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斯康蒂 -電影《沉淪》導演

維斯康蒂

電影《沉淪》導演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維斯康蒂,1906年11月2日生于米蘭,1976年3月17日卒于羅馬,是一名義大利電影導演。原名維斯康蒂·迪·莫德洛涅,1936年在法國給導演J.雷諾瓦做助手,自此開始從事電影工作。他導演的第一部故事片《沉淪》(改變自小說《郵差總是按兩次鈴》)為義大利新現實主義的誕生做了準備。影片原原本在地展示了義大利一貧如洗的平民生活狀況及其憂鬱愁苦、強烈憤慨情緒,這種新風格電影使觀眾耳目一新。維斯康蒂作為反法西斯鬥爭的積極參加者曾被納粹特務分子逮捕,隻是由于偶然的情況才幸免于難。1945年他參加了攝製紀錄片《光榮的日子裏》的工作。

  • 中文名稱
    魯奇諾·維斯康蒂
  • 外文名稱
    Luchino Visconti
  • 國籍
    義大利
  • 出生地
    米蘭
  • 出生日期
    1906年11月2日
  • 逝世日期
    1976年3月17日
  • 職業
    電影導演
  • 主要成就
    曾獲得坎城電影節金棕櫚大獎
  • 代表作品
    《沉淪》

生平

魯奇諾·維斯康蒂1906年11月2日出生于義大利米蘭,父親是公爵,母親是義大利大企業家的女兒,從小就受貴族教育的,他有著深厚的文化素養。不過生性獨立的維斯康蒂,因反抗家庭生活的方式而曾離家出走過。青年時代的他熱愛戲劇,因父親的關系,他也順理成章的進入劇壇。但後來因劇壇變得死氣沉沉,而將興趣轉移到電影。1934年他第一次偶然與電影有了接觸。在電影"著迷"中海蒂·拉瑪爾以裸體形象示人,在威尼斯引起極大的轟動,執導該片的匈牙利導演邁卡蒂是看過維斯康蒂和後來成為哥哥艾多瓦阿爾多妻子的尼奇·阿裏瓦貝拍攝的愛情短片的為數不多的幾個人之一。邁卡蒂發現了維斯康蒂的才華,並在維也納接待了他,隨後在倫敦將維斯康蒂引見給一位英國的製片人,但最終沒有什麽成果。在片場盧齊諾並沒有一個明確的職務,有時充當道具管理員,有時是助理服裝師。後來,他隨著雷諾瓦來到羅馬拍攝《托斯卡》時,這位年輕的貴族,因為與《電影》雜志社的一群年輕人相遇而走向成熟。但是,1940年雷諾瓦在羅馬的逗留因義大利與納粹德國結盟參戰而中斷。

維斯康蒂維斯康蒂

他的第一部作品《沉淪》是改編自詹姆斯·凱恩的小說《郵差總按兩次鈴》。這部描寫加油站老皮的妻子與人通奸的故事,卻被義大利政府禁演。二次大戰期間,維斯康提因為把一群遊擊隊藏匿在他家,發現後他被判死刑,他幸運的從牢裏逃出,開始過東躲西藏的日子直至大戰結束。

1948年他回重回影壇,拍攝了《大地在波動》,這是一部充滿左派人道主義思想的半紀錄片作品,全片不斷以加入旁白的方式,描繪出西西裏島漁民的生活。以安東尼奧為首的一家三代男子,和全村的人一樣以捕漁維生,但是所得漁獲,卻都被不肖漁販從中剝削,嘗試自力更生改善現狀的男主角,說服家人把房子抵押,買下一艘自己的漁船,在生活似乎將要出現轉機時,一場暴風雨卻摧毀這一家人的全部希望,船受損、房子被銀行沒收、家庭成員紛紛出走頻臨解體,革命不成的男主角,隻好再回頭去過被剝削的生活。本片對于世襲社會不公的指控溢于言表,全片驚人的寫實性,特別令人震撼。本片不但指控漁販對漁民的剝削,更描繪出所有漁民集體一代又一代甘于這種命運的結果,是使得對抗宿命的勇者,成為一名殉道者,而貧窮會進一步腐蝕人性的尊嚴和道德理想。

完成于1951年的《小美女》幾乎和德·西卡的《偷腳踏車的人》有異曲同工之妙,在本片中,一心想讓女兒成為明星的女主角,完全不理會小女兒的感受,和自家經濟生活條件的拮據,她幫女兒作造形、拍沙龍照等,到頭來,卻發現自己這一番努力隻是電影公司工作人訕笑的材料。義大利新寫實主義對戰後貧困生活現況的基本刻畫,無處不在,出自對人尊嚴和價值的關懷,在刻畫人物面對貧窮和夢想交戰時的處境,格外有力,片中一心想看到女兒成為明星的母親,發現片廠人員無情地取笑她女兒的試鏡時,那種在羞辱中蘇醒的意義,等同于《偷腳踏車的人》裏,父親偷車被抓到、在街上被路人圍毆,兒子在一旁哭泣的強烈人道氣息。這種完全落實于生活和人的處境的作品,是新寫實主義對影史最永恆不朽的啓發和意義。

1945-1960年,維斯康蒂還導演了一系列舞台劇。新現實主義趨向衰落後,他致力雨創立一種近似小說的電影敘事風格,拍攝了傑作《情欲》、《羅科和他的兄弟們》。

《豹》曾獲得1963年法國坎城電影節金棕櫚大獎。影片以1860年義大利的西西裏島為背景,通過薩裏納親王這個中心人物的心路歷程,反映出面對風起雲涌嶄新時代的到來,身處翻天覆地的社會變革的浩蕩潮流當中,原有權貴和貴族因此而沒落這一無奈而必然的命運。本片出色地展現了濃鬱的西西裏鄉土風情,細膩地了描繪當時貴族的奢華生活,反映出那個變遷的時代的特色和風貌,被稱為是"一部上乘的義大利史詩壁畫"。 維斯康提通過薩利納親王家族的興衰起伏,表達了自己對新舊交替的感懷,更表達出一種對于時間的無奈和宿命感。同時由于維斯康提本人身為貴族,因此影片也從其自身的經歷出發,感慨了貴族階級的滅亡,被國際影評人認為是他用心靈拍攝的大手筆影片。

《魂斷威尼斯》改編自德國作家托馬斯·曼的同名小說。搬上銀幕後造成轟動。 內容描寫一位藝術家因為沉醉于追求青春與美,而不幸喪失性命。電影大師盧西亞諾·維斯康堤將人對事物的種種看法以高明的藝術技巧,徹底的表現出來。在1911年,有位德國作曲家阿巴森斯哈到威尼斯來休養,起初他對這裏的一些景像極為看不順眼,後來在旅館裏遇到一位美少年塔基歐時,使他原本萎靡的精神為之一振。此後在他的心中一直都對塔基歐留有深刻的印象。由于威尼斯的灰暗氣氛使阿森巴斯哈感到難以忍受,于是決定離開這個地方,但由于行李無法及時運送而不得不再停留一段時間。這時,北非所流行的霍亂傳到威尼斯,阿森巴斯哈不幸染上,高燒不退,神智昏迷,還經常夢見塔基歐和他的母親為了躲避這場災難而準備離開。一天,當阿森巴斯哈神智不清,坐在沙灘上的椅子上時,恍忽中看見塔基歐穿著泳衣要遊到遠方去,他起身攔著他卻因為體力不支而摔倒在沙灘上,氣絕身亡。

魯奇諾·維斯康蒂的影片致力于反映人性中的情欲及人于人之間的"背叛"關系。他的一貫傾向是以現實主義的創作方法,通過對環境的描繪來刻畫人物的性格和心理,其作品被稱為是"小說派電影"、"有關人的電影"。他的作品同新現實主義電影、同60-70年代歐美流行的"反戲劇"、"反情節"影片在美學上有很大的不同,可謂獨樹一幟。

瘟疫籠罩的威尼斯,炎熱的陽光蒸騰著海岸,給一切籠罩上了聖潔的死亡氣息,阿申巴赫追隨著塔齊奧--這個精靈、這個藝術與幻想的完美的化身--來到海岸,他氣喘吁吁,而濃重的化妝已經被汗水弄花,使他顯得更加古怪與衰老,而塔齊奧在及膝的海水中、仿佛與世隔絕般的兀自站著,阿申巴赫倒在躺椅上,用虛弱的目光追隨著他,而男孩也好像在朝他微笑,然後他轉過身將放在胯部的手向前伸出,指向充滿希望的天空。

維斯康蒂維斯康蒂

然後是藝術家的死亡。盧奇諾·維斯康蒂在《魂斷威尼斯》,他的倒數第三部電影中就已經向我們預言了他的死亡和他所代表的充滿古典主義精神的藝術的死亡。死在了因為瘟疫遍布的威尼斯。所以,當維斯康蒂1976年3月17日因病在羅馬去世的時候,我們並沒有特別的驚訝,就好像看過彩排的觀眾再來看戲似的,結局我們已經了然于心。

維斯康蒂生于米蘭的貴族之家,維斯康蒂家族,這個從十二世紀比薩王國建立起來的宏偉的貴族之家,並沒有因為義大利政局的動蕩和工業時代的來臨而蒙上陰影,它的族徽--一條毒蛇正在吞噬一個人--依然懸在頭頂上閃閃發亮。維斯康蒂就如所有當時的貴族少年,除了文學、藝術、歌劇的熏陶外無所事事、漫無目的,直到他30歲。維斯康蒂來到了法國,成為讓·雷諾瓦導演的副手,而雷諾瓦的共產主義思想給了維斯康蒂最深的影響。

維斯康蒂的電影顯然劃分為兩個時期,新現實主義時期和輝煌、唯美主義的古典時期。雖然新現實主義時期,維斯康蒂也貢獻了他的名作,如《洛克兄弟》、《大地在波動》,但就如巴贊苛刻的評價中所表現出的,他嗅出了維斯康蒂電影中形式主義的味道,而這和新現實主義本質上是不符的。之後,新現實主義浪潮結束,而維斯康蒂回歸了他貴族的題材,比如《豹》、《被詛咒的人》、《諸神的黃昏》等等,講述著關于頹廢與墮落、藝術與美、人性的罪與罰,他用古典主義戲劇的結構在自己的電影中重建了那個將要、也註定滅亡的世界。維斯康蒂就如《豹》中薩利納親王,他清醒而又惋惜的述說一個階級沒落的痛苦。但即使前後風格變化如此之大,維斯康蒂電影中一點是沒變的,那就是古典主義的悲劇精神。這一點使得看似荒謬的矛盾在他身上融合了,所以曾有人評價維斯康蒂:他是個隻愛奢華的共產黨員。

而對于維斯康蒂來說,《魂斷威尼斯》就是他整個一生的縮影,不管是對藝術的愛、還是對年輕肉體的迷戀,或者對于維斯康蒂來說,這二者本來就是合一的。當年,他從3000名候選人中挑出了伯恩·安德森--這個童年時代被生父拋棄、母親隨即自殺的--瑞典孩子。或許是他身上的死亡氣息吸引了維斯康蒂,映襯了作曲家或者他自己年老衰弱的肉體和靈魂,男孩子年輕的身體充滿罪惡的誘惑著,讓人以為那是藝術女神的召喚,而最終那不過是死神腳步的前奏。而維斯康蒂也如當時所有同性戀者,面臨這罪惡和歡愉的雙重煎熬,所以在他的電影中,性,總是充滿了狂暴的破壞力,而顯然他的電影中,即使是納粹的行為也被他染上了性欲錯亂的味道。

當然,對于維斯康蒂本人來說,性,並不總是像他的電影中表現的那樣,最終難免墮落的歡愉,或者是由壓抑帶來的罪惡,維斯康蒂如同阿申巴赫追隨著塔齊奧一般,始終用鏡頭追隨著那些代表的藝術和美的、給他靈感的年輕男孩的身體。雖然,這或許是自私的、侵略性的佔有,就如很多年以後,一臉滄桑的伯恩·安德森回憶起維斯康蒂,他說他一生都在逃避維斯康蒂給他帶來的"最美麗的男孩"的稱號。當然,故事還有很多,很多年以後,阿蘭·德隆在他的回憶錄中寫到,他和維斯康蒂之間曾是一種近似于柏拉圖式的精神戀愛。而關于赫爾姆特·貝格--他的情人、也是他御用演員--的故事,或許更值得人記住。那年他們相遇,在一間批薩店中,維斯康蒂正好在那裏拍片。貝格顯然被吸引住了,他看了很久,直到天黑了下來,維斯康蒂起身給他披上了件衣服。那時貝格20歲,而維斯康蒂58歲。之後的12年,他們一直在一起,多年以後,貝格回憶起那些日子說:"這十二年就是夫妻生活。"雖然維斯康蒂並不願承認他同性戀者的身份,貝格隻能在晚上偷偷溜進維斯康蒂的臥室裏,但是,他教他文學、藝術,手把手的教他演戲,如貝格精神上的父親,而他也發掘了貝格身上"魔性的美",在那些巨著,如《諸神的黃昏》、《納粹狂魔》中,貝格的美是尖銳、頹廢而倒錯的,完全實現了維斯康蒂的審美。但貝格年輕而馨香的肉體誘惑著也刺痛著他,每當他看到貝格的離去,即使那隻不過是短暫的工作旅行,他望向剛剛關上、在空蕩蕩的房間吱吱回聲作響的門,也總是忍不住掩面惆悵,那一刻,他終于知道了,拍攝《魂斷威尼斯》的時刻來了。

所以,這部充滿自傳味道的《魂斷威尼斯》,另一個主題就是關于死亡的,維斯康蒂的電影將托馬斯·曼小說中充滿希臘式均衡的宿命感,變成了色彩華麗的、鋪面而來的死亡的腐爛味道。那個古典主義階級的死亡的味道。

晚年的維斯康蒂脾氣暴躁、難以捉摸,每天要抽多達120根香煙,而赫爾姆特·貝格始終在他身邊照顧,直到他去世。但故事遠沒有結束,維斯康蒂死後,赫爾姆特·貝格陷入了巨大的精神危機中,甚至企圖自殺。很久以後,他才重新振作起來,返回電影界,但離開了維斯康蒂,他再也不到自己的輝煌,一個時代早已結束。

知名作品

《大地在波動》

1948年,他拍攝了根據G.維爾加的小說《馬拉沃利亞一家》改編的故事片《大地在波動》。這部電影成了新現實主義代表作之一。影片在西西裏漁村拍攝,由非職業演員參加,人物角色講當地的方言。對漁民日常生活的仔細觀察,即興安排的人物對話、真實的室內景和自然外景,這一切都使這部作品接近紀實電影。他的喜劇《小美人》(1951)和短片《我們是女人》(1953)兩片均有女演員A.馬尼亞尼參加演出,生動地描繪了義大利戰後的日常生活、羅馬街道景像、城市普通居民的心理狀態。1954年他導演的《情欲》(又譯《情感》,根據C.博伊托的小說改編)描寫發生在義大利統一時期的愛情悲劇。它標志著維斯康蒂創作探索道路上的一個重要轉折,在他這部作品裏開始出現強烈情欲利己主義主題及個人主義與人道主義道德之間的沖突。1957年,他攝製了根據俄國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同名小說改編的影片《白夜》。

維斯康蒂維斯康蒂

《羅科和他的兄弟們》

1960年,維斯康蒂回到表現現代生活題材,拍攝了影片《羅科和他的兄弟們》(在威尼斯國際電影節獲特別獎)。這部故事片反映了義大利南方省份的貧苦農民遷移到北方工業城市的最尖銳的社會問題,1963年,他導演了影片《金錢豹》(根據G.T.迪·蘭佩杜薩的同名小說改編,1963年在坎城國際電影節獲大獎),反映了西西裏島古老的封建領地製度的日趨衰落。1969年他的長篇小說式電影《群神的滅亡》描寫了德國大工業家、國家執政首腦人物的家庭,同時揭露了這些人喪失理智、發狂的情景。1965年他拍攝的《大熊星座的朦朧星群》也是一部以家族崩潰為主題的影片。這部電影運用了回憶聯想和象征手法,在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裏還摻雜著自殺和亂倫的場面,60年代裏他導演了影片《70年的薄伽丘》(1962)、《女巫師》(1967)、《陌生人》(1967,根據A.加繆的小說改編)。

作品升華

70年代,他的作品主要從道德角度描寫個人主義的孤獨,以表面富麗堂皇而實質行將崩潰的世界為背景,描寫孤獨的主人公企圖逃脫這個野蠻庸俗的環境,而在崇拜理想的美的追求中死去。如他的影片在威尼斯之死(1971,根據T.曼的小說改編,在坎城國際電影節獲紀念周年獎)裏的主人公作曲家哈申巴哈,或者影片《路德維希》(1972)裏的藝術庇護人巴伐利亞國王都是如此。他的《室內裝飾的全家像》(1974)描述了人們對出路的探求,對光明的渴望,這部影片還涉及到政治,表現一群法西斯分子秘密策劃的謀殺案。1976年他執導的最後一部影片《無罪者》在他死後問世。他在這部作品裏嚴厲地批判了無道德、違反人性的胡作非為,同時以從未有過的激情肯定了愛情、母性和為親人自我犧牲的永恆價值。

作品年表

1942年:《沉淪》

維斯康蒂維斯康蒂

1948年:《大地在波動》La Terra trema: Episodio del mare

獲獎記錄:1962年被英國《畫面與音響》雜志評為"世界電影十大佳片"之一

1951年:《小美女》Bellissima

1953年:《義大利影星浮世繪》

1954年:《情欲》Senso

1957年:《白夜》Le Notti bianche

1960年:《羅果和他的兄弟們》Rocco e i suoi fratelli

1962年:《三艷嬉春》(與費裏尼、德·西卡各執導一段)Boccaccio \'70

1963年:《豹》Gattopardo, Il

獲獎記錄:1963年第16屆法國坎城電影節金棕櫚獎

1965年:《桑德拉》(另譯:《北鬥七星》)Vaghe stelle dell\'Orsa

獲獎記錄:1965年第30屆義大利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

1966年:《被迷惑的人》(與其它四個導演合作攝製)

1967年:《陌生人》

1969年:《受苦的人們》La Caduta degli dei

1971年:《魂斷威尼斯》Morte a Venezia

1974年:《家族的肖像》Gruppo di famiglia in un interno

1976年:《無辜》L\'Innocente

軼事

阿蘭·德龍傳記,有不少涉及維斯康蒂的內容,簡介如下:

1.初會阿蘭·德龍,是為了《羅科與他的兄弟們》。維斯康蒂看了一眼,隻說了一句話"我發現了羅科"。

2.德龍對維斯康蒂很推崇,他希望羅密·施奈德也一起認識這位大師。羅密回憶"阿蘭總在說,沒完沒了地說,維斯康蒂是個多麽好的導演,多麽偉大的人"。見面後,羅密果然為維斯康蒂所傾倒,大師則對羅密很客氣。

3.阿蘭承認:維斯康蒂對他可能有過一種"柏拉圖式"的愛戀之情。

4.阿蘭:維斯康蒂認為演員比電影重要。

5.維斯康蒂拍片時脾氣非常火爆,曾經有過一次與阿蘭對罵,雙方性格均十分倔強,兩人有兩個月沒說話。

6.《羅科與他的兄弟們》在1960年的威尼斯電影節隻獲得評審會大獎,維斯康蒂非常惱火,坐著拒絕領獎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