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一笑

羅一笑

羅一笑,女,2011年出生,深圳媒體人360百科 糾錯反饋

人物簡介

​羅一笑,女,2011年出生,深圳媒體人羅爾的女兒。為笑笑起名“羅一笑”,是希望她健康、快快樂樂地一直笑下去。羅一笑除了有著天然的善良,還傳承了羅爾的“不安分”,有自己的主意,還愛打抱不平。

患病經歷

2016年9月7日,在學校的例行體檢中,羅一笑被檢查出血小板偏低。

網友爆料羅一笑事件背後隱情網友爆料羅一笑事件背後隱情

2016年9月8日,到南山婦幼保健院進一步檢查,羅一笑的多項指標不正常,後前往深圳市兒童醫院被確診為患白血病。

2016年11月中下旬,羅一笑因為真菌感染,進而出現了心跳、呼吸加快的症狀。

2016年11月21日凌晨兩點多,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羅一笑目前情況主要是因為化療期間免疫力低,出現真菌感染,以及多髒器功能損傷。

2016年11月23日,孩子第二次進入重症監護室,病情加重,治療費用增加。

人物事件

走紅網路

2016年11月25日,羅爾在女兒第二次進入重症監護室後,寫下名為《羅一笑,你給我站住》的文章,是一篇發自肺腑的性情文字,動人心念。該文章逐漸刷爆朋友圈,數以萬計的深圳人通過各種方式進行捐贈,希望為這個悲傷的家庭送去溫暖。文章發到朋友圈後,大家慷慨解囊,為笑笑最初的醫療費提供了保證。

朋友圈募捐截圖朋友圈募捐截圖

事件質疑

有網友報料稱:“關于《羅一笑,你給我站住》一文,與作者羅爾同在深圳女報的朋友爆出了真相,此事有人在背後做行銷(行銷人是小銅人,出版界)。”深圳市小銅人金融服務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回應:據不完全統計,僅30日凌晨開通捐款通道,已收到捐贈200餘萬;按照小銅人金服承諾的,將實現50萬元的捐贈。該公司同時表示,目前深圳市民政部門已經介入,共同監督這筆善款的使用。

2016年11月29日,羅爾在文章《我承認,我被錢砸暈了頭》中自述,在受到治療費增加的壓力後,有公益基金主動找他,為孩子發起籌款活動。但他拒絕了,而是選擇和深圳小銅人公司“合作”。羅爾的文章在小銅人的公眾號“P2P觀察”裏推送,讀者每轉發一次,小銅人公司向羅爾定向捐贈1元;保底捐贈兩萬元,上限五十萬元;截至11月30日零時,文章同時開設贊賞功能。

2016年11月30日午間,繼公眾質疑羅一笑父親名下有3套房產、P2P公司借勢行銷等質疑外,一份據稱是羅一笑治療費用、醫保報銷比例清單也開始在網路上載播開來。羅爾本人承認,他有三套房子是事實。羅爾證實,他2001年用20萬元全款在深圳購入了第一套房,之後在東莞購入了一套酒店式公寓和一套80平方米的房子,這兩套房總值100萬,月供5000元。這兩套房尚無房產證,無法交易。家裏還有一台2007年以10萬元購入的別克車一輛。

羅爾還稱,自己並沒有網傳那樣的已開辦廣告公司,隻有每月4000工資收入,妻子是全職家庭主婦。

清單信息顯示,羅一笑2010年12月開始參保,至今參保為71個月。截至2016年11月底,共住院兩次,住院總費用合計為8萬餘元。其中目錄內費用醫保記賬6萬餘元,佔目錄內支付比例為89.8%,佔總費用支付比例為76.8%。

發表聲明

2016年12月1日上午,羅爾及劉俠風發布一份“關于羅一笑事件的聯合聲明”,聲明中稱因“羅一笑事件”傳播遠超預期,帶來不好的社會影響,“作為當事人,在此深表歉意”。

2016年12月1日,針對“羅某笑事件”,微信發表聲明,聲明原文如下:

1、微信公眾號“羅爾”的註冊使用人羅爾先生將《羅一笑,你給我站住》一文的全部贊賞資金、2016年11月30日網友當日全天所有文章的贊賞資金原路退回至網友,經核算,總計2525808.99元。

2、與此事相關的另一個微信公眾帳號“P2P觀察”的註冊使用人劉俠風先生將該微信公眾帳號下《耶穌,請別讓我做你的敵人》一文的全部贊賞資金原路退回至網友,經核算,總計101110.79元。

3、微信平台將在3天內(12月3日24:00前),將上述兩個帳號共2626919.78元的贊賞資金原路退回至使用者零錢包。

事件處理

2016年11月30日,深圳市民政局發布通報稱對“羅某笑事件”高度關註,並成立調查組,立即展開調查,核實了解相關情況。

羅一笑父親羅爾羅一笑父親羅爾

1、羅某笑小朋友確患有白血病,目前正在市兒童醫院接受治療。羅爾及小銅人公司推送文章後,社會公眾大量轉發。目前,共收到微額度戶贈與款2626919.78元。

2、市民政局約見了羅爾和小銅人公司法人代表劉俠風,要求其嚴格遵守法律法規,及時向公眾、贈與人公布收到的款項情況,以及後續的處理辦法;同時,也約見了騰訊公司代表,了解微信公眾平台贊賞功能的操作規則。

3、市民政局會繼續跟進、指導、監督,督促各方的行為符合法律規範,使微額度戶贈與款項得到妥善處置。

4、《慈善法》9月1日開始實施,對慈善行為作出了明確的法律規定。民政部出台的相關細則,也作出了良好的製度設計。個人有求助需求的,可以向獲得公開募捐資格的慈善組織申請求助,由慈善組織發起募捐;慈善組織在發布救助項目前,應核實項目信息的準確性和真實性,在項目執行過程中應及時公布項目執行情況;公眾有意願捐款的,可以向獲得公開募捐資格的慈善組織捐款。

5、這個事件引發了各界的討論,正是宣傳和學習《慈善法》的一次良機,希望各方理性參與討論,為《慈善法》的實施建言獻策,為慈善活動創造良好的氛圍和環境,保護廣大愛心人士的慈善熱情,保證愛心不被濫用,捐贈款項得到有效使用。

6、我們衷心祝願羅某笑小朋友在社會關愛下得到有效治療,早日康復!也對所有愛心人士表示由衷的敬意!

救治情況

一、關于羅某笑病情及醫療救治情況

患兒羅某笑,5歲11個月,于2016年9月在深圳市兒童醫院血液腫瘤科確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2016年9月、10月、11月三次入院接受化療。11月7日入院後,在治療期間患兒出現發熱、氣促、心率快,黃疸逐漸加重等感染征象,于11月23日轉入重症醫學科(PICU)。

目前,患兒病情十分危重,已明確診斷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嚴重膿毒症、膿毒性休克、多髒器功能障礙綜合征,正在接受持續呼吸機輔助通氣、床旁血液透析濾過(CRRT)等治療。治療期間醫院已多次組織多學科聯合查房,開展病例討論,為孩子製定了詳細、積極的治療方案,與患兒家長一直保持良好溝通。

二、關于羅某笑醫療費用情況

我院嚴格執行深圳社保及物價部門相關收費政策,羅某笑共住院3次:

第一次住院共29天,住院總費用44375.06元,其中醫保支付30730.83元,自付13644.23元,自付比例為30.75%(自付費用中包含自費葯物2支國產“培門冬酶”共8011.74元,該葯為兒童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患者一線治療用葯)。

第二次住院共28天,住院總費用35961.66元,其中醫保支付30987.35元,自付4974.31元,自付比例為13.83%。前兩次住院的醫保及自付費用均已結清。

第三次住院截至11月29日共22天,住院總費用123907.59元,其中醫保支付106332.8元,自付17574.79元,自付比例為14.18%,第三次費用將于出院時結算。

截至11月29日,三次住院總費用合計為204244.31元,其中醫保支付168050.98元,自付36193.33元,三次平均自付費用佔總治療費用比例為17.72%。

羅某笑患兒後續治療費用,會因孩子的病情發展而變化。對急危重症病人,我院將繼續貫徹“先救治後交費”原則予以救治,不會因費用問題影響治療。

三、下一步治療方案

目前羅某笑患兒病情危重,11月29日,我院組織正在醫院工作的“三名工程”加拿大多倫多病童醫院血液專科團隊(國際公認血液治療頂尖團隊)對孩子病情進行討論,專家們肯定了之前的治療方案,並給出了後續治療建議。

社會爭議

在這個世界裏,我們不相信沿街乞討的是真正的窮人,不相信一個沒有背景的女演員可以當大片的女主角,不相信當街攔路的是真正的警察,不相信進足療店的人是真的去洗。因為不相信才是常識,相信才是傻子。

中午吃飯間隙看了眼手機,有公號剛好發推送:羅一笑走了。

質本潔來還潔去。對于羅爾一家來說,有些事情可以劃上句號了,比如,他們不需要面對曠日持久的治療引發的經濟困境,不需要再被輿論逼著去賣房救女……

隻是,在輿論層面,羅爾事件仍然無法劃上句號,比如,關于羅爾宣稱女兒遺體捐獻的聲明,仍然掀起了強烈的質疑。雖然羅爾作為一個父親在此時的悲傷情緒被一再渲染,但質疑羅爾行為的人,絕不會因為羅一笑的去世而改變看法。

羅爾事件,註定會成為研究中國輿論場的一個典型案例。它典型到什麽程度呢?首先,無論羅爾的質疑者還是支持者,都佔據著一個絕對正確的常識高地。其次,當羅一笑去世的訊息傳來,即使你是莎士比亞,也不知道該把這個故事寫成悲劇還是寫成喜劇。

誰都沒能救活她,可她的去世,救活了很多人。

羅爾的焦慮

羅爾錯了嗎?這簡直是一個天問。因為對和錯似乎都是正確答案。

羅爾雖然在《羅一笑,你給我站住》中隱藏了自己三套房的經濟狀況,在社保報銷情況上也有故意賣慘之嫌,但是他的文章本身並不是募捐貼,作為一個資深媒體人,他深諳如何把感情包裝在文筆中的訣竅,他設定打賞,是希望讀者被感情打動而買單。

把才華、文字、見識、顏值等信息包裝成商品出來賣,在自媒體時代,大家都在這麽做,羅爾所作的並沒有越過這個界限。有人賣機靈,有人賣刻薄,他為什麽不能賣焦慮賣愛心?我願意相信,雖然有著募捐的效果,但羅爾並沒打算把自己的行為單純設定為募捐,所以,他才會說出“體面”這個詞來。

但是,從讀者的角度看,一部分人確實被那種父女之情感動得稀裏嘩啦,毫不遲疑地按下了打賞鍵,而這部分人,是並不受輿論反轉影響的——花錢買“一笑”可以,買“一哭”為什麽不行?

但還有一部分讀者的打賞,既不是被感情所打動,也不是被文筆所吸引,他們看完貼子的直接感受是:這個孩子看不起病了,好可憐,就幫她一把吧。而且,也不排除很多人對羅爾的處境本身產生共鳴和同理心——這樣的處境,每個人都可能遇到,誰都希望在這種時候,有人能幫自己一把。

于是,當羅爾有三套房和社保報銷額高達80%的事實被揭露出來後,後一部分讀者的失望甚至憤怒不難理解。

舉個不甚恰當的例子,一個長相醜陋的男子娶了一個女明星,男方一直認為女明星嫁給他是贊賞他的才華,但實際上女明星是誤以為他很有錢。于是,當女明星發現該男士隻是個假富豪真馬仔的時候,理所當然是要離婚的。

還有一件與此類似的事件,是一位知識分子在出國之前在網上賣自己的藏書,一群書迷因為信任他的品位而紛紛下單。最終,他被揭發賣出的不僅是自己的藏書,還有很多臨時買來湊數的新書。于是,一件雅事轉變成了醜聞,這位賣書的知識人,不得不宣布退款,甚至退出網路世界。

從這個邏輯推下去,羅爾事件,不過是一場涉及到退換貨的交易糾紛,而賣家羅爾,涉嫌故意隱瞞了商品包裝上的一些關鍵細節。羅爾可以退款,可以挨罵,但賣文求賞本身是沒有錯的,而且文章確實寫得動情感人。

我無法評價作為父親的羅爾,這隻有羅一笑和她的異母哥哥有話語權。但作為一個潛在消費者(因為畢竟我並沒有去打賞羅爾的文章),我給羅爾的評價是一星差評。他不是一個可靠賣家,或者不是一個誠信的賣家。他也許談不上可恥,但也不是一個多麽有節操的人。

我不認同羅爾,但我理解他,理解他的處境。

中產的焦慮

社會動蕩最容易在什麽時候發生?答:人民嘗到甜頭且不願意放棄既得利益的時候。

窮有窮的念想,富有富的篤定,最脆弱最彷徨的,是可進可退的中間層。

在關于羅爾處境的分析文章中,中國中產階層的脆弱已經是老生常談:不管你是三套房或幾百萬身家,一場大病就瞬間打回原形。更不必提什麽70年大限和法治保障,就看北京霧霾天,特別有錢的和特別沒錢的都顧不上抱怨,天天在朋友圈抱怨天氣卻掏不出錢來移民的,多半都是中間階層,可能比羅爾還有錢。

我曾經因為羅爾在接受採訪裏提及深圳的房子要留給兒子、東莞的房子要給自己養老這樣的話而義憤,但結合羅爾的家庭狀況看,他與前妻協定房子要歸兒子所有的承諾,並不能簡單因為羅一笑的病而失效,所以這可能並不僅僅是出于重男輕女的考慮。

而養老,確實也是所有中國人心裏最沒有底的事情之一,這直接導致網路上一提養老話題總能成為流量猛葯。

最後,階層跌落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同時已經人過中年,還沒有特殊謀生技能。

這種羅爾式的焦慮,在大城市可以說非常普遍。當中產脆弱遇到中年危機,如果再加上行業的不景氣,從衣食無憂到衣食無著,不過是一個字的差別而已。

在質疑羅爾為什麽不首先賣房救女的人中,僅從我的朋友群體看,持這種看法的年輕人可能更為激烈。也許,在他們看來,即使從中產跌到工薪,從工薪跌到底層,也沒什麽大不了,人活著總可以繼續奮鬥。可是,對于一個並沒有什麽技術優勢的中年媒體人來說,羅爾對自己未來的掌控力,也許都比不上一個三線城市的國企員工。

可是,我是中產我焦慮,即使寫得再天花亂墜,也是沒辦法換來捐款的。

比起真正底層和工薪,中產的焦慮仍然是種奢侈品。羅爾如果在貼子中公布了自己的財產收入狀況,他收到的打賞能不能過萬,也許都是問題。

全民信任的焦慮

無論羅爾的行為多麽正當,無論羅爾的處境多麽值得同情,作為一個並非最需要接受全民捐助的家庭,他的影響力一旦達到全民關註的量級,引爆輿論爭議,甚至全民討伐,其實並不奇怪。

何況,從羅爾的財產狀況到財富分配,也少不了媒體碎片解讀的推波助瀾。比如羅爾接受採訪時曾經說,他們隻關心我有沒有三套房,沒人關心我的孩子死活。這句話引得輿論大嘩——沒人關心孩子,那幾百萬捐款是從哪裏來的?盡管後來羅爾解釋說,他說的並不是網民,而是那段時間騷擾他的記者們。可對他的攻擊早已鋪天蓋地。

總之,當整個故事被解讀為一個在大城市有三套房的資深媒體人騙捐時,這很容易讓人想到某些類似的社會不公正現象,比如被有錢有門路的人佔據的經適房名額等,這種對于貧富倒掛的渲染,是激發憤怒的極好素材。

捐錢給人家買第四套房這樣的笑話,就像被賣了還給人數錢一樣,用自己的愚蠢,反襯這個世界的荒謬與不可信任。

在這個世界裏,我們不相信沿街乞討的是真正的窮人,不相信一個沒有背景的女演員可以當大片的女主角,不相信當街攔路的是真正的警察,不相信進足療店的人是真的去洗腳。因為不相信才是常識,相信才是傻子。

一個郭美美,讓給紅會捐款到今天都是個笑話,證明了上層體系的信任崩塌;一個三鹿奶粉,讓整個國產奶粉行業的污名到現在還沒洗清,證明了商業體系的信任崩塌——連馬桶蓋都要買日貨了;一個轟動京城的嫖娼事件,造成的信任崩塌更是無法估量。

那麽,一個羅爾,改變的會是什麽?慈善捐助?民間互助?人與人之間,還有沒有點基本的信任了?對羅爾的質疑聲之所以如此猛烈,就是因為對于上面一圈兒問題,答案仍然在風中。

想起一個笑話,中國四大名著,《紅樓夢》證明親戚是靠不住的,《水滸傳》證明兄弟是靠不住的,《三國演繹》證明盟友是靠不住的,《西遊記》證明神仙也是靠不住的。

看,信任,可從來不是中華文化的精髓呢。

在羅一笑去世訊息傳出之後,有人感嘆說,孩子,希望你別再投胎到這個冷酷世界了。

人物逝世

2016年12月24日,羅一笑在早上六點因白血病去世,遺體將成為深大醫學院今年第53位無語體師,用于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