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伍登

約翰·伍登

約翰·伍登生于1910年10月14日,曾是印第安那州的全美優秀中學籃球運動員。就讀巴頓大學後,他曾三次被選為全美優秀大學籃球選手。

  • 中文名
    約翰·伍登
  • 外文名
    John Wooden
  • 國籍
    美國
  • 出生地
    印第安納州
  • 出生日期
    1910年10月14日
  • 職業
    籃球員
  • 逝世日期
    -

人物簡介

約翰-伍登(John Wooden),全名約翰-羅伯特-伍登(John Robert Wooden)。約翰-伍登是美國籃球史上以運動員和教練員雙重身份入選奈史密斯籃球榮譽紀念館的唯一一人。這位老人在執教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棕熊隊的27年中拿到了10個NCAA冠軍,包括空前絕後的7連冠(1967-1973),同時他所執教的球隊還曾獲得88場的連勝紀錄。伍登曾六次贏得大學最佳教練員稱號。他所獲得的榮譽數不勝數。他培養出的巨星弟子包括阿卜杜爾-賈巴爾以及比爾-沃頓等。2010年6月4日,99歲的伍登因病去世。

約翰·伍登約翰·伍登

威望崇高的教練員約翰·伍登是以運動員和教練員雙重身份入選奈史密斯籃球榮譽紀念館的,目前在籃球王國——美國的籃球界隻有一人。他就是威望崇高的約翰·伍登。並且為人所驚嘆的是,這位美國歷史上最富盛名的教頭,居然沒有執教過NBA的球隊。

基本資料

出生:印第安納州,1910年10月14日

國籍:美國

大學生涯:普渡大學鍋爐製造工隊

位置:後衛

突出貢獻

約翰·伍登,曾是印第安那州的全美優秀中學籃球運動員。就讀巴頓大學後,他曾三次被選為全美優秀大學籃球選手。

此後,伍登在中學和專科學院任教13年,並于1946年起開始了他的大學籃球隊教練員生涯。在長達29年的大學教練員生涯中,他指導下的隊共進行了800場比賽,獲勝率達81%。特別是1964年—1975年間,他率領洛杉磯加利福尼亞大學隊,十次獲全美大學冠軍,七次蟬聯大學聯賽冠軍,八次以不敗紀錄獲聯合會賽冠軍,曾連續88場保持不敗,連續38次在聯合會賽決勝期中獲勝和保持四個賽季不敗的紀錄。為此,伍登曾六次贏得大學最佳教練員稱號。

伍登和他的球隊更為輝煌的業績在于創造了很多幾乎再也不可能被打破的紀錄,以至于他被公認為美國籃球史上最傑出的大學教練員。

引退後,古稀之年的約翰·伍登仍以極大的熱情為籃球運動的不斷發展添磚加瓦,不僅舉辦教練講座,而且為30所至40所大學做關于訓練計畫的報告和協助這些大學製訂訓練計畫。此外,他還為不少國家和地方的電視台當轉播籃球比賽的評論員,為宣傳籃球運動作出了積極貢獻。

與此同時,伍登集半個世紀運動員和教練員之實踐經驗著書立說,豐富籃球運動理論和開拓籃球運動發展的方向。在美國,他的著作被認為是每個籃球教練員的必讀之書。其中,他的《論教練方法》已被世界各國教練員從事教練工作和心理訓練所借鏡。

生平簡介

早期生涯

伍登1910年10月14日出生于印第安納州的豪爾,成長于臨近的馬丁斯維爾鎮。伍登和他的三個兄弟在一座農場長大,他們一起在一座倉房裏面玩籃球——籃筐是個裝番茄的籃子而球是個塞滿破布頭的代用品。 童年時期一家人生活的農場裏沒有自來水、沒有電。後來,伍登教練把他的成功歸于他在農場生活中經歷的辛苦工作和在這種生活中養成的習慣。比如,他的父親堅持每天晚上給孩子們讀書,讀《聖經》也讀詩歌,這使小約翰愛上了詩歌。 1924年,伍登一家像當時的許多農場家庭一樣,破產並失去了他們的農場。他們搬到了馬丁斯維爾,那是一個小鎮,像那麽多的印第安納州小鎮一樣,馬丁斯維爾為他們的中學籃球隊表現而非常驕傲。馬丁斯維爾對籃球很瘋狂,那個小鎮那時的常駐人口是4800人,伍登在高中時打球的球場能容納5200人,而比賽時體育館一直是滿員的。伍登教練晚年曾就此回憶說,“當我在這加利福尼亞告訴人們這個時,加利福尼亞人說什麽也不相信,但那確實是真的。”在國小就表現出卓越天賦的伍登,很快成為他的中學籃球隊的一個明星球員。他的球隊三次打入州聯賽決賽,伍登在高三(美國高中要讀4年——譯註)那年,伍登率領馬丁斯維爾高中拿到了州冠軍。 還在中學時,約翰遇到了尼爾-內莉(Nellie Riley)。這是他的初戀,約翰讀完大學兩人結了婚,並相守一生。

約翰·伍登約翰·伍登

球員生涯

1928年,他進入普度大學。伍登進入普度大學選擇的專業是土木工程,他想成為一個土木工程師,但他選擇專業時並不知道,學這個專業每個夏天暑假都得上課,伍登暑假不能上課,因為夏天他得打工。伍登沒有糾結于無法改變的事,他放棄了土木工程專業,改學文科,畢業後首先成為一名英語教師。約翰·伍登大一的時候就同時在棒球和籃球上贏得字母獎勵(為表揚運動員贈與校名一字母的獎勵——譯註)。大三的時候他成為籃球隊的隊長,率領鍋爐工隊(普度大學校隊隊名)拿下兩次大10分區的冠軍。1932年,他被評為大學年度最佳球員,普度也被選為全國冠軍(通過錦標賽產生NCAA冠軍的製度1939年起執行,此前全國冠軍靠評選得出)。

同年,伍登拿到了英語學位和大10聯盟的學術獎章,早期的紐約凱爾特人巡回籃球隊(和波士頓凱爾特人無關;這支球隊如今叫Original Celtics)開出5000美元的薪資邀請他參加巡回賽,伍登心動了——這筆錢是他去教書所能掙到的年薪的三倍——不過最後他還是決定要把自己所受的教育用到實處。

他在肯塔基州的代頓高中謀得了一個教師職位,在那裏他教好幾種運動,還和自己的愛侶內莉完婚。1934年,他回到印第安納州,成為南本德區高中的英語教師,同時也教籃球、棒球和網球。

教練生涯

伍登的教師和教練生涯在二戰中被打斷。戰爭期間他在海軍作為一名海軍上尉效力將近三年。1946年復員後,他成為了印第安納師範學院的體育主管,兼籃球和棒球教練,印第安納師範學院成為後來的印第安納州立大學。在伍登執教該學院的兩個賽季中,他們的籃球隊取得了44勝15負的戰績。

1948年,伍登面臨重大選擇:明尼蘇達大學和UCLA同時向他提供了籃球主教練的職位。他準備接受明尼蘇達大學的職位,因為他喜歡留在中西部地區;但是一件意外讓這件事泡湯。

在明尼蘇達沒能在約定的截止時間前打來電話的情況下,伍登答應了UCLA。截止時間過去幾分鍾之後,一位明尼蘇達大學的官員打來電話,解釋說一場暴風雪讓他沒能及時找到電話機而打遲了電話。金花鼠隊(明尼蘇達大學校隊隊名)仍然希望伍登能來執教,但是伍登不肯破壞他幾分鍾前向熊隊做出的承諾。

“如果不是命運的捉弄,”伍登說,“我永遠不會來到UCLA。”

韋斯特伍德,伍登面臨嚴峻的挑戰。籃球隊的發展受製于學校沒有校內球館的困境,伍登執教的前三年中,熊隊在他們逼仄的訓練館裏打比賽,直到消防規程迫使他們改變比賽地點位置。隨後的14個賽季,UCLA的“主場”比賽在諸如聖莫尼卡城市學院和威尼斯高中之類的地方進行。

盡管如此,伍登還是設法找到了贏球之道。UCLA在他執教的第一年就打出22勝7負的戰績,第二年,熊隊提高到24勝7負,伍登生平第一次打進了NCAA錦標賽。

對伍登來說,沒有什麽細節是太小而不重要的。伍登首先教給球員的事情包括,如何穿襪子和系鞋帶。他對此的解釋是:他不希望自己的球員腳上長水泡。

伍登在每次訓練的每一分鍾都不斷提示球員註意細節。他力圖讓自己的訓練像任何真實比賽一樣充滿壓力。“教練教給我們自我督促,而他本人永遠是最好的模範,”卡裏姆-阿卜杜爾-賈巴爾(他在UCLA率隊取得三座NCAA冠軍的時候還叫盧-阿爾辛多——原註)說。“他在場上從不表達自己的情緒,強調說這樣會讓我們在對手面前變得軟弱。”

伍登的球隊在50年代平均每個賽季能取得19勝,但是很少能在NCAA錦標賽取得成功。在他執教的前13個賽季,熊隊隻參加了三次錦標賽——而且每次都是首場比賽就被打回老家——直到1962年他們第一次殺入最後四強為止。

約翰·伍登約翰·伍登

兩年後伍登拿到了第一個全國冠軍,UCLA在決賽以98比83擊敗杜克大學,完成了30勝0負的完美賽季。第二個賽季,熊隊打出28勝2負,在決賽91比80擊敗密歇根大學,成為史上第五支取得兩連冠的球隊。

1965-66賽季,UCLA將主場搬到了保利球館(至今仍是UCLA的主場)。盡管熊隊取得了18勝8負的成績,他們仍然沒能入選NCAA錦標賽。但是隨著阿爾辛多第二年升上校隊,UCLA王朝開始進入全盛。熊隊在1966-67賽季再次打出30勝0負,在決賽79比64擊敗代頓大學。

伍登生涯最值得紀念的一場常規賽發生在1968年1月20日,1號種子熊隊對陣埃爾文-海耶斯率領的休斯頓大學美洲獅隊,比賽在天文館球館進行,觀眾人數達到了當時創紀錄的52693人。海耶斯在個人對決中以39分對15分的表現贏了有傷在身的阿爾辛多,率領2號種子休斯頓大學以71比69取得了這場被稱作“世紀之戰”的對決。

這場失利結束了UCLA的47場連勝。對于這場賽季唯一的敗局,熊隊以當年錦標賽最後四強賽中101比69狂掃休斯頓作了了斷,隨後他們78比55大勝北卡,再次實現NCAA兩連冠。

1968-69賽季是阿爾辛多在大學的最後一年。伍登率領球隊打出29勝1負,決賽中他們以92比72戰勝普度大學。

一年後,熊隊以28勝2負取得他們的連續第四個全國冠軍,決賽中以80比69戰勝傑克遜維爾大學。UCLA依然不可阻擋,1970-71賽季,熊隊29勝1負,決賽68比62戰勝維拉諾瓦大學再奪冠軍。之後是兩個連續的30勝0負賽季,熊隊在決賽分別戰勝了佛羅裏達州立大學和孟菲斯州立大學奪冠,比分是81比76和87比66。

這一串的全國冠軍——以及錦標賽的38場不敗紀錄——最終在1974年宣告結束,熊隊在半決賽中雙加時輸給了大衛-湯普森率領的北卡州立大學,比分是80比77。

但是伍登做出了最後的努力。1975年,在最後四強戰中擊敗路易斯維爾之後,64歲的伍登告訴他的球員們,他將在決賽之後退休。兩天後,伍登如願成為史上唯一拿到雙位數NCAA冠軍頭銜的教練:UCLA以92比85擊敗肯塔基大學而奪冠,那個賽季他們28勝4負。

最終,他29年的執教生涯以664勝162負結束,生涯勝率是耀眼的80.4%。

個人傳記

UCLA的籃球項目享有最高的國際盛譽,其主要原因是,這支球隊的教練是約翰-伍登,他在1974-75賽季後退役,那是他執教UCLA的第27個年頭。這位熊隊的主教練保持著所有項目體育史上獲勝數量最多的記錄。在2006年10月14日,Wooden慶祝了他的96歲生日。

當Wooden總結40年的主教練生涯時說,那個年代和885勝203負(勝率81.3%)的記錄是無比美妙的。勝利中的大部分來自UCLA。在作為熊隊主教練的27年裏,他的球隊取得了620場勝利,僅僅輸了147場,同時,還為學校贏得了比任何其他學校都多得多的榮譽。

不朽的UCLA傳奇 在Wooden的帶領下,UCLA贏得了空前的10次NCAA冠軍,其中包括1個7連冠,同時創造了所有體育項目中最令人不可思議的38場NCAA錦標賽連勝記錄。

除此之外,Wooden還創造了NCAA史上最長的4賽季88場比賽的連勝記錄,其中包括1971-72和1972-73賽季的30比0的全勝記錄。UCLA在那段時期在Pauley Pavilion體育館贏得了151場比賽的149場。

John Wooden是唯一的擁有4個30勝0負賽季成績的教練,他的熊隊奪得了19次分區冠軍(Wooden最引以為傲的記錄)。約翰·伍登Coach Wooden是以球員和教練的身份都進入國家籃球名人堂的第1人。

和他簡歷中列出的其他榮譽相比,Wooden對兩項榮譽特別自豪,1969年以他的信仰,基督教會(the Christian Church)命名的"美國最傑出籃球教練獎",以獎勵他對大學籃球和整個籃球項目作出的貢獻。另外一個是他的家鄉印地安那州的Martinsville有一條街以他的名字命名,同時,他在著名的Morgan縣秋季落葉節(Morgan County Fall Foliage Festival)和盛大的節日遊行典禮(Grand Marshal of the Festival Parade)上擔任1969年的國王。他們的高中體育館使用他的名字。

Wooden于1910年10月14日在Martinsville出生,他在那裏上了高中,並且連續3年贏得籃球的預備獎(prep honor)。他幫助Martinsville高中贏得1927年的印地安那州冠軍,1926年和1928年的州亞軍。

在Purdue大學,他在大1就是籃球和棒球的體育特長生,之後,從1930年到1932年成為全美最佳陣容的後衛。他是1931年和1932年Purdue籃球隊的隊長,並且帶領鍋爐製造工隊(Boilermakers)取得2次Big Ten的冠軍和1次全國冠軍(1932)。

Wooden被標記在Purdue大學的學術榮譽榜上,他因為學術和體育上的功績和能力被授予1932年Big Ten區獎章。

1932年從Purdue大學畢業不久,Wooden和漂亮的Nell結婚。他之後在肯塔基的Dayton高中開始執教生涯,在那裏他擔任眾多項目的教練。2年以後,他回到印地安那州的South Bend Central高中執教籃球,棒球,和網球,還交9年級的英語。他令人印象深刻的預備教練戰績是218勝42負。

第2次世界大戰打斷了他的教練生涯,因為他從1943年到1946年擔任美國海軍的一等中尉。1946年退伍以後,他回到了印地安那教師學校(Indiana Teachers College,現在的印地安那州大學,Indiana State University)擔任體育主管,2個賽季的籃球和棒球教練,之後進入UCLA。

Wooden和他的妻子,Nell(1985年3月21日在洛杉磯去世),一起度過了53年的歲月。他們有1個兒子,James Hugh,和一個女兒,Nancy Anne,7個(外)孫子(女),13個曾(外)孫子(女)。2003年12月20日,Pauley Pavilion體育館的籃球場地被命名為"Nell和John Wooden球場"。

George W. Bush總統于2003年7月23日在白宮授予傳奇的John Wooden教練2003年自由總統獎章(Presidential Medal of Freedom)。

主要作品

《約翰·伍登的UCLA大學進攻戰術體系 》

目錄

約翰·伍登約翰·伍登

第1部分 基礎理論篇約翰·伍登第2部分 高位進攻戰術

第3部分 高-低位進攻戰術

第4部分 進攻緊逼防守戰術

第5部分 特殊進攻戰術

第6部分 技術、策略和團隊合作

參考文獻

作者簡介

致謝

約翰·伍登富有傳奇色彩的執教經驗通過這本書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其中涵蓋了許多從來沒有公布于世的戰術方法和見解,他的進攻戰術體系使UCLA大學隊戰無不勝。這本書和DVD洋細地闡述了著名的高位和高-低位進攻戰術體系、許多特殊的戰術打法以及外線和內線進攻戰術。採用和借鏡約翰·伍登的UCLA大學進攻戰術體系,會給你的訓練提供有益的幫助,從而將你的球隊的進攻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

《冠軍團隊——戰無不勝的協作秘密》

基本信息:

約翰·伍登約翰·伍登

書名:《冠軍團隊》

作者:約翰·伍登

出版者:東方出版社

ISBN:978-7-5060-3752-5約翰·伍登上架類別:管理/勵志

出版時間:2010-5

內容簡介:

語言簡練的200個教程;

成功的定義和普遍的誤解;導致成功的價值觀;伍登的基本

成功模型——金字塔;

團隊成功的基本條件;對領導的要求;如何讓團隊做好未來

惡戰的準備;評價備戰的工具和方法

讓隊伍保持強大競爭力的途徑;選人的原則;建立團隊的原則;團隊精神、戰鬥精神和意志品質的培養;目標的設定;

領導者的自我修正與修煉;面對領導者自身的優點與不足;通過今天影響未來;面對勝利與落後的態度,等等… …

大事記

1. 他于1910年10月14日出生在美國印第安納州的馬丁斯維爾。

2. 伍登率領馬丁斯維爾高中在1927年奪得了印第安納州冠軍,並在1926和1928年獲得亞軍。

3. 作為一個男孩,他的模板之一是Franklin Wonder Five中的Fuzzy Vandivier,他們曾經在1919到1922年之間統治了印第安納州的高中籃球。

4. 他曾經三次入選印第安納州高中最佳陣容。

5. 伍登在1926年7月的嘉年華會上遇見了他未來的妻子:內爾-萊莉。

6. 他們在1932年8月在印第安納波利斯舉行了一個小型 的儀式,然後參加了邁爾斯兄弟的音樂會作為慶祝。

7. 伍登和內爾的婚姻一直延續了53年,直到內爾在1985年去世。

8. 高中畢業之後,伍登進入了普度,在那裏他第一年就贏得了籃球和棒球的校隊獎章,並且在1930-1932年間作為後衛入選了全美最佳陣容。

9. 他是3次全美最佳陣容毫無爭議的人選,也是獲此殊榮的第一人。

10. 伍登在1931年和1932年作為普度大學的籃球隊長,率領球隊贏得了兩次Big Ten區的冠軍,並在1932年奪得全美冠軍。

11. 在普度打籃球的時候,伍登因為他在硬地球場的魚躍救球而被稱作“印第安納橡膠人”。

12. 伍登因為他有關生活和體育競技的哲言而聞名,比如“失敗並不致命,致命的是對于改變的失敗。”

13. 在大學生涯之後,他在高中教學和執教期間,還跟隨Indiana Kautskys (之後的 Indianapolis Jets),Whiting Ciesar All-Americans 以及Hammond Ciesar All-Americans打了幾年的職業籃球。

14. 在一次46場連勝過程中,他連續投中了134個罰球。

15. 他的第一份教練工作是在肯塔基的戴盾高中。

16. 在他的第一年裏,球隊戰績為6勝11負,這也是他作為教練唯一的失利記

17. 伍登在印第安納州的South Bend Central高中繼續執教籃球,棒球和網球。他還教授了9年英語。他11年的高中教練生涯紀錄為218勝42負。

18.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斷了他的教練生涯,在1943到1946年期間,他作為上尉在海軍服役。

19. 在1946年退伍之後,他前往印第安那教師大學(現在的印第安納州立大學)擔任競技主管,在搬到UCLA之前還擔任了兩個賽季的籃球和棒球教練。

20. 在印第安納州立大學,伍登還教授棒球,擔任競技主管,並且完成了教育學的碩士學位。

21. 另一句伍登的名言:“像你會永生一樣去學習,像你明天會死去一樣生活。”

22. 在1947年,伍登的籃球隊贏得了印第安納大學分區冠軍並且受邀參加在堪薩斯城舉行的NAIB錦標賽。但伍登拒絕了此次邀請,理由是NAIB的政策不允許非洲裔的美國人參賽。而Sycamores球隊中有一名來自印第安納州東芝加哥的非洲裔球員。

23. 在1948年,NAIB改變了政策,而同時伍登也率領印第安納州立再次獲得了分區冠軍。

24. 同一年,伍登引導他的球隊一路殺入NAIB決賽,輸給了路易斯維爾——也是伍登執教的大學球隊在大學冠軍賽的唯一一次失利。

約翰·伍登約翰·伍登

25. 在1984年2月3日,伍登入選了印第安納州競技名人堂。

26. 他在UCLA執教期間的最高薪資是$35,000

27. 伍登拒絕了當時湖人老板Jack Kent Cooke邀請他執教的契約,薪金為他在UCLA的十倍。

28. 伍登最驕傲的記錄?他的Bruins贏得了19次分區冠軍。

29. 伍登的名字被刻在了普度大學的學術榮譽冊上,他因為在學術和競技上傑出的價值和效率而被授予1932年度Big Ten分區獎牌。

30. 他作為球員(1961年)和教練(1973年)兩次入選籃球名人堂。他是同時作為兩種身份入選名人堂的第一人。在他之後是比爾-沙曼和蘭尼-威爾肯斯。

31. 伍登的另一句名言:“明星主要的配料是其他的隊友。”

32. 在UCLA,伍登被稱作“韋斯特伍德的巫師”,盡管他不喜歡這個綽號。

33. 他因為率領UCLA在27個賽季裏贏得664場比賽和在他最後的12個賽季裏10次奪得NCAA冠軍而不朽。

34. 在1967年到1973年期間,伍登的UCLA贏得了NCAA七連冠。

35. 他的UCLA有著88場連勝的記錄和四個30勝0負的賽季。

36. 他的Bruins還連續贏得了38場NCAA淘汰賽,以及創紀錄的在波利公園取得了主場98連勝。

37. 在1967年,他被授予Henry Iba 獎,USBWA大學籃球最佳教練稱號。

38. 在1972年,他榮膺體育畫報年度體育人物獎。

39. 在1975年3月1日,伍登執教他在波利花園的最後一場比賽,他們以93比59戰勝了斯坦福。

40. 四周以後,他在NCAA半決賽以75比74戰勝路易斯維爾之後,以及擊敗肯塔基奪得他的第10個全國冠軍之前,出人意料的宣布了退休的訊息。

41. 伍登的另一句名言:“年輕人需要榜樣,而不是批評。”

42. UCLA是1948年伍登執教位置的第二選擇。他當時還被明尼蘇達所追逐。而他和他妻子想留在中西部。

43. 明尼蘇達惡劣的天氣讓伍登沒有接到預定的Golden Gophers的電話。因為明尼蘇達失去了興趣,伍登才接受了UCLA的邀請。

44. 明尼蘇達在他接受UCLA的位置之後馬上就聯系了他,但他拒絕了因為他已經和Bruins有約在先。

45. 他的母校,普度,在1947年想讓伍登回到學校作為Mel Taube教練的副手直到Taube的契約結束。伍登拒絕了,表達了他對Taube的忠誠,因為那樣很可能將使Taube成為一名即將卸任的教練。

46. 在UCLA,伍登有4支從未被擊敗過的隊伍。而其他的教練沒有多于一個的。

47. 他還擁有7支隊伍在分區比賽中保持不敗。

48. 他在盧-阿爾辛多和比爾-沃頓缺席的情況下贏得了五次冠軍。

49. 在他贏得第一個NCAA冠軍之前,他已經在UCLA執教了15年。

50. 他在大學和高中的勝率是81.3%

51. 另一句伍登的名言:“天賦是上帝給的,請保持謙遜。名聲是別人給的,請保持感恩。而自負是自己給的,請保持謹慎。”

52. 伍登在1964年贏得了他第一個全國冠軍。

53. 在1965年,Bruins成為少數幾隻NCAA兩連冠的球隊之一。

54. 在1965年的決賽中,蓋爾-古德裏奇為UCLA得到42分,Bruins擊敗密歇根和卡茲-拉賽爾。

55. 1965-66賽季對伍登來說是不好的一年。他的球隊沒有贏得NCAA冠軍,而最近一次直到1974年才發生。

56. 1966-67賽季是盧-阿爾辛多時代開始的標志,UCLA在決賽中輕易擊敗了Dayton。

57. 伍登的Bruins在1968年1月20日以69比71負于休斯頓和他們的全美第一中鋒埃爾文-海耶斯之前保持了47場連勝,當時有當年最多的觀眾人數,52,693.

58. 那場比賽被稱為“世紀之戰”。同樣兩支球隊再次在半決賽相遇,結果Bruins大敗了Cougars,101-69.

59. UCLA在1968年的決賽裏擊敗了北卡,成為了兩次兩連冠的唯一一支隊伍。

60. 伍登稱那支隊伍和他所執教過的任何一支隊伍一樣出色。

61. 伍登的有一句名言:“能力是窮人的財富。”

62. 在1969年,UCLA成為唯一一支贏得三連冠的球隊。

63. 在決賽中,伍登面對他的母校普度,輕松獲勝,92-72

64. 在1969年奪冠之後,伍登成為第一個擁有5個NCAA冠軍的教練。

65. 在1970年,盡管失去了阿爾辛多的優勢,伍登還是贏得了四連冠。

66. 在決賽中,6尺8寸的雪梨-威克斯完勝傑克森威爾的7尺長人阿提斯-葛爾莫,為球隊帶來有一場輕松的勝利。

67. 在1971年,伍登五連冠,Bruins在決賽中擊敗了維拉諾瓦。

68. 比爾-沃頓的時代在1971-72賽季開始,對佛羅裏達州立的勝利為球隊帶來6連冠。

69. 沃頓閃耀,在1973年決賽對陣孟菲斯州立的時候22投21中,伍登收獲了7連星。

70. 伍登治下UCLA創紀錄的88連勝從1971年1月30日以74-61戰勝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開始。

71. 連勝以1974年1月19日UCLA以70-71負于Notre Dame終止。

72. Notre Dame同樣在這個連勝開始前送給了UCLA一場失利,他們在1971年1月23日以89-82擊敗UCLA。

73. Bruins創紀錄的連勝包括兩場一份的險勝,1971年12月12日以69-68客場險勝俄勒岡,以及在1973年12月1日主場以65-64戰勝馬裏蘭。

74. 伍登在1975年贏得了他最後一個NCAA頭銜。

75. 在1975年3月31日伍登執教UCLA的最後一場比賽中,Bruins以92-85戰勝了肯塔基。

76. 伍登作為籃球教練度過了40年。

77. 他執教了UCLA27年,記錄為620勝147負。

78. 伍登球隊在波利花園的戰績為149勝2負。

79. 伍登的《成功金字塔》成為各地教練的一個組織性和啓示性的工具。

80. 伍登的《成功金字塔》的基礎是勤奮,友誼,忠誠,合作和熱情。

81. 金字塔的巔峰是競爭性的偉大。

82. 伍登的另一句名言:“教練就是那個可以給出正確意見而不引起怨恨的人。”

83. 從1977年之後,在大學籃球界最具聲望的獎項被命名為約翰-伍登獎。

84. 男子籃球兩個年度的兩場連賽活動以伍登的名字命名——伍登經典賽和伍登傳統賽。

85. 在1999年,ESPN評選伍登為“20世紀最佳教練”。

86. UCLA校園裏為校內比賽準備的康樂中心以伍登名字命名。

87. Reseda的一所高中被命名為約翰-伍登高中。

88. 在2003年,UCLA以伍登和他妻子內爾的名字命名波利花園的籃球場。伍登堅持把名字叫做“內爾和約翰伍登球場”,把他妻子的名字放在前面。

89. 伍登有他自己的網站。

90. 在2007年,UCLA宣布他們計畫翻修波利花園,計畫在伍登100歲生日的時候,2010年10月14日對外開放。

91. 有一句伍登的名言:“請關心你的人格甚于你的聲譽,因為你的人格是真正的你,而你的聲譽僅僅是別人怎麽看你而已。”

92. 2003年7月23日,伍登獲得了總統自由獎章,公民的國家最高榮譽。

93. 伍登是女子籃球的球迷,因為他說與男子的比賽相比,女子的比賽在基礎上聽起來更像籃球。

94. 伍登還寫過幾本書,包括《他們叫我教練》而一本兒童讀物,《英尺和英裏》

95. 他還有一本計畫在今天發行的書,叫做《人生的比賽計畫:約翰-伍登啓迪的力量》。

96. 在2006年伍登96歲生日的時候,Reseda的一間郵局被命名為約翰-伍登郵局。

97. 伍登保有UCLA男子籃球隊的名譽教練稱號,而且他出席了球隊大多數的主場比賽。

98. 在2006年11月17日,伍登成為了國家大學籃球名人堂的創始成員之一。其他人是詹姆斯-奈史密斯,迪恩-史密斯,奧斯卡-羅伯特森和比爾-拉塞爾

99. 伍登的又一句名言:“千萬別放棄你的夢想,否則你的夢想將放棄你。”

人物戰績

高中(11年):218勝42負

印第安納州立大學懸鈴木隊(1946——1948):44勝15負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棕熊隊(1948–1975):620勝147負

大學執教生涯(40年):664勝162負

人物評價

伍登1910年10月14日生于印第安納,在短暫執教印第安納州立大學兩年後,他開始了長達27年的UCLA執教生涯(1948-49賽季至1974-75賽季)。其間UCLA10次贏得NCAA冠軍,其中包括一次兩連冠和一次七連冠,整體勝率高達620勝147負(80.8%)。其中1966-67賽季、1971-72賽季以及1972-73賽季,UCLA的戰績均達到驚人的30勝0負,絕對稱得上是獨孤求敗的王者之師。

約翰·伍登約翰·伍登

伍登教練不僅是一個傳奇人物,還是一位紳士。多年以來,他一直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基督徒。關于伍登教練的其它一些書會告訴你他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輝煌歲月,而現在您有機會進一步了解他對基督的信仰。 --大衛.羅賓遜聖安東尼奧馬刺隊1994—1995年NBA最有價值球員。

伍登教練是籃球歷史上的傳奇人物。他的籃球思想影響著一代接一代的籃球愛好者。他留給我們的不僅僅是他驚人的戰績,他正直的為人和充滿智慧的人生哲學更是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我由衷地感激他為籃球這項偉大的運動所做的一切!--姚明休斯敦火箭隊

約翰.伍登無論是作為球員,還是作為教練,甚至更多地是作為一位高尚和擁有超常智慧的人,都為籃球這項運動帶來了無數的贊譽。能夠同時作為對手和朋友認識他,我真是感到無比榮幸。——迪恩.史密斯教練傳奇大學教練

伍登教練從來不詢問我們的信仰,但是你不可能不知道他對上帝有著堅固的、不可動搖的信心,並且他從《聖經》當中找到了許多生活的原則。如果您允許這本書中的精闢見解和思想改變你的生命,就象當年教練影響我一樣,您將會踏上通往成就自我的人生旅途。——比爾.沃頓 體育評論員,3次熊隊的全美最佳球員 入選籃球名人堂,1978年的NBA最有價值球員

沃頓欣然回憶起伍登的教練特色之一是,“他沒有把我當作機器人,或者一個籃球運動員。他把我當成一個活生生的人。”“伍登教練教給我們最重要的東西,是如何持續的學習,如何訓練,如何自我調整,如何在職業生涯的不同部分隨機應變。”

“伍登教會了我最重要的一點是,而去持續的學習,去不斷的調整自己,學習擔任一個新角色。”比爾·沃頓總結說,“他告訴我,隻要當個好人,你就有機會成為好籃球手。”

“而他一直在教導我,如何過好自己的生活。”

“他一向隻談論打得好或不好,卻從來沒有談論勝或者敗。” 外面天翻地覆封侯功名萬裏拓疆運籌帷幄,他自己守著一方書院傳道授業。大致如此。

在做籃球教師這一點上,也許真的沒有人比他更出色了。

走出平庸

1963-64賽季,當約翰·伍登用新的執教方式和新的戰術馴服了那幫各有特點的球員時,他才終于在UCLA(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留下了自己的印跡。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UCLA熊隊(隊名)一共拿了10次NCAA冠軍,包括一個7連冠。一個年輕的球迷可能會簡單地認為,UCLA王朝的開啓,就仿佛巫師揮了揮他的魔杖那麽簡單。但實際上,伍登執教UCLA的最初16年,都沒有讓這支球隊擺脫平庸。

約翰·伍登來到UCLA執教之前,這所學校的籃球隊在20多年的時間裏,隻打出4個勝場過半的賽季。1948年,伍登上任,但他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都沒能改變球隊。他開始懷疑自己。

伍登的辦公室牆上寫著一句話:“當你完全經歷過之後才能從中領悟。”伍登從前輩皮特·紐維爾那裏學到了耐心。為了更好地執教,他還去上了心理學的課。他不喜歡好好先生,有時候他放任球員們產生沖突,因為他覺得有價值的教訓總是來自于沖突。他還請其他教練觀察自己的球隊,從他們那裏得到批評意見。沒有比賽的時候,他會審視那些他所取得的成績,思考是否可以做點什麽不同的事情。

團結的“雜牌軍”

1963年10月,他們的訓練開始了。大家爬上三層樓梯,進入那個叫做“B.O.巴恩”的球館,那裏狹小又充滿了腐臭氣息,除了籃球,這裏還是摔跤隊訓練的地方,並且堆滿了各種體操器械。白色粉末從鞍馬上飄起,沸沸揚揚,訓練之前,大家不得不把它們清理幹凈。球隊經理找來墩布拖地,伍登則拿起水桶,在球場上來來回回地灑水,“我就好像在農場喂小雞一樣。”伍登說。過去,這座球館可以容納2400名觀眾,但是1955年之後,消防局長官禁止這裏的觀眾人數超過1300人。

UCLA的球員都是自己支付場地費,因此他們不得不像流浪者一樣到處打球。每逢主場比賽,他們可能會坐公車去洛杉磯體育館,它在南卡羅萊納大學。有時候是25英裏之外的長灘體育館,有時候甚至跑到聖塔·莫尼卡的社區學院。這有點糟糕,因為這看起來好像是,他們整個賽季打的30場比賽都是客場。

這幫草根球員們,在那個幹草棚一樣的球館裏努力訓練。

實際上,在UCLA奪得了數次NCAA冠軍之前,伍登從來沒有得到自己招生的權力。他根本沒有機會去招收那些聞名全國的優秀生。實際上,伍登並不喜歡招生,他隻喜歡那些其他州來的球員,而不是加州在地的。麥金托什原本是要去田納西大學的,但伍登讓他改變了想法。在費城長大的哈扎德則是受到已經在UCLA的諾爾斯的推薦,諾爾斯恰巧認識哈扎德的一個遠房表兄。哈扎德又推薦了華盛頓,他們是在費城的球場上認識的,當時華盛頓正在費城拜訪姐姐。華盛頓乘坐灰狗長途車來到洛杉磯,這讓他在最後排的座位上縮了3天。

華盛頓是一名黑人,那個時代,種族歧視在他南方的家鄉司空見慣。來到UCLA,華盛頓感覺來到了夢幻般的地方。“一開始你覺得,‘不,不可能。’”華盛頓回憶,“然後你看到這所大學,簡直就是世界的縮影,你會說,‘好吧,為什麽不是這兒呢?’”在UCLA的幾年裏,他總會給他家鄉的黑人弟兄們寫信,告訴他們那些沒有見過的景象:大伙兒在集體宿舍裏稱兄道弟,勾肩搭背,一起喝酒。還有赫斯基,開著他的紅色龐蒂亞克汽車,當面用“約翰”或者“伍蒂”這些親切的語言來稱呼教練。

“現在我遇到了伍登這個言行一致的教練,他的思想建立在公平的基礎之上。”華盛頓說,“他也是一個來自小城鎮的人,我父親教過我一些事情,他的父親也教過他同樣的事情。在他手下我感覺像他的孩子一樣。”

“大家都是偶然相遇的。”赫斯基說,“但是我們都擁有過人的速度,並且各有其能,我們很團結,我們之間有很棒的化學反應。”

“我們曾經談論過,我們真是一支‘雜牌軍’。我們是一群來自各個地方的球員。”斯勞特爾說,“兩個黑人,兩個白人,一個猶太人,比賽結束後有各自不同的生活。但是在比賽中,訓練中,乘坐大巴時,我們都是一個整體。並且,我們都很喜歡為伍登打球。”

伍登最喜歡別人提出不同意見。“不管你生命中要做什麽事情,你都應該在讓那些聰明、又可以跟你爭論的人在一起。”伍登說。

他的助理教練傑裏·諾曼就是這樣的人。“他非常倔強,總是堅持自己的看法。”伍登在他的自傳中這樣描述,“傑裏對我來說很合適。我認為他是我見過的意志最強烈、最相信自己、最敢于說話的人。”1950-51賽季,諾曼離開球隊,他來到西科維納高中當了教練。這裏的校長莫裏斯是伍登的哥哥。不久後,他又被請回UCLA,給伍登當助教。“總得有人站出來跟我唱反調。”伍登說。

失敗中夾雜著樂觀

1960年春天,伍登在UCLA結束了一個14勝12負的賽季,這是他在UCLA執教時的最差戰績。他陷入反思,發現球隊在賽季後期變弱了,他懷疑這是由于訓練任務過重導致的。另外一個問題是,替補球員跟首發球員的配合不太默契。于是他嘗試著改變。他讓5名首發球員輪流在訓練中充當替補,這一下子解決了兩個問題。兩年之後,熊隊闖入NCAA錦標賽半決賽。那場比賽的最後一分鍾,他們吃到一次有爭議的判罰,以2分之差輸給了後來奪冠的辛辛那提大學。

聽起來可能有點荒謬——本質上來說,取勝並不是伍登強調的重點,即便熊隊已經達到了那樣的高度。道格·麥金托什,1964年時的球隊替補說:“‘贏球’這個字眼從來不會從他的嘴裏蹦出,真的。他隻是要求我們發揮出所有潛能。”

惜敗給辛辛那提大學,讓伍登知道熊隊的水準已經今非昔比。“我發現,我們可以跟最好的球隊一較高下。”伍登說。接下來的賽季,UCLA取得20勝9負的戰績,輸掉的9場比賽中,有6場的分差在4分以內。伍登感到球隊的命運即將發生改變。1963年1月,UCLA在華盛頓大學輸了球。在返回的航班上,伍登從皮特·布萊克曼手中一把奪過了他寫的打油詩。作詩是這名球員的一大愛好。伍登發現,他的詩羅羅嗦嗦,不停地抱怨球隊,不過讀到這首歪詩的最後幾行,伍登心中頓感輕松,原來他的隊員們一點兒都沒有絕望——

我想說,是的,我預言:

最終,這支球隊會團結起來

如果做到了,就是偉大的

冠軍是命中註定

每個首發球員都會歸隊

是的,瓦爾特、蓋爾、凱斯和傑克

還有弗雷德、弗雷迪和其他

我們會在錦標賽笑到最後

“弗雷迪”指的是後衛弗雷迪·高斯,他在1963-64賽季因傷休戰。“其他”指的是兩個小城鎮來的二年級生,白人中鋒麥金托什和黑人後衛肯尼·華盛頓。他們都是替補球員,並且能夠在最重要的比賽中貢獻最好的表現。

“瓦爾特、蓋爾、凱斯和傑克”指的是後衛瓦爾特·哈扎德、蓋爾·古德裏奇和前鋒傑克·赫斯基,他們都曾是各自地區高中的優秀球員,不過看起來,他們的特點都很單一:哈扎德是一名傳球手,古德裏奇是個射手,赫斯基則是個防守者。古德裏奇身高1.73米、體重不到55公斤,他知道,自己不會得到一份比UCLA更好的獎學金了。一開始他與哈扎德並不合拍,但後來古德裏奇發現,隻要他跑到空位,哈扎德就會把球傳到他的手中。哈扎德對傳球的執迷就好像古德裏奇對控球的執迷一樣。“你不可能在隊中找到兩名更好的後衛了。”赫斯基說,“他們每場能砍下43分,並且,那時候我們還沒有24秒進攻時限和三分球。”

赫斯基不同于伍登之前執教過的任何一名球員,不管是在場上還是場下。赫斯基在紐約的布魯克林區長大,混跡于街頭,擅長那些小技巧。他的老爸開了幾家保齡球館,賺下不少錢。一家人搬到西海岸之後,小赫斯基突然長到1.91米,他的老爸承諾,如果兒子能進UCLA打球,他就戒掉每天5包煙的習慣。赫斯基幹得不錯,他擅長從大個子手中搶走籃板球。“我比其他那些家伙早兩三年球就懂得比賽應該怎麽打。”赫斯基說,“後來伍登教練適應了我,就像我適應了他那樣。每個人都害怕他。他承認是倔強的性格讓他無法馬上成功,不過我是讓他眼前一亮的球員之一,因為我太瘋狂了。”

中鋒弗雷德·斯勞特爾和前鋒凱斯·埃裏克森都沒有獲得UCLA的全額獎學金,但這反映出的是他們的全面性,並不是能力欠缺。斯勞特爾高中時是一名短跑運動員,100碼(約合91.4米)的比賽他用9.9秒就能完成,他原本可以在大學裏選擇短跑的。實際上,在來到UCLA之前他也從來沒有看過熊隊的比賽。沒有另外一所大學給他提供籃球入隊邀請,而且UCLA的邀請也是一半為了籃球一半為了棒球。當然,他還是一名排球達人,曾經參加了1964年的東京奧運會。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