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線 -日本漫畫

紅線

是日本遊戲公司SUCCESS于2004年10月21日發售的于P2平台運行的。正式漢化名稱為《紅線》。同時漢化版除了對PS2原版進行了漢化,同時還發布了PC移植版。

本作為公司為數不多的純AVG遊戲之一,同時也是作為主營家用機遊戲的SUCCESS公司未被官方或國外代理商PC化的遊戲之一。 本作所有的畫面均採用了逐幀儲存,使得畫面動感十足,人物表情豐富,呼之欲出,戰鬥情景激烈刺激,背景特效逼真華麗。配合出色的角色立繪,豪華的聲優陣容,激昂動聽的背景音樂,跌宕感人的劇情故事和多樣化的選擇支及結局,HAl的原畫和麓川智之的劇本完美結合,濃厚的和風氣息更是能在細細的品茗中越品越香,以上這些,都給玩家帶去了足以區別于常規AVG的獨特遊玩享受。

  • 中文名稱
    紅線
  • 原版名稱
    アカイイト
  • 遊戲類型
    GALGAME(美少女戀愛遊戲)
  • 遊戲平台
    PC,PS2
  • 遊戲畫面
    2d
  • 語    音
    所有角色全語音
  • 主要角色
    羽藤桂,夢,淺間佐久夜
  • 漢化小組
    AUGUST中文化委員會
  • 發行日期
    2004年10月21日
  • 主要製作人員
    HAl,麓川智之
  • 開發商
    SUCCESS
  • 內容主題
    百合adv
  • 結局數
    32
  • 分    級
    C 級:15 歲以上對象

​簡介

『アカイイト』是日本遊戲公司SUCCESS于2004年10月21日發售的于PlayStation 2 (P2)平台運行的15禁和風Galgame(美少女戀愛遊戲)。正式漢化名稱為《紅線》。同時漢化版的《紅線》除了對PS2原版進行了漢化,同時還發布了PC移植版。

紅線

本作為SUCCESS公司為數不多的純AVG遊戲之一,同時也是作為主營家用機遊戲的SUCCESS公司未被官方或國外代理商PC化的遊戲之一。作為一部以獨特的世界觀,生動豐滿的人物,跌宕起伏的故事和別出心裁的系統為特色的極其優秀的作品,在中文化PC版本出現前,一直是不少玩家心頭的遺憾。 本作所有的畫面均採用了逐幀儲存,使得畫面動感十足,人物表情豐富,呼之欲出,戰鬥情景激烈刺激,背景特效逼真華麗。配合出色的角色立繪,豪華的聲優陣容,激昂動聽的背景音樂,跌宕感人的劇情故事和多樣化的選擇支及結局,HAl的原畫和麓川智之的劇本完美結合,濃厚的和風氣息更是能在細細的品茗中越品越香,以上這些,都給玩家帶去了足以區別于常規AVG的獨特遊玩享受。 由于本作在04年上市後廣受好評,因此在2008年5月15日發售了該作的姊妹篇《アオイシロ》(青白之戀),同時《青白之戀》還在2010年7月9日由SUCCESS官方發售了PC移植版。 《紅線》的PC漢化移植版由AUGUST中文化委員會製作。保留了PS2版本中的全部內容,盡管是民間自主移植,但近乎完美地還原了所有PS2上的效果,並增加了新的功能,幫助玩家在PC上也能順利方便,同時不留遺憾地進行遊戲。

遊戲特征

經由PS2平台,得以實現更加出色的畫面效果。所有的畫面均採用了逐幀儲存,人物表情豐富,戰鬥情景激烈刺激,背景特效逼真華麗,同時CG眾多,且每一張的質量都堪稱上乘,與劇情完美銜接,在帶來視覺大餐的同時也使玩家在遊戲的過程中,身臨其境,內心被劇情深深地感染。

本作區別于一般Galgame以男性為視點展開的模式,故事中的由玩家扮演的己方視點為16歲的女孩——羽藤桂。同時全作中的可攻略角色也均為女性。盡管在模式上偏向于百合風,然而《紅線》的故事中,戀愛的成分實際上少之又少,在部分線路中甚至毫無表現。本作的主旨在于“親情”,著力渲染“家族”,以及“友情”。正如標題“紅線”一樣,貫穿本作故事始終的是“羈絆”,對人物的塑造也是圍繞著這一點展開,而非“戀愛”。再加上15禁的定位本身就意味著沒有H劇情,因此作為Galgame來說,《紅線》可以分到純劇情作的類別中去。

全作洋溢著弄弄的和風,古典日本文化非常濃鬱。從女主角羽藤桂開始,遊戲中所有的角色均區別于現代人,洋溢著古典的氣息。和服的演出形式,古色古香的背景環境,古韻十足的文字對白,以及故事的整體架構都將玩家領進了一個開化前的舊日本時代。

由此帶來了大量的古式辭彙,以及對現代人來說較為陌生的古典文化。全作中大量地使用了極其生僻的單詞,也大量出現即便對日本人來說,也大多不了解的古時候的舊事,落語和民間傳說。為解決這一點給玩家帶來的理解困難,遊戲中特地設定了“用語辭典”這個項目,將生僻的辭彙和不是常識性的知識點進行了匯總和詳細解釋。用語辭典和劇情同步更新,並且自動將新出現的單詞置頂,極大地方便了玩家對這樣一部古韻十足的作品的理解。同時,漢化版為考慮到對日本文化更加不了解的中國玩家,對那些因為對日本人來說是屬于常識性的知識而沒有被官方做註解的辭彙和知識點也做了單獨注解。

本作最大的特征就是大量的選擇支組合下帶來的地毯式結局。全作一共5位可攻略角色,但卻有32個結局。其中11個一般結局,16個鮮血結局(BadEnd),5個完美結局。每位角色隻有1個完美結局,且此結局極難達成,大多還都需要建立在一般結局或鮮血結局的基礎上才能達成。復雜的分支結構足以令玩家在無限的輪回中,于深邃的黑暗之地中彷徨,唯有在通過自己堅持不懈的努力後,細心地通過蛛絲馬跡的線索才能找到光明。雖然對大部分玩家來說都將是挑戰,但歷經艱難後取得收獲的甘甜也將是最為甜蜜的。同時,本作中即使是一般結局和鮮血結局,也大多非常優秀,部分一般結局和鮮血結局,甚至在純劇情的角度遠遠勝過了完美結局。

本作中還有5個劇情鎖。沒有開啟劇情鎖,無法觀看被鎖住的劇情。而這些劇情全部是和通往角色的完美結局,以及開啓新的可攻略角色息息相關的。劇情鎖隻有在滿足了一定條件後,才會在某些結局的末尾處解開,而在此之前,玩家並不知道何處必須要以怎樣的方式解開某個劇情鎖。

基本信息

以現代為背景,圍繞著“貢品之血”的持有者,女主角羽藤桂展開的人妖跨越千年的羈絆及恩怨之故事。

全作以“羈絆”為中軸,看似毫無關聯的各角色互為聯系,隨著劇情的深入,謎團的解開最終連成一體。全作的主旨為謳歌親情和羈絆的美好,並警醒人們珍惜自己身邊的重要之人。

故事以女主角羽藤桂前往已故的父親的家鄉經觀冢展開,因為那是個人跡罕至的閉塞之地,因此從故事的一開始,古韻十足的氛圍就籠罩而起。經由在經觀冢的見聞,遭遇,羽藤桂漸漸明白了自己的真正身份,想起了自己失去的記憶,並在得到新的“重要之人”的同時,找回自己失去的“重要之人”。

全作劇情豐富,分支眾多,幾乎每一個選項都有其的意義所在,需要玩家細心思考。不同的選項組合會將劇情通往32個不同結局,或喜或悲,或抵達真相或半途而廢,全在玩家的選擇之中。

經由劇情鎖,全作的劇情整體上是層層深入的,情節由平靜不斷變得跌宕,感情由普通逐漸變得激昂,主旨也是步步升華。在給玩家帶去強烈的代入感的同時,也足以使玩家在身臨其境中悲傷地流淚或喜極而泣。

故事開端

主人公羽藤桂自幼喪父,由母親一人撫養長大。善良乖巧,懂事溫柔。然而這樣的她,卻在這個夏天也失去了母親。為了繼承遺產,桂孤身一人前往遠離都市的父親的老家經觀冢。就這樣,在那個人跡罕至的閉塞之地,經由紅線的引導,她經歷了傳奇般的相遇,夢幻般的遭遇。隨著跨越千年的羈絆再度連結,命運的齒輪再度轉動,她的真正身份也逐步被揭開,而她的遺忘之物,重要之人,也再度從被關閉的記憶中出現……

『重要的人,已經不在了』

主要人物

羽藤桂(はとう けい)

聲:松來未祐

本作的主人公。16歲少女。

自幼在火災中喪父,失去了那時候(10年前)之前的記憶,此後在母親一人的撫養下長大。善良溫柔,懂事體貼,柔弱細膩,小鳥依人。再加上是在女子學校上學,因此全身都洋溢著純粹的女孩子氣息。說話低聲細語,態度和善靦腆,行為庄重有禮,在自律的同時也絕不傷害別人。盡管以“有備無患”做座右銘,但卻也經常冒冒失失,再加上天真無邪,對他人絲毫不加懷疑的善良性格,使得桂無論是在同齡人面前還是長輩面前,無論是熟人還是陌生人,都會被他人情不自禁地照顧和不帶惡意地捉弄。開心的時候用女孩子特有的方式靦腆地笑,生氣的時候即便鼓起腮幫也毫不可怕。被捉弄多了會鬧別扭,但隻要稍加安撫就會恢復,並且不長記性,之後還會被以同樣的方式捉弄。盡管是個在現代文明下成長起來的孩子,內在卻古韻十足。喜歡落語和時代劇,對古典故事,神話傳說等雖不精通但也較為了解。興致來了還會即興自編落語,並且質量頗高。喜歡和食,認為日本人就應該吃白米飯和味噌湯。盡管因為條件限製沒怎麽穿過正式的和服,但很喜歡和服。古文強英語差。總之是個非常具有古典韻味的少女。雖然整體是個文靜典雅,逆來順受,懂事聽話的女孩,但在涉及自己原則的事上卻非常固執,且一旦下定了決心就一定會貫徹到底,無論遇到怎樣的困難,無論是多麽于自己來說不可抗力的事都絕不半途而廢,也絕不會面對他人的勸說妥協屈服。因此在緊要關頭,往往能展現出超出常人的毅力和勇氣,做出不符合她柔弱女孩氛圍的,超出常人的堅毅勇敢的舉動。甜食黨,討厭吃肝。

桂是貢品之血的繼承者。實際上,羽藤一族世世代代流傳著貢品之血。因為這是種可以給非人之物帶去無比強大的《力量》的血,因此會被妖魔鬼怪盯上。盡管如果能夠熟知《力量》的使用方式,自己也可以將自己的貢品之血隱藏起來,但桂不具有那樣的能力。然而卻在前往經觀冢以前一直平安無事,是因為帶著源自祖母的守護符,這個守護符具有將貢品之血隱藏起來的功效,一直掛在桂的手機上作為裝飾吊墜。然而在得知事件的真相之前,從沒有被告知過自己貢品之血繼承人身份和妖魔鬼怪之事的桂,並不知道那個不起眼的裝飾吊墜的作用,隻是遵從母親的囑咐,一直將其帶在身上。寄宿有靈力的那個守護吊墜即便弄丟,也一定會被找到。常年帶著護符的桂不會被其他貴盯上,但由于經觀冢的鬼望和御影本身就知道桂是貢品之血的持有者,因此在桂來到此地後,對她發動了襲擊。

這個夏天,桂的母親也因為過勞而去世。在佐久夜的幫助下辦完了後事的桂,傷心之餘,也經由稅務官的提醒為繼承遺產之事前往距離她所在的都市非常遙遠的鄉僻之地,父親的老家經觀冢。經由她的雙腳踏上這片羈絆之地之時,命運的齒輪開始了轉動。經由在經觀冢的見聞,遭遇,羽藤桂漸漸明白了自己的真正身份,想起了自己失去的記憶,並在得到新的“重要之人”的同時,找回自己失去的“重要之人”。

千羽烏月(せんば うづき)

聲:渡邊明乃

桂來到經觀冢後第一個遇見的人。實際上不是在經觀冢遇見而是和桂乘坐同一班電車的女孩。容姿端麗,眉目秀麗,黑發黑服,步伐矯健,手提太刀,氣度非凡。無論是說話還是做事都幹脆利落,並且談吐行為彬彬有禮。宛如帥氣的男孩一般的形象。在古典文化方面具有一定的造詣,水準在桂之上,經常可以給桂講解一些名詞和知識。非常註意禮節,但同時也會考慮到對方而調整說話態度。總是獨來獨往,身邊洋溢著常人難以接近的氛圍。雖然不會刻意排斥他人,卻也時刻和旁人保持距離,對待桂也是一樣。然而在被桂的真誠打動後,宛如桂的守護神一樣時刻保護著她。

鬼切部千羽黨的鬼切者,現任的千羽黨鬼切者領袖,年紀輕輕便擁有黨內最強級別的實力,成為真傳弟子,被賦予破魔的太刀——維鬥。千羽妙見流的達人,並且作為真傳弟子,被傳授了千羽妙見流七絕中的最後一絕——破軍,以及必殺技魂削。破軍是施展必殺技的準備姿勢,是如果對方主動挑起攻勢就絕對會落敗而歸,但若是轉身便一定會為我方帶來勝利的,將北鬥七星之破軍星表象化的姿勢,隻允許傳授給真傳弟子。而魂削是可以直接斬殺沒有現身之鬼的“靈體”的招式,作為崇尚物理攻擊,主要斬殺有現身之鬼的千羽黨來說,屬于既可以斬殺“靈”又可以斬殺“肉體”的招式。然而這一招的效果是雙向的,在“斬削”掉敵人用于組建“靈體”的《力》的同時,也會削掉自己的《力》。因此需謹慎使用。同時千羽還善使用靈符,經由靈符編織成的結界具有抵御靈體入侵和對靈體產生傷害的功效。

千羽具有很強的使命感,曾直言不諱地聲稱自己在成為“千羽烏月”以前,首先是鬼切部千羽黨的鬼切者,使命是斬殺仇視人類的鬼。千羽聲稱自己是個未達目的,為完成使命可以不擇手段的人,必要的時候,連人也會殺。所以這樣的千羽盡量和他人保持一定距離,而因為職責的關系,盡管是在有著極高升學率的名門學校上學,卻隻保持著最低限度的出席率。

全作中,烏月以她男性風的行為,以及剛毅的性格,成為了桂的戀人一般的存在。

若杉葛(わかすぎ つづら)

聲:釘宮理惠

桂在來到經觀冢後,在父親的老家——羽大人的宅邸裏遇到的少女。還是國小生模樣的她,雖然活潑可愛,卻透露著凌駕于成年人之上的能力,知識,甚至是氣場。聰明伶俐,懂事能幹。天文地理,古今中外之事無所不通,被桂稱為萬事通。如此小的年紀就已經背著一個大包一個人出門旅行,並且在桂來到後,為原本沒有通水電的宅邸通上了水電。身材嬌小卻力量十足,腳力十足。據說是在嚴苛的家風下成長起來的,因此才有這般能力。這樣的小葛雖然年紀比桂小,卻顯得比桂穩重可靠很多,因此雖然在輩分上是桂的晚輩,卻在故事中宛如一個長輩一樣總是給予桂各種各樣的幫助和建議。使得桂不禁會條件反射地感覺,凡事有小葛在身旁的話,就會踏實很多。身旁帶著一隻名叫“尾花”的白色小狐狸,小葛非常珍惜和喜歡這個陪伴自己旅行的伙伴,而尾花也隻聽小葛的話。初次和桂見面時,因為自己是非法入侵他人房屋的犯罪者,因此極力懇求桂不要把自己帶到警察局去,並且聲稱自己會立刻離開,然而在受到桂真誠的挽留後,葛和桂開始了一起在羽大人宅邸裏的生活。

全作中,小葛以聰明機靈,能幹穩重的特點擔任了桂的可靠性妹妹一般的角色。

夢(ユメイ)

聲:皆口裕子

在桂來到經觀冢後,突然出現在桂的夢境中的謎之少女。總是伴隨著月光蝶出現,身著蒼青色的帶著蝴蝶紋案的和服,頭上別著一個青藍色的蝴蝶發飾,能夠驅使光蝶對目標進行守護或對敵人進行攻擊。溫柔體貼,文靜端庄,慈祥和藹,非常富有母性的大和撫子,宛如母親一樣對桂施以無微不至地呵護,且不惜以犧牲自己為代價保護桂。總是讓桂不要去想那些會招致自己頭痛的往事,總是用和藹的話語和溫柔的胸懷替桂包容並化解痛苦。夢總是遷就桂的任性,盡可能地滿足桂的願望,並且用非常自然的方式讓桂不會察覺到自己的痛苦,讓桂不要替自己擔心。雖然知道所有的事,卻對桂隻字不提;雖然夢的內心也希望小桂能夠想起自己,然而卻又為了小桂著想放棄了自己的幸福;雖然肩負沉重的使命,卻不惜為了桂讓自己柔弱的肩膀擔上更為沉重的壓力。聲稱自己是非人之物,並且是隻能在夜晚出現的,不存在于現世的夢幻。席卷著光蝶出現,伴隨著光蝶消失。倘若光蝶被消滅,自己也會因《力量》的減弱而變得透明。

桂第一眼看到夢的時候,產生了明明不認識,卻很熟悉的感覺,然後因為夢不但能親切地稱呼自己“小桂”,而且不惜以任何代價保護自己,再加上被夢抱在懷裏時的那種熟悉的溫暖感……這些都使得桂雖然沒有依據,但確信夢一定和自己有某種關聯,並且一定是自己的親人。盡管經由佐久夜和夢自己,桂得知夢是守護羽藤家的,經觀冢的神明——“柱大人”,但很多證據應證了這一點,桂依然覺得自己和夢的關系不僅限于如此。在宛如紅線的連結下,桂對夢的親切感不斷劇增,並且也希望自己能夠為夢做到點什麽。在得知了自己是貢品之血的持有者,而貢品之血可以給非人之物帶去龐大《力量》的時候,主動地,並且帶有強製性質地給予夢自己的血。而且在此後,每當夢遇到危險或者為幫助自己而使用了《力量》,桂都會主動要求夢喝自己的血。

全作中,夢是和桂最為親密的一個人,在這場家族劇中,扮演著母親的角色。

淺間佐久夜(あさま さくや)

聲:真田アサミ

現地採訪記者兼攝影師,桂母親的摯友,桂的老熟人,盡管態度輕浮,還喜歡調侃桂,卻在關鍵時刻宛如大姐姐一般對桂呵護有加。身材高挑,凹凸有致,擁有完全不像是日本人的容貌。明明是和桂的阿麼是好友,卻自稱自己二十歲。原本的本業是現地採訪記者,主要撰寫時政評論方面的文字,然而因為文章需要配圖,所以也自學了攝影,後來似乎是熱愛上了攝影,開始做起了兼職攝影師,主要拍攝野生動物和大自然風景。閱歷豐富,堅實能幹,盡管看起來浮躁,其實是個在各種方面很可靠的人。料理水準高超,是擅長料理的桂的母親的料理導師。現代風的外表下卻是一顆很有日本傳統底蘊的心,說話風格和一切口癖帶有古典氣息。喜歡吃鹹的東西,會把腌漬的鮭魚再蘸醬油吃。喜歡喝酒,似乎是個無底洞。鼻子很靈,不但能聞到些微的氣味,而且還可以通過氣味預報天氣。開有一輛紅色的越野型4WD,車上裝有大量速凍食品,睡袋等戶外生存用品。桂的母親去世後,代替不可靠的桂,全程負責了後事,給桂處理遺產事宜的稅務官也是她介紹的。這次經由桂的朋友陽子得知桂前往了經觀冢父親的老家,特地駕車連夜趕來。

佐久夜堪稱本作中最為關鍵的人物,是貫穿所有劇情,統領所有因緣的人物。而她的完美結局也是唯一一個在實質上解決了所有問題的真·結局。

雖然是全作中最年長的角色,卻除了關鍵時刻一直是輕浮狀態的佐久夜,堪稱扮演了桂的大姐姐一樣的角色。

望(ノゾミ)

聲:小林恵美

盯上桂的貢品之血的雙子之鬼中的姐姐。素發素服,活潑好動。小惡魔的癖性使她喜歡做捉弄桂的事。血紅的瞳孔具有使目標無法運動的邪視之《力》,擅長暗示和幻術,能夠用《力量》組建成赤紅的巨蟒和用于束縛目標的赤紅的巨大蜘蛛網。鏡之鬼,依存于名為“良月”的古鏡,將吸取人血獲得的《力量》輸送于良月儲存,再從良月那裏獲取力量釋放。因為是純粹的靈體,沒有現身,因此隻要良月不被破壞,望就是不死之身。然而與之相對,一旦良月被破壞,自己就會消失。因為和桂有很深的淵源,所以在桂來到經觀冢後,立刻就盯上了她的貢品之血。

望的線路中,因為吸取了桂的血而使得兩人間建立了聯系,桂看到了望的過去,便對望產生了同情和理解,同時發現了御影的異常。發現望的內心被桂動搖的御影,宣言了自己真正的身份——神主的分靈。決定消滅望,自己進行之後的事。望拉著桂開始了深夜的逃亡,因為力量全部被御影奪取,她想要去破壞良月,和御影同歸于盡,卻不料御影早在良月之處等候著她們。萬念俱灰的望,用最後的力量變成絲線纏住了御影,以一句撕心撕裂的“請給我自由!”打碎了桂的猶豫,使得桂打破了良月。看著即將消失的望,桂悲痛欲絕,她想要救望,卻苦于找不到合適的依存之物。就在萬事皆休之際,桂的手機響起了,那個瞬間,桂察覺到了合適的依存之物——羽藤家代代相傳的,寄宿有《力量》的護身符。

全作中,望既是反面角色,也是一個值得同情和理解的悲情角色。然而即便是這樣的她,最終也和桂走向了幸福的結局。

御影(ミカゲ)

聲:小林恵美

盯上桂的血的雙子之鬼的妹妹。和望的長相如出一轍,能力也基本一致。性格溫順,沉默順從。盡管看起來似乎是個溫柔柔軟的孩子,然而實際上卻比望更加地凶殘貪婪。明明是後來成為鬼的妹妹,卻比望懂得更多的事。頭腦機靈,懂得審時度勢,隨機應變。盡管表面上看起來御影是順從望的指示行動,然而細心觀察不難發現,所有的作戰計畫都是由御影製定的,御影才是兩人間實際上的領袖。

值得一提的是,御影還擁有利用鏡子投映“幻像”的能力。這裏的“幻像”並不是完全虛幻之物,而是像她們一樣,以《力量》創造出的“靈體影像”。利用這一點,曾兩次使得有見鬼之力的烏月在施展必殺技“魂削”時砍錯目標,第一次是御影利用這個能力使得烏月砍偏自己帶著負傷的望逃跑,第二次則是設計使得烏月的刀砍向了已經于自己聯手的京,然後桂為了保護京跳了出來結果被斬。由此可見,這是個非常可怕的能力。因為投映的並不是完全的“虛像”,所以即便是見鬼之力也無法看破。

御影是全作中徹徹底底的反派角色,作為神主忠實的僕人,經由神主的命令甚至可以以自殺的方式力求于烏月同歸于盡。溫順乖巧的外表下卻隱藏著一顆殘忍血腥的心。

京(ケイ)

聲:石井一貴

在柱大人的神木前與桂相遇的,與桂同名的男孩。面容俊秀,溫和善良,文質彬彬,率直坦然。盡管承認自己是鬼,旁人卻怎麽也沒法把他和鬼並為一類。身手不凡,可以徒手對抗總是追殺她的烏月。擁有鬼切者的技能,掌握千羽妙見流,實力在烏月之上。

京算是全作中最為神秘復雜的一個人物。與桂同名這點首先就是他蒙上了神秘的霧靄。而且可以接近常人無法靠近的神木,還說要解放神木中的人。不但掌握千羽妙見流,而且會連烏月都沒有被傳授的千羽妙見流的究極奧義——鬼切。明明是曾經殺戮了許多無辜人類的鬼,卻被烏月所敬愛的先代鬼切者千羽明良放過並且作為千羽妙見流真傳弟子撫養長大。對桂有著超出尋常的關心,對自己有著超出尋常的贖罪意識。

作為全作中唯一一名佔據主要地位的男性角色,同時又是迷霧重重,隻有在少數線路中才會身份大白的京,他的存在至始至終都是一個焦點。

神主(ぬし)

聲:室園丈裕

有著蛇神,雷神,不從之鬼神,災厄之鬼神等多種不吉稱號的始源之神之一。本體是日本神話中的星神·天津雍星。可以用《力量》造出赤色巨蟒,護身鎧甲以及施放閃電。和觀月之民同為山神之祖,卻和安分守己過著隱居生活的觀月之民不同,企圖奪取輝夜姬的貢品之血然後統治世界。力量非常強大,鬼切者絲毫不是對手。最終是在和以役行者為首的觀月之民眾長老的聯軍,在對觀月之民來說力量能夠發揮到最大的滿月之下因力量耗盡而被打敗。然而由于其所持的《力》和靈魂太過龐大,以至于即便是聯軍也無法將其徹底消滅,隻能用一棵槐木將其封印,並通過每年槐花開放之時,將它的魂魄通過槐花一點一點地歸還。

神主擁有創造分靈的力量,可以將自己的魂魄的一部分寄宿在器物或者他人的體內。御影和白花均是他的分靈。御影唆使望一起解開封印,而被神主的分靈操控的白花則殺死了自己的親生父親。雖然之後白花通過學習鬼切之術,得以壓製了神主的分靈,然而每當神主的分靈佔據主導地位的時候,白花就會失控殺人。全作的諸多結局中,都有被神主的分靈操控的京作為最終敵人的場景。

次要角色

奈良陽子(なら ようこ)

聲:能登麻美子

桂的同班同學,學號早桂一號,獨生女。活潑開朗,坦率直白,是桂最好的朋友,據說手機裏存有大量和桂恩恩愛愛的簡訊。嘴巴很能說也很能多管閒事的人,但實際上是喜歡照顧人的性格,宛如姐姐一樣總是對處在支配桂的地位。還喜歡捉弄桂,把桂慌慌張張不知所措或者犯傻的事當做自己的笑點,但也絕不會開玩笑過度。遵循順其自然之理,以活在今天樂在今天為人生信條的樂天派。然而雖然看起來是個挺能靠得住的人,卻唯獨作業總是要抄桂的。

千羽明良(せんば あきら)

聲:無

千羽烏月之兄,也是烏月的敬愛之人。對烏月來說是先代的鬼切者,先先代鬼切者的弟子。京和烏月的說話方式,均是受到了他的影響。明良敬愛著自己的先代——千羽真弓,因此在發現奉命斬殺的鬼——白花是真弓的孩子後,起了憐憫之心,再加上白花稱自己想要打敗神主,向犯下了諸多罪惡的自己贖罪,便非但沒有將其斬殺,還向鬼切部謊稱已經斬殺了該鬼。此後將白花秘密地撫養長大,作為真傳弟子傳授給她鬼切者的技能和千羽妙見流,這之中包括了就連烏月也沒有被傳授的千羽妙見流究竟奧義——鬼切。然而這樣的他最終卻在一次白花沒能壓製住神主分靈而失控的事件中,為了庇護即將被烏月斬殺的白花挺身而出,致使自己死在了烏月的手中。

羽藤真弓(はとう まゆみ)

聲:古原奈奈

原名千羽真弓。羽藤桂和羽藤白花的母親。千羽妙見流的達人。千羽明良的敬愛者。雖然是出生在分家卻天分超群,成為鬼切部千羽黨的王牌,曾被公認為“當代最強的鬼切者”。為桂的護身青珠註入《力量》的也是她。當她還是千羽真弓的時候曾奉命斬殺最後的觀月之民——淺間佐久夜。卻被佐久夜悲慘的命運感動,非但沒有殺她,還和她成為了好朋友,並且還在佐久夜的介紹下和羽藤笑子的兒子羽藤正樹私奔,從而被鬼切部開除。在桂和京解開了望和御影的封印,並被操控解開了神木的柱之封印之時趕到,封印了望和御影,卻不曾料想自己摯愛的丈夫被受到了神主分靈控製的白花殺害,而桂在受到了巨大的打擊後失憶。為了不再牽扯上鬼的事情,和桂一起搬離了經觀冢,到遙遠的都市生活,並告訴桂她的父親的死亡和她的失憶都是因為火災。此後在佐久夜的幫助下,從事翻譯工作獨自將桂撫養長大,自己是鬼切者的事從來沒有向桂提起過。在這個夏天因積勞成疾而去世。盡管整體上來說是個穩重可靠的人,卻犯下了把雙胞胎桂和白花的名字在出生登記上寫反的冒失之事,因此以“有備無患”為座右銘的桂卻天性遲鈍天然,或許就是繼承了母親的這一點。

羽藤正樹(はとう まさき)

聲:東久仁彥

羽藤笑子之子。羽藤桂和羽藤白花的父親。羽藤真弓的丈夫。因為母親的關系和佐久夜關系很好,經由佐久夜的介紹和當時的鬼切者千羽真弓結合。雖然平時對待桂和白花很溫柔,卻在涉及原則的問題上會發怒。盡管作為繼承有貢品之血的羽藤一族,然而血中蘊藏的力量卻微乎其微。相當于他母親的三分之一,桂和白花的十分之一。因此非常接近一般人。當桂和白花打破神木的封印之時,他曾想要自己化為柱之繼承人,卻被真弓告知因為力量過于薄弱起不到效果。盡管後來由自己姐姐的孩子羽藤柚明接手了這一職責,然而卻不曾料想自己的孩子白花已經被神主從封印的縫隙間滲出的分靈附身,最終因保護桂死在了白花的手上。親眼目睹了父親死在自己面前的桂,在後來望的暗示下一直以為是自己殺死了父親,其實真正的凶手是神主。

羽藤笑子(はとう えみこ)

聲:古原奈奈

桂和白花和柚明的祖母。正樹的母親。正如其名字一樣,是個常帶燦爛笑容的溫柔之人。擅長料理和紡織,善良純樸。曾經由當時的柱大人竹林長者的使者之蝶的引導看到了跌倒在雪地裏奄奄一息的佐久夜,用自己的貢品之血救活了她,並和她成為了好友。因為長得和竹林長者一模一樣,所以佐久夜在第一眼的時候認錯了人。因為正樹的事有過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經歷,卻也留下了孫女桂和與她一樣純樸善良的真弓。在桂是國小生的時候去世。

羽藤輝夜(はとう かぐや)

聲:古原奈奈

經觀冢竹林長者的公主。最早的貢品之血持有者。善良溫柔,無差別地對待既和觀月之民有區別又不是人類的年幼時期的佐久夜,經常和從山上溜下來的佐久夜一起玩,被佐久夜看出自己最重要的人。然而卻被不從之鬼神·神主盯上。盡管當時的鬼部派遣了大量的鬼切者前往斬殺神主,然而那些鬼切者卻全部死在了神主的手上。不忍心看到他人繼續為自己犧牲的輝夜曾表示要主動把自己獻給神主,但役行者和觀月之民後來聯手將神主打敗。當役行者一行為如何長久地維持封印苦惱不堪的時候,輝夜主動站出,表示願意以自己作為人柱強化封印,消磨神主。最終,輝夜成為了柱大人。和後來的柱之繼承人,對桂和白花懷有留念的羽藤柚明不同,輝夜是真正的“柱”,不可以改變自己的形態。即便是自己的重要之人佐久夜彌留之際,也隻能派出作為使者的光蝶去通知自己的後嗣羽藤笑子。因此她的封印很堅固,維系了千年,直到被桂和白花解開後,輝夜被歸還于虛空。

秋田(あきた)

聲:佐佐木省三

經觀冢車站的站務員。明明已經看起來到了退休的年齡了卻依然做著站務員的工作。或許是職業病,手裏總是拿著剪票夾,即便隻是放下一會兒也會覺得不安心。慈祥善良,親切體貼,熱情好客。桂來到人生地不熟的經觀冢後為其指路和介紹旅館。隻是由于經觀冢是個很少有人來的荒僻之地,所以他經常在沒有人流的時段擅自離開崗位。

東鄉凜(とうごう りん)

聲:澤城美雪

桂和陽子的同班同學和好友,學號比桂早兩號。因為是千金大小姐的身份,被桂稱為“お凜さん”。家裏很有錢,如果形容一下多有錢的話,就是在瑞士有別墅,而且在瑞士銀行有戶頭。其父親經營的公司以金融業·不動產業·建築業三大支柱為基石,涉及多個領域。這個夏天也去別墅度假了。擅長琴藝,喜歡古典風的東西。對桂來說,是她為數不多的時代劇同好。

阪木(さかき)

聲:不明

阪木旅館的老板娘,桂經由秋田站務員阿公的介紹,和烏月一起在這裏留宿。熱情好客,慈祥善良,庄重典雅。使用古風十足的說話方式,非常有日本傳統女性的風韻。對桂和烏月照顧有加。

重要用語

貢品之血

萬物均由《力》構成,由《力》維持。而對于生物來說,血液就是集聚《力》的精華。

自古就有作為活祭品獻給神和鬼的特殊家系,而生于這些家系中的人體內流淌的血就叫“貢品之血”。這種血具有令非人之物增強大量《力量》的功效。羽藤一族世世代代都傳承有這種血。經由竹林長者羽藤輝夜被神主盯上之時起,延續千年的《紅線》的帷幕就拉開了。

《西遊記》中,玄奘三藏法師也是因為“吃一塊唐僧肉就能長生不老”,所以才會被妖魔鬼怪們盯上。

然而原始的信仰中,通過吃老虎,獅子,熊這些勇猛動物的心髒和血肉便能將它們的勇猛轉化到自己的身上。這種信仰的本質內容是「通過吃特別動物的特別部位,經而獲得這些特別的能力」。

因為吃了人魚的肉獲得了八百年都未腐朽,最後因為極度孤獨的痛苦絕食而死的八百比丘尼的傳說,以及吃了倒下的龍心獲得了和鳥獸對話的能力的北歐英雄齊格費裏德的傳說,從根本上也是源自這種原始的信仰。

然而,貢品之血在一般情況下是無法對持有者本人起效的。而如果持有者本人掌握了使用自己貢品之血的方法,就能獲得無窮無盡的強大力量。《紅線》的故事中,本質上是凡人之軀的役行者小角之所以能夠率領觀月之民軍團封印神主,就是因為他就是罕見的能夠使用自己體內的貢品之血《力量》的人。而在佐久夜線的其中一個結局《鬼切之鬼》中,因為喝了佐久夜的觀月之血(實質上為羅睺之血)而致使自己體內的貢品之血和其混合的桂,也變成了和小角一樣可以使用自己體內的貢品之血的最強之“鬼”。

柱大人

最早是羽藤家的先祖——竹林長者輝夜姬為了封印神主而成為人柱後的神格。自古就有使用人柱來強化器物功效的儀式。如在橋梁中加入人柱,可以使橋梁結實耐用;在城牆中加入人柱,可以使城牆堅固不催。同時也有用活人作為祭品祭奉上天,以此獲得神靈庇佑的儀式。因此人柱本身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紅線》中的“柱”是用于強化槐樹對神主的封印的,必須要滿足多個條件的人才可以成為柱大人。1:必須要是貢品之血的持有者。2:必須要懂得《力量》的使用方法。3:必須要舍棄一切對現世的留念。最早化為柱大人的輝夜姬,就是同時滿足了以上三個條件的情況,因此她的封印非常堅固,在被桂和白花解封前已經維系了千年。而想要主動承擔責任的桂和白花的父親羽藤正樹,卻因為自己體內的貢品之血過于稀薄,且不知道《力量》的使用方式,而無法成為柱大人。然而看似滿足了全部條件而成為柱之繼承人的羽藤柚明,實際上第三個條件不是充分滿足的,因為她對桂還有白花抱有留念,因此才可以隨意地變成人形,而且從神木那裏抽走力量自己使用。所以她的封印即便隻維持了十年就出現了裂痕,而且在和桂重新締結羈絆後,多次為了救桂不惜使用全部力量,做出以神主的崩裂而出為賭註之事的她,實際上已經不應該也不能再作為“柱大人”了。因此才會在葛的結局中,經由言靈之力變成了真正的柱,而在自己的結局中,由白花接替了這個位置。

同時,柱之力量是可以通過貢品之血補充的。柚明就多次通過吸食桂的血獲得了力量的補充。甚至在大量吸食後,變成了和人類一樣可以在白天出現的狀態。

在《紅線》中,表示所有非人之物的統稱。從大的方面可以分為兩種:即有現身的鬼和沒有現身的鬼。有現身的鬼和人類一樣,隻要現身(肉體)被殺,就會滅亡。其中,諸如觀月之民和被神主的分靈附身的京都屬于有現身的鬼的範疇。而沒有現身的鬼則是依存于器物存在的,如果不破壞其依存的器物,無論怎樣破壞他們的“靈體”,他們都可以經由器物獲得《力量》再生。當然,如果將其所有的《力量》都消滅,他們也將因為《力量》耗盡而無法保持“靈體”狀態。但這並不意味著死亡,隻要其依附的器物再次被灌註《力量》,他們又可以重生。因此從根本上解決的辦法,就是破壞依存之物。

鬼是由人而生的。對現世和人類產生極端的憎惡和仇視之心的人會變成鬼,然後在變成鬼後無差別地傷害人類。鬼切部的職責正是斬殺這些鬼。

然而本質的“鬼(おに)”,卻是“隱(おに)”的意思。“隱”是為了讓事物掩藏起來的存在。不是自己藏起來,而是被人掩藏起來。所以鬼的本質不是由人變鬼,而是“人把人變成了鬼”。正如千羽烏月所說:所以不是鬼藏起來了,而是被藏起來了,人類使其被藏起來了,並且其不得不藏起來。這才是鬼,這才是原點的『鬼』。而用佐久夜的一個例子來說明,就是即便在現在,假如一個活人消失了7年,也就將獲得死亡認定書,這樣活人就變成死人了,就變成“鬼”了。因此,一言以蔽之,所謂的“鬼”,就是相對于常人的存在,隻要是被公眾排斥,被普遍認為是不該存在于世上的,而“被藏起來”的東西,都是“鬼”。

鬼切部·鬼切者

鬼切部:

以殺鬼為生業的一個由人類組成的集團。古時候是“鬼部”,但自公元五八〇年至公元五九〇年間,鬼部一族衰落,此後便改組為了帶有「切」字的“鬼切部”。下屬很多黨派,不同黨派相對自治,有不同的特點和規則。由“鬼切之頭領”統領。一旦失去鬼切之頭領的領導,鬼切部各黨將各自為政。

鬼切者:

鬼切者是經由鬼切之頭領正式任命就職,擔任殺鬼之職責的人。不同黨派的鬼切者能力和技藝都不同,同時作為一黨領袖的真傳弟子的個數也不同。千羽黨是隻訂立一個領袖的,並且在一般情況下,這個領袖必須由本家血系的人來擔任。然而也可以出現例外,就是在分家出現了超越本家最強的鬼切者的人物時,直到本家出現真傳弟子前都可以由這位人物擔任領袖。擁有“當代最強鬼切者”稱號的桂的母親千羽真弓,就是這樣一個典型的例子。隻有領袖才有資格持有千羽黨的象征——破魔的太刀·維鬥。然而,與千羽黨相對,也有因為人才輩出,而製定多個領袖的黨派。

鬼切之頭領·若杉家

鬼切之頭領是統領鬼切部的最高領導。賀茂氏擔任陰陽寮長官,陰陽寮的形態逐漸平整的平安時期之後,陰陽寮之頭領便逐漸傾向于直接轉化為鬼切部之頭領。而到了近年,已有若杉家掌握此職,並以世襲的方式傳承。一旦失去了鬼切之頭領,鬼切部各黨將各自為政。

若杉家採取的選取繼承人的方式非常殘忍,用的是“蠱毒”。所謂蠱毒,是一種有名的咒術。即將有毒的蟲子關在一個密閉的容器裏,不給它們任何食物。任由其便開始互相殘殺。正所謂弱肉強食,最後留下的那一隻,就是生命力最頑強,實力最強大的一隻。使用那隻蟲,便可以施展非常強大的咒術。若杉家也是用這種方式選取後繼人的,並且不是比喻,而是用真的蠱毒來選取。小葛就是在這次的“蠱毒”中從數十個候選者中活到最後的強者,在其祖父已經死亡的現在,是若杉家,也是鬼切之頭領唯一的繼承人。

若杉本家的鬼切者曾封印了企圖操控村民破壞神木封印的望和御影,然而在不知不覺中中了望宛如慢性毒葯一樣的暗示,即:“你們是鬼切部,殺鬼是你們的使命,所以要連觀月之民一起殺。”時過境遷,這個詛咒逐漸在鬼切部中奏效了,在一次作為鬼切之頭領的若杉家的繼承人的爭鬥中,嫡長子為了爭奪地位,決定立功,于是便下令鬼切部千羽黨斬殺所有的觀月之民。在一個朔月的夜晚,大批鬼切者對觀月之民各部落進行了掃蕩,觀月之民除了佐久夜之外全部死亡。

維鬥

破魔的太刀。金柄金鞘,兩尺四寸的刀身刻有樹木年輪的紋樣,盡管看起來像是貢品一樣,然而卻是實實在在的殺戮用兵器。以“絕不會折斷,絕不會生銹”而馳名,鬼切部千羽黨代代相傳的寶物,隻有唯一的真傳弟子,即統領千羽黨所有鬼切者的領袖才有資格持有。“維鬥”是千羽黨對這把刀的稱呼,而在觀月之民間,則被稱為“天狗的太刀”。在《紅線》的故事中被四個人持有過:千羽真弓,千羽明良,千羽烏月,羽藤桂。桂是在佐久夜結局之一的《鬼切之鬼》中,以現世的役行者小角的繼承人的身份持有該刀,並且在該刀上施加了除了桂誰也不能碰的結界。

盡管號稱“絕對不會折斷”,卻在千羽烏月對抗神主真身的時候被神主輕易折斷。

千羽妙見流

鬼切部千羽黨的劍術。

鬼並非一定會變成人的姿態,因此作為鬼切者也要能夠隨著鬼形態的轉變變化對應的架勢。千羽妙見流有七個基本架勢,分別是貪狼·巨門·祿存·文曲·廉貞·武曲·破軍。這是依照北鬥七星的名字製定的。自古就有用北鬥七星作劍柄的裝飾,取名為北鬥七星劍,然後用劍尖指向的方位來佔卜勝敗的儀式。

第七個名為“破軍”的架勢是施展必殺技的準備姿勢,以如果對方主動挑起攻勢就絕對會落敗而歸,但若是轉身便一定會為我方帶來勝利為特色。這是將北鬥七星之破軍星表象化的姿勢,隻允許傳授給真傳弟子。以一擊必殺為宗旨,和薩摩示現流·蜻蜓的架勢很像。

邪視·見鬼

邪視:

經由瞳孔放出的“視線”中,寄宿著《力量》。古今東西的各種神話中,視線寄宿《力量》的例子不勝枚舉。

那之中有的具有令目標無法運動的效果,有的能將目標石化,有的甚至能直接將目標殺死。這些帶有惡意的視線統稱為邪視。邪視在英語裏是“evil eye”,因此也有邪眼,妖眼之類的譯法,但在南方熊楠的論文《小兒和除魔》以及之後的《與蛇相關的民俗及傳說》中將其譯為“邪視”後,得以基本定性。

蛇視——這個同音詞很好地形容了這個詞的意義,正如被蛇的視線盯上的獵物無法動彈一樣,被邪視盯上也無法動彈的例子古今東西的神話中有很多。而代表了“蛇”或者“龍”的意思的英語“Dragon”,在其語源的希臘語中則是“被視線刺中釘住之物”的意思。因此蛇=瞪。

《紅線》的故事中,望和御影以及神主都擁有邪視之《力》。然而望和御影的邪視之力相對較弱,對佐久夜不起效,但神主的邪視之力卻能夠將佐久夜釘住。千羽妙見流的《見鬼》之力可以將其化解。

見鬼:

能夠《視》到鬼的能力。

綻放蒼青色光芒的眼睛便是能夠識破怪異的凈眼。

在歐洲諸國,把能夠《視》到妖精的眼稱作“妖精眼”或“第二眼”,這和見鬼在本質上是相同的。

鬼切部千羽黨擁有的“見鬼”能力被稱為“妙見之技”,有無這個能力是判定是否有資格成為鬼切者的必要條件。因為如果沒有能夠看到鬼的《視》,殺鬼也就無從談起。

魂削·鬼切

魂削:

千羽妙見流必殺技(表)。魂削是可以直接斬殺沒有現身之鬼的“靈體”的招式,作為崇尚物理攻擊,主要斬殺有現身之鬼的千羽黨來說,屬于同時斬殺“靈”又可以斬殺“肉體”的招式。然而這個招式的實質是將自己的《力量》註入刀中,然後去將對方的《力量》打消。同等的《力》在碰撞後會抵消,因此發動這個招式不但要求自己的《力》的容量大于對方的《力》的容量,而且在斬殺敵人的《力》的同時也相當于斬殺了自己的《力》。因此從效率上來看,未必是一個實用的招式,同時對于施放者來說需謹慎使用。並且這一招必須要以實體刀劃過目標為前提,因此如果對方是有肉體的人類,那麽肉體必將將被破壞。

鬼切:

千羽妙見流必殺技(裏)。究極的奧義。和魂削不同,是可以不用刀觸碰到對手,光憑“劍氣”斬去對方“鬼靈”的招式。也就是可以以不破壞肉體,不破壞正常靈魂的態勢,隻是單獨斬去“惡的靈魂”的強大之技。即便是千羽烏月也沒有被傳授這個招式,而京則跟隨千羽明良學習了這個招式。

觀月之民

和禍神一族同為山神之眷屬,但和禍神一族分道揚鑣。山神·大山津見神之女——石長比賣的後嗣。也被稱為大口的“真神”。依照部落分居生活,本家是大神一族。擁有結實的身體和長久的壽命。經由月亮獲得力量,滿月之時力量將發揮到最大,朔月之時則難以發揮出力量。遵從世間陽盛陰衰的法則,過著不傷害人類的隱居生活,同時也在暗中維持世界的和平。因同組的禍神·神主盯上了竹林長者輝夜姬的貢品之血,還要統治世界而與役行者小角一起于他開戰,最終將神主封印。

然而,這件事卻改寫了觀月之民的命運。敬愛神主的望因為操控村民破壞神木的事情敗露,被若杉家的鬼切者封印,不甘心就此結束的望,在最後關頭編織了“你們是鬼切部,殺鬼是你們的使命,所以要連觀月之民一起殺。”的詛咒,使得時過進遷的某個朔月之夜,被鬼切部襲擊,除了佐久夜外所有的觀月之民全部死亡。

役行者

飛鳥時代文武天皇時期大為活躍的,作為修行者鼻祖的修行者。世稱役行者·賀茂役君小角。

身為古代祭祀一族的後嗣,同時又是後陰陽道宗家的葛城賀茂氏的子孫,年幼的小角便被孔雀明王附身,十三歲便已是在葛城山修行之身。

孔雀明王是具有滅殺寄居在大地上的一切毒蛇之《力》的強大存在。

《續日本記》中,記錄有“役君小角住在葛城山,盡管咒術無可挑剔,但卻被其弟子韓國連廣足誣陷,最終被放逐伊豆島”的內容。

《紅線》中役行者小角是罕見的可以使用自己體內的貢品之血的貢品之血持有者,因此擁有無比強大的力量,曾封印了讓即便是擁有斬殺了三輪山之神的小子部棲輕這樣鬼神級別的家臣的雄略天皇也畏懼的葛城之神。因被弟子誣陷而被放逐伊豆之地的小角,每夜于天空翱翔,巡遊各地靈山,持續著修行,曾與觀月之民之頭領大神之長結下友誼。因此在此次神主企圖獲得輝夜姬的貢品之血,統治世界的事件中,小角答允了大神之長的請求,率領觀月之民眾長老組成聯合軍,在滿月之夜對神主進行了討伐,並最終取勝,將神主封印。

小角隨身帶著一隻白色小狐狸。那隻狐狸實際上是言靈之神。

言靈

將言語的內容化為明確現實的咒術。這就好比將思考言語化一樣。比如一個人的腦海裏在想著某些內容,但隻有當這些內容化作“語言”的時候,才會具有現實意義。

另一方面,“息吹”——也就是呼吸,是在武術中非常強調的要素,因此才會有經由調整呼吸,最終鍛煉《氣》的功法。而在故事中作為焦點存在的“寄宿有《力》的血”,實際上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血是運送《氣》的容器,經由血液迴圈,人才能獲得氧氣。

那麽,將“語言”和“息吹”結合起來的“言葉”(話語),當然會寄宿有《力量》。這便是“言靈”。

《舊約聖書》上寫創世,是神一喊“光來吧”,然後光就來了,然後再喊別的內容,別的內容便依次出現,由此造就了世界。神主念祝詞,僧侶誦經文,神父和牧師讀聖詞,乃至魔法使詠唱咒文無不需要使用“言靈”。

尾花·言靈之神

尾花:

役行者小角隨身帶著的一隻白色的小狐狸。雖然體格嬌小,然而實際上卻是言靈之神。由于言靈的力量過于可怕,所以小角對它施以了封印。然而即便如此,尾花依然是強大的存在,可以憑借超出一般動物的敏捷度和力量打敗望和御影放出的赤色巨蟒,並且是對于望和御影來說恐懼的存在。因為桂同樣是貢品之血的持有者,所以一向怕生而獨來獨往的它,卻對桂表露出親近,多次在桂危險的時候挺身而出。然而畢竟因為被封印了言靈之力,光憑小狐狸之身難以施展技藝。尾花最終為保護桂,死在了望的手裏。而經由尾花的死而悲痛欲絕,幾近瘋狂的小葛,因為目睹了望吸食桂的血的情景,一口咬向了尾花的屍體,進而繼承了尾花的血,成為了言靈之神。

言靈之神:

言靈之神呼天天應,叫地地靈,並且可以化花為蝶,隨意改變萬物的存在形態。經由這樣的神通,小葛最終將望和御影成功製服,將原本因抱有留念而總是化為人形的夢化為了真正的“柱大人”,將寄宿在京君體內的神主分靈消滅,並接受其作為鬼切部的成員。同時在故事的最後,為了讓桂不再肩負沉重使命和必須與鬼打交道的自己扯上關系,用言靈之力消除了桂的記憶。

竹取物語

日本著名物語。砍竹的老翁和由竹而生的公主間的故事。

故事記敘了一位竹翁在竹筒中發現一個三寸長的小女孩,帶回家中放在竹籃裏撫養。三個月後女孩長大成人,姿容艷美,老人給她取名叫輝夜姬。從此老人伐竹,常常發現竹節裏有黃金,不久便自然成了富翁。這時天下男子不論貧富貴賤都想方設法要娶輝夜姬,尤以石作皇子、車持皇子、右大臣阿部御主人、大納言大伴御行、中納言石上麻呂五人的求婚為最熱烈。但輝夜姬要求他們分別尋覓天竺如來佛的石缽、蓬萊的玉枝、唐土的火鼠裘、龍首的五色玉、燕子的子安貝等罕見的寶物,以表誠意,能找到者就能娶她。這五個求婚者有的去冒險求寶,有的採用欺騙的辦法取寶,但一個個都落了空,終究失敗了。這時皇帝也想憑借權勢強娶輝夜姬,甚至親自上門強行拉她入宮,但輝夜姬不答應。最後在一個中秋之夜,在皇家千軍萬馬的包圍下,輝夜姬留下不死之葯,穿上羽衣升天,回歸月宮去了。皇帝令人將不死之葯放在最接近蒼天的駿河國的山頂上,連同自己的贈詩「不能再見輝夜姬,安用不死之靈葯」一起燒成了煙。從此這座山就被稱為不死山,即富士山,煙火至今不滅。

《源氏物語》中稱這個故事為「物語之祖」。

《紅線》中的竹林長者輝夜姬的故事,正是來源于此。

丹塗矢

記載在《古事記》上的故事。有一位叫勢夜陀多良比賣的公主,某天突然被紅色白羽的箭射中了。然後,那個公主回家後把那支箭放在了床上,結果箭變成了英俊的男人。男人實際上就是三輪山之神大物主。互相愛戀的兩人最終結合,並生下了女兒比賣多多良伊須氣餘理比賣,而這個女兒後來成為了神武天皇的皇後。

值得一提的是,三輪山的大物主就是蛇神。《紅線》中神主為求輝夜姬時對其的屋檐射下丹塗矢正是源于此。

古事記

記錄了從日本開天闢地到推古天皇(約592—628年在位)間的傳說及史實的日本最古的史書。為上中下三卷。和『日本書紀』合稱「記紀」。由稗田阿禮背誦,太安萬侶記錄編纂成書。

此書記載了憑記憶記下來的一些舊事記中的故事以及一些數代口口相傳的故事。是研究日本史最重要的書籍。

古時候,該書讀作「ふることぶみ」(訓讀),而現在則一般讀成「こじき」(音讀)。

《紅線》中大部分神話傳說和人物君來源于此。

心靈感應

超能力的種類很多,想要一言蔽之自然不可能。那之中心靈感應算是具有代表性的一種。和日本六大神通力之一的「他心通」(讀心術)類似(其他五種為「天眼通」,「天耳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是可以不通過文字語言等外界方式,以心傳心知道對方在想什麽的能力。有一種名叫「悟心鬼」的妖怪便可以讀人的心,這種妖怪所持有的《力》或許就是心靈感應的一種。舉個日常生活中熟悉的心靈感應的例子,就是「蟲の知らせを受け」(諺語,“收到了寄身蟲的通知”的意思。指有了預感)。

然而「蟲の知らせを受け」基本是針對和自己沒有血緣關系的人的,這裏所指的心靈感應,是諸如母子間的心心相印,雙胞胎間容易做一樣的事——比如一個人在某個地方受了傷,然後另一個人也在同樣的地方傷到身體的同樣的部位這一類的情況。因此以下將其歸為「咒術」來闡述。

這種「咒術」從大的方面可以分為兩種,即「類感模仿」和「感染」。

類感模仿是指「生活在類似的環境中,便會在類似的“因”下,產生類似的“果”」。基于這種原理有一個著名的詛咒,就是用「稻草人」詛咒他人。因為人是肉體和靈魂的結合體,所以若能仿照出類似的肉體,那麽也就能使其獲得類似的靈魂。而以此衍生出的西洋版的「蠟偶人」,也主張盡量做得和詛咒對象類似。

感染是指「曾經彼此接觸過的事物,在物理性的接觸結束後,于空間中仍然繼續著相互的作用」。依然以詛咒用的稻草人為例,如果加入詛咒對象的頭發或者指甲,那麽這個稻草人就會完全變成另一個他。「降靈術」(能夠把一些在幽冥界或者幹脆就存在我們身邊的靈異能量召喚出來的巫術,然後向其了解過去,通曉未來,一般用于預言。在中國比較著名的縮小版例子是「筆仙」)中也主張使用日常生活中常用的東西,這也是基于「感染」的原理。

因此具有血緣關系的人——最極端的情況自然就是同卵雙生的雙胞胎間,容易發生心靈感應現象。音叉之所以會共鳴,也是因為彼此的振動頻率是相同的。

《紅線》中之所以會發生桂在被烏月錯殺後,魂魄飛入京體內的事件,以及桂錯將京殺死了父親的事理解為了是自己殺死的,也是經由了這種雙胞胎間的心靈感應。

紅線·月下老人·月下冰人

紅線:

若以紅繩和生命中的伴侶相連,則一定會發生命運的相遇……

雖然在日本,紅繩是系在伴侶雙方的小指上的,但作為起源的中國,則是系在腳踝上的。

紅繩有著不可以因外表而輕視的結實程度,被連上的兩人即便有父母之仇,或是生在敵對的國家,甚至是丈夫一開始想要殺害自己未來的妻子,紅繩的力量也最終會將兩人結合。《續幽怪錄》和《太平廣記》中都有記錄這方面的故事。

月下老人:

道教的結緣之神。又稱月下翁。

據目擊者稱,是在明亮的月光下讀書的一個白發蒼須的老人,手裏還提著一個布袋。

正在看的書上登記著將來要結婚的人的名字,布袋裏裝的是紅繩。月下老人依照書上的名字,把成對之人的腳踝用紅線系在一起。

月下冰人:

月下冰人是為男女締結緣分的說媒之人。也就是媒人。這是月下老人和冰上之人的合成。

冰上之人是記載在『晉書』上的一個故事。是說有一個叫令狐策的人有一天夢見自己站在冰上,和冰下人說話,便去找當時的佔卜大師索眈解夢。索眈解釋說:冰上為陽,冰下為陰,主陰陽之事,你在冰上和冰下人說話,人陽語陰,主為人說媒,因而你當為人做媒,冰河開了,婚姻也就成了。後來,那個人真的就成了媒人。于是以後就用“冰上之人”來稱呼媒人。

蛇·鏡·神

從起源的角度來講,這三者是可以劃等號的。

首先,神寫作『カミ』。蛇在古語中念作『カカ』或『カガ』。而在大和語中,鏡子念作『カガミ』。“ミ”=“見”。 “メ”=“目”,所以可以引申出『カガメ』(眼鏡),也就是“蛇之眼”的意思。

然後“眼睛”是將所見之物呈現出來的東西。但在鏡子這種現代文明的產物出現以前,想要將事物映在什麽東西上,是無法想象的事。非要做的話,比如磨得很亮的石頭,比如清澈的湖水……比如眼睛。在古人的文化裏,隻要是能夠映出事物的東西,全部會被看成具有靈妙之力的不可思議之物。由此便會產生聖地或者祭器。因此湖邊經常會被作為祭祀或凈身之地,而最早的鏡子(由中國傳入日本的銅鏡)則是作為祭器的。日本三神器:即八尺鏡,天從雲劍,八尺瓊勾玉中,八尺鏡也是位居統治地位的,因為那是在日本具有統治地位的神明·太陽神——天照大御神的現身。綻放光芒的太陽,和閃爍光芒的鏡子正好相對。而天照大御神的弟弟月讀命,正如其名,是月亮的神明。而月亮有著“天鏡”,“金鏡”之類,很多和帶有“鏡”字的別名。正所謂月亮是反射太陽之光的鏡。然後,都和鏡子相關的這作為兩大支柱的神明,都是從生下日本國土的父神——伊邪那岐命的眼睛裏生出來的。由“目”生“鏡”,因此“鏡”的「み」字,是“目”的「め」字所生之物。

接著,蛇是被人類所敬畏的最古老的神明。這有很多原因,比如蛇的眼睛,是不會眨動的,宛如鏡子一樣,可以映出萬物;比如在醫療條件不發達的當時,即使被咬上很小的一口,也可能因中毒走向死亡;比如蛇可以在沒有手腳的情況下完成蛻皮……再加上在農耕文明中,蛇捕捉田鼠等會破壞庄稼的害蟲為食,所以自然就會被人類推崇為神。另外,蛇在天幹地支中,為巳蛇。而“巳”,在日語裏也讀作“み”。

由此,三者被聯系起來了。

蛇·山·言靈

這三者間也是有關系的。

大蛇在古日語中讀作『オロチ』。然而 除非以拆解漢字的方式來讀,否則「大蛇」這個詞是無法讀作「オロチ」的。就像「黃昏」被讀作「誰そ彼」時是用「タソガレ」來表示的一樣,作為山神的大蛇被表示成「オロチ」也是源自古時「ヲロチ」的表示方式。ヲ是「峰」的意思,ロ是助詞,チ是「靈」的意思。結合起來就是「山峰之神靈」的意思了。

另外,鎮座于宛如蛇一樣盤旋而起的三輪山的神是大物主,大物主就是蛇神。

製作人員

製作會社:SUCCESS

總負責:本間志乃,戶田淳一

原畫·角色設計:Hal(ハル)

劇本:麓川智之

音樂:MANYO

背景:J.C.STAFF

OP:『廻る世界で』

作詞:麓川智之

作曲:MANYO(Little Wing)

編曲:MANYO(Little Wing)

歌:霜月はるか / riya

ED:『旅路の果て』

作詞:麓川智之

作曲:MANYO(Little Wing)

編曲:MANYO(Little Wing)

歌:riya / 霜月はるか

漢化情況

本作由AUGUST中文化委員會漢化完成。

STAFF(排名不分先後)

程式:L(209.170.68.*)

翻譯:校對,潤色,測試:今坂唯笑

美工:拼音子

後期:今坂唯笑,蒼嵐

追憶:Alsy,Zeas,喵君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