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下滑

  • 中文名稱
    經濟下滑
  • 領域
    經濟
  • 相關
    中國經濟
  • 類型
    名詞

簡介

預言經濟危機,絕非想唱衰中國經濟。我們肯定不願意,但無法回避國民經濟一些領域非健康非可持續發展所造成的惡果,我們即將為此付出代價。

說經濟情勢好,愛聽的人多,就如絕大多數人都喜歡別人誇自己的優點那樣。但是,肥皂泡式的表面繁榮能夠支持多久,則是頭腦不發熱、沒有不良用心的人們更需要勇于面對的責任話題。

種種跡象表明,中國經濟發展出現了太多的不確定因素,促使大家對其還能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能夠保持高速且健康的成長態勢信心發生了動搖和變化。

樂觀替代不了現實,善意替代不了冷靜。我們可能會為此前的種種信心和樂觀付出代價。現在的經濟情勢,猶如一堆晃眼泡沫,表明光亮,卻經不起拿捏。如果再放進去一些肥皂還能吹得更大,但一旦泡沫破裂,剩下的就是一些水份了。

征兆

2006年春季以來,中國經濟不健康的信號接二連三出現,六大領域均到了結構性矛盾加劇且難以合理釋放、自我消化的境地,這是危機的征兆,類似上世紀末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前的“中國版”危機征兆正在上演。 

征兆一:房地產泡沫無法正常消化吸收,危機一而再、再而三地轉嫁到購房者身上。一旦投資者對這個發燒的市場廣為失去信心、規模化撤離,後果不堪構想,肯定會帶來多骨諾米牌式的效應。

征兆二:銀行的壞賬和呆賬問題由常溫化到尖銳化。最近國際上三家著名主流咨詢機構的相關報告矛頭直指中國的銀行壞賬問題,這表明發達國家的一些輿論對“中國經濟持續健康論”已經發生裂變。

征兆三:消費和內需的刺激不力,社會公眾對未來生活穩定及社會保障的預期值走入低谷。股市和房市的表面化之熱度與大家對消費信心之冷靜這兩個冷熱不均的狀態驚人地但又是矛盾地同時存在。

征兆四:企業投資的沖動走向極端,資本的本性一覽無餘,企業廣為缺乏社會責任,企業家階層已經化為“資本家”。企業追逐暴利及短期行業,巨觀投資調控及引導乏力,市場的無軌淫威在調戲巨觀調控的能力。

征兆五:出口承擔了無法承受的重大責任。強勁的出口是支持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馬車之一,但是出口和人民幣升值預期這兩個拉動經濟走高的導火線已經點燃好久了。它們承擔的責任太重了。隨著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和歐盟對華貿易政策的調整,反傾銷和貿易壁壘的進一步加劇,隨著人民幣升值越來越成為一個國際熱門話題,中國經濟的外部環境充滿更多的不確定性。

征兆六:具有壟斷經營性質的企業寡頭阻礙市場公平競爭,使市場經濟的正面效應得不到發揮,重大民生產品和行業領域出現了不受譴責的盤剝及加速剝奪社會公眾財富的非暴力掠奪現象,這當中尤其以石油、鐵路、電信、醫院、教育、房地產六大行業為甚。

上述6方面征兆交織影響,如果不能得到及時防範和應對,不僅會迅速擊碎國民經濟中的各種表明繁榮泡沫,而且對未來的國民經濟新秩序會製造出難以短期消除的暗火及難以預知何時會爆發的的火山。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