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罐之爭

紅罐之爭

一直以綠盒示人的廣葯集團在得到“王老吉”商標後,隨即推出紅罐王老吉,市場上出現了加多寶紅罐涼茶和廣葯生產的紅罐涼茶兩種包裝十分相似的產品同時銷售的局面,由此引發了廣葯集團與加多寶關于商品“包裝裝潢”的法律爭端。“紅罐之爭”雙方于2013年5月8日再次進行了證據交換,于2013年5月15日再次開庭,紅罐裝潢權歸屬將見分曉。

2014年12月19日,廣東高院一審宣判,廣東加多寶飲料食品有限公司被判構成侵權,賠償廣葯集團1.5億元及維權費26萬餘元。

  • 中文名
    王老吉紅綠之爭
  • 俗稱
    中國商標第一案
  • 紛爭雙方
    鴻道集團VS廣葯集團
  • 裁定結果
    廣葯集團勝訴

事件簡介

說起王老吉加多寶裝潢案,不得不得追溯到王老吉加多寶2012就轟動一時的商標權,這也是2013年雙方的糾紛的導火索,而雙方裝潢權在于"紅罐外包裝、裝潢權歸屬問題",爭執焦點主要是商標權和裝潢權是否分離。雙方引用的法律都是國家反不正當競爭法,但出發點不一樣,加多寶認為紅罐外包裝由加多寶設計並投入多年心血打造,是"知名商標"的部分屬性,即使此前"王老吉"商標已判屬給廣葯,但外包裝與商標可以分離,理應屬于為之付出心血的加多寶,廣葯的行為損害了知名商品特有包裝等權益。而廣葯卻認為王老吉商標與外包裝不可分離,王老吉商標既已花落廣葯,包裝同樣也隨之歸屬廣葯,所謂知名商品指的仍是"王老吉",而非現在的"加多寶"。

王老吉加多寶商標案王老吉加多寶商標案

加多寶與廣葯的混戰已持續了太長時間,從"裝潢權"、"銷量一哥"之爭,到員工的正面極端行為,一路看來加多寶和廣葯並未因爭奪獲得太多好處,反而深受其累。2012年5月的"商標案"的仲裁結果,不但沒能成為"落點",反而成了往後諸多紛爭的"起點"。

在加多寶和廣葯的商標權之爭、廣告語之爭後,雙方又將戰火蔓延到了包裝"紅罐之爭"上:一直以綠盒示人的廣葯集團在得到"王老吉"商標後,隨即推出紅罐王老吉,市場上出現了加多寶紅罐涼茶和廣葯生產的紅罐涼茶兩種包裝十分相似的產品同時銷售的局面,由此引發了廣葯集團與加多寶關于商品"包裝裝潢"的法律爭端。

王老吉加多寶裝潢案王老吉加多寶裝潢案

各自立場

開庭前夕,加多寶和王老吉作為對戰雙方不僅多次重申自己的立場,還拉來"後援團"參與助陣,可謂硝煙彌漫。加多寶反復力證自己才是紅罐裝潢的設計者;而王老吉也擁有十餘名法學、智慧產權專家的後援團,肯定其"王老吉"涼茶的裝潢與該商品本身的不可分割性。

廣葯集團在京舉行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稱及包裝裝潢保護研討會,與會專家普遍認為,紅罐始終與"王老吉"組合,並產生了一個共同的識別作用以後,如果把紅罐剝離給另外一個品牌,會給消費者帶來識別混淆與困擾,從而違背商標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等相關規定。

不過,加多寶方面也不示弱,堅稱紅罐包裝、裝潢已成為加多寶的重要財產,受《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並在2003年被我國司法判決所認定。廣葯擅自使用與加多寶知名商品包裝、裝潢近似的紅罐包裝、裝潢之行為,已構成不正當競爭,加多寶有足夠的證據通過法律手段保護自身的智慧產權,並堅信"紅罐屬于加多寶"。

專家建議

專家:裝潢權之爭關鍵在舉證

法律專家認為,廣葯和加多寶的裝潢權之爭,其實法律依據明晰,決定案件走向的關鍵在于雙方的舉證內容。

律師介紹說,從法律規定來看,裝潢權不是一個獨立的權利,是依附在商標權下的。另一方面,裝潢權是可以通過使用取得的。廣葯的依據是反不正當競爭法,其中第五條第二款規定,經營者不得"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稱、包裝、裝潢,或者使用與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稱、包裝、裝潢,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購買者誤認為是該知名商品;"。加多寶則認為,以紅黃兩色為主色調的金屬易拉罐"王老吉"涼茶包裝是自己設計的,還向國家智慧產權局提交了面板設計專利申請,並于1997年獲得專利。

三次大戰

回顧兩家企業三次“大戰”

第一戰商標爭奪——誰該叫"王老吉"。直到2012年7月16日,北京市一中院最終裁定,加多寶禁用王老吉商標,這一局,廣葯勝。加多寶隨後將產品更名"加多寶涼茶"。

第二戰廣告語之爭。加多寶的廣告詞"全國銷量領先的紅罐涼茶改名加多寶",王老吉認為是虛假宣傳,會誤導老百姓,讓人以為兩者是同一個產品,或者王老吉已經改名為加多寶。目前,案子還沒有開庭,但是訴中禁令已經得到法院支持,也就是說,加多寶目前不能使用這句廣告語。這一局,勝負未定。

第三戰“紅罐之爭”——誰可以用紅罐,這或許才是雙方最看重的,是終極決戰,這一局誰勝誰負才是關鍵。加多寶王老吉“紅罐之爭”糾紛案2015年6月6日在最高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

市場聲音

依法治企撬動廣葯與加多寶“紅罐之爭”案

企業為了商業利益,產生各種糾紛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市場行為,但不能為獲得一時的利益,不惜以身試法,這樣的結果終究會受到法律的製裁。廣葯與加多寶“紅罐之爭”案作為智慧產權領域的典型案件,已經得到了法律的公開公正地宣判,僅是社會主義法治經濟大背景下的一個縮影,因此不宜對案件本身再進行過多地解讀。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本質上是法治經濟,法治經濟下的企業要想得到完好的保護,均有賴于法律的確認。法治不彰則會使不少企業深受有法不依、有法不嚴地毒害,企業的生存發展也受到威脅。隻有企業的權利得到法律保障,用健全的法律法規規範、製約人們的法治經濟行為,才能維護良好的市場秩序,達到建設法治政府、完善法治經濟、推進依法治國的歷史重任。

廣葯與加多寶“紅罐之爭”案的公開判決,說到底隻是依法治國大背景下兩個公司之間的“商戰”,但它對于規範市場中企業行為,推動中國法製進步、社會主義法治經濟體系的完善具有重要意義。(作者系我國知名經濟學家宋清輝)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