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追擊令

紅色追擊令

《紅色追擊令》是京金盾影視文化公司出品的一部諜戰情感劇,由李駿執導,李幼斌、朱媛媛、王千源、果靜林等人主演,該劇于2007年9月21日在QTV-1黃金強檔首播 。

《紅色追擊令》講述了新中國誕生前夕,國共兩黨在北方冰城諜報戰線上較量的故事。再現了國共相持時期的戰爭環境和歷史氛圍瞬息變換之下,情報人員相互滲透,敵我雙方鬥智鬥勇、巧布迷局的情報戰 。

  • 中文名稱
    紅色追擊令
  • 集數
    27集
  • 首播時間
    2007年9月21日
  • 導演
    李駿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線上播放平台
    愛奇藝 樂視 PPTV 騰訊 優酷
  • 編劇
    雷婷、沈亢、張萊
  • 主演
    李幼斌,朱媛媛,王千源,果靜林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製片人
    王君
  • 類型
    懸疑 愛情
  • 出品公司
    北京金盾信通影視文化有限責任公司

​劇情介紹

1948年6月的紅色追擊令未刪減版這場情報戰的勝負關聯著整個東北地區上百萬部隊的命運。

羅江從接受命令開始,就遇到了一連串的危機。

當羅江剛剛趕到火車站,他的副手孫渡就送來了剛剛截獲的一道情報:火車站已經密布刺客,他將遭遇一場精心策劃的刺殺。他還來不及布置,刺殺行動已經開始了。羅江不得不在環生的險象中,使用超常的方法,掩護何應農尋思離開車站,脫離危險。

當羅江他們騰出手來,安頓好何應農,準備調查情報來源的時候,他們又在街頭發現了刺客的屍體。刺客的身份查明,是國民黨軍統的高級特工朗德。朗德為什麽死,被誰殺死,又成了一個迷。

所有的疑團都指向一個地方:涅瓦河咖啡廳。涅瓦河咖啡廳裏充斥著商人、蘇軍聯絡官、美軍觀察處聯絡官、情報販子、政客這樣一些身份特殊的人。這裏是平西市的一個情報與謠言的發散地。孫渡截獲的情報,恰恰也來源于涅瓦河咖啡廳,而且是由涅瓦河咖啡廳的女主人梅若錦親手送來的。

梅若錦飽經世故,周旋于各種人物之間,努力地保持著一種平衡。就在羅江接到命令去接何應農的同一天,梅若錦見到了她十六年前的戀人梁致誠。

梁致誠現在叫馮伯元。梁致誠在十六年前離開平西參加抗日,從此就沒有再回來過。這次回來,他已經是一個國民黨軍統高級情報員。他厭倦了內戰,準備回到平西,偕同梅姐遠走高飛,離開這一切是非紛亂。但是當他走進涅瓦河咖啡廳時,發現一切都和想象的不一樣。事情遠沒有他想的那麽簡單。梅若錦早已不是當年的梅若錦,平西也不再是當年的平西。

不但如此,馮伯元還迅速地被卷入到了發生在平西的情報戰之中。

社會部主任羅江幾乎憑著野獸般的直覺,迅疾地撲向了馮伯元。他牢牢地盯住了這個前資深特工,使得馮伯元在平西市寸步難行。而平西市潛伏的軍統組織也很快聯系上了馮伯元。正當馮伯元深陷情感、政治、陰謀的危機中不可自拔之際,軍統的委任書也到了。馮伯元成了接替朗德的人。他不得不接受刺殺何應農的任務,否則軍統就將威脅到梅若錦的生命。

于是,在充滿遠東色彩的平西街頭,在躬杯交錯的咖啡廳,在平西國際共管區,羅江和馮伯元展開了一場面帶微笑的較量。他們表面上一團和氣,可是言語中處處機鋒,行動中步步為營,稍有不慎,就有殺身之禍。畢竟這是一場關系到上百萬軍隊命運的情報戰。

羅江連施妙手,將所有人的註意力都吸引到秘密交通線上。暗地裏,羅江卻施展了天才的想象力——他要借用蘇軍飛機,飛越國統區,直接將何應農空運到前線指揮部。馮伯元透過羅江散布的重重煙霧,終于利用社會部的一個微小的安全漏洞,判斷出羅江的大膽計畫。馮伯元也將計就計,暗中將刺殺的目標鎖定到羅江意想不到的環節——飛行員。

在飛機即將起飛的瞬間,羅江識破了馮伯元的計畫,帶著吉普車撲向跑道,攔截滑翔的飛機……當飛機沉重地在田埂停下的時候,飛行員已經中毒身亡。何應農在這個飛行事故中,身負重傷,住進了平西的醫院。羅江重新面臨更大的危機。他不得不將何應農滯留在平西市,直到他身體恢復到可以前往前指。

而此時的平西市,已經是風雨飄搖,成為國民黨大軍進攻的首要目標。平西即將失守!大撤退即將開始。羅江必須在大撤退的過程中,保證何應農的安全。軍統的一系列刺殺行動,已經引起了前指首長的高度重視。軍統組織不惜一切代價要攔截何應農,這說明了何應農腦袋中那份《東北戰區國防戰略計畫書》的極端重要性。

在大撤退的亂局之中,馮伯元也面臨著抉擇。他是繼續執行刺殺何應農的任務,還是留下來陪伴梅若錦。他對梅若錦有太多太多的歉疚,但是此時的他已經身不由己。而他的身不由己,又完全是因為梅若錦而起。愛至切,傷至深。

梅若錦心裏同樣在劇烈地沖撞。她希望馮伯元留下來,但是馮伯元留下來的結局隻有死亡。為了讓馮伯元離開,梅若錦不得不違心地一次次傷害他,拒絕他,迫使他離開平西,遠離這個是非之地。梅若錦心裏還埋藏著一個更大的秘密:馮伯元一直在尋找的弟弟梁致遠,就是如今軍管會社會部的副主任孫渡。

孫渡由此也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他從第一眼就認出了馮伯元是自己離去多年的哥哥。但是,對于黨的忠誠,又使得他不得不堅定地執行黨的任務。而他的任務就是抓捕軍統潛伏特務。為了擺脫自己內心隱約的動搖,孫渡迫使更加積極、堅決地追蹤著馮伯元。

梅若錦就在兩個男人,兩種立場,兩種水火不容的力量之間艱難地周旋著。

馮伯元為了自己和梅姐的命運,要盡快地完成任務。他孤註一擲,要趁著離亂,在醫院刺殺何應農。圍繞著這個刺殺計畫,馮伯元和羅江頻繁地接觸,表面言歡,欺騙與反欺騙,智慧和勇氣在兩個男人之間激烈較量。

馮伯元的行動在撤退前夜開始了。這是一個環環相扣的計畫,第一方案和第二方案交織在一起。而羅江也使出渾身解數,和孫渡密切配合,終于在最後一刻化險為夷。但是,因為馮伯元的刺殺計畫,羅江、孫渡和何應農也錯過了撤退的最後機會。

當羅江和何應農、孫渡逃出生天之際,他們忽然發現,自己已經出不去了。國民黨的軍車隆隆地開進了平西城。他們不得不避退到了涅瓦河咖啡廳,利用孫渡和梅若錦的關系,暫時躲藏起來。與此同時,馮伯元也來到了涅瓦河咖啡廳。在這個敵我易手的時刻,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了涅瓦河咖啡廳。在這個小小的空間裏,各方勢力陰差陽錯地形成了微妙的平衡

馮伯元直接面對自己的獵物。羅江和對手近在咫尺。可是雙方偏偏都動不得手。馮伯元為了給梅若錦一個交待,不得不掩飾自己的意圖。當情勢發生變化的時候,馮伯元甚至不得不反過來掩護何應農和羅江。馮伯元和羅江時而是並肩作戰的伙伴,時而是暗藏殺機的對手。兩個人甚至產生出惺惺相惜的感覺。緊張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情報戰在這裏展開了。

經過一系列鉤心鬥角,馮伯元終于將羅江與何應農逼入一個死局。就在這個千鈞一發之際,平西城再次易手。平西又解放了,情勢再次發生大逆轉。

馮伯元的時間不多了,羅江的時間也不多了。羅江必須盡快地將何應農送到前線指揮部,百萬大軍正在積極運動。一切跡象表明,決戰就要開始。羅江覺得自己的任務,雖然遠離戰場,但是時刻牽動著昔日戰友的生命。

就在梅若錦和馮伯元終于破鏡重圓,決定開始新生活的前夜,馮伯元不得不抓住最後一個刺殺何應農的機會。然而,就在這一個行動中,他失敗了。導致他失敗的直接原因,就是梅若錦。但是舍身救他逃出去的,也是梅若錦。

命運再次撥弄了馮伯元和梅若錦的情感。軍統潛伏組織的手伸向了梅若錦。梅若錦直接導致了刺殺行動的失敗。所以,軍統潛伏組織要除掉梅若錦。馮伯元再次在梅若錦和軍統之間掙扎。為了救梅若錦,他發誓從此再也不見梅若錦。完成任務以後,他就離開平西,再也不回到這裏。

馮伯元冒險見梅若錦最後一面的時刻,無意中得知自己的弟弟活著。但是因為對孫渡的承諾,梅若錦無法將孫渡的身份告訴馮伯元,隻能模糊地指認。陰差陽錯,馮伯元趕到指認地點時,那裏竟然有兩個社會部的軍官,一個是孫渡,一個是他的同事。當馮伯元再次冒險來見梅若錦的時候,他被捕了。

孫渡經過了內心的巨大煎熬之後,終于向組織匯報了他和馮伯元的關系。羅江希望孫渡能夠與馮伯元相認,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將他拉到革命隊伍這一邊。然而此時的馮伯元,雖然身在牢獄之中,仍然能夠掀起驚天巨浪。他要在孫渡和另一個對象之間辨認出他的弟弟。為此,他不惜以死相迫。

馮伯元製造了一個死局,這個局就是讓孫渡槍斃自己!他要在槍口下印證,孫渡是否就是自己的弟弟。如果孫渡是自己的弟弟,他相信這一槍是開不下去的。懷著欺瞞過組織的無限愧疚,懷著對事業的無限忠誠,孫渡含著淚水扣動了扳機。

就在子彈射出的瞬間,馮伯元心冷似鐵。他及時喊停。他斷定孫渡不是自己的弟弟。自己的弟弟是另一個人。馮伯元賴以喊停救下自己一命的,是一個問題。

當馮伯元說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孫渡不得不放下了槍。當馮伯元對羅江說出這個問題的時候,羅江也不得不將馮伯元請入社會部,待若上賓。當前指首長聽到這個問題時,也不得不暫時停止對何應農那份《東北戰區國防戰略計畫書》的利用。

這個問題就是:何應農為什麽死不掉?

馮伯元認為,刺殺何應農的行動,屢次失敗,除了羅江和孫渡的大智大勇,還存在著一個神秘的力量。這個力量一直在暗中將情報傳遞到社會部羅江的手裏。所以,他們每次都能在千鈞一發之際,挽狂瀾于既倒。

憑著高度的革命責任感和敏銳的直覺,羅江判斷出了其中的蹊蹺。這個神秘的力量若隱若現,從朗德刺殺何應農開始就一直存在著。它到底是什麽?是潛伏在軍統內部的同志?還是有更大的陰謀。

羅江感覺到這個陰謀之大,已經超乎局內人的想象。

這場關系重大的情報戰的真正核心,正在浮出水面

這個核心,羅江隱約感覺到,就是《東北戰區國防戰略計畫書》本身。這份付出何應農全家性命的情報,一開始就是假的。但是何應農本人不知道。為了使得共產黨相信這份情報是真的,軍統組織派出了幾十名高級特工來刺殺何應農。這些人也全部都是犧牲品。他們的性命,隻是為了證明《東北戰區國防戰略計畫書》是真的,是極端重要的。國民黨在東北戰區布下了一個巨大的口袋,等著百萬解放軍主動鑽進去。

這種判斷在社會部引起了軒然大波。許多同志,包括孫渡都無法接受。它太龐大,太復雜,也太凶險了。何況,這種判斷,是對前段時間所有工作的否定,對所有犧牲同志生命的否定。社會部裏隻有羅江一個人堅持這種判斷。為了對百萬戰友負責,為了對革命負責,哪怕全盤否定自己,哪怕犧牲自己也在所不惜。革命必須實事求是。

馮伯元借著這個問題,作為他和羅江討價還價的資本。這是一個極其冒險卻又令人無法拒絕的交易。馮伯元提出,讓羅江把自己放出去,由他來查證事實的真相。因為隻有在軍統內部,才可能查出真相。除了他馮伯元,沒有第二人選。

羅江不得不冒著被馮伯元欺騙的危險,來達成這個交易。這個交易被孫渡和社會部的同志當場否決。這實在有些太大膽,太異想天開。于是,本著對革命的高度忠誠,羅江又冒著犧牲自己政治前途的危險,偷偷將馮伯元放跑了!

他不得不作出這個選擇。面對百萬人的生命,放跑一個馮伯元,犧牲一個羅江,算不得什麽。

與此同時,為了滅口,軍統在平西的潛伏組織也受命除掉馮伯元。馮伯元也是冒死一拼。他為了對死去的幾十名特工,為了對自己的內心有個交待,也不得不作出這樣的選擇。他必須要查清真相。

馮伯元和羅江暗中精心布置了一個局,終于使得情報戰的真相浮出水面。羅江的判斷是對的。馮伯元徹底明白了,他的命運就是一個犧牲品。同時,馮伯元又經歷了對梅若錦的誤會,經歷了朋友的背叛,經歷了同事的追殺,這一切使得馮伯元的世界徹底坍塌了。此時,馮伯元唯一的想法,就是和弟弟相認,然後離開平西。

然而,羅江不得不告訴馮伯元,他所認為的那個弟弟已經死了,而且就是他打死的。這個社會部軍官,恰恰在羅江組織的內部清查中,被確定為奸細。社會部一系列機密情報,都是從這裏流出去的。在逃跑過程中,這個奸細被羅江擊斃。巨大絕望和迷惘中的馮伯元,變得瘋狂,他要殺死羅江報仇。

而梅若錦和馮伯元的情感,也經歷著生死考驗。為了將馮伯元從瘋狂中拉回來,梅若錦已經將自己的涅瓦河咖啡廳變賣,準備陪著馮伯元到鄉間一隅過平靜的生活。但是這也不能使得馮伯元清醒。梅若錦後悔自己沒有早將孫渡的身份告訴馮伯元。當她將真相告訴馮伯元時,馮伯元卻再也不相信她了。馮伯元和梅若錦徹底決裂。馮伯元認為所有說孫渡是自己弟弟的說法,都是共產黨為了收服自己的陰謀。

羅江的生命隨時受到威脅。然而,戰局再次變動,平西再次被圍。上級的命令這次是死守平西。羅江不得不每天在城頭拋頭露面,協助部隊組織防御。羅江完全將生死置之度外,徹底暴露在馮伯元的槍口之下。為了震懾特務的氣焰,羅江下令全城通告,讓所有潛伏特務中午十二時以前來到中央廣場登記,逾期將嚴懲不貸。那時在中央廣場的,隻有他一個人,沒有哨兵,沒有警衛,隻有一桌一椅。面對這種信念和大無畏,馮伯元無地自容。他無法開槍打死這個讓自己敬佩的對手。

馮伯元選擇了死亡。他來到中央廣場,假裝伸手掏槍,想讓羅江打死自己。不料,羅江將他救下。

羅江接受了前指首長布置的一個更加驚心動魄的任務。他要說服馮伯元為我所用。《東北戰區國防戰略計畫書》雖然是假情報,但是羅江要讓國民黨誤以為共產黨相信了這是真情報。他要將計就計,反過來為國民黨的百萬大軍布一個大口袋。這個任務,在整個社會部隻有羅江一個人知道。

趁著大戰的亂局,馮伯元帶著梅若錦黯然離開。他們沒有想到,羅江竟然隻身一人,跟著他們來到了國統區。他們更沒有想到的是,平西城中一直鉤心鬥角的各種力量,竟然也隨之迅猛地跟了過來。

來到國統區深陷危機的羅江,並不知道,他在平西的處境同樣極度危險。在平西,一場陰謀也在等著他。

這場陰謀的開始,始于何應農被暗殺!

殺死何應農的,正是社會部副主任孫渡。孫渡才是真正的潛伏戰略特工。

馮伯元、羅江和梅若錦的面前,再次迷霧重重……

基本信息

      語言:國語

紅色追擊令

文學統籌:徐晴

主要演員:

李幼斌--飾馮伯元

朱媛媛--飾梅姐

王錦鵬--飾羅江

王曉娟--飾寧小蘇

果靜臨--飾孫渡

攝製單位:北京金盾信通影視文化有限責任公司

分集介紹

第1 集

1948年的6月,國民黨軍隊和東北人民解放軍都在尋求決戰的時機,部隊調動相當頻繁。蘇聯伏龍芝軍事學院畢業的情報參謀寧小蘇,從東北前指被緊急派回平西市。接應一名從國民黨投誠過來的高級情報官——何應農。他有超常記憶力,他的頭腦中有完整《東北戰區國防戰略計畫書》,也就是整個東北地區國民黨軍隊的兵力部署以及戰略計畫。這份戰略情報將決定整個東北戰局的命運。何應農的生死,也就是這份情報的生死,因為所有的資料都在他的頭腦中。為了掩護他,已經犧牲了十幾位同志。與此同時,平西市軍管會社會部主任羅江,也接到命令,迎接何應農。這時候,社會部副主任孫渡接到報告,涅瓦河咖啡廳收到一封匿名信……平西市火車站,羅江還來不及布置,刺殺行動已經開始了。羅江不得不在險象環生中,掩護何應農離開車站。可是,他沒發現迎面有一支槍指向了這裏。千鈞一發之際,羅江身邊有一個旅客忽然趴下,這提醒了羅江。羅江掩護何應農脫險。羅江他們安頓好何應農,來到了涅瓦河咖啡廳調查情報來源的時候,意外地看到了那個提醒羅江趴下的旅客。他的面前坐著一個在地商人朗德。旅客叫馮伯元,原名梁致誠。梁致誠在十六年前離開平西參加抗日,從此就沒有再回來過。這次回來,他已經是一個國民黨軍統高級情報員。他厭倦了內戰,準備回到平西,偕同梅若錦遠走高飛,離開這一切是非紛亂。但是當他走進涅瓦河咖啡廳時,發現一切事情遠沒有他想的那麽簡單。梅若錦早已不是當年的梅若錦,平西也不再是當年的平西。梅若錦就是涅瓦河咖啡廳的老板。羅江沒有受過專業訓練,他憑著直覺,判斷出朗德和馮伯元有問題,判斷出國民黨已經在平西伏下重兵,就是為了刺殺何應農。由于馮伯元無意中在車站破壞了朗德的暗殺,所以引起了朗德的懷疑。朗德跟蹤馮伯元,來到了梅若錦的家中,威脅到了梅若錦的安全。為了梅若錦,馮伯元殺死了朗德。朗德是國民黨軍統的高級特工。

第2集

朗德的死,是一個突發的事件,而且跟案情無關。但是,這打亂了羅江他們的部署。孫渡和羅江來到了梅若錦的家裏進行調查,因為朗德的屍體是在梅若錦家樓下的電梯間發現的。調查結束後,孫渡單獨留了下來。孫渡詢問梅若錦,是否馮伯元就是他的哥哥梁志誠。原來,孫渡就是馮伯元當年的弟弟梁志遠,多年來在梅若錦照顧下長大。梅若錦矢口否認。孫渡是個堅定的共產黨人,梅若錦不敢將馮伯元的身份告訴孫渡,怕他們兄弟手足相殘。但是,孫渡憑著血液中的直覺,認定馮伯元就是梁志誠。寧小蘇要求羅江他們迅速安排何應農離開平西,脫離危險。就在這時候,他們得到了訊息:何應農的家屬在來解放區的途中,被暗殺了。經過了這件事,羅江他們開始對他產生了敬意。戰爭年代,尊敬往往是用犧牲換來的。同時,羅江的註意力始終沒有離開過馮伯元。馮伯元來到社會部接受調查。馮伯元在社會部辦公室發現,有一個工作人員拿著一支口琴走了進來。而馮伯元的弟弟,梁志遠最喜歡的就是吹口琴,羅江的緊追不舍,使得馮伯元決定趕快帶梅若錦離開。

第3集

可是當他提出要帶走梅若錦的時候,遇到了麻煩。由于朗德意外死亡,保密局緊急決定由馮伯元接管刺殺何應農的任務。馮伯元的助手,就是他當年的學生惠紅櫻。馮伯元拒絕了保密局的任命,因為他已經厭倦了政治,他已經退休了。可是,他的手下們以梅若錦的性命作威脅,馮伯元不得不答應了任命。梅若錦趕到火車站準備和馮伯元一起遠走高飛時,卻發現馮伯元再一次爽約了,使得她再次受傷。伯元在平西市留了下來,表面上是一個皮貨行的商人。他住到了抗戰時的朋友,前日本情報官渡邊開的客堆裏。渡邊已經有了一個女兒,早已洗手不幹,隻想在中國度過餘生。羅江在安排何應農離開的時候,忽然奇想,提出一個大膽的計畫:用飛機將何應農送走。但是前提條件是,要有飛機。于是,他去和聯共布駐平西代表處聯絡官徐德商量,借用蘇軍的飛機。但是,他在徐德那裏碰了一鼻子灰。羅江心生一計,讓同是蘇聯伏龍芝軍事學院畢業的寧小蘇去打動徐德。于是,行動迅速展開了。羅江在表面上放風,何應農將從蘇軍的秘密交通線走,企圖用這個迷霧彈吸引保密局特務的註意力。一次又一次地對馮伯元失望,使得梅若錦終于死了心,她答應了一直追求她的工商聯秘書王培森的求婚。馮伯元心如刀絞。

第4集

百密一疏,羅江沒有想到是飛行員出了問題。開飛機的飛行員是投誠的原日軍飛行員。而他們和渡邊是老戰友。臨行前,他們來到了渡邊的客堆裏歡聚,正好被馮伯元看到。馮伯元意識到可能上當了。馮伯元找到在軍管會社會部的工作人員劉孝仁。劉孝仁曾經被捕過,寫過悔過書。馮伯元利用劉孝仁的這個把柄,要求他提供幫助。不料,這個要求被劉孝仁拒絕了。劉孝仁歷史上有過污點,但是他確實是信仰共產主義的。馮伯元再次找到劉孝仁,利用劉孝仁的心理弱點,知道羅江他們確實有走航空路線的計畫。馮伯元的手下潛入了機場,將日本飛行員的酒壺掉了包,換上毒酒。飛機已經滑入跑道,準備起飛了。羅江目送著飛機離開,他拿起日本飛行員臨行前送給他的酒壺,忽然發現這個酒壺不是飛行員一直用的那個,他立即意識到酒壺被掉包了。羅江來不及解釋,跳上吉普車,就開始追飛機。千鈞一發之際,羅江的吉普車攔住了飛機。飛機緊急停下,巨大的慣性使得何應農受了重傷。何應農非常生氣,寧小蘇也責怪羅江。正在這時候,下飛機的飛行員大口大口地吐血。他們明白了羅江的用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