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士信

羅士信

羅世信(公元594~622年),隋唐名將中,與來忽爾、尚師徒、辛文禮合成"四猛",並位列四猛之首。武器是一把鑌鐵槍。《隋唐演義》中綽號"今世孟賁",言其勇猛過人,恰如戰國勇士孟賁。為秦瓊幹弟,身量奇高且為人憨傻,也就是今天俗話說的"傻大個兒"。

  • 中文名
    羅士信
  • 別名
    郯國公
  • 國籍
    中國 唐朝
  • 民族
    漢族
  • 出生日期
    公元595年
  • 逝世日期
    公元622年4月11日
  • 職業
    陝州道行軍總管、絳州總管

人物簡介

羅士信是隋唐初年齊州歷城人(濟南)。隋朝末年,天下大亂,各地農民起義風起雲涌。大業年間,羅士信為齊郡(即齊州)通守張須陀屬下一員戰將羅士信,勇武過人,因一舉擊潰齊郡長白山王薄、左才相、孟讓等率領的農民起義軍而成名,頗受張須陀器重。後隨張須陀鎮壓李密領導的瓦崗軍,兵敗,張須陀被殺,羅士信隨同裴仁基等歸降瓦崗軍,被授以總管之職。在率部征討王世充時,重傷被俘。王世充愛惜其才,以禮待之。士信恥與王世充為伍,不久,率所部千餘人降唐,被拜為陝州道行軍總管。士信作戰勇猛,帶兵有方,治軍嚴格,賞罰分明,行軍作戰身先士卒,深得部下擁戴,部下作戰時均能盡力用命。隨秦王攻伐王世充,屢戰屢勝,名震一時。因功授絳州總管,封郯國公。平定王世充之後,羅士信再從秦王鎮壓劉黑闥義軍。武德五年(622年)在洺水城(今河北省曲周縣東南)的防御戰中,羅士信一軍陷于義軍重圍,城破被俘拒降,為劉黑闥義軍所殺。謚號“勇”。葬于北邙山(在今河南洛陽)。

羅士信羅士信

人物生平

羅士信(595年-622年4月11日)中國唐朝軍事人物。齊州歷城(今山東省濟南市)。

613年,跟隨張須陀征討王薄、孫宣雅,在濰水作戰。變民軍剛開始布陣,羅士信馳馬到陣前,刺殺數人,斬下一人的首級,用長矛挑著首級在陣前巡走,變民軍大驚,不敢靠近羅士信。張須陀趁機率兵進攻,變民軍大敗潰逃。羅士信每殺一人,就割下鼻子揣在懷裏,返回後,來檢驗殺賊的數目。張須陀感嘆贊賞,他讓羅士信隨侍身旁。每次打仗,張須陀身先士卒,羅士信緊隨其後。隋煬帝派遣使者來慰問,並畫下張須陀、羅士信戰鬥的場面來觀看。614年,征討左孝友、盧明月,他和秦叔寶奇襲盧明月大營。616年,張須陀敗于李密,自殺;羅士信隨裴仁基投靠李密麾下,被任命總管。618年,攻擊王世充時,縱馬進軍,身中數矢被捕。王世充對他豐厚待遇,但他對自己與邴元真同等不滿。王世充將羅士信的駿馬奪走給了侄子王道詢。619年,以谷州歸唐。高祖李淵任命他為陝州道行軍總管。620年,隨秦王李世民包圍慈澗,將王世充太子王玄應刺于馬下。攻陷硤石堡,奪取千金堡。621年,平定王世充後,被任命為絳州總管,封郯國公。622年二月,替代王君廓守洺州,劉黑闥襲擊,失敗被捕,不屈被殺。

羅士信享年《舊唐書》為二十歲,《高祖實錄》、《新唐書》為二十八歲。《資治通鑒考異》以跟隨張須陀征討王薄時,羅士信十四歲為理由,《資治通鑒》取享年二十,那羅士信616年十四歲;如果二十八歲,羅士信十四歲在608年,當時王薄並未起兵。清朝古典小說《說唐》中即羅成,詳見《興唐傳》。隋唐英雄裏“四猛”之一(四猛: 1.羅士信 2.來護兒 3.新文禮 4.王伯超)。

相關事件

少年英雄  

羅士信與唐朝名將秦瓊是同鄉。當時,隋煬帝不恤民力,窮奢極侈,又發動大軍征討高句麗,民眾不堪忍受,不能不起來反抗。當時,隻有14歲的羅士信就投到齊郡丞張須陀帳下,開始征戰疆場。當時,他上陣殺敵的欲望十分強烈。當戰前他要求上陣時,張須陀看他還隻是個孩子,認為他穿盔甲都沒氣力,何況上陣呢?羅士信見主帥小覷自己,就迅速穿上兩副盔甲,懸掛兩壺箭支,飛身上馬。張須陀看到羅士信如此英武,就同意他出戰。

羅士信隨張須陀出征于濰水(在山東省東部,入萊州灣)上,敵人正在布陣,羅士信突然沖入,連殺數人,並斬下一個敵人頭顱,用長槊挑著,在敵陣前挑戰,沒有一個人敢上來接戰。張須陀趁勢率領大軍進攻,敵軍大敗。羅士信每殺死一個敵人,就割下屍體上的鼻子藏好,回來以後按鼻子的數量報功。從此,羅士信成為天下聞名的一員少年猛將。

羅士信在14歲所表現出來的勇敢膽識,讓張須陀頗為贊嘆,他讓羅士信做他的侍衛。每次作戰,張須陀身先士卒,而羅士信緊隨其後。隋煬帝聞報,派遣使者對他們進行慰勞,並畫下張須陀、羅士信戰陣之狀來觀看。

以後張須陀升任齊郡通守,領河南十二道討捕大使,他率領萬餘人馬在祝阿(祝阿縣隸屬齊郡,唐改為禹城縣)截擊盧明月的十幾萬人馬。糧盡將退,張須陀打算出奇計取勝,需要人去襲取敵人的大營。沒有人敢承擔這樣艱巨的任務,隻有羅士信和秦瓊挺身而出。于是張須陀先率領人馬假裝撤退,吸引盧明月全軍出動追擊。而羅士信和秦瓊率領伏兵突襲敵軍的大營,營門緊閉,羅士信和秦瓊躍上敵軍的望樓,各殺敵數人,敵營大亂。兩人開啟營門,率領部隊突入大營攻擊,縱火焚毀了敵軍三十多座營寨,煙火沖天。盧明月趕快率軍回師,張須陀回頭猛攻。盧明月大敗,自己率領幾百騎兵逃走,張須陀斬獲亂軍無數,取得大勝。

智取千金堡城

張須陀被李密率領的瓦崗軍所殺後,羅士信隸屬隋將裴仁基麾下。後來裴仁基歸降了李密,羅士信也隨著投入了瓦崗軍。李密被王世充所敗,羅士信力戰負重傷,為王世充所擒。王世充起初很看重羅士信,後來又疏遠了他。更讓羅士信難以忍受的是,王世充還奪取了羅士信的駿馬送給自己的親屬。所以羅士信趁王世充派他進攻谷州的時候,率領部下千餘人投奔了唐朝,被唐高祖李淵任命為陝州道行軍總管。

此後,羅士信在攻打王世充的多次戰役中屢立戰功。當時,羅士信歸秦王李世民指揮。在攻取千金堡的戰鬥中,羅士信顯示了他的智謀,這也是羅士信歸唐之後打得最精彩的一仗。他夜遣百餘人抱嬰兒到城下,故意讓小孩啼哭,先高聲叫門:“從東都來歸羅總管”,既而又故意說:“此千金堡也,吾屬誤矣。”趕快離開,讓守軍以為羅士信已經撤退,而城下人是從洛陽來的逃亡者。守軍見自己的百姓竟然叛逃敵軍,大怒之下開門追擊,被羅士信的伏兵趁勢攻入,奪取了千金堡。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大將,又以勇悍知名于世,在對敵之際卻用兵設計如此細致,可見其才。

羅士信不貪財,凡有所獲,都賞賜部下,所以部下樂于效命,但是他持軍嚴謹,對人對己要求都很高,因而終失軍心,部下和他的關系並不密切,這不能不說是羅士信治軍的一大遺憾。但是,羅士信非常重情義,裴仁基對他有恩,後來裴仁基在東都洛陽企圖殺王世充,擁立隋朝皇泰主,反被王世充所殺。在攻破洛陽以後,羅士信出家財,收殮裴仁基的屍首,厚葬在北邙山上,以報答當初禮遇之恩。

抗擊劉黑闥被俘

羅士信南征北討,為唐朝統一天下建立功勛,受封為郯勇公。後來,竇建德餘部劉黑闥在河北起兵,李世民率軍征討。李世民在過去的作戰中所向無敵,所以註重對敵人進行軍事打擊,而忽視了同時採用政治手段進行瓦解。劉黑闥猛烈圍攻河北南部一城,李世民率軍三次救援,都被劉黑闥所阻擊,不能前進。李世民恐怕守將王君廓不能支撐,羅士信主動請纓,請求接替王君廓。

于是,李世民命令王君廓率領部隊突圍而出,羅士信率領手下200人殺向城下,奮勇攻擊,終于突破包圍進入城中。而這時天降大雪,後續救兵無法進城,羅士信雖死守城池,但城很快就被敵軍攻破了。羅士信竭力奮戰殺敵,終因寡不敵眾被俘獲。劉黑闥早知道羅士信乃當世猛將,就親自勸降,而羅士信寧死不屈,終于被殺害,終年20歲(《舊唐書》說終年20歲,《新唐書》說28歲)。李世民聞羅士信之死,大為悲傷,重金購得其屍,將其安葬于裴仁基墓之側。

這樣的勇將陣亡,而且還是在李世民眼前陣亡的,李世民對于此事必然是非常痛惜。在歷史上,李世民一生所向披靡,但是在征討劉黑闥的戰役中卻受到了不小的挫折。(註:在洛陽虎牢之戰時,兄弟父子同心協力,在征討劉黑闥時秦王與太子的爭鬥已經很急烈,大概太宗皇帝當時心境不佳吧;)而羅士信的陣亡,更是令人遺憾。他一生勇武超人,立功無數,又常挺身于患難之際,領命于危急之時,實在不負李世民所謚的“勇”字。若不是英年早逝,羅士信會在歷史上留下更大的聲名。

二十四歲,風華正茂,如此一來,唐朝就少了一位不可多得的奇將和軍事天才,人世間少了一個標新立異、喜歡割取敵人鼻子報功的青年英雄。為了朋友義氣,為了天下蒼生,為了能夠重振乾坤的賢帝明主,為了忠臣價值的實現和追求,羅士信在生死之間,毅然選擇了死亡,但他這種轟轟烈烈的大丈夫行為,卻讓他獲得了永生!什麽是英雄,這就是英雄!向死而生,歡樂歸陰。這,就是歡樂英雄! 我們可以回顧一下羅士信的一生,最早殺敵割鼻子報功其實還有著孩子氣的調皮和機靈,但隨著年紀的成長和亂世的更迭,這位英雄身上的冷血和熱情互相交織,戰場上殺戮的冷血狠毒化為赤膽忠心!撥開歲月的迷霧,我們如果閉上眼睛,至今都能夠看到這位冷面寒槍美少年最後血灑熱土的那種傲人的慘烈和華麗。莫名心痛憐惜之餘,我們會被他那徹底不移的忠誠所深深感動。自古美人與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羅士信死了,但這個絕美少年如天空中耀眼的流星,讓人永世難忘!

方志記載

唐·羅士信,齊州歷城人。高祖時從秦王,擊劉黑闥洺水上,洺水人李去惑據城降,命士信守之,已入,賊悉眾攻,方而雪,救軍不得進,城陷,黑闥欲用之,不屈死(《舊唐書·忠義傳》參《資治通鑒》)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