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復甦

經濟復甦

經濟總基本上可以認定是規律性波動,象聲波一樣有低谷,有高峰,經濟學上將低谷定義為經濟衰退或緊縮,高峰定義為經濟過熱或通脹,處在低谷向高峰得階段是經濟成長或逐漸衰退的時間段。 經濟復甦簡單可以認定是從低谷向高峰的運動。如中國1993年發生兩位數以上的通脹,經過幾年的調控於1997年成功軟著陸,這就是從高峰向低谷的運動,如果進入經濟上認可的增長速度,不認為它是衰退,而是健康發展,但1998年由於政策慣性和先前過熱造成的生產過剩使經濟進入了通貨緊縮階段,也可以說是衰退,隨後中國進行巨觀調控,於2001年以後經濟復甦。

  • 中文名稱
    經濟復甦
  • 提出者
    李揚
  • 時間
    2008-12-23
  • 機構
    中國社科院金融所

中國經濟復甦

概念

中國社科院金融所所長李揚2008年12月23日表示,依靠較高的投資率,中國經濟有望在2009年下半年重新回到快速成長的通道,成為率先走出經濟下滑的國家。

李揚是在參加宏源證券2009年投資策略報告會時作上述表述的。在談及採取有效措施穩定股票市場問題時,他表示,政府採取措施救實體經濟,就相當于間接救股市、房市等資產市場。他還認為,要調整資產市場結構,重在創造使股市、房市能夠正常運行的機製,比如實施股市30%的現金分紅製度,這樣股市下限就有底了;通過發行製度改革,從根本上根治"大小非"。 李揚認為,在出口受擠壓、消費難有大改觀的情況下,中國經濟保持成長仍然依靠投資,保持較高的投資率仍是重啓經濟成長的主要手段。而一直以來的高儲蓄,為投資成長提供了無通貨膨脹的基礎。中國經濟明年將呈現介于"V"字與"U"字之間的調整,肯定不會是"L"型。 他還指出,中國已處于工業化中後期,不能重復過去30年的投資格局,必須轉變投資方式。首先,啓動投資需要放開準入管製,允許民間資本、外資等各類資本進入傳統上由政府壟斷的領域;其次,投資項目必須具有商業可持續性,否則會為未來的發展積累不良資產,鑒于大量投資將進入基礎設施領域,必須考慮對各類基礎設施的定價機製進行改革,為投資創造具有商業可持續性的環境;此外,還應杜絕"大躍進"式的一擁而上。 李揚認為,選擇新的投資區域也至關重要。2008年以河南和遼寧等為代表的中部地區和東北老工業基地,其投資增速明顯高于東部沿海地區,表現出一派生機勃勃的發展全景。依靠由沿海向內地的梯度轉移,可以維持今後一段時期經濟成長。 另外,在投資行業上,民生型投資漸佔主導,當前與第三產業及民生相關的投資正在快速成長。在投資資金結構上,啓動投資需要財政政策貨幣政策配合,因為貨幣信貸政策已全面放松,但面對經濟下滑趨勢,金融機構有惜貸傾向,因此難以單獨依靠貨幣信貸手段重啓經濟成長。

經濟復甦情勢

7月份新增信貸低于預期,而企業債券融資則大幅擴張。分析人士指出,信貸與債券正呈現出此消彼長的新態勢,成為當前我國社會融資最為引人註目的新特點,債券市場正成為金融助力"穩成長"的重要方面。

信貸與債券出現此消彼長的現象。7月份,企業債券融資佔社會融資規模的比例為24%,銀行貸款佔比為52%。而央行此前的相關資料顯示,上半年社會融資規模77775億元,其中企業債券8244億元,佔比10.6%,新增銀行貸款48551億元,佔比62%。

美國經濟復甦

2009年將是美國經濟自二戰以來最為低迷的一年,綜合各類信息,其恢復性成長可能遲至2009年年底、2010年初方能出現,而支持這一論斷的短期變數包括:

其一

自"二戰"結束後以來,這是美國與歐洲經濟首次同時陷入衰退,世界範圍內同時出現的需求低迷將使產能過剩的問題更加嚴重,尤其是製造業將遭遇嚴重萎縮。

其二

無論是用房價-租金比,還是住房空置率來衡量,美國房市泡沫遠較上世紀90年代初嚴重(實證分析顯示,美國房價仍高于長期均衡值約10%)。

其三

金融市場動蕩更加劇烈,嚴重的支付額度危機已使多項金融市場指標創下歷史紀錄,而貨幣乘數的急劇下挫亦顯示信貸危機之劇烈。事實上,金融危機依然還在深化中,花旗、美國國際集團(AIG)等金融機構再次面臨嚴峻的挑戰。據悉,AIG可能在未來四個月內對其1500億美元的拯救計畫進行第二次重組。

其四

危機爆發前家庭部門的條件更為脆弱,儲蓄率降至歷史新低,負債佔GDP比重則創新高。

探尋美國經濟復甦的長期變數則需從本輪經濟衰退的根本起因入手,關乎于此,誠如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曾指出的,"一些國家的低儲蓄率和高消費,是導致這場金融危機的一個因素"。事實上,這一表述所概括的真實情況是:源于國內寅吃卯糧的財政政策和消費習慣,坐擁國際儲備貨幣發行權的美國通過財政赤字和貿易赤字,將美元轉化為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外匯結餘,然後再利用美國房地產吸收這些流動性,而這種用磚頭回收美元的邏輯,其本質是將他國美元貨幣財富轉化為美國國民財富。

由于他國缺乏投資渠道和多元化策略,最後採取的方式隻能是將大量資金投入到美國本土市場並不惜採用低息競爭策略,美國國內則樂于通過雙赤字彌補消費/儲蓄缺口,兩者結合導致世界基礎貨幣迅速膨脹。2002年以來,世界GDP年成長率一直維持在2%~5%之間,而世界貨幣年成長率卻始終保持在10%以上,有的年份甚至高達25%。很顯然,此貨幣成長與實體經濟所需相互脫節雖有其短期必然性,但卻無法長期維持,次貸危機因此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值得指出

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美國政府為了保持美元國際通貨的地位而採取了多種救市舉措,這些舉措也確實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穩定市場、提振信心的作用,但是,如前所述,這場危機所深刻揭示出的全球經濟、金融失衡不會因為這些舉措而得到根本性扭轉,與之相反,以"購買美國產品"等為口號的貿易保護主義重新抬頭,其實無異于緣木求魚,其結果不僅無助于根治美國國內儲蓄/消費失衡的痼疾,反而還可能會因為禍水外引導致各國經濟共同惡化。

取得復甦的理由

當然,盡管存在多重製約,長期作為世界經濟火車頭的美國經濟不會就此一蹶不振,目前來看,支撐其能夠在比較合理的時期內取得復甦的理由同樣可分為短期、長期兩類,其中前者包括:其一,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美國迅速採取了連續降息、財政救助等多種手段,其力度之大、範圍之廣、行動之快,在西方集團內部可謂卓然;其二,包括金融危機等因素所導致的石油等大宗商品價格的深度回調,大大降低了美國經濟運行的成本;其三,美元適度貶值結果客觀上有利于美國削減政府債務且大幅收窄貿易逆差;其四,在金融系統基本穩定的前提下,美國居民儲蓄率有望企穩並取得小幅成長。

美國經濟復甦的有利因素

長期來看,推動美國經濟復甦的有利因素依然不少。自上世紀90年代起,美國進入了以信息產業為先導的新經濟時代,其高新技術產業的優勢進一步擴大,特別是在諸多附加值最高的尖端技術行業佔有壟斷地位。同時,穩健提高的勞動生產率水準和成長緩慢的工資水準,在不斷降低美國企業的單位勞動成本。此外,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國積極救市,並從危機中吸取教訓,努力改善全球經濟失衡的現狀,這無疑可幫助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經濟體系實施更具實質性和建設性的變革。這些短、中期有利因素若結合著美國推動的深層次變革,則更將有助于美國經濟加快實現復甦。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