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明慧

納蘭明慧

納蘭明慧 ,《塞外奇俠傳》和《七劍下天山》中人物,伊犁將軍納蘭秀吉獨女,她美艷而聰慧,端庄而賢淑,淘氣而活潑,她在塞外大漠塞外奇俠楊雲驄相遇並相戀。

  • 中文名稱
    納蘭明慧
  • 國籍
    中國(清朝)
  • 民族
    滿(正黃旗)
  • 姓氏
    葉赫那拉氏

人物設定

納蘭明慧納蘭明慧

納蘭明慧,她是第二個出場的主要人物,她出場的情景很富有詩情畫意:"帳幕四周堆著鮮花,中間竟是一位穿著獵裝的少女,背向著自己,捧著一卷書在閱讀......."明慧是一個非常至情的女孩,她不顧一切的瘋狂愛上了父親的敵人,卻又沒有勇氣背叛自己的家族,當然她也是一個外表脆弱而內裏剛強的少女,最終選擇了自己的家族,而犧牲了自己的愛情,也犧牲了雲驄,這種天然的矛盾,註定以悲劇收場,最後蘭珠長大後,誓報父仇,刺殺了多鐸,並且堅決不肯認母親,認定她是一個薄情負義的罪人,明慧淚盡自殺身亡。

人際關系

出處:梁羽生小說《塞外奇俠傳》、《七劍下天山

身份:滿洲第一美人、後成為鄂親王妃

父親:納蘭秀吉

丈夫:多鐸(多格多)

堂兄:納蘭明珠

堂侄:納蘭容若(納蘭)

戀人:楊雲驄

情敵:哈瑪雅

郭淑賢版納蘭明慧郭淑賢版納蘭明慧

女兒:易蘭珠

女婿:張華昭

親家:張煌言

武功:大擒拿手法

劇情描寫

也不知過了多久,楊雲驄悠悠醒轉。神志初復,便覺幽香縷縷,沁入心肺。楊雲驄睜眼一看,發覺自己竟是躺在一個帳幕之中,帳幕的四周堆著鮮花,中間竟是一位穿著獵裝的少女,背向著自己,捧著一卷書在閱讀 。

--《塞外奇俠傳》第二回 劫後忽逢奇女子

謝幕描寫

鮮血像噴泉一樣飛濺出來,納蘭王妃頹然倒在地上,一件事情驀地兜上心頭,在這心髒即將停止跳動的時刻,她拼著最後一口氣,斷斷續續地說道:"明天黃昏時分……他們要押寶珠,押寶珠……到……到刑部大堂會審。"說完之後,兩眼一翻,就此一瞑不視。

--《七劍下天山》第十九回 生死兩難忘 半世浮萍隨逝水 恩仇終解脫 一宵冷雨喪命花

內心獨白

不過是萍水相逢,怎會銘記了一生一世,到死都還忘不了?

1、我是滿洲最美麗的女子。對于這個稱號,我一點也不喜歡。自古紅顏多薄命,漢人的書裏寫著呢。太美麗的女子,總沒有好下場,終歸碧血紅顏,紅顏碧血。我隻能拼命學習文學和武功,希望他們能忘記我的美麗。殊不知,這隻是徒勞。他們在提到我的時候,不僅僅說我美麗,還誇我聰慧,文採風流,武藝不俗。

2、我是父親最寵愛的女兒。從小到大,他給我的,都是最好的。我即使要天上的星星,他也會想辦法摘給我。可我一點也不快樂。整個京城就像一個大大的牢籠,而我卻住在大牢籠裏更小的一個牢籠,沒有一點自由。七歲那年,我隨著父親從京城遷到了塞外,皇上冊封他為鎮守伊犁的將軍,我第一次見到了書中所描寫的大漠。我立刻愛上了那片黃沙,以及黃沙下昏黃的天幕。

3、將軍府裏,沒有人比我更喜歡打獵。我太喜歡騎在馬上風馳電掣的感覺,那是與天地融為一體的奔放,是我向往已久的自由。在外打獵,常常會遇到狂風,一望無垠的大漠盡是黃色的沙幕,遮天蔽日,能把人吞噬。有一次,我就在狂風中救了一個瀕死的年輕人。他醒來以後,我們一起聊天,很是投契。他武藝高強,亦通文事,是個不可多遇的青年才俊伊犁河畔,我們說起世外桃源與戰爭,他問我,如果他是我的敵人,我是不是後悔救了他。我笑著告訴他,他可能是我們一族的敵人,卻不會是我的敵人。正說著,我的父親來了,認出他是誰,想要將他抓住,卻不想被他製住,挾持逃走。我跟在他身後,懇求他放了我父親,他有些猶豫,最後還是放了。他說,我救了他的命,他放了我的父親,我們誰也不欠誰。

4、若是真的像他所說,誰也不欠誰,那也很好。但命運這個東西,誰又能料到,它把我們帶去什麽方向。很快,我們的角色就換了過來,他從兩個男人的手裏救了我。我殺了那兩個人,凡是想要侮辱我的人,我絕對不饒過。我想,他一定會怪我心狠手辣,可是,在他面前,我隻想讓他看到最真實的我。我們談起了射傷我的那個女魔頭--飛紅巾。我聽得出,他對飛紅巾熾烈的感情,他或者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愛上了她。我不瞞他,其實我也是偷偷羨慕過飛紅巾,她所做的事,正是我怎麽也求不來的。而她與他同仇敵愾的立場,也是我怎麽也換不來的。我也是恨她的,恨她用毒針傷我,恨她在他心中的份量。他讓我不要恨飛紅巾,不要找她報仇。他說他也給人用毒箭射傷,差點喪命。我要他說出那人是誰,雖然我的本領不及他,但我也要為他報仇。那人是我的父親。我驀然明白,我們相對的立場。他是飛紅巾的,不是我的。

納蘭明慧納蘭明慧

5、我病了,越來越嚴重。在我的心裏,輾轉著一個念頭,就這樣死去也未嘗不是件好事。能在他的懷中,靜靜死去,是一件多麽幸福的事。隻是我不甘心,在我死前,我想知道,他有沒有真心喜歡過我。我說不清楚自己的感情,我們不過是萍水相逢,我的一顆心怎麽就系在他的身上?不是說,臨死的人都特別清明,可我仍然想不透我最想知道的事。他給了我最意外的答案。原來他也是喜歡我的。我的病,因為他這句話,奇異地好了起來。出于我的私心,我借著他想要尋找飛紅巾的迫切心情,把他帶進了將軍府匿藏。我想時時都能見著他,哪怕什麽也不做,我也感到心安。在我心裏,一直壓著一個沉重的影子,那個我從未見過的飛紅巾,給了我太大的壓迫感。

6、我的美麗聰慧,給我帶來了另外一重重壓。鄂親王的兒子多鐸向我提親。他們跟我說,多鐸是如何少年英雄,如何得了皇上的器重,嫁給他如何地光耀門楣。可這些與我有什麽關系,他有多好,也比不上我心底的那個人。他再好,我也不願意嫁給他!然而,母親有一句話,刺穿了我的心。多鐸是父親的上司,我若不嫁他,便是讓父親下不了台。那麽寵愛我的父親,我怎能讓他這麽難堪。我是知道的啊,從一開始就知道,我和他是不可能的。他不會放棄他所堅持的事業,棲身到我父親的蔭下。我也不可能拋棄我的父母和族人,跟著他天涯海角去流浪,再跟著他反抗父母和族人。這段感情,根本就是個錯誤。

7、明明知道這是個錯誤,我還是不能揮劍徹底斬斷。 我不願意把清白的女兒身給多鐸,隻希望能把它給最愛的人。在那個晚上,我有了他的孩子。我是多麽驕傲,一心就想為他生下這個孩子。沒有他在身邊,我還有我們的孩子,這對我來說,是一件多麽安慰的事情。

8、我哪裏想得到,就是我的任性,將他的性命也斷送。很多年以後,我每每回想起那時候的情景,就追悔不已。隻要他還活著,哪怕他和飛紅巾終成眷侶,又有什麽關系!我隻要他好好地活著。我哪裏想得到,他會為了孩子,不顧一切闖到府上來,並且奪走了那個孩子。他這一去,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他。隻有他死去的訊息,傳到了府上。我在失去他無法言喻的悲痛中,坐上了嫁給多鐸的花轎。

9、他的死,成了我一輩子的枷鎖。我的悲愁,我的喜樂,都隨他盡數散去。唯一留下的牽掛,是我那生死未卜的女兒。我的寶珠。我很想知道她的訊息,卻又怕知道之後,不知道該怎樣去面對。十八年的分離,像是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攔在我和她之間。而當她終于出現,以王府女刺客的身份,我那顆心就惶惶不可終日。我怕多鐸傷害她,也怕她傷害多鐸。我不愛多鐸,也不恨他,隻是可憐他。他給了我十八年衣食無憂的生活,我卻從來沒有對他有過絲毫的愛情。我唯一能為他所做的事,就隻剩下不讓人去傷害他。

納蘭明慧納蘭明慧

10、可悲的是,我再怎麽害怕,它還是來了。它就像是懲罰我多年前鑄成的那個錯誤,讓我在十八年之後,一一償還。我的寶珠,殺死了我的丈夫,被打入天牢,等候處決。我想救她,卻無能為力。上至皇上,下至多鐸的親隨,每一個都盼望著寶珠被處死。我到天牢去見寶珠,她也像她父親一樣,讓我跟她走。真是個傻孩子,若是我真能放下,早在十八年前就跟隨她父親走了,豈能等到今天。不管時光如何流轉,我始終都還是那個放不下親緣與血緣的女子。寶珠她不懂,她總以為我是舍不下榮華富貴。她不體諒我。也不肯原諒。

11、那麽,我就剩下了一條歸路。死亡。死去才是我最好的選擇。我在人世偷生了十八年,也該去陪伴他了。至于寶珠,她有她的朋友去救她,我能給的,就是把她被處決的地點告訴他們。我是個不負責任的母親。寶珠,我不配獲得你的諒解。就讓我自私任性到底吧。讓我去追尋那個我銘記了一生一世的人。到死,也不遺忘。

--節選自李寒水的《生如夏花之梁書女子》納蘭明慧篇

人物點評

自古紅顏多薄命,一宵冷雨葬名花

納蘭明慧是何許人也?隻要看過梁羽生大俠的《塞外奇俠傳》和《七劍下天山》的朋友都知道,納蘭明慧就是這兩本書中的人物,她的一生是凄慘的一生,雖然她生與富貴人家,她是滿族中的第一美女,她本身深受太後的喜愛,真是萬千寵愛于一身,可是她並不快樂,在她的心中藏著一股熱情,隻是沒有人把它激發出來,直到她遇見了楊雲驄,她雖然和楊雲驄的身份是天壤之別,甚至是敵對身份,但是他們還是相愛了,而且還愛的轟轟烈烈,不久他們的愛情結晶--易蘭珠就出生了,隻是這一切納蘭明慧都是瞞著自己的父親。

納蘭明慧的悲劇就在于她的懦弱,在她與楊雲驄相戀時,她因為楊雲驄是漢人,怕受族規的懲罰,而瞞著自己的父親,(因為當時滿漢不能通婚,)而她的父親卻給她另外定了一門親事,就是嫁給當時滿族第一勇士--多鐸,納蘭明慧並不愛多鐸,但是她卻沒有勇氣反抗,我覺得這一點她就比不上金庸筆下的趙敏,趙敏與張無忌之間何嘗不是橫著家國仇恨,但是趙敏卻把這一切都拋開了,因此她和張無忌能夠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納蘭明慧卻沒有這種勇氣,所以她沒有和楊雲驄在一起,連自己的女兒也失去了,雖然她的生活不缺富貴,但從此她都生活在悔恨之中。

當所有得人都以為這就是納蘭明慧的最終的結局時,在《七劍下天山》這本書中,納蘭明慧又出場了,經過了十八年的痛苦的生活,納蘭明慧已經心如死灰,唯一的牽掛就是與自己失散了十八年的女兒,可是老天卻偏偏跟她開了一個玩笑,自己盼了十八年的女兒,練好劍法找自己的丈夫報仇,她又一次陷入了兩難的境地,一邊是丈夫,(雖然她並不愛這個丈夫,但畢竟生活了十八年,多少還是有感情的),一邊是自己盼了十八年的深愛著的女兒,不管幫哪一邊都隻會讓自己更痛苦,當女兒把劍插進丈夫的胸口,女兒被抓住時,她終于承受不住,當場暈倒在地,而她卻沒有辦法救出自己的女兒,易蘭珠被判了死刑後,納蘭明慧終于拿起斷玉劍,插進了自己的胸膛,結束了自己悲慘的一生,看到這裏我常常想納蘭明慧在臨死之前,是否也曾後悔當初的選擇,如果重新再來,她是否會選擇楊雲驄,她的一生是否就不會悲慘,隻是不管有多少的是否,時間不會重來,事情也不會有機會重新選擇,真是"可憐紅顏悲命薄,玉劍一揮斷情生。"

--出自淚痕劍影的《自古紅顏多薄命,一宵冷雨葬名花》

笑江湖浪跡十年遊,空負少年頭。對銅駝巷陌,吟情渺渺,心事悠悠!酒冷詩殘夢斷,南國正清秋。把劍凄然望,無處招歸舟。

明日天涯路遠,問誰留楚佩,弄影中洲?數英雄兒女,俯仰古今愁。難消受燈昏羅帳,悵曇花一現恨難休!飄零慣,金戈鐵馬,拼葬荒丘!

--調寄八聲甘州

這首詞是<七劍下天山>中的開篇闋詞,亦是<塞外奇俠傳>的結尾.是楊雲驄在杭州城中得知納蘭明慧即將嫁做王妃的晚上所填,詞中寫盡他畢生抗擊清兵終究無望的憤恨茫然,還有對于與納蘭明慧一場短暫卻刻骨銘心的愛戀的留戀不舍和無可奈何。

楊雲驄身為天山派的大弟子,晦明禪師的首徒,抗擊清軍的義士.本可以趁年輕有為,做一番開天闢地的大事業,可惜卻愛上一個不該愛上的女子----納蘭明慧.從此英雄氣短,楊雲驄不僅沒能將天山派發揚光大,反而在納蘭明慧大婚前夜,身死錢塘江畔,一代大俠就這樣沉寂無名.而嫁作王妃的納蘭明慧亦因此傷心了十八年,最終因為丈夫慘死,又無計救女,終于鬱鬱自盡.終身愛戀楊雲驄的草原英雄飛紅巾,和楊雲驄志同道合,本來可以成為極好的愛人,不料在一場大戰爭中失散之後,再碰頭時,楊雲驄和納蘭明慧已訂鴛盟,難分難舍了.納蘭明慧更為楊雲驄產下一女.這種感情的折磨,使她一夜之間頭發盡白.後來她聽得納蘭明慧和多鐸成婚,再想去找楊雲驄,而楊雲驄的死訊已傳來了,草原上的女英雄終于為情所折,長隱天山。

納蘭明慧納蘭明慧

一直以為,七劍中最凄美的愛情,莫過于楊雲驄和納蘭明慧.一直都是為飛紅巾心痛的,那樣一個性格剛烈頑強的女子,在大漠裏飛舞的一抹鮮紅,剛烈之下確是一顆痴情的女兒心.但雖然為之心痛,為之同情,卻覺得楊雲驄始終未曾愛過她.飛紅巾不是不愛楊,隻是不懂得如何去愛.也許,在她的心裏認定了並肩作戰就是親密的愛人吧.對于飛紅巾,愛更多的是"得到"而非"成全",所以才有多年的無法釋懷,以至于楊雲驄在天山再見到她時,她已經白頭,所以才有十八年後她不惜一切要留住易蘭珠在身邊,隻因為她是楊的女兒,留住易蘭珠就是如同留住了楊雲驄.這個執著的女子不肯改變自己愛的方式,執著得令人窒息的愛不止讓她親手殺死了深愛她的草原歌手,亦從一定程度上造成楊雲驄對她的遠離.換句話說,楊對飛紅巾更多的是敬愛,是對奇女子的發自肺腑的欽佩,亦有在並肩抗敵中產生的憐愛,是超越兄妹戀人的情感,是戰場上的紅顏知己.但若論牽腸掛肚刻骨銘心之愛情,恐怕他是一股腦兒全部給了納蘭明慧的。

《塞外奇俠傳》中納蘭明慧是一個明麗,任性,活潑的少女,在《七劍下天山》中已是個哀傷絕望的王妃.楊雲驄本是個萬軍叢中來去自如的英雄劍客.劍客本不該多情,更不該對敵人的女兒多情,可他被納蘭明慧所救,在綠洲的帳篷裏,兩人談及文學武功,逐漸產生了情愫.在楊雲驄被救醒轉的時候,他看見的是背對著他的少女,輕聲念著微微哀愁的宋詞.楊本是名臣之後,小時侯也飽讀詩書.在溫雅明媚的少女面前,他終于陷落在情感之城,不僅因為納蘭明慧的懇求沒有殺她的父親,更是在多年以後他搶走易蘭珠的一晚他亦重蹈覆轍,因為想起了納蘭明慧的懇求而放過保衛著多鐸的納蘭秀吉.這一晚造成他,明慧,易蘭珠一生的悲劇。

楊雲驄與納蘭明慧的愛情,浪漫卻短暫,而納蘭明慧十八年後重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易蘭珠,內心的震撼無可述說.彼時易蘭珠已將多鐸刺死,本可全身而退卻因為見到生母而意志混亂,束手就擒。

這一剎那,易蘭珠身子突然搖晃起來,短劍"當"的一聲,掉在地上,兩邊的親兵包圍過來,立即把她反手擒住。易蘭珠一點也不反抗,面色慘白,盯著那華裝貴婦,低聲慘笑道:"尊貴的王妃,我,我冒犯你啦!"

這一刻真真叫人辛酸至極.易蘭珠大仇得報,卻傷害了自己親母.納蘭明慧懇求多鐸不要傷害易蘭珠,而多鐸明知刺客是自己妻子的私生女,依然為了對妻子的一句承諾情願命喪易蘭珠劍下.納蘭明慧兩邊都無法相救,她一輩子的矛盾與痛苦終于在這一刻全部激發。

納蘭明慧無計救女,也無法向身邊人吐訴內心痛苦.七劍之中最令人心碎斷腸的一刻,莫過于納蘭明慧與易蘭珠母女在牢中訣別的一刻。

王妃像挨了打一樣驚跳起來,驚恐地註視著她的女兒。她日日夜夜夢想著的女兒,如今在她的面前,是如此親密,卻又是如此陌生!她和她好像是處在兩個世界裏,她不了解她,她們的心靈之間好像隔著一層帷幕!她聽著她的女兒把那滿腔怨恨像瀑布似的傾瀉出來,她又是驚恐又是哀痛,她昏眩地顫抖著,忽然又緊緊地樓著女兒,叫道:"你的我的女兒,你為什麽要分出'我們'和'你們'?你是我血中的血,肉中的肉,你和我是一個身體的啊!"

電視劇形象電視劇形象

每次看七劍至此,往往潸然淚下。

醉時莫復醒,醒後更多情。

飛紅巾是多情的女子,正因與楊雲驄此生錯過,無望結情緣才孤身遠引.楊雲驄性格厚重內斂,荒涼大漠中納蘭明慧的溫柔活潑使得他義無返顧愛上這個立場與他完全對立的仇人的女兒.為了延續這段情緣,他幾度夜闖王府要求明慧與他離開,"南下百越,北上天山,豈無我們安身立命之所".而明慧經過反復思量,了解自己無法和他一起拿著刀劍對抗自己的族人,終于選擇舍棄.在楊雲驄萬般失望的心裏,他會因為看到曼玲娜無悔的對待自己的愛人而想到自己和明慧一段沒有結果的愛情而心酸.在于納蘭明慧更使無盡的心傷.侯門一入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她選擇用十八年默默的思念來補償自己的"背盟",更經歷易蘭珠帶來的徹底心碎.在易蘭珠向她提出同走天山的要求時,她終于還是無法放下心中的結.在看到楊雲驄的遺書上"令伊知你父非不欲伊晚年安樂,而實為國家之仇不能不報也"的話語她終于痛哭失聲.血書上寥寥數語卻記錄著楊雲驄對納蘭明慧無望的愛恨.毫無餘地的沖突的現實昭示著不僅這對戀人無法相守,母女亦無法相認。

"寶珠, 你好好保護自己,"王妃說:"你明白嗎?"

扮演者:李小冉扮演者:李小冉

這剎那間,易蘭珠的心像給千萬把尖刀割成無數碎片!

這剎那間,看書的人的心,也象被千萬把尖刀割成無數碎片。

易蘭珠在最後一刻諒解了納蘭明慧,然而已經晚了。

蠟燭燒完了,燭光忽的熄滅,就在這一刻,王妃走出了牢門,天牢內剩下虛空的黑睹!

易蘭珠陡然跳了起來,喊道:"媽媽!我們彼此原諒吧!媽媽,回來!回來!"

牢門已經關上了。媽媽不會再回來了!易蘭珠茫然地向四圍張望,黑暗中似有無數鬼魁張牙舞爪向她撲來,她尖叫一聲,撲在地上,心裏明白,什麽都完了!

納蘭明慧最終用楊雲驄的斷玉劍自殺身死."風絮飄殘已化萍,泥蓮剛倩藕絲縈。珍重別拈香一瓣,記前生!人到情多情轉薄,而今真個悔多情。又到斷腸回首處,淚偷零!"

"曲徑深宮帝子家,劇憐玉骨委塵沙。愁向風前無處說,數歸鴉。半世浮萍隨逝水,一宵冷雨喪名花,魂是柳綿吹欲碎,繞天涯!"

一直很莫名的喜歡納蘭容若.這位濁世翩翩佳公子,和他的姑母納蘭明慧一樣,別有根芽,不是人間富貴花,卻偏偏生在了帝王人家。

一直覺得納蘭明慧的一生很苦.她是大漠中的一朵百合,清新雅致,明媚嬌麗.楊雲驄遇上了她,傾心交談之下不能不愛,終致身死.她自己對楊雲驄一往情深,特別是天山草原,綠洲湖畔的相處,兩人已經相愛,卻因無法改變對立的立場而黯然分開,導致自己一生哀痛.楊雲驄卻不能諒解她的苦衷,搶走易蘭珠.最終眼睜睜看著兩個至愛的人相互殘殺.想來在深宮中寂寞的十八年,惟有寄情詩詞書畫,思念已經故去的人和曾經的愛情,最後母女重蹈十八年前無法相守的悲劇,這又是如何的悲哀呢。

很多人不理解納蘭明慧.在原著裏,易蘭珠是由凌未風撫養長大.她刺殺了多鐸之後被飛紅巾從楚昭南手上救出,飛紅巾出于對楊雲驄太深太執著的愛戀而想用親情把易蘭珠留在自己身邊.在我個人眼裏,飛紅巾可憐可敬卻不可愛.楊雲驄之所以對納蘭明慧情深一往,或許就在于明慧的那份生動把。

無論如何,愛了就是愛了.七劍在我心裏有特別的魅力,不僅在于那種英雄末路的悲情和七劍下天山的豪邁,更因為楊雲驄和納蘭明慧曲折無奈的愛情.楊雲驄帶著斷玉劍下天山的時候,斷然是沒有想到他會在蒼茫大漠的漫天風沙裏遇見一個清麗秀雅的江南少女的。

楊雲驄與納蘭明慧的愛情,因為溫情浪漫的開始而讓人向往,更因為凄涼斷腸的結局讓人無限唏噓,成為七劍下天山中最蕩氣回腸最凄美的一段愛情。

--出自《魂是柳綿吹欲碎,繞天涯-----<七劍下天山>中最凄美的愛情》

吟情渺渺,心事悠悠。

原來距離,可以比江湖還遠。

你的凄然眼波,我握劍的手。

相逢,離別,在飄然清秋。

鐵馬金戈的煙塵,喚不回一闕詞流轉的動容。

雪泥鴻爪,不再是苛求的虛妄。

潮水無情,相思更無情。--題記

空負前恨,怎敵今朝淚悠悠。滿腹離愁,卻話人去小樓空。

《塞外奇俠傳》中遺留的感情,到《七劍》中變得更加凄美絕然。筆墨不多,然這段感情若是再加意渲染,隻顯得累贅。一個是江湖奇俠,一個是名門閨秀,偏偏藕斷絲連,偏偏又有骨肉留下。那個女嬰,可以讓納蘭明慧一次次地落淚,一次次地不舍,甚至,一次次地想到了逃離。

她大婚在即,他千裏迢迢地來找她。難道?僅是為了尋找原應屬于他的孩兒?當他風塵僕僕的身影又一次出現在燈火明媚的屋中,她雙唇顫抖,竟無法可說。仿佛已別離了太久太久,仿佛前塵恨又一次重演,兩人隻得怨懟著相互難以逾越的壕溝。他搶過女兒,滿心的怨憤,"你不配擁有她!"剛烈如他,又一次將心底扎了太久的刺狠狠拔出,繼而插進她顫抖的心靈。這不是罪孽,這不是不配,這是情殤。心死,情滅。而孩子,不過是他最後的掙扎。他心道,其實你,怎不配?隻是這個女兒,已成為兩人之間緩緩剝離的血淚。

所以,當故事發展到楊雲驄湖畔遭難身亡時,我心裏承載的,滿滿的具是對他的同情,沒有一絲的看《塞外》時的憤恨。畢竟,飛紅巾若說是楊雲驄生命裏那孜孜而生的蔓草,那麽納蘭明慧就是楊雲驄心上曾經怒放的花兒。蔓草雖可以生生不息,但又怎比得上花兒嬌顏初綻的短暫美麗?而他努力去接受這份短暫的美麗,卻再也無力,去維持。最終,他倒在了他鄉,而不是自己馳騁過的大漠。臨死前的囑托,血SHU與短劍的交付,楊雲驄闔上了雙眼。他這一生,有過光輝,有過磨難,有過無奈,而骨子裏烙下的,是恩怨糾纏間的疲憊不堪。

而死者,卻可以告別這污濁混亂的塵世,留下的,隻能用血淚來償還告別。當納蘭明慧柔聲懇求多鐸不要傷害易蘭珠,也就是自己的女兒的時候,我眼眶有些微濕。原來終究是敵人,不是女兒,多鐸證明了這一點,易蘭珠亦是證明了這一點。而納蘭明慧,雖貴為王妃,但心裏的禁錮與孤獨,在楊雲驄搶走易蘭珠的那一刻就已經蔓延。當她知道易蘭珠名字的真意時,終忍不住淚水肆意流淌。都道書中納蘭明慧哭得次數太多,可是怎知她的淚水,隻為他人而流,為楊雲驄,為易蘭珠,為多鐸,卻很少感傷自己,感傷自己已經枯竭的愛情之泉。

最終,明慧被二十年來逐漸綿延的壓力壓垮了,她無法面對飛紅巾冷冷的指責,無法面對作為一個母親應盡的義務。當她將短劍插入胸膛之時,她已決意,告別這令她無法而行的世事。不如,去尋找他的足跡,不如,落得無知無覺的輕松。畢竟,感情是太奢侈的選擇,無論是親情,還是愛情。

--出自《遙望瀚海雲煙,愛恨恩怨難休--讀《七劍下天山》有感》

影視形象

扮演者出處
梅綺1959年電影《七劍下天山
郭淑賢1996年新加坡電視劇《塞外奇俠
李小冉2006年大陸電視劇《七劍下天山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