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啓銳

羅啓銳

羅啓銳,(Alex, Law K.Y.)是香港著名導演及編劇,代表作包括《秋天的童話》《七小福》《玻璃之城》《歲月神偷》等,作品多滲透濃厚的香港本土情懷,題材涉獵廣泛,穿越古今,以樸實的情愫表達對愛情、親情、友情的態度。1988年的《七小福》包攬香港電影金像獎台灣電影金馬獎的多個獎項,2009年的《歲月神偷》一舉獲得柏林影展的水晶熊獎,獲得不俗口碑。

  • 中文名稱
    羅啓銳
  • 外文名稱
    Alex Law
  • 國籍
    中國香港
  • 出生地
    中國香港
  • 出生日期
    1953年
  • 職業
    電影導演、編劇
  • 畢業院校
    香港大學英文系
  • 代表作品
    《秋天的童話》、《七小福》、《歲月神偷》
  • 主要成就
    第25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導演第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第2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
  • 妻子
    張婉婷

個人履歷

出生日期 1953年1982年赴美留學,就讀于紐約大學電影系。期間獲香港電影製片人的資助,1984年與張婉婷合作拍攝了《非法移民》。返港後進入TRHK香港廣播電視局工作,並為許鞍華方育平等香港新浪潮電影作家當助理導演

1981年曾根據李碧華的劇本執導了電視劇《霸王別姬》Farewell to my Concubine。1987年與張婉婷合作寫了《秋天的童話》An Autumn's Tale和《八月金》1989、加上第一部《非法移民》、兩人完成了移民三部曲的創作,作為對香港回歸祖國的回顧。《秋天的童話》獲第七屆香港金像獎最佳作品獎、最佳劇本獎。1988年編導《七小福》Painted Faces獲第二十五屆台灣金馬獎最佳作品獎、最佳導演獎(羅啓銳)、最佳編劇獎(羅啓銳、張婉婷)並獲第二十五屆芝加哥國際電影節銀熊獎、第三十三屆亞太影展最佳男主角、最佳效果獎,被第六十二屆美國奧斯卡金像獎提名為最佳外語片候選作品。1992年執導《我愛扭紋柴》Now You See Love,Now You Down被評為香港十大賣座片之一。主要編劇作品還有:《警賊兄弟》、《殺妻二人組》Killing Wives Softly 1986/《夫婦前妻》1987/《歲月神偷》2010等。

羅啓銳和張婉婷羅啓銳和張婉婷 羅啓銳獲得金像獎羅啓銳獲得金像獎

參與電影

七小福》 (1988) .... 導演、編劇

電影《歲月神偷》海報電影《歲月神偷》海報

《八兩金》(1989) .... 編劇

宋家三姐妹》(1995) .... 編劇

《秋天的童話》 (1987) .... 編劇

北京樂與路》(2001) .... 編劇

我愛扭紋柴》 (1992) .... 導演

我愛扭紋柴》 (1992) .... 編劇

《玻璃之城》(1998) .... 編劇

《宋家皇朝》(1997) .... 編劇

一屋兩妻》(1987) .... 編劇

《八兩金》 (1989) .... 策劃

《歲月神偷》(2010)...導演、編劇

個人歌曲

《給電影人的情書》

獻給中國電影百年的主題曲《給電影人的情書》,羅啓銳執筆作詞,李宗盛作曲,蔡琴演唱。

多少人愛你遺留銀幕的風採

多少人愛你遺世獨立的姿態

你永遠的童真 赤子的期待

孤芳自賞的無奈

誰明白你細心隱藏的悲哀

誰了解你褪色臉上的緬懷

你天衣無縫的瀟灑 心底的害怕

慢慢滲出了蒼白

你苦苦地追求永恆

生活卻顛簸 無常 遺憾

你傻傻地追求完美

卻一直給誤會 給傷害 給放棄 給責備

何悲 何哀 何必去愁與苦

何必笑罵恨與愛

人間不過是你寄身之處

銀河裏才是你靈魂的徜徉地

人間不過是你無心的夢

偶然留下的夢 塵世夢

以身外身 做銀亮色的夢

以身外身 做夢中夢

《回憶之前,忘記之後》

電影"北京樂與路"主題曲,羅啓銳作詞,黎允文作曲,汪峰演唱。

突然我又想起你的臉

突然我又想起你當天的叮嚀

明明滅滅星光的夜裏

恍恍惚惚我又看見你的臉

點點滴滴往日的眷戀

尋尋覓覓又再回到我的身邊

苦苦安頓撫平的回憶

驟然散落一如繁星的碎片

曾在寒夜中

偷偷的會面

攀越銀河遠岸

你在月牙旁

輕顰淺笑

你伴我渡過星塵

沉醉晚風中

我不願回頭

不舍不棄

不忘 忘不掉

一見一回心底一陣痛

故人故事故情隻落得一場空

回憶之前茫茫如夢醒

忘記之後方知夢中還有夢

曾在寒夜中

星空間徘徊

走至銀河無路

你在斷雲旁

輕輕告慰

你替我拭去星塵

浮沉寒風中

我心亂如麻

一腳踏空

墜落 回憶中

突然我又想起你的臉

突然我又想起你當天的叮嚀

其他有關報道

在香港電影界,羅啓銳因編劇而成名,因導演而備受關註。對于電影中這兩個不同職業,羅啓銳說,他其實不是最喜歡編劇,因為當編劇是很孤獨的工作,那種從無到有的過程太痛苦。而當導演,他喜歡那種感覺:心中所想的一切慢慢地出現在眼前。他說,那是希望變成神的感覺,因為導演的工作就像是神,原本不存在的東西,把它變成一種存在。這種感覺也經常讓他感到痛苦,因為出來的東西並不及原本心目中的完美,或者看到這自己創造的東西最終不受控製地成為一個矛盾體,他說,覺得自己就像無能力的神。

他說自己總是想得太多,拍《七小福》的時候,原本他很想拍一個關于童年成長的故事,因為考慮到自己童年的經歷或許沒人要看,于是選擇了成龍、洪金寶元彪元奎這班兄弟在嚴師教導下學國劇成長的故事,自己編,自己導。沒想到《七小福》後來拿了那麽多獎,甚至被奧斯卡獎提名。或許起點太高,他說,再拍什麽樣的片,他就要想很多,就是因為這個"想得太多",成為他導演道路上的攔路虎。

評價

張婉婷作為一個女導演,樂觀堅韌的性格也讓羅啓銳相當地欣賞。他說,她堅持的力量真是讓人很驚訝,一旦決定了的事情,再大的困難她都能堅持下去。他們曾拍過的一部著名影片,張婉婷為了影片能夠順利通過上映,在北京下著大雪的寒冷冬天,每天堅持不停地重新剪輯,一遍通不過再剪,一直剪到可以通過為止。那種不屈不撓讓羅啓銳佩服不已。

他總結自己和張婉婷的性格,一個善忘,一個善記。善忘的張婉婷就算遇到天大的事,過了十幾分鍾就好,她會決定先睡覺,明天再來,她似乎是那種天塌下來都能睡著的人。而羅啓銳則記憶力極佳,過往的事情每個畫面都記得清清楚楚,而且,他敏感而多思,聯想能力很強,這是他創作上的優勢,同時也是致命的弱點。一件細小的事情,也會引起他心中的波瀾,他常常會睡不著,他內心難以獲得平靜。

這樣的性格大概形成了這對銀幕伴侶相處和合作的互補方式,一路行來,親密無間。偶爾,這樣的性格也會在他們生活中形成小小的沖突。羅啓銳說,在他們香港家裏,光指甲刀就有二十多個,因為善忘的張婉婷每次總說,家裏指甲刀找不著了,就買一個回來。善記的羅啓銳把這二十多個指甲刀捧到太太面前,太太便覺得委屈,認為先生在指責自己。

終究,這對夫妻是香港電影界令人稱羨的一對神仙眷屬,演員鄭佩佩曾在專欄文章裏贊嘆他們的從容淡定,說電影才真正是他們的愛情結晶。羅啓銳卻笑著說:"有時候我們在湖中看見野鴨在水面上遊,很淡定的樣子,其實不知道,水面下野鴨的兩隻腳踩得有多忙。"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