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白之戀

純白之戀

《純白之戀》是江海洋執導的電視劇,張娜拉嚴寬、餘文樂、楊雪主演的都市題材的愛情電視連續劇。

  • 中文名稱
    純白之戀
  • 外文名稱
    Good Morning Shanghai
  • 出品時間
    2007年
  • 製片地區
    內地
  • 集    數
    24集
  • 線上播放平台
    愛奇藝 華數TV 優酷 百度影片 樂視網
  • 導    演
  • 首播時間
    2007-2-27
  • 主題曲
     純白的愛
  • 類    型
    偶像劇,言情劇,內地
  • 發行公司
    上海電影集團
  • 每集長度
    42分鍾
  • 主    演
    張娜拉嚴寬,餘文樂,楊雪,達式常
  • 上映時間
    2007年2月27日
  • 拍攝地點
    中國大陸
  • 出品公司
  • 編    劇
    藝珩
  • 其它譯名
    情系浦江

​基本信息

報備機構:上海電影(集團)公司 2006年6月 許可證號:甲第008號

序號

劇名

編劇

導演

題材

體裁

集數

拍攝

日期

製作

周期

聯合製作機構

備註

一般

喜劇

戲曲

20

情系浦江

藝珩

馬瑋

當代都市

30

2006.6

4個月

上海藝珩影視

內容提要:李明受母親之命來挽救千瘡百孔的公司,李振國(李明叔叔)早就有心想掌控公司,他們設法將具有雄厚投資實力的羅氏公司總裁的女兒介紹給李明,企圖通過婚姻來達到掌控公司目的。李強(李明弟弟)移情別戀,愛上新交女友米琪,前女友劉真來上海找李強,李強避而不見。劉真心碎,李明安慰劉真,二人逐步產生情感,羅英通過各種手段,嘗試讓李明回到身邊。痛苦的原因及克服痛苦的方法不同,但有著共同悲傷經歷的兩個男女,尋找真正愛情,最終李明和劉真有情人終成眷屬。                                                                                            

純白之戀純白之戀

劇情簡介

完美中國製造,地道韓劇風格,中韓聯袂新鮮出爐的情感倫理巨作,說  的是一個純美善良的韓國女孩,名字雖然叫"好運",但伴隨她成長的卻是接連不斷的倒酶事。好運的哥哥品學兼優,深受家人喜愛,卻在童年時為救落水的好運意外身亡,成為家人莫大的傷痛。好運的父親是韓國知名的足球教練,受好友LJ集團董事長王得龍的邀請來中國執教。于是一個非常傳統的韓國家庭在中國開始了他們全新的生活。為了擺脫哥哥的影子,好運決定離開讓她很壓抑的家,到外面和好朋友曉梅一起租房獨立生活,遭到父親的強烈反對,為此父女二人爭論的面紅耳赤。

分集劇情

第1集

尤好運是一個性格善良、明朗愛笑的韓國女孩兒,她極富音樂天分,從小自學鋼琴,如今已具備很高的演奏水準。光看整天嘻嘻哈哈的好運,誰都不會知道她其實有一段痛苦的記憶。年幼時,由于自己掉進水裏,令跳下水來救她的哥哥不幸溺死。這件事不僅使好運一直生活在深深的自責中,好運的父母也無法忘記中年喪子之痛,于是,為了擺脫這段不幸,好運一家六口跟隨做足球教練的父親尤祖國移居到中國生活。LJ集團董事長王得龍之子王志浩自幼生活優越,但一心忙于事業的父親從來沒有給與他應得的父愛,再加上母親的早逝,造就了王志浩憂鬱而冷漠的個性。渴望親情和家庭溫暖的他,卻在自己的婚禮上,遭到了作為知名的企業並購談判專家的未婚妻林希研的拋棄。理由竟然是林希研要參加一個緊急的談判會議。鬱悶的志浩騎機車沖出喜慶的婚禮場所,他與乘計程車趕來為婚禮演奏鋼琴的好運擦肩而過。 好運因為婚禮泡湯而沒有領到彈琴的報酬,她對著工作人員大吵大鬧,這時,志浩的哥哥王明偉出面給了好運錢。王得龍被兒子婚禮的事氣得暈倒了,醫生老友將他及時地送進醫院,不料卻檢查出他患了肝癌。回辦公室的路上,得龍被騎車而來的好運撞到了,他離開後,好運發現地上掉了一根項鏈。希研對自己棄婚禮于不顧的行為並沒有歉意,之後還和志浩因為志浩養子周民的事情吵架。這一切被敏感脆弱的周民看在眼裏。回到家,好運向家人提出要和好朋友曉梅搬出去過獨立的生活。一向嚴厲的父親早就不滿好運終日遊手好閒,他在盛怒中吼出:你不知道你的命是你哥哥換來的嗎?禁忌一瞬間被打破了。

第2集

好運向母親吐露了自己的痛苦:對哥哥死所懷有的內疚感令她無法呼吸,她想在沒有哥哥影子的地方正常生活。就在好運的父母最終同意好運搬出去自立的時候,她和曉梅卻發現自己被人騙了,不僅租金血本無歸,還落了個無處安身。無家可歸的好運遇到了離家出走的周民,好運憐憫周民與自己處境相似,好心地帶他到處遊玩兒,好運還調皮的貼上胡子女扮男裝。當心急如焚尋找周民的志浩看到他們時,並沒有認出好運其實是女孩兒,他上前就給了好運一記耳光。好運被志浩當成拐騙犯送進了拘留所,周民跟志浩回到家中才告訴他其實他誤會了好運,志浩答應周民打電話向警察說明情況。 正當好運在拘留所裏大吵大鬧說自己不是誘拐犯的時候,聯系不到好運的曉梅由于擔心好運,萬般無奈的打電話到了好運家裏,離了婚和好運全家住在一起的好運叔叔接了電話。曉梅約了叔叔出來,向他說明了她們被騙的事實,倆人越聊越投機,漸漸喝醉。警察將志浩的電話和公司地址交給好運,把她放了。正要打電話算賬的好運發現自己的手機丟了。好運用公用電話聯系曉梅,被叔叔的魅力和酒精醉倒的曉梅哪裏註意得到手機在響,無處可去的好運隻好在車站候車室裏打發了一夜。

第3集

志浩保證不再忽略周民,他把他帶到公司上班,這讓原本就待他非常苛刻的父親王得龍更加不滿。王得龍的醫生老友語重心長地勸他要對志浩與明偉一視同仁,不能因為覺得愧對明偉就對志浩過分嚴厲。于是,得龍決定讓志浩代替自己擔任LJ足球俱樂部,也就是好運父親執教的足球隊的主席。打不通志浩電話的好運怒氣沖沖地找到了LJ公司,再次巧遇在門口等爸爸的周民。放心不下周民的好運將他送回了家。由于LJ集團的並購案,希研接觸到了明偉,她得知明偉深得王得龍的器重,開始有意無意地勾引明偉。 正當好運與周民興高採烈地玩耍時,心急如焚的志浩趕了回來。他譏諷好運是為了錢,好運也賭氣拿錢離開。臨走時,好運信誓旦旦地大叫希望兩人永遠不要再見。不承想,當天,好運被彈鋼琴打工的地方辭退了。這是她發現志浩給她的錢她不知忘在哪裏了。走投無路的好運跟叔叔回了家,本以為可以重新回家住的她碰巧聽到父母懷念哥哥的對話,好運再次黯然離開。晚上,蜷縮在長椅上的好運碰到了色狼,倒酶的她在逃跑的時候撞上了志浩,在兩人摔倒時,自己珍藏二十五年的初吻便獻給了志浩。志浩看好運可憐,也內疚自己曾打過她一耳光,便收留好運在他家留宿一晚。

第4集

第二天,好運從志浩家裏出來,打通了曉梅的電話,得知騙子找到了,但是她們卻沒有拿到被騙走的錢。正在垂頭喪氣的兩人接到一通電話,一個酒會需要一名鋼琴演奏者救場,好運急急忙忙趕了過去。剛剛坐到琴凳上的好運無意中發現了父親的身影,她倒抽一口冷氣,膽戰心驚地演奏完之後便馬上偷偷摸摸地溜出了會場。躡手躡腳的好運猛一轉身撞上了手捧大蛋糕的廚師,站立不穩的廚師順勢將蛋糕整個砸在了從後面走來的志浩頭上。冤家路窄,兩人又一次相遇。得知周民由于保姆沒來上班而再次失蹤,好運跟著志浩回家尋找周民。為了救周民,好運掉進了水中,志浩毫不猶豫地跳下水救她。 清晨,好運留下一封信瀟灑地離開,不料常常丟三落四的自己把包忘在了志浩家,她隻好又回來拿,再次受到志浩的奚落。志浩突發靈感,決定留下好運當周民的保姆,條件是期滿後支付給好運一筆相當于她被騙子騙去的金錢。好運在曉梅的挑唆下不顧叔叔的反對,與志浩簽署了協定書。對這一結果最為滿意的莫過于非常喜歡好運的周民了。目標為當上LJ集團老板娘的希研經過反復權衡,將興趣轉向了事業心強、處事果斷的王得龍長子王明偉身上。為了與明偉見客戶,她再次對志浩爽約。

第5集

在志浩家做保姆的第一晚,好運半夜走錯了房間,與志浩睡在了一張床上。第二天正開眼睛,兩人不可避免展開了一場大戰。推搡間,志浩極為珍惜的母親留給他的項鏈不慎跌落在床下,兩人卻誰也沒有發現。作為LJ電子的企劃總監,志浩的新手機研發項目正有條不紊地進行著。他得知好運的手機丟了以後,將自己新手機的測試機型開通,送給好運使用。在一個雨夜,周民因為怕雨而哭泣不止,好運不顧感冒的危險在雨中為周民跳了一曲美輪美奐的《雨中曲》。志浩嘴上雖仍是譏諷不斷,心裏卻充滿了感激。好運父親突然決定要帶一家人到好運和曉梅住的地方看看,好運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知道實情、為好運擔心的叔叔勸好運坦白,這種膽小鬼似的態度引起了曉梅的不齒。在確定明偉更有可能成為王家的繼承人後,希研對明偉明確表示了好感,想與他深入交往,不想被明偉斷然拒絕。明偉還告訴希研,志浩之所以對她如此痴情,隻是因為她長得很像志浩去世的母親。好運騎著自己的老爺車帶著周民從美術班回家,不料撞上了卡車,幸好兩人均安然無恙。本以為會大發雷霆地訓斥人的志浩甚至好心地扶腳受傷的好運上樓,心中如小鹿亂撞的好運站立不穩倚到了志浩懷裏。

第6集

原來王明偉並不是王得龍的親生兒子,而是他親弟弟的兒子。這是除了王家人之外,鮮為人知的秘密。一天夜裏,明偉親生父親生前的朋友突然出現,告訴他當年間接害死他父親的人就是王得龍,明偉百感交集。明偉不久就查到了父親的確是自殺,而不是王得龍一直告訴他的交通事故,他認定王得龍是仇人,並且開始一步步地策劃復仇計畫。好運正盤算著如何跟志浩說出家裏人要來的事情,這時,門鈴響了。遭到明偉拒絕的希研喝醉了酒找到志浩家,她第一次看見了身為保姆的好運。好運看到了志浩和希研的親密舉動,又得知結婚那天志浩就是被這個女人放了鴿子。好運莫名其妙地輾轉反側、夜不能眠。 不過,林希研的到來也給好運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好訊息。希研要求志浩周日陪自己去海邊,志浩便不得不請好運幫忙留下來照顧周民,這樣,喜出望外的她告訴家人周日下午一點可以過來。周日,好運父親怕自己來會讓同住的女孩曉梅感到不方便,就讓其他人代他檢查好運的狀況。早已備妥的好運母親提議提前出發。得到叔叔報信兒的好運心急如焚,可志浩卻磨磨蹭蹭不出門。焦急的好運千方百計、絞盡腦汁,好不容易在叔叔的幫助下,暫時穩住了提前到達的家人。象趕人似的終于將志浩請出門後,好運將家人領進門,沒有想到志浩又折回來拿忘帶的花束,兩軍人馬正式交鋒。

第7集

意外撞在一塊兒的人面面相覷,不知道對方什麽來頭。好運一邊謊稱志浩是自己請來打掃的保潔員,一邊向志浩使眼色、請求幫助,幸好志浩替她圓了謊,再加上叔叔、曉梅的相助,好運這才把家人都騙了過去。在家門口等待志浩一起去海邊的希研沒想到等來了明偉,明偉說他改變了主意,準備和希研交往。希研喜出望外,坐明偉的車走了。她並不知道這隻是明偉復仇計畫的序幕。再一次被希研放了鴿子的志浩鬱悶地跳進自家院子前的湖裏遊泳,本來準備向他道謝的好運望著那孤單憂傷的身影,默默為他準備好毛巾和飲料放在湖邊。入夜,正在自娛自樂唱歌的好運,遇到了來找志浩的明偉,他們認出彼此在婚禮上見過。 明偉希望志浩在公司並購成功的慶功宴上為自己致賀詞。明偉走後,志浩發現了好運寫給自己表達謝意的字條。他在湖邊找到了好運,兩人第一次敞開心扉,開始互相了解。好運告訴志浩他實際上是一個熱心的人。氣氛很好的時候,希研忽然出現,緊緊抱住志浩向他道歉。好運黯然離開。好運叔叔背著醉得不省人事的曉梅,挨家挨戶尋找她家。終于清醒過來的曉梅感動之餘,勇敢地向自己已經心儀很久的叔叔達了愛意。叔叔雖然對她也很有好感,但受過女人深深傷害的他還是有些畏懼,更何況曉梅還是比自己小很多的侄女的朋友,他隻有當作是曉梅的酒後胡言。

第8集

曉梅通過對好運言行的分析,十分肯定地斷言好運喜歡上了志浩,被好運一口否認。好運叔叔由于前一晚背著曉梅流了很多汗又吹了一夜的風,第二天便病倒了。曉梅帶著親手熬的粥來看他,好運叔叔吞著味道實在是難以下咽的粥,臉上還得裝出很好吃的樣子以免曉梅面子上過不去。好運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外婆為了給好運買鋼琴,獨自一個人出了門,她被鋼琴店的老板送到了派出所。外婆被得到通知的家人接回家,她在給好運講述了一個故事並鼓勵她之後,安詳地去世了。好運抱著外婆臨終時留給自己的玩具鋼琴悲痛不已。周民等不到人來接他放學,一個人在幼稚園門前等到很晚,志浩趕來時發現周民發燒了。 明偉一邊安排親信去盜取志浩新手機的外殼設計,一邊著手與志浩的競爭對手接觸。同時,他隻給了透露父親之死真實情況的老頭一筆很少的錢將他打發,這引起了老頭的不滿。周民的病讓志浩對好運的不告而別異常生氣。他將重新回來的好運拒之門外,還不由分說當面撕毀了曾經簽署的協定。好運離開後,周民沖志浩大嚷說自己相信好運一定是發生什麽急事了。

第9集

明偉別有用心地將志浩與希研一起約出來吃飯,令兩個人十分尷尬。飯後,明偉對希研說他看出希研似乎更在意自己,而不是志浩。兩個人骯髒的關系進一步挑明了。志浩從叔叔口中得知了好運不告而別的原因。原來她是隨家人一起回韓國給外婆料理後事,倉促中才沒有來得及通知自己。當志浩聽說好運和外婆的感情最好,外婆的突然去世給了她很大的打擊的時候,倍感愧疚。志浩不斷地撥打好運的手機,卻一直沒有人接。被志浩趕出來後,又累又傷心的好運無意中走進了志浩母親的舊宅院,她在鋼琴前哭著哭著睡著了。深夜趕來的志浩發現了好運,兩人在充滿溫馨氣氛的宅子裏自然地和解了。冒雨回到家後,好運為志浩沖了蜂蜜茶預防感冒,還打電話向他道謝。 粗心的好運卻沒有發現她將外婆留給她的玩具鋼琴忘在志浩母親的院子裏了。第二天,好運和志浩兩人在協商新的保姆協定之時,好運被告知,志浩三個月後就要和希研結婚了,到時候,也將是她這個保姆功成身退之時,好運一下子悵然若失。志浩為好運買了一輛腳踏車,嘴上卻說隻是因為她要接送周民才買的,但已經讓好運很開心了,她的心又向志浩靠近了一些。為了兒子的前途,王得龍不希望志浩一直照顧孤兒周民,兩個人在辦公室發生了激烈的爭執。志浩生氣地揚長而去後,王得龍突然暈倒。

第10集

擔心得龍病情的醫生老友情急之下向明偉透露了得龍已是肝癌晚期的實情。明偉聽後,絲毫未露聲色。叔叔拒絕了曉梅又一次的愛情告白,想永遠把她當成妹妹看待,自尊心深受打擊的曉梅一氣之下與之絕交。好運回到志浩母親的宅院尋找玩具鋼琴,正當好運為進不去而犯愁時,恰巧趕來的志浩幫她開了門。好運在湖邊撫摸著玩具鋼琴緬懷外婆時不小心掉進了自己素來十分懼怕的水裏,這時又是志浩奮不顧身將她救起。好運清醒後,兩人在篝火邊促膝談心,志浩講述了自己對母親的懷念,而好運也告訴志浩自己那段很少對外人提起的痛苦回憶。好運發現自己對志浩的同情似乎有些不尋常,正當她竭力否定這種感情時,她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竟然被人換掉了。 明偉報復王家的第一步,就是要搶走志浩深愛的女人。他向希研屢次發動攻勢,如今更是送她一枚鑽戒。本來就對明偉頗有好感的希研被他收得服服帖帖,相信了明偉對她的告白。好運和志浩的生活隨時都充滿了甜蜜的吵鬧,他們似乎很喜歡以這種另類的方式在不知不覺中更新對彼此的了解。這天,志浩得知好運會彈鋼琴,而好運也知道了志浩從小到大竟然沒有一張與父親的合影。在LJ集團並購成功的慶功宴前夕,希研和志浩攤了牌,表示已經厭倦了和他一起波瀾不驚的生活。志浩對她的舉動又傷心又生氣,同意分手。

第11集

好運無意中發現了志浩忘在家裏的講稿,幫他送到了會場。希研在宴會上偶然得知明偉原來是王得龍的侄子,大驚失色。她立刻又盤算如何挽回志浩,而剛和希研分手的志浩則在酒吧裏喝悶酒,完全忘了致賀詞的事情。 慶功宴進行順利,但到快結束時出了狀況。原本準備用對口型的假唱方式在慶功宴上演出的歌手由于音響壞了,無法按計畫表演,惱羞成怒的明偉正想取消這個節目,碰巧趕到的好運進入了他的視線,明偉靈機一動拜托好運幫忙。有舞台恐懼症的好運最終答應在幕後代唱,條件是明偉幫志浩父子拍一張照片。 當志浩趕到會場時,慶功宴已經進行到好運代唱的環節,但一見面便被父親訓斥的他沒有註意到這一切。可當好運接過裝在信封裏的照片時正巧被心情糟糕的志浩撞到,他誤會她是來做兼職賺錢的,對她一頓臭罵。想重修舊好的希研上前和志浩說話,志浩十分冷淡,他牽著好運轉身離開。 明偉暗中指使人竊取了志浩所研發的新手機外殼的設計方案。志浩和好運回家的路上,好運要求志浩為剛才誤會自己而道歉,兩人又爭執起來,好運憤然下車,卻把自己的包和裝合影的信封忘在了車上。志浩回到家才發現照片,知道是自己誤會了。身無分文的好運在偏僻的路上遇到了流氓,危急之時志浩趕到,志浩在與兩個小流氓扭打時受了傷。

第12集

志浩和好運再一次來到志浩母親的宅院裏,他們一邊包扎傷口一邊聊天。好運呼吸著宅院裏新鮮的空氣,由衷地說自己很喜歡這座院子。言談中好運流露出對哥哥的死所懷有的深深自責,志浩動了惻隱之心,一反常態地說了一些寬慰的話。追到志浩家裏的希研在志浩床下發現了他不小心弄丟的項鏈,順手把它放進了自己包裏。希研在陽台上看見了吵吵鬧鬧卻十分溫馨地走回來的志浩和好運,心生醋意。希研向志浩解釋自己當時是因為婚前恐懼才說出要分手的話,志浩信以為真。好運把一切看在眼裏,黯然神傷。晚上,好運因為心疼志浩,不由得對志浩數落希研的不好,不料被志浩訓斥別忘了保姆的身份。 另一方面,明偉把竊取到的志浩手機外殼設計的光碟交給了志浩的競爭對手。請他們務必搶先一步生產出同樣設計的手機並投放市場,從而令志浩的新手機無法推出,達到打垮志浩的目的。 曉梅和叔叔終于在經歷了互相懷疑和傷害的痛苦後走到了一起,他們激動地當街相擁,這一幕被經過的好運碰巧看她,她吃驚不已。不過,好運最後還是站到了他們一邊,衷心地表示了祝福。 明偉打電話給好運,說盡好話請她把上次代唱的歌曲索性錄下來,以便讓那名歌手隨時假唱,善良的好運隻好答應了。

第13集

志浩有意地給好運安排了一次在眾人面前演奏鋼琴的機會,開始緊張得發抖的好運終于戰勝了自己,克服了所謂的舞台恐懼症,為志浩和在場的所有人奉獻了一首精彩的鋼琴曲。好運對志浩的感激之情不言而喻,而志浩再一次對好運刮目相看。 叔叔向好運的父母說明了與曉梅交往的事,如意料中的一樣,好運父親不由分說斷然反對。 好運提議三個人一起去遊樂場玩兒,而且準備了許多好吃的東西。志浩答應一塊兒去令好運很興奮,她特地打扮了一番。當三人一切備妥、興高採烈地正要出門時,希研來電邀請志浩與周民到自己家裏吃飯。志浩隨即改變計畫,硬拖著不情不願的周民赴希研的約,略有歉意的他讓好運自己也出去逛逛。 王得龍的病情愈加嚴重,醫生老友在擔心他的身體之餘提醒他要提防明偉。 希研在吃飯時接到同事電話,又一次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志浩和周民。 失落的好運一個人閒逛,她先幫曉梅戲弄了凶巴巴的經理,又去足球場看了父親。可她仍然無法理清自己對志浩的感情。回家時,好運碰到了專程來找她的明偉,于是帶忙得餓了一天肚子的他去叔叔的韓國料理飯店裏吃飯。 志浩競爭公司將盜用了志浩設計的手機大批量生產,不日便將投放市場。

第14集

吃完韓國料理,明偉說這是自己有生以來吃的最香的一頓飯,原因是好運是一個讓他不需要有任何防備的女孩。 晚上,志浩、好運、明偉、希研先後聚到志浩家中。院子裏,志浩向明偉說起自己與希研目前尷尬的關系,還說打算再次延後婚期。另一邊,希研和好運卻在屋裏起了沖突。希研出于嫉妒,以女主人的身份告誡好運要守本分,而好運也不甘示弱,讓希研有一個做媽媽的樣子。氣急敗壞的希研冤枉好運偷了她的戒指,好運為了表示清白,把包裏的東西都翻倒出來給大家看,沒想到一條和志浩丟失的項鏈一模一樣的鏈子掉了出來,好運百口莫辯……其實好運這條項鏈是她騎車撞到王得龍時,王得龍丟失被她撿到的,好運一直苦于無法找到失主。可想而知,好運聽上去十分牽強的解釋實在無法說服志浩,反而令志浩以為好運一直在欺騙自己,萬分失望的志浩讓好運立刻離開。 此時,好運唯一可以聯絡的叔叔和曉梅正在拜見好運的父母。曉梅一番感動天地的話語終于讓好運父母答應了她和叔叔的交往,正在這個時候,走投無路的好運拖著行李回家來了。她對父母謊稱自己回來休息,也沒有告訴曉梅和叔叔離開王家的原因,隻說自己幹膩了保姆的工作了。 志浩在公司內部召開了新型手機的說明會,卻傳來了已經有人搶先生產了一模一樣的手機並已上市的訊息。這樣的風波對公司影響很大,明偉假惺惺地表示擔憂,他被王得龍派去幫助志浩一起走出難關。

第15集

好運僅剩一份在餐廳彈鋼琴的打工,也由于餐廳經營不景氣,她被裁員了。在困境中,好運唱歌為自己打氣,這時明偉打電話給好運請她吃飯。明偉表示自己相信好運絕沒有偷項鏈,好運對他的信任非常感激。好運還從明偉那裏了解了志浩的境況,知道他的處境很不妙,非常為他擔心。 希研知道了剽竊事件以後,感到志浩在集團中的地位岌岌可危,她又開始主動聯系明偉。明偉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思。志浩被叫到父親跟前,本來準備接受一頓臭罵,沒想到王得龍卻對堅持要將新產品推出的志浩格外贊賞,甚至表示要解散足球隊來籌集資金支持志浩走過難關。 志浩約希研來到母親的宅院,希研卻說自己不喜歡宅院裏過于安靜的氣氛,志浩發現他和希研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了。好運來到志浩家,想看看他好不好。恰巧看到志浩陪希研買完東西回來,看他們開心的樣子,好運更覺得自己微不足道。憂傷的好運回家和叔叔一起喝酒,她自言自語地訴說著自己暗戀志浩的痛苦,以及志浩誤會自己是小偷的事。義憤填膺的叔叔來到志浩家,狠狠地給了志浩一拳為好運出氣,還拒絕了志浩托自己轉交給好運的工資。事後,叔叔為自己出手過重非常抱歉,應了不打不相識的老話,兩個人一同對飲了起來。 晚上,志浩在魚缸裏發現了希研的戒指,雖然他還是不明白好運包裏的項鏈是誰的,但他感覺到自己又錯怪好運了。

第16集

好運帶著禮物--神仙魚偷偷去學校看周民。見到好運非常開心的周民一下子憂鬱起來,他還在為志浩趕走好運那天自己沒能站在好運一邊深深自責,好運心疼地告訴周民一切事情都不是他的錯。明偉得知愛樂樂團招募鋼琴陪練員,親筆為好運寫了一封推薦信,鼓勵她去嘗試一下。志浩將自己打算把新手機項目進行到底的計畫告訴明偉並征求他的意見,明偉表面上耐心為他分析,心裏卻詛咒志浩怎樣做都失敗。 好運來到甄選現場,剛開始她非常緊張,但是最後優美的旋律終于從指尖流淌出來,征服了在場所有的評審。志浩來到好運父執教的球場,告訴他球隊很有可能解散。好運父親十分惋惜,同時也流露出準備回韓國的想法。 叔叔送給曉梅一枚戒指,曉梅興奮不已。但就在這時,曉梅知道了叔叔是離過婚的人,她有點不能接受,轉身離開了。 志浩知道好運去考愛樂樂團以後,一直非常記掛。他派人打聽出好運被錄取的訊息後,約好運出來,先惡作劇戲弄了她一番,然後才親口告訴她這一喜訊。志浩趁機象什麽都沒發生過一樣讓好運趕快搬回來繼續照顧周民。雖然志浩沒有找到自己的項鏈,但是他仍然選擇相信好運。 志浩希望把自己研發的手機仍然投放市場,遭到了董事會的反對。正當他心情低落的時候,好運在他眼前跳起性感的舞蹈……

第17集

好運給了志浩啓發,剽竊者學的隻是面板,而對于手機來說,真正重要的是內在的功能。雖然新手機試銷的情況不盡人意,但志浩和同事們看到了希望。王得龍也在關鍵時刻,力挺兒子。當志浩在為自己的理想打拚時,好運也在樂隊努力生存,兩個人互相鼓勵,互相打氣。 好運母親發現叔叔和曉梅之間有問題,曉梅告訴她自己不能接受離婚的男人,好運母並沒有責怪她,隻是告知了叔叔離婚的真正原因是前妻酗酒,這令曉梅百感交集。 王得龍預感自己時日無多,決定提前過生日,並叮囑志浩帶上周民。他在遺囑上把所有財產留給志浩,但是公司繼承人卻出人意料地決定由明偉擔任。 希研聽說王得龍全力支持志浩的訊息後,確定志浩一定會是LJ未來的繼承人,她決定鎖定志浩,不再搖擺。希研來到志浩家,看到好運又回來了,氣不打一處來,對好運說話非常難聽。周民沖口罵希研是狐狸精,這句話被正好進門的志浩聽到了。他狠狠地打了周民。希研要求志浩換一個保姆,志浩拒絕了。志浩堅決的態度令希研惶惶不安。晚上,好運和志浩坐在湖邊,好運主動提出在大家的感情陷得更深之前,提前結束保姆協定,並讓他和希研早點結婚,志浩無語。 一個人喝悶酒的明偉打電話給好運,要她在電話裏給自己唱首歌,看著為明偉又唱又跳的好運,志浩心裏很不是滋味。

第18集

一大早,好運喊醒大家一塊兒大掃除,很自然地化解了挨打的周民與志浩之間的尷尬氣氛。中午,周民怎麽也不肯跟志浩去給得龍過生日,說好運去他才去。好運到了王家,認出了得龍就是丟項鏈的人,項鏈終于物歸原主。得龍珍愛的東西失而復得,感慨萬分。得龍問起志浩第二次婚禮的準備情況,志浩坦言不打算辦婚宴,得龍沒有意見,隻有希研暗自生悶氣。好運告訴明偉自己被樂團錄取的事,明偉要好運兌現承諾,請他吃飯。生日宴上,大家一同祝福得龍,得龍非常高興。志浩無意間聽到了希研和明偉的談話,知道兩個人一直偷偷交往。他非常生氣,不理會兩人的解釋,拉著好運離開。在車上,志浩聽到了田熙熙的歌聲,他聽出這就是好運的聲音。盛怒的志浩馬上拉好運回去,向明偉討個說法,不料明偉毫不留情地告訴志浩好運所做的一切歸根結底都是因為志浩,還說自己從未將志浩當作親弟弟看待,志浩憤然而去。志浩在母親宅院裏待了一宿,第二天才臉色憔悴地回到家。不知志浩所蹤而擔心的好運也是一夜未眠。叔叔和曉梅各自去相親,沒有想到竟然坐在一起。兩個人一問一答,重新走到了一起。明偉來找好運,要她請自己出去吃飯,志浩故意刁難,不讓她去。好運看不慣志浩的態度,故意撇下他和明偉走了。

第19集

好運和明偉吃飯的時候,不由得擔心起志浩來。她打電話回去,志浩沒有接。更加放心不下的好運飯吃到一半,就離開了餐廳,明偉悵然若失。回到家,好運發現希研在照顧發燒的志浩。希研不失時機地對好運冷嘲熱諷,對志浩深感歉疚的好運低頭退出了志浩的房間。擔心志浩卻又不能為他做任何事,好運無比傷感。晚上,志浩對好運說以後自己如果說"你別走,你就不要走"。好運發現自己已經逃不出志浩編的網。 專利局沒有將新手機的設計專利權判給LJ公司,因此LJ公司被勒令收回全部已投入市場的新產品。志浩受到公司董事們的彈劾,同時,股價大跌、輿論不利令LJ集團損失慘重。 以前告訴明偉所謂父親之死真相的老頭再度出現,這次他找到了王得龍。原來在他年輕時曾和明偉父親合伙開公司,正是因為他挪用公款公司才到了破產境地的,王得龍為了讓弟弟不致輸得更慘、早日重新再來,才未伸出援手。歸根結底,害死明偉父親的真凶其實是這個老頭。由于對明偉給他的報酬不滿,他這才向得龍揭發明偉對LJ集團的所作所為,希望謀取更多的金錢。為了保護明偉,王得龍給了男人一大筆錢,吩咐他決口不提此事。得龍病發住院,志浩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父親得的是肺癌。 志浩為好運修理手機,想到了拯救公司的辦法。曉梅為了贏獎品而參加公司的時裝秀,沒承想在台上大出洋相。

第20集

倍感壓力的志浩向好運傾訴,兩人玩起了說反話的遊戲,好運借機對志浩說出了自己的愛慕之情,恰巧被希研聽到,她不由分說上去就給了好運一個巴掌。志浩訓斥希研不分青紅皂白就打人不對,這令希研很不安,她怕志浩會離開自己。失意的好運獨自一個人喝醉了,餐館老板打電話給明偉。明偉把不省人事的好運送回到志浩家中,志浩很意外。明偉聽到好運在睡夢中呼喚志浩的名字,心情十分復雜。第二天,好運象什麽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為志浩準備了豐盛的早飯,她又一次提出了提前結束協定的想法,志浩雖然不舍卻沒有理由挽留。 由于志浩方面提出了有利的證據,手機面板設計專利權的案子變得樂觀起來,但是明偉主持下的董事會開始逼迫志浩辭職。志浩要求董事會再給自己一個星期的期限,承諾如果事情不能順利解決,他會自動引咎辭職。明偉同時給得龍施加壓力,迫他退位。 明偉再次向志浩解釋自己和希研的事情,他辯解說自己是為了將不適合志浩的希研從志浩身邊帶走才追求她的。志浩雖然不贊同他的行為,但還是原諒了他,隻因為明偉是哥哥。由于外殼設計與手機內部設計不配套,志浩競爭公司的產品不斷地出現問題,負責人威脅明偉說如果自己有麻煩也決不會放過明偉。 好運告訴周民自己即將離開,周民極不願意,兩個人傷心地抱頭痛哭。

第21集

曉梅身穿韓服,打扮得漂漂亮亮地來拜見好運的父母。一家人說說笑笑,好運父母為弟弟終于找到對的人而欣慰。希研約志浩一起在外面為周民慶祝生日,希研努力表現,三人氣氛融洽。好運一個人留在家中收拾行李,沒想到明偉來找她。明偉向好運表白自己喜歡她,好運卻坦言自己已經有了喜歡的人,明偉指出她喜歡的人一定是志浩。不久,志浩與周民回到家,志浩對明偉與好運熟稔的樣子有些吃味。 好運離開的前一天,志浩決定和好運兩個人出去玩兒一次。兩人玩兒得非常盡興,志浩送給好運一架鋼琴,但好運說她隻要接到禮物時一剎那的幸福感就足夠了,婉拒了貴重的禮物。晚上,兩人坐在湖邊,志浩希望好運不要走,好運悠悠地訴說自己一直喜歡志浩,所以必須離開。志浩將微醉的好運抱到沙發上,被破門而入的好運父抓個正著。 好運父吃驚地發現,和好運在一起的人就是他們球隊俱樂部的主席。他以為兩個人背著家裏在一起同居,不由分說地把好運拽回家。好運隻好將事情的原委向父親和盤托出,父親因為女兒撒謊騙他而非常傷心萬分。好運父囑咐好運要瞞著母親,豈料好運母親已從曉梅的口中得知了情況,她既憤怒又失望,對好運又打又罵。 志浩競爭公司的負責人終于在重重壓力之下,決定向檢察院自首。他在檢察院門口打電話告知明偉,明偉恐慌不已。

第22集

好運父禁止好運出門,並且讓她把樂團的工作辭掉,父母的態度令好運感到憤怒、傷心至極,她哭著質問父母能不能忘記哥哥、為她想一次。LJ電子終于在這場專利權之爭中獲勝,公司起死回生。明偉預感到末日來臨,此時,他的親信打來電話,表示願意背所有黑鍋。 好運父母開始真正地關心女兒的內心,他們分別從叔叔和曉梅那裏了解到好運的理想和她對志浩的感情。希研為志浩在家中慶功,並且流露出對婚禮的向往。這時好運父造訪,為好運拿回衣物。志浩詢問起好運的情形,好運父態度冷漠,還說希望志浩以後不要再見好運。好運父親故意讓好運踢進一個球,表示願意支持女兒彈鋼琴的理想,但他同時告誡好運忘掉志浩。好運離開後,志浩發現自己已經受不了沒有她的生活。 失意的明偉去看望王得龍,問他為什麽明明知道真相,卻不把自己抓出來。得龍表示一直把明偉當成親生兒子對待,希望保護他,不讓他受傷。明偉仍然無法接受王得龍當年對他父親的所作所為,飛奔出去。王得龍因為追趕他而昏倒,最終辭世。

第23集

明偉最終良心發現,去公安局投案自首。臨行前,他打電話給志浩,囑咐他一定要打理好公司,並表示自己不會一蹶不振、有朝一日會從頭再來的。明偉包裝的歌手假唱事件曝光,為她錄音的好運受到牽連,被帶到警察局接受問訊。問訊結束後,志浩在警察局門口見到了消瘦了許多的好運。好運強顏歡笑地祝福志浩和希研白頭偕老,然後黯然離開。志浩為幫助好運擺脫這件事對她的負面影響,找到一個熟識的記者朋友,讓他寫好運的身世、經歷,以便使大眾知道好運做這件事有著不得已的苦衷。好運父母看到報道以後,感慨萬分,他們把兒子的遺物燒得一幹二凈,決定今後善待好運。 好運在路上聽到人們議論自己的舞台恐懼症以及哥哥的死,十分氣憤,她找到志浩說自己恨他。志浩思念好運,一個人在酒吧喝酒。希研扶酩酊大醉的志浩躺下,卻聽見志浩嘴裏念著好運的名字,豆大的淚珠從希研臉上滑落。 一連串的打擊令好運終于病倒了,好運父決定帶全家人盡早啓程回韓國,他希望女兒離開傷心地能開心起來。臥病在床的好運聽到父親的話,閉上眼睛什麽也沒有說。

第24集

好運父給女兒寫了一封長信,為自己以前忽視好運而真誠地道歉,同時承諾以後會全力支持她的夢想,一回韓國就買一架鋼琴給她。好運被父親深深的愛而感動得哭了。在婚禮的前一天,希研給好運一張支票,告誡她以後不要再和志浩、周民聯系,好運十分生氣,她理直氣壯地嘲諷了希研。最後,好運答應不再與志浩聯系,但她並沒有拿那筆錢。好運給周民錄了一段DV,鼓勵他男子漢輕易不低頭。 婚禮當天,志浩在家裏的每一個角落都看到好運的影子,他在最後時刻明白自己愛的人是好運。志浩給希研留下一封信,飛奔去尋找好運。好運與家人一起欣賞愛樂樂團的演奏會,沒料到演奏會因突發的狀況無法正常進行。就在失望的觀眾們紛紛離席時,好運鼓足勇氣站到了舞台上,她坐在鋼琴前深情地演唱起自己寫給志浩的歌。這時,志浩也趕到了,他被舞台上的好運深深吸引了。碼頭上,好運告訴志浩她就要回韓國了,而且不太可能會再回來。志浩看著準備回國實現夢想的好運,沒有告訴她自己逃婚的事情,他控製住自己的感情,真心地祝福好運。好運真誠地告訴志浩,認識他是自己此生最大的幸運。兩人深情相擁,他們都不知道這會不會是永別。 五年後…… 已經成為著名作曲家的尤好運訪問中國,她重遊故地,在志浩母親的院子裏,好運發現了正在彈奏鋼琴的志浩。志浩向好運許下一生一世的承諾。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尤好運張娜拉
王志浩餘文樂
王明偉嚴屹寬
林希妍楊雪
好運父親姜信日
鮮于恩淑好運母親
徐京席好運叔叔
周曉梅王維維
王得龍達式常
好運外婆史美子
鄭亨民尤才思
周民陳寶祺
王耀琦曉強

職員表

出品人任仲倫  裴貞華
製作人馬  瑋
監製許朋樂  王史彥
導演江海洋
發行大  龍

評價

中韓國、中國內地及香港的演藝明星匯聚一堂,既有張娜拉、餘文樂這樣的當紅小生,又有嚴屹寬、楊雪這樣的短期竄紅的新人,顯然是大打偶像牌。該片的攝製方E&B Stars曾製作另一部經典《愛在離別時》,《純白之戀》有望與之比肩。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