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瓦茲·謝裏夫

納瓦茲·謝裏夫

納瓦茲·謝裏夫(Nawaz Sharif,1949- ),是20世紀90年代巴基斯坦平民政治的重要人物之一。他是"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的領袖,于1990至1993及1997至1999年兩度擔任總理。他在第二任期中被穆沙拉夫領導的政變推翻,流亡沙特。2013年5月,納瓦茲·謝裏夫第三次執掌總理大權。

  • 中文名稱
    納瓦茲·謝裏夫
  • 外文名稱
    میاں محمد نواز شریف
  • 國籍
    巴基斯坦
  • 民族
    伊斯蘭教遜尼派
  • 出生地
    巴基斯坦
  • 出生日期
    1949年12月25日
  • 職業
    巴基斯坦總理
  • 英文名
    Mian Muhammad Nawaz Sharif

主要經歷

1981年任旁遮普省的財政部長和體育部長。在1985年2月舉行的非政黨大選中,納瓦茲·謝裏夫當選為國民議會和旁遮普省議會議員,同年4月出任旁遮普省首席部長。

1988年,納瓦茲·謝裏夫當選為新成立的以穆斯林聯盟為主體的伊斯蘭民主聯盟主席。伊斯蘭民主聯盟在1990年10月舉行的選舉中獲勝。同年11月,謝裏夫當選為伊盟議會黨團領袖,並出任總理。1993年10月選舉後,謝裏夫下台。同年4月當選為穆盟主席。1997年2月選舉後,謝裏夫再次出任總理。

1999年10月12日,時任總理的納瓦茲·謝裏夫宣布解除陸軍參謀長佩爾韋茲·穆沙拉夫的所有職務。同日,佩爾韋茲·穆沙拉夫發動政變並解散謝裏夫政府。同月,佩爾韋茲·穆沙拉夫任巴首席執行官,開始執掌巴政權。

2000年,巴反恐法庭以貪污腐敗、劫機、逃稅、挪用公款及恐怖主義等罪名判處謝裏夫終生監禁。根據與政府達成的協定,謝裏夫當年開始在沙烏地阿拉伯流亡以抵消其終身監禁的刑罰。

2007年8月2日,謝裏夫通過律師向巴最高法院提起訴請,希望能允許其本人及家人安全回國,以參加巴基斯坦的議會選舉。8月23日,巴基斯坦最高法院作出裁定,允許流亡海外的謝裏夫回國。

2007年11月25日,納瓦茲·謝裏夫25日乘飛機從沙烏地阿拉伯抵達巴東部城市拉合爾,從而結束了近8年的流亡生涯。報道說,謝裏夫一行抵達拉合爾機場時受到數千名支持者的歡迎。

被驅逐出國

謝裏夫20世紀90年代兩度出任巴總理。2000年,巴反恐法庭以貪污腐敗、劫機

、逃稅、挪用公款及恐怖主義等罪名判處謝裏夫終身監禁。謝裏夫當年與政府達成協定,謝裏夫獲釋並流亡至沙烏地阿拉伯,10年內不得回國。

2007年9月10,流亡國外近7年的巴基斯坦前總理納瓦茲·謝裏夫,乘坐飛機回到巴基斯坦,但在數小時後再度遭驅逐,返回流亡地沙烏地阿拉伯。從飛機降落,到與巴方人員僵持,再到被警方逮捕、強製遣返,謝裏夫回國數小時內經歷戲劇性變化。 一名巴方情報部門官員說,謝裏夫抵達機場後約4小時,即以腐敗罪名遭警方逮捕。隨後謝裏夫被送上另一架飛機,遣返回沙烏地阿拉伯的吉達。

巴基斯坦總統佩爾韋茲·穆沙拉夫辦公室一名官員確認了謝裏夫再遭驅逐的訊息,但是沒有說明目的地。巴數家電視台報道說,謝裏夫的遣返目的地是吉達。

路透社援引沙烏地阿拉伯訊息人士的話說,沙特願意接受謝裏夫的居留。謝裏夫的飛機將于當地時間下午3時30分左右(台北時間晚8時30分)到達吉達。

謝裏夫領導的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謝裏夫派)隨後發表聲 明,譴責巴政府驅逐謝裏夫的舉動。謝裏夫助手薩迪基·法魯克說,這一做法“違反了法院的裁決”。

巴最高法院2007年8月

<strong></strong>巴基斯坦前總理謝裏夫的支持者
23日裁定,準許謝裏夫回國,但並未赦免謝裏夫其他罪名。 謝裏夫此番回國的經歷與其弟沙赫巴茲·謝裏夫如出一轍。沙赫巴茲2004年5月結束流亡回國,但在落地約90分鍾後即再遭驅逐。

從“降落”到離開,謝裏夫短短幾小時內的經歷一波三折。路透社隨行記者說,謝裏夫在飛往伊斯蘭堡的飛機上說:“我感覺好極了,我已經準備好面對各種局勢。”而美聯社隨行記者報道,飛機降落後,巴基斯坦移民部門的官員登上飛機,要求謝裏夫交出護照,但遭到謝裏夫拒絕。

隨後,一些身穿黑色製服的安全部門人員進入機艙,把謝裏夫團團圍住。僵持一個半小時後,謝裏夫在幾名隨行人員和巴方安全部門人員的陪同下走出機艙,進入機場大樓。路透社說,謝裏夫堅持在有隨行律師和其他人員的陪同下才肯走出飛機。

美聯社記者隨後看見謝裏夫被警方強製帶走,乘車離開機場。兩名沒有公開姓名的巴情報部門官員說,謝裏夫在機場大樓內被逮捕。謝裏夫飛機降落前後,巴基斯坦警方“如臨大敵”,提高了機場及周圍的警戒。

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謝裏夫派)官員說,約4000名謝裏夫的支持者已被警方逮捕。巴警方官員則說,警方9日在伊斯蘭堡機場附近逮捕了大約250名“不安分者”。謝裏夫原本計畫回國後組織一場大規模遊行活動,遊行隊伍將自伊斯蘭堡出發,行進至旁遮普省首府拉合爾,遊行路線全長約300公裏。

結束流亡生涯

新華網伊斯蘭堡2007年11月25日電,據巴基斯坦官方電視台報道,巴流亡前總理納瓦茲·謝裏夫25日乘飛機從沙烏地阿拉伯抵達巴東部城市拉合爾,從而結束了近8年的流亡生涯。報道說,謝裏夫一行抵達拉合爾機場時受到數千名支持者的歡迎。

謝裏夫所屬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謝裏夫派)的高層領導人哈克 說,謝裏夫在當地時間25日下午4時飛抵巴基斯坦東部拉合爾市的機場,同行的還有他的妻子和弟弟沙赫巴茲-謝裏夫。謝裏夫及其妻子和弟弟將于26日向選舉委員會遞交參加議會競選的提名書。

這是謝裏夫兩個半月內第二次嘗試回國。預期他一返抵國門,將為仍實施緊急狀態的巴基斯坦帶來政治動態上的轉變。1999年發動政變推翻謝裏夫的總統穆沙拉夫已承諾在2008年1月8日舉行大選。

巴基斯坦政府一名高級官員稱,謝裏夫這次回國,將不會受到阻撓。他說:“我們沒有計畫拘捕他。總統說過,他會給予各政黨的參選機會將是均等的。”巴基斯坦人民黨領袖、前總理貝·布托對謝裏夫回國表示歡迎。她說,謝裏夫回國是個好現象,能增強巴基斯坦的政治活躍度

沙特國王搭橋促成回歸

此次謝裏夫回國,實際上是巴基斯坦政局多個戲劇性場面中的一個。謝裏夫的棲息地沙烏地阿拉伯是此次回國的焦點,沙特國王阿卜杜拉既是謝裏夫的密友,也是穆沙拉夫的親密盟友。因此,隻有他充當中間人最合適。

沙特對穆沙拉夫隻允許貝·布托10月18日回國而在先前的9月10日“禮送”謝裏夫回沙特一事十分不滿,多次私下透露給穆沙拉夫,他們不打算繼續給謝裏夫避難權了。

此次謝裏夫回國,沙特國王一改王室尊嚴,不在其外交官邸為謝裏夫送行,而是親赴謝裏夫在麥地納的駐地,以“兄弟般”的情意給了謝裏夫一些忠告,並為謝裏夫免費提供裝有現代化通訊手段和防護手段的防彈汽車,同時來自沙特的訊息說,沙特駐美大使透露,無論是美國還是歐洲盟國都非常“感興趣地”看到謝裏夫回到巴基斯坦,美國方面私下透露,這是穆沙拉夫總統走向民主的又一重要步驟,甚至有官員說,國際社會可以證實布希總統的話,穆沙拉夫正在兌現自己的一切承諾。

可能成為暗殺對象

謝裏夫所領導的政黨穆斯林聯盟(謝裏夫派)在全國各地的支持者們準備舉行更大規模的歡迎儀式,即超越10月18日在卡拉奇人民黨歡迎其領袖貝·布托從海外歸來的規模,來迎接謝裏夫,以準備在全國範圍內掀起最大規模的政治風暴。

有訊息稱,謝裏夫也將是被謀殺的目標之一,因此,謝裏夫的侄子一直在與拉合爾市政當局聯系,要求以最高規格的保全措施迎接和保護謝裏夫。而巴基斯坦看守政府已同意以最高規格的保全措施,尤其是在拉瓦爾品第剛剛發生了連環自殺性恐怖攻擊後。

巴基斯坦所有的機場出口都經過嚴格電子監控,巴基斯坦安全部隊已經在重要地段布設了狙擊手和反恐防暴部隊,盡全力避免10月18日貝·布托回歸遭遇恐怖攻擊那一幕的重演。

謝裏夫家人透露說,謝裏夫將向貝·布托一樣,在拉合爾舉行盛大的歡迎儀式,並驅車進入市區一些標志性建築物。然後“拜謁”巴基斯坦的民族英雄墓地。

穆沙拉夫坐山觀虎鬥

穆沙拉夫為何同意謝裏夫回國,這是國際社會普遍關註的問題。1999年,穆沙拉夫的座機差一點就被這個前總理下令擊落,這才引發了穆沙拉夫的軍事政變和謝裏夫的七年放逐。但此時請謝裏夫回國單純是出于美國或沙特的壓力嗎?

26日是巴選舉委員會接受各方參選申請的最後一天。謝裏夫25日回到拉合爾就顯得至關重要,隻要謝裏夫26日在選舉委員會的工作站一露頭,就宣告了人民黨組織的各個反對黨聯合抵製明年1月8日議會大選的計畫破產。

而謝裏夫派是否參加選舉,也將決定貝·布托的命運。如果謝裏夫參選,則貝·布托也隻好屈就參選,而且還要與謝裏夫成為大選競爭對手,如果謝裏夫罷選,則反對黨聯盟尚有聯合抵製選舉的一線希望,仍能使得穆沙拉夫尷尬或者再次失去公民信任。但目前傳出的訊息更多的是,謝裏夫準備明天就到選舉委員會“報到”,而這正是穆沙拉夫所期望的。

比貝·布托更急的是穆斯林聯盟(領袖派)的黨魁舒賈特·海珊,原本兩個穆斯林聯盟就是一個黨,隻不過在穆沙拉夫政變後分裂了,現在謝裏夫衣錦還鄉,那麽原來支持舒賈特的人也有可能倒戈。阿齊茲總理已經宣布不再競選,為舒賈特·海珊的堂弟依拉希掃清了道路,但謝裏夫的殺出很可能又從依拉希手中搶走大量選票。因此,今後巴政局有兩個看點,一個是謝裏夫最後一刻的決定,是參選還是抵製,再有一個是舒賈特·海珊、謝裏夫和貝·布托三人的議會競選大戲,如果此戲開鑼,那麽穆沙拉夫和他後面的軍隊則暫時可以偃旗息鼓,坐山觀虎鬥了。

與對手實力對比

政壇人士 履歷 優勢 劣勢 競選預測
佩爾韋茲·穆沙拉夫 軍方總參謀長、巴基斯坦現總統。1999年,穆沙拉夫通過不流血政變上台,盡管遭到很多抗議,但迄今仍在政壇屹立不倒。 精明的外交政策以及國際支持。盡管在民調中從未取得過漂亮的資料,但穆沙拉夫懂得如何處理政治程式。此外,目前美國在巴基斯坦部族地區推行反塔利班行動,因此他不缺少國際支持。 來自軍方的壓力。穆沙拉夫通常按照軍方的想法行事,如果軍方認為他引起的安全問題多過解決的問題,將可能另選軍隊總參謀長。如果失去軍方支持,穆沙拉夫的執政前景將是一片黯淡。 非常大。盡管處于前所未有的困境中,但隻要穆沙拉夫仍然主導政治和軍事,就能掌握主動。
貝·布托 巴基斯坦人民黨流亡領導人。1988至1990及1993至1996年兩度擔任總理。 代表了平民政治。她在流亡期間對穆沙拉夫軍人政府的政策提出強烈批評。盡管已有多年不在巴基斯坦國內,貝·布托仍是巴基斯坦政壇的重要人物。如果巴基斯坦人民希望政府回歸平民政治,那麽布托和她的人民黨將是首先考慮對象。 不受右翼人士歡迎。在她的兩次執政期間,巴基斯坦政府都被指責為腐敗盛行。此外,包括宗教組織和情報部門在內的保守勢力都難以接受女性領導人,它們會採取各種舉措防止布托掌權。 最有力的競爭者。布托的支持者遍及全國,但是其失敗履歷可能對其不利。

納瓦茲·謝裏夫 與貝·布托一樣,謝裏夫是90年代巴基斯坦平民政治的兩大重要人物之一。他是“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的領袖,于1990至1993及1997至1999年兩度擔任總理。他在第二任期中被穆沙拉夫領導的政變推翻,流亡沙特。

謝裏夫是一個令人愉快的平民政治家。由于對軍人統治的抗議越來越多,軍方可能將重新考慮策略並選擇回到幕後。如果這樣,軍方希望能有一個“助手型”的政府處理日常事務,可以把精力集中到國家安全、外交政策等方面。 較低的支持率。謝裏夫的名聲不如布托那樣“幹凈”,他的支持者僅局限于旁遮普地區。此外,他僅是一個“能夠勝任的”國家領導人,不具備更強的能力。在流亡沙特之前,他的“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已出現分裂。

較小。在目前的動蕩時期,巴基斯坦人民不太可能給他第二次機會。如果他最終上台,巴基斯坦將會出現更多的抗議活動,不穩定的局勢也將繼續。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