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卡斯爾公爵

紐卡斯爾公爵

紐卡斯爾公爵(Duke of Newcastle) 英國貴族稱號。歷史上曾三次受封,這裏講的主要是英國內戰時期的保王黨指揮官威廉·卡文迪什和英國第四位首相托馬斯·佩勒姆·霍利斯(Thomas Pelham-Holles, 1st Duke of Newcastle-upon-Tyne and 1st Duke of Newcastle-under-Lyme,1693年7月21日-1768年11月17日)。

  • 中文名稱
    紐卡斯爾公爵
  • 外文名稱
    Duke of Newcastle
  • 逝世日期
  • 國    籍
    英國
  • 職    業
    首相
  • 出生日期
    1693年7月21日

內戰時的王軍司令

威廉·卡文迪什William Cavendish, 1st Duke of Newcastle(1592年–1676年),紐卡斯爾公爵第一,英國內戰時的保王軍司令官,查爾斯·卡卡文迪什爵士之子。劍橋大學聖約翰學院畢業。因繼承遺產和國王的賞賜而積累大量財富。1628年受封伯爵,1642年查理一世公開宣戰後委任他指揮北部四郡。

他開赴約克解圍,1643年攻克韋克菲爾德·羅瑟勒姆和設菲爾德。同年在阿德沃爾頓荒原擊敗托馬斯·費爾法克斯,幾乎佔領整個約克郡。後進軍林肯郡,佔領蓋恩斯伯勒和林肯。後在溫斯比被托馬斯·克倫威爾擊敗,翌年蘇格蘭人向前推進,使他的出境受到更大威脅。他推到約克,受到蘇格蘭人、費爾法克斯勛爵和曼徹斯特伯爵三方軍隊的包圍。同年7月在馬斯頓荒原之戰慘敗後,宣布放棄保王事業,離開英格蘭。先後居住在漢堡、巴黎。1648年前往鹿特丹協助查理王子指揮海軍。後定居安特衛普。1650年任查理二世的樞密官,主張同蘇格蘭人達成協定,王政復闢後回到英格蘭,重任他在查理一世時擔任的各種職務。1661年獲得嘉德勛章。1665年晉升為公爵。

紐卡斯爾公爵首相

性格

威爾明頓伯爵在他的唯一有文字記載的警句中談到紐卡斯爾公爵時說:"他每天早晨丟失半個小時,然後便在這一天的其它時間內追趕失去的時間,可是從來也沒有趕上過。"這句話絕妙地總結了這位公爵慌慌忙忙、心神不定和不講效率的性格。然而,他卻在八年的時間裏兩度出任首相。這是什麽原因呢?

托馬斯·佩勒姆·霍利斯托馬斯·佩勒姆·霍利斯

第一,他很富有,在12個郡擁有的領地地租達2.5····4萬英鎊(那個時代,300英鎊已經夠一個男爵體面生活一年了)。這些錢都投資于那些順從他的選區,從而使他擁有巨大的政治影響。下議院有六七十名議員的席位是靠他的影響獲得的,雖然看來他實際上控製的不過十幾個選區,而且是經過一生的努力的結果。他一生為卑鄙的競選活動花掉了他的很大一部分錢財和時間。第二,他有重要的親友。比如,他的內兄查爾斯·湯森又同羅伯特·沃波爾的姐姐多蘿西結了婚。

十八世紀中,也就是輝格黨處于全盛時期時,這些條件足以使一個人-----尤其是一位公爵----成為英國最高政治職位的候選人。誠然,紐卡斯爾的智力是個有爭議的問題:喬治二世認為,他的智力使他適合擔任德國一個小公國的宮廷大臣。他的感情奔放而又矯揉造作的舉止,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歡的。又一次,格拉夫頓公爵生了病,包扎著綳帶躺在床上;紐卡斯爾闖進他的臥室親吻和擁抱他。格拉夫頓憤怒地喊道:走開,走開。紐卡斯爾隻好散步說,格拉夫頓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沒有認出是他。

紐卡斯爾房子紐卡斯爾房子

霍勒斯·沃波爾說,:他是個沒有智慧的國務大臣,沒有錢的公爵,----但是這是他把錢用來購買他不能使用的公權之後-----也是個被主人厭惡和看不起的大臣。 沃爾德格雷夫的看法比較公允:"野心、畏懼和嫉妒使他身上佔優勢的幾種感情。"然而,我們考慮到他是連續擔任要職多年,他的朋友被趕下台後他卻能繼續保持自己的地位,我們就不能否認,他具備一名能幹的大臣應該具備的一些本事。

沃爾德格雷夫說,在私下裏交談時,他總是思想混亂,語無倫次;在議會裏辯論時,他的舉止不文雅,語言粗俗;他既不是可靠的朋友,也不是個死地。他異常殷勤好客,對自己的健康過分擔憂。又一次,他去看望老威廉·皮特,發現他病倒了。屋子裏很冷,還有一張空床。紐卡斯爾跳上那張空床,兩位政治家便躺在床上繼續談話。然而,必須說明,沃爾德格雷夫和沃波爾是紐卡斯爾不共戴天的政敵,而且如果一個人沒有某種才幹,他不可能佔據政府高級職位幾乎達半個世紀之久。不過,這些才幹是二流的;紐卡斯爾是由于貪圖高官厚祿才謀求最高職位的,他並不具備所需要的頭腦和品格。

投機

對托馬斯·佩勒姆·霍利斯來說,政治活動是從喬治一世繼位時開始的;當時他在倫敦花錢僱了一批人為新國王歡呼。那時他隻有21歲,是佩勒姆勛爵的長子,紐卡斯爾公爵的侄子。他繼承了紐卡斯爾公爵的大量地產的一大部分。他是在威斯敏斯特中學和劍橋大學克萊爾學院受的教育。當漢諾威王室繼位時,他先是被封為克萊爾伯爵,然後再1715年被封為紐卡斯爾公爵。此後,他同馬爾博羅公爵的孫女亨利埃塔戈多爾芬結婚。他在薩裏郡的克萊爾蒙特有一棟豪華的房子,宴請賓客十分大方,並討好王室以求恩寵。為此,他每年都派極差把溫室培育的菠菜送往漢諾威。他以大臣身份同國王去漢諾威時總是帶著自己的金銀餐具。博林布魯克夫人(她是法國人)說:人們從四面八方前來欣賞他的餐具,也和我們一樣,好像來觀看聖德尼的珍寶。

紐卡斯爾(左)和他弟弟亨利·佩勒姆紐卡斯爾(左)和他弟弟亨利·佩勒姆

在到1754年為止的30年裏,他一直在沃波爾和他弟弟亨利·佩勒姆的內閣裏擔任國務大臣。除了偶爾因為亨利而發發脾氣以外,看上去他是相當知足的。他有一個聽起來和很光彩的地位;不必為政策問題十分操心;在政治上權勢很大,甚至羅伯特·沃波爾也不得不尊重他。這就足夠了---或者說應該夠了。可是亨利·佩勒姆一死這一切都變了。

首相

紐卡斯爾抑製不住妒忌之心,他認為他這個用富有的長兄有資格獲得更高的職位。他為弟弟的去世而悲傷(我的損失是人能遇到的最大的損失,現在沒有別的打算,隻是······特別要盡一切努力來減輕他可憐的家人的痛苦)但是,不出幾天,他就開始忙著安排取代亨利的事了。他當時已經60歲了。

紐卡斯爾在1735年時紐卡斯爾在1735年時

雖然他生來就是玩弄陰謀詭計的天才,但是接替他弟弟的職位並不是一件簡單易行的事。他是個可選入上議院的貴族,而當時下議院已經開始要求政府首腦必須是下院議員。他沒有傑出的才能,卻有一些勁敵,為首的是哪個才華橫溢的平民威廉·皮特。喬治二世非常討厭皮特,因為他言談總是蔑視漢諾威王室。經過幾天的暗中活動之後,國王于1754年選擇紐卡斯爾為他的首相,皮特仍然含怒擔任主計大臣。皮特相信,紐卡斯爾沒有盡最大努力消除國王對他的反感,新政府也不會長久。他並不隱瞞對紐卡斯爾的蔑視。他說:"少說兩句吧,閣下,你的話我早就聽夠了。"七年戰爭英法兩國開戰而戰局對英國又很不利時,政府的弱點就暴露的更明顯了。皮特辭了職,紐卡斯爾在下院受到猛烈無情的攻擊,以致這位首相在1756年秋,當梅諾卡島之戰戰敗,這個小島落入法國人之手,倫敦金融屆嘩然時,不得不宣布辭職。此後,德文郡公爵當了幾個月的政府名義首腦,皮特擔任了國務大臣。然而,皮特得不到無黨派議員足夠的支持,因此,紐卡斯爾于1756年重現出任首相,雖然皮特繼續指導英國的方針大計。這樣,紐卡斯爾得到了他希望得到了東西:地位、任免權和擔任最高職務的榮耀。他管理議會和財政,任命主教。與此同時,皮特繼續掌管他的全球戰略。這種安排使他們兩個人各得其所。同皮特一道執政,紐卡斯爾就像他在沃波爾手下時一樣,成了一位徒有其名的人物。

瓦解

在皮特運用他的天才奠定大英帝國軍事基礎的關鍵性幾年裏,一切都相當順利。此後,在1760年,喬治三世即位。他憎惡輝格黨殘存的優勢(紐卡斯爾是它的象征),不喜歡皮特過份的專橫。他收回了首相的任免權,把它交給了他的寵臣,蘇格蘭人布特勛爵腓特烈·諾斯。皮特于1761年10月辭職,當時,由于戰爭開支日益增加而感到震驚的紐卡斯爾想同法國媾和。然而,紐卡斯爾盡管一次又一次的受辱,仍然抱住他的職務不放,直到最後他被迫認識到,他在隻是名義上屬于他的內閣裏已經毫無權利。他發現,朝廷為了激怒他,連他任命的芝麻小官也想免職。使他不能忍受的最後一擊,是本來俯首聽命的主教一背離了他:"甚至主教們有時也忘記了他們的上帝。"1762年5月25日,紐卡斯爾辭職。他抱怨說:"為王室忠心耿耿效勞50年,國王陛下總算沒有失禮。"國王的寡母,前威爾士王妃說:"現在我的兒子是英國國王了。"紐卡斯爾在1766年復出,擔任了一年的掌璽大臣,1768年11月17日因為中風死于他在林肯因菲爾茲的寓所,享年75歲。

成就

他沒有孩子。他的遺囑表明,他去世時的財產比開始擔任公職時減少了30萬英鎊。這些錢並非都用于收買公權,但是很大一部分是為此花掉的。因此,紐卡斯爾這位自負的,感情奔放的大忙人能從政近45年之久。即使對一位公爵來說,這也是一個相當大的成績了。他的一項成就---雖然很難說是他的創造---今天仍然存在。這就是克萊爾蒙特花園。這座花園最初是範布勒和查爾斯·布裏奇曼于1715年為他修建的,布裏奇曼曾幫助修建不倫亨花園。範布勒死後,克萊爾蒙特花園由威廉·肯特 繼續修建。這座花園式顯示英國貴族豪華生活的不朽建築,凡是去過那裏的人,無不留下深刻的印象。那裏有一個圓形劇場、一座觀景樓和一個湖泊。作為花園工程的裁決人和財東,紐卡斯爾是有其貢獻的。

克萊蒙特花園克萊蒙特花園

評論

霍勒斯·沃波爾認為,紐卡斯爾擔任公職的生涯證明;"甚至在一個自由國家,管理它也不一定必須具有卓越的才能。"曾為卡特雷勛爵做傳的那位作家寫道:"感到好笑的後代授予紐卡斯爾公爵舉世無雙的美名,把他看作擔任領導角色的公職人員中最荒唐可笑的人物。"這樣說可能有偏見,但是總的說已經被歷史學家所接受。

歷代紐卡斯爾公爵

紐卡斯爾伯爵 (1623年封)

盧多維克·斯圖爾特 (1574年–1623年)

紐卡斯爾公爵 (1665年封)

威廉·卡文迪什 (1592年–1676年)

亨利·卡文迪什 (1630年–1691年)

····························································

紐卡斯爾公爵 (1694年封)

約翰·霍利斯 (1662年–1711年)

·························································

紐卡斯爾公爵 (1715年封)

托馬斯·佩勒姆-霍利斯 (1693年–1768年)

亨利·菲恩斯·佩勒姆-霍利斯 (1720年–1794年)

托馬斯·佩勒姆-柯林頓 (1752年–1795年)

亨利·佩勒姆·佩勒姆-柯林頓 (1785年–1851年)

亨利·佩勒姆-柯林頓 (1811年–1864年)

亨利·佩勒姆·亞歷山大·佩勒姆-柯林頓 (1834年–1879年)

亨利·佩勒姆·阿奇博爾德·道格拉斯·佩勒姆-柯林頓 (1864年–1928年)

亨利·弗朗西斯·霍普·佩勒姆-柯林頓 (1866年–1941年)

亨利·愛德華·休·佩勒姆-柯林頓-霍普 (1907年–1988年)

愛德華·查爾斯·佩勒姆-柯林頓 (1920年–1988年)

特權

紐卡斯爾公爵自1756年起享有的特權是:在國王加冕儀式上,他可向國王或王後獻一隻右手手套;並在加冕過程中,扶住國王右臂,因為國王手持著權杖。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