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塞傳烽錄

絕塞傳烽錄

《絕塞傳烽錄》是梁羽生所著武俠小說作品,亦是"天山系列"的最後一部。

連載時約三十二回,後出版時因故一分為二,分為《彈指驚雷》和《絕塞傳烽錄》兩部小說。

小說講述楊炎、齊世傑、冷冰兒、龍靈珠等人的經歷和感情故事。

  • 書名
    絕塞傳烽錄
  • 作者
    梁羽生
  • 類別
    武俠小說
  • 連載時間
    1975年~1978年
  • 章回
    十二回
  • 連載報刊
    新晚報·天方夜譚

簡介

《絕塞傳烽錄》是梁羽生所著武俠小說作品,亦是“天山系列”的最後一部。連載時約三十二回,後出版時因故一分為二,分為《彈指驚雷》和《絕塞傳烽錄》兩部小說。小說講述楊炎、齊世傑、冷冰兒、龍靈珠等人的經歷和感情故事。

絕塞傳烽錄

基本資料

卷首詞:

萍飄倦侶,算茫茫人海,朋友知否?劍匣詩囊常作伴,踏破晚風朝露。長嘯穿雲,高歌散霧,孤雁來還去。盟鷗社燕,雪泥鴻爪無據。 

秋意正襲燕雲,京華漫步,目斷繁華處。徘徊重續悲秋句,一樣荒涼鬧市。酒綠燈紅,濃歌艷舞,于我渾無與。高山流水,有誰曾解琴趣?

——調寄百字令

主人公:楊炎、龍靈珠、冷冰兒

故事歷史年代:嘉慶年間

看點:天山系列最後一部

前集:《彈指驚雷》

續書:無,天山系列到此結束

首發資料:1975年02月12日~1978年04月10日,新晚報

故事概要

京都震遠鏢局總鏢頭韓威武準備六十壽辰之際金盆洗手掛刀歸隱,幾十年風雨江湖,鏢局闖得如許名聲,韓威武本該舒心,這時卻碰到了有生中的一大難題,鏢局的榮辱系于一旦,不得不請來有辣手觀音之稱的楊大姑,因為危害鏢局的正是楊大姑的弟弟楊牧,這也許是唯一的辦法。原來震遠鏢局本來是韓家與戴家合辦,當年戴家與小金川義軍有聯系,被清廷追捕而避難出走,楊牧乘機奪取了戴家的股份,成了震遠鏢局的大股東,這次鏢局易主,楊牧想讓徒弟閔成龍繼位,將震遠鏢局控製中清廷之中,鏢局上下無不心情惴然。

楊大姑的到來,使韓威武存有一線解危的希望。這時楊牧之親生子楊炎也來到京都,面見楊牧,其目的是勸說父親辭官歸隱。幾番試探中,卻被楊牧識破真相。楊牧以父子之情騙得楊炎交出康熙的一份遺詔。這遺詔本是龍靈珠送與楊炎,作為換取楊牧辭官之用。然楊牧卻準備以此換取更大的名利。這時楊大姑的兒子齊世傑揭露了楊牧的陰謀,楊炎痛心疾首,自知父子之情無法膠續了。

齊世傑會同武林異人快活張等挫敗了楊牧勾結白駝山少山主宇文雷控製震遠鏢局的陰謀,使鏢局再度回到戴家後人手中。楊炎卻從丐幫中得知天山派正以欺師滅祖、殘害同門的罪名追捕自己,而自己心愛的冷冰兒已與義父上天山為自己說項,禁不住心事茫然,不告而別,獨自前往天山。

龍靈珠一心牽掛楊炎,追趕楊炎途中遇到宇文雷,一番惡戰後,幸得逃脫,卻又遇上追拿楊炎的天山派石天行、丁兆鳴、石清泉、陸敢當等人,被他們當成楊炎黨所擒,準備押回天山。途經榆林,正逢榆林大俠歸元壽辰,石天行、丁兆鳴前往祝壽,把龍靈珠交給石清泉看管。石清泉邪心頓起,在石廟中逼奸龍靈珠,幸得江上雲相救,救出龍靈珠。江上雲讓石清泉寫了認罪書,令陸敢當簽名作了證人。而石天行、丁兆鳴在歸途中卻被宇文雷和白駝山主的小妾穆欣欣所擒,幸好孟華及時趕到,救出石丁二人。

江上雲和龍靈珠來到回疆,正遇清軍攻打哈薩克首府魯特安旗,江上雲被清軍亂劍所傷,那份認罪書也落入穆欣欣手中。

龍靈珠在天山的路上,又被天山派抓住。快活張化裝成清軍將領武毅從白駝山主宇文博手中騙走認罪書。這時楊炎也已抵達天山。

天山派大會上,由執法長老石天行審問楊炎、龍靈珠,石天行寵愛兒子,一心護短,審判一進相持不下。不久,江上雲等人先後來到天山,並出示認罪書。在人證物證面前,石清泉自知罪責難逃,跳崖自殺,石天行也隨之跳下懸崖。

而這時,宇文博等人乘機偷襲天山,焚燒天一閣,重傷天山派長老鍾展。代理掌門人唐嘉源與宇文博決戰,雙方難分勝負。孟華及時趕到,打敗了宇文博,唐嘉源自知武功才具難以執掌天山派,許下殺死宇文博便為天山派掌門之令。

天山事了之後,孟華與楊炎和好如初,天山派對楊炎與冷冰兒之情也由誹謗轉為理解和支持,但這時冷冰兒卻被宇文博所擒,而龍靈珠也不知去向,楊炎茫然而不知所措。

此時清軍在丁兆庸的帶領下,由御林軍統領衛長青任監軍大規模圍剿魯特安旗。楊炎扮作兵夜襲軍帳,意欲刺殺丁兆庸與衛長青,卻遇到生父楊牧。這事被閔成龍知曉,告知了衛長青,楊牧震驚于心愛弟子的背叛和自身危險境地,又感于父子親情的溫暖,幡然悔悟。父子間的一切糾葛化為烏有。他們殺死了閔成龍,且挾持衛長青來到丁兆庸軍中,展開了一場惡戰。楊牧身受重傷,臨死露出了舒心的笑容。此時孟元超率領義軍入得清營,衛長青死于龍靈珠鞭下,清軍不戰而退,魯特安旗解圍。

孟華、快活張、齊世傑為救冷冰兒,齊上白駝山,在冰洞中,齊世傑勇鬥宇文博,難分勝負。此時,楊炎、龍靈珠也摸索進入冰洞,一番苦鬥,楊炎力誅宇文博。冷冰兒從囚牢中走出,大家吃驚不已。她已自削青絲,決心此生遁入代門。楊炎心神恍惚,痛苦難禁,但令眾人欣慰的是,冷冰兒並不消極頹廢,她要去小金川繼續同義軍一起戰鬥。

人散後,楊炎陪龍靈珠回到藏邊龍則靈家中,老人逝期在即,臨終將外孫女的終身托付于楊炎。此後,孟華奉天山派之命,來請楊炎回天山派出任掌門一職。但龍靈珠沒有陪伴楊炎回歸天山,她與楊炎訂下了另一個“七年之約”,如同當初冷冰兒一樣,楊炎禁不住心中一顫,然龍靈珠已去遠了。

人物介紹

主要人物

楊炎 雲紫蘿與楊牧之子,唐經天的關門弟子,龍則靈之徒,繆長風的義子。

齊世傑 楊大姑之子,迦象之徒。

冷冰兒 冷鐵樵的侄女,唐嘉源夫人之徒。

龍靈珠 展靈鯤之女,龍則靈的外孫女。

其他人物

楊大姑 “辣手觀音”,齊世傑之母。

楊牧 保定名武師,一等大內侍衛,楊大姑之弟。

韓威武 震遠鏢局總鏢頭,韓巨源之子。

宋鵬舉 震遠鏢局鏢師,楊牧之徒。

胡聯奎 震遠鏢局鏢師,楊牧之徒。

沐天瀾 震遠鏢局副總鏢頭,韓威武的女婿。

李麻子 天下第二神偷,震遠鏢局的管事。

張逍遙 “快活張”,天下第一神偷。

閔騰蛟 閔成龍之子

方亮 楊牧的三弟子,解洪的助手。

範魁 楊牧之徒,解洪的助手。

解洪 柴達木義軍頭目。

繆長風 楊炎的義父。

孟元超 天下第一快刀,柴達木義軍首領。

皇甫嵩 北京丐幫分舵香主,少林派弟子。

司馬玄 北京丐幫分舵香主。

支劍峰 北京丐幫分舵舵主。

孟華 天山派記名弟子,丹丘生、段仇世之徒,孟元超與雲紫蘿之子。

丹丘生 崆峒派掌門。

胡中源 震遠鏢局老鏢師。

崔明倫 震遠鏢局老鏢師。

崔立誠 揚威鏢局總鏢頭。

戴京 戴湛之子,崔立誠的義子,後成為震遠鏢局總鏢頭。

馬天華 飛馬鏢局總鏢頭。

江上雲 江海天的次子。

陸敢當 石天行的大弟子。

丁兆鳴 天山派四大弟子之一。

羅海 回疆各部落總格老。

羅曼娜 回疆第一美人,羅海之女,桑達兒之妻。

桑達兒 哈薩克族神箭手

唐嘉源 天山派掌門,唐經天之子。

沙遼 羅海的侍衛隊長。

凱石 羅海的副侍衛隊長。

甘武維 天山派四大弟子之一。

雷震子 武當派掌門。

蕭青峰 青城派長老。

無礙大師 少林寺達摩院長老。

鍾展 天山派長老,唐經天的師兄。

白堅城 天山派四大弟子之一。

白英奇 “天山三英”之一,天山派第三代弟子之首,白堅城之侄。

霍英揚 “天山三英”之一,天山派第三代弟子之一。

韓英華 “天山三英”之一,天山派第三代弟子之一。

龍則靈 年羹堯的後人。

姬追風 天山派弟子。

華靜宇 天山派弟子。

邵鶴年 柴達木義軍頭領。

駱宏 清軍旗牌官,丁兆庸的親信。

于萬山 丁兆庸的親兵副隊長。

反派人物

閔成龍 御林軍軍官,楊牧的大弟子,原震遠鏢局副總鏢頭。

宇文博 白駝山主,當世第一大魔頭。

宇文雷 宇文博之侄。

烏蘇台 大內總管。

衛長青 大內副總管。

魯弘 御林軍軍官。

周霸 大內侍衛。

石天行 天山派四大弟子之首,天山派長老,鍾展的大弟子。

司空照 宇文博之徒。

慕容垂 宇文博之徒。

石清泉 石天行之子。

穆欣欣 宇文博的妾侍,爾朱榮的情婦。

段劍青 段仇世之侄,鍾展的關門弟子。

武毅 仲毋庸之徒,丁兆庸手下副將。

應魁元 武毅之徒。

爾朱榮 奢羅之徒。

丁兆庸 撫遠大將軍陝甘總督

賀鑄 大內一等衛士,劍術達人。

陶煉 大內一等衛士,劍術達人。

成天德 丁兆庸的親兵隊長。

衛托平 大內第一達人。

司馬鐵 白駝山副山主,宇文博的師弟。

提到人物

戴均 震遠鏢局創辦人之一。

韓巨源 震遠鏢局創辦人之一。

北宮望 前任御林軍統領。

尉遲炯 關東大俠

鄭雄圖 獨腳大盜。

宋騰霄 柴達木義軍首領,孟元超、雲紫蘿之友。

雲紫蘿 楊牧之妻。

岳豪 楊牧的二弟子。

彭大遒 大內侍衛。

年羹堯

薩天橫 御林軍軍官。

冷鐵樵 柴達木義軍正首領。

蕭志遠 柴達木義軍副首領,蕭青峰之侄。

蕭逸客 祁連劍客。

金逐流 天下第一劍客。

戴湛 戴均之子。

馬犇 “雲中雙煞”之一,白駝山販毒人員。

田耕 “雲中雙煞”之一,白駝山販毒人員。

穆揚波

穆志遙 穆揚波之子。

釋湛 天竺高僧。

薩福鼎 前任大內總管。

唐經天 天山派前任掌門,唐曉瀾之子。

李務實 陸敢當的師叔。

歸元 榆林劍客,火雲庄庄主。

江海天 天下第一達人,當世威望最高的大俠,金世遺之徒。

江上風 江海天的長子。

金碧漪 金逐流之女,孟華之妻。

金世遺 金逐流之父。

優曇 天竺爛陀寺法師。

仲長統 南丐幫幫主。

仲毋庸 仲長統之子。

展靈鯤 “玉龍太子”,展南冥之子,龍則靈的女婿。

展南冥 “玉面龍王”,東海大盜。

奢羅 爛陀寺三大高僧之一。

迦象 爛陀寺三大高僧之一。

丁顯武 清兵主帥,丁兆庸之子。

孟神通 大魔頭。

慧心師太 冷冰兒之師。

作品賞析

“恩仇未了相思債,利害雲何骨肉情。”誰知當年那一曲愛情悲劇,在雲紫蘿逝去之後,竟又延續了二十餘年,伴隨著孟華、楊炎的成長道路,不斷演出了“父子相殘”、“兄弟揮戈”的一幕幕悲劇。 然時光流逝,一切宛如過眼雲煙,當年的主角配角,到如今都已是閱盡了人世間滄桑,心中多少愛恨情仇,終要有一個了結。而最適合終結這闕愛情悲歌者,莫過于明白真相的楊炎。 孟華的身世,決定了他在明白真相之後他會掃除心中一切陰霾,站在孟元超的一邊;與孟華不同的是,楊炎作為楊牧的親生子,也決定了他在明白真相之後,內心將承受著更為沉重的壓力,面臨著更大的困境,他必須為父親、也為之前的某些行為作一個交待,要想擺脫這個困境,他將要跨過人生道路的“三道關”!

“親情關”。一切真相大白,面對著已成為俠義道對立面的父親,成為楊炎心中一道無法輕易邁過去的坎。當年之事大半以楊牧為非,然楊牧也有可憐之處,且那一份血緣關系終歸無法抹去,無論父親做過什麽,骨肉之情終歸難以割舍,何況父親于已多少也有那一份親情。為了自己、更為了父親,楊炎必須讓楊牧擺脫清廷,哪怕是付出自己的一生,陪同楊牧隱居山林,但是面對迷途已深的父親,他猶疑但又不甘放棄,于是有了試探、輕信,但換來的是失望乃至絕望。在兒子和利祿面前,楊牧選擇了後者,因他已涉足已深,未能輕易抽身,也因他對孟元超的恨意未退,仍想借助清廷的力量“報仇”;更因他想兩者兼得,未至最後關頭,人終歸有一個僥幸的心理,他想讓楊炎也聽從他的安排,這樣既找回了親生的兒子,又能“報仇雪恨”,更能在官場中更上一步,這于他無疑是最為理想的結局。然而他們都失望了,楊炎心痛于父親的欺騙,這不僅是對自己的欺騙,也差點賠上了龍靈珠的性命;他逐漸看到了父親的無情,為了功名利祿什麽都可舍棄;心痛于自己的輕信,差點害己害人。楊牧也失望了,他的一番布局轉眼成空,最終連兒子對自己的感情也被自己親手葬送,親生的兒子再也不願稱他一聲“父親”,人生最為悲哀處莫過于此了,那個時刻,他的內心之痛也應該是極為深刻的。或許從那之後,楊牧開始了內心的反思吧,畢竟父子親情是任誰也無法抹殺的,盡管對功名利祿之追逐,盡管對姐姐、外甥及徒弟多麽無情,但是楊牧內心深處還是有一個底線的,就是不傷害自己的親生兒子,畢竟這一生中隻有一個親生兒子,畢竟這是他和雲紫蘿所生的兒子,不管兒子認不認他,但是父親總要為兒子盡一份心,最終楊牧在獨生子的性命和功名利祿追求甚至是自己的生命面前作出了自己的選擇,為救楊炎犧牲了自己,也為義軍立了大功,重新贏得了那一份彌足珍貴的親情,也重新贏得了所有人的尊敬,或許生命彌留的那個時刻,他會再度想起了雲紫蘿,這正是她所期望的。楊炎也從父親的獻身獲得了苦苦尋求的那一份親情,從那之後,他內心中也會從那一份親情中得到一份驕傲,何況他身邊還有無數的親人,繆長風、孟元超、孟華、龍則靈、楊大姑、齊世傑,都關愛著他,他終于享受到了親人的關愛。

“師門關”。由于冷冰兒的緣故,楊炎親手割下了石清泉的舌頭,又傷了石天行,而石天行的身份又是僅次于掌門唐嘉源之執法長老,這使得楊炎面臨著被天山派逐出門牆之劫難,師恩深重,被逐出師門無疑是一生之恥,這也成為楊炎不得不邁過的又一道關。在“親情關”面前,楊炎面對是已失足的父親,在“師門關”面前,楊炎面對的則是自己過去的某些沖動。應該說,在這事上楊炎自己也是有某些過失的,盡管有石清泉、石天行相迫在前,此生最敬愛的冷冰兒受辱之恨,但是其下手無疑也是太辣,在一定程度也有背俠義之士所應為,面對著手握天山派大權的石天行,楊炎無疑要為過去的沖動付出一些代價。但盡管如此,這道關他必須要勇敢地邁過去,因為這不僅關系到他是否能容于師門,更關系到冷冰兒的名節,也關系著龍靈珠是否會成為天山派的公敵,一身幹系著三個人的命運,既然是自己闖出的禍就必須自己面對,他毅然踏上了天山的路。

“難忘最是兄弟情”。知道真相的楊炎連闖三關,完成了人生的一大突破,與此同時,天山之上,孟華、楊炎這對異父同母的兄弟終于冰釋誤會,重新走到一起無疑讓人為之欣慰。骨肉親情,血濃于血,然而從互不認識、首度相見、彼此誤會、揮戈相向、相互牽念、再到言歸于好,這對兄弟之間實在經歷了太多太多的往事。不同的身世、不同的經歷決定了不同的個性,也使得每次的相遇都將碰出火花。在他們各自身上,孟華更偏重于理性,而楊炎的感性色彩無疑更強,楊炎的任性沖動使他常有驚世駭俗之舉動,不區于世俗之見,而表現出的一臉不屑,但每每當他的驚世之舉不可收拾之際,卻遇到了孟華理性的抑止,在一定程度上也減輕了楊炎舉動帶來的破壞性,盡管這一度使到兩人的誤會加深,但是固有的情誼卻又使得兩人每每沖突之時都會“手下留情”,而孟華終于也明白了自己對弟弟的誤會,楊炎最終也體會到哥哥對他那種“愛之深責之切”的強烈情感,固有的兄弟情誼終于無法抑製地從他們身上爆發出來。當兩人走到一起時,楊炎是“激動”、“眼中蘊淚”、“哽咽地說”,此時楊炎內心已是激動到了極點,孟華卻是搶先說道:“你受了冤枉,我已經知道了。過去我們都做得有點不對,我不會怪你的,請你也不要怪我。”然後就準備一鬥白駝山主,這一幕將兄弟二人的性格差異完全地展示開來。

從孟華、楊炎的經歷中,羽生先生似乎更為肯定孟華的理性,對楊炎的感性給予的是一種“理解”,《彈指》、《絕塞》中,任楊炎如何特立獨行,令得正邪兩道為之矚目,卻始終掩蓋不了孟華身上的神彩,甚至每每在孟華面前顯得相形見絀。孟華出場的次數不是很多,然就是在這為數不多的幾次出場人讓人留下深深的印象:第一次比劍輕而易舉地折服楊炎;第二次比劍雖然負于楊炎和龍靈珠的聯手,但是用他高尚的品德再度折服了楊炎;搭救石天行,讓得白駝山的宇文雷、穆欣欣為之喪膽;天山一戰擊敗不可一世的白駝山主;最後攻破白駝山孟華無疑仍是主角,可以說孟華也是羽生先生筆下為數不多的作為上一部書的主角而在續集中繼續著身上的光芒,可惜續集少了金碧漪,否則兩對情侶一起,當會予讀者以別樣的閱讀感受。 “兄弟同心,其利斷金”,而當孟華和楊炎身上的理性和感性結合在一起,那麽必將產生驚人力量。天山一役,孟華戰勝白駝山主,得益于楊炎對他的信任,將自己的命運交付于他手上;白駝山上,楊炎手刃白駝山主,得益于孟華力挫白駝山主的凶焰,這個時候,理性和感性互補的意義遠遠大于它們之間的沖突,這將沖破前途任何阻礙。

“繆長風、孟元超、楊牧”。這三位都扮演著當年愛情悲劇的主角,當年那一場愛情悲劇延續了他們各自的恩恩怨怨。雲紫蘿埋骨于小金川,隨著雲紫蘿的逝去,繆長風一切的愛都隨著雲紫蘿的逝去而徹底的埋葬,他剩餘的情感又都給予了楊炎,隻為他的雲紫蘿之子,隻為這是雲紫蘿生前交托他的事,此後二十多年,繆長風更多陷于對雲紫蘿的追思以及對楊炎的關愛;孟元超成為義軍的領袖人物,指揮義軍力抗清軍,威名更為顯著,然而雲紫蘿的影子也深深地刻在他的心中,而且他對雲紫蘿多了一份愧疚,他渴望的是給予雲紫蘿的孩子包括孟華和楊炎以一份補償;楊牧則繼續充任清廷的衛士,懷著對孟元超的仇恨,應該還有對雲紫蘿的不理解超過了二十餘年光景,他無力向孟元超決鬥,隻能借助清廷的力量,同時兩度挑撥孟華、楊炎向孟元超尋仇,然最終都失敗了,相比于繆長風、孟元超,其實他活得最為可憐,不僅無力“報仇”,又弄得聲名狼藉,親人離散,摯親的姐姐一家與之決裂,徒弟或是懷有異心,或是不齒其為人,親生兒子一度拒絕與之相認,而他投靠這一方更多隻是被利用而得不到任何尊重,一連串的失敗,使之活得越來越累,好在他對自己的兒子還是有著那一份親情,最終他舍棄了生命,換取了為份親情,同時贏得了所有人的尊重。繆長風終于等到楊炎力誅白駝山主,成為天山派的掌門,這無疑是他內心中最大告慰雲紫蘿之處。而孟元超的結局無疑最好,不僅與孟華父子相認,楊炎也認之為父,使他能夠從這兩個兒子身上給予一種補償。但不管怎麽說,這一段延續三十餘年的愛情悲歌終于劃上了一個還算美滿的句號,此中“第一主角”雲紫蘿如果看到這個結局諒必也會感到欣慰。有時也頗為繆長風的後半生感到惋惜了些,前半生光芒萬丈的他,後半生卻顯得黯淡了不少,隻為他始終無法擺脫雲紫蘿的影子。他付出了最多,得到的卻是最少。一生中對雲紫蘿付出的愛讓人為之肅然起敬但也有點覺得可惜了。 當年的一些親朋,如楊大姑早已沒有當年的波辣,隻餘一般蒼老的心境和對兒子的關愛;韓威武閉門封刀,走得不留遺憾;段仇世也沒有當年那般憤世嫉俗,剩餘的是對走上邪路的侄兒還遺有一份關心,希望為家族留個後。他們都已是閱盡世間滄桑,然他們也是這段延續三十餘年愛情悲劇的一個見證者。

“冷冰兒、段劍青”。孟華、楊炎人生路上的兩位重要人物,他們不僅同孟華、楊炎兄弟都有著密切的關系,段劍青是孟華二師父段仇世的侄兒,同時也曾是楊炎小時一位親近的“哥哥”,段劍青又曾多次加害過孟華、楊炎;冷冰兒曾經默默地愛著孟華,照料這楊炎,同楊炎更有過一段“情緣”和一個“七年之約”,可以說冷冰兒和段劍青在某一程度已是融入了他們兄弟人生。 一條 愛情的道路,冷冰兒走得如此之艱難,遭受過多少的創傷。她初戀的段劍青,幾次加害于地,甚至險些將之置入死地;她曾經默默愛著孟華,但是孟華同金碧漪已是一對情侶,她隻能將愛意存于心頭,不敢有半點的流露。從此她失過了少女的活潑天真,真的變得冰冷如雪,她的心已灰,為此她拒絕過多少人的求愛,直至遇上了齊世傑。善良樸實的齊世傑一度融化她內心中的冰雪,讓她的情感稍稍的感到一絲愛的暖意,遺憾的事由于齊世傑母親的阻撓,讓她遭受了一次更大的傷害。情感無依中,她遇上了同樣徨彷無助的楊炎,兩顆受傷的心靈碰在一起,造就了一場無果的情緣,她不敢接受這般火熱的愛意,因為她太了解楊炎,明白這是一場不會有結果的愛,所以她苦心地訂下了一個“七年之約”。之後她又遭受到曾經愛她的石清泉的侮辱、傷害,致使楊炎作過了傷害同門之舉,割去石清泉的舌頭,闖下了一場大禍。楊炎願意為她犧牲一切,代她承擔一切的傷害,然而這是否就是“愛情”?冷冰兒和楊炎都不能回答,因此他們隻能守住這個“七年之約”,但是這又是何其之辛苦,因為冷冰兒定下這個約定目的並不是考驗楊炎的愛情,而是冷卻楊炎內心的沖動,然而楊炎卻為此陷入了愛情的迷茫,這無疑又是冷冰兒所不願看到的。最終她隻能再次地犧牲自己,以“出家”之舉解除了這個“七年之約”。冷冰兒走的時候顯得輕松,她覺得她幫助楊炎解除了一個負累,她可以無憾地離去,盡管這是以她的犧牲所換得的,然而面對此楊炎和龍靈珠也同樣無法輕松,他們無法承受起冷冰兒作出的犧牲。同樣感受的深深的遺憾還有齊世傑,感覺中齊世傑的寬厚大度其實最適于撫慰冷冰兒受創的心靈,隻可惜失去的東西很難找回,隻能祝願此後的歲月齊世傑能用他的真心再度融化冷冰兒心頭的冰塊。 段劍青是貫穿于整個系列的一位重要人物,也是為數不多予人以深刻印象的反面角色。初次出場,他是段氏王府的一位養尊處優的小王爺,他有著不甘寂寞,渴欲闖出一番事業的心,同時他又予人以意志薄弱、稍嫌輕浮的某些缺點,少年時他也經歷著一場無果的愛情,他曾對武庄產生愛意,但是武庄已有意中人,是否是那場無果的愛情讓他從此不相信愛情,從此眼中隻有赤裸裸的利益。此後的他沒有愛情,隻有利益、利用和拋棄,他和冷冰兒,是看中了冷冰兒是義軍領袖侄女的身份,意圖借助冷冰兒提高身份;他和羅曼娜,同樣看中羅曼娜在回疆的地位和羅曼娜家中的秘笈;為了騙到韓紫煙的使毒功夫,他不惜和韓紫煙混在一起,當他達到目的或是無法達到目的,他都會向愛他的人施毒手,置人以死地。 他又是絕頂聰明,先後拜在歐陽沖、天山派、天竺爛陀寺等門下,又學到韓紫煙的使毒功夫,也成了藝兼數家,足與楊炎、齊世傑相抗衡的達人,同時在回疆一帶形成自己的勢力範圍,幾番加害孟華、楊炎、冷冰兒、齊世傑,投身清廷、與白駝山勾結,在天山派的大會上,段劍青為了誣陷楊炎,不惜犯險當眾現身于大會現場,挑動天山門人對楊炎的不滿情緒,險將楊炎、冷冰兒置于絕境中,爾後再度暗算楊炎成功,足見其聰明機智。 段劍青的結局是廢了武功,被段仇世帶回家中,相比于前期的楚昭南和了因,羽生先生對他還是手下留情,感覺中羽生先生對這個人物寫得還是不夠展開,給人以聰明有餘,氣魄不夠之感,給人留下印象的地方甚多,但是未能予人以有力的震蕩,感覺有點可惜了。

“天山派與白駝山”。天山派自來是羽生先生筆下第一大門派,然至本作中已呈現盛極而衰之象,段劍青和白駝山主進攻天山派一役,其規模遠遠及不上當年天竺爛陀寺達人登門較技,清廷乘機進攻一役,上場戰役隨著唐經天的開關一舉扭轉局面,而在本書一役中,唐嘉源苦鬥白駝山主不下,最後由孟華收拾殘局,且唐嘉源幾度被石天行所凌駕于頭上,確實缺少了一派掌門所應具備的權威,其才具風彩比起唐經天相差甚遠,確實天山派到了該變革的時候了,好在唐嘉源有鑒于此,將掌門讓予有朝氣有沖勁同時又是武學奇才的楊炎,也算是明智之舉了。 白駝山則是《彈指》、《絕塞》著力塑造的一個反面門派,從司空照、慕容垂替白駝山主營造的聲勢,到白駝山與龍靈珠一家的恩怨,再到宇文雷、穆欣欣等反面人物的出場,白駝山主都予讀者以一種期待,期待這位人物的出場會掀起一場驚天動地的波瀾,白駝山主登場後也有擊敗繆長風,進攻天山派,惡戰鍾展、唐嘉源、孟華,擄走冷冰兒之舉,然就白駝山主身上的霸氣還是遠遠不及之前的邪派宗師喬北溟,甚至也不如孟神通,隻能稱得上邪派達人,于此讓人未免有些失望了。本書結局白駝山被孟華、楊炎、齊世傑等攻破,白駝山主也死于楊炎劍下,至《劍網》、《幻劍》筆下的白駝山,方死灰復燃,而且對造成更大的危害。

《遊劍》、《牧野》、《彈指》、《絕塞》用雲紫蘿、孟元超、繆長風、楊牧及孟華、楊炎兩代人的故事形成了羽生先生中後期的一個系列,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羽生先生創作從中期步向晚期的一個轉捩點,《遊劍》是中期最出色的小說之一,《彈指》則是開啓晚期探索的先聲,這個系列留給讀者討論的東西很多。據偵探的考證,連載中的《彈指》和《絕塞》是合成一部書《絕塞傳烽錄》,後來在出版時候一分為二,至于分拆的原是有待偵探般的專家進行考證了,就個人閱讀的感覺是,羽生先生自《彈指》開始了晚期的探索,但是至《絕塞》似乎又回到了創作中期的思路和手法,遠沒有以後的《劍網》、《幻劍》走得更為純粹堅決,所以如果感動于《彈指》帶來的震動,至《絕塞》未免有些失望了,其實這也可以理解,畢竟突破之前固有的思路,進行探索創新的路上總會有著猶疑,兼之《彈指》中楊炎為當仁不讓的第一主角,但是《絕塞》中羽生先生似乎對孟華和楊炎並重,所以將《彈指》獨立成書,成為一部楊炎自己的故事的小說,同時也留存一部純粹創新的小說,這是個人一點不成熟的想法。 本書的創作中,可能是由于羽生先生精力方面的原因,所以在一些地方都出現一些破綻,如快活張的武功,在震遠鏢局中快活張迫烏蘇台簽下“城下之盟”,提到快活張不敢與烏蘇台擊掌,怕被他試出功力深淺;但是在假扮武毅向白駝山主追討石清泉的認罪書,又顯露了一手足讓白駝山主驚震的內功,顯然是前後矛盾了。諸如此類的小破綻書中還有一些。但不管怎麽說,羽生先生在這兩部書進行了可貴的探索,此中意義自是難能可貴的。在此還是借本書卷尾詞句結束本文,正是: 舊夢塵封休再啓,此心如水隻東流。

作品目錄

第一章 恩仇未了相思債 利害雲何骨肉情

第二章 顛倒是非施詭計 洞穿黑白仗良朋

第三章 求榮反辱親情斷 仗義扶危友道堅

第四章 情真戲假爭權位 李代桃僵脫網羅

第五章 物歸原主銷懸案 貨運邊疆出怪招

第六章 行同禽獸凌孤女 幸有神駒救主人

第七章 單騎闖陣留殘命 妖婦迷魂奪證供

第八章 浪子傷情尋故侶 邊城浴血振軍威

第九章 滾子還家情悵惘 掌門斷案費思量

第十章 盟心忍令沾泥絮 情劫應嗟逐彩雲

第十一章 何當重訂三生約 隻是難堪七載爵

第十二章 彈指傳烽消罪孽 驚雷絕塞了恩仇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