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高粱 -莫言著名小說

紅高粱

《紅高粱》是中國當代著名作家莫言的作品。《紅高粱》主要通過"我的阿麼"戴鳳蓮以及"我的阿公"餘佔鰲兩個人之間的故事,講述發生在山東的生命贊歌。在充滿野性的紅高粱地裏,我的阿公和我的阿麼在紅高粱地裏進行了野合。《紅高粱》主線是"阿公"餘佔敖率領的武裝壓擊日軍,輔線是"阿公"餘佔鰲和"我阿麼"戴鳳蓮之間的愛情故事。故事發生的主要地點是高密東北鄉。小說裏的主要人物有的是自發的造反勢力,有的是混亂和無紀律的地方首領。他們沒有救國家和人民民眾的主動意識。他們反抗的原因來源于為自身的生存而抗爭。整部小說中沒有著墨太多的正面形象,"我阿公"這個人物形象的塑造既是"土匪"又是"抗日英雄"的雙重身份,土匪的野性和英雄的血氣使人物更加豐滿和真實,還原了真實的歷史一幕。

在小說中,莫言竭盡全力的對幾乎所有的戰爭場面都進行了精心的雕刻,無論戰爭場面的大小,甚至人與野狗在吞噬屍體時的較量也用了極多的筆觸,展現了一幅幅屍橫遍野、血肉橫飛的血淋淋的畫面。在這些血肉交匯之中,莫言描繪了一片紅如鮮血的紅高粱,整個世界都是血紅的。莫言正是以這種狂歡式的語言、天馬行空式的筆觸,塑造了一個在倫理道德邊緣的紅高粱世界,一種土匪式英雄,他們做盡壞事但也報效國家,他們繾綣相愛、英勇搏殺,充滿著又離經叛道又擁有無限生氣的時代氣息。

《紅高粱》是一部表現高密人民在抗日戰爭中的頑強生命力和充滿血性與民族精神的經典之作。

  • 書名
    紅高粱
  • 定價
    29.80元
  • 出版社
    中國青年出版社
  • 作者
    莫言
  • 裝幀
    平裝
  • ISBN
    978-7-5006-5563-0
  • 類別
    圖書 >文學> 小說 > 影視同期書
  • 頁數
    222頁

內容介紹

《紅高粱》通過"我"的敘述,描寫了抗日戰爭期間,"我"的祖先在高密東北鄉轟轟烈烈、英勇悲壯的人生故事。故事的主線是"我"的阿公和阿麼,故事發生的主要地點是高密東北鄉。"我"的阿公叫餘佔鰲,阿麼叫戴鳳蓮,至于高密東北鄉這個地方作者對其做過如下的描述:"最美麗最醜陋、最超脫最世俗同時最聖潔最齷齪,也是最英雄好漢最王八蛋以及最能喝酒和最能愛的地方,這就是高密東北鄉。"

"我"阿麼戴鳳蓮,做大姑娘時因為有一雙難得的小腳和姣好的面容,被擁有高粱酒作坊的財主單廷秀看重,曾外祖父為了錢財小利不惜將剛滿十六歲的戴鳳蓮嫁給了單廷秀得麻風病的獨生兒子單扁郎。阿麼曾盼著嫁給一個識文解字、眉清目秀、知冷知熱的好丈夫......當阿麼恐怖地看到單扁郎那張開花綻彩的麻風病人的面容,她感到恐怖,生不如死。阿麼在出嫁前就準備了一把鋒利的剪刀,無論是為單扁郎準備的,還是為她自己準備的,都充分地表現了阿麼捍衛自己的婚姻、追求愛情自由的精神。"我阿麼"是抗日英雄,她不僅僅要自己的丈夫和兒子奔赴抗戰前線,而且最終獻身于抗日戰爭中。當阿麼為潛伏在河堤壩的遊擊隊員們送大餅,不幸遭遇敵人的襲擊,中彈身亡,完成了人格的升華。

紅高粱紅高粱

我阿公餘佔鰲在開篇一出場就表現出了土匪頭子兼抗日英雄的雙重身份。餘佔鰲不願意受製于任何一方勢力,對于各種政治勢力及地方勢力的拉攏,他一概拒絕。當卑鄙狡猾的國民黨冷隊長來 收攏他時,他斷然拒絕;打過伏擊戰後,共產黨膠高大隊長想要與之聯合,他也堅決地拒絕了。他不願意受製于任何人,這不是敵對,而是他獨立人格的體現。在迎親的路上,面對突然跳出的"吃拤餅"的劫匪,同行的轎夫們停住了,呆呆地看著劈腿橫在路當中的劫路人,都把身上的銅錢掏出來仍到劫匪腳邊。當劫匪催逼戴鳳蓮向高粱深處走時,餘佔鰲被"我阿麼"盯著的眼神所觸動。他冒著生命危險與劫匪展開了搏鬥,最終打死了劫匪,保障了戴鳳蓮的人身安全。餘佔鰲的親叔餘大牙,當時任軍需股長,他嗜酒如命,貪財好色。一日醉酒後,餘大牙糟蹋了村裏的第一號美女--曹玲子。餘佔鰲沒有念及餘大牙是其親叔,依軍紀處決了他。在大義滅親後,餘佔鰲為叔叔披麻戴孝,以報答他的養育之恩。在國共紛爭的大背景下,看到日寇瘋狂屠殺百姓,餘佔鰲奮起反抗。他自發地組織了一支抗日隊伍並帶來他們去膠平公路伏擊日寇的汽車隊。他帶領著一支七零八落的小隊伍,卻實實在在地伏擊了日寇的汽車隊。餘佔鰲從一個地道的土匪成為抗日英雄。餘佔鰲領導的農民隊伍,沒有經過先進革命思想的洗禮,也沒有明確的奮鬥目標。他們抗日,是因為看到了日軍對中國人民的瘋狂屠殺,看到了羅漢大爺的慘死等生發出一種復仇心理,也是為了生存自由的一種強烈的生命意識。

作者簡介

莫言(本名管謨業,1955年2月17日—),出生于山東省高密市,中國當代著名作家。80年代中期以鄉土作品崛起,充滿著“懷鄉”以及“怨鄉”的復雜情感,被歸類為“尋根文學”作家。

莫言莫言

2000年,莫言的《紅高粱》入選《亞洲周刊》評選的“20世紀中文小說100強”。2005年莫言的《檀香刑》全票入圍茅盾文學獎初選。2011年莫言憑借作品《》獲得茅盾文學獎。2012年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創作過程

《紅高粱》以抗日戰爭及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高密東北鄉的民間生活為背景,故事融合了多種混亂的異質,最終通過一種強烈的刺激來塑造時代背景,從民間的角度給讀者再現了抗日戰爭的年代,展現的是一種為生存而奮起反抗的暴力欲。莫言筆下的高密東北鄉就像他所說的:"無疑是地球上最美麗最醜陋、最超脫最世俗、最聖潔最齷齪、最英雄好漢最王八蛋、最能喝酒最能愛的地方。"就是在這片充滿夢幻與神奇,浪漫與純真,充滿生命力的土地上,展現出壯美的畫面:站立著無邊無際凄婉可人的、激蕩著愛情波浪的紅高粱;款款流動著的墨水河;伴隨著螃蟹散發出的腥甜。高密東北鄉的壯美畫面對應著作者開闊、宏大、豐滿、艷麗、血腥的語言。莫言用這種語言追述了發生在這片土地上的敘述者以及他的阿公、阿麼、父親時候的那場華麗的戰役,表現出細膩獨特的生命體驗。

在對時代背景進行塑造時,莫言通過狂歡式的語言形式給讀者展現了抗日戰爭初期的時代情緒,既有壓抑、荒涼、凄楚、沉悶,又有歡樂、抗爭、激憤,在這種復雜的情緒下奏響時代的旋律,在沖突與糾結之間表達一種憂鬱的悲劇感,有動蕩不安的社會給人民造成的禍患,有因為列強入侵帶給人民的毀滅性傷害。莫言竭盡全力的對幾乎所有的戰爭場面都進行了精心的雕刻,無論戰爭場面的大小,甚至人與野狗在吞噬屍體時的較量也用了極多的筆觸,展現了一幅幅屍橫遍野、血肉橫飛的血淋淋的畫面。在這些血肉交匯之中,莫言描繪了一片紅如鮮血的紅高粱,整個世界都是血紅的。

角色介紹

男主人公

"我阿公"餘佔鰲

來自中國高密東北鄉,土生土長的農民,打棺抬轎的佼佼者,集善惡于 一身。具有土匪、英雄、情人三重身份。粗野、狂暴、激情和狹義集于一身。

女主人公

"我阿麼"戴鳳蓮

來自中國高密東北鄉,土生土長的農民。豐腴、熱烈、果斷、潑辣、敢愛敢恨、敢做敢當,以較弱之軀擁抱愛與自由,崇尚力與美,承受著全部的痛苦與歡快。

"我阿麼"戴鳳蓮, 不到6歲就開始纏腳,"我的外曾祖母"用布一丈餘長的布勒斷了阿麼的腳骨,纏就一雙三寸金蓮。阿麼身高1.6米,體重60公斤。16歲那年,就由她的父親做主嫁給了高密東北鄉有名的財主單延秀的獨生子單扁郎。單家開著燒酒鍋,以廉價高粱為原料釀造優質白酒,方圓幾百裏都有名。風傳單扁郎早就染上了麻風病。在三天的回門路上"我阿麼"戴鳳蓮與"我阿公"餘佔鰲在高粱地裏野合,後來又與"我阿公"餘佔鰲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

劉羅漢大爺

"劉羅漢大爺與我的家族隻有經濟上的聯系而無血緣上的聯系。我阿麼是否愛過他,他是否上過我阿麼的炕,都與倫理無關。"

劉羅漢大爺是另一個光彩照人的形象, 他沒有過多的言語,但是他著實像高密東北鄉的黑土一樣結實、厚重、豐滿。在莫言筆下,羅漢大爺是一個性格豐滿的人物,他為人忠誠、善良、負責。雖身為家僕,卻超越家僕,其中包含了作為高密東北鄉人所能具備的美好品德。

民國27年,日軍捉高密、平度、膠縣民夫累計40萬人次,修築膠平公路。羅漢大爺跟騾子一起被押上工地。劉羅漢大爺抗辱逃跑,被日軍抓獲。日軍將羅漢大爺栓在馬樁上,可惡的日本鬼子居然要孫五去剝羅漢大爺的皮。"他的兩個肥碩敦厚的耳朵在磁碟裏活潑地跳動,打得磁碟叮咚叮咚響。"這是恐懼,是折磨,更是反抗。接著是割生殖器,割下來被狗玩弄,那是怎樣的屈辱啊。這是無奈之下國人的自相殘殺,壯觀之下的恥辱。這些喪失人性的日本鬼子。劉羅漢大爺也就是在這樣的摧殘與侮辱下死在了高密東北鄉的大地上。

他們身上看似原始的不合理世俗倫理觀念的"野性"體現出自由生命、原始生命力、血性與力量。他們雖然是農民,但在面臨外敵入侵時,成了抗日的英雄。

榮譽記錄

1987    第四屆全國中篇小說獎    《紅高粱》    (獲獎)    

2000年,莫言的《紅高粱》入選《亞洲周刊》評選的“20世紀中文小說100強”。

點評鑒賞

主題思想

《紅高粱》小說的主題被詮釋為弘揚積極向上的生命力和追求自由的精神,渴望個性解放精神,重建創造精神等,其意圖是借助高密東北鄉民間原始野性文化的活力來改造孱弱的民族性格,呼喚強有力的生命形態,呼吁中華民族要自尊自強,要有反奴性和反抗性,具有健康的人格和民族品質。

《紅高粱》小說的主題思想既張揚個性解放,又歌頌英勇抗日的愛國主義精神。所謂"個性解放",指"人"的個性的解放。"人"是"靈"與"肉","神性"與"獸性","精神"與"物質","社會的人"與"自然的人"的統一。人具有"自然人性"--"人"的生存本能與自然情欲。魯迅提出人所必需的"生存、溫飽、發展"又予以限定--呼喚感性形態的"生"的自由與歡樂;又註重"限製縱欲",明確提出要用"理性"對自然本能進行適當的抑製與調節:"我之所謂生存,並不是苟活;所謂溫飽,並不是奢侈;所謂發展,也不是放縱。"既要求自由發展自我,又講究自我控製與自我負責,理性和非理性的互相聯系、滲透與製約。《紅高粱》既描寫與肯定了"我阿公"餘佔鰲、"我阿麼"戴鳳蓮旺盛的生存本能與自然情欲、充盈的感性生命的自由與歡樂;同時,又描寫與肯定了他們的另一側面,即"社會的人"的"理性生命"。餘佔鰲面對劫賊的劫財劫色,目睹戴鳳蓮這一弱女子向自己求助的"亢奮的眼睛",實難苟安,隻得沖上去鏟除劫賊。他遵循的就是民間廣為流傳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道德準則。有些論者將"高粱地野合"說成是餘佔鰲佔有戴鳳蓮,實在冤枉。

小說的描寫很清楚:"阿麼和阿公在生機勃勃的高粱地裏相親相愛,兩顆蔑視人間法規的不羈心靈,比他們彼此愉悅的肉體貼得還要緊。"他們不僅是"感性生命"的兩情相悅,而且更是"理性生命"的兩顆反叛封建強迫婚姻之心的相通。再者,就在這個高粱地裏,戴鳳蓮"六神無主,淚水流到腮邊",向餘佔鰲求救地訴說:"他真是麻風。"而單家父子憑借強大的經濟勢力,置戴鳳蓮的誓死反抗與全體村民的沉默反對于不顧,實際上即將強行用麻風病菌慢性屠戮一個16歲的花季少女。你死我活,別無選擇。餘佔鰲清醒地看透了事態的嚴峻與緊迫,毅然先下手鏟除了這兩個企圖殺人于無聲的凶手。這不僅于情,而且于理,甚至于民間的不成文法,他的選擇都是對的。此外,餘佔鰲與戴鳳蓮投身于民族革命戰爭,伏擊日軍車隊,顯然既是出于對日寇的痛恨與憤慨之情,也是為了衛國保家鄉的崇高目的。中篇《紅高粱》所描寫與歌頌的是"靈""肉"結合、"情""理"統一的阿公、阿麼們的敢想、敢做、敢愛、敢恨的氣概。除了"張揚個性解放"的主題以外,也有些評論實際上認為,《紅高粱》表現的是抗日愛國的主題。例如《遊魂的復活》一文寫道:作家"隻是要復活那些遊蕩在他的故鄉紅高粱地裏的英魂和冤魂……于是,投身于民族革命戰爭的人民化為劉羅漢、餘佔鰲、阿麼、豆官等個性奇異的人物;而這些高于民族精神的人格,又融匯到特殊氛圍--那無邊無際散發著甜腥氣息的紅高粱地,成為悲壯、神聖、永恆的象征。"這顯然即"誓死反抗日本侵略保家衛國的英雄人民永垂不朽"的形象表述。"個性解放"與"抗日愛國"這兩種主題都是頗為接近小說文本的。此外,至少還有一個與文本更為一致的主題,即:歌頌張揚個性解放的村民英勇抗日的愛國主義精神;或者說,既張揚個性解放又歌頌英勇抗日的愛國主義精神。

其一,餘佔鰲領導的遊擊隊是一支理性的有目的、有組織、經過訓練的民間抗日武裝。在日本侵略軍的魔爪伸進高密東北鄉之際,"餘司令樹起抗日旗",拉起抗日的隊伍,目的明確,劍指鬼子。他請任副官擔任教官,既開展政治教育,又進行軍事訓練。"高粱紅了,東洋鬼子來了,國破了,家亡了,同胞們快起來,拿起刀拿起槍,打鬼子保家鄉",唱出了他們衛國保家的心聲。大刀、土炮、鳥槍、老漢陽、兩支手槍與三支大蓋子槍,是他們訓練與殺敵的武器。遊擊隊紀律嚴明,對餘佔鰲有養育之恩的叔父餘大牙強奸民女,司令抑製私情,最終按照任副官的意見,將他就地正法。遊擊隊堅持聯合御侮,當餘司令和冷支隊長發生爭執,戴鳳蓮說:"這不是動刀動槍的地方,有本事對著日本人使去。"餘司令甚至忍辱負重地說:"誰是土匪?誰不是土匪?能打日本就是中國的大英雄。"他還教育兒子豆官要把"槍子兒先向日本人身上打"。遊擊隊"連聾帶啞連瘸帶拐不過40人……擺在大路上,30多人縮成一團,像一條凍僵了的蛇",就是這麽一支隊伍,卻在一場伏擊中消滅了包括一名少將在內的日軍車隊四五十個鬼子官兵。這主要是因為他們具有寧願戰死也要保家衛國的大無畏犧牲精神。

其二,作家通過敘述者"我"對阿公阿麼們的抗日業績,或寓論于敘,或直接贊美。"我"稱贊阿公為"名滿天下的傳奇英雄"。"我"記敘道:阿公1958年從日本歸來時,村裏舉行了盛大的典禮,縣長尊阿公為老英雄,給他敬酒,說他給全縣人民帶來了光榮。"我"稱贊阿公輩的父老鄉親們"精忠報國,演出過一幕幕英勇悲壯的舞劇"。""我"認為:"用鐵耙擋住鬼子汽車退路的計謀竟是我阿麼這個女流想出來的。我阿麼也應該是抗日的先鋒,民族的英雄。""我"還寫道:"阿麼……這一擔沉重的拤餅,把她柔嫰的肩膀壓出了一道深深紫印,這紫印伴隨著她離開了人世,升到了天國。這道紫印,是我阿麼英勇抗日的光榮的標志。"莫言說:《紅高粱》的敘述者"我"採取的"全知全能""這種視角同時也是一種對歷史的評判態度。"這種"評判態度"既然是"歷史的",無疑是客觀公正的、實事求是的。

上述兩點充分說明:中篇小說《紅高粱》確實不僅張揚了個性解放,而且還頌揚了抗日愛國的頑強意志與犧牲精神。文學作品這種啓蒙與救亡的雙重主題是對五四傳統的繼承,五四學生運動與新文化運動,都是在帝國主義對中國侵略日益加劇,民族危機感和民族自強、自立以及救亡的歷史要求日益緊迫的時候。也正為此,五四那一代,在強調個性解放時,同時強調了自我犧牲精神。

敘事藝術

一、敘事語言--審美還是審醜

《紅高粱》的整個符號系統就是一個多側面多層次的審美範疇,其中的人物語言是粗話、髒話、野話、葷話、罵人話、調情話等粗俗污穢的鄉村用語,是典型的高密農民在說話,這種在旁人看來近乎瘋癲的語言在小說的環境中卻有一種獨特的美感,這種語言風格表現了作者獨特的審美趣味。

( 一) 、粗俗又崇高的人物對白

《紅高粱》中的人物對白是作品的一大亮點。個性化的民間口語貫穿于故事的始終,在撲面而來的鄉土氣息中,讀者既能感受到民間口語原汁原味的"粗俗",又能聽到粗俗背後那份源自生命底層最原始、最崇高力量的吶喊。

二段對白:

1、餘司令大喊一聲:"日本狗! 狗娘養的日本!"餘司令一愣神,踢了王文義一腳,說: "你娘個蛋! 沒有頭還會說話!"

2、"天賜我情人,天賜我兒子,天賜我財富,天賜我三十年紅高粱般充實的生活……天,什麽叫貞節?什麽叫正道?什麽是善良?什麽是邪惡?你一直沒有告訴過我,我隻有按著我自己的想法去辦,我愛幸福,我愛力量,我愛美,我的身體是我的,我為自己做主,我不怕罪,不怕罰,我不怕進你的十八層地獄。"第一段對白是"我阿公"餘佔鰲帶領遊擊隊打日本鬼子時的幾句話河以說是髒字連篇河謂粗俗。寥寥幾句話就將一個粗野豪放、蠻橫頑強的土匪形象栩栩如生地呈現在讀者眼前字裏行間透露出的匪氣和英雄氣給讀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這裏,很難將餘佔鰲的髒話歸結為一種粗鄙的表現,在抗日的民族大義面前,這幾句髒話因為飽含了一個中華男兒的血性而變得真實可感、豐滿崇高。第二段對白是"我阿麼" 臨死前對這一生的總結。她敢愛敢恨敢想敢做不怕天譴不怕報應把跟"我阿公"在高粱地裏野合說成是"對自己身體做主"把和長工羅漢大爺偷情說成是"對幸福的追求"視貞節于無物視名譽為糞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阿麼"的所言所語、所作所為有悖于中國傳統道德觀念中對女子貞節操守的要求,是一種不守婦道的放蕩表現。但從"我奶"最後的話語中,讀者全然不會覺得這是一個水性楊花、貪戀肉欲的女人在強詞奪理,而是一個大膽熱烈的女權衛士對幸福、對生命的執著追求。莫言作為一個立足于民間的作家,他筆下人物的語言充滿了泥土的氣味,在《紅高粱》中,能從人物的語言裏聽到來自于底層農民特有的說話風格和特點,粗俗中顯質樸,粗俗中顯崇高,這看似矛盾的語言特點在莫言獨具匠心的敘事藝術中得到了和諧的統一。

(二)、愛憎交織的場面敘述

場面描寫一直是莫言的拿手好戲,莫言在場面描寫中喜歡使用通感,而且想象離奇大膽,語言汁液橫流,飽滿生動,給人一個更廣闊的想象世界和更復雜的感覺空間。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創作者要有天馬行空的狂氣和雄風。無論在創作思想上還是在藝術風格上,都必須有點邪勁兒。"在小說《紅高粱》中,充斥了大量的場面描寫。對高粱地的場面描寫:

1、一穗一穗被露水打得精濕的高粱在霧洞裏憂愷地註視著我父親,父親也虔誠地望著它們。父親憂然大

悟,明白了它們都是活生生的靈物。它們根扎黑土,受日精月華,得雨露滋潤,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2、阿麼註視著紅高粱,在她的眼睛裏,高粱們奇橘瑰麗,奇形怪狀,它們呻吟著,扭曲著,呼號著,纏繞著,時而像魔鬼,時而像親人,它們在阿麼眼裏盤結成蛇樣的一團,又呼喇喇地伸展開來,阿麼無法說出它們的光彩了。

莫言對同一片高粱地選用了語體色彩截然相反的敘事語言。這既是作者主觀情感的宣泄又是對作品主題的側面烘托。第一個語段是"我父親" 追隨著"我阿公"去打鬼子潞過高粱地時的所思所想。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孕育著生機和希望而紅高粱就是這片土地永遠的主人,它們受雨露滋潤,得天地精華,世世代代生長在這裏,見證了高密東北鄉的人情冷暖、世態炎涼池見證了黑土地上英雄兒女保衛家園、反抗侵略的壯舉。"我父親" 站在高粱地面前的思想活動,就像一個虔誠的教徒在佛祖面前朝聖、祈禱。在這段描寫中,莫言賦予了紅高粱最飽滿的靈魂和最偉大的生命。他以紅高粱作為隱喻,實際上是在謳歌像紅高粱一樣生生世世守衛著自己家園的民族英雄。在小說的結尾處,莫言這樣寫道:"謹以此文召喚那些遊蕩在我們故鄉無邊無際的通紅的高粱地裏的英魂和冤魂。我是你們的不肖子孫,我願扒出我的被醬油腌透了的心,切碎放在三個碗裏擺在高粱地裏。伏惟尚饗! 尚饗!" 這種直抒胸臆的情感宣泄是對《紅高粱》主題最好的診釋,體現了作者對故鄉土地上像紅高粱一樣堅毅的人們最由衷、最熱烈的愛。

第二個語段是"我阿麼"臨死前眼中的紅高粱景象。在這裏,紅高粱儼然已從上帝變成了魔鬼,它們用最醜陋的形態最惡心的聲音將"我阿麼" 一步步送到了生命的終點。同樣的一片高粱地,卻出現了強烈的情感反差,這看似矛盾,但隻要認真閱讀一下文本就會明白作者這樣寫的意圖。"我阿麼"是在給抗日部隊送飯的路上死于日本人的槍口之下,在莫言筆下,這片紅高粱就是埋葬"我阿麼" 的墳墓, 它們嗜血成性,醜惡骯髒,這正是對日本侵略者罪惡行徑的真實寫照。

莫言愛這片高粱地,因為它養育了一代代英勇不屈的高密子孫。恨這片高粱地,因為它見證了悲慘的歷史,浸染了人民的鮮血。這種矛盾的情感用莫言自己的話說就是:"高密東北鄉無疑是地球上最美麗最醜陋、最超脫最世俗、最聖潔最崛凝、最英雄好漢最王八蛋的地方。" 作為先鋒文學的代表人物 莫言在營造美醜時,十分註重語言的誇大和張力,美就要美得徹底,醜就要醜得變形,隻有這樣才能使自己的創作意圖得到最深刻的凸顯。小說中對紅高粱的反差描寫也是作者一貫敘事風格的集中體現。

二、敘事視角 誰在講故事

要把一個故事講好除了有好的語言、好的題材,還要處理好敘事人和故事之間的關系即誰講故事怎麽講故事也就是敘事視角的選用問題。莫言是一個特別重視講故事技巧的作家,他不想中規中矩地講一個故事,他喜歡不斷改變和挑戰自我,所以在他的敘事技巧中,一個最重要的表現就是敘事視角靈活多變。有時敘事人稱一致但同一人稱所代表的人物發生了變化,有時敘事人稱經常發生改變,敘事視角也就隨著敘事人稱的改變而改變,可以說這種敘事藝術不但挑戰了作者,也挑戰了讀者,因為讀者稍不註意就不知道是誰在講故事了。在小說《紅高粱》中作者打破了敘事視角的常規用法將多種敘事視角交替使用達到了意想不到的藝術效果。

小說《紅高粱》主要講述的是"我阿公" 和"我阿麼"的愛情故事。從故事層面上看,"我" 並沒有在現場直接參與到故事,並不知道"我阿公" 和"我阿麼"的心理活動。按照一般的敘事手法作者完全可以採用第三人稱外視角進行敘述然而在《紅高粱》中, "我"不僅作為一個公開露面的敘述者,而且還成為了故事的組成部分,"我阿公"和" 我阿麼"的故事以"我"的敘事聲音為基點,在歷史與現實之間來回穿梭。這樣的敘事視角直接把"我"帶入到了故事的語境,帶入到了歷史的現場。所以作為敘事者的"我"不僅不是局外人而且還能夠知道"我阿公" 、"我阿麼"的言行和心理活動甚至知道一些他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如"我"可以嗅到"阿麼夾襖裏散出的熱烘烘的香味",可以聽到"我阿麼"坐在花橋裏"心跳如鼓"河以看到"我阿公"和"我阿麼"在高粱地裏野合的具體細節。

從小說的內容來看,"我阿麼"在我出生前就已經死去,"我阿公"也沒有對"我"進行直接地講述,顯然,"我"根本不可能從當事人的口中知道這些私密的事件,也不可能從其他人的口中得知。然而作為敘述者的"我"卻憑借歷史想象超越時空的界限追述了那些"我"並不在場的歷史。不僅如此,"我"還可以根據自己的"所見所聞"對他們發表評論:"我深信,我阿麼什麽事都敢幹隻要她願意。她老人家不僅僅是抗日英雄,也是一個性解放的先驅,婦女自立的典範。"莫言在創作思想和藝術上受哥倫比亞魔幻現實主義作家馬爾克斯的影響很大,魔幻現實主義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利用"魔幻"般的視角拉近歷史與現實之間的距離。莫言同樣引用了這種手法,隻不過把"馬貢多" 換成了"高密東北鄉"從這一點來說《紅高粱》中"我"全知全能的敘事視角是作者對魔幻現實主義創作手法的借鏡和創新。但是在小說《紅高粱》中,"我"並不是從始至終都是全知全能的,在對許多場景的描寫中作者又採用了第三人稱外視角,這就由"我"在講故事變成了"他們"講自己的故事。如小說的結尾處這樣寫道:父親從河堤上檢起一張未跌散的扦餅,遞給阿公,說:"爹,您吃吧,這是俺娘擀的拤餅。"阿公說:"你吃吧!"父親把餅塞到阿公手裏,說:"我再去檢。"父親又檢來一張拤餅,狠狠地咬了一口。在這段描寫中,作者沒有描寫人物的心理活動,也沒有發表一句評論,而是跳到故事外面,以人物對話的形式,冷靜客觀地還原了當時的現場。"我父親"和"我阿公"吃著死去的"我阿麼"擀的拤餅,並沒有流露出悲傷的神色,也沒有過多的言語交流。在經歷了戰爭的洗禮後,生死在他們眼中變得淡然。莫言以一種"無聲勝有聲"的冷靜描述,給讀者帶來了強烈的情感沖擊,這種震撼並不是作者用語言可以營造的,而是讀者在結合了自己人生經歷的基礎上的一種深層次的情感體驗。

縱觀整部小說,莫言在全知和限知的敘事視角中來回穿梭,在講述別人故事的同時,也在聆聽著別人講故事。限知視角的使用消解了文本中"我"的存在,給讀者以公正客觀的感覺。全知視角的使用又使"我"在故事中無處不在,仿佛是"我"在講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件件事情。這種看似矛盾的視角轉換使莫言不但能夠自如地掌控敘事節奏還能給讀者以足夠的想象空間,在敘述上真正做到用技而不炫技,主觀又不失公允。

作品影響

《紅高粱》作品引發了人、人的命運、人的價值、人生、死亡、生命力、民族精神、倫理道德等方面在哲學的層面上的深刻思考。作家用一種富有表現力的表達,在對民族性進行自我反思和自我認識、自我贊頌與自我批評中,去追尋民族文化心理與民族精神力量。彌漫小說全篇的是一種剛健暴烈、自由激昂的生命狀態的贊美基調,讓人產生熱血沸騰的感覺。

衍生作品

電影

《紅高粱》電影改編自中國當代著名作家莫言的同名小說,由張藝謀執導,姜文鞏俐、滕汝駿等主演。

影片以抗戰時期的山東高密為背景,講述了男女主人公歷經曲折後一起經營一家高梁酒坊,但是在日軍侵略戰爭中,女主人公和酒坊伙計均因參與抵抗運動而被日本軍虐殺。1988年該片獲得了第38屆柏林國際電影節金熊獎,成為首部獲得此獎的中國電影。

電視劇

《紅高粱》電視劇改編自中國首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中國當代著名作家莫言的《紅高粱家族》,由鄭曉龍執導。該劇由周迅、朱亞文、黃軒、宋佳倫、秦海璐、于榮光、徐光宇、解惠清、曹征領銜主演。該劇講述了在20世紀30年代初,九兒和餘佔鰲在充滿生命力的山東高密大地上,用生命譜寫的一段關于愛與恨、征服與被征服,充滿生命力的近代傳奇史詩巨製。

《紅高粱》已于2014年10月27日登入北京衛視、山東衛視、浙江衛視、東方衛視四大衛視黃金檔首播。二輪于2015年2月12日湖北衛視每晚19:30長江劇場:2月15日吉林衛視每晚19:30黃金劇場兩集播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