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粉 -範小天2007年執導電視劇

紅粉

《紅粉》是由蘇州福納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品的電視劇,範小天執導,黃小初編劇,張智霖郭可盈陶澤如羅海瓊等主演。

該劇講述了對命運充滿恐懼和憂慮的"秋儀"和刁蠻任性的"小萼",她們和戰鬥英雄老韓和舊式遺少老浦之間分分和和幾十年的恩怨和情感糾葛故事,並已于2007年1月22日登入湖北台綜合頻道首播。

  • 中文名稱
    紅粉
  • 外文名稱
    RED PINK
  • 出品時間
    2007年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集    數
    33集
  • 線上播放平台
    愛奇藝、搜狐影片
  • 導    演
    範小天;王永
  • 類    型
    倫理,劇情,古裝
  • 主    演
    張智霖,郭可盈,陶澤如,羅海瓊
  • 上映時間
    2007年1月22日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原    著
    蘇童
  • 編    劇
    黃小初;黃蓓佳;盧新宇;傅琦
  • 其它譯名
    紅色使命

​劇情介紹

中外電視劇史上首部妓女改造題材與特務題材的熒屏巨作,根據蘇童名著《紅粉》改編。  

解放初,警衛團團長韓大鵬帶領解放軍查封蘇城妓院。喜紅樓的頭牌妓女秋儀與世家公子老浦外出看電影,本可逃過一劫,而對老浦的求婚,秋儀決定回紅樓拿回攢了十年的血汗錢作為嫁妝。當秋儀換衣服的時候參謀長任來喜(實為特務)闖進房間想調戲秋儀未遂,而面對老韓的時候,卻說成是秋儀色引自己,使原本痛恨妓女的老韓更加痛恨秋儀,秋儀也因此誤會了解放軍。

紅粉

老韓在妓女改造過程中,從相互的敵視到真正了解妓女凄慘經歷後的同情,甚至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去幫助她們,寫就了一部新的英雄篇章。

任來喜為轉移視線,處處長誣陷秋儀和老浦為特務,而自己暗地配合進行各種特務活動:製造勞改場暴、暗殺蘇城視察的首長,一步步陷害老韓、陳市長等重要領導,最後暴露身份跳樓自殺。

這場困難重重的救贖行動中,軍人與妓女男人與女人,從舊到新的蛻變!正義與邪的對抗有沒有終結?潛藏破壞的特務任來喜最終能否得逞?在文革的風雨中,幾個人又會有些怎樣的磨礪與豁達?在這一混亂的時代,混亂地展開著……

劇中塑造了對命運充滿恐懼和憂慮的女一號秋儀和刁蠻任性的女配角小萼,她們和戰鬥英雄老韓和舊式遺少老浦之間分分和和幾十年的恩怨和情感糾葛,第一次為熒屏觀眾展現了解放軍成功改造舊社會青樓姐妹的聞所未聞的故事。

紅粉

該劇根據蘇童小說《紅粉》改編,故事發生在解放初期,秋儀是一名不幸落入風塵的妓女,與老浦產生了真正的愛情,可是就在老浦剛向秋儀求完婚的那個晚上,正好趕上解放軍查封妓女大院,與同為妓女的小萼等人一同被抓進了教養所……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配音備註
韓大鵬陶澤如----
浦嘉瑋張智霖----
秋儀郭可盈----
小萼羅海瓊----
鄭敏孔琳----
浦母顧永菲----
佩芳高寶寶----
陳司令程建勛----
任來喜孫遜----
蔚如宋潔----
慧珠史妍----
瑞鳳陳洪芹----
小崔馮鵬----
方達生郝光----

職員表

導演範小天
副導演(助理)耿耿;曉雪
編劇黃小初;黃蓓佳;盧新宇;傅琦

角色介紹

紅粉

浦嘉瑋 | 張智霖

他出身在一個開明的士紳家族,家族良好的口碑和社會聲望使得無論哪個政黨執政都對浦家禮敬三分。他從小就置身于中西合璧的親職教育方式和氛圍裏,因而在他的血液裏同時流淌著中國傳統的“溫良恭儉讓”和西方“以人為本”的精神。正是這種潛移默化的精神塑造了他性格中寬厚、醇和、閒散、淡定的特質和人人仰慕的優雅尊貴的氣質,因此在他才二十歲的時候就被人們稱呼為老浦,在這個稱呼裏包含了尊敬、信任和親切等等許多成分。

紅粉

秋儀 | 郭可盈

秋儀十歲被賣進喜紅樓,在打了幾年雜後,已經變成落落大方的大姑娘了,老鴇宋姨也打著她的主意,希望能用秋儀的初夜權賣個好價錢。當秋儀面對一個七老八十的醜陋男人時,她拼命地跑,但還是在門口被喜紅樓的護衛抓住。而一個偶經喜紅樓的年輕人一時心軟,花大價錢買下了她的初夜,他就是老浦。雖然第一個晚上兩個年輕人相敬如賓,沒有任何越軌的行徑,但他們倆都深深地被對方吸引。從此,秋儀就成了老浦的女人。

紅粉

周小萼 | 羅海瓊

在喜紅樓裏,小萼是秋儀的好姐妹,仗著秋儀頭牌的地位,小萼也習慣了任性耍潑。也許因為從小就在喜紅樓裏長大,她似乎生來就有著一個妓女的習性,好逸惡勞,依附權勢,但也不乏自以為是的可愛。喜紅樓被查封的當晚,小萼脫光衣服的耍賴著實讓紀律嚴明的解放軍戰士頭疼不已,但韓代表的槍一響,第一個乖乖爬上軍車的恰恰也是小萼。

紅粉

慧珠 | 史妍

慧珠長得楚楚動人,惹人憐愛,但這個美麗的女孩,卻是喜紅樓裏的最苦命的人。她8歲被賣進妓院,13歲被迫接客,很早就染上了性病。由于性格內向而有倔強,她既不討嫖客的喜歡又不遭老鴇待見。在妓院裏,她常常遭到老鴇的打罵,甚至為了醫治性病,曾經被老鴇強迫著用烙鐵烙過身子。用苦大仇深來形容她似乎不算過分,她也患上了很嚴重的抑鬱症。

紅粉

蔚如 | 宋潔

本來是單純稚氣、涉世不深的女學生,因為在學校參加過“三青團”,又進了電力公司工作,解放初被特務組織相中,以她從小相依為命、解放時去了台灣的空軍哥哥做人質,誘逼她做了特務,潛伏下來,伺機待命。她的工作對象就是有家庭背景、能夠操作電網技術的老浦。但是蔚如在跟老浦的相處中,老浦兄長般無微不至的關懷,激起了蔚如對他的情愫,不忍連累和加害他,心裏矛盾得幾近崩潰。後來特務組織被破獲,蔚如不知何故安然無恙,逃過了一劫,但是給她日後的生活留下陰影。

原聲音樂

片頭曲:《黎明

片尾曲:《花開花落

插曲:《月寂寞》&《如果愛》&《花園》

分集劇情

第1集

寧解放初,警衛團團長韓大鵬帶領解放軍查封蘇城妓院。喜紅樓的頭牌妓女秋儀與世家公子老浦外出看電影,本可逃過一劫,面對老浦的求婚,秋儀決定回喜紅樓拿回為老浦而準備的嫁妝。趁秋儀換衣服的時候參謀任來喜闖進房間。任來喜面對老韓的時候,卻說成是秋儀勾引自己,使原本就痛恨妓女的老韓更加痛恨秋儀,秋儀也因此誤會了解放軍。

老浦為了救走秋儀,雨夜追車。老韓覺得他形跡可疑,肯定是個特務,將老浦綁在了小樹林裏。秋儀倔強地告訴老韓隻要打不死她,就一定要逃跑。

第2集

暈倒的老浦醒來後即告訴母親要娶秋儀。浦母憤怒地用刀抵住自己的手腕,要老浦在自己和秋儀之間選擇一個……

教養所裏,妓女們吵架的吵架,哭鬧的哭鬧,老韓面對衣冠不整的女人們束手無策,隻能叫戰士吹起軍號和妓女們對著幹。小萼覺得伙食太差扔了手裏的饅頭,說老韓吃的粗糧是豬食,堅持要吃蛋炒飯。憤怒的老韓罰小萼不準吃飯。任來喜乘機挑撥說妓女們的哭鬧是秋儀煽的風。面對亂糟糟的一切,本就不願意管妓女這檔子事的老韓決定不幹了。

第3集

餓了一天的小萼犯了胃病,秋儀替她去找老韓理論,“屢犯屢改”的老韓親自為小萼炒了一碗蛋炒飯,隻是他不知道小萼隻是假裝胃痛。

佩芳私藏的鴉片突然被搜走,她懷疑是秋儀告密,懷恨在心。

老韓洗衣服時發現水池被隔出了幹部專用區,痛斥鄭敏搞特殊化,看不起妓女。鄭敏告訴他妓女們帶有傳染性很強的性病。

第4集

體檢時,鄭敏的不屑與輕蔑和男醫生溢于言表的嫌惡之情讓秋儀覺得很難受,剛烈的秋儀拒絕接受這樣的體檢,老韓認為她是故意挑釁找茬,命人將其強行檢查。 老韓發現秋儀在床上刻的記號,一廂情願的認為那是特務的聯絡信號,粗魯地把它毀了。

在特務蔚如的幫助下,老浦帶著精心準備的禮物來看秋儀,卻被老韓攔在了門外,並沒收了畫著紅雨傘的明信片,不知道何為明信片的老韓堅定的認為那是特務暗號。

第5集

教養所裏很多人食物中毒,任來喜挑撥說是老浦送來的東西裏面有問題,是秋儀下的毒。老韓將秋儀交給任來喜審問。面對任來喜的羞辱與折磨,秋儀不卑不亢,並意外的發現禁閉室的牆是空心的。

無法見到秋儀的老浦利用望遠鏡看著秋儀,卻被老韓發現,老韓朝老浦的方向開了一槍,秋儀大驚,瘋狂地向老韓撲過去。老韓將老浦抓了起來,非讓老浦交代他的特務罪行,可是老浦回答他的卻隻有兩字“愛情”,老韓聽得很頭疼。

風騷的小萼以做思想匯報為借口,纏著老韓,趁機拿到了小院的鑰匙,幫助秋儀逃...

第6集

老韓很不情願地放了老浦,可是老浦卻立馬又假扮成菜農混了進去。體檢結果出來了,小萼和慧珠都得了性病,小萼呼天搶地,佩芳卻在一邊幸災樂禍,二人大打出手,悲觀的慧珠決定自殺……

面對令人恐懼絕望的性病,老韓和教養所的幹部們將值錢的東西都賣了,可是換來的錢治一個病人都不夠。

無計可施的老韓隻能日夜地纏著陳司令給他批錢買當時異常緊缺的盤尼西林給妓女們治病。

第7集

解放軍省下口糧錢,交到老韓手裏。老韓找老浦幫忙買緊缺的盤尼西林。老浦爽快答應,但條件是想見秋儀一面。

瑞鳳脹奶,疼得生不如死,鄭敏束手無策,用針筒強行將膿水抽出,瑞鳳疼得暈了過去,這更增加了女人們對鄭敏的不滿。秋儀一有機會就去禁閉室用鍋鏟搗那面空心的牆,卻被任來喜發現。任來喜卻故意當做不知道,讓秋儀繼續留在禁閉室裏。老浦通過林查理醫生的幫忙,買到了葯,當老韓帶著他去見秋儀時,卻發現禁閉室空無一人,細心的老浦看到了牆上有個洞……

第8集

小萼知道治性病的葯很緊缺,便處處假積極並誘惑老韓,希望老韓能給她多打幾針,每次都被老韓罵了出去。夜晚老韓居然夢見自己和小萼成了戀人,驚醒後忐忑不安……

陳司令帶了一批參觀團來參觀,妓女們反應冷淡,指責老韓給她們用了假葯。老韓氣沖沖地跑去找林查理,林查理卻反咬一口,說是老浦將葯調了包,老韓信以為真。

老浦覺得假葯的事情是自己的責任,拿著三百兩黃金去找陳司令,卻在那裏碰到了老韓,老韓不分青紅皂白地拿起錢就走……

第9集

在陳司令的一再逼問下,老浦說出錢是賣了家裏的房子和字畫湊來的,老韓感到自己做得過分了。陳司令保證幫老韓解決葯的事情,並要老韓幫老浦要回房子和字畫。

陳司令在妓女們面前似貶實褒地悉數了老韓的過錯,說他總是屢犯屢改,屢改屢犯。女人們知道老韓心裏其實是為她們著想的,要求老韓再當所長,這讓任來喜當所長的美夢破滅了。

老韓在妓女們中間開展了訴苦大會,佩芳為了爭積極,編了很多故事往宋姨的身上按,耿直的秋儀仗義執言,老韓覺得她是故意搗亂,將她綁起來“陪鬥”。

第10集

老韓從方達生的手裏要回了老浦的房契和字畫,但忠厚的老浦卻盲目信任方達生,將字畫和房契又給了方達生,求他幫忙救出秋儀。

第二天訴苦大會依然繼續,小萼覺得不能落後,于是也上台去訴苦,但是笑話百出。當她說出了秋儀在妓院所受的苦難時,老韓覺得自己錯怪了秋儀,親自將秋儀松綁並向她道歉。

蘇城即將有領導來視察,特務們蠢蠢欲動,威逼蔚如利用老浦的手使全城在領導做報告的那晚停電。

第11集

領導做報告的當晚果然停電了,事故原因是老浦寫的電力調度單上多出了一個“零”,老浦被抓了起來,但面對審問,老浦一頭霧水……

老浦的被抓沉重地打擊了秋儀。她決心再次逃跑,一定要見到老浦,哪怕死也要跟老浦死在一起。她重新開始尋找逃跑的機會。佩芳為了鴉片出賣了秋儀,將她騙到任來喜的手掌心裏。任來喜欲強暴秋儀,無計可施的秋儀隻能撞牆自盡……

第12集

小萼、瑞鳳和慧珠都來幫秋儀挖地道。收到佩芳告密,怒氣沖沖趕過來的老韓正好見到小萼拿著一個手雷出來,韓不顧一切的拉開秋儀和小萼,並將冒著煙的手雷踢開,手雷就在此時爆炸了……

小萼千方百計接近老韓,經常讓老韓很是尷尬。老韓要小萼監視秋儀的行動,小萼就更以匯報情況為由糾纏老韓。漸漸地老韓發現自己有時竟不自覺地盼著小萼早點來“匯報情況”……

秋儀在一次勞動中發現了繩子,她想到了逃走的方法……

老浦的生活開始捉襟見肘,方達生欲壑難填,不斷地以打點關系為由誘他砸...

第13集

老浦知道他已經沒有辦法救出秋儀了,所有的希望都變成了絕望,但是他知道他必須見秋儀一面,和她說清楚,但是再一次被老韓擋在了教養所外……

小萼難舍姐妹情,幫助秋儀順利逃走,過後又覺得對不起老韓,她估計秋儀可能已經跑遠了後報告了老韓……

秋儀來到了浦家,卻看到由浦母刻意製造出來的老浦和蔚如那令人誤會的場面,心碎離開……

在老浦的生日上,浦母言辭間故意說出老浦即將迎娶蔚如。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秋儀要老浦選擇讓誰留下來陪他過生日,老浦不願意傷害善良的蔚如,稍一...

第14集

老韓又來到浦家搜捕秋儀,老浦用自己的生命威脅母親幫忙隱藏秋儀。

面對浦母無休無止的傷害,秋儀默默地承受著,她希望用自己的行動來化解浦母對她的不滿。而對秋儀所做的一切,浦母卻鐵了心要將她從兒子身邊趕走……

浦母叫陳媽抓來了葯,並告訴秋儀是補葯讓她喝了下去。不日,秋儀的身上像得了性病似的起了很多水泡……

第15集

浦母告訴老浦秋儀得的是性病,可老浦根本就不嫌棄,四處奔走為秋儀買葯。小萼縫麻袋吃不了苦,半夜到老韓的房間,想用身體誘惑老韓……

被老韓關了一天禁閉的小萼縫麻袋的效率立刻提高。忠厚的老韓力排眾議,專門為她設了一個“進步顯著獎”,但他不知道小萼改用了單線大針,麻袋很不牢固。

浦母將老浦騙出遠門,好趁機趕走秋儀。面對秋儀,浦母旁敲側擊地說老浦是為了逃避得了性病的秋儀才不回來的。秋儀信以為真,她覺得是自己給老浦帶來了這麽多的不幸,于是她決定離開……

小崔申請...

第16集

離開浦家的秋儀身無分文,飽受路人的歧視與唾棄,走投無路的她隻能回到昔日的喜紅樓取金條,卻發現金條不見了。

小萼借口學習文化來找老韓,向老韓表白心跡,卻被老韓一口拒絕。

老浦輾轉到上海買到了葯。回到家裏的老浦不見了秋儀,更發現秋儀根本就沒有什麽性病,都是自己的母親搞的鬼……

理發店幫忙的秋儀被人認了出來,逃走的路上遇到方達生。垂涎秋儀美色已久的方達生收留了秋儀……

第17集

明知秋儀沒性病的方達生欲對秋儀不軌,秋儀隻能以死相逼……

痴情的老浦像瘋了一樣在蘇城的大街小巷尋找秋儀,卻遍尋不著。痛苦的老浦喝醉了來到方達生家裏訴苦,卻怎知道秋儀與自己隻有一牆之隔……

蔚如將爛醉如泥的老浦從教養所接了回來,看著痛苦的老浦,她發誓要替老浦找到秋儀……

秋儀在方達生家裏心如死灰,克製著自己不要去找老浦。找不到秋儀的老浦不吃不喝,形同痴呆……

第18集

蔚如到處尋找秋儀,卻偶遇方達生,方達生的態度引起了蔚如的懷疑。果然,蔚如在方達生家中見到了秋儀,可是秋儀卻不願意離開……

為了鼓勵妓女改造,教養所分到了五個提前釋放的名額,小萼得意洋洋的說自己和老韓關系好肯定沒有問題,處處積極的佩芳不服氣,爭吵中倆人扭打在一塊。面對小萼的狡辯,憨厚的老韓卻覺得她是進步了,隻是天真說錯話而已。

精神恍惚的秋儀從方達生家裏跑出來,想見老浦一面,卻被浦母叫來的解放軍抓回了教養所……

面對痛苦的老浦,蔚如說出自己曾在方達生家...

第19集

在方達生家中沒有找到秋儀的老浦失魂落魄,拿出槍要和方達生決鬥,方達生被瘋狂的老浦嚇得落荒而逃。老浦回家後就大病不起,蔚如知道老浦是心病,找到秋儀就有救了。

老韓似乎隱約體會到秋儀與老浦的深情,對被抓回來的秋儀並沒有為難,並動員大家幫助她,苦口婆心地勸秋儀好好改造,可是秋儀卻明確告訴老韓自己成不了老韓希望的人。

教養所裏女人們為了爭那五個名額,費盡心思討好老韓,老韓為了不讓這些女人們如此花心思,主動放棄了那五個名額。

第20集

名額雖然取消了,可是小萼還是一如既往地對老韓好,老韓也總是不自覺地想起小萼,為了逃避這一切,老韓要求與鄭敏結婚,得知訊息的小萼要跳樓自殺……

蔚如仍然四處打聽秋儀的下落,陳媽不忍心,偷偷的告訴蔚如秋儀在教養所,卻被老浦聽到了。

蔚如將秋儀的事情通過特務告訴了海外報紙,輿論迫使老韓同意老浦與秋儀見一次面,但是秋儀為了不拖累老浦,拒絕與老浦相見,情急的老浦一頭撞在了牆上。

第21集

農場場長急于解決農場戰士的老婆問題,來找老韓,叫他帶著這些女人們去農場和戰士來一個拉郎配。但戰士們得知這些女人曾經都是妓女時,一個個都很鄙夷。老韓十分惱火,臉紅脖子粗的告訴大家她們都是受壓迫受剝削的階級姐妹。熱血沸騰的他還帶頭娶了小萼,鄭敏黯然離開……

新婚之夜,小萼以飛瓜子、盆湯等妓女伺候嫖客的方式來對待老韓,老韓勃然大怒,小萼委屈得大哭,哭著哭著突然唱起了妓女的賣身歌,老韓聽著聽著被感動了……

回到教養所後,小萼處處擺出所長夫人的架子,並擅自做主將...

第22集

秋儀勸小萼要真心誠意地改造,才能和老韓走到一塊去,小萼並不以為意。

檢查團就要來視察了,小萼自告奮勇地承擔了接待的任務。可是在接待的當天,小萼卻領著一群妓女裝扮的女人,花枝招展地出來,面子丟盡的老韓要與小萼離婚,小萼跪在廣場上請求老韓的原諒……

老浦一家從小洋樓裏搬了出來,生活清貧,一心一意地等著秋儀出來。特務組織要蔚如潛入政府機關,蔚如為了哥哥,不得不從。面對即將進政府工作的蔚如,老浦旁敲側擊地告訴她,一定要熱愛新中國,熱愛共產黨。

第23集

教養工作結束在即,秋儀憧憬著和老浦的美好未來,陷入了甜蜜的回憶中,卻不小心燃著了身邊的麻袋,導致教養所失火。老韓為她解釋,可是在法律面前一切都顯得很蒼白,秋儀必須再進行三年的勞動改造……

還不知道這一切的老浦高興地來接秋儀,可是看到的卻是秋儀被押在了囚車上,著急的老浦無望而執著地追趕著絕塵的囚車,堅定地告訴秋儀他要等她……

教養所工作結束,老韓到法院當了院長。小萼本性難移,愛貪小便宜,打扮風騷,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因為她的懶散,與身為車間主任,真正想為...

第24集

小萼連續加了兩個夜班,太困打了個盹,不巧被佩芳看見,佩芳認為她是故意偷懶,爭執中佩芳先動手打了小萼。可老韓根本不相信小萼說的,認為肯定是小萼先動的手。不想去上班的小萼,假裝懷孕,還是被老韓揭穿了。

秋儀在農場水深火熱,大家都瞧不起她以前是個妓女,排擠甚至毆打她,每逢深夜,那張畫著紅傘的明信片就是她支撐下去的力量。老韓萬萬沒想到任來喜被派到法院當他的副手。

抗洪中,有的麻袋是用單線逢的,根本裝不住泥,因此造成決堤。老韓查出這些麻袋都是出自小萼之手,一時間...

第25集

小萼發現自己真的懷孕了,趕去告訴老韓,希望能留住他,可惜老韓無法再信任她。

好吃懶做的小萼粘上了老浦,聲稱是秋儀讓老浦照顧她的。老浦信以為真,但並不打算娶小萼。小萼更串通一個男人,假裝自己生活不下去了,如果老浦不娶她的話,她就隻能再去賣淫,善良的老浦無可奈何……

小萼趁老浦醉酒將老浦拉到了自己的床上,並騙老浦說自己懷了他的孩子。老浦雖然知道這個孩子不是自己的,但是善良的他不願意說破,寧願自己辛苦掙錢供小萼揮霍……

第26集

小萼與老浦來到農場看望秋儀,當看到小萼的大肚子時,秋儀誤以為是老浦的孩子,心碎了。她叫老浦永遠不要來看她了……

小萼生了一個兒子,取名逃逃。產後的小萼更是好吃懶做,索求無度,還懷疑已經一貧如洗的老浦是把錢藏起來等著秋儀出來。逃逃周歲那天,老浦一反常態,買這買那,一一滿足小萼的要求。可是在飯桌上,解放軍將老浦押走了,罪名是貪污公款。老浦平靜地離開,隻是囑咐小萼給逃逃做件棉襖。小萼面對這一切,根本就不為老浦擔心,隻想到老浦貪污的錢在哪裏。

第27集

成了犯人的老浦一心想見到秋儀。一次老浦無意中發現了紅色的楓葉和一把破傘,這讓他興奮不已。一次外出,望著對面山頭的女犯們,老浦撐開由紅楓葉做成的傘,秋儀看見紅色的傘,知道是老浦來了。兩人呼喊著奔向對方,任憑犯人對他們的推搡與毆打,兩隻手終于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小萼帶著逃逃來看秋儀和老浦,說清楚了與老浦之間的一切,秋儀豁然,她知道老浦是為她才進來的。得到老浦貪污的那筆錢後,小萼毫無顧忌地揮霍。被人舉報後,沒錢的小萼抱著逃逃來找老韓,老韓願意接濟小萼,卻不相...

第28集

犯人們看不慣老浦和秋儀的愛情,男犯人就調戲秋儀,女犯人就對秋儀打打罵罵。秋儀養的小狗為了保護秋儀受了很重的傷,老浦費盡心思治療,小狗終于好了。可惜飢荒的日子來了,小狗還是沒能逃過犯人的毒手。浦母去世了,給老浦來了一封信,在信中她請求兒子原諒……

小萼成天遊手好閒,還經常幹點順手牽羊的事,逃逃耳聞目睹也漸漸養成了偷雞摸狗的習慣,小萼不但不批評,反而贊揚兒子聰明機靈。老韓和鄭敏拼命節省著自己的口糧給小萼送來,自己卻因為飢餓暈倒在了小萼的家門口……

第29集

農場發生大規模雞瘟。老韓嚴格禁止殺吃瘟雞,要求全部深埋。可是有的犯人無法抵抗飢餓,把埋掉的瘟雞又挖出來吃。有人開始染上瘟疫。疫病迅速傳開。

疫情迅猛擴大!陳司令召開緊急會議,決定犧牲少數救多數,立刻封鎖農場。被封在場裏的犯人不願等死鬧起了暴動,並扣押了鄭敏等人。擔心老韓的小萼帶著逃逃來認父親,老韓終于知道逃逃真的是自己的兒子。

暴力一觸即發,老韓決定進場平息事件,危機關頭蔚如顧不得特務的指示,也主動要求跟老韓一起沖進去……

第30集

蔚如抱著拼命的決心揪出了犯人裏潛藏的特務,其餘的人也在老韓與老浦的勸說下平靜了下來,懂得中醫的老浦負責研究治療瘟疫的葯,但勞改場裏還是不斷的有犯人死去。秋儀細心地照顧著病人,卻不幸感染了瘟疫,病情越來越重,昏迷的她念叨著傘。老韓滿含眼淚地為秋儀開啟了一把用紅葯水塗抹的黃傘……

老浦研製的葯起了作用,秋儀漸漸的好了起來,大家都有救了。開心的老韓與老浦喝酒聊天,才發現以前真的有很多誤會秋儀和老浦的地方。第二天老韓就向秋儀鞠了三個躬鄭重道歉……

第31集

在瘟疫事件中深受感動的蔚如主動告訴老浦自己的特務身份,心中早就有數的老浦並不感到意外。蔚如主動自首。鄭敏和老韓努力地為秋儀和老浦平反蒐集著材料,可是在法院卻被任來喜一手遮天,壓了下來。在街上老韓發現自己的錢被偷了,追過去卻發現是自己的兒子逃逃。小萼也不想逃逃以後和自己一樣,不顧逃逃的哭泣將逃逃給老韓帶走。鄭敏看到了逃逃屁股上和老韓一模一樣的胎記,她知道這麽多年來原來一直是自己不能生育……

任來喜費勁心思陷害老韓。老韓成了一名勞改犯。

第32集

狠毒的任來喜處心積慮地將老韓弄到了大西北去勞改,並將陳司令搞下了台。秋儀與老浦忍無可忍沖上去狠狠地打了任來喜,他們也因此加刑。

光陰匆匆,秋儀和老浦終于手挽手走出了勞改農場,小萼將逃逃交給了他們,自己跟著一個東北人走了。逃逃對自己的母親小萼並沒有什麽好感。老浦與秋儀找工作,到處受人鄙視,瞧不起他們是勞改犯、妓女。無耐老浦隻得擺了個小攤,以替人寫信為生。

老韓從大西北回來了。任來喜繼續折磨老韓,綁起了老韓遊街,以前老韓對妓女的好都成了他的罪狀,老浦無畏地...

第33集

衣著邋遢的小萼回到了蘇城,可惜惡習不改。逃逃鄙視秋儀和小萼曾是妓女,老韓痛心逃逃的不懂事,嚴厲的責罵他。逃逃不知所措地狂奔,不幸掉進河裏。鄭敏奮力救出逃逃,可鄭敏卻再也沒有上來……

任來喜仍然不肯放過秋儀,威脅秋儀不屈服于他便對老浦不利,秋儀決定與任來喜同歸于盡……

任來喜的真實身份被揭穿後,狗急跳牆,縱火燒房子。老韓冒險救人被掉下來的橫木砸中,奄奄一息。小萼告訴彌留的老韓自從跟了老韓後,她再怎麽艱苦也沒有賣過。逃逃看到這一切似乎明白了些什麽,終于叫著...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