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公廁論

網路公廁論

周立波由一則"為膠州路火災感動落淚,為消防英雄喝彩"的微博開始,遭遇網友評論攻擊,認為其"裝腔作勢",隨即,他以近三十篇更新微博一一加以駁斥,精力充沛地開始了其"舌戰群儒"的網路征程,被網友戲稱為 "罵人王"的他自詡"犀利帝"。

周立波近日因在微博上散布"網路公廁論",引發網民群起攻之。雖 然周立波已宣布關閉微博評論功能,但是這場罕見的網路論戰仍在持續。

  • 中文名稱
    網路公廁論
  • 意    思
    網路是一個泄'私糞'的地方
  • 發布者
    周立波
  • 發布平台
    微博

簡介

網路公廁論網路公廁論

上海笑星周立波近日因在微博上散布“網路公廁論”,引發網民群起攻之。雖 然周立波已宣布關閉微博評論功能,但是這場罕見的網路論戰仍在持續。

“網路是一個泄‘私糞’的地方……網路也就是實際意義上的公 共廁所!”自拋出“網路公廁論”後,周立波成了網民口誅筆伐的對象,“微博 門”將周立波推上了風口浪尖。11月30日,網友向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郵寄了民事起訴書,將周立波作為被告推上法庭。而周立波本人則於11月29日晚23:44發 布了迄今為止的最後一則微博聲稱“收官”,並關閉了自己微博的評論。延續十來日的周立波網路罵戰終於“落下帷幕”。

此外,有媒體斷定,幾天罵戰下來,周立波損失了20萬冬粉,對此,周立波繼續“一往無前”,“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從謝勇那篇‘檄文’中得到的這個數據,我現在的冬粉是200多萬,我向微博所在的網路平台求證過,這個流失20萬 冬粉的數據並不屬實。即使有,那也是我無法掌控的。”

下個月就是周立波與新婚嬌妻胡潔的大喜之日,仍有不少忠實冬粉期望 周立波以“微博直播”的形式對自己的婚禮進行“現場報導”,但他明確表示,不會這么做:“結婚要專心,但婚禮彩金肯定‘裸捐’,可以請大家監督 ,數字想必同樣驚人,我也希望能夠以實際行動表達我對膠州路火災受災同胞的 支持。”

三問周立波

網路公廁論網路公廁論

私人空間,不高興寫就不寫

所有人要問周立波的第一個問題:這段收官言辭,是休戰、退出微博江湖的意思嗎?周立波:我高興我就寫,我不高興我就不寫。微博是個私人的事情,我想玩就玩,又沒人給我錢。我也不需要給人家錢,這是一個私人空間,年底忙了嘛,就跟大家打一個招呼就好了。我現在是年底之前,檔期全排滿了,回來這幾天忙的。然後歇一歇,我收官嘛。‘曲終人聚,意味深長。感謝所有關注我微博的朋友們!善意的亦或是惡意的。你們是我靈感的源泉!我們舞台見!收官了。’該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了。

你罵我周自宮,我怎么就不能罵你?

問周立波的第二個問題:怎么看待這場口水仗?周立波:你去看看一年之前孔慶東是怎么說我的,說我出不了上海,我走了23個城市,你作為一個學者,你至於嗎,你就是個學術垃圾。說我眼斜心歪,你去看看你自己的照片啦,你怎么可以用你五官的現狀描述我的心態呢,不對的。

至於方舟子,是他先罵我的,我《一周立波秀》還挺過他呢。他太要出名了。你罵我周自宮,我就不能罵你嗎?整個就是一場鬧劇。憑什么我們名人挨罵就不能開戰?我就是第一個。這不公平,你不能移花接木,你得看罵戰的起因是什么,我罵的人都有理有據。我罵你孔慶東,你就是在我面前我也罵你。你在一年前寫的文章,作為一個學者怎么可以輕易下結論。你對海派文化了解多少,你連海風都沒吹過。

什么我的“冬粉”,我根本不在乎

問周立波的第三個問題:跟網友開戰,壓力大嗎?周立波:我的內心足夠強大,我是為數很少,敢在網上開罵、然後每天看著自己負面的人。我不怕。對於這幫網路暴民,什么我的冬粉,我根本不在乎,我從來就沒讓你們過來,你們也過不來,因為你們不買票。13億,只要有100萬真正挺我的人,此生足矣。

我針對的是所有的不良網民,在陰暗的角落釋放暗箭,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只作為一個公眾人物說了我該說的。但是人言可畏這種事弄不倒我,別說20萬,你2000萬我都不當回事。周立波不會像瘋狗逮誰咬誰,我是在為大火罹難的同胞表達哀悼的時候說了一句話,那幫刁民就撲上來謾罵,這個是相當惡劣的,沒有最起碼的道德觀,這是開罵的原因。你可以提意見,但你不能謾罵,你敢罵,你實名登錄來,把你家地址報出來,你是誰。罵得對大家為你鼓掌,罵得不對你走。

相關事件

網路公廁論網路公廁論

前日狂罵:網友送其“吵架王”稱號

近日,周立波將網民“一網打盡”的“網路公廁說”引發了網友憤怒。前日,華南理工大學教師謝勇發表了《周立波沒有風格,只剩腔調》的觀點文章:“當年周立波橫空出世,究其原因,除了他的腔調,實際上更在於他對於上海風骨的某種顯現……過分精明的周立波審時度勢,走向電視,……沒有風骨只有腔調的周立波究竟還能走多遠,實在是要打個問號。”

這篇文章激怒了周立波,他立即回應:“首先我不知謝勇先生您算何方神聖,但我還是要‘謝’謝您的‘勇’氣,至於您的才氣,我可不敢恭維了。因為您的理解力、洞察力尚屬萌動期。您知道嗎?我所抨擊的絕不是主流網民,是那種開口罵娘,閉口喊娘的無良網路賤民!”

周立波“網路賤民”言論更是引發網友群起而攻之,而周立波也嘴不饒人,繼續“回敬”,每隔十幾分鐘便發一條微博。從前天下午兩點吵到晚上七點,周立波終於氣平,網友留言打趣,“周同學讓我想起了星爺電影中的吵架王。”

昨日求援:跟郭德綱馮小剛套近乎

休息幾小時後,周立波可能恨意難消,於昨日凌晨再發微博,針對網友留言中“當年你逃離祖國跑到日本逃債,跟你前妻下跪”的內容,周立波刻薄地說道:“把謠傳當真的您,一定有把假幣當真幣用的歷史。”

此後,不知道為什么,周立波的微博全扯上了名人。0時52分,“轉李敖大師愛子剛給我的簡訊:周老師加油!網路確實造出一批不負責任的懦夫。希望老師繼續努力,支持您!李戡。”3時11分,針對郭德綱微博“下午,錄公益晚會。站台上正說,突然一隻蝴蝶圍著我飛,挺高興。”回應道:“德綱兄:那隻蝴蝶是我派來安慰你的,你也派只過來陪陪我呀!那么我們就可以一起慢慢飛了!”4時54分,又聲援馮小剛:“各位孬種及串種的朋友們!你們理論上擁有對馮導攻擊的權利,但等你們的知名度和號召力,超越或接近他的時候再動手行嗎?”

李戡跟韓寒對罵,馮小剛跟孫海英對罵,郭德綱也是“罵功一流”,因此,網友推測周立波是想尋找結盟。不過,網友不客氣地說道:“就你這素質還想拖馮小剛下水?”網友呼籲郭德綱、馮小剛不要理睬他。

截至記者發稿時,郭德綱、馮小剛等人都未回響周立波。

評論

網路公廁論網路公廁論

網路公廁又如何

“網路它真的不是廟堂,它更接近於“公廁”。對於周立波的批駁,並不需要 把網路說成高雅的聖殿。”

有一部話劇叫《廁所》,由林兆華導演,國家話劇院出品,幾年前公演時備受 矚目。戲的開場,是一大排人蹲在廁所里,邊排泄邊聊天。這讓一些觀眾感到不 適,但很快他們就明白了,它其實是當代版的《茶館》,通過北京公廁的三十年 變遷,再現一段歷史的滄桑。

這幾天微博里的一件熱鬧事,是周立波的“網路公廁論”。他說,“網路是一 個泄‘私糞’的地方,當‘私糞’達到一定量的時候,就會變成‘公糞’,那么 ,網路也就是實際意義上的公共廁所!”此言既出,私憤公憤,群情激憤。有人 跟他對罵,有人和他絕交,還有些主編在為自己曾經捧他而後悔。於是我想起了 那部《話劇》——1970年代,北京的公廁,就兼具了公共廣場的功能。

為什么公廁會成為“茶館”?一是那時候坐茶館已經很奢侈,到廁所里聊天更 便利;二是“茶館”里的“莫談國事”已經當了真,普通民眾的公共廣場被壓縮 甚至被取締。世易時移,多數人家都有了私廁,公廁的繁華不再。公共輿論幾經 波折,終於找到了網路這個棲身之所。就這個事實的描述而言,周立波的“網路 公廁論”並沒有錯。

周立波還斷言說,“網上罵娘的那些非主流賤民,在現實中就是天天被人罵娘 的可憐蟲。”這句話在事實層面也未必離譜。儘管網路由於其方便,有成為公共 空間的天然條件,但是並不是世界上所有國家的網路都那么熱鬧。在有些地方, 傳統的公共廣場,如報紙、電視和集會場所,仍然是主要的輿論空間。而在另外 一些地方,網民在現實中無法出聲,甚至被人罵娘,只好到網路上去發泄。

周立波的錯誤在於價值立場。當他看見“賤民”們只能在公廁議事,罵他們為 “可憐蟲”,不僅沒有絲毫的體恤和同情,而且還把自己打扮成“喝咖啡的上等 人”,仿佛他不需要在“公廁放屁”,而是可以直接去大殿里獻策似的。不僅如 此,他還勢利地區分“主流網民”和“賤民”,稱自己“抨擊的絕不是主流網民 ,是那種開口罵娘,閉口喊娘的無良網路賤民!”

更進一步地看,周立波的“公廁論”,意在貶低網路輿論,阻止政府傾聽底層民意。上海“11·15”大火發生之後,當無數民眾通過網路表達哀悼和憤怒時, 周立波卻為有關部門的“快速反應”而感動,成為又一個“含淚大師”。他憂心忡忡地說,“政府若將網路民意當真,實是一種‘自宮’行為了!”無權無勢、 卑微低賤的網民的意見一文不值,這就是周立波的“網路公廁論”的核心思想。 因此他會無聊地炫耀說,“兄弟,我用掉和捐掉的錢,可能比您看到的錢還多! ”

不過我還是要說,網路它真的不是廟堂,它更接近於“公廁”。對於周立波的批駁,並不需要把網路說成高雅的聖殿。那樣的辯解,其實和周立波使用的是同 一個邏輯。即便網路成了殿堂,世界上也永遠有輿論的“公廁”存在。是不是這些聲音就不重要了?政府如果當真就是“自宮”行為了?其實,政府如果不想強 奸民意,“自宮”恐怕是必要的,到“公廁”來聽取“屁民”的意見,也是基本 的政治倫理。

值得注意的是,網路中有些人獲得了幾許“冬粉”,就真的把自己當社會名流 了,以為每天都在富麗堂皇的大殿里高談闊論。這些人對於“網路公廁論”的憤怒,在我看來,不過是周立波的幫腔而已。

專家建議

你玩幽默感別人也可以玩

周立波的微博罵戰,也引發了一些名人的關注,袁騰飛便直言:“提醒周先生,嘲人也是要腦子的,最起碼要嘲別人的時候,誤傷到自己。”

華東師範大學教授陳江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認為明星本身是公眾人物,受到別人批評是很正常的,不必要大驚小怪。”陳江直言,“對罵沒有太大的意思,寬容的態度是最合適的。”

復旦大學顧曉鳴教授則直言,周立波本來就是用調侃別人的方式走紅的,而網路上的調侃也有特殊的氛圍和語言,“你把它當真就顯得很可笑了。”他認為,周立波作為公眾人物給大家講笑話,突然大家也給他講笑話了,他就翻臉了,這只能表示兩種情況,“第一種情況就是這個人素質氣量都有待提高,第二種情況說明你沒轍了,玩不起了。”

顧曉鳴認為,“周立波在網路上喪失了幽默感,是因為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顧曉鳴建議,面對網友的一些攻擊和罵聲,周立波最好的態度應該是發揮自己的幽默感,“挖苦人家也要有點藝術性,比如搞個詼辯論。幽默滑稽比翻臉高級多了。”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