯的青年來向朱麗葉求婚…… (帕裏斯,小跑,上)

帕裏斯:喔,朱麗葉,我太愛你了,嫁給我吧!(吻朱麗葉的手,朱麗葉迅速抽回來,很討厭地在衣服上擦了擦。) (朱麗葉的父親上)

朱麗葉的父親:哎,小伙子這麽帥,你哪兒人啊?

帕裏斯:北京人啊!

朱麗葉的父親:(激動地)北京?2008奧運會?oh,my god! 朱麗葉,你還等什麽?快嫁給他吧!

神父:朱麗葉的父親答應了這門親事,朱麗葉盡管不願意,但出于對父親的畏懼也隻好同意了。(朱麗葉將手指塞進嘴裏,十分委屈地點頭)于是朱麗葉隻好來找我幫忙,(朱麗葉跑 到神父旁邊,作央求狀)我隻好把這瓶葯給她,(拿出一個小葯瓶,給朱麗葉)她喝下這瓶 葯後會沉睡24小時,(朱麗葉喝葯,暈倒,帕裏斯與朱麗葉的父親慌忙上來扶住她。)在這 24小時裏沒有心跳,也沒有呼吸,所有人都以為她死了。(帕裏斯試了試呼吸,對朱麗葉的父親搖了搖頭,朱麗葉的父親聽了聽心跳,對帕裏斯搖了搖頭。兩人哇哇大哭起來。)朱麗 葉的家人把她安放在教堂,準備兩天後安葬。(帕裏斯與朱麗葉的父親將朱麗葉抬到桌子上。)在這段時間裏,我想方設法通知羅密歐,讓他在24小時內趕到,帶朱麗葉遠走高飛。(拿出一封信,上書:LETTER,交給旁邊一人。)但有句話說得好:(河南話)這人算不如天算,計畫趕不上變化。在羅密歐收到我的信之前,他就已經聽說了朱麗葉的死訊。這個打擊對他來說實在是太大太大太大了,他的悲痛是如此如此的深刻,以至于喪失了對生活的信心。唉,這種傷痛又怎能用言語來表達!(背景音樂:《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羅密歐雙手捂臉,作痛哭狀,上舞台右側。)羅密歐作了一個決定。

羅密歐:(手從臉上移開)我要去找她,我要死在她身邊!駕!(作騎馬狀,至朱麗葉身邊)

神父:在這個漆黑孤獨的晚上,羅密歐心灰意冷地來到朱麗葉的身邊。

羅密歐:我的愛人,你連死都這樣美麗,我這顆敏感而脆弱的心怎能不被你佔據!

(帕裏斯上,看見羅密歐)

帕裏斯:你是誰?不許你接近我的未婚妻!

羅密歐:你又是誰?她是我的妻子!

帕裏斯:啊,我認出你來了,你是那個被驅逐的羅密歐!你最好快點滾開,否則…

(神父沖過來,一刀捅死了帕裏斯)

羅密歐:啊,神父,你!…

神父:日行一善,不用謝我。(轉身對帕裏斯)這裏沒你的事,你跑過來吱吱歪歪什麽?!死也活該。(對羅,口氣突變溫柔)你現在是不是非常非常悲傷?

羅密歐:神父,我難過得無法形容…

神父:我想到了一個詞 :”痛不欲生”。

羅密歐:沒錯,就是這種感覺。

神父:(把刀遞給羅密歐)那你還等什麽?快上路吧!

羅密歐:神父,…永別了…(轉向朱麗葉)親愛的,我就要來與你作伴了…

(突然朱麗葉哼哼唧唧醒了過來)

羅密歐:天哪!神父,她,她醒了!

朱麗葉:羅密歐,是你嗎?

神父:(趕緊對羅密歐)別著急,你先閉上眼睛,堵住耳朵。(轉向朱麗葉)朱麗葉,我必須鄭重地通知你,你醒來得太早了,所以你必須繼續昏迷。

朱麗葉:為什麽?

神父:這個道理很淺顯,地球人都知道。

朱麗葉:喔,我明白了。(打響指)

神父:所以你醒來得太早了。

朱麗葉:那我怎麽辦呢?

神父:我有一個好辦法。

朱麗葉:什麽?

神父:(一拳打在朱麗葉的臉上,朱麗葉應聲而倒)真是麻煩!羅密歐,現在沒事了。

羅密歐:(睜開眼睛,發現朱麗葉仍然昏迷)神父,我剛剛明明看到朱麗葉醒過來了,我還跟她說了話,我還…

神父:STOP!這是你的幻覺,你還是自殺吧。

羅密歐:可是…

神父:(一刀插進羅密歐的身體)真是麻煩,(轉向觀眾)天哪,我都幹了什麽?!(又往羅密歐身上捅了一刀)主啊,請您原諒我吧,(對天)好了,就當您原諒我了。(晃朱麗葉,欣喜地)小朱,醒過來吧,我全都搞定了!

朱麗葉:(哼唧幾聲,醒了過來,看見羅密歐)啊,天哪!羅密歐他死了!

神父:雖然我也不大願看見這樣的事情發生,但可憐的孩子,他的確是死了。

朱麗葉:(哭)羅密歐!…

神父:你現在是不是痛不欲生?

朱麗葉:(哭)知道還問!…

神父:(從羅密歐身上拔下刀,遞給朱麗葉)那你還等什麽?

朱麗葉:(接過刀,痛不欲生地)山無棱,天地合,乃敢于君絕!(把刀刺進身體,倒下)

神父:(回到舞台中央,無限悲傷地)朱麗葉死了,羅密歐也死了,這就是朱羅之死的全過程。這是多麽令人傷感的悲劇啊!釀成這幕悲劇的,是兩家人世代之間的仇恨,當這兩家人發現這一切時…(卡普利特與芒提哥從舞台兩側上,看見對方,又拔出錘子,憤怒地沖過去)

神父:STOP!看看你們的兒女吧!因為你們盲目地爭鬥,他們相愛卻無法相守,隻能以死亡來結束自己的感情,你們難道還要再鬥下去嗎?!(卡普利特與芒提哥看到羅密歐與朱麗葉的屍體,同時扔掉手中的錘子,沖上去大哭)

卡普利特:(站起,拭淚,對芒提哥)哥們,咱們合好吧!…

(芒提哥點頭,與卡普利特擁抱)

神父:多虧了我那充滿智慧的計謀,兩家人的仇恨化解了。芒提哥家為朱麗葉修了一個塑像 (朱麗葉站起來,擺V pose),卡普利特家為羅密歐修了一個塑像,(羅密歐站起來,到朱 麗葉身邊,擺 V pose)從此,整個城市恢復了安寧!我的計畫也獲得了圓滿的成功!

勒索犯

介紹

該故事講述二人于舞會一見鍾情後方知對方身份,最後二人為了在一起,朱麗葉先服假毒,醒來發現羅密歐自盡,也相繼自盡。因其知名度而常被誤稱為莎翁四大悲劇之一。 本劇曾被多次改編成歌劇、舞劇、電影、動畫等。

來源

來源于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朱麗葉》。

主要人物

李晉吉——晉美理發店店主,與妻子共同經營自己的理發店。雖然店面不大,但夫妻倆為人熱情和善,在周圍居民中口碑很好,生意一直不錯,收入相當穩定。

韓田——曾當過演員,但都是些不起眼的小角色。現失業家中,年齡五十上下。

蘇美薇——李晉吉妻,理發店老板娘,溫柔而敦厚的中年婦女。

林以嵐——韓田的妻子,一個被生活折磨得憔悴不堪的家庭婦女。

陳偵探——某私家偵探社偵探,三十歲左右的普通男人。

其他人物:

兩位理發店顧客,三位咖啡廳客人。

開場:(理發店內,約下午2點,暫時沒有顧客,李晉吉正悠閒地打掃店鋪,嘴裏哼著小調。)

(韓田上場,面無表情,臉色和身上的衣服一樣,暗沉而陳舊。他走進店門,微微環顧一下店面。)

李:(抬頭見來了客人,立刻笑臉相迎)呦,歡迎光臨歡迎光臨!(一邊為客人拉過椅子,系上圍布,一邊左右看著客人的頭發。)您的頭發剪剪?要分頭縫嗎?

韓:(長長的打了個呵欠,眼睛慢慢瞅了李一眼。垂下眼皮)唔。

李(邊動著剪刀,邊搭話)今兒可真熱,您這頭發也夠難受的吧?

韓:是啊。

李:以後常來我這兒修修,優惠您!平時好象不太見您,是住這片兒的?

韓:(仍舊垂著眼皮,面無表情)喔。

李:您是做什麽的?看起來工作挺累的,剪完頭發再修修面吧?

韓:(抬起眼睛,看著鏡子裏的李)我的職業?

李:呵呵,我猜是服務行業吧?我看人一向挺準的。

韓:(再次垂下眼睛)不,以後你會知道的。往後要常來麻煩你了。

李,啊,那多謝您了!我們給老顧客都有很多優惠嘍!

(理完發,李給韓修面)

韓:你一個人經營這店兒?

李:喔,不是,我愛人一起的。今兒帶孩子回家了。眉毛底下也給您修修?

韓:喔。(過了一會兒,他突然抬起眼來,盯著李)你的名字是李晉吉吧?

李:恩?喔,是啊,您是瞅見營業許可證了吧?

韓(微微一笑,繼續原先的姿勢和腔調)不,你的事情我可知道的多那……比如……三個月前,你騎機車,撞了一個從幼稚園回家的小姑娘……

李:(握著剃刀的手停在半空,整個人一動不動)

韓:(慢條斯理地)那個小姑娘死了吧?真可憐……當時,警察找不著肇事者,因為沒目擊證人嘛!其實有一個,我可是完完全全看在眼裏的,包括你那天穿什麽衣服,機車什麽型號……誒,你怎麽停手了,臉上總不能老掛著肥皂泡吧?

李:喔……這……(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但還是有些顫抖著將剃刀靠近韓的臉)

韓:呵呵,別用剃刀戳我啊。

李(深吸了口氣,放下剃刀)先生,說吧,你究竟有什麽目的?敲詐我?

韓:呦,別說這麽嚴重成嗎?先給我修好吧,咱的事兒一會再說。

李:(低頭深呼吸,再次開始為韓修面)

(修完面後,韓站起來左右打量鏡中的自己)

韓:不錯不錯,好象還年輕了點兒!你做這行多久了?

李:差不多8年了。

韓:那我放心了,不至于因為心不在焉而讓我咔嚓吃一刀吧?(裝模做樣拍拍衣服)好了,從今以後,我就打算常常來麻煩您了。

李:(盯著韓)從今以後?

韓:當然,常和您這麽技藝高超的師傅打交道不好嗎?多少錢?

李:20塊。

韓:不貴不貴!您手藝這麽好,真該收更高的價錢。(說著,從懷裏掏出一疊紙片來,拿出筆在其中一張上寫。嘴裏跟著念叨)晉美理發店……一萬零二十元整……韓田!

李:(接過韓遞來的紙片)這是……

韓:呵呵,當然是我給您開的借據了,一萬元是跟您借來做生活費的,二十自然是今天理發修面的錢了。

李:(冷笑一聲),哼,開這個有什麽意思?你根本不打算還的。

(這時,門外走進一位顧客)

顧客甲:老板,方便嗎?我這頭發該修整修整了。

韓:(湊近李的耳朵)這裏人來人往的不方便,對面咖啡廳,半小時後見。記得,帶上借據上數目的錢啊!(下場)

(李面對觀眾,看了看手裏的紙片,愣在原地。此幕結束)

(一周後,理發店內。蘇美薇正給一位顧客理發,晉吉在一邊看報紙。這時,韓再次走進店門,晉吉看看妻子,看看韓,有些不知所措)

蘇:啊,歡迎光臨!先生您坐!晉吉!還不快招呼客人?

李:(走到已自己坐在椅子上的韓的背後)你的頭發還沒長長呢。

韓:(故意大聲說)胡須長的真快啊,您的手藝好,還是您給修面吧!(小聲對李說)頭發長的不快,錢花的可是很快呀!

蘇:哪裏哪裏,您滿意就成了!

李:(盡量不動聲色的為韓修面)

韓:您夫妻一起開店,積蓄肯定很可觀吧?

李:(手微微一抖,頓了一下)

蘇(笑著)哪裏啊,生意不好做啊,您以後多來照顧照顧就成了。

(李盡快修好了面,韓像上次一樣,寫了張紙片遞給李)

李:(看了一眼,驚呼)五萬零五塊!(意識到會被妻子聽到,趕緊壓低聲音)你……我哪裏有這麽多錢!

韓:(微笑著)半小時後,對面咖啡廳見。(下場)

(韓走後,李偷偷看了看正忙著給客人理發的妻子,她似乎沒發覺什麽。李面對觀眾,自言自語。)

李:不行,這樣下去,再多錢也要被那個混蛋詐走……怎麽辦呢…….(來回踱著步子)對了!(匆忙從口袋裏掏出電話本)偵探社......偵探社.......找到了!(拿出手機,走到離妻子較遠的地方,低聲撥叫電話)喂?陳先生嗎?你好,我是晉美理發店的......對對對,李晉吉,就是我,我們上次在小黃那見過的......是這樣,想委托您一件事......幫我調查一個人,最好把他以前曾犯過什麽罪,有過什麽見不得人的事兒都查出來......我隻知道他的名字,還不一定是真名,這樣吧,半小時後,我跟他在我的理發店對面的咖啡館見面,你也來,裝做不認識我,跟蹤這個人......好好,您知道怎麽辦就好,那就這樣......好,一會見!(掛斷電話,李向店外看了一眼,微微吐了口氣,把手裏的紙片捏碎了。此幕完)

(五天後,咖啡館內。幾個客人坐在一起聊天,角落裏還坐著個帽檐拉得很低的男人,李和韓面對面坐著。)

李:(將一個紙包遞給韓,冷冷地說)八萬塊,一分不少。你自己點吧。

韓:(很自然地將紙包塞進自己的破皮包)嘿嘿,我當然相信您了,不用點不用點了。收據您收好了吧?八萬零五塊,五塊是我今天到府上修面的費用。

李:(從鼻子裏哼了一聲,轉過臉去看窗外。)

韓:沒什麽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您坐在這裏慢慢喝,我去結帳就好了。(微微鞠了一躬)那,再見了。(走路有些一瘸一拐的,下場)

(李目送韓離開,並不忙著回店裏。他對著角落裏那個男人招了招手,男人走到他面前坐了下來。)

李:(急切,卻不得不壓低聲音)怎麽樣,查出來了麽?他有什麽前科?

陳:(從懷裏掏出幾張紙)他的真名就是韓田,今年五十二歲,以前是個電影演員。

李:演員?

陳:他上過幾次銀幕,不過也就是跑跑龍套,可能因為長相不好,派給他的都是些高利貸者,詐欺犯,勒索犯之類的角色。

李:勒索犯?

陳:反正一直沒什麽名氣,跟他合作過的導演,都說他表演方式……怎麽說來著……陳舊,對了,就是陳舊,反正都不願意用他了,說他根本不適合當演員。

李:那他家裏情況呢?

陳:沒有任何收入,他自己失業,老婆是個家庭婦女,還有個兒子,去年剛進了大學。李:剛進大學,怪不得……那他的犯罪情況呢?

陳:(兩手攤開)這就很遺憾了,我見過好幾個跟韓田打過交道的人,他們全都說他雖然經常扮演壞人,但本人天生是個老好人,從來不幹什麽壞事。

李:什麽?這些人都他媽眼睛有毛病!

陳:呃?

李:喔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您繼續。

陳:就這麽多了,其他詳細資訊都在這裏,能調查的我已經全調查了,您自己看吧。這次的酬勞……

李:(有氣無力地)過幾天我會把另一半給你們打過去的。

陳:那再見了李先生,歡迎您下次再照顧我們的生意。(走出幾步之後,突然又想起了什麽,折了回來)對了,這個您看看也許有用,這是今天早晨的報紙,上面那條“援救幼兒,老人負傷”的新聞,說的就是昨天下午,韓田沖到馬路中間救下一個6歲的小孩,他自己的腳還受了點傷。開始我還以為是同名同姓,可是剛才看到他走路的樣子才知道新聞裏說的就是這個韓田。

李:(匆忙翻閱著報紙,仔細看了那條新聞,合上報紙,一臉的驚訝。)怎麽可能……這個……這個…..勒索犯......

(此幕結束)

(一個月後,場景仍在理發店內,但擺設與前幾次有些不同。李與妻子正在打掃店鋪。)

蘇:(累得放下手裏的掃帚。)真不知道你腦子裏怎麽想的!原先的店子開那麽好,咱的名聲也出去了,收入也不錯,你哪根勁抽錯了非要搬家搬店鋪?老客人,老鄰居還一個都不讓告訴,(又拿起掃帚掃地)害得我累得腰酸背疼的,哪個女人經得起你這麽折騰?

李:(邊擦桌子邊說)唉,你就別問了,以後再告訴你。

蘇:以後以後,每次都說以後再告訴我,你還把我當老婆嗎?(快步走到李身邊)我說你到底是得罪什麽人了?要不就是犯事兒了?怎麽搬家搬得跟躲債似的!

李:(聽到‘躲債’兩個字來了火)你以為我想啊!還不是因為......(突然意識到說露嘴,轉過臉去)反正沒什麽事兒,搬了就好了,你就別管了。

蘇:(疑心地)我說晉吉,你有什麽事兒可要老老實實跟我說,要錢咱沒多少,可這夫妻還不就是要一起頂著麽?你這麽急著搬家......是不是跟那位前幾天老來咱這兒修面的韓先生有關?

李:(有些慌張地)沒......沒沒!跟他能有什麽關系......

(這時,門外傳來居委會歐巴桑的畫外音。打斷了晉吉。)

畫外音:24號!剛搬來的!你們後院堆這些個破紙箱子啥時候收啊!可不能剛搬來就影響我們這的衛生!

蘇:(對門外應答)哎!來了來了!這就收這就收!(下場)

(李看著妻子匆忙離去的身影,嘆了口氣,繼續打掃。)

李:(自言自語)唉,要是有其他辦法,誰願意離開原來的風水寶地!這個韓田,怎麽就一點把柄都抓不住他?老好人!呸!我他媽被個老好人勒索!要是能有點什麽能拿住他的事兒,還用費勁搬家搬得跟躲債似的?(抬頭看看新店鋪)不過離原來的地兒這麽遠,估計他也找不來了吧?唉,破財免災吧!希望生意好點(低頭繼續打掃)

韓田:(慢慢走上場,邊走邊環顧新店鋪)請問......

李:(聽到有客人來,興奮地轉過身迎接)歡迎光......(看清來者是誰後,驚訝得後退一步)你......你怎麽找到這來的!

韓:真是不怎麽好找啊......(自己坐了下來)老樣子,先理個發,再修面吧。

李:(呆在原地不動)

韓:您快開始吧,我這頭發長得快啊......喔,對了,收據也帶來了,一會就給您。

李:(走上前去,開始為韓理發)

韓:(伸手在自己頭上比畫著)這裏留得長點......這裏再打薄點......對了,我這臉好象不給您修就不舒服,胡子老長了,一會您可給修仔細點。

李:(慢慢為韓剪著,心裏卻像是在想別的事。草草剪完後,拿起剃刀開始修面)

韓:您今兒動作可有點慢啊,不過沒關系,慢工出細活兒......恩......今兒這刀使得利落......舒服......不錯不錯,您這修面的手藝是越來越好了......雖說這路遠了點兒,不過估計以後更得經常來找您了......那些個收據您收好了吧?以後還要......(韓一邊說著,一邊以一個幾乎看不出來的小動作移動了一下正處在剃刀下的脖子)啊!

(一股鮮血從韓的脖子上流出,韓立刻呼吸困難。李聽到韓的尖叫,這才會過神來,看著手裏帶血的剃刀,不敢相信自己剛剛做了什麽)

蘇:(聽到叫聲從門外匆匆跑見來,看到眼前的一切,驚慌失措)晉吉!你!你......(想要去扶從椅子上倒在地上的韓,又縮回手,不知如何是好)

李:(剃刀掉在地上,後退幾步)我......我......這......

韓:(在地上艱難地爬著,鮮血染紅了胸前整個圍布。他用力抬起頭,看著李)對......對......不起......謝......(話沒有說完,整個人攤在地上,死了)

(此幕結束)

(半年後,理發店內。蘇攙著疲憊不堪的李走進店內。)

蘇:唉,總算有個說法了......你說那個韓先生,他怎麽就......怎麽就不老老實實坐著!(扶李坐下)他那麽一動,自己沒命了不算,還讓咱惹了這一身的官司......作孽啊......(倒了杯水給李)唉,還好你跟他沒什麽瓜葛,過失殺人......唉,雖說他自己也有一定責任,可咱幹這行的就怕遇上這麽個主兒......

李:(疲憊而緩慢地說)有期徒刑3年,緩期一年......已經算少了......

蘇:(有些驚訝)你還嫌少啊?本來這店開得好好的,出這麽個事兒......你說法庭上那邊兒的那個律師,怎麽還懷疑你是故意殺他的!真是!我們又沒欠他的......

李:(聽到這句話,抬起頭來)唉......(再次低了下去。)

(這時,身穿一身黑色喪服的林以嵐上場。她的面容憔悴不堪,似乎對生活的一切沒了感情,包括希望,喜悅,哀傷或憤怒。)

蘇:(看到林,覺得有些面熟。)您是?

林:我是韓田的愛人。我們在法庭上見過了。

李:(猛然站起身來,有些警覺地看著面前的林。)

蘇:這......林大姐......您看這事兒,我們誰也不想的......可就沒想到......

林:(疲憊地揮了揮手)別說了,法庭的裁決很清楚,我也實在沒那個心思跟你們再糾纏什麽了......

蘇:那您今天來......

林:(走到李的面前)你和我丈夫的事兒,我也不清楚......反正就那樣了,我也不想說什麽了......不過,這個東西,是他留下的東西裏的(從包裏掏出一個厚厚的信封)收件人寫著你的名字,我就給你送來了......

李:(疑惑地接過來)

林:東西送到了,和你家就沒什麽瓜葛了......(拖著疲憊的腳步走出門去,下場)

(蘇和李湊在一起,滿心疑惑地拆開信封,先拿出了一疊錢,然後抽出一張紙,開始讀信。)

李:李先生,你什麽時候會殺死我,我不知道,所以先寫下這封遺書......(與妻子相對視,繼續讀)我曾是一個沒有任何用場的演員,已經五十二歲了,除了演戲,什麽都不會......(聲音逐漸變成韓田自己的畫外音)如果這條生路被堵死了,我的人生就完全沒有價值了。可是我還有妻子,還有剛進大學的兒子,就算我死了,也應該給他們留點過活的東西。于是我買了人壽保險,可是如果自殺的話,這份保險沒有一點用處,而我雖然命運不濟,身體卻一直出奇的好,指望靠自然死亡拿錢,還不知道要等幾年。就在我幾乎絕望的時候,終于遇見了你。我目睹你的交通事故,也從你的車號調查出你其他的基本情況,所以,很對不起,我利用了你,在你的面前,我成功的扮演了一個勒索犯。利用了你這個素昧平生的人,很過意不去,我說服我自己,你是一個出了車禍就逃走的混蛋,即使利用你也沒什麽。我對自己的演技一直缺乏自信,因為長相粗魯,總被派去演壞蛋的角色,但觀眾和導演都不買我的帳,去找你之前,我一直拼命研究勒索犯應該怎麽演才逼真,而你的反映卻讓我越來越自信,你完全相信了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勒索犯,一個靠不正當手段謀生的混蛋。仔細想想,真是滑稽,我當了近三十年的演員,沒有一次表演讓人感覺滿意的。但在今天,我在你的面前找回了失去的自信,我的演技得到了認可。然而,當我明白了你不是一個壞人,而是和我一樣普普通通,靠自己勞力吃飯的好人的時候,我于心不安了。所以,我為了就幼兒躍到車子前面去過,與其說是為了那個孩子,倒不如說是我想讓自己死掉,那樣,我就可以不再繼續傷害你,又可以給家人留下以後的生活保障了。但倒酶的是,那一次我沒有死。這樣一來,我還隻能以來你了,我向你勒索,把錢的數目不斷上漲,這樣,你對我的憎恨就會快速上漲。過不了多久,你也許就要殺我了,當你手拿剃刀要了我的命的時候,我也能夠躊躇滿志並且了無牽掛地死去了。一則,我的妻子和兒子今後的生活和學業因為保險公司的賠償有了保障,還有更重要的,在我生命的最後時刻,我畢竟做出了卓越的表演,我對自己的演技十分滿意。

請原諒我對你的生活造成的痛苦,還有,我把迄今為止從你那裏勒索來的錢,隨信如數奉上。總計十四萬零三十元(其中三十元是我在您的理發店理發修面的費用)。最後,對給您帶來的不便,深表歉意。

(李和妻子讀完信,抬起頭來,愣在原地。全劇結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