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一個愛的理由

給我一個愛的理由

《給我一個愛的理由》導演謝銅,出品公司為北京金菲林影視策劃有限公司,演員包括劉園園、宋春麗、侯天來等。

  • 中文名稱
    給我一個愛的理由
  • 編    劇
    程文圃
  • 集    數
    23集
  • 線上播放平台
    愛奇藝 PPTV 暴風影音
  • 導    演
    謝銅
  • 類    型
    家庭倫理,言情,懸疑
  • 主    演
    劉園園,王詩槐,陳麗娜,錢泳辰,張小磊,尚于博
  • 語    言
    漢語國語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上映時間
    2006年
  • 製片人
    張文軍 張淮榕
  • 出品人
    張文萍、江翱
  • 出品公司
    北京金菲林影視策劃有限公司

基本信息

報備機構:廣西電影製片廠2006年12月許可證號:甲第024號

序號

劇名

編劇

導演

題材

體裁

集數

拍攝

日期

製作周期

聯合製作機構

備註

一般

喜劇

戲曲

3

給我一個愛的理由

程之圃

謝銅

當代都市



23

2007.1

3個月

北京金菲林影視策劃有限公司


內容提要:高中學生衣珊和澍陽自幼青梅竹馬,一次旅遊中,澍陽看到父親幫衣珊的母親翻衣領,以為他們之間關系曖昧,于是對父親有了看法。旅遊中,衣珊和澍陽由于迷路走失而陷入險境,他們相互救助,雙方都留下難以忘懷的好感,並相互約定,如果能活著出去,衣珊要成為一名出色的服裝設計師,澍陽則要成為一名服裝行業的執行總裁。經過大家的努力,他們得救了。不久,衣珊的父親酗酒而死,澍陽誤以為衣珊父親的死與自己的父親有關,于是父子間產生了隔閡。澍陽決定到美國讀書,從此衣珊與澍陽天各一方,但他們都沒有忘記彼此的約定,為實現理想發奮讀書,衣珊考上了江洲大學服裝設計專業,而澍陽也從美國哈佛大學畢業後成了一名香港駐內地服裝公司的執行總裁,他們在化解了父輩的種種誤會後,收獲了愛情。

省級管理部門備案意見

同意備案

相關部門意見


劇情簡介

有愛天涯咫尺,無愛咫尺天涯,愛,到底需要多少理由?

衣珊和澍陽自幼青梅竹馬,彼此雖無表白,卻早又是心心相印。事情蹊蹺的是,澍陽的 父親李進成和衣珊的父親衣強同時深信衣珊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給我一個愛的理由劇照給我一個愛的理由劇照

一次旅遊中,衣珊和澍陽由于走失而陷入"死亡之谷",為了生存,他們相互以生命救助了對方,而使他們的感情得到升華。

不久,衣珊家發生變故:父親衣強突然死亡,母親曲惠琴涉嫌被拘押,她把衣珊托付給了舊日戀人李進成;而澍陽卻相信父親李進成對衣珊父親的死有主要責任,因為案發當晚,他發現了父親的秘密。不久,澍陽被父親強行送到國外,衣珊也被李進成以受托"監護人"的名義,將衣珊秘密送到千裏以外的舊友黃翰閩家寄養。衣珊與澍陽從此天各一方。但他們卻牢牢記住當年在"死亡之谷"立下的誓言:衣珊要成為一名服裝設計師,而澍陽要做一個CEO,把衣珊設計的服裝銷售到世界各地。

在黃家的日子裏,黃翰閩對衣珊憐愛有加,其子黃銳也不可救葯地愛上了衣珊 ,而衣珊卻對澍陽的思念與日俱增;黃銳的母親修淑珍卻對衣珊懷有極大的戒備和敵意--她懷疑衣珊到她家裏來是"復仇"的,因為她擔心衣珊已經發現自己是衣父暴死的"真凶";而衣珊卻相信,父親是被一個與母親有婚外情的"那個人"所殺,在黃家遭到不公正待遇的她始終得到李進成的暗中呵護,並把他當自己的再生父親。這又是為什麽呢?

給我一個愛的理由截圖給我一個愛的理由截圖

八年後,衣珊成長為一名成功的服裝設計師,澍陽也回到大陸,成為一家跨國公司的CEO,並千方百計找到了衣珊,並將她設計的服裝銷售到了海外許多國家和地區。但這對日夜思念的情侶自然受到李進成和曲惠琴的百般阻撓,理由很簡單--李進成不能讓自己的親生子女結為夫妻。而明知衣珊並非李進成的女兒的曲惠琴為什麽也反對女兒和她所愛的澍陽結合呢?

衣珊的朋友們歷經周折,終于證明衣珊並非李進成的女兒。李進成又竭力撮合衣珊和澍陽的結合,卻遭到衣珊的拒絕。因為澍陽不得不告訴了她:他父親李進成可能是衣珊一直在尋找的、殺害她父親的"那個人"!而就在這對咫尺天涯的有情人陷入痛苦和絕望時,李進成和曲惠琴給自己的子女澍陽和衣珊留了一封遺書而去,信中有句耐人尋味的話:"如果無法用語言表達,隻有用生命來證明了。"他們要證明什麽呢?

演職員詳表

製片人:張文軍、張淮榕

給我一個愛的理由

總製片人:白鈺

出品單位:廣西電影製片廠

主要演員:

演員表

角色演員
衣 珊劉園園 
修淑珍宋春麗 
衣 強侯天來
李進成王詩槐
黃 父侯長榮
曲惠琴張小磊
張澍陽錢泳辰
向海娜陳儷媛 

作品賞析

該劇是近年來情感類題材中突出人性,強調榮恥觀的少有作品,融勵志情感、家庭倫理和懸疑推理與一體。直面當今國家發展的大背景下,社會中不同理想追求的中青年兩代人,在為愛、為民族、為國家、為做好一個現代文明人所表現出的截然不同的生存觀、價值觀、榮恥觀,強調了做為今天的一個中國人,應該如何符合一個發展大國所應展示給世界的高尚情操,文明風範。本劇定位于情感懸疑勵志劇,既有從頭到尾的懸疑線索,又不

單靠情節取勝,而是以懸疑為主線,細節上凸顯每個人鮮明個性,風格清新、獨特,表現手法舉重若輕,懸念疊生、跌宕曲折。

分集劇情

第1集

衣姍自幼生活在父母不和的家庭環境中。幸虧有幼時伙伴澍陽,常給她以寬慰,給她陰霾的生活帶來一縷陽光。 衣強和澍陽的父親李勁成原是摯友。自衣強的一次"意外失手",導致李勁成被"飛車奪命",盡管幾個月後又奇跡般生還,但即將與他走進婚姻殿堂的未婚妻曲惠琴,卻成了衣強的新娘。十幾年後,李勁成為照顧曲惠琴母女,不計前嫌,重用已過氣的衣強為公司總設計師。

第2集

衣姍得到噩耗:父親暴死。衣姍告訴前來安慰她的澍陽,父親絕不會自殺的,殺父親的"那個人"就是和母親偷情的那個人!澍陽感到了無比的悲痛和歉疚。 一夜間成了孤兒的衣姍被"臨時監護人"李勁成寄養在江南企業家、李勁成故友黃翰閩家裏,她與澍陽音信從此隔絕。

第3集

被父親騙到國外留學的澍陽,始終牢記與衣姍的愛情盟約。他的情況連同著許多秘密,被李勁成嚴格封鎖;秘書劉蕾似乎知道一切,卻為李勁成嚴守秘密。 日夜思念著澍陽的衣姍,一次跑回老家找澍陽,才知道他已被父親強行送到國外了,在父親墓前,衣姍發現了澍陽在匆忙離去時留給她的一張字條:"我們會見面的,那時你將是著名的服裝設計師,我是專門推銷你服裝的CEO!"

第4集

一次偶然機會,衣姍接觸到了黃氏下屬廠的服裝生產線,這裏的服裝設計引起她極大的興趣。 比衣姍小一歲的黃銳對衣姍產生了感情,對她言聽計從;衣姍也引導黃銳刻苦學習,使他從原來迷戀電腦遊戲的紈絝子弟走上正道。 在衣姍的鼓勵下,黃銳決心提前一年參加聯考,愛情的力量使他對前途充滿信心和動力。父親黃翰閩很想撮合兒子和衣姍成為一對兒。

第5集

澍陽在海外學習刻苦,成績優秀。他日夜思念著衣姍,也無法忘記衣強暴亡的那個恐怖之夜,父親李勁成匪夷所思的那一幕幕。 衣姍因考大學的成績不理想而苦惱,李勁成安撫她,衣姍又向他要澍陽的下落,說此時隻有澍陽才會使她得到安慰,李勁成還是不願意告訴她。

第6集

劉蕾找到李勁成,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就在他們激烈地爭吵的時候,已拿到入學通知書的衣姍趕來向李勁成報喜,卻驚訝地發現李勁成臥室裏有女人的用品。 衣姍在大學結識了有刑偵天賦的實習醫生徐家駿和富豪家女生海娜,大家都為衣姍的美麗和天賦而驚嘆;也知道她身邊總有一個跟屁蟲似的小帥哥黃銳。海娜對黃銳一見鍾情。

第7集

衣姍受不了修淑珍的敵意和歇斯底裏,要離開黃家,黃銳苦苦相留,黃翰閩也依然巴望衣姍做兒媳。 有心計的海娜千方百計與黃銳套近乎,博得黃銳信任,他告訴海娜一個隱秘。 放棄國外大公司的聘請而投奔國內著名品牌公司。由于他努力工作,很快得到公司老板向志東的賞識。

第8集

李勁成說出了埋藏在心頭多年的秘密:他與曲慧琴早有戀情,卻因為那場"飛車奪命"事件,使他們失去成為眷屬的機會。當徐家俊問到既然衣強已不在了,他為何還不敢公開他與曲慧琴的戀情時,回答卻令徐家俊驚愕:李勁成怕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澍陽上任伊始,矛頭直指李勁成任總經理的黃氏集團,他要報復"害得姍姍家破人亡"的父親。他約見父親並打聽衣姍下落,李勁成拒絕回答。

第9集

衣姍的《綠野仙蹤》系列,大放異彩,澍陽立刻確信這就是衣姍的作品! 澍陽終于查到衣姍下落,就在他來到衣強墓前時,卻發現衣姍正跟"男朋友"黃銳依偎在一起……

第10集

當父母懷著激奮的心情告訴黃銳:與向家結親,意味著公司有巨大商機的意義時,黃銳才發現自己中海娜的圈套了,他表示隻愛衣姍,讓海娜死心。 海娜懷疑李勁成在利用衣姍,把這件事告訴衣姍,衣姍卻表示她相信李勁成就像自己的父親一樣! 在衣姍和海娜生日這天,都向心上人送上一份心禮--黃銳的真誠打動了衣姍,徐家俊也以自己的機智打贏了這場愛情戰爭--海娜隻得"臨時"接受了徐家俊的愛,並當眾給了他一個吻。

第11集

衣姍的綠色系列一經推出,澍陽立刻以最優價悉數購買--他要兌現承諾:把她的設計作品推向國際市場。 實在抵擋不住澍陽的咄咄攻勢的李勁成又要把衣姍是自己女兒的真相告訴衣姍,曲慧琴卻擔心這樣將不僅會傷害衣姍,還會給李勁成帶來麻煩;李勁成表示寧可坐牢也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為促成衣姍和澍陽的見面,海娜精心策劃了一場報告會,著實讓黃銳和徐家俊慌作一團--他們都懷著各自目的,阻止這場見面。徐家俊以其機智,再次成功。

第12集

海娜把衣姍"並不幸福"的真相告訴了澍陽,澍陽來到黃氏找到衣姍--這對分離多年、朝思慕想的戀人終于見面了。 見衣姍和舊情人要舊情復燃,黃銳情緒失控地跑到高樓,要挾澍陽如果不離開,他就跳下去。聞訊趕來的李勁成趕走了澍陽,衣姍跑上高樓,稱要陪著黃銳一起跳,這才穩住了黃銳。

第13集

衣姍沖破重重阻力前來會澍陽,才知李勁成一直在欺騙她--澍陽並沒結婚,而是在苦苦等她。他們緊緊擁抱在一起。 為保住黃氏,黃翰閩屈辱地接受澍陽的"城下之盟":辭退李勁成。 衣姍終于向李勁成提出質疑:為什麽要對她撒謊阻撓她和澍陽在一起? 深夜,衣姍向海娜流露自己內心深處的質疑:李勁成和曲惠琴為何要拼命阻止她和澍陽這對生死相許的戀人?

第14集

澍陽告訴曲惠琴:"父親那天晚上回來時渾身酒污,然後給一個神秘的女人打電話,第二天衣姍父親就死了。其實那晚他是跟衣姍的父親在一起,那個神秘女人就是您--這就是父親拼命反對我跟姍姍在一起的真正原因吧?"曲惠琴再度精神恍惚。 衣姍和澍陽在他們的"七夕地"相會了,兩人激動地擁抱在一起。 奇跡的突現,讓黃銳目瞪口呆。按遊戲規則,他必須放棄衣姍。欲哭無淚的黃銳痴呆地仰望滿天星辰,反復唱著思念衣姍的歌。看到黃銳痛不欲生的樣子,衣姍心碎了。

第15集

黃銳和衣姍來醫院探視病重的黃翰閩,面對岌岌可危的黃氏,黃翰閩希望衣姍繼續留在黃氏,並希望李勁成回來挽救黃氏。 為了在競爭中獲勝,已經主持黃氏的黃銳急于成功,不惜盲目擴大聯營,導致產品質量下滑,澍陽以質量不合格為由拒絕收購黃氏產品,使黃氏雪上加霜。 因失血過多,澍陽急需輸血,他是RH陰性的稀有血型,這種血型非親屬關系的幾率還不到萬分之一,而衣姍的血型恰是同類血型,及時為他輸了血。

第16集

衣姍和澍陽的血型巧合,使病入膏肓的黃翰閩深深懊悔趕走李勁成。 徐家駿也來到李宅,想從李勁成嘴裏試探出衣姍和澍陽血型相符之迷,被李勁成趕走。徐家駿把衣姍和澍陽可能是親兄妹的事對海娜說了,希望海娜幫他倆暫時分開,海娜大失驚色! 黃翰閩當著眾部屬的面乞求李勁成重返黃氏主事,否則他拒絕治療;李勁成深受感動,答應重返黃氏。李勁成重新上任後,立即糾正了黃銳的一系列失誤,使公司有所好轉。

第17集

衣姍對澍陽總跟李勁成過不去而不解,找澍陽理論,澍陽感到有些事必須跟衣姍說清楚了,于是向衣姍說出隱在心中多年的痛:李勁成與曲惠琴早有私情,衣強的死與此有直接關系。 曲惠琴被搶救過來。徐家駿趕到醫院告訴她:如果李勁成真是清白的,隻有你活著才能為他作證,否則,衣姍永遠不會原諒她和李勁成的。

第18集

已經公開在一起,並向媒體露面的衣姍和澍陽,引起李勁成極大不安,他潸然對曲惠琴道:"我已經盡力了。"曲惠琴隻得把衣姍和澍陽是親兄妹的事告訴了衣姍,以使她離開澍陽。 仍不知情的澍陽發現衣姍又在回避他了,他以為父親又在對衣姍"做手腳",憤然找到李勁成,就在父子關系劇烈惡化到不可收拾的時候,衣姍趕來告訴澍陽:"他是對的,我們是兄妹--他是我們共同的父親!"

第19集

黃翰閩臨終前,緊握衣姍的手,希望她繼續留在黃氏,衣姍答應了。 徐家駿向澍陽提出新的看法:衣強在知道李勁成和曲惠琴"私通"後,卻仍未懷疑衣姍是自己的女兒,其中必有道理--就是說,澍陽和衣姍未必是親兄妹,隻有DNA鑒定,才能確定衣姍到底是誰的女兒。 衣姍母女決定離開這裏,到一個遠離塵世喧囂的地方隱居。衣姍出走後,黃銳開始酗酒,一次酒後,海娜送他回家,他誤把海娜當做是衣姍而與她發生了關系。

第20集

衣姍隻把她和母親隱居的地址告訴了徐家駿,通過徐家駿把信轉交給澍陽和黃銳,希望他們不要為她著急,她想和母親休養,以安撫精神不堪重負的母親。 黃銳與海娜舉行了婚禮,由于還放不下衣姍,黃銳和海娜渡過了一個並不幸福的新婚之夜。失去海娜的徐家駿和失去衣姍的澍陽以酒澆愁。徐家駿巧妙地安排了一次澍陽和李勁成的父子相會。這次父子會面,澎陽向父親提出自己多年來一直想澄清的疑慮:"是你害死了衣姍的父親?"

第21集

黃氏脫離險境,李勁成松了一口氣,他再度辭職,澍陽也離開大東。父子倆不約而同地踏上尋找與世隔絕的衣姍母女之路,並在同一水鄉小鎮不期相遇。望著焦慮和疲憊不堪的父親,澍陽感動了。對衣姍母女共同的情感和擔憂,使隔在這對父子之間長達八年的冰山開始融化。

第22集

海娜知道黃銳仍在關心著衣姍母女,她要去尋找她們,出于對海娜關心和愛護,徐家駿表示由他代勞,並要取回衣姍的DNA樣本,以確認衣姍和澍陽究竟是否親兄妹。 李勁成病情嚴重,當他發現黃銳傾囊將公司所有資金都用來炒匯,並面臨極大風險後,顧不得住院診斷就趕回公司"救火"但已經來不及了…… 黃銳的炒匯交易血本無歸,公司已經全部停產陷于混亂中。更嚴重的是,他也得知衣姍和澍陽並非兄妹--他所有希望都破滅了! 第23集 曲惠琴在大量飲酒後,終于向李勁成說出:衣姍是衣強的女兒。令她意外的是李勁成異常平靜,說他已經想到了。曲惠琴難過地說對不起,李勁成反安慰她:"女兒和兒媳還有什麽區別嗎?" 歷經災難後的黃氏重新恢復了生機,經歷了生死洗禮的黃銳也感到要珍惜在最困難的時候,一直守護在他身邊的痴情的妻子海娜,他倆的手第一次緊緊握在了一起。 在遠方的李勁成和曲惠琴相互攙扶著,在談論著兒女的婚事。 少年時就情定終身的"七夕橋"上,衣姍和澍陽交換了結婚戒指,晚霞映照著這對新人幸福相依的身影……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