綉娘蘭馨

綉娘蘭馨

《綉娘蘭馨》是由金鰲勛執導,秦嵐李宗翰呂頌賢、潘儀君、潘虹人出演的民國劇。

該劇講述了光緒年間,江南辜仙芝綉庄和樊家綉庄鬥爭引發的一個家族故事,三代單傳的御綉戶辜家在得子無望時,竟暗中調包,將女換子。但換來的兒子辜傳銘反而使得家業敗落,換走的女兒沈蘭馨卻成為一代刺綉大師。

該劇已于2007年8月3日在東方電影頻道首播。

  • 中文名稱
    綉娘蘭馨
  • 出品時間
    2007年
  • 製片地區
    中國內地
  • 集    數
    35集
  • 製片人
    趙岩森
  • 導    演
    金鰲勛,黃偉傑
  • 類    型
    古裝 勵志
  • 發行公司
    上海新文化傳媒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 主    演
    秦嵐李宗翰呂頌賢,潘儀君
  • 上映時間
    2007年8月3日
  • 拍攝地點
    上海
  • 每集長度
    47分鍾
  • 藝術指導
  • 線上播放平台
    愛奇藝  搜狐  騰訊  PPTV 暴風
  • 編    劇
    陳慧,鍾曉婷
  • 出品公司
    上海新文化傳媒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上影英皇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光緒年間,江南辜仙芝綉庄已是方圓百裏赫赫有名的世襲刺綉大  家,成為專為王室提供御品的"御綉戶",鄰近辜家的樊家也是一個大名鼎鼎的"御綉戶",兩家之間在綉藝界的地位相互爭鬥由來已久。

辜家為了傳宗接代,私下將媳婦戴蓮芸所生女兒與沈家所生男孩調了包,女孩取名沈蘭馨,男孩取名辜傳銘。

綉娘蘭馨

十五年後,沈蘭馨,辜傳銘成了兩小無猜的一對,此時朝廷派李公公來選綉女與綉品,辜家為了儲存顏面,讓蘭馨替代辜家孫女瀟瀟作為辜家人入了宮。同時,樊家女兒樊綠珠也應征入選。傳銘則繼續留在辜家,接受養父  辜松圃嚴苛的教育,以繼承家業。而蘭馨的沈家哥哥沈濤,一心向往革命,已經給自己的人生定下了目標,所以對于瀟瀟的愛戀也視若罔聞。

綠珠刁蠻奸詐,很快攀附上了宮中權貴李公公,且處處陷害蘭馨,加上蘭馨自身性格耿直,總是得罪李公公,故屢遭災禍。幸好有護軍裴子東一直守候在身邊,傾力相助。無奈蘭馨心中隻有青梅竹馬的傳銘,裴子東隻有默默守候。蘭馨在宮中備受苦楚,但幾經磨礪,她的綉藝得到了長足的提高。

八國聯軍入侵北京,蘭馨仗義執言,獲罪慈禧,被發配新疆。蘭馨在新疆雖然受苦受累,卻也和當地人相處融洽,並學到了當地獨特的織綉方法和染料的提煉技術。

辛亥革命一觸即發,蘭馨的哥哥沈濤投身到了革命黨,而辜傳銘從小受辜松圃管製壓抑,在獲知自己真實身份後,瞬間爆發,性格大變,變得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辜傳銘先是為了維護在辜家的地位于財產,對瀟瀟大獻殷勤,此時的瀟瀟依舊對沈濤一往情深,然而沈濤己秘密加入了同盟會,于公于私他更不能給予瀟瀟任何承諾,他違心地回絕瀟瀟,終于讓瀟瀟投入了傳銘的懷抱。但是傳銘之後又對瀟瀟始亂終棄,並把她拱手相送給權貴段公子。

裴子東千辛萬苦找到了蘭馨,也把辜傳銘的轉變和辜家的狀況告訴了她,蘭馨痛不欲生。當辜傳銘見到蘭馨後,又粉飾自己,重新騙取了蘭馨的愛情。並迎娶她過門。

之後,辜傳銘為了拓展家業,攀附了袁世凱的兒子袁克定,又與出宮的蛇蠍美女綠珠相互勾結。終使辜家財產全部落入傳銘之手,但幾經揮霍,這份產業已經名存實亡。辜家剩下的資金和珍品又被樊家掠奪。同時因為綠珠在袁克定處的得寵,樊家終于超過了辜家,壟斷了江南綉業。

沈濤前去刺殺嘉齡格格的父親貝勒爺,這次行動被傳銘發覺,但是傳銘並未念及兩人親兄弟的情分,而是將他出賣,導致沈濤行動失敗,但是格格卻愛上了這個刺殺她父親的刺客,並且為了保護沈濤而死,得知此次行動是被辜傳銘所出賣,深愛沈濤的瀟瀟決定利用自己的身份替沈濤報仇,但是功敗垂成。

傳銘為了討好袁世凱,受袁克定之托逼迫蘭馨為袁世凱綉龍袍,蘭馨保著玉石俱焚的信念,使辜傳銘的計謀終于破產,蘭馨也終于認清了辜傳銘的真面目,身心疲憊的她在裴子東的陪伴下回到江南重建家園,在她孜孜不倦的努力下,辜家的綉業又有了起色。

袁世凱稱帝失敗,辜傳銘的靠山倒台,辜傳銘來找蘭馨,拿出蘭馨贈于的荷包,企圖用曾經的愛情打動蘭馨,蘭馨斷然拒絕。傳銘要害裴子東,再次奪回辜家,被瀟瀟用沈濤留下的槍打死。同樣因為擁袁,樊家被抄,樊老爺被絞死,綠珠受刺激發瘋,蘭馨好心將綠珠接回自己家,不料綠珠卻是借著裝瘋,再一次燒毀辜家,搶救中,蘭馨右手手筋被挑斷。失去一切的綠珠萬念俱灰,當著蘭馨面跳下懸崖。

一切恢復平靜,蘭馨閉門謝客,焚香刺綉,整整三年。三年後《瑞鶴圖》綉成,蘭馨在宮中認識的英國畫家貝世寧來訪,從綉成的《瑞鶴圖》中,看出中國人民所遭受的磨難和祈禱和平的信念,驚嘆不已大為感動。貝世寧將該綉品送去了世博會,並獲了金獎。聽到這個訊息,蘭馨終于放下所有的心緒,奔向一直守候她的裴子東的懷抱。

分集劇情

第1集

世博會上一幅精美綉品《瑞鶴圖》,引出了清末民初綉娘蘭馨的悲喜人生。 清朝末年,光緒帝被西太後處處鉗製,變法不得推行,選後舍棄最愛,堂 堂皇帝成了受製于人人的傀儡。時任御綉房催領的辜家大孫女純園,綉藝深得西太後歡心,卻得罪了內務府總管厲公公,出宮省親之事化為泡影。 江南綉庄,三年一度的綉娘御選在即,辜樊兩家綉庄暗中較勁。三代單傳的辜家獨孫傳銘無心學綉,下河村沈家女兒蘭馨卻對綉痴迷,為學綉甘願受罰入辜家做綉工。傳銘蘭馨兩小無猜一見傾心,讓同樣愛慕著傳銘的樊家女兒綠珠心生嫉妒。

第2集

西太後著令厲公公即日赴江南開始選綉。 落魄的辜家二小姐辜含香攜丈夫丁茂祥、女兒瀟瀟投奔辜家。厲公公率領護營兵下江南選綉,辜家對瀟瀟競選綉女寄予厚望,瀟瀟卻對綉並不精通。辜樊兩家的綉藝比拼演變成了瀟瀟和綠珠的競爭。 宮中,護營兵裴子東、錢串兒是鐵哥們,可偏偏錢串兒的心上人綉女素素卻對裴子東有意。 辜家兒子辜松圃當年為了《瑞鶴圖》的傳承,將親生女兒與下河村豆腐沈家 之子調包,如今在妻子戴蓮雲面前諱若莫深。然,戴蓮雲憑一粒朱砂痣驚覺蘭馨就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傳銘與蘭馨情竇初開,蘭馨卻為母治病無奈出賣綉品,綠珠從中作梗,讓辜老太爺誤認為蘭馨破壞了辜家"綉品不得外流"的規矩,將她趕出綉坊。

第3集

甄選綉品在即,瀟瀟自知交不出綉品,欲懸梁自盡,被傳銘救下。樊逸泰在綠珠綉的《牡丹圖》上略施小技,博得眾人喝彩,以為勝局已定的樊家父女,沒想到半路殺出了程咬金,蘭馨代瀟瀟綉的《柳塘呼犢圖》擊敗樊家綠珠的《牡丹圖》,奪得第一,瀟瀟、綠珠雙雙被選作御綉女。 覬覦辜家綉庄地位多年的樊逸泰不服比賽結果,從中作梗讓辜家代綉之事在厲公公面前敗露,更施計讓貪婪的厲公公借太後之名巧取豪奪辜家《瑞鶴圖》。辜松圃等為保辜家綉庄名譽隻得舍圖。辜家老太爺辜仙芝被活活氣死。蘭馨頂替瀟瀟進宮,與傳銘分別。辜松圃始知當年調包的親生女兒正是蘭馨。

第4集

進京途中的船上,蘭馨和裴子東不打不相識。在厲公公面前,綠珠曲意奉承認了幹爹,耿直的蘭馨卻處處頂撞。 船開到天津碼頭,厲公公受官員賄賂,安排綉女陪酒,知府對蘭馨動手動腳,蘭馨不從,被厲公公掌嘴,後又被關禁閉不給飯吃,裴子東送飯卻被綠珠發現,厲公公讓蘭馨說出送飯之人,蘭馨不應,被其手下吊在船頭動用死刑,裴子東又沖上去保護蘭馨,護軍營統領也為蘭馨說話,厲公公不想把事情鬧大,方才息事寧人。

第5集

厲公公帶眾綉女回到宮中,又借花獻佛把《瑞鶴圖》獻給了西太後,討得歡心。身體還未恢復的蘭馨處處被綠珠暗算,又被純園誤會,幸好和素素成為好友。 綠珠指使綉女依依搶了蘭馨綉座,蘭馨與其爭執,兩人都被純園處罰磨針,蘭馨卻在過程中悟出了純園的苦心。她和純園的誤會也解開了。 公使女兒嘉齡格格帶洋人朋友貝世寧進宮,太後贈格格行走金牌,貝世寧向錢串兒、裴子東學中國功夫,錢串兒樂得收點學費。 錢串兒送素素香粉,不知素素心上人是裴子東;裴子東贈蘭馨絹蘭,亦不曉蘭馨心中隻有傳銘。素素蘭馨互換了禮物。 西太後的大壽來臨,珍妃為選不到合適的賀禮憂心。

第6集

趙公公發現厲公公房中密室中私藏辜家《瑞鶴圖》,請蘭馨帶信純園,卻被綠珠發現,蘭馨情急將信吞下,卻咬傷了綠珠手指。 綠珠不服,唆使厲公公對付蘭馨,蘭馨受罰,純園為保蘭馨再次與厲公公結怨。 純園依趙公公所說,潛進厲公公房內,還未來及翻找,厲公公突然回來,幸好純園機警,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棉被搪塞了過去,厲公公表面不在意,心內開始對純園提防。 趙公公與純園幫助珍妃探望被幽禁的光緒,不料被西太後發現,珍妃被打入冷宮,趙公公被貶入凈房,純園幸得趙公公事先安排才免受責罰。

第7集

趙公公在凈房中受盡羞辱。 厲公公借故出宮,將房門鑰匙交給純園,借機試探,純園果真中計,溜進厲公公密室卻一無所獲,被厲公公看在眼裏。覺察到事態不妙的厲公公,殺機頓起,開始預謀毒計。 蘭馨綉的《百子圖》珍妃非常喜歡,讓綠珠大感危機。蘭馨寫信給傳銘,素素寫信裴子東,被綠珠伙同依依篡改,裴子東接到蘭馨的"示愛信"以為自己和蘭馨兩情相悅,讓素素誤會了蘭馨奪己所愛。蘭馨失去了幫手。

第8集

厲公公暗中將純園用的綉針放在砒霜水中浸泡,想害死純園,純園用了這些綉針後果然身體不適,終于病倒,太醫也查不出究竟。 蘭馨順藤摸瓜發現端倪,正要找到太醫院證即時,太醫已經遭厲公公毒手。證據雖已銷毀,蘭馨卻還是讓厲公公受珍妃責難。 厲公公為報復蘭馨,聯手綠珠,利用素素對蘭馨的誤會,將蘭馨即將呈給珍妃的《百子圖》破壞,蘭馨代素素受過,在太後生日之前必須拿出這幅關系珍妃命運的綉品。

第9集

裴子東得知御綉坊的一系列事件,前來關心蘭馨,蘭馨始知信被篡改,向裴子東解釋自己有心上人傳銘。蘭馨與素素的誤會真相大白。 家鄉,傳銘收到蘭馨被篡改後的信件,以為蘭馨變心,情急中趕去京城。城門口卻被守衛的錢串兒趕了出去。裴子東為了讓喜歡的人開心,忍痛為傳銘蘭馨傳遞訊息,安排二人見面,不惜被厲公公杖責。 西太後大壽,蘭馨替珍妃敬獻一個看似普通的"壽"字綉,其實精妙,因禍得福不僅讓珍妃在西太後面前長了臉面,自己也獲得了太後賞識,但她懲治厲公公的請求卻沒有獲準。厲公公更對蘭馨恨之入骨。 蘭馨出宮去見傳銘,決定與其遠走高飛,卻被綠珠發現報告了厲公公。

第10集

關鍵時刻,裴子東勸蘭馨不能連累家鄉父母,蘭馨和他回宮。蘭馨未到自己房間,就被早已埋伏的厲公公手下抓走,以"偷出宮門、私會情人"治罪,六十杖後扔到亂墳崗。奄奄一息的蘭馨被裴子東、純園救起,在裴子東的悉心照顧下,起死回生。 光緒帝想見珍妃,西太後卻把綠珠送去給他,光緒帝看都不看綠珠一眼,一夜過後,綠珠被封為"常在"。 蘭馨為嘉齡格格縫製的旗袍讓格格在洋人面前風光無限,為中國人爭了光,旗袍外交大獲成功。珍妃自覺時日無多,想為皇帝留下念想,蘭馨想出了發綉的主意。 傳銘回到家鄉,辜松圃正被當年知曉調包的接生婆勒索,此事被傳銘察覺。

第11集

傳銘以父親名義約見接生婆,慌亂之中失手將接生婆殺死。辜松圃得知此事,將他送到城裏讀書躲避嫌疑,並讓表妹瀟瀟陪去。 瀟瀟在蘭馨走後經常去沈家幫忙家事,與一心向往革命的沈濤情投意合,臨去上海念書,與沈濤依依惜別。 宮中,綠珠強讓蘭馨在不可能期限內給自己做旗袍,兩人發生爭執,太後責難蘭馨,嘉齡格格用自己的香囊幫蘭馨避禍。厲公公屢次三番整蘭馨不成,遂派人暗算,想置她于死地,蘭馨病發,素素發現端倪。

第12集

江南辜家,戴蓮雲病危,純園獲準回家,戴蓮雲彌留之際向純園說出當年調包的始末,純園驚詫之餘,要父親認下蘭馨這個女兒,辜松圃咬死不認。 太醫照素素所說救治蘭馨,果然有效。素素當日親見幕後黑手就是厲公公,她向錢串兒提起,裴子東知曉,一怒之下要幹掉厲公公。可暗殺行動,卻因為錢串兒的膽小怕事而打草驚蛇,厲公公反撲,太後下旨捉拿要犯。裴子東一人承擔,被關入大牢秋後問斬。錢串兒畏罪潛逃。 蘭馨為營救裴子東想盡辦法未果,最後時刻,以太後最寵愛的獅子狗的雙面綉像,刀下留人,救了裴子東性命。 義和團與洋人抗爭,國內情勢混亂。傳銘攀附上權貴衛公子,並在其引見下結識了袁世凱之子袁克定。

第13集

衛公子對瀟瀟起了歹心,酒醉後將其強奸,傳銘畏其權勢也為辜家未來,敢怒不敢言,隻得安撫瀟瀟。來上海參加革命的沈濤再次探望瀟瀟,已是物是人非,瀟瀟假稱自己變心趕走了沈濤。 八國聯軍入侵,珍妃投井。逃亡前,厲公公收拾密室財寶,被手下太監小德子發現索要,厲公公將其砸死,慌亂中拉下《瑞鶴圖》,被隨後趕來的綠珠卷走。蘭馨素素趁亂從天牢裏救出了裴子東,素素留信表示自己回去家鄉,蘭馨讓裴子東遠走高飛,而自己等局勢平定了再說。兩人分別。

第14集

《辛醜條約》之後,西太後回宮,綠珠謊稱厲公公已死,西太後提升她統管內務府所有作坊。純園回宮,綠珠欲凌駕純園之上。純園私自祭奠珍妃,被綠珠抓到把柄,西太後令純園等候發配。 傳銘為前途跟衛公子進京,不得已拋下瀟瀟。 心急如焚的蘭馨求嘉齡格格帶自己探視純園,牢獄中,純園說出了蘭馨身世的秘密,蘭馨震驚不已,兩姐妹相認。嘉齡格格將太後賜給自己的行走金牌轉贈蘭馨。 樊逸泰收到了綠珠寄回的《瑞鶴圖》,大喜過望。 在京的傳銘巧遇綠珠,綠珠以蘭馨的安危脅迫傳銘與自己發生了關系。 瀟瀟懷孕,羞愧難當。

第15集

沈濤來北京執行刺殺王爺的任務,目標正是嘉齡格格的父親祿王爺,行刺未果他誤入格格閨房,被發現以格格為人質逃跑,途中受槍傷,格格出于同情為他包扎。 逃跑途中的沈濤並沒有傷害格格,他的革命理想也感動了她。沈濤已被四處通緝,格格不僅悄悄照料受傷的沈濤,甚至在太後面前為革命黨人求情,對沈濤由敬生愛。綠珠發現格格在太醫院開葯,起疑。

第16集

傳銘給蘭馨寫信約見,蘭馨用格格送給自己的行走金牌出宮與他相會,兩人見面盡述衷腸。被綠珠撞見,惱羞成怒。蘭馨又在格格的幫忙下與沈濤見面。 綠珠跟蹤格格發現沈濤藏匿處,沈濤雖將其引開,但還是行蹤暴露。格格求貝世寧救走沈濤。沈濤在貝世寧與格格的護送下安全離京。 綠珠在太後面前告密,太後忍痛賜死格格,同時以串通亂黨沈濤、盜用金牌之名將蘭馨發配。 蘭馨純園趙公公一同被流放雲南,途中受盡千辛萬苦。裴子東遇傳銘,邀其一同去找蘭馨。傳銘卻在最後關頭因為被袁克定任用而爽約。裴子東隻身前去。

第17集

格格死了,西太後遷怒綠珠,把她打入冷宮,並親自來到格格停棺的廟中祭拜。 得知格格因自己而死的沈濤悲痛不已,在格格墳前聲淚俱下。 沈濤短暫躲藏傳銘住處,衛公子正要提到瀟瀟,傳銘將話題引開。之後沈濤接上級命令遠走東京。 懷孕的瀟瀟來找衛公子,衛公子讓傳銘出面送瀟瀟打胎,瀟瀟不肯。已另結新歡的衛公子當著傳銘的面將瀟瀟撞暈變賣。 蘭馨等發配途中遇山洪暴發。山洪中三人危在旦夕,純園為保護趙公公,被大樹砸了一記腦袋。當地原住民的好心相救,才使三人脫離險境。除了純園醒來後視線有短暫性模糊,其餘人並無大礙。山洪也讓他們逃離了朝廷的押送,暫在原住民家中休養,擇日回家,純園希望帶著趙公公一起。

第18集

蘭馨從少數民族處學來不同綉藝,還發現了一種特殊的染色方式。 清朝滅亡,孫中山就職,傳銘回到家鄉,他勸父親趁亂世低價收購別家綉庄從中漁利。 純園的眼疾被趙公公發現,告訴蘭馨,被純園責怪。趙公公決定上山為純園採草葯。裴子東一路跋山涉水找尋蘭馨而來,正巧救了採草葯被蛇咬傷的趙公公。裴子東與蘭馨重逢,兩相感懷。原住民阿果對裴子東暗生情愫。 為婉拒阿果的求愛,裴子東和蘭馨假扮情侶。阿果找蘭馨問個究竟,卻遇當地土匪,將兩人虜走。裴子東率領原住民營救兩人,卻遇到已經加入匪幫的錢串兒。錢串兒以籠絡裴子東為他們造槍為名,讓匪頭放了蘭馨阿果。

第19集

純園蘭馨收拾包裹回江南,純園也要帶著趙公公,臨行,趙公公怕自己日後拖累純園悄悄走了,純園回去找他,讓裴子東先送蘭馨去渡口。裴子東與蘭馨幾日相處,兩人情意漸深,但蘭馨還是放不下傳銘。純園沒有找到趙公公,隻得和蘭馨上路,蘭馨惜別裴子東。裴子東回去救出被匪頭當作人質的錢串兒。 京城,傳銘趁亂世混得如魚得水,這日他與衛公子約見袁克定,意外遇見綠珠,她已經成了袁克定身邊的女人,她一邊和傳銘交往,一邊與袁克定周旋。 沈濤回國準備繼續革命。 回到江南的純園遇小偷,已成為小偷頭目的厲公公在偷來的包裹中發現了宮中綉品,想起當日拉下的《瑞鶴圖》追悔不已,誓要奪回。

第20集

沈濤回到家鄉探望母親,一家人團聚。 辜松圃請人為回到家的純園醫治眼睛,但為了家族的利益,對認蘭馨之事卻不置可否。綉品大賽上,蘭馨拔得頭籌,來頒獎的辜松圃再見蘭馨,百感交集。思前想後,辜松圃私下認了蘭馨,對外希望她嫁給傳銘做自己兒媳,將來用財產補償她。 裴子東和錢串兒去南京繼續軍火生意,談判筵席上遇到已淪落風塵成為藝伎的瀟瀟,兩人雖素昧平生,但瀟瀟的氣節讓裴子東動容,幫她擺脫了無禮客人的糾纏。 到南京發展革命的沈濤,找到裴子東聯絡軍火,裴子東一口答應回去辦貨,與瀟瀟道別時發現瀟瀟書畫中藏的沈濤二字,為二人安排見面。瀟瀟卻想見又礙于如今身份再次將沈濤拒之門外。 京城,傳銘在仕途和辜家綉庄的利益面前,被綠珠誘惑。接父親來信,傳銘動身回家。

第21集

蘭馨滿心歡喜準備和傳銘結婚。 傳銘回到家中,與蘭馨相見一訴相思,辜松圃曉以厲害讓傳銘盡快娶了蘭馨,傳銘為父親想方設法保住他在辜家子孫的地位感激涕零。 純園對傳銘不去雲南尋找蘭馨一事耿耿于懷,提醒蘭馨一定要想清楚傳銘為人。 綠珠回到家鄉,發現傳銘要娶蘭馨,又來攪局,蘭馨不以為杵。 蘭馨傳銘婚後,辜松圃告知傳銘自己要把財產留給純園和蘭馨,以補償蘭馨,傳銘崩潰,與父親當場翻臉。

第22集

傳銘拿蘭馨撒氣,蘭馨讓她看在自己的份上,不要和爹計較。她對爹表示自己不要家產,辜松圃沒有答應。失落的傳銘在綠珠處尋求安慰。綠珠為幫傳銘提出用《瑞鶴圖》幫他贏回在辜家的地位,條件是傳銘必須離開蘭馨,傳銘不答應。 趙公公其實來到了荷塘鎮,暗中幫助視力不佳的純園。蘭馨幫純園找到趙公公把他領回辜家。 厲公公獲知《瑞鶴圖》在樊家,綁架樊逸泰逼他交出圖來,樊逸泰隻得從命。 厲公公找到傳銘,以圖敲詐五萬兩銀票。傳銘問辜松圃借錢未果,偷錢被發現,被辜松圃責罵。

第23集

走投無路的傳銘一怒之下,殺死了厲公公奪回了圖。卻不料厲公公拚著最後一口氣,爬到了辜家門前,被回到家門口的辜松圃撞見,辜松圃成了謀殺厲公公的首要嫌疑人。 傳銘一不做二不休,把《瑞鶴圖》放進辜松圃書櫃,讓其嫌疑更大。 趙公公看到當日傳銘曾去過辜松圃房間,純園起疑,提醒蘭馨,蘭馨起初不信,和傳銘提起,傳銘緊張,誘使辜松圃說出不利于他的證詞希望其盡快獲罪。綠珠為維護傳銘羞辱趙公公把他逼走。綠珠問傳銘要禮物謝她。

第24集

蘭馨得知趙公公被綠珠激走,去質問她時無意中發現傳銘買來的戒指戴在了綠珠手上,心生疑竇。 牢獄中的辜松圃向沈母說出了當年調包真相,沈母大驚之下想認回傳銘,傳銘表面認母,實際對辜松圃更加恨之入骨。 蘭馨去母親墳前掃墓,卻發現一塊帶血的石頭,以及傳銘的打火機。

第25集

種種跡象表明,傳銘似乎與厲公公的死脫不了幹系,蘭馨試探地把他引到害死厲公公的現場,傳銘果然中計,在事實面前不得已向蘭馨承認了罪行,蘭馨讓傳銘去自首,傳銘逼急找了機會綁架了蘭馨,把她扔在山洞。傳銘和沈母告別,讓沈母也去後山看看。傳銘不顧純園等勸阻急于脫身,純園等手足無措。 後山,沈母救出蘭馨。蘭馨將傳銘送給自己的定情笛子折斷,沈母知道傳銘對不起蘭馨。 獄中辜松圃病重,蘭馨想盡辦法要救他出獄。

第26集

蘭馨拿著傳銘砸死厲公公的石塊去投案,為傳銘頂罪,讓官府放出病重的辜松圃,讓他回家治病。但是病入膏肓的辜松圃雖回到家中已無葯可醫,彌留之際讓純園轉告蘭馨一定要把《瑞鶴圖》綉出來。父親撒手人寰,頂替父親入獄的蘭馨連父親最後一面都沒見上。 沈母覺得家中發生了一系列變故傳銘卻不管不問,她趕到京城找傳銘救出牢獄中的蘭馨。面對母親的質問,傳銘敷衍拖延。

第27集

南京,裴子東為沈濤送槍支前來。秦淮河畔,裴子東思念蘭馨,酒後喊出蘭馨的名字,瀟瀟訝異他會認得蘭馨。兩人談起,才知前緣。瀟瀟讓裴子東去找蘭馨,裴子東卻讓瀟瀟去見沈濤。瀟瀟鼓起勇氣去找沈濤,卻陰錯陽差,沈濤正巧離開去了雲南。 保定,傳銘欲包下裴子東的所有軍火,並以北洋軍的名義籠絡裴子東,裴子東不從反而罵了傳銘一通。錢串兒卻見錢眼開,與裴子東吵翻,跟了傳銘。 裴子東在報上獲知蘭馨入獄,急忙趕去,用重金打通關節,救出了蘭馨。 純園說出辜松圃臨終遺願,即綉出《瑞鶴圖》,蘭馨憂心不已。純園不忍蘭馨繼續背負著辜家的重任,要裴子東帶蘭馨遠走高飛,蘭馨為裴子東的一片真心感動,卻還是放不下綉庄。為讓蘭馨解脫,純園想變賣綉庄。裴子東從警察局長手裏要回《瑞鶴圖》。

第28集

裴子東把《瑞鶴圖》送回辜家便準備悄悄離開。 傳銘回到家鄉,找到樊逸泰,以《瑞鶴圖》為誘餌讓他出面把辜家綉庄買斷套現。蘭馨知道了純園要賣綉庄讓自己走,極力阻攔,守住辜家綉庄的決心更堅定。傳銘聽聞裴子東又接近蘭馨,火冒三丈,要收拾他,反被裴子東打了一頓,錢串兒也沒有幫他。 南京,出于政治目的,袁克定傳銘約見同盟會岩森沈濤,沒想到見面地正是瀟瀟的香寓。沈濤瀟瀟終于重逢,沈濤始知瀟瀟這些年來的所有遭遇,他表示自己不在意瀟瀟的過去,隻求兩人重新開始。 綠珠討好袁克定的小妾,接下鳳衣霞帔的單,認定袁世凱就要登基。

第29集

綠珠帶回鳳衣霞帔的活,樊逸泰欣喜若狂,綠珠讓樊逸泰把辜家綉庄的綉女都挖來。蘭馨卻安心綉《瑞鶴圖》。綠珠樊逸泰對此誠惶誠恐。樊逸泰設賭局,讓丁茂祥輸了六萬多兩銀子,蘭馨等把辜家田產、綉庄、老宅等全部算上也還不上,最後隻好壓上了《瑞鶴圖》。逆境中,蘭馨沒有退縮,反而開始憑記憶開始綉圖。 樊逸泰依原先的約定把錢財綉庄等都給了傳銘,自己則得到了朝思暮想的《瑞鶴圖》。 裴子東加入同盟會,要去雲南給蔡鍔將軍送信,沈濤告訴他自己此次去北京執行完任務後就回來和瀟瀟成婚,裴子東為其祝福。 傳銘將家產變賣套現敬獻袁世凱,博其歡心。袁克定派傳銘去南京刺殺革命黨,暗殺名單上岩森首當其沖。刺殺時傳銘遇到沈濤,欲說服他加入袁世凱隊伍,自己可以為他引見,沈濤不同意。在袁克定的壓力下,刺殺任務再次執行,沈濤為保護岩森受了重傷,傳銘與他狹路相逢,沈濤為了不讓傳銘為難,讓他對自己開槍。沈濤死在了傳銘的槍口下。

第30集

袁克定下令把沈濤的屍首掛在城頭。傳銘求情要把沈濤屍首放下來,反被袁克定罵心慈手軟。沈母驚聞噩耗。 岩森將沈濤臨終前寫給瀟瀟的信帶去給她,瀟瀟聽聞沈濤的死訊,痛不欲生,信上沈濤對二人未來的美好憧憬如今隻讓她更痛苦。瀟瀟趕到城頭,在民眾的支持下沖破守衛背走沈濤的屍身。袁克定知道後大發雷霆,讓傳銘出面處理。傳銘騙沈母沈濤的屍身已被他放下,沈母起疑,僕人偷聽到傳銘要抓瀟瀟的部署,沈母跟蹤傳銘前去,瀟瀟捧著沈濤骨灰回南京說出殺害沈濤的凶手就是傳銘。沈母忍受不了親子相殘的人間悲劇,在幫傳銘做了最後的豐盛晚餐後,舉槍自殺。

第31集

荷塘鎮,樊家綉庄綉完鳳衣霞帔又要為袁世凱綉"飛龍圖",綠珠去找蘭馨綉,卻碰得一鼻子灰。 蘭馨把被姑姑含香趕出家門的丁茂祥又接了回來。 貝世寧來到江南,找蘭馨綉《太白醉酒圖》。 蘭馨綉《太白醉酒圖》李白的胡須總是綉不生動,在祭奠辜松圃時,墳前舞動的蒲公英給了她靈感。她和純園探討如何將絲線擘得更細。 綠珠將綉好的"飛龍圖"呈給袁世凱,被其大加賞識,綠珠趁機討好袁世凱,卻被袁世凱的老婆派人狠狠修理了一頓。已經眾叛親離的傳銘遇到落難的綠珠,兩人惺惺相惜。 樊家綉庄仍在趕製鳳衣霞帔,樊逸泰認為袁世凱穩坐江山,自己又當上了綉業商會會長,得意忘形。蘭馨綉成的《太白醉酒圖》讓貝世寧驚嘆不已,大肆宣傳下,外國的訂單像雪片般飛來,辜家綉庄起死回生,蘭馨更是被推舉為新一屆綉業商會會長。綠珠回到家鄉,看到辜家綉庄又風光了,而且聽說蘭馨沒有圖還要開綉《瑞鶴圖》,決定和她鬥到底,也開始對畫綉《瑞鶴圖》。

第32集

裴子東從雲南回來見瀟瀟,方知沈濤已被傳銘殺害,悲憤之餘,受瀟瀟之托把沈濤的骨灰帶回他家鄉。瀟瀟在裴子東走前問他要了一把手槍。 裴子東把沈濤骨灰帶回荷塘鎮,蘭馨傷心不已,想到孤苦伶仃的瀟瀟,蘭馨讓裴子東替辜含香二老把她接回來。 綠珠面對《瑞鶴圖》卻已綉不下去。 裴子東去南京找瀟瀟,香寓卻已易轉他人。裴子東想起瀟瀟上次分別時拿走了一把槍,懷疑她可能會去找傳銘尋仇。他接岩森命令營救蔡鍔將軍,傳銘受命監視蔡鍔,裴子東在傳銘出沒處遇到瀟瀟,讓她不要對傳銘輕舉妄動,把報仇的事交給他,瀟瀟在他面前答應,其實並未離開。她到傳銘家刺殺未果,反而被傳銘囚禁了起來。

第33集

已是傳銘手下的錢串兒盯梢蔡鍔卻中了裴子東的調包計,錢串兒放走了蔡鍔,為自保隻得抓了裴子東頂罪。傳銘嚴刑拷打裴子東,裴子東卻還是耍了傳銘,傳銘在袁克定面前抬不起頭來。袁克定提出袁世凱即將提前稱帝,要傳銘回去綉龍袍將功贖罪。 傳銘綉龍袍苦于沒有人手,綠珠幫他把在家鄉生活不下去來討生計的素素騙來,傳銘更是在綠珠慫恿下,以沈母病重之名把蘭馨誘到了北京。京郊荒山,傳銘綠珠把蘭馨素素囚禁起來綉龍袍,兩人卻消極怠工,傳銘想出用裴子東要挾蘭馨,為保護裴子東的性命,蘭馨答應開綉。

第34集

蘭馨的開綉,反而讓傳銘妒火中燒,他終于明白了裴子東在蘭馨心中的地位。等不及綉完龍袍,他便命令看守裴子東的錢串兒把他殺了,否則就要了錢串兒的命。錢串兒危機中給了裴子東一個銅質酒瓶讓他護在胸口,亂槍之中,裴子東保住了性命。傳銘一時中計,錢串兒放裴子東走,卻被反應過來的傳銘派人跟上,為保護裴子東,錢串兒把他推下山坡,自己中槍倒地,奄奄一息的錢串兒爬到一直愛戀的素素面前,素素哭喊著卻不能讓錢串兒活過來。 傳銘面對蘭馨,假稱裴子東已死,蘭馨痛不欲生中挑斷自己手筋,鮮血飛濺在龍袍上,龍袍被毀。傳銘和綠珠隻得把蘭馨素素丟在荒山上讓手下看守,去樊家綉庄取龍袍。素素蘭馨逃跑,途中素素為保護蘭馨被槍殺。 袁世凱倒台,樊逸泰在眾人的討伐下無路可走,選擇了懸梁自盡。 傳銘綠珠被通緝,裴子東負責捉拿要犯,卻被狗急跳牆的傳銘放了冷槍,裴子東生命垂危,蘭馨趕到。傳銘被捉拿。

第35集

醫院,蘭馨為裴子東獻血,她這才意識到自己最愛的人就是他,裴子東九死一生,卻落下了腿部殘疾。 牢獄中,蘭馨威逼傳銘簽離婚協定,傳銘憤怒簽下。綠珠聽到傳銘被判死刑,裝瘋拼到辜家放火燒辜家綉坊,要置蘭馨于死地,沒想到屋中的卻是純園,趙公公為救純園葬身火海。 裴子東蘇醒過來,卻恨不能接受自己的殘腿。一直在醫院陪護的蘭馨得知辜家綉坊被燒急忙趕回,安慰失去趙公公的純園。綠珠裝瘋賣傻搶走《瑞鶴圖》,把蘭馨誘到懸崖。兩人對決,最後時刻蘭馨的人格力量讓一輩子活在狹隘的爭鬥中的綠珠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綠珠丟下《瑞鶴圖》跳崖。 傳銘以自己家中藏有寶物為由回到家中,卻在看守的眼皮底下逃脫。 不想拖累蘭馨的裴子東悄悄離開,蘭馨一邊用左手繼續綉《瑞鶴圖》一邊等待他的歸來。 幾年後蘭馨綉完《瑞鶴圖》,千山萬水找到裴子東,卻被傳銘跟蹤,傳銘要殺死裴子東,裴子東為救蘭馨甘願犧牲性命,蘭馨情願和裴子東一同死,兩人的熾烈情感讓傳銘的整個世界崩潰,他舉槍自盡。 經歷了人生多少起起落落悲歡離合的蘭馨和裴子東緊緊擁抱在了一起。《瑞鶴圖》終于綉成,傳承世代。

以上來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沈蘭馨秦嵐
辜傳銘李宗翰
裴子東呂頌賢
辜純園潘儀君
辜松圃岳躍利
丁瀟瀟姜鴻
樊綠珠郭珍霓
珍妃杜若溪
沈濤林江國
樊逸泰王崗
嘉齡格格翁虹
慈禧太後潘虹
光緒帝保劍鋒
厲公公金書貴
景松濤錢串兒
孔文波趙公公
沈母張瑞珈
素素
金安歌辜仙芝
姚依依耿楠
辜含香曹露
戴蓮雲張蘭
樊斐斐姜翠娥
丁茂祥謝暉
呂洋袁克定
龍高士貝世寧
徐凱衛公子

職員表

出品人張蘇洲、楊震華、張林森、任仲倫
監製鄒曉利、陶軍、陳新增
導演金鰲勛、黃偉傑
副導演(助理)崇海峰、郭春燕、陸向華
編劇陳慧君、曉婷
攝影庄德財、粘瑞溫、大寶
剪輯陳綸桂
道具傈石可
配音導演黃湛
造型設計朝克
燈光蒿光華、阿寶
錄音董晏
場記韋麗芳、範軍燕
發行石蕙

以上來源

以上來源

音樂原聲

曲目作詞作曲演唱備註
百年一瞬山青青徐肖張佳片頭曲
十綉山青青徐肖陳靜片尾曲

以上來源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