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克鎮戰役

約克鎮戰役

約克鎮圍城戰役或稱約克鎮戰役爆發于1781年,喬治·華盛頓將軍率領的美軍和羅尚博伯爵帶領的法軍聯手圍攻困守約克鎮的英軍(由查爾斯·康沃利斯將軍指揮),並最終獲得了決定性的勝利。在美國獨立戰爭中,通常認為這場戰役是最後一場陸上大型戰鬥。在康沃利斯的軍隊投降之後(這是英軍主力第二次投降,第一次是柏戈因在薩拉托加戰役後的投降),英國政府決定進行談判並結束這場戰爭。

  • 名稱
    約克鎮戰役,約克鎮圍城戰役
  • 傷亡情況
    美國88人戰死、大不列顛142-309人戰死
  • 地點
    弗吉尼亞州約克鎮
  • 主要指揮官
    喬治·華盛頓,查爾斯·康沃利斯
  • 時間
    1781年9月28日–10月19日
  • 參戰方
    美國,法國,大不列顛,黑森傭兵
  • 結果
    法美聯軍決定性勝利
  • 參戰方兵力
    美國8,000名正規軍;3,100名民兵、法國8,800名正規軍29艘戰艦、大不列顛7,200名士兵

簡介

此戰役是美國獨立戰爭戰略反攻階段的最重要戰役也是美國解放時期最後一個正面大仗!在美國軍隊的反攻下,1781年8月,康瓦利斯統率7000名英軍死守弗吉尼亞的約克鎮。1781年8月,法美聯軍由華盛頓統率,南下弗吉尼亞,而增援的法國艦隊也在法國海軍司令德格拉斯伯爵率領下由西印度群島調來,進入切薩皮克灣,進抵約克鎮城外的海面,並且擊退了增援的英國艦隊,掌握了製海權。9月28日,華盛頓部大陸軍和羅尚博伯爵部法軍在維吉尼亞與拉法葉侯爵部大陸軍會合,法美聯軍共1.7萬人完成了對約克鎮的合圍。康瓦利斯無路可退,隻得于1781年10月17日與美法聯軍進行投降談判。10月19日,駐守約克鎮的英軍共8000人正式投降。此後,雙方隻有數次海上和陸上的零星戰鬥,其餘戰事已大致停止。約克鎮圍城戰役之後,英國議會被迫贊成議和,1782年11月30日,英美兩國簽署《美英巴黎和約》的草案,1783年9月3日,美國成為美洲首個獨立國家。這是美洲獨立的開始!

序幕

法美合作

1780年12月20日,貝內迪克特·阿諾德帶著1500名部隊從紐約起航前往樸次茅斯。在其途中,阿諾德于1781年1月5日至7日期間突襲了裏士滿,並擊敗了當地的民兵,隨後返回樸次茅斯。1780年7月,德斯特奇斯海軍上將率領5500名士兵抵達新港。由于受到華盛頓及法軍指揮官羅尚博伯爵將軍的激勵下,德斯特奇斯帶著他的艦隊南下,並對阿諾德的軍隊發起了一場海陸兩軍聯合進攻。拉法葉侯爵也與1200人的部隊朝南方的方向前去支援攻勢。 然而,德斯特奇斯卻不願派出太多艦隊,隻在剛開始進攻時派出少量艦隊支援。在他們證明這樣做是無效之後,德斯特奇斯才于1781年3月派出一支擁有11艘戰艦的艦隊,但是他們在切薩皮克灣河口為英軍所敗。

3月26日,威廉·菲利浦少將率領2600名士兵趕來增援阿諾德。在菲利浦抵達後,阿諾德又發起了一次突擊並擊敗民兵,更于4月25日將彼得斯堡的煙草倉庫全數焚毀。緊接著,裏士滿也幾乎將遭遇同樣的命運,但幸運的是,拉法葉趕到了,英軍見狀便決定撤回彼得斯堡,而不願與其發生大型戰鬥。

5月中旬,查爾斯·康沃利斯與手下的1500名士兵在吉爾福德縣府戰役中損失慘重後,抵達了弗吉尼亞州。康沃利斯的上司亨利·柯林頓尚未同意他放棄卡羅萊那地區,但前者相信他所鍾愛的部隊將會輕易的征服整個弗吉尼亞。

在康沃利斯的軍隊及其它來自紐約的援軍抵達之後,英軍的數量來到了7200人之眾。康沃利斯想在返回約克鎮重新整補之前,先將拉法葉的3000人部隊(以及趕來的民兵)趕出這一區域。5月24日,他緊追在拉法葉之後,但拉法葉卻撤出裏士滿,並聯系上巴隆·馮·斯托本和安東尼·韋恩所指揮的部隊。康沃利斯並未繼續追趕拉法葉,而是選擇派出奇襲隊,在弗吉尼亞中部攻擊糧倉並持續破壞對方運輸部隊直到6月20日才將他們召回。之後,康沃利斯在前往約克鎮的途中,與增強為4500人的拉法葉部隊發生多次前哨戰,最侯才抵達約克鎮並開始修築防御工事。

7月6日,法軍和美軍在紐約市北方的白原市會師。雖然羅尚博擁有將近40年的戰場經驗,但他卻從未挑戰過華盛頓的權威,而說出像是告訴華盛頓他是來協助不是來被命令的之類的話。

華盛頓和羅尚博商討著要在何處發起聯合攻擊。華盛頓相信進攻紐約市最佳選擇,因為法美聯軍與英軍的數量比為3:1。羅尚博不同意這項看法,並爭論說德·葛拉瑟海軍上將率領的艦隊從西印度群島前來美國海岸後,正在尋找比紐約更容易進攻的目標。 7月初,華盛頓提議進攻曼哈頓島北部,但是它的部下及羅尚博皆反對此項行動。華盛頓持續地偵查紐約地區,直到8月14日他收到德·葛拉瑟的信件,上面敘述他帶著29艘戰艦與3200名士兵前往弗吉尼亞地區,但是他隻會在那裏待到10月14日。德·葛拉瑟鼓勵華盛頓到南方尋找發動聯合攻擊的新目標。在得知這項訊息後,華盛頓終于放棄了攻佔紐約的計畫,並開始計畫行軍到南方的弗吉尼亞。

向弗吉尼亞進軍

喬治·華盛頓將軍和羅尚博伯爵于8月19日開始向約克鎮進軍,其進軍過程又被為顯赫行軍,于是4000名法軍和3000名美軍便朝著新港的方向前進,而其餘軍隊則負責斷後,並保護哈德遜山谷。華盛頓希望讓其部下完全不知其目的地為何處,並保持絕對機密。華盛頓運用間諜向柯林頓發出了假訊息,使他相信法美聯軍即將向紐約發起大規模的攻擊,而康沃利斯守衛的約克鎮則沒有受圍之危。

華盛頓及羅尚博進軍路線華盛頓及羅尚博進軍路線

9月2日到4日間,法軍及美軍在費城舉行了閱兵式;士兵們在那裏宣誓,在收到一個月的薪晌前,絕不離開馬裏蘭,大陸議會也允諾將會給予。9月5日,華盛頓得知德·葛拉瑟的艦隊抵達弗吉尼亞海角。德·葛拉瑟麾下的法軍加入並成為拉法葉部隊的一部分,接著他再將美軍送上空運輸船。華盛頓在前往約克鎮的途中,曾在維農山庄的家待一陣子。

到了八月,柯林頓從紐約派出一支艦隊以攻擊德·葛拉瑟的艦隊,但他和康沃利斯都未查覺這批法國艦隊的數量之大。英國艦隊在湯瑪斯·葛瑞夫斯的指揮下,于切薩皮克灣海戰中為德·葛拉瑟的艦隊所敗,被迫撤回紐約。9月14日,華盛頓抵達威廉斯堡。

圍城

起初的行動

9月26日,運輸船帶著火炮、攻城器及由艾爾克指揮的法國步兵和突擊隊抵達切薩皮克灣北端,這為華盛頓帶來了7800名法軍、3100名民兵及8000名大陸軍。9月28日清晨,華盛頓指揮部隊從威廉斯堡出發並包圍了約克鎮。法軍取得了左方的陣地,而美軍則取得了榮譽的右方陣地。康沃利斯擁有一鏈包含七座堡壘以及由防御工事相連的炮台群,可用來防衛位于格洛斯特點的狹窄約克河。這天,華盛頓在偵查過英軍的工事之後,認定他們可以透過連續轟擊來迫使英軍投降。 美軍和法軍度過了28日的夜晚,而工兵團則利用此時建立了通過沼澤的橋梁。一些美軍士兵則狩獵野豬來吃。

9月29日,華盛頓的部隊又更加靠近約克鎮,而英國炮兵也開始炮轟那些步兵。雖然英軍火炮一整天裏不斷向美軍開炮,但卻隻造成輕微的傷亡。在美軍步槍射手的射擊下,黑森獵人便被換了下去。

除了在約克鎮西邊的的燧發槍團堡壘及東邊的9號及10號堡壘外,康沃利斯下令其他部下撤出所有外圍防線。[1] 由于柯林頓寄信給他說一星期內將會有5000人的援軍趕來,于是康沃利斯命令部下佔領所有約克鎮周圍的防御工事,也希望到來的援軍能夠加強防線。美軍和法軍佔領了英軍所放棄的防御工事之後,也開始在那裏建立他們的炮台。在擁有了英國外圍防御工事後,聯軍的工兵開始在其之上設定火炮。他們努力地工作以便加強戰壕強度。英軍也持續加強他們的防線。

9月30日,法軍進攻英國燧發槍團的堡壘。法軍在持續兩小時的前哨戰中,遭受一些損失後被擊退。10月1日,聯軍從英軍的逃兵得知英軍為了儲存他們的糧食,屠殺了數以百計的馬匹並棄置在海灘上。美軍陣營將數以千計的樹木砍掉,以用來加強他們的防御工事。戰壕的準備工作也已開始。

由于聯軍開始將火炮布置在火力範圍內,于是英軍持續炮轟他們。這時英軍又提升了火力強度,並讓聯軍遭受較嚴重的傷亡。盡管一些官員向他表示敵軍的火力持續增強,華盛頓將軍依然持續探訪前線。10月2日晚間,為了掩護騎兵護送獵食步兵團抵達格洛斯特,英軍發動了一次強大的火力做為掩護。3日,在伯納斯特·塔爾頓指揮下的獵食步兵團沖出,但隨即遭遇了由馬奎斯·德·喬易斯率領的洛贊的軍團及約翰·美瑟的弗吉尼亞民兵。英軍的騎兵很快就被擊敗,並退回他們的防線,並損失了50人。

10月5日,華盛頓幾乎已經完成建立第一條戰壕的準備。是日晚上,工兵和地雷工兵持續地工作,並以濕的沙塊來標記戰壕的路徑。

轟擊

10月6日入夜以後,部隊在暴風雨中挖掘第一道戰壕。華盛頓隆重地用斧頭揮出建立壕溝的第一步。壕溝大約有2,000碼(1,829米)之長,從約克鎮一路延伸到約克河。有一半的壕溝是由法軍所控,而另一半則為美軍控有。在法軍防線北邊的末端處,又另外挖掘了一道壕溝以便炮轟河上的英軍艦隊。法軍奉命向英軍發起一次佯攻以分散後者的註意力,但是英軍從法軍逃兵口中得知了計畫,並將炮火轉向進攻燧發槍團堡壘的法軍。

華盛頓發射這場戰役的第一炮華盛頓發射這場戰役的第一炮

10月7日,英軍發現聯軍新的戰壕正好在滑膛槍的範圍外。在接下來的兩天之內,聯軍成功把大炮拖到戰線上。而英軍看到此狀後,其火力首次減弱。

10月9日,法軍和美軍所有的火炮皆到位。美軍共有3門24磅炮、3門18磅炮、2門八英寸榴彈炮及6門臼炮。下午三點,法軍的槍炮開啓攻勢,並迫使英國護衛艦瓜德羅普島號駛離約克河,以及自行鑿沉來避免被擄獲。下午五點,美軍也開始炮轟。華盛頓開了象征的第一炮,而該炮彈正好落在用餐英國軍官的桌上。聯軍的炮火開始摧毀英軍的防線。華盛頓下令徹夜炮轟,使英軍無法進行維修。所有在左翼英軍的炮火很快地便沉寂下來。英國士兵開始在他們的戰壕破壞帳篷,且開始大批逃亡。港口中的英國艦隊也因一些從城市飛過的炮彈所擊傷。

10月10日,美軍在約克鎮發現了一棟大房子。由于相信康沃利斯就在該處,他們便瞄準它並迅速將其摧毀。康沃利斯自行鑿沉在港口內一打以上的船隻。法軍開始炮轟英軍船隻,炮轟期間直接命中英國戰艦查隆號,使其起火燃燒後,更延燒到周圍兩三隻船艦。康沃利斯從柯林頓得到訊息,英國艦隊于10月12日離開,但是康沃利斯回應說,他將無法支撐多久。

10月11日晚間,華盛頓命令美軍挖掘第二道戰壕。雖然這使他們又向英軍戰線推進了400碼(366米),但卻不能延伸到河流,因為在那裏有兩個英軍堡壘──9號和10號堡壘。整個夜裏,英軍依舊在原先防線等待,因為康沃利斯並未發現新的一條戰壕正在挖掘中。12日曙光乍現前,聯軍部隊都已駐扎在新的戰線上。

進攻堡壘

到了10月14日,戰壕與9號和10號堡壘的距離已縮小至150碼(137米)。華盛頓命令所有在火力範圍內的火炮向堡壘轟擊,以減弱接下來突襲時所遭遇的抵抗。10號堡壘較接近河流且隻有70人駐守,而9號堡壘則在距河流0.25英哩的內陸,還有120名英軍與德軍的防守。 兩座戒備森嚴的堡壘都被距離約25碼處的一排拒木,以及周圍的溝渠和泥濘的小堡壘包圍。華盛頓製定了計畫,並使法軍向燧發槍團的堡壘發東牽製性的攻擊,半小時後,法軍和美軍將會分別進攻9號及10號堡壘。 9號堡壘將會面臨由威廉·馮·澤威布魯肯所率領之400名法國正規軍的攻擊,而10號堡壘則將面對亞力山大·漢彌爾頓麾下400名輕步兵的進攻。聯軍在決定要由誰帶頭進攻10號堡壘時發生了小小的爭議:拉法葉提議由他的副官--德·吉馬特騎士負責當先鋒,卻遭到漢彌爾頓以高級官員的身分反對。華盛頓則同意給漢彌爾頓指揮這次進攻。

攻陷10號堡壘攻陷10號堡壘

晚間6:30,槍聲拉開了對燧發槍團堡壘迂回攻擊的序幕。但卻對在戰線其他區域的英軍來講,這次的行動猶如要準備進攻約克鎮本身一般,令他們驚恐。美軍帶著刺刀向10號堡壘進軍。漢彌爾頓派遣約翰·勞倫斯繞到堡壘後方以避免英軍撤離。美軍抵達了堡壘,並開始使用斧頭砍破英軍的木製防線。一名英國哨兵呼叫了其他人說遭到襲擊,隨後英軍便向美軍開火。美軍則帶著刺刀向堡壘沖鋒以作為反擊的回應,砍破了拒木,跨越溝渠,並爬越欄桿進入堡壘。此時,美軍再從堡壘被轟出的缺口處強行進入。英軍的反擊炮火雖然很強烈,但美軍仍壓倒性地打敗他們。有名在前線的士兵大喊著:"兄弟們沖啊!堡壘是我們的!" 英軍向美軍扔擲手榴彈但效果不彰。戰壕裏的士兵站上他們同胞的肩上,以便爬入堡壘內。 刺刀戰鬥清除了在堡壘外頭的英軍且幾乎整個守軍都被俘,其中也包括了堡壘指揮官坎培爾少校。整個進攻的過程中,美軍損失了9名士兵,並另有25人受傷。

法軍的進襲也在同時展開,但他們卻受阻于無法被大炮的火力所摧毀之拒木。于是法軍開始砍擊這些拒木,同時一名黑森哨兵出現並詢問是誰在那裏。發現沒有任何回應後,該名哨兵便開火,其他在圍欄內的黑森傭兵也一起開火。法軍立刻發動反擊,隨後向堡壘沖鋒。這些德國士兵趁著法軍正爬越圍牆時沖向他們,但卻遭到其他法軍的截擊並被擊退。德軍隨後便在一些桶子後方採取防守陣形。但在法軍準備進行刺刀沖鋒時,這些黑森傭兵卻放下武器投降了。

攻陷9號堡壘攻陷9號堡壘

攻佔9號和10號堡壘後,華盛頓的大炮部隊將可從三個方向炮擊約克鎮,且盟軍還將他們部分大炮移入堡壘中。10月15日,康沃利斯將他所有大炮轉向最靠近他們的法美聯軍方位。之後他再命令由羅伯特·阿伯克倫比所指揮的350人突擊部隊攻擊聯軍戰線,以期待能解決美法兩軍的加農炮。聯軍們睡得很熟且毫無防備。而正當英軍沖鋒時,阿伯克倫比大吼著"勇敢的部下們沖阿,並包開這些雜碎!"英軍摧毀了部分在戰壕內的加農炮,並擊毀在未完成堡壘中的大炮。然而,一隊法軍出現並將他們逐出聯軍戰線,趕回約克鎮。英軍曾摧毀六門大炮,但到了隔天早上便全數被修復完畢。轟炸又恢復了,這一次,美軍和法軍將來場友誼的比賽,看誰能摧毀比較多的敵人防御工事。

10月16日早晨,又有更多的聯軍火炮底戰場,並加強了炮轟的火力。在絕望當中,康沃利斯嘗試將他的部隊從約克鎮跨過約克和撤退到格洛斯特點。在格洛斯特點將可突破聯軍的戰線,並可逃到弗吉尼亞,之後還可行軍至紐約。第一波的船隻成功渡過了,但他們準備返回繼續運送更多士兵時,一場暴雨的襲擊使得撤退行動化為烏有。

英軍投降

聯軍在獲得新的火炮之後,向約克鎮發射的火力又再度加強,更甚以往。康沃利斯和其手下討論戰局,並同意他們的情形是絕望的。

10月17日早晨,揮舞著白旗的官員帶著一名鼓手出來。轟炸停止了,該名官員被蒙上雙眼並被帶到聯軍陣營。談判從10月18日開始,英軍派出兩位代表,分別是湯瑪斯·當達斯中校及亞力山大·羅斯少校,美軍代表為約翰·勞倫斯,法軍代表為馬奎斯·德·諾厄利斯。 為確保聯軍不在最後一刻分崩離析,華盛頓下令給予法軍享有參與移交程式的每一步。

投降條約簽署于1781年10月19日。所有康沃利斯的部隊皆被稱為戰俘,但被保證會在美軍陣營受到良好的對待,而軍官們則被保證在釋放後可返回家中。下午兩點,聯軍進入英軍據點,法軍在左,美軍在右。英軍和黑森傭兵則行軍于中,而此時英軍的鼓手及吹笛者正奏著"世界上下顛倒了"。 英軍在投降前數小時內被告知將會擁有新的製服,直到被奧哈拉將軍所阻止。有些士兵摧毀他們的火槍,其他的不是全身淋濕就是呈現醉態。8,000名部隊、214座大炮、數千支火槍、24艘運輸船以及不計其數的馬車與馬匹被俘。

康沃利斯拒絕正式會見華盛頓,同時也拒絕出席受降典禮,並以生病為由推拖。于是隻好由查裏斯·奧哈拉準將帶著寶劍去向羅尚博投降。羅尚博搖搖頭並指向華盛頓。奧哈拉將寶劍獻給華盛頓,但遭後者拒絕,同時華盛頓還示意副官本傑明·林肯前去接受。在眾目睽睽之下,英軍一個個走出,並放下手臂走在法美聯軍之間。此時,駐扎在河另一端的格洛斯特的英軍也隨之投降。

結果

五天之後的10月24日,由柯林頓率領的英軍救援艦隊趕到。該艦隊于10月18日救起幾名逃出的皇家士兵,同時他們也告訴湯瑪斯·葛瑞夫斯他們認為康沃利斯可能已經投降。葛瑞夫斯又在海岸邊救起了幾名英軍,他們也證實這件事。葛瑞夫斯看見了法國艦隊,但卻由于其麾下艦隊比法軍少了9艘,而被迫率軍返回紐約。

英軍投降之後,華盛頓派遣泰奇·塔爾葛曼向大陸議會回報勝利。經過了跋山涉水,他最終抵達了費城,那裏早已為此慶祝多日。華盛頓率軍回師新溫德瑟,並在那駐扎到1783年9月3日的巴黎和約簽訂為止,英美兩國正式地結束戰爭。

傷亡

法軍的受傷及死亡人數分別為194人和60人,而美軍方面則是28人戰死、107人受傷;故總計88人戰死,301人負傷。

英軍官方的傷亡人數則記載著有156人戰死、326人受傷以及70人失蹤。康沃利斯帶著7,087名官兵一起投降,並在他正式投降時列出了所有在約克鎮的人員,另外還有840名來自約克河上英國艦隊的水手。其他84名戰俘則是在10月16日突襲堡壘時所俘獲的。由于隻有70個人被回報為失蹤,所以這暗示了有14名官方"登記"為戰死的人,事實上是被俘的。最後可統計出英軍有142人戰死,326人受傷被俘以及7,685名其他的戰俘。熱羅姆·A·葛林則提出得軍方面卻記載高出許多的資料:309人戰死以及595人受傷。

第10條項目的爭議

喬治·華盛頓拒絕接受投降文書中的第10條項目,因為該檔案讓美國忠英派能免除罪行,且康沃利斯未能在此議題上作出任何努力。"反對第十條項目的呼聲既響亮又及時,因為在大西洋兩岸的美國人都宣稱他們有被背叛的感覺。"

遺產

1881年10月19日,約克鎮戰役過後的一百周年,舉行了精心儀式。美國海軍的艦隊駛過切薩皮克灣,同時有一道亮光指出,當年華盛頓和拉法葉所布置的圍城炮所在地。切斯特·亞瑟僅在宣誓就職的三十天後───也就是詹姆斯·A·加菲爾德遇刺後───發表他就任總統以來的第一篇演說。其他出席的來賓還有拉法葉、羅尚博、德·葛拉瑟及斯托本的後裔。在典禮結束之時,亞瑟命令大家向英國國旗致敬。

康沃利斯將軍的寶劍在查裏斯·奧哈拉向華盛頓投降後,一直在白宮展示至今。然而,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歷史學家傑洛姆·葛林在他2005年的歷史書───"獨立的炮聲",該書同意強生于1881年的百年紀念儀式時所提───記載著當奧哈拉準將將寶劍地交給林肯少將時,"他在手中握著寶劍一陣子後,隨即將其歸還給奧哈拉。"

約克鎮圍城戰役還被德國歷史學稱之為"die Deutsche Schlacht"(德國人的戰鬥),因為德國士兵在三個軍隊裏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在所有的軍隊中總工約佔了三分之一強。據估計英軍和法軍在約克鎮時,各自擁有超過2500名德國士兵,且在在華盛頓的軍隊更是包含了超過3000名的德裔美國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