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蘇·奈保爾

維·蘇·奈保爾

維·蘇·奈保爾(1932- )年生于中美洲千裏達托貝哥的一個印度婆羅門家庭。1948年畢業于特立尼達與多巴哥的首都西班牙港的一所學校。1950年獲獎學金赴英國牛津大學留學。畢業後為自由撰稿人,為BBC做"西印度之聲"廣播員並為《新政治家》雜志做書評。1955年在英國結婚並定居。1960年代中曾在世界各地廣泛遊歷。2001年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

  • 中文名稱
    維·蘇·奈保爾
  • 外文名稱
    Vidiadhar Surajprasad Naipaul
  • 國籍
    千裏達托貝哥
  • 民族
    印度
  • 出生地
    千裏達托貝哥
  • 出生日期
    1932年
  • 職業
    文學家
  • 畢業院校
    牛津大學
  • 主要成就
    2001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 代表作品
    《埃爾韋垃的選舉權》、《世途》、《米古埃爾街》

人物資料

維·蘇·奈保爾維·蘇·奈保爾

姓名:維·蘇·奈保爾

性別:男

區域:中美洲

獎項: 2001年諾貝爾文學獎

得主: 維·蘇·奈保爾

成就: “作者用文字型現了舊殖民統治文化悄然坍塌以及歐洲各鄰國消亡的連續畫面,---未受世俗侵蝕的洞察力”——諾貝爾文學獎評選委員會

個人概況

維·蘇·奈保爾維·蘇·奈保爾

維•蘇•奈保爾(1932-)年生于中美洲的千裏達托貝哥的一個印度婆羅門家庭。1948年畢業于特立尼達與多巴哥的首都西班牙港的一所學校。1950年獲獎學金赴英國牛津大學留學。畢業後為自由撰稿人,曾為BBC做“西印度之聲”廣播員並為<新政治家>雜志做書評。1955年在英國結婚並定居。1960年代中曾在世界各地廣泛遊歷。

50年代奈保爾大學畢業,就留在了英國,不久,他就給名刊《新政治家》撰稿。他在報刊上發表了很多的政論文章,可以說在英國他早已是個公共人物了。

他的祖上屬印度教的婆羅門階層,這個宗教與周圍的另一種宗教鬥得十分厲害。奈保爾分別在80年代和90年代訪問過印尼、馬來西亞伊朗等亞洲國家,寫了兩本文化遊記,賣得很好。他對原教旨主義批判得很嚴厲,一般白人知識分子是不會這樣批評異文化異宗教的,無論是左派還是自由派,都願意表現出對他種文化的尊重。此外,“第三世界”在奈保爾的小說中多是以負面的形象出現,其實這也是可以接受的。第三世界國家往往把自身的問題歸結為殖民地時期的後遺症,其實它自身也的確有問題———比如道德規範不能建立的問題,官員是否廉潔的問題,也就是推翻舊的殖民統治以後新的良性社會不能真正建立的問題。對獨立後新國家的批評,是否就意味著留戀以前的殖民統治呢?也不能這樣說。新國家的殘忍度有時更大。從這一點上看,奈保爾走得很遠,他說出了西方白人不敢說出來的話。

奈保爾是二十幾年來最重要的英語作家之一,20年前就有人預言他要得諾貝爾文學獎。西方的評論家十分佩服他。英國的布克獎1969年才設立,他1971年就獲了獎,當時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爾•貝婁還是評審之一。普裏切特說:“奈保爾是在世的英語作家中最出色的一位。”由此可見其文學地位之高。他早期的小說分三類:一是關于特立尼達的家鄉小說,二是第三世界獨立後國家所面臨的問題,三是與他的個人經歷有關的帶有自傳成分的小說。他寫英國題材的小說也有,很少,主要是寫一種沒落,有以牛津為題材的小說,也是充滿諷刺。

獲獎

2001年10月11日,瑞典文學院宣布,將本年度諾貝爾文學獎授予移民作家維·蘇·奈保爾。隨著這一決定的公布,人們將目光投向了這位曾被英國著名評論家普裏切特稱為“在世英語作家中的佼佼者”的英國移民作家。有意思的是,就在奈保爾獲獎的那天早上,當瑞典文學院終身秘書霍勒斯·恩達爾打電話通知他這個喜訊的時候,奈保爾的妻子阿爾維叫了好幾次,這位文學大師才不情願地從床上爬起來接電話。得知獲獎的喜訊後,奈保爾欣喜若狂。奈保爾出生在特裏尼達的一個小村庄,是印度婆羅門的後裔。其祖父作為契約勞工從西印度移居到特裏尼達。生長在這個貧窮、不和諧的移民家庭裏,奈保爾從孩提時代起就酷愛文學,而且在其記者父親的悉心指導下,表現出了極高的文學天分。他曾經在自傳中寫道:“第一次踏上英國這片土地的時候,我還是個清貧的學生,如今51年過去了,我的職業從未改變過,寫作就是我唯一的選擇。”對于此次的獲獎,奈保爾表現出難以抑製的激動。他說:“我高興極了。這完全是意外的榮譽。這是對英國,我的家鄉,以及對印度——我祖先的家鄉的巨大貢獻。”

主要作品

維·蘇·奈保爾維·蘇·奈保爾

小說

<神秘的按摩師>(1957)

《埃爾韋垃的選舉權》(1958)

<米古埃爾街>(1959,獲毛姆獎)

《比斯瓦斯有其屋》(1961)

《斯通先生與騎士伴侶》(1963,獲霍桑登獎)

《效顰者》(1967,W.H.史密斯獎)

<黃金國的失落>(1969)

《在一個自由國家裏》(1971,獲布克獎)

<遊擊隊員>(1975)

<河灣>(1979)

《到達之謎》(1987)

《世途》(1994)

<半生>(2001)

非小說

<中間通道>(1962)

《黑暗地區:印度親歷》(1964)

《過分擁擠的奴隸市場》(1972)

《印度:受傷的文明》(1977)

《剛果日志》(1980)

<伊娃•庇隆歸來>(1980)

《在信徒中間:在伊斯蘭地區的旅行》(1981)

<尋找中心>(1984)

《南方轉彎》(ATurnintheSouth,198)《印度:百萬反叛》(1990)

<選擇無家可歸>(1994)《孟買》(1994)

《難以置信》(1998)、《父子之間》(1999)

傳世之作

喬伊斯喬伊斯




喬伊斯

本年度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維•蘇•奈保爾(1932-)自20世紀50年代開始出書。他最初幾部作品以他出生成長的地方特立尼達為背景。其中短篇小說集<米古埃爾街>(1959)可以被視為是作者用以與“故鄉”班牙港告別的篇章,具有濃鬱的地方特色並繪聲繪色的塑造了一系列生動的人物。與喬伊斯的一些短篇相似,這些故事也是從一個孩子的角度講述的。出身貧苦的他小小年紀就開始打工掙錢,最後終于得到機會離開這個殖民地城市去留學。“離開了他們大伙兒,頭也不回,輕快地走向飛機,隻看著眼前自己的影子,那在跑道路面上跳動的小矮子。”簡簡單單幾句話,彼情彼景,栩栩如生。

稍後問世的<比斯瓦斯先生有其屋>(1961)為奈保爾贏得了許多讀者的心。雖然瑞典文學院的評獎人似乎認為講述一(定居英國的)殖民地作家心路歷程的<到達之謎>(1987)是奈保爾的扛鼎之作,但是筆者個人卻和不少偏愛他的早期作品的讀者一樣,私心裏覺得恐怕《比斯瓦斯》才是他真正的傳世傑作。

奈保爾直言,那部小說是以他父親為原型的:“他是個深沉的人。他一生創巨痛深,決非外人所能道出。”小說細致入微地記敘了出生在西印度群島的比斯瓦斯先生渴求擁有一所房子的人生悲喜劇。他是特立尼達一處甘蔗種植園裏印度勞工的後代,生有六指,一出生被認為尅父的“不祥”物。他兩個哥哥十來歲就開始做童工。他本人則從來不知道吃飽飯的滋味。加上幼年喪父,孤兒寡母被鄰居欺侮,一家人不得已背井離鄉。比斯瓦斯在貧窮和骯髒中掙扎長大,娶妻後因沒有自己的房產隻得寄住妻子娘家,仍然是寄人籬下,少不得要聽閒話受閒氣。他發憤努力,當了新聞記者,並終于買下了一棟簡陋的舊房。對于他,房子不僅是遮風避雨安身立命的“家”,也是事業成功和人格尊嚴的象征。

西方評論常常說奈保爾的寫作主題是去國者(exile)的困境和“外方人”(outsider)的疏離感。這固然不錯。作為生長在西印度殖民地的印度族孩子,法語文化環境裏接受英語教育的青年,定居于英國的西印度作家,常常漫遊在眾多第三世界國家的西方化了的知識分子,一種無可擺脫的“外人”感始終纏繞著他。然而,閱讀《比斯瓦斯》等書,打動我們的卻並非某些西方學者所熱衷的人的普遍而抽象的孤獨、“失根”的生存境遇;而是殖民地外裔勞工生活那些具體鮮明的細節。說到小比斯瓦斯的“孤獨”,奈保爾以他特有的樸實而節製的語言交代說:父親沒有了,祖父母死了,兩個十歲左右的哥哥去遠處的種植園做工,小姐姐當了女僕,媽媽越來越神志恍惚。的確,當我們讀到瘦骨伶仃、發育不良,、周身皮膚傷破永不愈合的小比斯瓦斯“從來不覺得肚子餓”,讀到他九歲和十一歲的哥哥“高高興興地和種植園方合作,聯手破壞不準僱傭童工的法律”時,我們明白這些是講真情的大白話,又不能不被“不知道”和“高興”背後的悲慘生活所震動。還有那些浸透著印度文化的生活細節,如被尊敬的印度“先生”(pundit)指點當爹的如何與那“不祥”的孩子見面,又如小比斯瓦斯如何在水邊嬉戲丟失鄰家牛犢不敢回家終于導致父親喪命。還有他以一生血汗和無法償清的借款換來的寶貝房子。那搖搖欲墜的樓梯,那破破爛爛的家什,奈保爾都一一細細道來。奈保爾自覺地忠實于生活的真切細節和語言,把被長久掩埋在記憶中的被侮辱與被損害的人們的血淚歷史展示給世人。年僅四十六歲卻已患不治之症、被解了職每天“收入”隻有三份報紙的比斯瓦斯先生最終在自己“家”裏死去。讀罷真不知當為他欣慰,還是為他悲哭。

奈保爾後來許多虛構的和寫實的作品(他的不少作品是兩者的結合或混合)更直接地表達了他對世事的尖銳批評和對人生的深入思考,其中有些流露了對現代社會和人類本性的懷疑。他對第三世界國家和民眾(如對印度、非洲和亞洲穆斯林)的不客氣的描寫引起過爭議;他對英國等新、老帝國主義國家的批判也曾遭到反駁。有人說他是在後殖民世界裏流浪裏的知識分子。多少讓我有點困惑的是,這位“漂泊者”不僅長期以來一直定居在英國,而且接受英國的貴族封號當了“爵士”。也許,就如<到達之謎>的主人公每次漫遊後回到英國時能體驗到“歸家的喜悅”,奈保爾本人也不再是1950年代初的無家者了。當這些少數族裔或“後殖民”的作家紛紛獲獎時,他們已經成了西方主流文化的組成部分,自己也已經在老帝國的核心地帶扎下了根了。人是復雜的。想比較全面地了解一位如奈保爾那樣力圖直面現實而又肯于深思的作家絕非易事。對我們來說,最有益的大約還是讀讀那些好的作品。比如<比斯瓦斯先生有其屋> 。

作品風格

奈保爾的作品主要表現了後殖民主義時期,殖民宗主國對第三世界,尤其是非洲國家的控製和破壞,以及異質文化間的沖突和融合。這一文學風格和主題的確立來源作者青年時代在牛津大學的求學經歷。在牛津期間,奈保爾初次體嘗了移民生活的貧困、孤獨,深感自己如迷途的羔羊在異國他鄉漂泊,心中苦澀難言。形成其文學風格的另一重要因素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奈保爾長期在外旅遊。旅遊期間,他寫下了<中間通道>、<在信徒中間>等多部作品。長期的旅行生活使他深刻更地觀察了社會,也形成了他鮮明的文化旅行家的寫作風格,更鑄就了他原本就無根的,無文化歸屬的個人特質,使其成為“無國界”作家的代表人物,與拉什迪、石黑一雄並成為英國移民文學三雄。

文學成就

維·蘇·奈保爾維·蘇·奈保爾

中國社科院外文所副所長陸建德博士介紹說,西方文化界一直講“尋根”、“無根”、“漂泊”、“流亡”,人們嘗試把這些和奈保爾聯系在一起,其實不確切的。多年以來,許多前殖民地國家的公民都想到帝國的中心去,把進入英國上層社會作為奮鬥的目標,奈保爾即屬此例。他曾經說過他“希望永久離開特立尼達”。奈氏的父親是特立尼達報社的記者,他希望自己的兒子將來能當作家,他自己也曾寫過短篇小說,1953年去世。維•蘇•奈保爾在80年代出版過他父親的書。1950年奈保爾獲得政府獎學金到牛津大學學習,這對他的全家都是一件極其驕傲的事情。後來他與一位英國女子結婚,說明他與英國社會的融合相當順利。有人說他是流亡者,這是不準確的。 他的文字非常好,簡潔節製,清爽利落,直來直去,從容不迫,幽默超然,有時顯得冷漠。他的簡潔裏包含所有的復雜性,直來直去之中似乎很傷人感情。但是西方多年以來文章都以委婉曲折為主,讀者們早已厭倦這種煩瑣的品味,因此奈保爾的硬朗直接的文字便很令人著迷。他的母語其實就是英語,他是一個出色的作家,見識廣,旅遊多,這裏說的旅遊不是我們國內逛旅遊景點的概念,而是看一個地方的文化、風土人情,與當地人交談。他對于歷史和西方讀書界非常熟悉,腦子很清楚。

陸建德認為諾貝爾文學獎的授獎辭對他的評價不倫不類,都是空話。他覺得奈保爾去年獲獎比今年獲獎好。一是因為高行健的作品的確太弱,二是,他今年獲獎易被人認為是由于他對原教旨主義的態度得到了肯定才獲獎的,這對他的文學才能來說是不公平的。在今年“9•11”事件的背景下,他的那兩本遊記隨筆似乎份量顯得重了起來,但實際上,即便不把這兩部隨筆計算在他的作品之內,也絲毫無損他的文學成就。

相關評價

《堂•吉訶德》《堂•吉訶德》


《堂•吉訶德》

既然奈保爾是如此傑出的英語作家,國內為什麽譯介得如此之少呢?餘中先指出,對出版界而言,他們一般是把眼光盯在西方的暢銷書上。對研究界而言,國外值得介紹的作家很多,而國內研究力量又有限,不可能每個文學大師都有專門的研究人員,目前就沒有專門研究塞萬提斯的<堂•吉訶德>和但丁的人。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奈保爾本人是出生在後殖民社會、定居于英國的印度裔作家,以他的邊緣身份隻能去融入西方主流社會,而不是去投入第三世界。他的作品多是以亞、非、拉美等第三世界社會為題材,表達他自己的看法,一方面他的這些看法與我們的文化有一定的差異,另一方面這種主題在西方也不是主流的東西。而西方文學的研究者一般是以西方主流文學的眼光來註意西方文學,因此也就不把眼光主要投在他的身上了。但是研究者一般還是知道這位作家的份量的,法國《理想藏書》裏就收了他的兩部作品,所以他獲獎圈內人一點也不吃驚。其實,身處第三世界的中國人應該多關註前殖民地國家“出身”的作家,他們的作品裏涉及第三世界,會對我們自身的境遇有許多深刻的觸動,我們可以借鏡他們的眼光和觀念。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