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 -小說簡稱

紅樓夢

小說簡稱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紅樓夢》,中國古代四大名著之首,章回體長篇小說,原名《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又名《情僧錄》《風月寶鑒》《金陵十二釵》《還淚記》《金玉緣》等,夢覺主人序本正式題為《紅樓夢》。本書前80回由曹雪芹所著,後40回無名氏續;程偉元高鶚整理

《紅樓夢》是一部具有高度思想性和藝術性的偉大作品,作為一部成書于封建社會晚期,清朝中期的文學作品,該書系統總結了中國封建社會的文化、製度,對封建社會的各個方面進行了深刻的批判,並且提出了朦朧的帶有初步民主主義性質的理想和主張。這些理想和主張正是當時正在滋長的資本主義經濟萌芽因素的曲折反映。

由于傳世版本極多,加以欣賞角度與動機的不同,因此學者們對于涉及紅樓夢的各個方面,均有許多不同的看法,大致可分為文學批評派、索隱派、自傳派等數派。由研究此書的思想文化、作者原意等,而形成"紅學"。

  • 書名
    紅樓夢
  • 又名
    《石頭記》,《金陵十二釵》,《情僧錄》,《風月寶鑒》,《還淚記》
  • 作者
    前80回曹雪芹著,後40回無名氏續,程偉元、高鶚整理(有爭議)
  • 原版名稱
    脂硯齋評石頭記(手抄本)
  • 類別
    長篇小說
  • 出版時間
    清 乾隆時期
  • 文學地位
    清代小說巔峰、中國四大名著之一
  • 國際影響
    被譯成英、法、德等23種世界文字
  • 譯名
    A Dream of Red Mansions

內容簡介

內容說明

關于紅樓夢旨義思想的研究歷來眾說紛紜,魯迅定義為"人情小說",脂硯齋凡例》評:此書隻是著意于閨中,故敘閨中之事切,略涉于外事者則簡。王國維紅樓夢評論》:《紅樓夢》一書與喜劇相反,徹頭徹尾之悲劇也。胡適紅樓夢考證》:《紅樓夢》這部書是曹雪芹的自敘傳。蔡元培《紅樓夢索隱》:揭清之失,悼明之亡。當代陰陽易辨派創始人高煜翔評價該書:"一入侯門深似海,從此不知身後事。"

自從《癸酉本石頭記》後28回發布以來,許多學者對《紅樓夢》有了新的認識,逐步了解到了《紅樓夢》的創作內涵及隱寫的歷史事件。首先,“紅樓夢”這三個字也可以說成“朱樓夢”,“紅”和“朱”字同義,“朱樓夢”意思是指朱明王朝的舊夢,舊夢已不存在,現在要寫《紅樓夢》去悼念它。在書中第五十二回的一句詩提到:“昨夜朱樓夢,今宵水國吟”。“朱樓”是大明王朝,“水國”不就是指滿清帝國嗎?癸酉本後28回的內容其實隱寫的就是明亡清興的悲壯歷史。因而我們就可以確定《紅樓夢》的創作意圖就是通過賈家之敗來隱寫明朝滅亡的歷史事實,而且在後28回中作者把滿清稱為“戎羌”,在別的話語間透露出作者對滿清的痛恨。所以,《紅樓夢》是一部反清悼明帶有政治色彩的小說,這一觀點和蔡元培先生的一致。

2010年人民文學出版社新版署名"曹雪芹著、無名氏續"。"舊說以為是高鶚的續作,據近年來的研究,高續之說尚有可疑,要之非雪芹原著,而續作者為誰,則尚待探究。"

前80回

女媧補天之石剩一塊未用,棄在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一日,茫茫大士渺渺真人經過此地,施法使其有了靈性,神瑛侍者絳珠仙草有澆灌之恩,欲下凡遊歷人間。元宵之夜,甄士隱的女兒甄英蓮被拐走,不久葫蘆廟失火,甄家被燒毀。甄帶妻子投奔岳父,岳父卑鄙貪財,甄士隱貧病交攻,走投無路。後遇一跛足道人,聽其《好了歌》後,將《好了歌》解註。

經道人指點,士隱醒悟隨道人出家。賈雨村到鹽政林如海家教林黛玉讀書。林如海的岳母賈母因黛玉喪母,要接黛玉去身邊。黛玉進榮國府,除外祖母外,還見了大舅母,即賈赦之妻邢夫人,二舅母,即賈政之妻王夫人,年輕而管理家政的王夫人侄女、賈赦兒子賈璉之妻王熙鳳,以及賈迎春賈探春、賈惜春和銜玉而生的賈寶玉。寶黛二人初見有似曾相識之感,寶玉因見表妹沒有玉,認為玉不識人,便砸自己的通靈寶玉,惹起一場不快。賈雨村在應天府審案時,發現英蓮被拐賣。薛蟠與母親、妹妹薛寶釵一同到京都榮國府住下。寧國府梅花盛開,賈珍尤氏請賈母等賞玩。

賈寶玉睡午覺,住在賈珍兒媳秦可卿臥室,夢遊太虛幻境,見"金陵十二釵"圖冊,聽演"紅樓夢曲",與仙女可卿雲雨,醒來後因夢遺被丫環襲人發現,二人發生關系。淪落鄉間務農的京官後代王狗兒讓岳母劉姥姥到榮國府找王夫人打秋風。鳳姐給了二十兩銀子。寶釵曾得癩頭和尚贈金鎖治病,後一直佩帶。黛玉忌諱"金玉良緣"之說,常暗暗譏諷寶釵、警示寶玉。賈珍之父賈敬放棄世職求仙學道,賈珍在家設宴為其慶生。林如海得病,賈璉帶黛玉去姑蘇,其族弟賈瑞調戲鳳姐,被鳳姐百般捉弄而死。秦可卿病死。

賈政長女元春加封賢德妃,皇帝恩準省親。榮國府為了迎接這大典,修建極盡奢華的大觀園,又採辦女伶、女尼、女道士,出身世家、因病入空門的妙玉也進榮府。

元宵之夜,元春回娘家呆了一會兒,要寶玉和眾姐妹獻詩。寶玉和黛玉兩小無猜,情意綿綿。書童茗煙將《西廂記》等書偷進園給寶玉,寶玉和黛玉一同欣賞。寶玉庶弟賈環嫉妒寶玉,抄寫經書時裝失手弄倒蠟燭燙傷寶玉,王夫人大罵趙姨娘。趙姨娘又深恨鳳姐,便請馬道婆施魔法,讓鳳姐、寶玉卡到陰。

癩和尚、跛道人擦拭通靈玉、救好二人。黛玉性格憂鬱,暮春時節傷心落花,將它們埋葬,稱為"花冢",並作《葬花吟》。恰巧寶玉路過聽到,深喜知心。王夫人丫環金釧與寶玉調笑,被王夫人趕出投井而死,寶玉結交琪官賈政大怒,將其打得半死。襲人向王夫人進言,深得王夫人歡心,被王夫人看作心腹,並決定將來襲人給寶玉做妾。大觀園中無所事事,探春倡導成立詩社,並各人起了名號。第一次詠白海棠蘅蕪君奪魁;第二次作菊花詩,瀟湘妃子壓倒眾人。

劉姥姥二進榮國府,賈母在大觀園擺宴,把她作女清客取笑,劉姥姥便以此逗賈母開心。賈母又帶劉姥姥遊大觀園各處。在櫳翠庵,妙玉招待黛玉、寶釵飲茶,寶玉也得沾光。由于行酒令黛玉引了幾句《西廂》曲文,被寶釵察覺,並勸解她,二人關系好轉。黛玉模仿《春江花月夜》寫出《秋窗風雨夕》,抒發自己的哀愁。賈赦垂涎賈母丫環鴛鴦,讓邢夫人找賈母。鴛鴦不肯,賈母也不願意,斥責邢夫人。賈赦母子關系更加不好。薛蟠在一次宴席上調戲柳湘蓮,被柳毒打,柳怕報復逃往他鄉,薛蟠無臉也外出經商。

其妾香菱(即英蓮)到大觀園學詩。薛寶琴、李綺、李紋等幾家親戚的姑娘來到,大觀園中作詩、製燈謎,空前歡樂熱鬧。襲人因母病回家,晴雯夜裏受寒傷風發高燒。賈母給寶玉一件孔雀毛織的雀金裘,不慎燒個洞,街上裁縫不能修補。寶玉要為舅舅慶壽,睛雯帶重病連夜補好。賈府戲班解散,芳官成為寶玉丫鬟,寶玉為其慶生,眾姊妹抽花簽行酒令,黛玉為芙蓉花,寶釵為牡丹花。賈敬吞丹喪命。

尤氏因喪事繁忙,請母親和妹妹尤二姐、尤三姐來幫忙。賈璉見二姐貌美,要作二房,偷居府外。二姐和賈珍原有不清白,賈璉知道賈珍想把三姐玩弄,尤三姐將珍、璉大罵,三姐意中人為柳湘蓮,賈璉外出辦事,路遇薛蟠柳湘蓮。賈璉為柳提媒,柳答應。到京城後,柳先向三姐之母交訂禮,遇寶玉閒談尤氏一家而起疑,又去索禮退婚,尤三姐自刎,柳出家。

鳳姐知道賈璉偷娶之事,便將計就計裝賢惠,將二姐接進府。請賈母等應允。賈璉回來,因辦事好,賈赦又賞一妾。鳳姐借妾手逼得尤二姐吞金自殺。黛玉做桃花詩,眾人議重開詩社,改海棠社為桃花社。湘雲填柳絮詞,黛玉邀眾填柳絮詞。眾人放風箏,欲放走晦氣,黛玉風箏線斷,眾人齊將風箏放飛。傻大姐在園中拾到一個綉有春宮畫的香囊,王夫人大怒,在王善保家的攛掇下抄檢大觀園。探春悲憤,認為抄家是不祥之兆。後又因王善保家的掀她衣服,大怒並扇王善保家的一耳光。

賈府中秋開夜宴,賈母邀大家一起到凸碧山庄賞月,眾人擊鼓吃酒。黛玉見賈府中許多人賞月,賈母猶嘆人少,不似當年熱鬧,不覺對景感懷。湘雲過來陪她,二人來到凹晶溪館聯詩,湘雲聯寒塘渡鶴影,黛玉對冷月葬詩魂(一作"花魂"),湘雲贊黛玉詩句新奇,妙玉聽見亦誇贊,將剛二人的詩謄寫出來並結了尾。

晴雯被王夫人以勾引寶玉為由,被攆抱恨而死。賈寶玉無可奈何,聽小丫頭說晴雯當了芙蓉花神後寫《芙蓉女兒誄》祭她,後竟成黛玉讖語薛蟠娶妻夏金桂後,在夏挑唆下,薛毒打香菱,薛姨媽不準,夏金桂和婆婆吵鬧。薛蟠無法在家。隻得外出。

續40回

迎春出嫁,寶玉心中傷感。賈政逼寶玉上課。襲人來瀟湘館探口風,婆子說了些造次之話,黛玉甚覺刺心,驚噩夢染上重病。元妃身體欠安,賈母、賈政等前往宮內探視。賈寶玉、妙玉走近瀟湘館,聽得黛玉撫琴悲秋之音,後琴弦崩斷,寶玉疑惑,妙玉從中預感到黛玉"斷弦"的命運。寶玉見晴雯補過的雀金裘,心中悲傷並祭奠她。

黛玉聽到寶玉定親的訊息,千愁萬感,把身子一天天糟蹋起來,杯弓蛇影,一日竟至絕粒。侍書與雪雁說寶玉親事未定,老太太要親上作親,黛玉聽了病情轉好。賈母知黛玉心事,主張娶釵嫁黛,王夫人、鳳姐附和。金桂暗戀薛蝌,與寶蟾借送酒戲之。賈政、王夫人商量娶寶釵的事,寶玉來到瀟湘館,黛玉與其參禪。怡紅院海棠冬天開放,賈母辦酒席賞花。寶玉丟玉,全家忙亂,請妙玉扶乩。

元妃薨逝,賈家懸賞尋玉。寶玉變瘋傻,老太太要給寶玉沖喜,鳳姐獻掉包計。黛玉從傻大姐那裏得知寶玉娶親後迷失本性,黛玉咳血病重,焚燒詩稿。寶玉、寶釵成親。寶玉欲死,寶釵說黛玉已死,寶玉昏死做噩夢。賈府人去瀟湘館哭黛玉。賈母禱天寬宥兒孫。主上宣旨革去賈赦、賈珍世職,發配邊疆,賈政襲賈赦的世職。雨村落井下石,包勇醉罵雨村。王夫人將家事交鳳姐辦理。賈母拿出銀兩給寶釵過生日,寶玉中途退席經瀟湘館聞鬼哭。寶玉夢黛玉而不得,錯把柳五兒當做晴雯。

賈母病重。迎春被"中山狼"(孫紹祖)折磨致死,史湘雲丈夫得了暴病。賈母壽寢,鳳姐辦理喪事,可辦事力詘,失去人心。鴛鴦自盡殉主。何三引賊盜來賈府,妙玉為賊所搶不知所終。趙姨娘卡到陰被折磨死。劉姥姥哭賈母,鳳姐欲將巧姐托付給她。寶玉找紫鵑表白心思。鳳姐死,王仁混鬧給鳳姐大辦喪事,平兒幫賈璉籌錢。甄應嘉進京拜會賈政。賈寶玉與甄寶玉貌象而異,寶玉斥之祿蠹。

寶玉病重,和尚送來通靈寶玉,寶玉死而復生。寶玉二歷幻境,看淡兒女情長。賈璉看望賈赦,將女兒托于王夫人。惜春出家修行,紫鵑陪伴。寶釵勸勉寶玉,與之辯論赤子之心。賈政回京行至毗陵,雪中見寶玉隨僧道而去。香菱難產而死,襲人嫁蔣玉菡。雨村遇士隱,歸結紅樓夢。

作者之謎

《紅樓夢》原作者究竟是誰?這個問題曾經引起中國學界的爭論,這個爭論至今仍然存在。2010年人民文學出版社新版署名"曹雪芹著,無名氏續,程偉元高鶚整理",更加嚴謹客觀。(見本詞條內容說明)

作者身份的考證

早期抄本中的大量脂批直指曹雪芹就是作者。據一部分紅學家研究,脂批還多次說《紅樓夢》的故事很多取材于曹家史實,也可作為旁證。由于脂批中透露作批者與曹雪芹及其家族關系緊密,也熟知甚至部分地參與了《紅樓夢》的創作,因此脂批可以說是曹雪芹作為《紅樓夢》作者的最直接證據,但有些派別認為脂批純屬後來者杜撰,不能作為研究證據。

清代詩人富察·明義在其《題紅樓夢》詩序中說:"曹子雪芹出所撰《紅樓夢》一部,備記風月繁華之盛,蓋其先人為江寧織府。其所謂大觀園者,即今隨園故址。"明義和永忠都是曹雪芹同時代人,雖然沒有證據表明他們認識曹雪芹,但他們與曹雪芹的朋友敦誠、敦敏兄弟有密切往來,因此他們的說法被認為具有很高的可靠性。

曹雪芹

曹雪芹,名沾,字夢阮,號雪芹。先祖為中原漢人,滿洲正白旗包衣出身。素性放達,曾身雜優伶而被鑰空房。愛好研究廣泛:金石、詩書、繪畫、園林、中醫、織補、工藝、飲食等。他出身于一個"百年望族"的大官僚地主家庭,因家庭的衰敗飽嘗人世辛酸,後以堅韌不拔之毅力,歷經多年艱辛創作出極具思想性、藝術性的偉大作品《紅樓夢》。

高鶚

高鶚(約1738-約1815)清代文學家。字蘭墅,一字雲士。因酷愛小說《紅樓夢》,別號"紅樓外史"。漢軍鑲黃旗內務府人。祖籍鐵嶺(今屬遼寧),先世清初即寓居北京。

程偉元

程偉元:江蘇省蘇州人,乾隆後期,在京花數年之功,搜羅《紅樓夢》殘稿遺篇,並邀友人高鶚共同承擔"細加釐剔,截長補短,抄成全部"的編務,三印《紅樓夢》。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萃文書屋活字印本《紅樓夢》(程甲本)序據張問陶船山詩草·贈高蘭墅鶚同年》詩自註說:"傳奇《紅樓夢》80回以後,俱蘭墅所補。"

相關版本

現有版本:(前為簡稱)

在下面這些抄本中,庚辰本是抄得較早而又比較完整的唯一的一種,它雖然存在著少量的殘缺,但卻儲存了原稿的面貌,未經後人修飾增補

(1)甲戌本:清乾隆甲戌(1754年)脂硯齋重評本

(2)己卯本:乾隆己卯(1759年)冬月脂硯齋四閱評本

(3)庚辰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庚辰[1760年]秋月定本)》

(4)蒙府本:蒙古王府本

(5)戚本:包含戚滬本、有正大字本、有正小字本、戚寧本。

(7)甲辰本:乾隆甲辰(1784年)夢覺主人序本

(8)舒序本:乾隆己酉(1789年)舒元煒序本

(9)鄭藏本:鄭振鐸藏本

(10)夢稿本:《紅樓夢》稿本

(11)俄藏本:聖彼得堡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古籍文獻研究所藏《石頭記》(原蘇聯列寧格勒亞洲圖書館藏本,以往均稱列藏本。今因該圖書館已更名,故此書統稱俄藏本)

(12)卞藏本:《卞藏脂本紅樓夢》

(13)程甲本:乾隆辛亥(1791年)程偉元初排活字本,萃雯書屋辛亥排印本

(14)程乙本:乾隆壬子(1792年)程偉元第二次排活字本

另有端方本、三六橋本、藤花榭本、本衙藏版本、王雪香評本、靖應鵾藏本等

其中靖應鵾藏本一些脂批,如"他日瓜州渡口,各示勸懲。紅顏固不得不屈從于枯骨"等為研究紅學提供了一些有益的線索,可惜已經迷失)。

甲戌本

甲戌本,是《脂硯齋甲戌抄閱再評本》的簡稱。今殘存16回,第1-8回,第13-16回,第

15-28回,共16回,無目錄。四回一冊,共四冊。乾隆竹紙抄成。甲戌本于各冊首回首頁首行題名《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因第一回楔子部分有"至脂硯齋甲戌抄閱再評,仍用石頭記"一語,故名"甲戌本"。據紅學家們考證,甲戌即乾隆十九年(1754年)。此本因曾由大興劉銓福收藏過,研究者又稱之為"脂銓本"。每半頁12行,每行18字。殘闕嚴重。書口下部每頁都有脂硯齋的署名。胡適認為甲戌本是世間最古的本子,紅學家們普遍認為甲戌本所據的底本,是最早的,所以此本歷來為紅學家所重視。

此本第一回,較別本多出429字。此本中的脂批,亦為研究紅學的重要資料。據紅學家們考證,甲戌本並不是脂硯齋所用的原批本,附七律一首,第一回正文前有"凡例" 五則,題詩一首。其中從開頭至"不得為其不備"一段及題詩,共414字,為它本所無。"此書開卷第一回也,作者自雲...",一段後來本子僅存此段作為引言,與正文混同,遂成了正文開始。此本第一回有僧道與石頭的一段談話計429字,後出各本皆缺。

已卯本

已卯本又稱脂怡本,脂館本。題"石頭記",見于封面。每回卷端題有"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卷之"字樣。第二冊封面書名下註雲"脂硯齋凡四閱評過",第三冊書名下復註雲"己卯冬月定本",故名己卯本。己卯年,紅學家們認為是乾隆廿四年(1759年年)。己卯本殘存41回零兩個半回。即1-20回,31-40回,61-70回(其中第64、67回原缺,由清代嘉道時人抄補)。十回一冊,共四冊,面十行,行27-30字左右。其中第一回開始缺三頁半約1800字,十回末尾缺一頁半約900字,70回末缺一又四分之一頁約700字。由于它們均在每十回的尾頁,故知系在流傳過程中殘缺。

此本55回下半回至59回上半回原與此本分離,50年代初由歷史博物館購藏。1975年經吳恩裕和馮其庸研究,發現中國歷史博物館所藏三回又兩個半回(55回下半回至59回上半回)的《石頭記》殘抄本是今己卯本的散失部分,因為裏面同樣避"祥"字諱。故今己卯本共存41回零兩個半回。

此本34回末題"紅樓夢第34回終",為脂本石頭記第一個出現"紅樓夢"標名的本子,說明曹雪芹生前一度使用"紅樓夢"為書名。第17與18回尚未分開,共用一個回目,第19回無回目,第64及67回原缺,與庚辰本同。此本中64及67兩回系據另一種鈔本鈔配,見第67回末註雲"石頭記第67回終,按乾隆年間抄本,武裕庵補抄"。此本中的"祥"、"曉"等字缺筆,明顯是避諱。

戚本

戚本為乾隆年間德清戚蓼生收藏並序,因而得名。題"石頭記"。包含戚滬本、有正大字本、有正小字本、戚寧本。 戚滬本又稱戚張本。系桐城張開模過錄本,光緒年間為俞明震所得。原為八十回,上海有正書局老板狄葆賢據以照相石印。

此本抄寫工整認真,清楚有條,錯訛字極少,是脂本系統中面貌頗為精良的流傳本。

64、67兩回,19、80兩回回目,22回末等缺文都已補齊,17-18兩回已分開。凡此種種,以下諸本大同小異。此本除第78回"芙蓉誄"後缺回末收尾一小段外,無殘短。如正文文字比之程高本所改,大都同于脂本原文;比之其他脂本,又有個別細碎異文。第17與18回分回之處不同于今本。

此本批語經過整理,有不少移位,如將原文眉批和側批俱改成雙行夾批或回前回後批,並刪去原署的年月名號。前40回有夾批、回前回後批。不少為獨有,有一定的價值,但已不好判斷是否脂批。後40回無夾批,回前回後批疑非脂批,而是稍後的署號為"立松軒"者所批。

原本曾傳聞已于1921年毀于火。1975年冬,上海古籍書店整理舊庫,意外發現迷失多年的該本前40回半部。現藏于上海圖書館

有正書局據戚滬本照相石印的本子,題《國初抄本原本紅樓夢》,印行過三次。"大字本"于1911-1912年石印。1920年用"大字本"剪貼縮印了一種"小字本",于是有大小字本之分。"小字本"又于1927年再版。存80回全。"大字本"四回一冊,共20冊,十回一卷,共八卷。每半葉九行,行20字。縮印"小字本"為12冊,每半葉15行,行30字。

此本付印前對底本作過整理,有改動失真之處,如刪去了原收藏者的印章,貼改過個別字跡(據查驗,前四十回貼改二十處,32字)。

此本眉批前40回為狄葆賢所加,"小字本"後40回中也有眉批,為狄葆賢征求他人所加。價值不高。

戚本是最早付印的80回脂本,突破了延續120年的程高本壟斷的局面,首次將一個接近于曹雪芹原文的《紅樓夢》行顯于世,意義非同尋常。

1973年12月,人民文學出版社據"有正大字本"刪去後人所加眉批,影印出版。

蒙古王府本

王府本,存120回,十回一卷,共十二卷。分裝四函,函八冊,共32冊。面十八行,行二十字。粉色連史紙鈔寫。目錄頁和版心題名《石頭記》。趙萬裏雲出自清代某蒙古王府之後人,故稱"蒙古王府本",簡稱脂蒙本或蒙本。

因其第71回回末總評一頁的背面有"柒爺王爺"之草書,一傈《紅樓夢書錄》疑出清王府舊藏,故稱"清某王府舊藏本",簡稱王府本或府本。王府本前八十回大體同戚本,版式相近,為同祖之本,但無戚序。其前80回總目及正文用印就的朱絲欄粉色連史紙鈔寫,每版十八行,行二十字。補配部份系素白紙,每頁十八行,行二十四字。書口印有朱色《石頭記》書名,下手有手寫墨色卷×、×回及每回頁碼。行款版式均同戚序本。缺第57-62回。

後人以程甲本抄配了這六回及後四十回目錄、正文,並在全書之首冠以程偉元序。有總目,十回為一卷。然

而,每冊四回。王府本也是一個附有脂硯齋批語的本子,回前回後總評亦單佔一頁,然而從此本開始,各本一律刪去所有脂硯齋的名字。它的另一獨特之處,在于特有834條不見于早期脂硯齋評本的評語。這些批語補齊了回前回後總批,又有側批和雙行批。有散文,還有詩、詞、曲等韻文。在第41回前的那首七言絕句之下,署名立松軒。立松軒把他的批語寫入雙行主解,可證王府本的底本為立松軒手抄本。松軒本的底本則有三個,依次為庚辰本、己卯本和楊藏本(皆非今本)。

此本前五回文字屬于庚辰本。第16回末,都判與小鬼的調侃世情,己卯本有殘文。此本正是己卯本殘文的連綴。第56回改"時寶釵"為"識寶釵",即從楊藏本。諸底本經過立松軒的整理和修改。第17、18回已分開,第19回有了回目,第22回末已補齊,第64回,補入一個有批語的稿子,第67回亦補入,第80回也有了回目。--凡此種種,以下各本皆大同小異。

如無特殊情況,即不再贅述。王府本的抄寫時間頗晚。它的第67回據程甲本抄補,用預留紙張,由前80回抄手之一書寫。在總目中,該回與其它各回似為一色筆墨。這說明王府本的過錄時間是在乾隆五十六年辛亥(1791)之後。

舒序本

舒序本又稱己酉本、脂舒本,舒元煒序本,簡稱舒序本或舒本,卷首有舒元煒的序及其弟舒元炳題《沁園春》詞,故名。舒元煒,杭州人,其序作于乾隆五十四年(公元1789年)已酉,亦名已酉本。又因這個本子今歸吳曉鈴先生收藏,而且僅存40回,故又名吳藏殘本或吳本。此本原為80回抄本,總目中原有80回回目,後被人撕去三頁,今存第1-39回和第80回回目。

目錄前及每回正文前均題《紅樓夢》。後來散佚第41回以下部份。每五回一冊,共8冊。然從抄寫者轉手的情況看,其底本為每冊四回。每半頁8行,行24字,獨與鄭本相同。從舒序得知,此本之原藏主為姚玉楝號筠圃者。他曾與當廉使(當保,先後擔任河南按察使和直隸按察使--"廉使"為廉訪使的簡稱)並錄過八十卷,然遭故散失27卷;復借鄰家之本,合付抄胥,因成新本。

他雖然沒有說抄配的到底是哪幾回,但是,與它本對校,舒本確是一個拼湊本。其來源尚不止于兩部份。它的前五回與庚辰本有相同底本。如第五回,各本:"自較別個不同。"庚、舒改"較"為"覺"。再如第27回,甲戌:"得了玉的宜似的。"府、戚:"得了玉的益似的。"列本:"得了玉的濟是的。"夢本:"得了玉的便宜是的。"庚、舒:"得了玉的依似的。"舒序本跟己卯本也有相同底本。如第37回,庚、楊:"我寧可不要。"己、舒:"我能可不要。"府本、戚本自第12回以後與己卯本有共同底本,第22回末惜春詩謎以下不缺。舒本此回結尾文字與府本、戚本相同。

舒本與楊本、列本、夢本有相同底本。舒序本和庚辰本多有與甲戌本相同之文,但並不早于甲戌本。其總目與各回之分目不盡相同,是此本的特別之處。又有長短不等的增文,最令人疑惑,蓋亦抄寫者所為。它又幾乎是一個白文本。自是晚期抄本無疑。舒元煒序的落款是:"乾隆五十四年歲次屠維作噩且月上浣虎林董園氏舒元煒序並書于金台客舍。"有"元煒"、"董園"印二方。為舒氏作序的原本。

其新抄本之告成亦在此時,這是舒序中說得很清楚的。舒序中還提到,舒本八十回付抄的時候,讀者中已有一個120回的全本在流傳。雖然,舒氏兄弟等人未能見到這個全本,但序中說到"合豐城之劍,完美無難",成全本很有把握。"全本"的存在,當不是無根據的道聽途說,乾隆五十四年六月,即程甲本問世的兩年半以前,《紅樓夢》的後四十回書已經在讀者中流傳。從這一點看來,《紅樓夢》後四十回書的作者究竟是誰,舒本為我們作重新考慮提供了一條線索。

靖藏本

因揚州靖靖應鵾所藏而得名,簡稱靖本,題《石頭記》。1959年由南京毛國瑤發現,為藏乾隆時的抄本。1964年尚在,以後迷失不知下落。據目驗者毛國瑤回憶,此本未標書名,亦無序文,中縫亦無頁碼。初稱《紅樓夢》,嗣後也有稱《石頭記》者。

原有八十回,存十九冊,藍紙封面。鈐有"拙生藏書"和"明遠堂"篆文圖章。1959年發現時,已分十厚冊裝訂,缺失第28、29回,第30回尾部殘失三頁。實存77回有餘。竹紙抄寫,抄手不止一人,字跡尚工整,而不及有正本。每頁行數及每行字數未察。有39回為白文本。"明遠堂"系靖氏堂名。

靖應鵾祖籍遼陽,旗人。始遷江都,乾嘉之際移居揚州,清末自揚州遷南京。1900年發覺靖本迷失。現存毛國瑤抄錄的有正本所無批語150條。從批語所附正文看,靖本不缺僧道與石頭對話那四百餘字,與甲戌本相當。

原書有35回全無批語,其他各回則附大量朱墨批語。書的封面下原有"夕葵書屋石頭記卷一"字樣紙條。夕葵書屋是《熙朝雅頌集》(其中選有敦誠、敦敏有關曹雪芹的詩)的主要編纂者、乾隆時著名文士吳鼐書齋名。書發現之初,毛國瑤曾將此本與戚本作了對勘,摘錄戚本中所無的批語150條。

後來,將它發表在南京師範學院《文教資料簡報》1974年8、9月號上,並撰文介紹。此外,《文物》1973年第二期周汝昌《〈紅樓夢〉及曹雪芹有關文物敘錄一束》一文中也曾介紹這個脂本,並校讀、解說了其中的部分批語。

癸酉本

《吳氏石頭記增刪試評本》,它是何莉莉(化名)原來持有的一個帶有紅字批語的石頭記抄本,因為根據書中批語稱此書成書于癸酉年,所以此書內容的發布者將其命名為《癸酉本石頭記》。全書共有108回,目前已經公布了其後28回的內容。癸酉本的發布史無前例地披露了《紅樓夢》前80回後的回目及內容,其後28回的內容與《紅樓夢》前80回的大多數批語和所有伏筆及紅學探佚結果有著驚人的吻合,被諸多讀者疑為《紅樓夢》80回後遺失的真本。雖然其後28回的故事情節有點荒誕離譜,與紅學探佚研究相差甚遠,但是該書文字極似曹雪芹的原筆。目前關于此本的真偽性尚有爭議。

原稿抄本

《紅樓夢》的原稿抄本十有八九在四川資中。

近閱紅學專家胡邦煒先生在1994年的新著《紅樓夢中的懸案》一書中言及《紅樓夢》有個早期抄本"端方本"可能失落在四川資州,許多觀點竟與筆者不謀而合,可見我的"斷言"是能夠成立的。

關于刻本

《紅樓夢》的刻本始成于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這一年,在《紅樓夢》傳播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程偉元和高鶚,在曹雪芹身後二十八年以後,竭力蒐集曹公留下的前八十回及零散的後數十回書稿,"集腋成裘"、"細加釐剔"、"截長補短",終于將一百二十回的《紅樓夢》"公諸同好"。這一年,1791年,活字印刷本《紅樓夢》(後稱"程甲本")開始流傳,之後,程、高又于1792年推出了重校本《紅樓夢》(後稱"程乙本")。程、高本開《紅樓夢》刻本印刷的先河,成為二百餘年間坊間一切刻本的源頭,後世的刻本,包括白文本和評點本,如東觀閣本、本衙藏本、藤花榭本、善因樓本、三讓堂本、緯文堂本、文元堂本、妙復軒本、增評補圖石頭記等,都是程、高本的翻刻本。程甲本的問世,是《紅樓夢》廣泛流傳的開始,站在今天的角度,我們怎麽評價程、高的功績都不過分。

盡管今天仍有人不喜歡程、高的後四十回,但是,止于八十回的《紅樓夢》畢竟是不完整的,程、高在曹雪芹身後不久,以接近同時代人的觀察角度、思想方法、語言習慣,甚至我們推測,可能還是在曹雪芹部分殘稿的基礎上,推出了完整版的百二十回本《紅樓夢》,較之其後數十種《紅樓夢》的續書,程甲本的成就有目共睹。新版《紅樓夢》後四十回採用程甲本為藍本,道理就在于此。

人物介紹

主要人物

賈寶玉

賈寶玉的性格主要特征是叛逆,他的行為"偏僻而乖張",是古代社會的叛逆者。他鄙視功名利祿,不願走"學而優則仕"的仕途。他痛恨"八股",辱罵讀書做官的人是"國賊祿蠹",懶于與他們接觸拜會。他不喜歡所謂的"正經書",卻偏愛于"雜書",鍾情于《牡丹亭》、《西廂記》。他還對程朱理學提出了大膽的質疑,認為"除《四書》外,杜撰的太多了。"這充分顯示出了他是君主專製製度的"逆子貳臣"。(前世為神瑛侍者,對絳珠仙草有灌溉之恩。)

他認為"山川日月之精秀,隻鍾于女兒,須眉男子不過是些渣滓濁沫而已"。在這種駭世驚俗的思想指導下,寶玉終日"在內幃廝混",並鍾愛和憐憫女孩子,鍾愛她們的美麗、純潔、洋溢的生氣、過人的才智,憐憫她們的不幸遭遇,憐憫她們嫁與濁臭的男子,失去了聖潔之美。

林黛玉

林黛玉,金陵十二釵之冠(判詞與寶釵合二為一,故不究一二)。前世為三生石邊的一株絳珠草,受神瑛侍者的甘露之惠,願跟其下凡還盡眼淚。今世為巡鹽御史林如海與賈府千金賈敏的女兒林黛玉,少時其母因病辭世,外祖母憐其孤獨,接來榮國府撫養,後又因其父林如海思慮過重也因病身亡,黛玉便一直居住在榮國府。她生性孤傲,多愁善感,才思敏捷。和神瑛侍者的轉世賈寶玉真心相愛,有共同的價值觀、愛情觀,但這一段愛情因悲劇性的家族命運而遭到扼殺。主張紅樓夢是反封建愛情小說的紅學家認為,黛玉是寶玉反抗封建禮教的同盟軍,是自由戀愛的堅定追求者。林黛玉之于曹雪芹,意味著女性的最高價值。

薛寶釵

薛寶釵,金陵十二釵之冠(判詞與黛玉合二為一,故不究一二),薛姨媽的女兒,家中擁有百萬之富。她大方典雅,舉止雍容。她待人處事十分圓滑,上面的疼愛,下面的敬重。她對官場黑暗深惡痛絕,但仍主張賈寶玉應致力于仕途經濟,有所作為。

她有一個"不離不棄,芳齡永繼"的金鎖,據說是出生時一個癩頭和尚給的。而王夫人與薛姨媽為了家族利益,便以此為由,極力促成"金玉良緣"--寶玉與寶釵的婚事。因《紅樓夢》80回後的篇章已失落無考,寶釵真正的結局也無考了,而因第五回有寶玉遊太虛時聽聞的曲文,後世推測,"金玉良緣"的結局應是"終身誤"。

賈元春

賈元春,金陵十二釵之三,賈政與王夫人之長女,自幼由賈母教養。作為長姐,她在寶玉三四歲時,就已教他讀書識字,雖為姐弟,有如母子。後因賢孝才德,選入宮作女吏。不久,封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賈家為迎接她來省親,特蓋了一座省親別墅。該別墅之豪華富麗,連元春都覺太奢華過費了!元妃雖給賈家帶來了"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之盛",但她卻被幽閉在皇家深宮內。省親時,她說一句,哭一句,把皇宮大內說成是"終無意趣"的"不得見人的去處"。這次省親之後,元妃再無出宮的機會,後暴病而亡。元春之死乃是榮國府從榮耀轉衰敗的一個轉捩點。

賈探春

賈探春,金陵十二釵之四,賈政趙姨娘所生,賈府三小姐。她精明能幹,有"玫瑰花"之諢名。她個性剛烈,庶出的身份是她最大的心結。抄檢大觀園時,她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令丫環秉燭開門而待",許別人搜自己的箱櫃,不許人動丫鬟的東西。"心內沒有成算"的王善保家的不懂得這一點,對探春動手動腳的,所以當場挨了一巴掌。探春對賈府面臨的大廈將傾的危局頗有感觸,她想用"興利除弊"的改革來挽救,改革成功,但無濟大事。最後賈探春遠嫁他鄉,最終印證著"三春去後諸芳盡,各自須尋各自門"的悲慘結局。

史湘雲

史湘雲,金陵十二釵之五,金陵四大家中史家的千金小姐,是賈母的侄孫女。雖為豪門千金,但從小父母雙亡,由叔父史鼐和史鼎撫養,而兩個嬸嬸對她並不好。在叔叔家,她一點兒也作不得主,且不時要三更半夜做針線活兒。她的身世與林黛玉有些相似,但她沒有林黛玉的叛逆精神,且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薛寶釵的影響。她心直口快,開朗豪爽,心懷坦蕩,從未把兒女私情略縈心上。因《紅樓夢》80回後的篇章已失落無考,湘雲真正的結局也無考了,而因第五回有寶玉遊太虛時聽聞的曲文,後世推測,湘雲嫁給了衛若蘭,而衛若蘭早卒,所以結局應該不好。

妙玉

妙玉,金陵十二釵之六,蘇州人氏。她祖上是讀書仕宦人家。因自幼多病,買了許多替身,皆不中用,隻得入了空門,身體才好,故一直帶發修行。父母已亡,身邊帶兩個老嬤嬤,一個小丫頭琴張服侍。她極通文墨,極熟經典,模樣又極好。十七歲時隨師父到長安都修行,師父圓寂後,被賈家請入櫳翠庵修行。因《紅樓夢》80回後的篇章已失落無考,所以人物結局無考。

賈迎春

賈迎春,金陵十二釵之七,是賈赦與妾所生的,排行為賈府二小姐。她老實無能,懦弱怕事,有"二木頭"的諢名。她不但作詩猜謎不如姐妹們,在處世為人上,也隻知退讓,任人欺侮。她的攢珠壘絲金鳳首飾被下人拿去賭錢,她不追究。別人設法要替她追回,她卻說:"寧可沒有了,又何必生氣。"她父親賈赦欠了孫家五千兩銀子還不出,就把她嫁給孫家,實際上是拿她抵債。出嫁後不久,她就被孫紹祖虐待而死,預示著榮國府已經開始逐步走向衰敗。

賈惜春

賈惜春,金陵十二釵之八,賈珍的妹妹,自小喜愛畫畫。因父親賈敬一味好道煉丹,別的事一概不管,而母親又早逝,她一直在榮國府賈母身邊長大。由于沒有父母憐愛,養成了孤僻冷漠的性格,心冷嘴冷。抄檢大觀園時,她咬定牙,攆走毫無過錯的丫環入畫,對別人的流淚哀傷無動于衷。因《紅樓夢》80回後的篇章已失落無考,惜春真正的結局也失落無考了,而因第五回有寶玉遊太虛時聽聞的曲文,後世推測,四大家族的沒落命運,三個姐姐的結局,使她產生了棄世的念頭,入庵為尼。

王熙鳳

金陵十二釵之九,賈璉之妻,金陵四大家王家的小姐、賈家的媳婦,王夫人的內侄女。她精明強幹,深得賈母和王夫人的信任,成為賈府的實際大管家,支撐著賈府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吃穿住行,老死病辭。為人處事也十分圓滑周到,圖財害命的事也是幹過的。但世人隻道鳳姐之毒辣,卻很少體味鳳姐心中之苦,王夫人為了自身利益把她娶到賈家,後因有了更親近的寶釵又要拿她的權,這是不用八十回後的篇章也能猜到的,又有丈夫怨恨,下人忌憚,自然是"生前心已碎,死後性空靈"。

賈巧姐

金陵十二釵之十,賈璉與王熙鳳的女兒。因生在七月初七,曾受過王熙鳳接濟的劉姥姥給她取名為"巧姐"。賈巧姐從小生活優裕,是豪門千金。但在賈府敗落後,舅舅王仁和賈環要把她賣與藩王作使女,在緊急關頭,也幸虧劉姥姥幫忙,把巧姐帶入鄉下,她才不至于淪落到為奴為婢。

李紈

金陵十二釵之十一,字宮裁,出身金陵名宦,賈珠之妻,生有兒子賈蘭。她從小就受父親"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教育,以認得幾個字,記得前朝幾個賢女便了,每日以紡織女紅為要。賈珠不到二十歲就病死了。李紈就一直守寡,雖處于膏粱錦綉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不聞不問,隻知道撫養親子,閒時陪侍小姑等女紅、誦讀而已。她是個恪守封建禮法的賢女節婦的典型。

秦可卿

秦可卿,金陵十二釵之十二,賈蓉之妻。她是營繕司郎中秦邦業從養生堂抱養的女兒,小名可兒,大名兼美。她長得裊娜纖巧,性格風流,行事又溫柔和平,深得賈母等人的歡心。

但公公賈珍與她關系曖昧,致使其年輕早夭。其人身世極為神秘,且其房內所擺的物品沒有一樣不是大有來頭,即使是賈寶玉恐怕都沒有這個資本!而有一次周瑞家的替薛姨媽送宮廷的十二釵花給各個人時她看到那釵花竟拽著它哭了,若說是感激那是不可能的,她並非沒有得到過。

死後那些和她比較親近的幾個人居然都沒有人反對她用隻有皇族之人才能用的檣木做棺材,更何況她用的那份檣木還是原本義忠親王老千歲要的後來因變故而退了的,這種連賈母都不敢用的東西卻被她一個應該說是比較渺小的蓉大阿麼用了,卻無人反對,皇室裏也全無反應,說實話,恐怕可卿原系皇室之女!

賈母

賈代善之妻,出嫁前為金陵世家史侯的小姐。在賈家從重孫媳婦做起,一直到有了重孫媳婦。她憑著自己的精明能幹,才坐穩了賈家大家長的位置。她喜歡眾孫女,溺愛孫子寶玉,從前80回的文字中,我們可以看出,賈母是支持寶黛愛情的,但高鶚續本中卻說賈母並不支持寶玉與黛玉的愛情。她的思想也受到了寶玉和黛玉的影響,有了一些前衛的想法。總之賈母能受到眾人的尊敬,說明她的地位是不可忽視的,且她是有能耐的。

次要人物

賈家奴僕

賈珍--尤氏:茄官銀蝶兒、萬兒、來升、喜兒、壽兒、栓兒。

⒉賈惜春:入畫、彩屏、彩兒。

⒊賈蓉--秦可卿:瑞珠、寶珠。

4.未具體標明哪房的:焦大、王興、潘又安。

⒈賈母:鴛鴦、文官、琥珀、蕊珠、翡翠、玻璃、傻大姐、鸚鵡。

⒉賈赦、邢夫人:秋桐、費婆子、王善保家的(陪房)。

⒊賈政、王夫人:金釧、玉釧、彩霞、彩雲、彩鸞、綉鸞、綉鳳、小霞、周瑞、周瑞家的(陪房)。

⒋賈寶玉:襲人(珍珠、蕊珠)、晴雯麝月秋紋、碧痕、春燕、四兒、芳官茜雪、佳蕙、墜兒、檀雲、綺霰、良兒、媚人、墨雨、紫綃、李嬤嬤(寶玉奶母)、宋嬤嬤(僕人)、茗煙、掃紅鋤葯伴鶴、李貴、掃花、引泉、挑雲、雙瑞、雙壽。

⒌賈璉、王熙鳳:平兒小紅、豐兒、彩明、彩哥、來旺婦(鳳姐陪房)、昭兒、旺兒、隆兒、興兒、慶兒善姐、王信、林之孝、林之孝家的、趙嬤嬤(賈璉奶母)。

賈元春:抱琴、青芸、琴韻。

賈迎春:司棋、綉橘、蓮花兒、柱兒媽(奶母)、柱兒媳婦、王善保家的(司棋姥姥)

賈探春:侍書、艾官、翠墨、小蟬。

⒐賈惜春:入畫、彩屏、彩兒。

⒑李紈:素雲、碧月

林黛玉:雪雁、紫鵑(鸚哥)、春纖、藕官、王媽媽(奶母)。

史家奴僕史湘雲:翠縷(縷兒)、葵官(韋大英)、周奶媽。

薛家奴僕薛姨媽:同喜、同貴。

薛寶釵:鶯兒文杏、蕊官。

薛蟠--夏金桂:寶蟾、小舍兒。

香菱:臻兒

薛蝌--邢岫煙:篆兒

薛寶琴:小螺、豆官(豆童)。

金陵十二釵

指書中與主人公賈寶玉(沙中土)有密切關系的12名女子,號稱太虛幻境薄命司廚金陵十二釵正冊:

薛寶釵(醜牛釵釧金)林黛玉(子鼠大林木)

賈元春(寅虎正月)賈迎春(卯兔二月)

賈探春(辰龍三月)賈惜春(巳蛇四月)

王熙鳳(午馬五月霹靂火)賈巧姐(未羊六月)

史湘雲(申猴七月)妙玉(酉雞八月)

李紈(戌狗九月)秦可卿(亥豬十月)。

"金陵十二釵"是《紅樓夢》裏太虛幻境"薄命司"裏記錄的南京12個最優秀的女子。寶玉問道:"何為金陵十二釵正冊?"警幻道:"即貴省中十二冠首女子之冊。"作者以12個女子這樣的擬人手法闡釋了周易理論中的十二地支的輪回關系,是《紅樓夢》一書的主旨所在。

金陵十二釵副冊及又副冊】

除了正冊外,金陵十二釵還有副冊及又副冊。

金陵十二釵副冊:香菱(甄英蓮)、薛寶琴尤二姐、尤三姐、邢岫煙李紋、李綺、夏金桂秋桐小紅(林紅玉)、齡官嬌杏;(書中隻點香菱一人,其餘根據她們的特征猜想)

金陵十二釵又副冊:晴雯、花襲人平兒、金鴛鴦、紫鵑(鸚哥)、鶯兒(黃金鶯)、白玉釧、白金釧、彩雲、司棋芳官麝月;(書中隻點名襲人晴雯二人,其餘根據她們的特征猜想)

其中副冊之中的香菱、尤二姐秋桐嬌杏是妾;其餘之寶琴、三姐、岫煙、李紋、李綺、金桂是親戚,而小紅因為賈芸,齡官因為賈薔之故,也都可歸入親戚之行列;又副冊之十二人皆為比較重要之大丫鬟。

相關信息

人名隱意

書中很多人物的名字,其諧音都有特殊的含義,或諷刺,或感嘆,是為紅樓夢的藝術之一。脂硯齋的批文指明了部分的隱意。

茫茫大士渺渺真人--茫渺;虛無縹緲 賈寶玉--假寶玉 賈府--假府

甄士隱--真事隱 甄英蓮--真應憐  甄寶玉--真寶玉

霍啓--禍起  封肅--風俗 賈雨村--假語村或假語存

胡州--胡謅 賈化--假話 嬌杏--僥幸 王仁--忘仁

馮淵--逢冤 秦鍾--情種 秦可卿--情可輕 秦業--情孽

詹光--沾光 卜固修--不顧羞 卜世仁--不是人

單聘仁--擅騙人 錢槐--奸壞

青埂峰--情根峰 仁清巷--人情巷

十裏街--勢利街 吳新登--無星戥

元迎探惜--原應嘆息  千紅一窟--千紅一哭

萬艷同杯--萬艷同悲

主要續書

1、《紅樓圓夢》 異名:繪圖金陵;十二釵後傳 回數:30,自120回續起 作者:臨鶴山人

2、《紅樓夢影》 回數:24,自120回續起 作者:顧春

3、《紅樓幻夢》 異名:幻夢奇緣 回數:24,自97回續起 作者:花月痴人

4、《綺樓重夢》 異名:紅樓續夢、蜃樓情夢、新紅樓夢 回數:48,自120回續起 作者:王蘭沚

5、《補紅樓夢》 異名:補石頭記 回數:48,自120回續起 作者:嫏環山樵

6、《紅樓夢補》 異名:紅樓姊妹篇 回數:48,自97回續起 作者:歸鋤子

7、《續紅樓夢》 異名:秦續紅樓夢 回數:30,自97回續起 作者:秦子忱

8、《紅樓真夢》 異名:石頭記補 回數:64,自120回續起 作者:郭則沄

9、《紅樓復夢》 回數:100,自120回續起 作者:陳少海

10、《續紅樓夢新編》 回數:40,自120回續起 作者:海圃主人

11、《續紅樓夢稿》 異名:續紅樓夢 回數:20,自120回續起 作者:張曜孫

12、《紅樓夢新續》 異名:續紅樓夢 回數:20,自80回續起 作者:周玉清

13、《反續紅樓》 回數:18,自120回續起 作者:凌豌豆

14、《後紅樓夢》 回數:30,自90回續起 作者:清·逍遙子

15、《黛玉之死》 回數:12,自80回續起,未完待續 作者:西嶺雪

16、《劉心武續紅樓夢》 回數:28,自80回續起 作者:劉心武

17、《反紅樓夢》 回數:28,自第一回反寫 作者:張一一

名人評價

毛澤東評價

1、《紅樓夢》我至少讀了3遍……我是把它當歷史讀的。當故事讀,後來當歷史讀。《紅樓夢》的第四回,那是個總綱,還有《冷子興演說榮國府》、《晴雯歌》和註。第四回《葫蘆僧亂判葫蘆案》,講護官符,提到四大家族:"賈不假,白玉為堂金作馬。阿房宮,三百裏,住不下金陵一個史。東海缺少白玉床,龍王來請金陵王。豐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鐵。"《紅樓夢》寫四大家族,階級鬥爭激烈,幾十條人命。統治者二十幾人(有人算了說是三十幾人),其他都是奴隸,三百多個,鴛鴦、司棋、尤二姐、尤三姐等等。講歷史不拿階級鬥爭觀點講,就講不通。

2、中國有四部經典文學名著:《西遊記》、《水滸傳》、《三國演義》、《紅樓夢》。

3、不讀五遍《紅樓夢》,沒必要發表評論。

4、《紅樓夢》不僅要當做小說看,而且要當做歷史看。他寫的是很細致的、很精細的社會歷史。他的書中寫了幾百人,有三四百人,其中隻有三十三人是統治階級,約佔十分之一,其餘都是被壓迫的。犧牲的、死的很多,如鴛鴦、尤二姐、尤三姐、司棋、金釧、晴雯、秦可卿和她的一個丫環。秦可卿實際是自殺的,書上看不出來。賈寶玉對這些人都是同情的。你們看過《金瓶梅》沒有?這部書寫了宋朝的真正社會歷史,暴露了封建統治,揭露了統治者和被統治者的矛盾,也有一部分寫得很細致。《金瓶梅》是《紅樓夢》的祖宗,沒有《金瓶梅》就寫不出《紅樓夢》。但是,《金瓶梅》的作者不尊重女性,《紅樓夢》、《聊齋志異》是尊重女性的。

魯迅的評價

1、《紅樓夢》是中國許多人所知道,至少,是知道這名目的書。誰是作者和續者姑且勿論,單是命意,就因讀者的眼光而有種種: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在我的眼下的寶玉,卻看見他看見許多死亡;證成多所愛者當大苦惱,因為世上,不幸人多。惟憎人者,幸災樂禍,于一生中,得小歡喜少有罣礙。然而憎人卻不過是愛人者的敗亡的逃路,與寶玉之終于出家,同一小器。但在作《紅樓夢》時的思想,大約也止能如此;即使出于續作,想來未必與作者本意大相懸殊。惟披了大紅猩猩氈鬥篷來拜他的父親,卻令人覺得詫異。

2、"全書所寫,雖不外悲喜之情,聚散之跡,而人物事故,則擺脫舊套,與在先之人情小說甚不同。……蓋敘述皆存真,聞見悉所親歷,正因寫實,轉成新鮮。……"

成就與影響

《紅樓夢》是一部具有高度思想性和高度藝術性的偉大作品,代表古典小說藝術的最高成就之一,也是中國古代四大名著之一。它以榮國府的日常生活為中心,以寶玉、黛玉、寶釵的愛情婚姻悲劇及大觀園中點滴瑣事為主線,以金陵貴族名門賈、史、王、薛四大家族由鼎盛走向衰亡的歷史為暗線,展現了窮途末路的封建社會終將走向滅亡的必然趨勢。並以其曲折隱晦的表現手法、凄涼深切的情感格調、強烈高遠的思想底蘊,在中國古代民俗、封建製度、社會圖景、建築金石等各領域皆有不可替代的研究價值,達到中國古典小說的高峰,因此被譽為"中國封建社會的百科全書"。《紅樓夢》變相地反映了現代人的交際能力。

《紅樓夢》塑造了眾多的人物形象,他們各自具有自己獨特的個性特征,成為不朽的藝術典型,在中國文學史和世界文學史上永遠放射著奇光異彩。

《紅樓夢》的情節結構,在以往傳統小說的基礎上,也有了新的重大的突破。它改變了以往如《水滸傳》《西遊記》等一類長篇小說情節和人物單線發展的特點,創造了一個宏大完整而又自然的藝術結構,使眾多的人物活動于同一空間和時間,並且使情節的推移也具有整體性,表現出作者卓越的藝術才思。

《紅樓夢》的語言藝術成就,更是代表了我國古典小說語言藝術的高峰。作者往往隻需用三言兩語,就可以勾畫出一個活生生的具有鮮明的個性特征的形象;作者筆下每一個典型形象的語言,都具有自己獨特的個性,從而使讀者僅僅憑借這些語言就可以判別人物。作者的敘述語言,也具有高度的藝術表現力,包括小說裏的詩詞曲賦,不僅能與小說的敘事融成一體,而且這些詩詞的創作也能為塑造典型性格服務,做到了"詩如其人"--切合小說中人物的身份口氣。

由于以上各方面的卓越的成就,因而使《紅樓夢》無論是在思想內容上或是藝術技巧上都具有自己嶄新的面貌,具有永久的藝術魅力,使它足以卓立于世界文學之林而毫無遜色。

影響影視界

《紅樓夢》備受社會的歡迎,所以便陸續有人將其搬上舞台。據不完全統計,在清代以《紅樓夢》為題材的傳奇、雜劇有近二十多種。到了近代,花部戲勃興,在國劇和各個地方劇種、曲種中出現了數以百計的紅樓夢戲。其中梅蘭芳的《黛玉葬花》、荀慧生的《紅樓二尤》等,經過傑出藝術家的再創作,成為戲曲節目中的精品,經久上演而不衰。科技發達的時代電影、電視連續劇更把它普及到千家萬戶,風靡了整個華人世界。

影響文學界

《紅樓夢》的出現,是在批判地繼承唐傳奇以及《金瓶梅》和才子佳人小說的創作經驗之後的重大突破,成為人情小說最偉大的作品。在它之後,出現了模仿它的筆法去寫優伶妓女的悲歡離合、纏綿悱惻的狹邪小說如《青樓夢》、《花月痕》以及鴛鴦蝴蝶派小說,但是,他們隻是學了皮毛,而拋棄了它的主旨和精神。到了"五四"以後,由于"五四"文學革命者重新評介《紅樓夢》,《紅樓夢》裏提出的婦女和愛情婚姻問題,在"五四"以後的社會裏幷沒有解決,仍然是作家創作的熱點,作家仍從《紅樓夢》的愛情婚姻悲劇中得到啓迪。"五四"之後以至當代,《紅樓夢》仍然成為許多作家永遠讀不完、永遠值得讀的書,成為中國作家創造出高水準的作品的不可多得的借鏡品。

《紅樓夢》問世後,引起人們對它評論和研究的興趣,幷形成一種專門的學問--紅學。據李放《八旗畫錄註》說"光緒初,京朝士大夫尤喜讀之(指《紅樓夢》),自相矜為紅學雲"。如果說,那還是句戲語,其後近百年來,《紅樓夢》的評論、研究日益發展、興盛,確乎成了一種專門的學問。從早期的評點、索隱,到本世紀前期的"新紅學",再到50年代後的文學批評,論著之多真是可以成立一所專門圖書館。《紅樓夢》的作者問題、文本的思想內涵、人物形象、藝術特征等方面,都得到了日益深細的探討、解析,近二十年間更呈現出生機勃勃、欣欣向榮的景象。

影響世界

《紅樓夢》這部偉大作品是屬于中國的,也是屬于世界的。不僅在國內已有數以百萬計的發行量,有藏、蒙、維吾爾、哈薩克、朝鮮多種文字的譯本,成為家喻戶曉的名著,而且已有英、法、俄等十幾種語種的擇譯本、節譯本和全譯本,幷且在國外也有不少人對它進行研究,寫出不少論著。《紅樓夢》正日益成為世界人民共同的精神財富。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