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戈爾諾-卡拉巴赫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亞美尼亞語:Լեռնային Ղարաբաղ、亞塞拜然語:Dağlıq Qarabağ),是位于南高加索的一個內陸地區,介于下卡拉巴赫與贊格祖爾之間,包含小高加索山脈的東南支脈。該地區多屬山地與森林。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普遍被國際承認為亞塞拜然的一部分,但大部分地區由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共和國實際統治。該國系以前亞塞拜然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時期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治州範圍為基礎所建立,實質獨立但尚未被普遍承認。自1988年卡拉巴赫運動發生起,亞塞拜然就無法對該地區行使政權。1994年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戰爭結束以後,在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明斯克小組的調停下,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政府代表已經針對該地區的爭議狀態舉行過多次和平會談。

該地區範圍通常被視為等同于前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治州行政區邊界,涵蓋面積約4,400平方公裏。然而歷史上的該地區面積,則涵蓋約8,223平方公裏。

  • 國家領袖
    巴科·薩哈揚,阿拉伊克·哈魯秋尼揚
  • 人口數量
    145,000人(2002年)
  • 簡稱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或納卡)
  • 人口密度
    29人/平方公裏(2006年)
  • 所屬洲
    亞洲
  • 主要民族
    亞美尼亞族,亞塞拜然族
  • 首都
    斯捷潘納克特(阿方稱漢肯德)
  • 主要宗教
    東正教,伊斯蘭教,猶太教
  • 主要城市
    斯捷潘納克特,舒沙
  • 國土面積
    4400平方公裏
  • 國慶日
    1991年12月10日(地球反擊戰)
  • 水域率
    0%
  • 國歌
    《獨立自由的阿爾札赫》
  • 國家代碼
    NKR
  • 官方語言
    亞美尼亞語
  • 國際電話區號
    +37447(行動電話+37497)
  • 貨幣
    亞美尼亞德拉姆
  • 時區
    UTC+4(夏令製UTC+5)
  • 政治體製
    總統製共和製
  • 中文名稱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共和國
  • 英文名稱
    TheNagorno-KarabakhRepublic

基本概況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國徽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國徽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所在地區古代曾存在庫拉-阿拉斯文化, 他們生活于庫拉河與阿拉斯河之間。

當時該地區的人口組成包含多種原住民與移民部落,他們大部分都不屬于印歐民族。依據主流的西方理論 ,這些民族大約在公元前第4至第2世紀被亞美尼亞統治,並與來到此地的亞美尼亞人互相通婚。其他學者則認為亞美尼亞人早在公元前第7世紀便已移居此地。

大約在公元前180年,阿爾扎赫成為亞美尼亞王國的15個行省之一,並維持至第4世紀。阿爾扎赫雖然名義上維持行省狀態,但實際上可能形成一個自主的公國--就像休尼克省一樣。其他理論則主張阿爾扎赫是一塊官地,直屬于亞美尼亞國王。亞美尼亞國王提格蘭大帝(公元前91年-55年在位)在阿爾扎赫建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提格蘭納克特--的四座城市之一。古代提格蘭納克特遺跡座落于今首府斯捷潘奈克特東北方48公裏處,有一群國際學者在此進行研究。

公元387年,亞美尼亞被拜佔庭與薩珊波斯分割之後,阿爾扎赫與烏提克兩個亞美尼亞行省被高加索阿爾巴尼亞王國接收,該國隨後也被亞美尼亞人的強勢宗教與文化所影響。在此時期,阿爾扎赫與烏提克的人口由亞美尼亞人及多個亞美尼亞化的部族所維成。

亞美尼亞文化與文明在中世紀早期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興盛發展。在第5世紀,有史以來第一所亞美尼亞學校在亞美尼亞字母發明人聖梅斯羅布的努力下,于今日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阿馬拉斯修道院開幕。聖梅斯羅布積極地在阿爾扎赫與烏提克宣揚福音。整體而言,梅斯羅布在阿爾扎赫與烏提克完成三次旅行,最遠到達大高加索山腳下的異教徒地區。第7世紀的亞美尼亞語言學與文法學家在他的作品裏描述阿爾扎赫的亞美尼亞人有其自己的方言,並鼓勵他的讀者去學習。同樣在第7世紀,亞美尼亞詩人達夫塔克·克托赫寫下他的作品《茱恩雪太子之死挽歌》,其中每一節都依序以一個亞美尼亞字母作開頭。高加索阿爾巴尼亞王國唯一的一部綜合歷史書是由歷史學家莫夫西斯·卡漢卡特瓦齊以亞美尼亞文字寫成。

中世紀中期

在第7與第8世紀,該地區由哈裏發國認可的地方官員治理。821年,亞美尼亞王子沙爾·孫巴提安在阿爾扎赫帶領反叛,建立了卡臣王朝。該王朝將阿爾扎赫當成公國統治,並延續到19世紀初期。到了1000年,卡臣王朝宣布成立阿爾扎赫王國,並由約翰·西尼切裏布擔任首任統治者。剛開始,位于阿爾扎赫南部的迪扎克也成立一個王國,由古阿蘭夏希克王朝統治,該王朝延伸自最早的高加索阿爾巴尼亞國王的血統。1261年,迪扎克最後一位國王的女兒與阿爾扎赫國王哈森·賈拉爾·多拉結婚後,兩國合並成一個國家。從此阿爾扎赫繼續維持一個實質獨立的公國。

中世紀末期

卡拉巴赫半獨立"五公國"(奎裏斯坦、吉拉伯德、卡臣、瓦蘭達與迪扎克),普遍被視為亞美尼亞最後存留的國家體製(15至19世紀)。

在15世紀,卡拉巴赫地區臣屬于先後由黑羊王朝與牡羊王朝的突厥人部落聯盟統治的國家。土庫曼人貴族賈漢沙(1437-67年)將上卡拉巴赫的治理權指派給當地的亞美尼亞王子們,允許一位亞美尼亞領導者整合五個貴族家系;各家系由稱為"梅裏克"的王子主導。這些王朝代表早期卡臣王朝的分支,也是中世紀阿爾扎赫國王的後裔。他們的土地通常被稱為"五公國"。俄羅斯帝國透過保羅一世于1799年6月2日發出的檔案承認五位王子在他們的領域的主權狀態。

伊朗人國王納迪爾沙賦予這幾位亞美尼亞王子行使最高權力,超越臨近的亞美尼亞公國及高加索的穆斯林汗國的規格,以作為王子們在1720年代對抗奧斯曼土耳其人入侵時獲勝的回報。卡拉巴赫的這五個公國是由亞美尼亞人家族統治,並獲得"梅裏克"(王子)的頭銜。包括:

  • 奎裏斯坦公國:由梅裏克-貝格拉裏安家族領導
  • 吉拉伯德公國:由梅裏克-伊斯雷裏安家族領導
  • 卡臣公國:由哈森-賈拉裏安家族領導
  • 瓦蘭達公國:由梅裏克-沙那查裏安家族領導
  • 迪扎克公國:由梅裏克-阿凡尼安家族領導

這些亞美尼亞王子們維持對該地區的完整控製,直到18世紀中期為止。在18世紀初期,伊朗的納迪爾沙取走北鄰佔賈諸汗的權力,以懲罰他們支援薩非王朝。在18世紀中期,由于各王子之間的內部沖突,導致他們的實力弱化,卡拉巴赫汗國因而形成。

現代

1805年,卡拉巴赫的伊布拉希姆·哈裏汗與代表沙皇亞歷山大一世的帕維爾·齊賈諾夫將軍簽訂庫瑞克卻條約,卡拉巴赫變成俄羅斯帝國的保護國。據此條約,俄羅斯君主承諾伊布拉希姆·哈裏汗及其後裔為該地區唯一的世襲統治者。然而,此一新局面直到俄羅斯-波斯戰爭 (1804-1813)結束後才被確認,戰敗的波斯經由1813年簽訂的古力斯坦條約正式將卡拉巴赫割讓給俄羅斯帝國。外高加索的其餘部分則在俄羅斯-波斯戰爭 (1826-1828)結束後,于1828年的土克曼卻條約條約並入俄羅斯帝國。

1822年,也就是由伊朗轉手俄羅斯控製的9年後,卡拉巴赫汗國被分割,該地區變成俄羅斯帝國伊麗莎白波爾省的一部分。在卡拉巴赫汗國轉移至俄羅斯之後,許多亞塞拜然裔穆斯林家庭移民至波斯,同時也有許多亞美尼亞人被俄羅斯政府引誘而從波斯移民至卡拉巴赫。

蘇維埃時期

今日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沖突根源于外高加索在蘇維埃化過程中,約瑟夫·斯大林與高加索局(Kavburo)所作的決策。1920年代早期,斯大林是蘇聯民族事務人民委員部部長。該政府機構建立了Kavburo。1917年俄國革命之後,卡拉巴赫變成外高加索民主聯邦共和國的一部分,但該共和國很快分解為亞美尼亞人、亞塞拜然人及喬治亞人各自的國家。在接下來的兩年(1918–1920)裏,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在包括卡拉巴赫的好幾個地區發生一連串小型的戰爭。1918年7月,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第一亞美尼亞人議會宣布該地區自治,並成立國會與政府。不久,奧斯曼軍隊進入卡拉巴赫,遭到亞美尼亞人的武力反抗。

第一次世界大戰奧斯曼帝國戰敗後,英國軍隊佔領卡拉巴赫。英軍司令部暫時承認柯斯洛夫·貝·蘇爾坦諾夫(由亞拜塞然人政府任命)為卡拉巴赫與贊格祖爾的政府首長,擱置巴黎和會最終的決定。該項決定遭受卡拉巴赫亞美尼亞人的反對。1920年2月,卡拉巴赫國會初步同意亞塞拜然的司法權,然而卡拉巴赫的其他亞美尼亞人持續進行遊擊作戰,未曾接受該項協定。該協定很快地在第九次卡拉巴赫議會裏被廢除,並宣告同年4月與亞美尼亞合並。

1920年4月,正當亞塞拜然軍隊被封鎖在卡拉巴赫以對抗當地的亞美尼亞武裝勢力之際,亞塞拜然已被布爾什維克接管。1920年8月10日,亞美尼亞與布爾什維克簽訂初步協定,同意在最終解決方案達成之前,由一個暫時的布爾什維克佔領此地區。1921年,亞美尼亞與喬治亞也相繼由布爾什維克接管。為了吸引民眾支持,該派系承諾將卡拉巴赫、納希切萬與贊格祖爾(分隔納希切萬與亞塞拜然的長條狀土地)分配給亞美尼亞。然而,蘇聯對土耳其也有長遠的規劃,希望借由他們的幫助,發展一條共產主義安全線。為了安撫土耳其,蘇聯同意一個分割方案:將贊格祖爾將納入亞美尼亞的控製,而卡拉巴赫與納希切萬則交由亞塞拜然人控製。若是土耳其沒有意見,斯大林也有可能將卡拉巴赫交由亞美尼亞人控製。最後,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治州于1923年7月7日在亞塞拜然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之下建立。

由于蘇聯的嚴密控製,該地區的沖突消失了數十年。1980年代末期至1990年代初期,由于蘇聯開始瓦解,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問題再度浮現。因為抗議亞塞拜然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推動強迫該地區亞塞拜然化,居多數的亞美尼亞人在亞美尼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的精神與物資支援下,發起一項將自治州轉移至亞美尼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的社會運動。為了能納入亞美尼亞人村落,並盡可能排除亞塞拜然人村落,州界被重劃。重劃後的行政區確保亞美尼亞人能過半數。1987年8月,卡拉巴赫亞美尼亞人向莫斯科提交一份要求與亞美尼亞統一的請願書,上面有數萬人的簽名。

戰爭與分離

1988年2月13日,卡拉巴赫亞美尼亞人開始在他們的首府斯捷潘奈克特舉行示威,支持與亞美尼亞共和國統一。六天後,埃裏溫舉行大遊行加入聲援。2月20日,卡拉巴赫的人民代表蘇維埃舉行投票,以110票對17票要求該地區轉移給亞美尼亞。這個地區性蘇維埃史無前例的行動,在斯捷潘納克特與葉爾溫分別引發數萬人的遊行示威,但莫斯科否決亞美尼亞人的請求。2月22日,一大群亞塞拜然人由阿格達姆區前往阿斯克蘭的亞美尼亞聚居市鎮遊行示威時,發生了第一次的直接對抗,而且"沿途大肆破壞"。亞塞拜然人與阿斯克蘭附近的警察對抗,惡化成為阿斯克蘭沖突,導致兩位亞塞拜然人死亡,其中一位據報導是被一位亞塞拜然警官殺死,另外還有50名亞美尼亞人村民與未知數目的亞塞拜然人與警察受傷。當針對各自區域內的少數人口開始出現暴力行為後,大量難民離開了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

1989年11月29日,蘇聯中央政府對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直轄統治結束,該地區回歸到亞拜拜然的治理下。然而,蘇維埃的政策失敗,亞美尼亞最高蘇維埃與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議會宣布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與亞美尼亞統一。在1989年,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擁有192,000的人口。當然人口數中有76%的亞美尼亞人,23%的亞塞拜然人,以及少數的俄羅斯人與庫爾德人。1991年11月26日,亞塞拜然廢除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治州,重新調整行政區劃,將該地區改置于亞塞拜然的直接控製之下。

1991年12月10日,在一場遭到當地亞塞拜然人抵製的公民投票中,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亞美尼亞人同意建立一個獨立的國家。雙方都不滿意一個留在亞塞拜然內而加強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治權的蘇維埃提案,隨後一場全面性的戰爭在亞塞拜然與納戈爾諾-卡拉巴赫之間爆發,而後者獲得來看亞美尼亞的支援。依據亞美尼亞前總統列翁·特爾-彼得羅相的說法,卡拉巴赫的領導權達到最大化,而且"他們認為他們可以得到更多。"

在1991年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同時從蘇聯獲得獨立之後,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對立逐步升級。在後蘇聯時期的權力真空狀態下,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的軍事行動受到俄羅斯聯邦軍隊的重大影響。而且,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雙方的軍隊裏都有大量來自烏克蘭與俄羅斯的傭兵。有多達一千名的阿富汗聖戰士加入亞塞拜然陣營參與作戰。也有車臣戰士為亞塞拜然作戰,而亞美尼亞一方則有由俄羅斯提供的火炮與坦克。許多亞塞拜然方面的幸存者發現亞塞拜然其他部分設有12個難民營,以收容因為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戰爭而快速成長的逃離家園者。

到了1993年底,這場沖突已經導致數千名軍人傷亡,並在雙方各創造出數十萬名難民。到了1994年5月,亞美尼亞人控製了14%的亞塞拜然領土。在那個階段,亞塞拜然政府自沖突發生以來首次承認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為戰爭的第三方,並開始與卡拉巴赫當局直接談判。透過俄羅斯的調停,終于在1994年5月12日達成停火協定。

1994年停火以後

比斯凱克協定之後的沖突最後邊界。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亞美尼亞人部隊控製前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治州以外幾乎9%的亞塞拜然領土,而亞塞拜然部隊則控製沙胡米安與馬爾塔克爾特、馬爾圖尼的東部盡管已經停火,因為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軍人之間的武裝沖突而死亡者仍然持續發生。2005年1月25日,歐洲理事會議會大會(PACE)通過PACE協定1416,譴責對亞塞拜然人的種族清洗。2007年5月15至17日,伊斯蘭會議組織外交部長理事會第34次會議通過7/34-P號決議,將佔領亞塞拜領土視為亞美尼亞對亞塞拜然的侵略,並承認對亞塞拜然公民的行動為侵犯人權的罪行,同時譴責破壞佔領區內的考古學、文化及宗教歷史遺跡。伊斯蘭會議組織(OIC)高峰會第11次會議于2008年3月13至14日在達卡舉行時,通過了10/11-P號決議。依據該決議,OIC成員國家譴責亞美尼亞部隊佔領亞塞拜然土地與亞美尼亞侵略亞塞拜然,聲稱對亞塞拜然人進行種族清洗,並指控亞美尼亞"在所佔領的亞塞拜然領土內破壞文化遺跡"。同年3月14日,聯合國大會通過62/243號決議,"要求所有亞美尼亞部隊立即、完全與無條件從所有佔領的亞塞拜然共和國領土撤退。"2010年5月18至20日,伊斯蘭會議組織外交部長理事會第37次會議于杜尚別舉行,通過另一決議譴責亞美尼亞侵略亞塞拜然,承認對亞塞拜然公民的行動為侵犯人權的罪行,並譴責破壞佔領區內的考古學、文化及宗教遺跡。同年5月20日,歐洲議會在史特拉斯堡舉行,通過基于保加利亞議員伊夫傑尼·克裏洛夫的報告所擬訂的"歐盟對南高加索政策要求"決議。該決議特別描述"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周邊被佔領的亞塞拜然地區必須盡快清空"。

在過去幾年來,已經有多位世界領導人與亞美尼亞、亞塞拜然總統會面,但維持停火的努力仍然失敗。

行政區劃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共和國共分為7個省和1個直轄市。

省份亞塞拜然官方建製首府首府(亞塞拜然語名稱)
斯捷帕納克特市漢肯德市--
①沙胡米安省卡爾巴賈爾區、戈蘭博伊區卡爾巴賈爾卡爾巴賈爾
②馬爾塔克爾特省卡爾巴賈爾區、塔爾塔爾區、阿格達姆區馬爾塔克爾特馬爾塔克爾特
③阿斯凱蘭省霍賈雷區阿格達姆區阿斯凱蘭阿斯凱蘭
馬爾圖尼霍賈文德區阿格達姆區馬爾圖尼霍賈文德
⑤哈德魯特省霍賈文德區傑布拉伊爾區菲祖利區哈德魯特哈德魯特
舒沙舒沙市、舒沙區舒沙舒沙
⑦卡扎赫省拉欽區、古巴德勒區、贊格蘭區貝佐爾拉欽

歷史沿革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治州多數為亞美尼亞人,信奉基督教。此外還有信奉伊斯蘭教的 亞塞拜然人,以及信奉東正教的俄羅斯人和喬治亞人。1923年以前,該地區屬亞美尼亞管轄。1923年7月7日,該地區成立自治州,並由聯盟中央政府決定,劃歸亞塞拜然管轄。對此,亞美尼亞一直十分不滿,一有機會就要求聯盟中央"糾正"。為此,亞美尼亞不少領導人在斯大林當政年代被作為"民族主義分子",慘遭不幸。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圖片集萃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圖片集萃

自1987年開始,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治州的民族主義運動強化起來,以不同方式要求將該自治州歸還亞美尼亞管轄。由于此使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兩國、兩族之間的關系也緊張起來。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沖突(1988年~1994年)

1988年2月至1994年5月之間,納-卡戰爭爆發。3萬人在沖突中喪生,多達23萬亞塞拜然的亞美尼亞人和80萬亞美尼亞和卡拉巴赫的亞塞拜然人由于沖突流離失所。在戰爭進行中,亞塞拜然嘗試製止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分裂主義運動,同為蘇聯加盟共和國的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都陷入了曠日持久而又未正式宣戰的卡拉巴赫山地戰中。當地議會投票贊成與亞塞拜然統一,但是卡拉巴赫大多數人口在全民公決中投票贊成獨立。與亞美尼亞統一的要求在1980年代後期變得日益強烈,運動開始時進行相對平和,但是在之後的幾個月中,隨著蘇聯解體趨勢日益明顯,逐漸成為兩民族之間不斷升級的暴力沖突,雙方互相指責對方進行種族清洗。

1988年2月20日,亞塞拜然自治州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議會投票決定在地區與亞美尼亞統一,

1988年2月,蘇共中央發表了公開信,認為現有民族地區布局的任何變更,都有損于民族之間的關系。公開信的內容,立即引起亞美尼亞人的反對,首都埃裏溫20多萬人上街遊行,抗議蘇共中央公開信的內容。亞塞拜然的蘇姆蓋特市也立即發生針對亞美尼亞人的遊行和騷亂。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治州宣布退出亞塞拜然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要求並入亞美尼亞,導致該州阿、亞兩族之間爆發武裝沖突。

1991年9月,蘇聯解體的大環境助長了亞美尼亞人在亞塞拜然的分裂運動。在亞塞拜然宣布從蘇聯獨立並復原該飛地的自治權的同時,佔多數的亞美尼亞人投票從亞塞拜然分離。斯捷潘納克特宣布成立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共和國,國土包括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治州和周邊亞美尼亞人居住的亞塞拜然地區。亞塞拜然官方認為此項決議是非法的。 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兩國為爭奪納卡歸屬爆發戰爭。

1991年12月10日,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宣布獨立,但除了亞美尼亞以外不被國際所承認。

1992年,在俄羅斯倡議下,歐洲安全與合作會議(現更名為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成立了由12國組成的明斯克小組,俄美法三國為該小組聯合主席國。自此,有關納卡問題的不同級別談判在明斯克小組架構內陸續舉行, 亞塞拜然堅持保持本國領土完整,亞美尼亞則保護這個未被承認的共和國的利益,因為卡拉巴赫不是談判方。巴庫多次批評明斯克小組在談判中沒有取得實質性進展,並且主張重審其形式。

1992年冬末,沖突全面爆發。包括歐安組織在內的旨在達成雙方共同參與的解決方案的國際斡旋失敗。

1993年春,亞美尼亞部隊奪取了飛地外緣,使該地區的其他國家有被卷入的危險。

1994年5月12日,阿亞兩國就全面停火達成協定,但兩國至今仍因納卡問題而處于敵對狀態。 亞塞拜然喪失了對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控製權,以及對7個周邊地區的全部或部分控製權。

1997年9月,三主席提出分階段解決納卡問題方案,即亞先撤出納卡以外的阿被佔領土,然後就納卡地位進行談判。亞予以拒絕,堅持納卡作為一方參加談判,並提出撤軍與最終確定納卡地位一攬子解決。

1998年11月,明斯克小組提出阿同納卡組成"共同國家"的方案。阿認為該建議賦予納卡同阿平等地位不能接受,主張納卡在阿主權範圍內享有高度自治。

1999年至今,阿亞兩國總統進行了多次直接會晤,但尚未取得重大突破。

2006年12月10日,亞塞拜然自行宣布獨立的納卡地區舉行了關于該地區首部憲法的全民公投。據悉,這部憲法稱"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為主權國家。亞塞拜然中央政府宣布,亞塞拜然"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當天舉行的所謂憲法公投是非法的。

2007年11月27日,亞塞拜然國防部長薩法爾-阿比耶夫在阿斯塔納出席獨聯體成員國國防部長聯席會議後向媒體聲稱,如果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領土爭端問題仍未能解決,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之間爆發戰爭的可能性為100%,戰爭迫在眉睫。

2008年10月24日,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在巴庫發表就職演說,呼吁有關各方就納卡問題進行談判,並表示亞塞拜然將繼續奉行與所有國家平等友好的外交政策。

2008年11月,俄羅斯、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三國總統在莫斯科州邁恩多爾夫城堡就納卡問題舉行會談,並簽署有關和平解決納卡問題的聲明 。

2008年12月,歐安組織56個成員國外長在赫爾辛基通過了解決納卡問題的"赫爾辛基原則"。

2009年11月5日,亞美尼亞外長納爾班江說,亞美尼亞解決納卡沖突地區問題的立場沒有改變,亞方仍主張通過談判解決這一問題。

2009年11月18日,亞美尼亞外交部長納爾班江在議會會議上說,亞方主張繼續在歐安組織明斯克小組架構內解決納卡沖突地區問題,反對將該問題同亞美尼亞與土耳其關系正常化進程聯系起來。

2009年12月25日,亞塞拜然外長埃爾馬爾·馬梅季亞羅夫在安卡拉說,除非亞美尼亞從兩國有爭議的納卡地區撤軍,否則外高加索地區實現穩定和安全的前景十分黯淡。

2010年1月25日,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對媒體表示,俄羅斯、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三國首腦在俄南部城市索契舉行會晤,就解決納卡問題的原則檔案序文達成共識。三方決定就分歧問題繼續舉行談判。

2010年8月16日,在亞塞拜然訪問的土耳其總統居爾與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一致表示,兩國主張在維護亞塞拜然領土完整基礎上,解決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之間的納卡地區沖突問題。

2010年10月,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和亞美尼亞總統薩爾基相在俄羅斯阿斯特拉罕舉行會晤,三方共同發表了一項聯合聲明,旨在為和平解決納卡地區沖突創造互信氛圍。

2010年10月24日,PBS(美國公共廣播公司)在全美上映一部備受贊譽並多次獲獎的由Vardan Hovhannisyan導演的紀錄片《戰爭與和平中人們的故事》(A Story of People in War and Peace),影片主要講述了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的沖突。

2010年12月18日,亞美尼亞國民議會否決了有關承認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獨立的草案。由亞美尼亞遺產黨向國會遞交的這份草案,隻得到了13名議員的支持。亞美尼亞總統薩爾基相曾于12月初在哈薩克首都阿斯塔納召開的歐安組織首腦峰會上發表的講話中就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問題指責了亞塞拜然,並表示亞塞拜然的侵略態度是導致問題無法得以解決的根本。薩爾基相曾指出,若亞塞拜然不改變態度的話,他們將會承認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共和國,並曾強調為鞏固其地位將會竭盡全力,但事實上亞美尼亞至今還未作出任何行動。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仍被亞美尼亞部隊所佔領,國際社會在歐安組織成立的明斯克小組架構下正在尋求解決途徑。在美國,俄羅斯和法國的積極參與下進行的談判中,到目前為止問題還未得到解決,雙方還尚未達成共識。此外,近兩年裏在俄羅斯的倡導下雙方領導人每月都會進行一次會談。

2012年1月23日,俄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透露,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總統在索契同俄羅斯總統的三方會晤中承認,在卡拉巴赫問題上必須避免極端立場,而是主張繼續努力拉近雙方立場。

2012年4月4日,亞塞拜然議會主席阿薩多夫在會見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之後表示,亞塞拜然高度評價俄羅斯在調解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問題中的調停作用。

2012年6月19日,俄羅斯、美國和法國總統對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總統未就調解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沖突採取決定性舉措表示遺憾,呼吁各方就解決問題的主要原則加快達成共識。三國領導人在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上通過的聯合聲明指出:"我們對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總統未採取決定性舉措而感到遺憾,我們曾于2011年5月26日在多維爾發表的聯合聲明中做出這一呼吁。"他們呼吁亞阿兩國總統履行義務,就調解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沖突的主要原則(見2012年1月23日的索契聲明)加快達成共識。

2013年12月27日,亞塞拜然Trend通訊社根據該國總統辦公廳社會政治問題處處長阿裏·加薩諾夫的聲明報道,巴庫正式反對亞美尼亞加入關稅同盟,直到納卡沖突解決為止。

歷屆政要

總統

1 亞瑟·麥克特斯揚 Artur Mkrtchyan 1992年1月7日~1992年4月14日

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共和國版圖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共和國版圖

2 喬治·佩特羅斯揚 Georgy Petrosyan 1992年4月15日~1993年6月14日

3 加倫·巴博揚 Garen Baburyan, Acting 1993年6月14日~1994年12月29日

4 羅伯特·克查揚 Robert Kocharyan 1994年12月29日~1997年3月20日

5 利奧納德·佩特羅斯揚 Leonard Petrosyan 1997年3月20日~1997年9月8日

6 阿爾卡迪·古卡斯揚 Arkadi Ghukasyan 1997年9月8日~2007年9月7日

7 巴科·薩哈揚 Bako Sahakyan 2007年9月7日~

總理

1 奧雷格·耶薩揚 Oleg Yesayan 1992年1月8日~1992年8月

2 羅伯特·克查揚 Robert Kocharyan 1992年8月~1994年12月

3 利奧納德·佩特羅斯揚 Leonard Petrosyan 1994年12月~1998年6月

4 奇拉耶·波格赫斯揚 Zhirayr Poghosyan 1998年6月~1999年6月24日

5 阿努沙萬·丹尼爾揚 Anushavan Danielyan 1999年6月30日~2007年9月12日

6 阿拉伊克·哈魯秋尼揚 Arayik Harutyunyan 2007年9月14日~

各方表態

俄羅斯方面

2008年9月16日,俄羅斯總統德米特裏·梅德韋傑夫重申,俄羅斯在調解納卡問題上的立場沒有改變,並表示支持雙方繼續進行直接談判。

2009年6月26日,俄羅斯總統德米特裏·梅德韋傑夫在巴庫結束與亞塞拜然總統伊利哈姆·阿利耶夫談判後的新聞發布會上聲明,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沖突得到解決的那一天已指日可待,並且俄羅斯為此將盡最大的努力。

2013年4月25日,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表示,莫斯科認為在調解納卡沖突問題上沒有進展。

2013年5月21日,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莫斯科與亞塞拜然外長馬梅季亞羅夫會談之後表示,莫斯科認為,有關納卡的局勢絕對不能接受,因為實際上它對亞美尼亞造成經濟封鎖。

2013年8月13日,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認為,納卡問題隻能通過政治手段解決。

美國方面

2012年6月6日,美國國務卿希拉裏·柯林頓對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武裝力量在接觸線上的局勢升級表示不安。

土耳其方面

2008年11月5日,土耳其總統居爾說,土耳其將與亞塞拜然就解決納卡問題開展積極合作。

北約方面

2013年10月18日,北約秘書長駐南高加索和中亞國家特派代表詹姆士·阿帕圖拉伊在北約新聞中心表示,除和平談判進程和妥協外,納卡沖突不存在另一種解決途徑。

中國方面

2010年5月27日,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就納卡地區選舉事回答了記者提問,表示中方在納卡問題上的立場是明確的、一貫的。中方在上述問題上的立場沒有變化。中方希望有關各方根據公認的國際法準則和聯合國安理會有關決議,通過協商和對話找到各方都能接受的辦法,和平解決納卡問題。這不僅符合亞塞拜然、亞美尼亞兩國的利益,也有利于地區的和平、穩定與發展。

外交

納卡實際上處于獨立狀態,但未被包括亞美尼亞在內的任何聯合國會員國承認,僅被阿布哈茲、南奧塞梯、德左三個聯合國非會員國互相承認。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